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偉謙

《工人文藝》執行編輯,屯門樂活書緣打雜。 苦難的過去,彰顯歷史的沉重與當下的珍貴,痛苦的抉擇與糾結的回憶,傳遞給人沉穩的力量和頑強的勇氣。於是,一種勇敢面對未來艱險的鬥志油然而生。 先祖三代,由19世紀中期,是自廣東新會到三藩市的定居華僑,一直到父親一代移居香港。 畢業於嶺南大學及城市大學 , 註冊社會工作者,店員,詩人,輔導治療師,書迷,愛好中國文化,終身抱現象學式態度的哲學研究者,不能養狗的狗迷,經常抱著社會主義的盼望,但絕不是史達林主義者。 樂活,讀本,人生。 網誌

社運

居港權運動的一次摘錄,訪問甘浩望(3月31日)

居港權運動的一次摘錄,訪問甘浩望(3月31日)
廣告

廣告

鄭偉謙

前言 :

甘仔之前在與學聯數間大學搞過數場講座,然而人數廖廖,似乎他多年的堅持,在他人眼中,已經是不合時宜,或是覺得目標的不太可能。雖在傳媒的報導,然而也對外傭的觀點上,筆者於3月尾訪問他。了解他的絕食行動,及其背後的原因。另,筆者在社會服務中,也有感於數年前的一件事,對內地媽媽來港團聚的意義深感同情,女兒只得10多歲,父親過世,而媽媽只有雙程證,要幾個月來回香港,甚至因為經濟問題要冒險在港工作。而女兒雖然有領綜援,然而經濟困窘令她們難以得到最起碼的生活水平。筆者在處理這些案子中,深感家人二地分隔之苦。這是做是次訪問的動機。

筆者:「你們好像在1月初重提這個議題,最近有什麼行動?」

甘仔 : 「我們在3月1日,我與他們打算安排一次會議,促請香港保安局對沒有居留權的單非,採取加快批准的行動,一方面望港府可以加強與內地方面的溝通,以加快批准居港的申請。然而,因為埃及(旅遊事故)事件,他們聲稱不夠人手跟進。」

筆者:「你們好像又會採取絕食,對不對?」

甘仔 : 「原本在政府總部外集結之外,想升級,想無限制絕食。然而只是我(甘仔)一個,看過去的經驗,沒有太大效果,因此,希望有更多人爭取舉辦每周三的絕食。」

筆者:「之前你們也採取示威行動,你說一下。」

甘仔 : 「3月20日,我們到了中聯辦示威。雖然是平日,人數不多,不過樹仁的學生也有報導。3月27日,我們和二位未能到港團聚的媽媽,在政府總部示威交信予林鄭月娥。我們知道了外傭的審判結果,支持外傭之餘,也表示我們的立場。明報在26日也有報導。下一次,希望可以在立法會大門外抗議。」

筆者:「為什麼你們要分開二次?」

甘仔 : 「我們要求議員在立法會中,盡快重立中港家庭小組,過往是由阿仁(李卓仁)作主席,然而現在不了了之。星期三也會到赤柱,抗議司法制度的不公。4月10日也可能會有行動。」

筆者:「為什麼會到赤柱如此遠?」

甘仔 : 「我們知道有一個新來港人士於北角被打,有一個被打至重傷死亡。二個大概20多歲,是因為吵架(口角),繼而動武。然而,警察卻不積極處理。經過幾年的調查,竟聲稱沒有證據,跟進過程都拖了很久。不過,我懷疑是因為受害人的身份。」

筆者:「之前講到有二位母親交信予林鄭,他們背後有什麼故事?」

甘仔 : 「一個大概是50多歲,爭取居留權14年,現在仍然積極爭取。她在香港及內地走來走去有14年,他的子女也大了,不過仍然想團聚,另外一個,因為要照顧老邁的雙親。她爭取了10年,最終在2012年得到有期限的行街紙,然而,期限一到,她也可能要再申請,又要返回中國內地,十分麻煩。又要面對分離的痛苦。」

筆者:「好,多謝甘仔接受訪問。」

甘仔 : 「多謝。」

(訪問於2013年3月31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