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飲品結合畫作重塑舊區一一 插畫家 Angryangry

廣告
飲品結合畫作重塑舊區一一 插畫家 Angryangry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隨著裕民坊匯豐銀行的壽終正寢,觀塘的重建計劃正式開始。仁信里的鴿舍不見了,偉利模型、凌記書店和銀都戲院等等均已成為歷史,市區重建令你我他的回憶去蕪存菁。忘了忘不了,早前便有一位插畫家用紙筆將觀塘的時光記錄下來,他的名字叫Angryangry。除了早前創作的《大坑無大坑》繪本作品外,他的招牌作正是以食品和飲品配上個人作品,重塑了香港各區特色建築的面貌。

獨媒今次專訪了這位年輕插畫家,説來有趣,記者還未問及Angryangry 這個名字的由來。「我支持本土優先,香港實在已經太多人,必須取回審批權。」Angryangry 已「表明心跡」,他坦言雖然自己憤世嫉俗,但實情是非常關心社會。他希望能夠畫的都是具社會性的插畫,用畫筆去為社會的不公義發聲。「鬧幾鬧根本解決唔到社會問題!」他明言目標是能夠令更多人去思考及反思社會當前的問題。

Angryangry 自兩歲起在觀塘裕民坊沙爹王樓上的一個單位長大,他的兩歲至廿二歲都是屬於觀塘的。他可說是不折不扣的觀塘老街坊,雖然五年前因重建而搬走;但他表示自己可說是目睹了整個舊區的變化。「其實住在舊區有好有不好,遊客來到會忽然懷舊,認為很有風味,正!但當中的辛酸,外人根本不足為道。例如唐樓其實真的很殘舊,我還記得媽媽有一次便被人撞到倒地。」他把小時候的生活趣事娓娓道來之餘,更認為觀塘孕育了其創作方向和畫風。

為誰重建為誰興土木?拆盡舊城窄巷

「畫筆追不上清折的速度,我畫畫時已經要用經典相作對照。」不止銀都戲院,雞記麻雀、盧峰畫廊、寶聲娛樂城和康寧道的麥當勞全都走的走,拆的拆。觀塘從此只有豪宅、商場和酒店,政府當局推行的《家是香港》計劃中的主題曲《同舟之情》中的一句「愛在舊城窄巷」成了無比諷刺。Angryangry 認為當局活化的方法非常兩極化,「先是自行定立界線,界線以上,有人識的便去博物館,可以保留。但界線以下的,寂寂無名的,則全都報廢;這實在非常可悲。」

不過 Angryangry 認為,政府唔做嘢,民間可做更多。「我們可以自行保育,用拍攝和畫畫等等都好,只要能重新給予生命那物品便已經是保育。」談到保育,他的作品以日常生活的事物和建議物結合。如以威化餅和裕民坊結合,勵德邨包裝成山楂餅,維他奶化作唐樓。作品新穎有趣,非常受歡迎。而在下星期六開始,更會舉行個人的裝置作品展。

插畫作品工業化

此外,Angryangry 對目前這個行業的生態有一番見解。「香港有很多插畫家,而且都具有一定的實力,但沒有一個行業。」他自言非常商業:「多有理想都好,始終要搵食,對嘛?」他強調和商業品牌合作,才能令作品更生活化。Angryangry 補充說,搵錢可能係其次,要廣傳便要走入人群,要走入人群就唯有商業化。「例如美荷樓內的呼吸冰室及呼吸士多,它正正是一個流程,既能保持懷舊文化,又可以令人消費。」Angryangry認為香港能夠在這方面做多一點,從而養活更多插畫家及鼓勵更多年輕人入行。「買唔起幅畫(真跡),可以買相關的書、貼紙和紀念品等等。」

據說行政會議成員陳智思都買了Angryangry 的作品香港環島大圖繪,誰説在香港畫畫沒有前途?Angryangry 大學唸廣告,畢業後做過幾年4A 廣告設計公司;最後還是發現自己最愛創作和畫畫,所以最終都重投自己的「老本行」。他表示未來除了舉辦作品展外,更希望能作更多親身交流。如開班教學等,長遠目標是把插畫工業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