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刺青雜誌

年青人的網上雜誌,兩週一期,希望把我們面對生活的奇想與騷動帶向大眾。 www.punchmagazine.hk 網誌

教育

致Chris Wong

致Chris Wong
廣告

廣告

原文刊於此

文:張莉莉

Chris Wong:

杏壇中學放study leave了。距離四月七日還有不足兩個月,面對文憑試,我只有說不盡的空虛與迷惘。Chris Wong,我很羨慕你,你能夠永遠停留十七歲,每年都是中六生,但我卻要為考上香城大學而埋頭苦幹,試圖在這場腥風血雨裡勝出。可惜,我知道,能夠勝出的人少之又少,大家爭個你死我活,最後笑著步上香城大學本部的人只有18%,可能是一萬人吧,我不清楚,反正大學裡頭沒有很多香城人。剩下來的一萬人踩著七萬人的頭上,勝者為王,撥開雲霧見青天。但,我們都忘掉了見青天從不代表成功。香城人一向都是善忘的,對吧?我知道你每回看見考生沒有貼barcode,或是目睹那些未看見end of paper就腦停手停的學生,都不禁暗暗偷笑。

我想說的並不是這些。我們忘記了自己是多麼的愚笨啊,把考評局把我們玩弄於股掌之中的事實都拋諸腦後,也把通識需要model answer如斯光怪陸離的學習遺忘於滄海桑田之中。香城人總愛忘記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譬如是大家其實都沒有在制度中勝出,一紙證書,眾生若狂,你唱過的。十多年來的學習,可曾有過滿足感麼?你太清楚世情了,但又能如何?可改變嗎?我們都是心甘情願的融入羊群裡,EAA說這是model answer,我們就記著;補習名師說那是必考,我們又拿著雞精披星戴月。Chris Wong,你可以告訴我,那些沒有model answer的問題該怎麼解決?沒有一套既定formula的日子又要如何活下去?

我管不了那麼多。

兩個月後就是DSE了,不知你預備了什麼integrated tasks呢?你是一個好學生,每年都參與不同類型的活動,例如environmental protection和fundraising。十多年來,我們一同欣賞如怨如慕,如泣如訴的greensleeves,友誼就是這樣建築起來吧。你雖是我的好友,但隨著日子愈來愈近,我就愈來愈怕你。

這些日子來,每天不用日光或是時鐘的提醒,打從心底的恐懼,我都從美夢中驚醒過來。我夢到自己考上香城大學,奪了幾個5**,夢中的我高興得可跳起轉三個圈。可惜,夢總會完結,也會有破碎的一刻。現實充滿未知數,完成了十多廿年的past paper代表什麼?難道保證了我真的能考上A1嗎?明明如月,何時何掇,理想往往的高不可攀,嚇怕了我。Chris Wong,我不像你,我實在無法抽空參與各式各樣的活動,惟有完成你的integrated tasks以作慰藉,而我每次都是希望能夠把這些任務做得盡善盡美,因為time is up announcement 很快就會止住我的思路。

你說過文憑是怪魔,當我們面對著試煉卻是無從協助。醉卧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這年破天荒的八萬個考生,最後又有幾多人能脫下枷鎖,隨心所欲?

我像你。或者,準確來說,我是你,不只是我,所有人都是你,你其實沒有參與很多活動,也從不欣賞那首教人昏昏欲睡的greensleeves。每個人都像你,沒有自我,當然,你有時也會改名換姓,變成一心家寶有容,不讓別人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最後,你也就忘掉了自己是誰,人,總是像羊群,像善忘的羊群。這些日子來,你累了,溫習就如行屍走肉一般,你卻是不能停下來,也要盡快平復情緒。因為,明天還有一大堆難題等待你。

Chris Wong,NEVER SAY DIE。這是我的座右銘,也應該是你的座右銘。你絕對不能夠戰敗,你一定要成為那一萬人。

因為,當你真的能凱旋而歸,你就有資格告訴考評局和那些無能的官員,香港教育是多麼的失敗,甚至令社會因你而變得一點點不一樣。

你一定會贏。

我要你告訴我,你不是Chris Wong。你是原來的自己。

你是我。

不想成為Chris Wong的我

2014年文憑試前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