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Bitetone

中、港、台獨立音樂推介 Come take a bite & trust your ears http://bitetone.com/ 網誌

生活

四分衛樂團:Always Warm Up

四分衛樂團:Always Warm Up
廣告

廣告

四分衛樂團剛推出專輯《愛可以讓我們在一起》,新專輯以「愛」為主題,亦擔任了老爸樂團「睏熊霸」的指導,為五位有罕疾孩童的爸爸一圓音樂夢,拍攝成紀錄片《一首搖滾上月球》。愛與成長可能是陳腔濫調,但也可以是真實無比的課題。這個台灣樂團圈重量級的名字,從二十出頭組團至今已有二十年,分合、變動過的成員一路走來最大的改變竟是學習把愛說出口。

Q:這張專輯以「愛」為主題,各自對於愛最深刻的體會是?

阿山:《愛可以讓我們在一起》,是有史以來四分衛講愛最多的。以前我們比較不喜歡把愛掛在口邊,也盡量避免這個字出現在歌裡,總覺得這個有點肉麻。後來因為參與電影《一首搖滾上月球》,看到老爸對小孩子的照顧和生活狀況感受非常深。第一首寫的歌叫〈I Love You〉,那裡面有一句歌詞「終於了解堅強其實最溫柔」,也是因為看到他們的狀況才寫出來,這句話就是愛最深刻的體會。

虎神:以前我們二十幾歲,男生其實都一樣,對愛這件事不好意思說出來。因為總是覺得愛是對自己的愛人、老婆、女朋友才會開口。透過這個專輯,加上跟老爸樂團合作,我們把愛看得更寬廣一些。看待事情也可以有更多愛在裡頭。其實對家人,甚至土地的愛,都可以包括在裡面。

奧迪:因為老爸們而體會到很多關於生活、小孩什麼的。常聽爸媽說,小孩生出來只要健康就好,以前一直聽都沒有什麼感覺,沒想太多,因為我自己也還沒有小孩。但現在因為剛搬家,養了兩隻都是流浪貓,所以把感情從小孩轉移到動物,比較能了解。

緯緯:對於現在三十歲的我來說,友情的愛大過於愛情的愛。親情一定是最愛的──親情、友情再來才是愛情。已經不像二十出頭,愛就是單純的男女之愛,現在覺得愛的範圍應該更寬廣,也就更容易說出愛。像我現在也會對朋友「我好愛你」!

Q:你們怎麼看「變老」或是「身為前輩」這件事情?

阿山:當然會在意呀,但也沒辦法。音樂對我們來說,就是很喜歡做的一件事情。像有人每個禮拜都約出去打籃球,我們是約去練團、寫歌。有一句話是我們的slogan叫「Always Warm Up」──總是在熱身。這是對我們很重要的部份,就是要不斷有新作品推出,不管年紀多大到多老,還是喜歡做這件事情。

虎神:不止是我們,你們也都會變老,所以我們沒有逃避,也沒有理由去怕它。我們更應該去享受每個年紀,付出跟獲得的事情,因為這些遲早都要面對。反而是把握每個階段該做的事情,做好它比較重要。

奧迪:其實我的感觸沒那麼深,因為我跟緯緯明年才加入十年。可是也不知不覺從二字頭變成三字頭。我覺得成長跟變老是一樣的,只是名稱不一樣。忘了是從哪部電影看來,每一道皺紋都是經驗的累積。所以有時還滿驕傲,像是有笑紋是因為過得很開心,常常笑才有的啊。

緯緯:人生嘛,年紀一定會越來越大。年紀跟音樂不太有關係,只要我們都保持身體健康,其實不會影響太大。我們就可以一直用很年輕的心去做音樂。

Q:玩團到現在遇過最討厭的事情是?

