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高教公民 Progressive Scholars Group

網誌


廣告

高教公民及社工復興運動合作進行首份「專業自主調查」,旨在了解高教界及社福界的專業自主情況。調查成功訪問了515名高教界學術人員及社福界註冊社會工作者,涵蓋了他們對各種議題之看法,包括專業自主程度、薪酬調整制度、工作職位穩定性、學術自由、政府監管制度等等。

主要研究結果包括:

  • 47.4%學術人員、以及43.4%社會工作者,表示相比一年前他們現時工作職位的專業自主程度「大幅倒退」和「輕微倒退」,情況令人關注。
  • 「管治委員會/董事會」、「高級管理層」及「撥款機構」,被學術人員視為最影響他們現時工作職位的專業自主程度的三個因素;「高級管理層」、「撥款機構」及「香港政府」,則被社會工作者視為最影響他們現時工作職位的專業自主程度的三個因素。82%學術人員表示,相比一年前香港的學術自由「大幅倒退」和「輕微倒退」,情況令人憂慮。分別有60.1%、81.4%和85.5%社會工作者表示,服務表現監察制度、競爭性投標制度和整筆撥款津助制度影響了他們在現時工作職位的專業自主程度(6-10分),情況令人關注。

研究報告全文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民主黨近日新界東出現退黨潮,包括北區區議員劉其烽在內的59人集體退黨。劉其烽早前在記者會上指責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漠視北區居民利益、作風橫行霸道,在人事調動上忽視程序。事件進一步發酵,民主黨北區黨團召集人陳旭明、社區主任郭㙟豐和多名職員及義工下午再開記者會,斥劉其烽的指控失實。

DSC00443

廣告

丁凱樂

一個普通白領。有感香港工種、生活方式日趨單一。大部分人每天的生活有如同一頁書的複印再複印。可是,現時已經有人實行各類社會創新項目。惜這些項目屬起步階段,知道的人不多。我希望透過寫作,讓更多人知道這些項目,能按興趣加入推行。自己也能在日日如是的生活以外看見更多選擇。 網誌


廣告

前言

對於性小眾,包括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人士等,主流社會多以獵奇「這些怪物究竟長什­麼樣子」的態度;也有以傳統價值為正確的人­認為他們「有病」、「誤入歧途」,甚至敗壞­道德。只以多數人的視角看待與自己不一樣的人,獵奇好,污名也罷,究竟對於人與人之間­的彼此尊重與共融有何益處呢?PrideLab 的創辦人相信增進主流社會對性小眾的理解,是推動共融的重要一步。他們致力以創作藝術推動性別平等。以幽默的方式講解性別議題。期望藉此推動社會能尊重不同的人。組織幹事當中,有性小眾,也有關心性小眾的主流人事。成立五年以來,已經製作了超過90部影片。內容相當豐富,包括香港同運歷史、同圈生活小知識、開啟戀愛關係、伴侶相處等。­推展PrideLab 的工作,也讓幹事與義工的個人成長得益非淺。筆者與其中一名幹事­Linus,以及義工阿曉作了一次訪談,期望更多人了解這個組織,以及當中有血有肉的生命故事。

始於興趣與熱誠的千里之行

廣告


廣告

文:Aberdeen
編:Tyrion

圖:社民連

筆者以一連兩集,進一步探討近日兩宗案件對示威集會權利和私有產權帶來的影響。昨天上文(連結於文末)提及區慶祥法官於公民廣場案中,罕有地裁定政府有責任協助市民在公眾一般可自由出入的私人地方 (例如商場) 行使示威權,無疑為公民權利的一場小勝。然而,在私人機構擁有產權的地方,表達自由一般而言仍然會受到私有產權很大的限制。

於第二宗案件中,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指出,每當市民希望在私人擁有的私人地方行使表達和集會自由,法庭必須考慮,而且非常重視《基本法》和人權法所賦予其他人的私有產權和私隱權利。

港鐵 訴 曾健成 [2018] HKCFA 56 (「曾健成港鐵案」)

廣告


廣告

【佔中九子案審訊完結,9/4宣判】
社工復興運動 聲明

我們都是參與雨傘運動的一群,我們永遠記得79天的佔領初衷。

這刻的安然無恙,是因為政府選中了九人取代一起公民抗命的我們扛上所有罪名,我們衷心感謝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陳淑莊、邵家臻、鍾耀華、張秀賢、黃浩銘及李永達。

審訊看似是把佔領運動變成九個人的事,但這從來不是九個人的事;我們不是旁觀者,我們只是沒有被起訴的參與者。

一直有同工提出,社工在雨傘運動有甚麼位置?有甚麼角色?可以做甚麼?更有人質疑,何必高舉社工?

