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編輯室週記:如何唔食花生睇熊狼

廣告
編輯室週記:如何唔食花生睇熊狼

廣告

原本是頭號梁粉的劉夢熊,日前接受最新一期《陽光時務週刊》訪問,大爆多項梁振英競選期間的內幕,直指梁是言而無信。事件可說是震撼政圈,據聞週刊在中環、金鐘一帶的報紙檔出版當日下午已經斷貨。網上也出現大量改圖,連兩個環保團體都以熊狼相爭抽水。劉夢熊確係幾乎是最早一批公開支持梁振英的粉絲。熊為狼到處奔走,口誅筆伐反對派,唐英年爆出僭建事件,亦是他乘車到大宅外呼籲唐退選,約見新界鄉親及疑似黑社會,也是由劉夢熊出面。正因為這場流浮山飯局,梁振英當時又已經全面佔據上風,鳥盡弓藏,熊也成為第一個被狼拋棄的舊部,這是熊的醜人角色的宿命。

然而除了花生,坐待事態之外,我們是否也應該真的認真讀一下訪問的文本,它可說是清清楚楚揭露了這年來香港究竟在發生什麼事。劉夢熊在當中談及的事,給我們甚麼啟示?

「核心價值」破碎
今日社民連及新民主同盟分別到廉署投訴梁振英賄選,游清源說得準確,「范國威向廉署投訴?咦?乜佢唔知劉夢熊被捕單野係東廠放出黎既咩?投訴黎做乜呢?麥理浩同姬達爵士(廉署之父)泉不有知,恐怕好想死多一次!」游公子說的,是熊因為被廉署調查,感受到被迫害,於是才「接受」《陽光時務週刊》訪問,反戈一擊。訪問刊出之後,熊被廉署調查的事突然迅速通天,不吝是對熊的「人格謀殺」。碰巧昨日律政司又宣佈不會起訴醉酒駕駛的陳茂波,理由是「證據不足」。哦,我們看清楚如今香港所謂的「核心價值」,「良好的制度」破碎到甚麼程度?

敵我矛盾
熊說狼以敵我矛盾看待泛民主派,其實這也不限於狼,眾所周知,狼不過是北京的代理人,狼的想法可說是代表北京某一派的想法。只不過有時候市民甚至連泛民主派,也會被「語言偽術」所迷倒,說甚麼要「和平、理性、減少爭拗」,其實骨子裡從來都是當泛民主派甚至香港人是敵人,你是主我是客,其實這才是「和諧」社會的真義。

劉夢熊在訪問中表示,自己極力游說北京支持梁當特首,最終成功「造王」。我們要記得的是,熊不過是北京在香港的其中一條線而矣,肯定不會是全局。例如梁振英作為疑似共產黨黨員,其實是否從頭至今都是北京支持的人選,這便是另一些版本的說法。熊接受訪問大爆料,會否又是這個「全局」之中的其中一步棋?梁振英或會因「賄選」倒台,但往後的日子我們還要忍受特首選舉被操盤、繼續「被觀眾」下去?

如今是一個上佳的時機,拋棄幻想,在未來好好應戰。不如認真地看待一些如戴耀廷教授的抗爭建議,轟轟烈烈地辦一次萬人佔領中環,給我們的「敵人」看一看吧。訪問刊出後,不少輿論繼續追擊梁振英,然而「倒梁」之外,我們認清了整個情況了嗎?中央的干預是切切實的,香港人只是觀眾,縱然泛民主派及香港人萬般不願意,但我們已經被視為「敵人」並予以無情打壓,這是重點。

媒體等於社會
整篇訪問另一個值得留意的地方,是關於熊說自己為狼穿針引線,約見東方集團一事。對於東方集團,筆者實在不敢評價,只能說一些新聞學ABC的東西——我們理解這個紛煩複雜的社會,基本上只能依靠媒體。熊今次在訪問中談及的事,這再次讓我們看清楚媒體的運作邏輯,以及和政府及大商家的權力關係。雖然近年所謂的新媒體興起以及各種各樣的民間媒體誕生,然而我們能夠擺脫傳統的主流媒體嗎?我們在所謂的「新媒體」,不也是在轉發、評論主流媒體的消息嗎?我們是否不過是在複製主流媒體的訊息,誤以為自己「獨立思考」嗎?所謂的「滿地花生」,我們自以為看破世情,實則是商業媒體常見的,以輕鬆、「笑膠」以及「睇人仆街」的模式包裝新聞,其實我們從頭到尾有跳出主流媒體的邏輯嗎?

這一個星期,我們錯過了甚麼?老闆就燈光師瘋狂加價,這就是事實嗎?被香港駕駛學院無理解僱的師傅,仍然在運輸署總部外絕食抗議

如何突破這個困局?我們願意自己辦民間媒體,生產自己的訊息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