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勉一

1997年,香港由舊殖民地變成新殖民地,但所有東西都變得更惡俗、更無賴。 網誌


廣告

台灣金馬獎有得獎者發言說希望有個獨立的國家,大陸立即中斷轉播,然後大陸的戲子向需要去大陸搵食的戲子機會又嚟喇飛雲。被控逃稅n咁多億但只是罰款不用坐監的范冰冰,閒置了幾個月的微博轉貼共青團那張「中國,一點都不能少」,相信是因為見金馬獎有位可入,趁機表忠。

其實戲子的政治表忠,和「老細你好勁呀」沒太大分別,大家不必太認真。我想講的,其實是那個「一點也不能少」的中國,是不包括:

1. 對俄羅斯正式放棄的北方領土,包括海嵾威、外興安嶺那些數十萬平方公里。

2. 外蒙古以北那個本來理論上是中國領土的唐努烏梁海,後來被俄羅斯佔領後變成圖瓦人民共和國,有中國人向外交部查詢時變了國家機密。

3. 釣魚島一直講到是國仇家恨,不惜一戰那樣,但突然中日變成了「共存共榮」(和汪偽簽的《大東亞宣言》一樣用字),而一點也不能少的保衛釣魚臺,就變成了「一件滑稽的事」。

4. 之前吹得很大的南海問題,現在太平洋多國海軍在中共自稱領海的地方自由出入,而中共貿易戰要向美國乞和,就說南海問題可以討論。

所謂的一點都不能少,其實和網絡白目一樣,只挑好蝦的來蝦。好蝦的不包括台灣、南韓和日本政府,只包括香港台灣藝人和樂天超市。那一點也不能少,蝦完港台藝人,總有幾億白目覺得自己好勁,就像網絡欺凌完一兩個女仔,便覺得自己自尊心雄起了,現實生活的失敗也暫時忘記。

廣告


廣告

美國考慮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林鄭反駁,指香港是美國貿易順差最大的經濟體,若美方取消香港貿易對待,會損害美國在港利益。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回應林鄭,引述一份經濟數據,指美國是香港第二大出口市場,而美國公司在香港聘用約10萬人,由此可知,香港與美國的貿易往還,香港是明顯受惠的一方。

林鄭想拋窒美國政府,但人家有備而來,沒有被嚇親,更反過來,「大番妳轉頭」。這時候,靠政務官系統的支援絕不足夠,曾聯署撐政府「明日大嶼」的38位經濟學者理應再次出手相助。尤其雷鼎鳴和王于漸兩位,長期幫政府出謀獻策,今次開正你們經濟學那一瓣,毋用濫竽充數,權充法律、生態、城市規劃或土地政策的專家發表高見(可參考筆者《為何 38 位經濟學者不可靠?(一)》),一定更具說服力;就算無法以道理KO美國政府,至少令世界各地的人不再輕信美國人那一面之辭。

筆者拜讀雷大教授的文章多年,見他經常在字裡行間吹噓自己認識很多美國經濟學界猛人。眾所周知,美國經濟學界和政府關係密切—好像芝大教授Casey Mulligan早前便當上白宮的首席經濟師。既然雷大教授的人面如此廣,實有利替港府穿針引線,用私交進行遊說工作,消除或起碼減少美國政府對香港的誤解,以免對方誤判形勢,做出損人損己(林鄭語)的愚蠢行為。

