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人類無道 蜜蜂被消失【香港國際電影節2013】

廣告
人類無道 蜜蜂被消失【香港國際電影節2013】

廣告

葵涌貨櫃碼頭的工人堅決以行動重拾個人尊嚴,大企業和外判商的無恥則因傳媒高度監察而一次次曝露於全港市民眼前。這種單純牟求利潤最大化的資本家剝削行為,沒有最無良,只有更無良。高空鳥瞰銅牆鐵壁的貨櫃碼頭,巍峨的巨型機械和幾乎看不到的微小工人,組織成緊密天終無憂的賺錢有機體,一切都玩弄、掌握、操控、壓榨在不知是誰的幕後「老闆」手中。True but sadly,這種剝削和苟延殘喘早普遍於大自然,例如蜜蜂。

小時科學書會把昆蟲分成「好的」、「壞的」,蜜蜂必然歸到「益蟲」,因為牠們採花蜜,幫其他植物傳宗接代。牠們製造的蜂蜜更是大自然的珍貴禮物──1茶匙的蜂蜜,需要一隻工蜂採集四五週花粉。來到現代化農業生產系統,牠們的作用更大,許多植物要靠牠們授粉才能結出纍纍果實,例如杏(仁)樹。果園商人和養蜂農發現牠們太好用了,又不會罷工爭取福利,於是想出各種方法「蜂盡其用」。牠們只有「做到死」,才能逃脫這勞碌黑暗的悲慘一生。

由於中國蜜糖價格太低,美國的養蜂者必須另謀出路,例如「出租」蜜蜂到果園授粉,賺取更豐厚的利潤。於是每年,數以百萬計蜜蜂被裝到貨櫃車由南到北,東到西穿州過省,全年無休到美國不同果園打工──本來牠們冬天是窩在蜂巢,吃夏天收集的蜜糖過冬。本來自給自足,現實卻是大部分蜜糖都給人類取去,反餵牠們次等化學成份「糖水」,並加入抗生素使牠們續命。

貨櫃車箱內空氣污濁,環境擠逼嘈吵;長途旅程令牠們精神緊張,壓力大,通常部分蜜蜂出師未捷身先死。被人類送到一望無際的單一品種果園,蜜蜂只能吃單一品種,營業不均,抵抗力自然差。人類可謂算到盡,一個果園會多放兩至三倍數目的蜜蜂,促使牠們互相競爭。蜜蜂需要更勤力,飛到不同樹木才能採集足夠花粉,使結出來的果實質素更佳,售賣更高價錢。還有更心酸一幕,果園太大,需要噴射農藥,而蜂農往往不被通知,其實也無發號令蜜蜂先回家休息吧。於是噴射過程中,許多仍為人類賣命的蜜蜂不知就裏被如雪降下的農藥擊中倒地,或吸入不少化學農藥,並把這些物質帶回蜂巢,影響下一代的成長。

可曾想過,勞碌一生的蜜蜂,如夢初醒之際被機器輾過,積存的蜜糖被盜。然後再有另一部機器過濾牠們的屍體,各種濃藥和化學藥物,最後才製成商品運往市場出售。這樣的蜜糖,忍心喝嗎?蜜蜂有口卻不懂人類的語言,也許只有透過大量死亡,才能對人類作出控訴。

事實上,近年世界各地傳出蜜蜂消失的新聞。2006年秋天,擁有四十多年經驗的養蜂者哈肯柏格(Dave Hackenberg),檢查數星期前放在這裏的400個蜂箱,卻只餘下32個還好好的。2005年,他的好朋友沃克(Clint Walker)打電話給他:「我的蜜蜂全部死光了」。2000個蜂箱,三分之二突然消失。一個蜂箱,能密密麻麻住上數以萬計甚至十萬計的蜜蜂,空蕩的蜂箱意味天文數字的蜜蜂消失。中國內地因為蜜蜂消失,有農場甚至以人手收集花粉,再用棉花棒為每一朶花授粉。全球有三分之一的蜜蜂不知去向,聽起來像科幻電影,卻已被拍成紀錄片。各地科學家正在找尋原因,只是欠缺農業視野的我城未必留意,甚至曾傳出為了不讓蜜蜂出現嚇壞或針傷人,會刻意剪除灌木的所有花冠。

愛因斯坦警告:「一旦蜜蜂消失,人類將於四年內滅亡。」

「禽流感」又再爆發,豈不是貪婪的農業養殖者揠苗助長追求短期利潤和消費者暴殄天物的惡性循環?任何被人類看上的物種,命運只會愈來愈差。因為,商家眼中看到的不是生命,而是金錢;製成品背後踐踏著多少屍骸,他們根本無暇理會,消費者亦鮮有追究。到底我們要再出版多少本書,拍多少套紀錄片,才能止住對大自然以及其他人類無止境的掠奪苛索?

參考資料:
《沒有果實的秋天》:Rowan Jacobsen著,陳芝儀譯
《消失的蜜蜂》:Markus Imhoof導,第37屆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
科學人雜誌:消失的蜜蜂

More than Honey - Markus Imhoof (Official Trailer) from CIBER Science on Vimeo.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