我們只想指出,社會上仍有一群同工,願意迎難而上,為推動民主社會捨棄個人得益。難道邵家臻不怕被捕?邵家臻不怕強權?怕,怎會不怕?但我們更怕沒有堅持實踐社工價值、沒有選擇與弱勢同行、沒有為公義發聲。

廣告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廣告

感謝The Economist (經濟學人)的邀請,在他們的週年晚宴上與Martin一起擔任講者,前瞻2019年世界及香港的變化。

大多座上客都是企業代表或商界菁英,我當然不敢班門弄斧,但畢竟在政圈前線工作,多少也能捉摸到香港以及世界的政治脈博。香港本地商界最關心的,必然是中美貿易戰對香港的影響,以及中國日益明目張膽的染紅浸透工作下,香港的法治以及制度能堅守多久。

能在香港做生意的,很少人會喜歡北上,因為無論你有多喜歡錢,兩地呼吸的始終是不同的空氣,免於被無理抓捕的權利,只有在一河之隔的香港能感受到。人的安全感是無法用任何物質想完全補償的,只能稍稍減緩,用燈紅酒綠以及銀行跳升的數字來說服自己,一切甘願的屈服都是值得的。

所以,往大陸跑商的,都是因為經濟紅利而在人治體制下存活。即使大多數人都表示資本是「西瓜靠大邊」,必然是靠攏中共那一塊大餅,心底清醒的個體,還是不少的。在論壇上我便明確指出,無人預計中美國際秩序的競爭會在短時間內完結,而香港必然是兩強角力的場所,以往國際社會放任中國在香港浸透及破壞的日子已不復見。

廣告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 網誌


廣告

序言

世代之間,除了「之爭」外,到底有沒有坦白溝通的平台與機會?近年社會漸見新舊一代的分歧,在社會如是、在教會內外也如是。袁天佑,循道衞理聯合教會事奉 38 年,雖已退休,但在建制教會中也有些名氣;殷琦,卻是「鬧教會」「鬧」到出書的年輕平信徒。二人今天,嘗試就不同議題談天、說地,盼望在社會、教會裡,二代之間,能尋找到那相遇的地平線。

致袁牧:

看罷你的回覆,不禁想對你說聲,你實在很幸運(又或者是,因為你正直不柯,所以沒有被人說三道四的餘地就是了)。我不是委身者,當中的細節也許有不清楚的地方,我只是從平信徒的經驗與眼光去了解這回事。

你提到「作監督和執事的資格時,當中提及個人的品格,不論是個人、家庭和人際關係,在教會的參與等等,他們都『要先受考驗,若沒有可責之處』,才可以承擔職責」。我一方面明白、但一方面又不禁在想,那條界線劃在哪?準則是什麼?當教會在這方面透明度不高而每人準則又不同時,難保長執淪為透過「教會得來的八卦」了解委身者,甚至可單憑個人喜惡(又或者這個人有沒有得罪過自己)去決定其去向(所以結論或許是,如果教會對於入選準則有較高的透明度,會比較好吧?)。

廣告

曾焯文

Chapman Chen, Ph.D.(曾焯文博士)香港綠色行者、政論人、翻譯家,語言學者 網誌


廣告

本年八月,聯合國報稱,中國將一百萬回民困入新疆集中營。中國支持世界各地的反民主政體和恐怖組織。中國解放軍正向四方擴大領土:東海日本和南韓;南中國海,菲律賓、馬來西亞、文萊、印尼和越南的部分地區;喜馬拉雅山脈的印度和不丹領土。自一三年以來,習近平主席大增軍費,大肆宣傳中國民族主義,壓制少數民族和維權人士,取消任期限制,擴大國家監察的地理範圍和個人深度。

(作者按:作者Corr只反對現代漢語(包括普通話及簡體字),並非所有漢語都反對,反對普通話皆因普通話及簡體字由中共(中國共產黨)包裝推廣。其實,作者主動支持所有其他漢族語言,包括粵語、台語、上海話等;非漢族語言,如藏語、維吾爾語、蒙古語等更不消說,這些語言在中國境內都受普通話排擠。 作者所不滿者,乃係中共用普通話及簡體字為工具,在國內以及全球擴充勢力。以下為Corr文中專談語言問題選段:)

普通話及簡體字乃係中共的權力工具

廣告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廣告

韓國多場的社會或工人運動,一直聞名於亞洲,遠有光州事件,近有「反朴」燭光集會,尤其透過多部電影後,令大眾都了解韓國爭取民主及自由的崎嶇道路。同樣在社運出身的文在寅,年輕時參與反朴正熙維新憲法被捕留案底,2016年燭光集會更成為眾望所歸的未來總統。同樣為左翼民主派的政治人物,面對為勞工發聲的「民主勞總(韓國全國民主勞動組合總聯盟)」的訴求,有積極及妥善回應嗎?