廣告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廣告

《做人何苦咁哥基》

基哥稟性好哥基,政治投機仲挑機,
民主民生作招徠,又傾又砌算老幾。
雖是細黨小主席,西九向來佢陀地,
豬頭照例分一份,誰敢踩場冇面俾。
上次搶位重中重,最佳人選唯老驥,
後生細仔等多陣,啓明只好兩邊企。
今趟初選大道理,過期新秀要有say,
無意抬轎撐大局,最好俾佢做 Plan A。
Plan B 都冇發老脾,唔預阿叔點忿氣,
有意搗亂整舖杰,把心一橫做阿四。
做鬼扮人當做戲,篤完背脊再篤鼻,
口水猛噴讕伶俐,灰質生蟲腦麻痹。
攝位搶繮有姿勢,鬆㬹鎅票冇出奇,
贏取議席機會微,輸埋底褲攬住死。
露完底牌露埋餡,老了屎忽老頭皮,
搞禍檔攤博立功,做咗丑角扮擔旗。
哥基行年六十幾,再唔覺悟實爛尾,
從今不再揼石仔,大是大非懶鬼理。
英雄要識搵老襯,俊杰知埞凴大邊,
今時今日香港地,往後要睇邊台戲?
當知底氣壓人氣,想要掦眉先低眉,
欲求容膝願屈膝,唔去投機那有機。
疊埋心水投誠日,打定粒六翻身時,
重新上路不宜遲,莫怪做人太哥基!

廣告

啊樂

修讀新聞傳播系學生,未曾有一股改變世界的作氣,但寄望以所知所能分享自己看法,或許不是見解獨到,仍盼我的文字與聲音在社會中可有一番作為。 網誌


廣告

After a long discussion by the Labour Advisory Board, the government has decided to put aside the legislation of setting up the contractual working hours and standard working hours. To take a new move, it has planned to introduce working hours’ guidance for 11 industries by 2020 instead of solving the problem through legislation. Obviously,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has the lack of courage to solve the problem and is constantly urged to respond to the public.

廣告


廣告

勞工組得悉街工解散天水圍天晴團隊,成員郭文浩(阿Yo)、梁彩琴(琴姐)、林子晴(Sandy)突然被遣散,這是今年內,街工「二次財困」,再度不公平解散團隊,嚴重影響基層勞工組織工作!

工人唔係話炒就炒

上述三位天晴團隊成員,郭文浩是有從政抱負的社工,家住港島但投身天水圍地區工作,經常工時超標,大小行動、落區、組織親力親為,在幾個月前更升為天水圍地辦的中心主任,如今卻在不少街工會員亦不了解情況之下,突然被中止地區工作!梁彩琴亦為資深街工會員,本是天水圍街坊領袖,於2009年入職街工,工作至今近十年,是街工唯一一個自拓展天水圍地區工作至今,對天晴邨不離不棄的組織者,也被突然通知遣散!林子晴則是社工學生,因對社區組織的信念而在畢業後投身基層社區,致力組織街坊爭取政策改變,如今卻遭到團體背棄,街工在沒有商量的情況下,終止社區組織工作,放棄天晴。

街坊不能揮之則去

廣告


廣告

我們三人為梁彩琴(琴姐)、郭文浩(阿Yo)和林子晴(Sandy),為街坊工友服務處天水圍天晴團隊的組織幹事。

11月初,郭文浩接到街工執委通知,會方因財困而需放棄天晴邨的地區工作,並將遣散天晴團隊三名組織幹事。11月14日早上,執委終於正式會晤我們三人,並重申無法承擔天晴邨地區工作,下星期(11月20日)將會是我們的最後工作天。

我們分別在天水圍服務近9年、1年半及半年,竭力發展及改善社區,與街坊建立了一定關係和感情,因此對會方突然遣散團隊的決定感到錯愕及憤慨。離職日距今只剩不足一星期,我們將盡力與街坊商討未來的社區工作何去何從。

我們實在不願離開,希望盡團隊最大努力繼續維持天水圍的地區服務工作,努力籌謀及尋找資源,不願意放棄一群一直支持我們的街坊及社區工作。儘管未來將變得艱難,我們仍會以各種形式堅守下去,繼續服務天水圍街坊。

