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6月6日合法抗爭之後二三事

6月6日合法抗爭之後二三事
廣告

廣告

昨天6月6日,立法會財委會繼續審批新界東北前期勘測工程撥款。就此議題共討論了6小時,結果未能通過,休會待續。我簡稱這會議為666會議,以方便下文書寫。

昨天之後,媒體圍繞著村民與支援者衝入立法會大堂一事作報導。某些報導以「佔領」來描述昨天的行動。首先我們要知道的,是村民和支援者在下午約四時的時候,衝入立法會大堂繼續靜坐集會,並非一般人想像中那般激進。正如古洞北關注組的村民代表李肇華先生接受媒體訪問時指,他們是和平理性地表達訴求的。

一、未到佔領立法會:

其實村民與支援者進入的立法會大堂,是一公眾人士皆可進入的地方。既是公眾人士可以進入,就不存在以台灣太陽花學運那種意義來定義的「佔領」了。建制派大放闕詞指這是佔中預演,根本也是無中生有,搞笑味道十足。立法會行政處也一直沒有因為村民及支援者進到大堂集會而作出驅趕行動。因為一來他們不能禁制公眾人士使用公眾地方;二來場內的示威者也真的守秩序,訴求清晰地要求財委會主席及建制派議員從會議廳到大堂對話、交代審批事件。

是次集體進入立法會大堂的行動,說明了一件事情,就是立法會大堂是公眾地方,我們可以合法合理地在開放時間內進入(若要更守規矩,登記便可)。進入立法會大堂內可到canteen用饍、可到立法會圖書館使用資料,市民理應多加使用,不然便浪廢了這麼良好的社會資源。這等同於我們要鼓勵人多到公共圖書館一樣。其實我們公眾很少知道立法會大堂是可以使用的,這就像政府不公布公共空間的地點,市民根本不會知道,更談不上充分使用。

二、四次審議,無功而還:

坊間不斷說某些議員拉布,但以過去四次審議新界東北前期工程撥款申請的過程而言,「拉布」二字實不能好好解釋議會內所發生的事情。

財委會主席吳亮星有利益衝突已不是甚麼新鮮事。他繼續主持會議,在現時委員會內建制派佔大多數的情況下,更加是拿他沒辦法。他過去四次主持會議,四次都有容許建制派議員利用發言時間批評泛民議員,但就在泛民議員發言時就批評作出回應,卻被不斷打斷發言。同類的發言內容,為何吳亮星的裁決是批准建制派議員,但泛民議員就不可以呢?但這並不是最重要的爭論點,我認為公眾忽略了也沒有太大損失。因為有一更直接影響市民和東北村民的主持會議做法,更值得大家注意甚至批評的。

財委會提問環節進行時,立法會都會有相關的政府官員出席,以解答議員的提問。我們都知道,也會期望立法會能有效地監察政府施政。所以議員提問,官員便有理作出全面和準確的回答。不然,官員就是藐視立法會。藐視立法會等同藐視市民選出來的代議事。這即是政府施政橫蠻,無視市民。

從過去四次財委會會議看來,主席吳亮星其實沒有發揮他作為主席的責任。他沒有促成上述立法會問責、監察的功能得以發揮。反倒政府官員多次以沒有資料、不能在現階段公布、沒有做過相關的調查等等,不斷以三幅被的說話來回應議員提問。而吳亮星主持會議的做法就是一次又一次向提問的泛民議員說,「官員聽到你的提問了,你再怎樣問他,他都是這樣回答你的。」之後,吳並沒有敦促官員要提出資料供議員參考,反而為官員找尋脫身的空間,還禁止議員追問。吳亮星視議員的追問為重複發問,不予多說。但問題是官員沒有答問題、轉移問題、答非所問。試問這樣的會議如何能達到立法會應有的職能?以666當天張超雄議員就居住於新界東北長者數目的調查言,上次會議上已提出這問題,官員也承諾在666時提交給各委員,但結果還是沒有資料。一個多達3.4億的前期工程撥款,牽引至整個達1200億的發展項目,議員把關向政府提出質詢,卻被主席和建制派議員以「拉布」二字來嚴打。誰在代表民意,誰在為市民服務,路人皆可辨吧。

三、613決生死?

我不敢說下周五(6月13日)第五次審批東北前期撥款會議,會否在建制派護航下終於順利通過。我只知道立法會是一個重要的地方,它不斷在建制派的按掣練習中,把香港的土地急速地變成商品賣掉。這個重要的地方,對我們許多人都很陌生。有不少的新界東北長者,過去面對拆遷的村民市民,在抗爭時才來到立法會。他們在那裏才看到議會的荒謬,家園的脆弱原來體現在某些議員按掣的指頭上。你看到那一按與他們家庭被摧毀的關係嗎?生生死死可能是平常事,但這樣的議會,弄成的結果往往是半生不死,或者是又殘又廢的家庭與人生。

613請你再來,今次來的時候,可進入大堂,那裏有充足的冷氣,有餐廳、有圖書館。在這個陌生的建築物內,去尋找更大地介入社會,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的可能想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