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周融,有種的話,請號召50萬市民上街「反佔中」!

周融,有種的話,請號召50萬市民上街「反佔中」!
廣告

廣告

最近幾天,周融號召所謂「反佔中」簽名運動,宣稱首天已有20萬人參加,周融等人,信心地公佈,最終簽名人數一定會超過80萬,他們以為用這方式,可「對冲」80萬香港市民在6.22「民間公投」的效果。

筆者真替這幫人惋惜,如此「小學鷄」行為,將兩種完全不同性質的運動,隨便「混為一談」,以為可以「蒙混過關」,蒙騙港人,實在太「小看」香港人的智慧。

有目共睹,6.22是香港人用「淚和汗」,頂住强大國家機器的破壞和恐嚇,「無懼無怕」的走出來公投。投票是透過有公信力的香港大學民調中心進行,他們是用最嚴謹方法,杜絕重複及造票行為。最終投票人數約80萬,這數字,政府及建制人仕,亦不敢不承認是確實無誤,不然的話,梁振英不會在事後抽水,用他的「語言偽術」去說「他與投票人仕想法一樣,都喺希望香港有普選」。

反觀今次所謂「反佔中」簽名運動,「粗疏騎呢」,不忍卒睹。可笑之處如下:

1) 任何人均可參加,包括「外國遊客」,「三歲小童」或「强國同胞」。試問「外國遊客」是否會構成「邀請外國勢力干涉香港內部事務」之嫌? 三歲小童何來懂事?「强國同胞」生長於「極權」,「沒公義,民主」及「充滿假話」的社會,何能理性地月旦香港民主事務? 這些人的簽名,何來價值?

2) 簽名主題混亂,從報章記者,電視媒體及現場人仕報導,很多「簽名者」以為是支持「和平」,令筆者聯想起每年的新春,記者多會訪問到寺廟「求簽」或上「頭炷香」人仕,他們「祈求」的是甚麽,很多人都回答:「祈求世界和平」,可知「和平」或許在很多人眼裏是很重要的,但不能理解「和平」與「反佔中」有何關連?

更有甚者,很大部份「强國遊客」及「本地長者」,根本不知「佔中」為可物,那麼,何來會是「反佔中」支持者,真令人「大惑不解」。

3) 南華早報記者報導,昨天(19/7)在佐敦道裕華國貨,「反佔中」街站投票,他於45分鐘內投票兩次,沒有受到街站人員阻攔。類似情況,甚至聽聞有些長者「被鼓勵」,一人投多票,所謂核實身份證,只是笑話一則,不單只不會認真執行;即使真的要落實執行,沒有電腦連線的配套,即場輸入投票者身份證號碼,那麽票站人員憑何核實是否有人重複投票? 由此觀之,整個設計,粗製濫造,馬夫求奇,令人哭笑不得,絕無公信力可言。

4) 由於投票站及點票均由周融等人操控,秉承强國「弄虛作假」作風,大家可以聯想,透過背後「黑工場」,簽名表的數量,可以說是「要幾多,有幾多」。

周融等人覺得,這行動可以「對冲」6.22 「民間公投」的影響力,用以配合北京强硬派思維:「香港人鬥香港人」。

但問題是他們的「簽名運動」與 6.22「民間公投」是兩種截然不同性質,西諺有云:「不能比較蘋菓和橙」。

假若周融「有種」的話,筆者挑戰他「對沖」七一遊行。今年七一超過 50萬市民上街,冒著大雨,從下午3點,擠迫在維圍至晚上接近8時,才能全部離開,出發遊行至中環遮打道;隊尾要在晚上 11:30後才能到達終點。遊行市民目標清晰,要求爭取「公民提名」及「真普選」。

無論「反佔中」簽名人數有多少,筆者已點出這數字根本是沒有意義的。除非周融能號召多過50萬「反佔中」市民出來遊行,展示他們的決心,這「對沖」行為,才能令香港人折服,否則在港人眼中,他永遠是一名「儒夫」,遭人恥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