梁彩琴
郭文浩
林子晴

2018年11月16日

補充資料:
我們三人懷著基層社區工作的理想投身街工,琴姐是天水圍街坊出身,也是街工九年前開拓天晴邨地區工作以來,由始至終對天晴邨不離不棄的組織者。阿Yo是以從政為抱負的社工,家住港島,每朝一早到天水圍落區,為的是投身基層運動,為弱勢發聲。Sandy社工學系畢業,把社區組織的信念在基層地區實踐,致力組織街坊共同爭取改變社會政策。

廣告


廣告

原本以為已取得足夠提名,因有部份提名無效,此刻還欠一個。我在等一個人的提名,等待答覆中。

過去一星期,經歷多次的被拒絕。被人拒絶和懷疑,內心很難受,最難受是覺得自己人格被質疑。

惡意言論 莫名恐懼

當有人知道我有意參選居民代表後,隨即在whatsapp群組就出現抺黑攻擊的信息「帶著政治目的為由的偽君子」,繼而被踢出村內whatsapp群組。有村代表曾whatsapp我指責我是「搞事」。猶記得我曾參與現仼兩位村長的當選慶功宴時他們道謝的親切笑容。

有原本支持我的村民,因怕有人查到他們是提名人,不想得罪人,遭人說閒話和孤立,也拒絕了做我的提名人。

租屋都是持份者

今次參選居民代表,是因為我很喜愛居住了8年的村落,加上未來幾年,政府將推行 #垃圾徴收費 和 #西貢公路擴闊工程第二期(白沙灣/北圍至西貢市),一個被視為寄居的租戶好想行出來告訴其他人,無權無勢的租戶,都是持份者,有權有責任為自己住的地方做點事。

關注回收和過馬路,是搞事嗎?

鄕村回收減廢

廣告


廣告

猶記得2014年11月,我已經要回校上課,但一顆心又因佔領開始變得放縱,於是走堂睇戲。黃浩然首作《點對點》與傘運關係不大,但是男女主角的日常推理味道濃厚,追尋解語者的真身同時發掘香港大城小事,一地一個塗鴉,勾起幾代香港人對城市的回憶。大多數活於此間的人,並不了解也沒興趣了解塗鴉的意義,反而一個初來的人,和一個歸來的人產生共鳴。黃浩然念茲在茲的,是香港人的故事。

於是透過對文善原著的改編,更見導演意圖移植一篇推理小說到香港社會環境,如同原著其實有多於一宗的綁架案發生,導演也想在推理解謎中,表達他對世代的看法。

他刻劃出漫畫般的人物,同時想把中環從政商權貴悠久控制的區域解放出來。電影內的中環地景除了有言志式的新舊交替、世代之爭,最值得留意的是角色們身處的Apartment外的舊唐樓,永和號。永和號是很早期的唐樓,你看到它,你就看見一百年前中環最多的是甚麼樓宇。百年庶民生活留下一棟唐樓作證,那不是顯赫人家府第,而是當年中環華人基層的住處。你會想起「中環價值」,你會想起「中環」是衣香鬢影,「中環」就是有錢佬的世界。並不如此,永和號的存在,在《逆向誘拐》有點睛之效,這是一個下剋上的故事,這是一個「以玩和網絡佔領中環」的故事。

廣告

Momay

我係熱愛足球嘅油漆佬。 網誌


廣告

今日東亞盃對香港係李明國第一百場波。

北韓繼2012年後再次無法進入東亞盃決賽週,而勞改、 礦工、犬決等字眼又出現喺網上,有球迷詢問我,今次北韓球員會受到處罰嗎?