從最近韓國民主勞總的一次事件中,就能知道文在寅政府現時未能好好處理勞工問題,還有關於勞總的爭議。民主勞總於11月10日舉行大型集會,並決定在11月21日舉行大罷工。「清算積弊、改革社會、停止《勞動法》不良改革」。他們在11月21日罷工中呼喊的口號,圍繞著批評文在寅政府未能有貼近勞工需要的勞動政策,並認為當前的社經局勢延續昔日政府的管治作風——向財閥及企業傾斜。他們對政府主要提出的勞工政策改革如「最低工資」及「標準工時」作出嚴正抗議,要求政府能夠改善箇中弊端。

廣告


廣告

2018年6月6日,領展(0823)行政總裁王國龍表示,去年出售多項物業後,現無計劃再賣資產。但言猶在耳,領展在9月24日公布,擬評估資產組合,可能涉及資產出售。到了12月12日,領展更宣布以總代價 120.1 億元,將旗下 12 項物業出售予基滙資本為首的財團。正如說「在這一分鐘不考慮」,掩飾司馬昭之心,都係想留一條日後改口的尾巴:「呢分鐘姐,無話下一分鐘唔考慮喎,唔算講大話丫!」堂堂上市公司高層,管理過千億的前公共資產,面對提問,像政客般出口術,以免被人追問社會責任而感難堪,都可謂訓練有素的結果。

領展有幾貪得無厭,把小市民小商戶榨乾榨盡之類的新聞,大家耳熟能詳,領展高層亦心裡有數。公眾形象差,始終不是好事,故領展一直有暗中行動,但如果不是去年底爆出醜聞,社會大眾很難知道這間大企業的手段有多卑劣。原來領展是會搵人恐嚇立法會議員,如果再批評佢,就不再租辦事處畀佢。該醜聞的主角李兆富,多年來收錢替領展做研究,經常在報章、雜誌及網站撰寫專欄撐領展。究竟這類輿論工作有幾多人參與,外界不得而知,但領展連立法會議員都敢郁,經常要與領展周旋的區議員當然不會獲優待。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林鄭月娥不希望香港民主議題會成美方用來實現其經濟目的的藉口,因此特別在外國記者協會邀請民族黨演講的事件上傾向保持低調。但很矛盾的是,林鄭也必須聽令於中共政治打壓的命令,也面對中共治港的強硬派的施壓。

林鄭政府的危機正在不斷加劇,一系列的大白象工程(包括高鐵、港珠澳大橋、港鐵沙中線等)揭示政府親資立場,而且中共及港府對香港的政治打壓並沒有停止。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出提出萬億興建人工島的計劃,引起強烈的民意反彈,三天內引發了過萬人上街,給予政府響起警號。林鄭明顯以為過去大半年以來的所謂「土地辯論」已經成功製造輿論,因此走了過於自信的一步,結果惹來民意反彈。今年以來大規模的抗議活動雖然減少,但民怨只是潛藏在地下等待爆發。

此外,高鐵和港珠澳大橋通車以來不斷製造鬧劇,由於使用量遠低於政府預期,令民眾看穿其「大白象」的本質。而且諷刺的是,若從香港市區坐直通巴士經港珠澳大橋前往澳門或珠海,反而比其他交通方式更慢。兩項基建吸引大量旅客抵達東涌及西九龍,由於欠缺規劃而造成大混亂,居民基本生活大大受阻。而且香港貧富懸殊正在不斷加劇。

廣告


廣告

撐晴景團隊!撐勞工!站出來
新聞稿

11 月初,街坊工友服務處以財政困難為由遣散我們天晴團隊三人,今天我們連同四十多人在天水圍 進行「不會放棄晴景. 天水圍」行動,穿起阿仙奴球衣的跑步隊以天晴社區會堂為起點,進行約5公里的短跑,於沿路更有香港廚師聯盟和勞工組設置的勞工權益街站,分享地區議題和宣揚勞工權益。 為天晴邨、慧景軒打氣!重申我們即使失去資源也會繼續我們的社區工作。

街工無理解僱

11 月初,郭文浩接到街工執委通知,會方因財困而需放棄天晴邨的地區工作,並遣散天晴團隊三名組織幹事:梁彩琴(琴姐)、郭文浩(阿Yo)和林子晴(Sandy)。我們三人於街工工作由7個月至9年 不等,為街坊工友服務處天水圍天晴團隊的組織幹事。及後,街工執委會晤我們交待事件,只重申無 法承擔天晴邨的地區工作,將會放棄天晴,而我們的最後工作日為12月19日。