阿山:我講話的時候旁邊一直敲鼓,超討厭。其實也明白他是在忙,只是怕有些部份不能好好回答,就會有些遺憾啦。(按:訪問在他們的Hidden Agenda演出前進行,脫拉庫在進行Sound Check,所以他們的樂器聲音傳進休息室。)

虎神:年輕時很貪心,什麼事情都去做,大家都很忙,結果沒辨法好好做完一件事情。到一個年紀,反而會希望一件一件事情好好處理,可能你同時處理三五件事情,結果什麼都沒做好,最後就讓人家覺得你怎麼一件事情都做不好。用心做好一件事情,反而能把事情做好。

緯緯:到設備器材比較不好的地方表演會覺得不舒服不高興。因為你滿心期待想要把最好的成果表現給觀眾聽,可是器材卻不如你預期,就是你用一百分的力量去表演,因為器材的關係表現出來只有三十分。

奧迪:這一陣子每天都去不同的城市,最深的感受是希望不要行程都太緊,不然會睡不飽。不論從事什麼工作,睡覺對誰都很重要,那會影響你思緒。我們更要在台上動和唱。其實表演還滿耗體力的。

Q:擔任睏熊霸的樂團指導,有回憶起最初組團的時候嗎?

山:爸爸們玩團五十幾歲才開始玩團,我們那時候才二十出頭,而且他們又這麼難抽出時間,所以狀況其實不太一樣。但看到他們很興奮的樣子,又很像我們一開始組團的樣子。眼睛會因為「馬上要去練團」而發光。

虎神:從他們身上看到對音樂的單純,其實面對音樂他們複雜不起來。回頭再看看自己,可能在這圈子工作有點久,所以想法會複雜一點。

緯:我看到的已經不是音樂了啦,反而是人生需要面對的事情。(在團員鼓勵下開始用廣東腔:)就是你要更堅強,更認真啦,對對對!

奧迪:他們第一次要登上大舞台的緊張,可能我們演出多了,那個衝動會hold在裡面,但其實釋放出來,對LIVE的熱情又會回來了,那叫……初衷吧!

Q:我覺得「一首搖滾上月球」是關於勇氣的電影,音樂讓你們更有勇氣嗎?

阿山:以前如果有這個鼓的聲音,我一定會忍耐。現在就可以比較容易講出來,因為很多狀況必須及時講出來。有時礙於人情世故會忍耐,但我覺得如果是無傷大雅的可以講出來討論,一起解決。

虎神:看到他們會很慶幸自己可以這麼健康的活著,遇到的問題也好像沒什麼大不了。勇敢一點面對著每一天,我們沒有什麼理由去逃避。

緯緯:要活在當下,一定要去做自己開心的事情。每天工作存了那麼多錢都不知道要幹嘛(團員:存了多少??)沒有啦,我意思是說你工作賺錢要去花,要不然你走出去被車撞到就什麼都沒有了。(團員:但還是要存一點才能看醫生啊……)

奧迪:幫助我最多的是正面思考!

Q:想對四分衛說的一句話?

阿山:唱到死為止
虎神:活得越久,領得越多!活到老,學到老!
緯緯:堅持到最後
奧迪:Always Warm Up

Q:各自最近在聽什麼?

緯緯:Daft Punk的專輯《Random Access Memories》,裡面都是用真的、世界頂尖的樂手去做的,所以覺得很好聽。總是覺得這張電音專輯怎麼那麼搖滾!

奧迪:最近在聽Roy Hargrove,他有一個Funk團叫RH Factory,全是演奏加一個女主音,就是很黑人的音樂,很舒服的那種。

虎神:最近晚上有時會聽李宗盛大哥的歌〈山丘〉,晚上聽會失落、難過。(團員:幹嘛讓自己失落難過?哭著哭著就睡著了是不是?)有時候想讓自己有點失落,然後第二天就會開心一點呀。

山:最近在聽披頭四(The Beatles)。因為之前有本書出來說他們錄音的狀況(按,《披頭四:艾比路三號的日子》)。看了這本書就對他們的歌更有興趣,讀到那裡就想找出來聽聽看。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