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817反佔中的話題傳銷與同鄉族群動員

817反佔中的話題傳銷與同鄉族群動員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每次撐政府遊行,反對派都傾向放大「收錢」和「被騙」的情況,而把撐政府的聲量收細。然而,正如很多評論說,一百萬以上的簽名,即使有重複簽名的水份,即使有被迫、被騙的人,其堅實支持者並非少數,絕不能視若不見。

故此在817反佔中遊行前,我們做了多個訪問,了解參與遊行的人是如何「動起來」。

這次反佔中動員的「空殼」是周融的「幫港出聲」的所謂沉默大多數。

說它是「空殼」,並非貶意,事實上它並沒有傳統社團的資源,綜觀反佔中的街站,主要出錢出力的,大都是區議會、工聯會和同鄉會。

為什麼這些土共要為周融「枱橋」呢?背後當然是中聯辦下的命令。但中聯辦為何偏偏選中周融呢?這裡先說一個故事。

話說幾年前,工聯會一個內部研討會,請了三位講者,包括鍾庭耀、葉蔭聰和周融。鍾庭耀談民意調查中工聯會的支持度一直領先的情況,葉蔭聰談的是新媒體的發展,而周融談的是新媒體下的 Gossip marketing(話題傳銷)。

話題傳銷:外國勢力

Gossip marketing 簡單說是以非正式的渠道,尤其是一些社交圈,散播一些品牌的口碑,用於政治的層面是透過政治八掛,去製造「話題」,以動員參與。這種方法,對於平常不關心政治的社群尤其成功。

不過,自社交媒體面世後,一直被泛民反對派佔領,話題也是由泛民媒體去帶領,在佔中前被迫關閉的「主場新聞」就是 Facebook 的話題生產基地,這個根據地被剷除,Facebook 的輿論可謂「七國咁亂」,譬如說黎智英捐款事件,由所謂的「網民」爆料,大媒體跟進,建制派製造「外國世勢控制泛民」的話題,泛民議員變成了反佔中群眾的共同敵人。

當 Facebook 呈破局之際,Whatsapp 成為建制派的話題製造媒體,當中不乏「政治謠言」,如兩個月前傳出一篇中大校長沈祖堯反佔中的文章,後來雖然澄清了,但因為 Whatsapp 的裙帶網絡極廣,該澄清很難進入接收謠言的核心社群。

背景為印尼華僑家庭的受訪者「阿H」就表示,父母均打算出席反佔中遊行。對於父母的決定,他感到很訝異,雖然他們一直都有很強中國認同,對香港的反對派很反感,但沒想到會走出去遊行。

「阿H」指,父母一直有參加印尼福建華僑同學會及文藝表演團,這些日常的社交圈有自己的話題,有時他父母會從 Whatsapp 收到建制發出來的時評和新聞,會有假的訊息,如「李嘉誠反佔中」,若父母轉給了他,他會「闢謠」,但若他們沒有轉出來,他便無從「闢」。

他感覺自己的父母完全接收了建制派的框架,佔中等於亂,有得選便是民主,但兩老對香港政治制度卻不認識,連立法會有多少議席也講不出,更不了解何謂功能組別。不過,由於父母在大陸曾因為反右受迫害,他相信仍有空間「解毒」和「拆解」這框架,但要找到話題「搵位入」。

又是回到「話題」傳銷,黎智英政治捐款這故事,成為了公園阿伯阿婆晨運的話題。

同鄉連帶 VS Facebook 連帶

社交媒體除了製造話題,也能建立新的社交連帶關係,泛民過去比較成功的是社會運動的連帶,反國教運動為「學民思潮」的頁面帶來了20萬個讚;爭取香港電視發牌的動員,也造就了「萬人齊撐!!!快發牌比香港電視!!!」近48萬個讚。

建制派則一直以「蛇齋餅糭」建立鄰里與同鄉連帶關係。過去幾年,建制借助區議會的資源,建立婦女會、文化體育等興趣組,使「蛇齋餅糭」變成有日常活動的小組,「阿H」的母親就是參加文藝團建立社交圈。

受訪者「阿J」的婆婆,其社交圈是福建大學同學會,她會定期與同學會的成員飲茶,在最近一次飲茶,大家都在談論參與佔中有五百元津貼。另一位受訪者「阿T」的親戚則為一個附屬同鄉會的婦女會幹事,據「阿T」說,以往這位親戚從未曾動員他參與政治活動,這次卻多番遊說,感覺好像要「跑數」。

族群矛盾政治化了同鄉會

鄰里與同鄉的連帶,強調人情,一般來說,若以此作政治動員,很可能會破壞原來的人情關係。然而,當泛民的反對派在搞動族群政治,把滿口鄉音的潮州、福建、上海新舊移民視為「溝淡」香港的入侵者,同鄉網絡也政治起來。

以北角為例,自從幾個月前反自由行走進藥房、新光戲院、書局、華豐、國賓大廈等地反蝗後,街頭巷尾的福建人開始罵香港人如何不講理。前陣子,筆者就在北角一家越南餐廳目賭一場族群政治化的小風波:一個顧客因為店裡不提供燒味豉油沾豬頸肉而要求退餐,店裡員工用純正廣東話大罵,「呢啲咁唔講理嘅,食香茅豬頸肉都要燒味鼓油,咪係正牌香港人囉」。該越南店是福建華僑家庭開的。

族群政治,一方面建構了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亦動員了被「香港人」排斥的族群。一些感到受委屈的、格格不入的,明明是紥根香港幾十年的香港人,卻與這身份劃界,甚至視之為敵。

非正式估算,香港有超過100萬的福建人、100萬的潮州人。過去幾年,中聯辦在這兩個族群的同鄉會做了很多組織工作,譬如說,把潮汕地區不同的同鄉會統合成「潮人聯會」,以方便管理。817反佔中裡1500多個支持團體,就有超過三份之一是同鄉會背景的。

觸動底線的極權政治文化「賣藝又賣身?!」

這次反佔中動員,最極端的動員方法並非派錢,而是老闆運用其權力要求下屬參與反佔中遊行。周融在捍衞請示威者吃飯的權利時說漏了嘴,「行完公益金後,員工當然要求老闆請吃飯,這沒有問題!」有點政治常識的都深明公益金並不是政治表態。

為求生活出賣勞動力是資本主義社會的運作邏輯,然而出賣完勞動力,還要表演政治忠誠,「賣藝又賣身」,等於跳進極權社會政治文化。

在佔中/反佔中的角力下,不少評論說香港政治兩極化,但所謂的兩極是哪兩個極端呢?從上述反佔中參與者中,我看到的是一個恐懼亂、恐懼被排斥、恐懼老板的世界,而走出這個極端,並不是「袋住先」的中間,而是幫助身邊的人,走出恐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