首先,球員踢得唔好會畀政府捉去勞改或掟去做礦工,主要係南韓嘅所謂消息人士透露出嚟,由於無法查證,可能真,亦都可能係假,但我有兩點好肯定,第一點就係教練金永峻非常失望,佢經驗唔夠,但北韓嘅運氣更加唔夠,三場波射罰球都中楣,另外就係把握力問題,三場波佢哋創造咗起碼廿個黄金機會,不過畀班球員浪費晒。完場後佢平壤式踎咗喺到,有波友覺得佢喺嗰刻腳軟企唔穩諗緊點著草好,我唔係佢心入面嗰條蟲,但喺鏡頭所見佢面帶青灰色,其實喺補時階段一個頭鎚如果入咗,面露青灰就會係阿白生,但呢啲咪就係足球。

另一點係門將李明國唔會失蹤,佢係北韓多年來嘅首席門將,但佢已經被傳過多次「將要返國做礦工」,「將會被送入勞改營」,甚至判死刑嘅消息,2010年世界盃佢失咗12球,有媒體估計佢可能從此消失,但之後九成大國腳比賽都係佢擔正,亞洲盃出局又「被死刑」,輸畀菲律賓又被死,輸畀越南又要被死,畀黎巴嫩大炒畀香港迫和東亞盃包尾又話佢會接受死刑,到今日?佢仲生勾勾喺到,咁今次又咩下場呢?

廣告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廣告

前行政立法兩局首席議員鍾士元逝世,終年101歳,連同查良鏞等同代精英同期先後離世,一個時代真的過去了。

死者為大,今天不少同代的KOL兔死狐悲,對他們歌功頌德,無可厚非,但無人可以解答一個問題:以建制派而言,不管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各方面的力量,當年都比現時強得多,維持現狀是主流意識形態,又是社會共識(敢信九成九港人都支持,甚至包括土共在內),更是英美各國的既得利益和立場,經濟上,中共固然沒有今天財大氣粗的勢力,更需要和依重香港,八九六四後,政治上,在國際上更被制裁孤立,正是集所有有利條件於一時,何以權傾朝野又有社會基礎和國際廣泛支持同情的建制派,仍然不能帶領香港成功爭取獨立自主,至少維持現狀,延續英治?

今天年輕的一代喜歡抱怨上一代,卻不去怪責有能力也做不到和不敢做(例如倡議全民公投)的建制派,而當年的建制派的KOL,包括長期為中共做統戰和搞青年刊物誘導年輕人「愛國」的青年導師,現時卻反過來振振有詞,為這些即使不出賣香港至少也力有不逮的建制派權貴塗脂抺粉,天下間還有更荒謬無恥可笑的事嗎?

廣告


廣告

呂麗瑤案判了,友說,「睇到啲留言,真係唔知講咩好」;一個follow的專頁評論到:「睇留言,就知班人渣最想生活既地方,係印度。」

稍定心神細讀網民留言,作為女性主義者(又去過幾次印度)的我,反而想到對話的必要---為使我們的社會不致退回原地。

年前,香港運動員呂麗瑤受歐美的#metoo運動啟發,在面書公開自己年輕時受到教練性侵一事,震驚全港,亦在本地掀起了一連串#metoo告白,包括在娛樂圈和教會,均有性侵倖存者挺身申訴。在特首林鄭月娥和各界社會賢達表示關注後,警方介入呂麗瑤事件,成為香港首宗藉#metoo運動進入司法程序的案件。昨日裁判官練錦鴻以證人供詞有疑點為由,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但練官亦重申,法庭的決定必須依據證據,而決定本身或非反映事實的全部(註1),不希望是次判決對metoo運動帶來負面影響。

廣告


廣告

每一次選舉都是針對當權者的公投 — — 黃毓民,2010年。

我記得黃之鋒好像說過,2010年的五區公投,是對他重要的政治啟蒙之一。當特區政府屢屢曲解甚至漠視民意調查的結果,選舉就是唯一能夠彰顯真正民意的變相公投。業已退出政壇的黃毓民,對於11月25日的九龍西補選,聲稱要「不參選、不助選、不投票」,他的取態如何或許已經不值討論,但看著他的一眾宵小,在網上不遺餘力地鼓吹選舉無用論,使我還是忍不住要搬出當年黃氏的「聖訓」來對照一下。 然而,因為發生了中美貿易戰,比起3月那次4個議席的補選,這次九龍西單單一席的選舉結果,卻可能是一次牽繫全香港人身家性命的變相公投。

