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爭取保留城大十六字 學術自由新象徵

廣告
爭取保留城大十六字  學術自由新象徵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一年前的香港,政府推行國民教育鬧得滿城風雨,隨著擱置課程指引,社會對反國教的關注也漸漸變少及降溫。然而,對部分城大學生而言,反國教一事仍歷歷在目,現屆城大學生會於星期四(8月1月)在城大 I Cafe 舉行一次校內諮詢會,就保留校園裡大學道上十六個象徵反國教的大字一事,邀校內師生到場發表意見,商討應以甚麼方式保存該十六字以及探討背後代表的學術自由精神。

城大十六字緣起 : 反國教宣言

城大反國教大聯盟成員李澤民分享書寫這十六字的緣起,該十六字為「寸步不讓,抗爭到底,思想自由,學術自由」。於去年九月十九日城大罷課日裡,由城大反國教大聯盟所書寫。當時大聯盟希望即使撤離公民廣場,每一間院校仍可接力,令反國教行動持續下去。經內部商議,他們欲「在城大重建公民廣場」,以示城大不支持洗腦國教科的立場,且梁振英是城大校監,在此保留反國教宣言,是「在太歲頭上動土」。大學道是最多人路過、又較少影響校內師生的地方,故被大聯盟挑選為書寫十六大字的地點。

據前城大學生會成員衛可琦憶述,在大聯盟寫完十六大字後一星期,已與校方磋商,要求保留十六字。校方要求他們拿出實質理據去證明普遍學生的意願,若公投中有兩成學生投贊成票,便答應保留十六字。最後大聯盟與城大學生會合作,由學生會在十月九日至十一日期間舉行公投,超過三成學生投票支持保留大字,但校方起初仍拒絕此要求。現任學生會以公投結果為基礎,在上任後,一直與校方斡旋,終於在近期獲校方同意,永久保留十六字,現階段正就具體落實的方法與校方角力。

20130801_163543

十六字成為城大學術精神的象徵

現任學生會會長李浩賢指目前正與校方就保留十六字的方式商討。校方曾提出的方法包括將十六字雕刻在板上,放在I Café或其他地方供學生觀看 ; 而學生會及諮詢會上的同學提出另一方案,便是將十六字永久刻在大學道地下,保留原初意義,以及立一碑在大學道,說明十六字的由來始末。

「好多Year 1的同學唔知發生咩事,亦唔知點解要在大學道寫大字。」城大學生劉胤廷說,他提議每年舉辦紀念活動,說明十六字背後意義,或將大學道定為迎新營必去景點,讓新生認識十六字的歷史。對會上的城大學生而言,十六字已超越反國教精神。「大粒佬唔會經過那個位置(大學道),因為實在太刺眼。」李澤民說。「好多時學生會一出來擔大旗搞運動,同學就少參與,覺得有學生會負責就足夠。但這十六字由與學生會無關連的反國教大聯盟寫,係由好多同學參與」,衛可琦補充,認為十六字實凝結了當時眾多城大學生的民意。

李浩賢期望十六字能成為城大學術自由精神的象徵,一改城大的形象。「城大係一間年輕的大學,一提起城大,好多人只覺得這是一間在商場入面的大學…甚至有些城大的學生都唔鍾意城大,唔會因自己的身份感到自豪。」李浩賢又認為管理層大多較保守,城大學術自由不彰,故希望這十六字能演化成學術自由的象徵。

目前十六字的保留仍充滿有待商討的空間,如校方仍不同意學生會所提出的立碑方法 ; 將字體刻在大學道,或引起法律責任之追究,又涉及公共空間的運用權 ; 所涉經費由誰支出也未有定案。學生會與反國教大聯盟希望能由校方全數支付,變相令校方承認十六字背後的精神。雖當日諮詢會只有約十位同學到場,李仍希望在短期內舉辦更多諮詢會,鼓勵一般學生參與討論,以免整件事變得「離地」。

編輯: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