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Jimmy Lam

八十後 Freelance Photographer 網誌

言論自由

6月6日,我所看到的佔領立法會事件

6月6日,我所看到的佔領立法會事件
廣告

廣告

我從7:30到達立法會現場,從外面到會入便,看到的都只是叫叫口號,表達訴求,大家並沒有所謂衝突,之後有保安打算關門不讓人進入,遭到蘭花系人士阻止和責罵,因為我們是有權利進場支援和示威的。

直到晚上9:15分左右,我在外面聽著立法會議直播時,看到有大批警察到現場,我就知道有麻煩了,就馬上回到立法會守在大門留意事態,中途有聽到現場保安員交頭接耳說要找人去找職員去協助警員進立法會清場之類的,然後沒多久在9:28分,警方無通知下打算強行關門,結果引起警民衝突,由熱血公民的朋友阻止關上大門,因為人民是有權進場支援和示威的,而當有人暈倒,我和其他幾個在場人士包括現場保安築起人鏈和互相維持站姿防止被人群被推,保護這人不要踩死,我們在呼叫有人暈倒,先不要推,先讓傷者離開,而儘管熱血公民的人想開路讓傷者先行,但警方完全無意識要溝通和開路。

同時,除了警察冷血,現場我也有目睹一名光頭男士不停地用過度激烈的語氣和行為希望激起更多的警民衝突,更希望帶動大家衝進立法會,本來我是覺得沒什麼的,直到這人指著地上的保安員說「你唔好再訓響度扮野la,我見你暈左成5分鐘la」,我個心x左一聲,冇野ma,呢d時候你講呢d!?無論真假都應該救左人先幫左人先la下ma,呢一刻我完全就覺得呢個人好有問題,直頭有估佢係咪便衣入黎攪事。

直至另一批警察從另一入口進場,看到地上有人暈倒才知道出事,然後也只是包圍,而不打算和現場人士合作先送出傷者,維持所謂防線,攪左成10分鐘,先有人帶傷者從另一出口離開,之後場面先開始安靜下來。

之後警察築起人鏈阻止市民進場取回自己財物和會合自己朋友,再引發衝突,警方被突破,中途有一市民跌倒,打算拉著一名警員站起來,遭到該名警員不停叫罵不停用手推開市民,而從沒打算扶起市民,引發起警員舌市民的口角,之後該警察逃離現場,而我當時因為在扶起和保護那市民,所以沒有拍攝到警察推人的一幕,但當時除了我還有幾個人親眼看到事實。

進場後,其實大家依然保持理性平靜,而黃毓民先生和黃洋達先生兩位更呼籲大家坐下,然而這時,我不知道為什麼蘭花系的人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們其中一人不停的對著村民的團體講粗口,問候人地娘親,而有人則冷嘲熱諷說大家階段性勝利給自己拍手然後散會云云,也有人說什麼你唔係衝入立法會入黎浪費大家時間做咩,最後現場有村民按捺不住就開始與其口角,我見到咁其實真心憤怒,你呢班蘭花系咩料,人地有人地自己表達意見既一套,人地唔跟你o個套你就要x人地?!咁你地講咩野民主,連基本互相尊重都唔識,仲講民主???人地唔跟你衝你就x人,咁你地同一言堂共產黨又有咩分別,真係低水準到極,連x人既槍口都指錯向村民,要x唔該搵o岩人,我支持大家有自己唔同既一套,偏地開花,但唔代表你地可以攻擊其他人,黎支持就唔該真心黎支持,你打算衝,唔代表可以逼人同你衝,人地熱血公民就真係黎支持,人地就算唔like現場左膠,到最後都係企響支援村民既立場,而你班蘭花系,響現場不停引發自己友既衝突,你地呢d行為只會破壞大家團結,真心講,你地完全冇尊重村民呢個主辦單面,黎幫忙唔代表大晒可以逼大家陪你衝,請你地下次學識咩叫尊重先。

到左大約10:30分,現場無大動靜,而攪事既人同大部分警察亦都離開左現場,所以我亦隨後離去。

這次事件,就是很多不同單位做了不該做的事,立法會其實應該看得出,現場人士的理性,根本不會引起暴動,卻還是報警去舉報示威這種合法行為,而警察則是完全不打算交流就打算用武力關門清場,引起不斷的衝突,當然也可能是故意引起衝突令自己以後有理由去使用更多武力和增加更多的警力,但這都是不當行為,至於蘭花系,已經講太多,唔講了,葉寶琳?唔好意識我唔知佢係邊個,我只係見到企響村民一邊既,就係幫助梗既人,你唔好話咩左唔左膠,最少村民們接受佢既幫助,而琴日既活動係為左幫村民,唔係為左其他人既政治立場的。

更多圖片請按連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