機構以「財政困難」為由將我們解僱難以令人信服

廣告

林勉一

1997年,香港由舊殖民地變成新殖民地,但所有東西都變得更惡俗、更無賴。 網誌


廣告

圖:幣少爺-新世代礦業 Facebook Page

今日最多人談論的不是孟晚舟、郭兆傑或者廉潔英UGL案,而是某炒幣網紅在深水埗天台大撒幣,把15萬的100蚊紙灑到街上。

那個萬人搶著執錢的場面,令我想起80和90年代的《富貴逼人》系列,片中的董標和沈殿霞都已作古。

這個世界,有什麼比當街當巷有錢派更爽?大概只有當街當巷派更多錢了。

當街派錢,我想起《最佳損友》裡面,陳百祥被整蠱,以為自己有絕症大受打擊,結果把積蓄通街派。那位炒幣網紅應該不是的,他只是在宣傳他有多掂。通常那些開班教人發達、保險經紀中高層、傳宵上線,都很會表現自己有多掂,那是他們吸引下線落搭的方法。

廣告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廣告

「世間萬象盡在於此,端看我們是否有幸能夠體驗它。」這是《我們在存在義咖啡館》的壓卷語。

如果我們希望有自由體驗世間的萬象紛陳,你首先不能生於中國,因為在那個國度,你只能夠體驗黨容許你體驗的事、黨認為是正確的事,那就排除了很多的事。

我亦越來越覺得香港也不是合適的立足之地。你想一想2018年你擁有了甚麼。那是由年初浸會大學那個刁鑽的普通話考試開始,到DQ再DQ,到一言堂突然爆出「明日大嶼」,以至一個應該關懷世界的嶺南大學校長,竟說沒有人會為了環保或氣候變化而放棄更好的生活(也就是放棄自利)。也許在香港,你就只能夠擁有這樣的體驗。也許可以說,就連應該是最自由的大學,也越來越仰人鼻息和不自由,其他地方可想而知是更令人窒息。

且別說微觀而言,你在生活上體驗的,總是一如既往地,是那些令人沉悶的連鎖店和連鎖商場。

廣告


廣告

冇標題黨。篇文嘅結論就係沒有美斯,阿根廷連史浩克零四都不如。下面話你知點得出呢個結論。

美斯,美斯,又係美斯。雖然今年金球奬摩迪打破C朗同美斯嘅壟斷,但大家心知肚明,理唔理性都好,過去N咁多年球王之爭都係C朗同美斯。其他人只能夠爭第三,大家討論咗好耐第三係邊個,伊巴謙莫域/洛賓/尼馬/摩迪?但第一二係另一回事。

上次篇文(強烈建議你睇呢篇,或者睇原文)講過,美斯係近代(2006-2007)最出色嘅finisher,而且沒有之一。佢啲數字帶離其他人成條街。

而慎防有啲讀者唔熟我,我一定要講,作為捧拜仁同德國嘅球迷,我當然係唔鍾意美斯的。從來冇鍾意過。特別係2009年歐聯,廿一歲嘅美斯帶領巴塞首回合半場已經炒咗拜仁四蛋

今次呢篇文係同一個作者,你睇佢名都知,係巴塞fans,但我不認為影響佢嘅判斷,始終係講實數。佢另外有文話你知美斯唔止係top finisher,仲係極出色 (if not the best)嘅盤球者及助攻王。簡單嚟講,無可爭議唯一嘅球王。而我係信服佢嘅講法。

廣告

邵家臻

社福界立法會議員/浸大社工系講師/社工復興運動發起人/我信基督,不信基督教/屋邨仔,在石蔭村長大/雨傘人/貓奴/進步社會工作學派/社工註冊局民選委員 網誌


廣告

就香港新聞博覧館對本人今天在立法會財委會言論表示極度遺憾,本人在翻看當時發言內容及檢視準備資料後,承認席上用詞並不洽當,謹向香港新聞博覽館一眾員工致歉。

財委會下午討論「購置博物館藏品及委約創作文化藝術項目」事宜,本人當時欲引述主要報章報導,指開幕不久的香港新聞博覽館對港人影響深遠的六七暴動、六四事件、七一50萬人遊行及雨傘運動等「着墨不多」,擔心將來康文署博物館在選購藝術品時也有審查之嫌,告誡必須摒棄政治審查的心態。

惟本人發言時,因手文之誤而說錯開幕日期,更誤將上文欲指的「著墨不多」稱為「沒有提及」。本人承認當時疏忽,沒有再三核實參考資料,以致向公眾傳遞錯誤訊息,令香港新聞博覽館招致不必要的誤會。

對於是次失誤,為香港新聞博覧館的上下員工帶來不便,本人再次衷心致歉。

邵家臻議員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

廣告

本土研究社

由一群熱心關注本土發展及社會問題的研究者組成,開拓各種自主獨立的本土研究,推動民間知識生產與普及。 電郵:[email protected] FB:https://www.facebook.com/localresearch 網誌


