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美國的911,也是世界的911

美國的911,也是世界的911
廣告

廣告

911的傷痕已經經歷了近十個春秋,但在美國人心目中,直至拉登在巴基斯坦遭美軍革斃,大讎得報之前,時間似乎不能使它癒合。去年在曼克頓距離世貿遺址的兩個街口,因為一個清真寺的建造而引發了由總統至地方政客、由穆斯林觸到非穆斯林、由紐約蔓延至全國性的掀然大波。這不禁令人驚訝911對美國人的衝擊,也令人重新追溯一下這件悲劇背後的業。

幾千條人命在兩座大樓倒塌時幾千條人命的喪生的911對美國人有着永不磨滅的傷口,然而在地球的另一端智利,他們也有一個911,而那911對他們的傷痕,也有着特別不能磨滅的意義。

智利於六十年代是一個有着長期穩定的民主政制的國家,在1970年的總統大選,領導社會黨的馬克思主義者阿連德以改革者的姿態勝出,擔任智利的第29任總統。阿連德初上任就大刀闊斧的將大型企業國有化,當中包括了美國企業擁有的銅礦及電話業,成功使智利的經濟短期地快速增長及通脹放緩,但這一系列改革,使在北半球的美國大哥寢食難安。美國自總統門羅開始一直視拉丁美洲為自己的後花園,阿連德的社會主義改革令美國的利益大大受損之餘,其與古巴的卡斯特羅、在蘇聯的勃列日涅夫意識形態上的親近亦令美國擔心智利會成為跟古巴一樣的反美勢力的培植地。於是總統尼克遜及國務卿基辛格積極破壞智利經濟,包括經濟制裁,與此同時中情局也重金資助反政府的媒體、政黨、軍方,以令智利政局不穩。

果然,智利很快便進入了兩極化的社會,連綿的反政府示威使經濟陷入停頓。1973年9月11日,古巴軍官皮諾切特發動了軍事政變,攻入了總統府,阿連德拒絕撤退,在總統府內吞槍自盡。智利的911為智利帶來了近二十年的白色恐怖統治,在皮諾切特治下,超過三千人受逼害或失蹤,近三萬人被監禁或拷打。在美國大力支持下,皮諾切特的獨裁統治直至1990年才結束,其後在多宗侵犯人權的起訴中被英國政府保護,在受審時心臟病發身亡。

僅僅在六年之前,美國中情局便在玻利維亞與當地的遊擊隊生擒並處決了以反對美國帝國主義為己任的共產主義革命家哲古華拉。在那段時時期,美國中情局及其在拉丁美洲扶植的右翼獨裁政權進行大量間諜行動,資助遊擊隊剷除各地武裝勢力,設立大批秘密警察進行綁架暗殺異見人士,稱為兀鷹行動。

在阿根廷,有一批在1970至80年代在獨裁統治下被逼害的受害者的母親組成的五月廣場母親(跟中國六四事件的天安門母親相近)依然在為其子女調查及希望討回公道。在他們收集了的子女照片而組成的大型貼畫上,一個一個的黑白照片中的無邪的微笑也是令人同樣震撼,一場歐美兩大霸權意識形態的鬥爭,夾在中間的無辜冤魄,又有多少是被遺忘掉,又有多少美國的品牌仍在南半球的這片大陸上大行其道,榨取這些人民的勞動果實?

在智利的911之後的六年,美蘇的爭霸轉移戰場到東方。蘇聯揮軍南侵阿富汗,當時美國中情局便展開旋風行動,資助扶植及訓練了十萬名聖戰者和遊擊者,剛從大學修讀過管理系和土木工程畢業的沙地阿拉伯富家子弟拉登就是其中的一位聖戰者。1989年蘇聯撒出阿富汗,波斯灣戰爭在另一邊旋即爆發,而拉登已經在阿富汗建立了阿蓋達遊擊組織。他不滿美軍以非穆斯林的身份踐踏麥加及麥地那兩座聖城所在的沙地阿拉伯伊斯蘭聖土,入侵伊拉克。由此開始,拉登便積極部署針對美國的恐怖主義活動,直至另一個911早上,三千個於雙子塔在黑煙籠罩下倒塌喪生的死者再次令美國急急拿起槍炮,先後對準了阿富汗和伊拉克,結果又是一萬多條人命客死異鄉。

貝加爾

原文按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