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方鈺鈞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媒體

發牌制度不改 盛品儒辭職又如何?

廣告

廣告

IMG_8908
這班手持「亞視加油」出席亞視集會的人士,有多少是真心支持?

亞洲電視執行董事盛品儒昨日正式辭任,職位由前《大公報》執行總編、亞視董事兼高級副總裁雷競斌接任。蘇錦樑明言無資料顯示他是不適當人選,亞視又過一關。事實再次證明,走了一個盛品儒,還會有無數個傀儡接任,王征一天仍在,又或者通訊事務管理局始終不願吊銷亞視牌照,類似的鬧劇只會不斷重複。

劣績斑斑的亞視

去年11月11日,亞視率藝員到政府總部集會,爭取停發新免費電視牌照。它更即時直播,開創本地電視史,首次有持牌電視台以大氣電波宣揚自己的政治理念。上周它重施故技,並掦言受到「政治逼害」,企圖「保住」盛品儒。亞視的確有過人的面皮,以至它總能「死不斷氣」,白白浪費了多條珍貴電視頻道。

通訊局本年4月的資料顯示,亞視共擁有8條頻道。兩條模擬頻道播放本港台(1台)和國際台(2台),6條數碼頻道播放本港台(11台)、亞洲台(12台)、歲月留聲(13台)、中央電視台綜合頻道(15台)、國際台(16台)和深圳衞視台(17台)。先別說模擬和數碼頻道不少節目相同,兩條純綷轉播內地電視台和一條只播昔日劇集的數碼頻道足以說明亞視本地製作內容極度不足,但局方視而不見,讓亞視得過且過。

歲月留聲台原意是取代2009年2012年期間播放的南方衛視台。去年明報報導,通訊局批准亞視的數碼電視停播南方衛視,並在2013年1月起「以新的資訊娛樂頻道取代,新頻道會繼續提供不少於20%的本地製作」。這個新的資訊娛樂頻道,的確有不少於兩成的本地製作,但播放的竟是多年前的自家製劇集(參9月2日節目表):新變色龍、天蠶變、方任利莎方太美食廣場等,一天內各自播放四至五次。難道這就含混過了關,符合通訊局的要求?

行禮如儀的監管模式

通訊局以行政主導方式管理持牌的廣播機構,申請牌照、續牌、公眾諮詢等都是行禮如儀。接到觀眾投訴,進行調查,發出嚴重警告、勸喻甚至罰款。持牌機構交費後,整件事仿如重沒發生一樣。這些因素亦重沒累計至吊銷牌照的終極懲處。

一如通訊局八月完成公眾對無綫亞視的節目種類及質素意見調查,「持平」把公眾滿意和不滿整理後交給兩台,再給它們解畫機會。於是,亞視回應「已逐步安排在黃金時間播放資訊娛樂節目(按:「高志森微博」、「亞視百人」、「我要做特首 3」)和時事節目(按:「亞洲政策組」、「把酒當歌」及「ATV 焦點」),重播節目是為了「觀眾能收看到黃金時段的節目」無視則堅稱「一直提供高水平和高質素的免費廣播服務,節目多元化且種類繁多」、「劇集題材廣泛」。然後?沒然後了。通訊局把意見收集局限於「節目種類及質素」,於是公眾要求收回亞視牌照,和增發電視牌的聲音不會被記錄。所謂收集意見只是轉移公眾對新免費電視台視線的假象。

《廣播條例》(8(1)和(2))訂明,通訊局會就本地電視節目(免費及收費) 牌照的申請及續期向特首和行政會議作出建議,而局方於2011年7月已經同意發牌。惟面對資料齊全的報告,特首和行政會議至今仍然無消息。期間梁振英曾放假,行政會議亦曾休會,偏偏對發牌沒有定案(公眾甚至持牌人連他們有沒有討論、曾討論多少次也無法知道)。到底法例原意是特首等只需作儀式上的同意,還是有絕對否決權?現時情況反似未有普選政改方案,卻先要考慮中央會否不任命獲選特首的問題。

如此不公又高門檻的廣播制度,窒礙本地電視工業創意及人才發展。《廣播條例》需要改革,政府應另設立獨立機構審議牌照,凡符合條件者即可發牌,既有電視台會否受到影響無需亦不應在考慮因素。相反,監管機構亦應嚴格執行守則條例,對多次違規的電視台拒絕續牌,甚至吊銷牌照。三個新免費電視牌,一步不能讓。而且,這只是開始,香港能容納多少電視台,應由市場決定。市場,即全港觀眾,代表最普平而相對平等的民意聲音,不容政府無理剝奪。

相關報導:
撐!免費電視牌專頁
通訊局難管無綫亞視
廣播條例門檻高 勇者難入場
無綫亞視我們受夠了!要求政府盡快批出免費電視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