廣告

地產商一直都以持有農地儲備作為支持公司股價、證明未來賺錢能力的其中一個指標。在四大地產商各自的最新年報中,我們可見到恆基—417公頃、新世界—158公頃、新鴻基—320公頃和長實—92公頃,合共持有近1000公頃的農地儲備。雖然按既有城規條例,無保證農地可以改劃建屋;但地產商囤積的農地愈接近改劃完成,在年報上就是愈有價值的資產。

這1000公頃農地,在土地大辯論期間突然成為政府口中很適合短期內增建房屋的土地來源,更指定用「公私合營」模式發展。然後由董建華牽頭、中港地產商拱照的「團結香港基金」,就以「研究報告」為這發展模式背書,可見地產界十分歡迎「公私合營」,絕非林鄭口中:以地產商土地提供公營房屋符合公眾利益這樣簡單。而政府亦一直未曾公佈這1000公頃農地的實際地理位置、適合發展與否,就單純以公關宣傳攻勢向公眾推銷「土地共享」計劃。

我們透過查冊和分析公司董事關係網,發現四大地產商關連公司單在新界西北的「濕地保育區」和「濕地緩衝區」內(即由落馬州邊境、米埔、大生圍至南生圍一帶,下文簡稱「濕地區」),就持有合共398公頃的土地,佔範圍內私人地段的54%,亦相當於四大地產商申報農地儲備的四成。顯示四大地產商在「濕地區」範圍囤積大量土地,隨時等政府開綠燈就動土發展。而「土地共享」計劃一旦落實,這批位於生態較敏感地帶的土地亦隨時因而被「釋放」作房屋發展。

廣告


廣告

(相片︰LEUNG CHING YAU ALEX)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年初一至二的旺角騷亂,梁天琦、李諾文和林傲軒各被控一項暴動罪。容偉業被控一項煽惑暴動罪、一項非法集結罪、四項暴動罪及一項襲警罪。高級警司戴誠輝接受辯方盤問時,被質疑警方當晚在施放胡椒噴霧前沒有給予警告,戴則稱警員可能作過口頭警告,但是不肯定事實上有否警告過。他又稱,上司曾通知他當晚會有公眾集會,但不記得有否被通知本民前將舉辦選舉遊行。

高級警司:白色高架台不必然導致市民激動

在首被告梁天琦的代表大律師馬維騉盤問下,高級警司戴誠輝稱,警方於2月8日晚上11時30分把白色高架台推到砵蘭街的人群前。他稱,人群情緒激動是因為警方在現場,但是亦同意白色高架台的出現使人群更加激動。

戴指,警方自2013年起開始使用白色高架台,主要作人流管制時發出警告及勸喻用途。根據他的經驗,高架台的出現令人群情緒激動並不是必然發生,此情況只是有時發生。

辯方質疑警方施放胡椒噴霧前沒給予警告

廣告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簡稱:社聯)是一個擁有超過440個非政府社會福利服務機構會員的聯會組織,其會員為本港市民提供超過九成的社會福利服務。 網誌


廣告

為推廣「傷健共融、萬眾一家」的訊息,香港復康聯會/香港社會服務聯會(聯會)自1993年起已牽頭響應每年12月3日由聯合國所定的「國際復康日」。今年聯會聯同有關政府部門、十八區區議會、復康機構及殘疾人士組織等舉辦慶祝活動,以「殘疾人士藝術」為主題舉辦展藝花車巡遊。

其中一位為「藝術」而努力的殘疾人士,就是香港展能藝術會青葉藝術家黃耀邦 Jason。他三歲時因發燒影響聽覺,但無阻他追尋跳舞的理想。Jason指,初初學習跳舞時的確十分困難,健聽人士學習跳舞時可以透過聆聽音樂掌握節奏,但他是聾人,什麼也聽不到,透過雙眼學習健聽人士的形體動作,再依靠地板的震動及用心數拍子,從而掌握音樂節奏,最後成功突破自己。

「跳舞不是容易的路,我知道有很多健聽人士都會放棄,但我想成為特別的聾人,希望自己可以堅持,並向社會說,聾人聽不到音樂也可以跳舞,也希望影響其他身邊的人不要放棄。」Jason 說。而Jason 的「身教」的確感染到他的朋友,他的健聽學員Mike親身看到「聾人跳舞」,將「冇可能的事,做到有可能。」令Mike 十分感動,每當Mike在面對學習舞蹈困難時,便想起Jason的故事,勉勵自己不要放棄。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第53屆工展會將於明日(12月15日)起,舉辦至明年1月7日。過去多年工展會舉行期間,銅鑼灣區交通均有惡化。民主黨南區區議員柴文瀚指,工展會主辦方應縮短貨車可上落貨時間,避開繁忙時段。他亦認為運輸署按照年宵安排,重組高士威道一帶巴士站,分流乘客及減少巴士擠塞。