尤其美國國會在日前收到「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提交的年度報告,當中建議美國商務部檢視香港作為獨立關稅區的政策。人家這個委員會,組成的12人由民主共和兩黨及獨立人士平分秋色,報告中對香港以至中國的結論,可不是一黨一派的一家之言,對中國強硬的態度,並非兩黨惡鬥下的口號政治,而是朝野共識。再加上中期選舉的結果,由於民主黨掌控眾議院,而眾議院又手握預算的提案和否決權,「當奴侵」在推動對內的經濟政策寸步難行之際,在總統可以全權主管外交的體制中,對中國只會更為兇狠,以鞏固民粹的支持。

廣告


廣告

成功的電視劇,膾炙人口,七十年代有《家變》和《狂潮》、而八十年代較經典的有《上海灘》、《義不容情》,加上當時社會因素、工業起飛,正值影視夢工場的黃金時期。那時候,上至管理層、導演、監製、編劇、演員、下至燈光、收音到場務等,無不戰戰兢兢、認認真真地「做電影、拍劇集」,每個人也在追夢。那時的銀幕上,絕少會出現「等朕 Check 下」、「跳樓騰空三十秒」或者「 單手攀岩傾電話」的超現實情節。

近幾十年,礙於影視業市道不濟,加上電視台的制度文化使然,劣質製作的節目氾濫。一方面,電視台要追收視,劇情就得要嘩眾取寵;另一方面,節目製作開支有限,成本往往就轉嫁最廉價的演員、最低賤的即棄道具—— 「動物」身上,結果動物用尊嚴、甚至性命埋單,在不少監製眼內,最合乎經濟效益莫過於此,不是嗎?例如,早前無線電視《美女廚房》節目,要求參與藝人烹調菜式,包括當眾活捉、宰殺或將未宰殺的動物活生生拋進鍋裏活烤,凌辱動物、令牠們承受不必要的痛苦。其後,又有肥媽的樂活享受、識飲識食節目,提倡北上大灣區進食淡水魚刺身,誓要教人食得招積。(食安中心因病菌、寄生蟲問題,最終呼籲市民停食)

這些劣質的節目,背後的共通點是:不談社會責任、只談廉價消費動動、搶眼球、搶收視。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從台北市開往宜蘭市的客運上,電視重複播放著宜蘭縣各參選人的競選廣告。當中,孫博萮的廣告另樹一格,只是把數張過往參與社運的照片,直接串起來,再配上音樂,比一條臉書的「好友日」影片更簡單。

孫博萮是公民運動出身的政治素人,主張台灣建國。兩年前她以無黨籍獨立參選人的身分,參選宜蘭縣立法委員選舉,在資源緊拙下,僅靠募款募集參選保證金,獲得7,189票,相當於3.21%得票率,跌破不少人的眼鏡。今年她再接再厲,在4月28日「台澎主權自由日」宣布參選宜蘭縣議員,政綱仍然是「終止中華民國代管,台澎住民自決建國」。

她相信建國要從地方開始,台灣是土壤,宜蘭則是根。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代表民主派參選立法會補選的李卓人昨晚進行造勢,社民連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批評「射落海」的做法是荒謬,他又點名炮轟黃毓民,指不投票只會令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更洋洋得意。

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在2016年換屆選舉時落敗,早前一度傳他有意參加補選,但在上月已公開否認,並提出三不一沒有,即不參選不助選不投票,及民主派沒有不總辭的理由。長毛斥做法狗屁不通,「如果李卓人輸,林鄭就會話履行了民主的真義。射落海即係將自己、一萬億元射落海,再給機會林鄭將香港人射落海,絕對唔應該咁做。」

