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逃離崩世代 重掌未來——《崩世代》書介

廣告
逃離崩世代 重掌未來——《崩世代》書介

廣告

(作者按:本文首發於2014年12月28日的《明報星期日生活》,P07頁。題目由編輯擬定。主題圖片來自《崩世代》facebook專頁。)

台灣在太陽花學運期間,《崩世代》這本書再次暢銷起來,至今已銷了約一萬五千本。書本早在2011 年11 月面世。

它並非解答為何發生學運,而是指出台灣的青年人陷入困境。如果沒有改變,到了2030 年,社會就會崩壞,大規模失業、仇富情緒高漲、人口衰減、族群衝突,無日無之。反對兩岸服貿協議一個響亮的口號,是「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反映政府和立法院不受民眾監督,對前景茫然不安。學生要走出來,重掌台灣,重掌未來。

有評論指,這次學運的論述,不少來自此書。香港青年面對的處境,其實跟台灣的大同小異。佔領行動後重讀此書,格外入時。

台灣危機, 源自新自由主義

書中幾位作者判斷,台灣面對財團化、貧窮化和少子化的危機。最直接受衝擊的群體,就是未來的壯年人,今天的青年人。得益的是戰後嬰兒潮當中,掌控政治權力與金錢的人。

書本主軸是批評和反對政府在八九十年代,盲目相信新自由主義,相信資本自由流動,自由貿易,減低企業稅項,就能刺激經濟,提升地區競爭力。人民的工作機會和收入就會上升。

美好藍圖沒有出現,實情是台灣奇蹟不再:

(一)貧富差距拉大,產業外移打擊工會力量,僱員薪金停滯;

(二)財團壟斷資本,中小企業節節敗退,創業比率下降;

(三)學歷貶值和工作貧窮,薪金增幅自1990 年代落後GDP 增長率,近年實質薪金更下降;

(四)缺乏廉價公辦託育服務,夫婦難以負擔兒女開支,導致不願生育與人口老化(去年婦女平均一生僅生育1.065 個子女,比率幾近世界最低)。

更重要的是,台灣政府不斷減收企業稅項,傷害財政,結果要發債應付支出。舉債日深(現時有過萬億港元),要後代還錢。

2030 年, 崩落世代到臨

如果一切不變,到了2030 年,社會就出現一個「崩落的世代」。那時台灣會面對五大問題:大量失業、貧富懸殊、人口衰減、國家破產,以及族群衝突。

(一)大量失業:資本持續外移而產業升級不成,持續依賴金融業與房地產,房價上升後,經濟泡沫化並出現危機,失業率只升不降。就算有工作,大多都是窮忙族。

(二)貧富懸殊:政府優待財團,減少稅項,加上容讓房屋和照顧服務商品化,社會的貧富差距加劇,導致社會不滿與群眾抗爭。

(三)人口衰減:人口下降及老化,學校倒閉、內需不振、醫療保障與勞工保障退休金破產,福利支出越添壓力。

(四)社會破產:承上,台灣公債持續累積,只能求助外地資金援助與外來移民,最大機會來自大陸。

(五)族群衝突:引入新移民雖能減輕人口老化的衝擊,然而更可能加劇青年失業與族群衝突。

反兩岸服貿, 皆因反自由貿易

行文至此,讀者或會期待書本有否談及「中國因素」,例如兩岸服貿協議簽訂後如何影響台灣。作者們沒有特意針對大陸,而是原則上反對自由貿易。不過,他們運用政府數據,加以回歸分析,得出在1992 至2009 年間,對大陸投資佔對外投資比重愈大,工資成長率愈低,失業率愈高。而愈依賴跟大陸貿易,失業率會下降,但貧窮率也愈高。在2010 年,台資企業對外投資每100 元,其中80元就落在大陸。論者認為,即使未能證明兩岸貿易頻繁跟社會問題是一對一的因果關係,但相關性甚高。論者由此反對兩岸服貿協議。

藥方: 建立創新福利國家產業政策

要避免預言成真,作者們列出一系列藥方,勸告台灣政府保就業、重新發展製造業、把福利事業公共化,大原則是維護公平,社會分享和風險均攤。在產業方面,政府要將服務業為主的經濟,轉移至協助工業設計研發與組織創新的製造服務業,以及支持老齡化社會所需的醫療照護產品。此外,政府要加大企業利得稅,資本增值稅,增建社會住宅,提供廉價公營安老育兒服務等。比較激進的,是管理移民勞工數目,其權益要跟本地僱員相等,上市企業一定要有工會,以及外移企業要減少本地的稅務和土地優惠,管制資本和職位消失,等等。他們承認大政府會出現問題,但社會問題需要政府介入才可解決,希望實施時盡量增加公民社會參與。

香港嘛, 政治經濟皆失話事權

香港青年處境類近台灣,同樣面對貧富差距拉大,財團壟斷,學歷貶值和工作貧窮,愈來愈多的青年人念副學士及自資學士課程,更背負十多二十萬元學債。雖然香港沒有公債,但長此下去,今天的青年人,廿年後要承受貧富懸殊、人口老化等苦果。更甚者,香港政治前途不由青年人話事。

特區政府認為青年人的不滿來自置業難,向上流動難,甚至是誤讀《基本法》,然後藉佔領運動表達不滿。政府明顯錯判形勢。佔領區內,自己香港自己救,成為佔領運動一個主要口號。他們看不清政制未來,所以要重掌未來。青年的困境,遠因源於前段所述,香港政府同樣盲目相信新自主義思想,指自由經濟會有益社會。他們看不到經濟前景。

民主普選不是萬藥靈丹,台灣有普選,藍綠也執政過,一樣生產了萬千崩世代。然而,沒有民主普選的香港,民眾連挑選領導人的機會也沒有,只有北京、親北京的政團及商界能決定香港的政治經濟前途。將來的領導人定會繼續與親近商界,民眾分享不到經濟成果。即使大派福利及平抑房價以紓緩問題,政府仍然未能滿足青年人真普選的訴求,遑論消弭代際矛盾。

適逢明年初,政府發表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希望官員能夠聆聽佔領者訴求之餘,閱讀《崩世代》,一併改革政治經濟政策,才能挽救香港,青年人不至成為失落的一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