工展會由香港中華廠商會於1938年創辦,早期於海旁大型填海區舉行,至1974年停辦。1994年工展會再次舉行,1998年至2002年則在添馬艦舉行。2003年起,工展會開始在維園橫跨聖誕及新年舉行,日數由16至24日不等。


早期工展會(圖片來源:香港中華廠商會)

工展會去年的入場人數,高逾200萬,平均每日展期帶來近10萬人流,對銅鑼灣一帶交通帶來壓力,擠塞影響波及灣仔、東區及南區。

廣告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廣告

剛讀完《從文自傳》,有些感想,主要是關於文學的閱讀經驗。

據沈從文後來寫的一篇附記,這本自傳「寫在一九三一年夏秋間」,那時他還未足三十歲,自傳寫的是他由出生到二十歲的經歷,薄薄的一冊,只有約七萬字。那麼年輕便寫自傳,實屬罕見,因為一般人在這個年紀根本沒有足夠豐富的人生經歷去寫自傳;沈從文不同,他在自傳裏寫的那二十年,精彩多姿,其中的人和事,令讀者印象深刻,有些片段甚至令我聳然動容,久久不能忘懷(例如〈清鄉所見〉一章描寫的盜少女屍事件)。這本自傳寫出了一個大時代的側面,也表達了沈從文這個奇人的獨特之處。

《從文自傳》的感人力量來自沈從文真實的體驗和樸實的筆觸,他的文字不是賞心悅目那種,筆下間或有冗贅的句子,但不影響內容的感染力;其實,也許正正因為沈從文的文字沒有半點花巧賣弄,沒有故作文學態,有話直說,文字本身不會成為 distraction,所以更能打動人心。相比之下,有些搞文學創作的人,由於有太強的「文學創作」意識,一心一意要寫出明顯是文學的作品,實則毫無深度,甚至內容貧乏,結果寫出的不過是花巧的無病呻吟,流於下乘,卻自以為高級,可笑也。這不表示技巧不重要,沈從文當然也運用了不少寫作技巧,但技巧始終只是工具,如果是無病呻吟,技巧多高也枉然。

〈懷化鎮〉一章有段文字可以用來比況這個真實體驗和無病呻吟的對比: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公民黨青衣社區主任譚家浚,早前增設九巴節日期間港鐵通宵服務的時段,提供接駁巴士服務往來青衣。九巴回應訴求,建議增設N243,由青衣站開往青衣各區,提供5班服務,最快於本月25日凌晨即平安夜過後試行。

青衣的深宵交通現時僅依靠往來荃灣的專線小巴402S,以及一條途徑油尖旺區、但車程極長的通宵巴士線N241,另加上每日只有兩班特別班次的N41X。此外,雖然港鐵設有青衣站,但兩條接駁巴士的248M及249M未有配合尾班車時間,節日期間亦無延長服務時間。

近日運輸署及九巴回應青衣居民訴求,在11月26日將249M青衣站尾班車時間由0050延長至0115,又就油尖旺往來旺角的小巴線進行諮詢,並建議開辦節日特別深宵路線N243,提供由港鐵青衣站前往青衣各區的深宵巴士。

根據文件,N243為單程路線,由青衣站開出,途經長安邨、曉峰園、長亨邨、長宏邨、青衣邨、翠怡花園、長康邨,並以長青邨青桃樓為尾站。班次共5班,由01:10服務至02:30,每20分鐘一班。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4年的雨傘運動,「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及另外6名參與者被控串謀公眾妨擾、煽惑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共6項罪名。代表律政司的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回應辯方昨日的結案陳詞後,法官陳仲衡宣布判決押後至2019年4月9日。

在散庭後外,九名被告在庭外見記者。時任學聯常委鍾耀華自審訊後首度發言,指真正的審訊不是在法庭,而是在歷史長河、每一個人的心裡、生活和實踐中。他表示,在法庭上所說的「公民抗命」、「非暴力抗爭」和「民主普選」等言詞,都不能呈現到當年運動參與者的心情,例如926、927和警察的對峙、928衝到金鐘時害怕和朋友失聯和血汗及涙水等。

鍾耀華續提到,當時跟旁邊的帳營朋友的互相砥礪及支持和冒著生活的重擔繼續參與,「這些就是真相,但法庭都不能捕捉到的」。鍾耀華認為,真正能審訊這場運動的只有自己,「如果在生活中能夠實踐及堅持便是對這場運動的肯定。」在場人士拍掌支持,鍾又重申這不是「九子案」,因為必然有很多人在鏡頭前後參與,強調這是雨傘運動及一生人的案件及課題,只要繼續努力便一起在路上走。

