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雲南地震:悼完人命祭完旗,怒江水壩繼續開工

廣告
雲南地震:悼完人命祭完旗,怒江水壩繼續開工

廣告

網絡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雲南魯甸縣6.5級地震的遇難人數到接近400人,傷者愈1800人。

面對著天災,人顯得渺小。不過,很多宗教神話會倒過來說,因為人太自以為是,上天降災以作警示。寓言告訴大家,天災離不開人禍,雲南地震也同樣離不開人禍,也同樣找了一個美女來祭旗,但郭美美的公審未能贏得掌聲,反而罵聲處處,要啟動刪貼機器。

憤怒,不單是央視以醜聞蓋過天災,也是對人禍缺乏反思。過去十年不斷有環保團體指出水壩工程會導致地震和泥石流,呼籲停止相關的工程,但阻不了「人定勝天」這信念所支撐著的水壩工程利益生產鍊,而這生產鍊正重新啟動2009年被溫家寶叫停的怒江水電工程。

地震與土壩工程

這次,雲南地震發生後,「綠家園」的發起人汪永晨於微博上點出,這次地震點在雲南昭通,該地區有多個水力發電的項目,包括位於昭通水庫的向家大壩,位於昭通巧家的白鶴灘水庫和位於昭通永善的溪洛渡電站。

無獨有偶,2008年汶川地震,震源在紫坪鋪大壩旁,2013年瀘山地震的周邊也是大壩群。

1(3225)
全國活躍斷裂帶

其實,中國地震局的地質學家在2010年有關三峽工程的研究發現,三峽工程峻工後,在2003年6月至2009年12月間,沿岸地區錄得3,429次地震,比起工程前增加了30倍!

雖然絕大部份地震均是低於 2.9 級的輕微地震,但因為微震造成的泥石流,已使超過30萬人痛失家園。此外,當水庫存水達海面175米以上,就很可能引起4.1級以上的地震。

除了安全問題,由於怒江流經中緬邊境的少數民族地區,工程不單會破壞當地歷史(如茶馬古道)和原生的生態,更會把怒族、僳傈族等少數民族搬離原居地,徹底改變當地少數民族生活文化。

801270334341898

潛行上馬的怒江工程

儘管地質學家和環保份子千言萬語勸說,爭議十年的怒江水電工程,低調潛行上馬

怒江發源於青藏高原,經雲南多個小數民放自治洲,流入緬甸,流出印度洋。怒江全長3240公里,當中有2013公里在中國境內。自2003年怒江水電開發計劃提出後,遭到地質與環保界反對,溫家寶提出擱置項目。到2009年,汶川地震後,溫再一次強硬叫停怒江水電的相關項目。

然而,新領導上台後,怒江項目又重新上馬。去年初,國務院發布了《能源發展「十二五」規劃》,提出重啟怒江水壩工程。此外,中央計劃逐一啟動怒江及金沙江和瀾滄江上游的水電項目。

去年年底,水壩和水電專家在雲南舉行「水電2013大會」,大聲疾呼怒江水電開發的重要性。事實上,雲南華電怒江水電開發公司,已低調開展怒江開發的前期工作。

人命的選擇被推翻

每一次地震後,國家領導都會即時趕赴災區視察振災,說要把救援工作、人命放在首位。由於怒江處於地震活躍帶,汶川震後,趕赴救災現場親眼目睹了死亡的溫家寶隨即叫停怒江工程,在發展與人命之間做出了該做的選擇,卻因為權力交接而被推翻。

在工程利益權貴眼中,天災往往並不是人命,而是重建工程。情況正如大陸獨立錄像導演艾曉明所拍的汶川地震三周年的紀錄片,地方領導熱烈地說,一場地震,震出區發展大躍進,GDP翻幾翻。

地震天災,又悼的何止是人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