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政經

八鄉錦田地區報專題:高鐵工程涉破壞區內24村屋

八鄉錦田地區報專題:高鐵工程涉破壞區內24村屋
廣告

廣告

「御花園」陳宅受高鐵工程影響,客廳中央裂開一道裂痕,而且正向四周蔓延。陳先陳太一臉無奈。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工程自從於二○一○年展開後,至今已踏入第三年,當工程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工程對周邊社區帶來的問題亦陸續浮現。高鐵工程在八鄉錦田地區進行的深度鑽挖及打樁工程,懷疑導致周邊廿四宗村屋損毀個案,有村屋在年多前已出現嚴重裂痕,但港鐵一直「只監察不賠償」,苦主有冤無路訴。

高鐵在八鄉錦田的三大項目包括石崗列車停放處、謝屋村通風樓和大江埔通風樓。陳生陳太在石崗菜園村經營花場三十多年,幾年前已因工程被收去花場大部分土地。一家六口之後繼續在剩下的土地上居住和經營,毗鄰高鐵石崗列車停放處地盤。當菜園村村民於二○一一年初遷到錦上路大窩村旁邊,高鐵工程馬上全速展開,陳生陳太幾個月後發現,他們在花場裏面的住家,無論客廳、廚房、廁所或是屋外行車路,都陸續出現大大小小的裂痕,花場的井水水位也跌得很厲害,嚴重影響灌溉工作。

「我們向港鐵投訴,他們就派人來監察,初時是一個月來一次,後來愈來愈密,但他們沒說過會怎樣處理,令我們煩上加煩。外判的監察員說裂痕是正常的,沒超標,港鐵亦沒有意思賠償。到幾個月前,連花場的私家路面也出現兩吋闊的裂痕。」陳生的鄰居葉氏,其大宅南陽居的花園和牆壁也出現裂痕,港鐵亦只是派人設置監察尺,沒有別的表示。

P1130995
陳生花場內的通道,近月出現了一道兩吋闊的裂痕。

八鄉北區議員鄧貴有和八鄉北環境關注組鄧鎔耀皆表示接到村屋受損的求助個案,也有露天貨倉的辦公室受損。鄧鎔耀表示:「高鐵已經對村民造成很大滋擾,特別是對菜園村,現在唔應該再因為趕工之類的原因,滋擾地盤周邊居民。如果帶來了破壞就應該幫人整返好及賠償,那是天經地義的。」

居民組織一直都不能全面掌握整區的村屋破壞情況,看不見的震盪和噪音問題就更加難掌握。港鐵以書面回覆地區報表示,「元朗八鄉及錦田區內由2012年至2013年2月共接獲24宗懷疑樓宇損毁個案,當中18宗已轉介公證行跟進,10宗已完成;而6宗暫不需轉介公證行的個案中,2宗正由港鐵公司跟進。」港鐵沒有披露各個案的具體位置及處理方法,但有在高鐵地盤工作的消息人士指,有受損較嚴重的村屋,地台下陷半英尺,居民需要在港鐵安排下遷離。

陳生陳太對家園被工程破壞後不獲積極處理,甚感無奈。「我們當然是不順氣,好好一間屋搞成咁。」

1_1

P1120672
上圖為高鐵香港段沿線及各個通風樓的位置,目前出現問題的地區包括牛潭尾通風樓周邊、石崗列車停放處周邊、以及市區的大角咀。下圖為石崗列車停放處工地,八鄉出現裂痕的村屋都在這塊龐大工地附近,包括陳生陳太的花場。

●牛潭尾地下水降害死養魚業

485700_315231541881221_962851609_n
牛潭尾的魚塘因地下水位下降,難以抽地下水注滿,經營困難,但港鐵和政府年多來都沒有解決問題。

高鐵工程除了令八鄉的村屋和道路出問題外,在一山之隔的元朗新田鄉,造成的破壞更加嚴重。新田是香港著名的錦鯉養殖區,區內有多個靠地下水生存的養魚場。自從高鐵於二○一一年底開始豎井鑽挖工程後,區內的地下水水位急降,不少井枯乾,魚場無法繼續經營。此外,工地旁邊有房屋出現裂痕,環保署去年年底亦證實高鐵地盤旁邊的河流被污染。