「實踐才是運動,話語不是一切」

廣告


廣告

1. 贊成根據《中國社會保險法》制定本條例;

2. 由於各類基本保險尚待實施細則的公佈或立法,建議立「暫行條例」,留給空間日後修訂;

3. 贊同「遵循依法、便民、高效、安全、規範」等5大原則來制定經辦管理服務暫行條例;

4. 由於推動社會保險,須依從《社保法》總則第一條和第三條,廣覆蓋全國公民,經辦管理服務必須考慮和兼顧農民、殘病人士和靈活就業人士等;

5. 建議個人繳費應由個人直接存入國有銀行的個人社會保險繳費賬戶,才符合依法(《社保法》第十四條)、便民(可選用就近銀行)、高效(節省政府管理成本)、安全(他人不能觸碰及挪用)和規範等原則;亦受公民和銀行歡迎(新資金投入);

6. 國發[2005]38號第五項:基金要納入財政專戶,實行收支兩線管理,嚴禁擠佔挪用。要制定和完善社會保險基金監督管理的法律法規,實現依法監督。要繼續發揮審計監督、社會監督和輿論監督的作用,共同維護基金安全。《社保法》總則第六條和第八條有詳盡的規範;在制定經辦管理服務的同時,實應同步制定監督實施細則,甚或優先制定。故本條例應列明年度管理服務報告,應公開在網上和印刷報告向全國公民公佈交待,以增加透明度;

7. 不宜設立「社會保險信用管理」制度,因容易出現不規範的評估情況,欠缺透明度和没有依法懲處違規者。應實則檢控提訴所有違規違法的團體或個人,更為實際高效;

廣告


廣告

這些,都是真人真事。

話說2013年,梅艷芳的遺物被拍賣,至於她家中不值錢的東西,則被丟掉。梅迷看著不忍,便冒著危險,不怕骯髒,從垃圾車把這些物品拯救出來。他們最初本來只是想保留偶像遺物,但萬萬料不到,卻在裡面發現大量粉絲送給她的禮物。原來,梅迷送給梅姐的禮物,小至一個音樂盒,便宜至一個相架,甚至只是一封信一張卡,她都保存多年——就算她成名之後多次搬家,都沒有丟棄。

震驚及感動之餘,這些梅迷發現部分禮物上有送出的粉絲名字,他們左思右想,終於決定嘗試把這些禮物送到物主手上。他們在粉絲之間四處打聽,竟也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部分物主,千辛萬苦把禮物送到他們手中。


收到禮物的梅迷,有的難以置信,有的目瞪口呆,有的痛哭失聲,每個人都問一個同問題:「這些微不足道的小禮物,身為天王巨星的梅艷芳為何竟一直保存著?」《拾芳》這部紀念梅姐去世十五周年的新片,就以這些真人真事為素材,訴說了粉絲與偶像之間幾個感人的故事。這些禮物,背後都是一段段珍貴的回憶;那些回憶不只屬於梅姐及梅迷,也屬於香港一個流行文化鼎盛的黃金時代。

廣告

默泉

香港寫作人,獨立出版社「毫末書社」總監。博客:silent-spring.blogspot.hk/ 網誌


廣告

攝:張展豪

十天前,台灣舉行九合一選舉,同場加映十大公投。姑勿論一次進行這麼多議題重叠的公投案是否適當,卻真的羨煞我等沒公投權的香港小民。

公投那天,在whatsapp跟一位台灣友人說:「你們能夠公投,真是幸福!」沒想到她回了一句精警話:「這是很多台灣人流血換來的。」

友人說得太對。

民主制度,從來不是自天而降或從樹上輕鬆長出的。任何一個地方的人民若想當家作主,就要有鋼鐵般的意志和決心,跟把持權力的獨裁勢力,拼個你死我活。一代人無法成功?那就由子孫繼續努力。台灣人走過漫長的國民黨動員戡亂時期和二二八事件,才有後來的政黨輪替民主選舉。法國人經歷封建帝制、瘋狂使用斷頭台的大革命歲月以及拿破侖的獨裁統治,才有後來的共和政權。等等等等。隨便打開一本歷史書,自十八世紀末以來,滿滿都是爭取民主的故事。這些故事,從來不是一蹴而就、順順利利去到齊歡唱大結局的,是由無數人的性命換回來。

