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政經

來自Care的一點思考

來自Care的一點思考
廣告

廣告

梁浩維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會員 歷史系三年級生

那是個美妙的黃昏。暮色灑落屹立中大山頭的水塔,陣陣的微風帶來些許涼意,圓形廣場內外的人們或坐在臺階,或站在四周,都放下了適才集會的激昂與熱烈,屏息靜氣地聽著廣場中心的一個人講話。站在廣場中間的那個人,我的政治哲學老師,周先生,背對著「新亞書院」四個大字,正訴說著我們所共同care的一種價值。

Care是一個多義字,可以解釋為「當心」、可以翻譯成「注意」、也可以是「重視」。人生於世,我們care的事情太多太多:自己的生活、家庭的關係、戀人的心情、事業的前景等等。我們甚至可以這樣表達care於人而言的重量:Care貫穿著我們生活中的每個瞬間,連接了在我們人生中散落四方的拼圖,讓人生變得完整而圓滿。

周生說,我們care,我們的心就會變得容易受傷,容易感到痛苦。這句話,放在佛家的思想脈絡中,彷彿在說,care就是苦的根源,是人生這片苦海中沾濕人心的波濤。如果我們脫離了care,就能脫離無盡的痛苦。後來反思這句話,我想起了陶國璋老師在「死亡與不朽」的課堂上講過,人的本能是趨樂避苦的。那麼,現實中的我們何以還在追求一些會為我們帶來痛苦的care,甚至活在其中,為其奉獻一生?還是說,在這些讓人心變得敏感,容易感到痛苦的care之中,其實隱藏著某些促使人願意義無反顧地承受這些痛苦的重要價值?

針對公民抗命行動,尤其是學聯的罷課行動,不少人說,這樣的行為是在擾亂社會秩序,為人們製造麻煩,而更重要的是,who cares?其實,我們這群學生所care的,與其他市民大眾所共同care的事物沒有本質上的區別。人們不會因為曾經跟家人吵架而與其脫離親屬關係,人們也不會因為失戀幾次而從此不再對他人動心,因為他們知道,人生是吃「涼瓜炒苦瓜」的過程,沒有經歷痛苦,就不會得到甘甜。

所以,我們也不會因為高牆的壓迫、權貴的嘲諷、大眾的冷漠而放棄對民主政制,對真普選制度的追求和堅持。如果他們不care我們抵抗的聲音,我們就走出教室,讓我們的要求在無數次的吶喊中釋放、如果他們不care我們的公民權利,我們就以不合作的方式向世人控訴極權的專橫、如果他們不care我們作為人的尊嚴,我們就用非暴力的手段彰顯現代文明的驕傲。

在講座的最後,周生總結自己領悟到的一個道理:「我們活在世界之中,我們就是世界的一部份;我們改變,世界就隨之改變」。在追求民主的路上,我們也許無力改變上位者的橫暴,但我們的追求,我們對民主這個價值的信仰本身就豐盛了我們的人生,燃亮了那一路通往真理的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