「攸潭美村民關注組」發言人周貴賢表示,港鐵承認區內地下水下降與高鐵工程有關,卻沒有解決方法,只是間中回灌自來水進井作敷衍,可是自來水根本不適合養魚。「村民沒有說要賠償,我們只要港鐵賠返啲水黎。」

牛潭尾區內原來水質極佳,因地下水位驟降,區內一個逾三千平方呎的錦鯉塘,以前二至三日可以靠地下水泵滿一個塘,現在半個月都泵不滿,場主無奈棄塘,任由池底乾裂,養魚量大減五成。

周貴賢和一班村民早前到立法會申訴,並邀請議員入村視察。他希望立法會能介入,逼政府設立正式機制解決問題。「目前港鐵沒有制度解決問題,遇到投訴便藉公證行拖延時間。公證行是由政府給錢的,自然會得出有利政府的決定。

401578_314733591931016_1365241542_n
村內新近枯乾的井,圖上的港鐵水位測量儀已露出水面。

●八鄉錦田地區報編輯之言:高鐵悲劇之肉隨砧板上

廣東話有句俗語:肉隨砧板上,用來形容今期報道的高鐵新一批苦主,實在最貼切不過。無論是八鄉村屋出現裂痕的陳生陳太、牛潭尾靠水謀生的養魚戶和菜農、還是受工程的噪音和震盪滋擾的居民,他們面對龐大的港鐵公司,以及全然隱身的特區政府,除了跳進港鐵像謎一樣的投訴機制外,什麼都做不了。

說他們是新一批苦主,因為他們曾經一度被視為相對的幸運者,他們居住多年的房屋和耕種多年的農田,不用像石崗菜園村那幾百人一樣被強行奪去,一點不剩。甚至他們自己也曾經有這樣的錯覺。但是,工程的現實告訴他們,環境是相連的,當菜園村被徵收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高鐵「新鄰居」根本不懂得什麼叫人情、溝通、寧靜,只知道工程速度和效率。結果,我們看到一個失明的婆婆被地盤圍板隔離、在地盤旁邊的居民如何「從腳震到頭」,有家歸不得。原來的魚和菜都死了。

有新一批苦主曾向地區報記者說,菜園村就好啦,早知收埋我呢度,不用在地盤旁邊活受罪。我說,其實講起「過橋抽板」,港鐵和政府還是一視同仁的:菜園村村民在二○一一年離開了石崗,遷到八鄉錦上路大窩村的臨時屋,當時的運輸及房屋局發聲明,祝村民的菜園新村早日建成。兩年過去,高鐵工程如火如荼之際,菜園新村的選址還是一片爛地,特區政府從上到下又有誰關心過,到底是什麼力量在阻撓菜園新村的建設?

更荒謬的是,舊苦主和新苦主承受的一切折磨,換來給香港市民的居然是一項極有可能失敗的高鐵大騙局。「一地兩檢」的問題,反對高鐵計劃的組織在立法會審議時已經再三說明,那時政府官員為討議員歡心,當然信誓旦旦包搞掂,沒想到三年下來還是同一句說話。有來自港鐵的消息指,其實北京和香港已經停止就「一地兩檢」進行談判,港鐵有很多相關的工程合約亦已經放慢手腳,香港政府只是未找到下台階,才一直拖着。

在香港目前的體制下,很多事情都好像高鐵工程一樣,弄到民不聊生,環境也破壞了,最後卻發現是白忙一場。高鐵苦主的痛苦是以年計算的,實在很難用三言兩語向讀者說得盡。我們只是希望透過報道,讓大家下次在面對類似的爭議時﹝譬如逼在眉睫的新界東北和洪水橋發展﹞,可以多想一想那些前前後後被逼犧牲的人所面對的困難。這不等於什麼也不做。我們相信,只要我們多從被犧牲者的角度想問題,事情一定可以做得比現在好。

今期地區報得到香港史學會錢建榮先生的加盟,錢先生將在未來幾期,走訪八鄉錦田的特色石碑,與大家分享「一碑一故事」。最後,由於本報仍然未能擴展收入來源,做到自負盈虧,今期過後,之前收到的讀者捐款將所餘無幾。我們呼籲大家支持地區報的出版工作,恆生銀行戶口212 – 458715 – 668,下期我們將會交代詳細的財務狀況。

PatHeungPost_ by Chu Hoi Dick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