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文藝

不只是「秋生」的藝發局選舉

廣告

廣告

IMG_1309
圖:四位參選「戲劇」界別的候選人黃秋生、謝健民、梁永能及古天農。

三年一屆的藝發局推選活動又開始了!藝發局是唯一一個設有民選委員的政府法定機構,雖然27席中只佔10席,但也不失為一個小小的民主缺口,讓至少十位委員們需要經過選舉的洗禮,向選民問責。

藝發局每年預算不多,更多的決策及財政實權在民政事務局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欠缺實權也令人欠缺動力參與。今屆選舉雖然擴展了選民的人數,但也不過八千多人,不及一個普通的區議會選區選民總數的一半。選舉制度分十個界別登記然後又一人可投十票,投票制度不為大部份人所習慣及認識。坊間對藝發局選舉注定是少,或者落在星級參選人如今次參選「戲劇」界的黃秋生身上。(十個界別的候選人見此

雖然藝發局資源又少、選民又少,但民主選舉委員的這個制度,又確是一個絕佳機會,令各種文化藝術、創作自由等相關的議題在同一個平台上辯論,藝發局選舉承載的意義,確是可以超出藝發局的職權範疇及那丁點微少的資源。

只需談資源?

從上星期六的官方選舉論壇,可以大致看到藝發局推選活動的性質與問題。藝發局近年涉及不少爭議性的事件,如終止活化廳項目威尼斯雙年展藝評獎等等,一些對藝術創作有重大影響的政策如活化工廈版權條例等等大問題,也有候選人或參加者在論壇上提出。不過論壇更多提到的是資源分配及資源不足的問題。因為藝發局選舉分十個界別,每個界別選出一位委員,官方的論壇也分開十節全長八個半小時的形式進行,也注定令各個環節集中討論各自界別的問題(往往指向資源),對於上述提及一些真正在坊間受關注或一些政府政策未有機會獲得充分討論。

不能接觸的選民

藝發局選舉的另一個結構性問題便是鐵票橫行。選民登記分個人及團體登記,個人登記是今屆才新增的,大部份選民均是透過團體登記,共有7,523名,佔選民總數近九成。透過團體登記成為選民十分簡單,只要成為某些藝團的會員超過一年便可。因此不少坐擁龐大會員數目的團體,根本不大需要再向外拉票,只須集中動員自己團體的會員投票支持自己便可。(團體登記的選民名單見此)上文又提到藝發局選舉制度複雜,分十個界別但又一名選民可以跨界別投十票,選舉的重要性亦不清楚,結果令普通選民對選舉興趣缺缺。綜觀上星期六的官方論壇,全日出出入入的總出席人數估計不足400人,佔總體選民人數不足5%,部份出席者均只出席自己界別的環節,只有極少人會由早上十時乖乖坐至晚上六時半。對於各界別的選民認識其他界別的候選人,以及進行一些跨界別的討論均是極大的阻礙。

八千多個選民分佈全港各區,假如他們不出席論壇的話,惟一可以有效直接接觸選民的方法便是郵寄。不過離奇的是登記的選民竟然可以選擇「不提供」聯絡方法予候選人,假如候選人也根本無辦法接觸到選民,又如何可以說得上是一個民主選舉?

IMG_1312

外判的選舉

更為離奇的是,雖然藝發局選舉只有八千多選民,但也算是一個正式的法定機構委員選舉。民政局多年卻是將選舉外判予公關公司負責,招標條件不明,也有可能影響選民的觀感及對選舉公正性的信任。上星期六的官方論壇,中標負責是次選肇的靈思公共關係亞洲有限公司老闆兼主持、南區區議員馮煒光在「戲曲」環節的論壇開始前,便突然申報自己二十年前曾是候選人之一周潔冰的僱員。相對由政府當局主持選舉,始終會給人較好的信心。

民政局與公關公司的合約細節,公眾無從得知,有關選舉的宣傳亦是行禮如儀。公司除了會寄發一次候選人政綱及投票地點的文件外,以及一次官方論壇之外,不見有其他宣傳行動。其實以藝發局這類公眾以及界別的選民也不熟悉的選舉,絕對需要更多的宣傳鼓勵選民投票。

民間點辦?

上屆藝發局選舉在三年之前,當時獨立媒體(香港)聯同其他團體,也舉辦了一次民間論壇,讓不同界別的候選人能夠有一個對話的平台。今屆的民間論壇仍在籌備中,細節將會盡快公佈,暫定日期為9月28日星期六下午二至五時在樂富兆基創意書院。(上屆選舉的相關文章見此)稍後獨媒亦會上載官方論壇的足本重溫及文字報導。

今屆選舉的投票日期為10月6至7日,時間由早上八時至晚上十時在旺角社區會堂舉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