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刺青雜誌

年青人的網上雜誌,兩週一期,希望把我們面對生活的奇想與騷動帶向大眾。 www.punchmagazine.hk 網誌

生活

立體的偶像研究──短評日本偶像團體BiS

立體的偶像研究──短評日本偶像團體BiS
廣告

廣告

BiS現時成員:(左起) ヒラノノゾミ、コショージメグミ、ファーストサマーウイカ、カミヤサキ、プー・ルイ、テンテンコ

文:quenthai

說起研究,可能不少香港人都會記得《國產凌凌漆》中羅家英的一句對白:「喺中央精神病研究所做研究工作。(負責做啲咩?) 畀人研究!」。這個笑話,或許也適用於日本女性偶像團體「新生偶像研究會」BiS身上。

新生偶像研究會(新生アイドル研究会),英文名稱是Brand-new idol Society,故簡稱「BiS」,在香港應該沒甚麼名氣(起碼筆者從未聽任何朋友提起過),但單是名字已頗有值得玩味之處:說是偶像研究會自己卻是偶像,那到底她們要研究甚麼?這種偶像和偶像研究之間的張力,值得細味一番。

她們在日本,常被稱為「邪道Idol」(她們也這樣形容自己),其實只要上google搜尋一下,你也很快就能知道她們到底有多出位和另類,所以筆者就簡單補充幾點:

  1. 由2010年底成立至今不足四年,成員人數由最初四人變為現今的六人,但前後也總共有五人退出。單是2013年就走了三個,又在短短半年內新增四名成員。
  2. 最新的成員在去年10月才加入,但在此之前已不斷強調將會在2014年解散,並最終在本年2月12日宣佈將於7月8 日正式解散(宣佈之後還跟Fans一起高呼「萬歲」)。
  3. 華文圈去年11、12月流傳網友踢爆與Fans過火親密接觸、被網友揶揄為「揉得到的偶像」等消息,但其實與網友無關,全都是官方上載的宣傳片。


去年六月底與日本噪音樂隊「非常階段」組成「BiS階段」

如果BiS真的算是在研究偶像,研究的到底是甚麼。她們以偶像的身份自行不斷對偶像的界線和底線進行各種實驗,包括宣傳上反覆以裸體和色情為賣點,MV以同性戀、強姦、援交、暴力、內窺鏡、身體機械化等畫面為主題,音樂上滲入死亡搖滾和噪音,連演出服裝的設計都以曱甴、機械人和內臟為藍本,以至團隊本身以解散為目標,都挑戰著常人對女性偶像團體的印象和理解。


單曲專輯《Fly/Hi》的服裝設計以曱甴為藍本

筆者之所以強調「算是」,是因為她們絕對沒有研究所應有的抽離。事實上,她們一直都坦言走另類路線是她們在「偶像戰國年代」中製造的綽頭和生存手段。換言之,她們的出位,大概沒甚麼純粹研究的意圖,而不過是身為偶像的「搵食」技倆。但如果就這樣下結論的話,則又有一個問題:為何早早已決定要解散的她們,不選擇安全一點地搵食,而仍要不惜犧牲色相不斷衝擊道德底線呢?筆者也想不明白,也許認真你就輸了。筆者也不虛偽地說讚賞她們的勇氣,但這種難以用常理或理性理解所造就的藝術性──即使本人不必有藝術的意圖──一如她們的MV,筆者還是深深欣賞和享受。

當然,有人(特別是左膠?)會覺得以出位和重口味為賣點,也不過是讓人消費的另類選擇,靠支持度和曝光率維生的演藝圈中人,根本就逃離不了看與被看的權力關係。不過,這說法對BiS來說卻未必適用,因為BiS的支持者(稱「研究員」),特別是死忠狂熱的,往往可說是她們現場表演的一部份,且看以下片段:

看這些狂熱支持者熟練而誇張地加入到表現當中,大概才是現場表現的真正樂趣所在。

說要研究偶像卻成為研究的對象,去看表現的又成為表現的一部份,BiS就是這樣引起主客體關係的錯亂。以研究之名去做出種種的越界行為,其效果和影響才是最值得研究之處。為本身只被消費的偶像添上研究之名,不是真的要顛覆偶像的定義(在這個世代中「顛覆」已經很廉價,你看在中國被控顛覆國家政權是多麼的容易),而是讓所謂的「研究」也被消費,留待身為消費者的我們興起研究反思之念。從這角度看,BiS的偶像研究也可真的算是曲線而立體,不存在絕對的主體和客體。

當然,聽J-Pop從來也可以不用想得這樣複雜,打開MV,感受BiS跟其他偶像團體截然不同的獨特風格和畫面的視覺衝擊,或視之為不應用理性解讀的藝術作品,也是另一種享受。不過前提是,你要先像筆者一般,接受重口味能成為一種享受。

作者簡介:

非中國籍華人毒男,極右本土後現代民粹鍵盤戰士,崇尚精英民主及自由意志女性主義,深信後現代分析可為精英主義所用,因為霸權本是平常事。Blog:quenthai.wordpress.com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