回看我們香港人,又願意為民主付出幾多呢?如果我們一直沒打算付出很多,又怎可能得到「民主」這個結局?這是我最近在想的問題。

廣告


廣告

文:Aberdeen
編:Tyrion

近日,高等法院原訟法庭和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先後頒下了兩宗關於如何平衡示威集會權利和私有產權的判決,進一步探討了方國珊案 (2017) 20 HKCFAR 425 帶來的影響。筆者將以一連兩集承接法夢去年就方國珊案所作的評論 (連結於文末),探討法庭如何看待私有產權和示威集會權利之間的平衡。

第一宗案件:張德榮 訴 行政署署長 [2018] HKCFI 2557(「公民廣場案」)

自2014年反對東北發展前期撥款的一連串示威後,政府便「斬腳趾避沙蟲」地在公民廣場外裝上圍欄,更在加裝圍欄期間,近乎完全封閉公民廣場。自該年9月10日公民廣場「重新開放」起,行政署更聲稱由於該地為政府物業,而且考慮到政府日常運作的需要,決定限制公眾在公民廣場示威的權力,要求公眾必須先經行政署獲批准,方可在公民廣場集會;更進一步規定只容許公眾申請在星期日及公眾假期的早上10時至晚上6時30分於廣場集會。

眾所周知,公民廣場「重新開放」時,正值學界因應人大831決定準備罷課如火如荼之際。在16日後,雙學在晚上發動重奪公民廣場行動,其後更迅即觸法規模更廣泛的雨傘運動。重奪公民廣場一役後來直接令雙學三字被判刑,也催生了可謂惡名昭彰的「歪風」判詞。

廣告


廣告

文:方德豪(時事評論員)

中國大陸自二零一四年起屢次爆發強拆十字架風波,基督教徒受到各種迫害,在就業、求學時都被迫「不認耶穌」。有教會在崇拜時被迫掛國旗、唱國歌;種種現象都可以回溯至兩個基本問題:基督教徒的數目和基督徒的「強烈向心性」。

中國廣義基督徒人數過去四十年急遽增加,估計數目已超出中國共產黨員數量,相信這也是近年大陸開始打壓基督教的主要因由。據從事多年家庭教會研究的大陸學者于建嶸在《基督教發展與中國社會穩定》一文(二零零八年末刊稿)中亦指出,三自教會人數是二千五百至三千萬,家庭教會人數在六千至七千萬,總人數近億。他又補充,一九四九年中共建國時,教徒人數在七十至一百萬左右,直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期,人數已達到一千萬。但是從一九八零年代後期到現在,短短不到二十年間,信教人數劇增到一億。相比之下,至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中國共產黨員的人數為八千九百五十六萬四千人。基督教徒較共產黨人還要多,也難怪政權會感到寢食不安!

廣告


廣告

香港作為中國一個「一國兩制」下擁有獨特地位與制度的特區,近年發生立法會議員被DQ資格,參選人因政治背景審查而被褫奪參選權,以及特首林鄭月娥將「習近平紅線」置於《基本法》之上等等,似乎西方傳媒一九九五年預示回歸後〈香港之死〉的種種事情正在發生。

其實〈香港之死〉的變化,在回歸前早於西方傳媒作出預示之前已經發生。歷史的痕迹清晰顯示,以「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和平統一港澳台,只是鄧小平同葉劍英等幾個老人的主張,但得不到共產黨人普遍不認同。

源於嗜權如命的本質,共產黨人普遍不接受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自治權和終審權,不甘心中央的權力不能全面管治特別行政區。中央於憲法的權力能否適用於特別行政區,在回歸前已經引起爭論。

《中英聯合聲明》第三條第十二項訂明:「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的上述基本方針政策和本聯合聲明附件一對上述基本方針政策的具體說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以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規定之,並在五十年內不變。」

廣告


廣告

葵青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主席徐曉杰(右)

(獨媒特約報導)港珠澳大橋開通後,東涌被旅客逼爆,民建聯離島區議會兼立法會議員周浩鼎上月倡將旅客分流到鄰近地區,包括葵青區。葵青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昨討論「反對將港珠澳大橋旅客分流至葵青區」動議,但遭建制派修訂為減少旅客對葵青區的影響,主席徐曉杰更違反慣例,對修訂動議投下贊成票。無黨派的張慧晶會後炮轟委員會主席徐曉杰主持會議能力低,「做咗兩年,都係完全唔熟書」。

葵青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增選委員周駿逸及張慧晶提出動議,「反對將港珠澳大橋旅客分流至葵青區」。會議上,建制派議員反對動議,斥動議人未曾經歷2003年沙士市面慘況。民建聯梁偉文斥周的動議「譁眾取寵」,更指周提出動議是因為未曾經歷過2003年香港經濟不景的苦況,「我哋歡迎所有旅客」。經民聯李志強亦和應,指青衣的擠逼情況並非如想像中差,不要標籤中國人,批評周駿逸「太年輕不明白沙士時的情況,當時要勸人來旅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