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頂理

關心社會,其實可以很簡單 網誌

生活

生活隨想:我與66的一段情

生活隨想:我與66的一段情
廣告

廣告

文:鄭子聰

很懷念,從前乘巴士和跟家人到深水埗閒逛的日子。小時候,家人會帶我到深水埗買衣服及到菜市場買餸。我們愛乘巴士公司66路線前往深水埗,因為這條巴士線的車費會較為便宜。更難能可貴的是,當時這條路線,只有熱狗巴士。

一登上巴士,我便會向前衝,跑上巴士樓梯,然後找個車頭靠右的位置,與巴士司機一起駕駛。我最愛又雙手裝作扭軚盤,巴士轉左,我的身體也會隨著向左傾,還會發出轟隆轟隆的聲音,自我陶醉駕駛樂趣,做個九巴小車長。

每次,當我乘搭這條路線,也會覺得很興奮,因為我不用留在家中,也可以到深水埗吃周記油渣麵,還有機會多喝一罐可樂。那時,街邊小販會售賣很多價值二十元正的套裝運動服,每當換季前後,也會帶點期待,希望家人為我添置衣服,印有新魔神英雄動畫的運動服。

人大了,一切已不一樣。2013年9月28日早上,我如常乘巴士,從屯門到荔枝角上班。路經巴士站,看見九龍巴士通告,頓然心酸。「66路線,於2013年9月28日起路線取消,受影響乘客可改乘下列的替代路線或專線組合。」所以,我決定,於66號路線即將停駛的那天,冒著遲上班的風險,多花半小時的車程,於車廂懷緬一番。

最後一天行駛的66號巴士路線,由雙層熱狗巴士變為單層空調巴士,雖然我們仍能坐在巴士的最前方,但我們只能凝望著車長駕駛,看看他的駕駛時速,因為我們的空間漸漸失去了。

從前,我們仍能開窗關窗,決定感受行車時的風速,還有車廂的溫度。現在,我們選擇溫度的權利已被調節。至今我仍未明白,為甚麼冬天或夏天,車廂的空調仍是一樣冷,每天多帶一件外套頸巾,來遷就這無常室溫?

還有,當巴士安裝了電視後,巴士上的生態也隨之而改變。植入式廣告,紛紛在巴士上播放,我們不能選擇聲音的大小,只能選擇眼睛看或不看。如果巴士上有靜音鍵,便好了。

喜歡看巴士電視的乘客,繼續收看,當然沒有問題。但就本人而言,每天上班選擇乘搭巴士,為的只是在車廂裡補眠。這些電視節目所帶來的聲音,確實令我難以入睡。而且,清晨上在車廂上補眠的,應該不只我一個人。

或許,我只能啟動智能手機的音樂播放功能,戴起耳筒,聽我喜愛的歌,將巴士電視廣播的聲音掩蓋。或者,我也只能低著頭,看著狹窄的智能手機螢幕,玩我喜愛的遊戲,看著不太流暢的短片電影。

那些年乘巴士的愉快回憶,只能回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