梁國雄強調做人應百折不回,「射落海?林鄭月娥就係用1萬億元射落海啦。」長毛又引用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的話,呼籲年輕人不要放棄,「難道因為心情不好便任人搶?受了挫折便甚麼都不理?」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代表民主派參選立法會九龍西補選的李卓人,昨晚在油麻地榕樹頭造勢,歌手黃耀明力撐對方,希望港人在下星期日投票,「用行動守住議會、公民社會和權利」。

在今年三月的補選時,黃耀明亦有參與代區諾軒的造勢和獻唱。黃耀明笑言自己是「油麻地明哥」,常常到百老匯電影中心看戲,因為聚集了不同的人,和今天的現場一樣,「我不是屬於這裡,我住在港島,但為了關鍵的一席,邊個區都要去。」

IMG_5992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九龍西補選下星期日進行投票,代表民主派參選的李卓人昨日晚上舉行造勢。造勢大會在油麻地榕樹頭舉行,前銅鑼灣書店創辦人及店長林榮基現身力撐李卓人,呼籲港人不要輕視手上的一票。

林榮基在2015年遭國安跨境執法,遭擄走禁錮達八個月。港台節目《獅子山下》近日播出《定風波》的單元,內容來自林榮基的真實故事。扮演林榮基的雄仔叔叔和「真身」的林榮基一起上台。

林榮基慨嘆香港近年變得很快,先是樓價及租金高企,而小圈子選舉產生的特首為權貴輸送利益,港人生活質素下降是選舉制度不公平所致。他斥當局及中共透過DQ議員及人大釋法操控議會,令香港任人魚肉,年輕人則感到悲觀和失望。但林榮基希望,港人毋忘2003年50萬人上街反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上街維護言論自由,形容最後成功令政府撤回已是光榮的紀錄。

對於銅鑼灣書店的同事在事件中全部先後失蹤,國安違反《基本法》跨境執法,林榮基重申,對中共交出書店顧客的資料是「千不願,萬不想」,「俾咗就等同出賣人格。」他表示,影響自己的正是李卓人,指幸好有對方和六千人上街的聲援,才堅持下去。

廣告

建燁

建燁,現任澳門《訊報》專欄作者、澳門《華僑報》天文版編輯之一、澳門天文學會宣傳部長、環球舊聞:世界老檔案頻道 Global Old News: The World 's Oldest Archives Channel-總版主、 廣州 Canton-總版主。 網誌


廣告

原載澳門訊報
圖: 建燁拍攝
有關越南難民與澳門的這個話題,在澳門和各地鮮有提及,有關原始和研究文獻也好少。很榮幸的是,澳門一八四四攝影藝術空間(簡稱 一八四四)邀請到澳門資深攝影者陳永漢先生,於十月三十日到十二月十四日,在一八四四舉辦其個人展覽:《 越南難民在澳——陳永漢攝影展》。澳門一八四四攝影藝術空間(簡稱 一八四四)做得非常好,能提供空間給攝影藝術發燒友有個展覽作品的空間。這個活動舉辦的意義,在於讓更多人了解越南難民在澳門當年如何維持生活,讓更多人了解澳門和越南之間的關係。

廣告

建燁

建燁,現任澳門《訊報》專欄作者、澳門《華僑報》天文版編輯之一、澳門天文學會宣傳部長、環球舊聞:世界老檔案頻道 Global Old News: The World 's Oldest Archives Channel-總版主、 廣州 Canton-總版主。 網誌


廣告

原載澳門訊報

中葡關閘邊境雖一關之隔,可是在二十世紀以來經歷了不同的歷史背景時期,曾經發生一些舊聞。由於文章篇幅有限,只能以精選述評。中葡關閘邊境在二十世紀,經歷了不同的時期。一九零一年至一九一一年,中國大陸是為清代光緒和宣統年間,澳門是為葡萄牙布拉干薩-薩克森-科堡-哥達王朝卡洛斯一世和曼努埃爾二世時期和第一共和國時期,同時歷經六任澳督。一九一二年至一九四九年,中國大陸是為中華民國時期,澳門是為葡萄牙第一共和國時期和軍人政府時期,同時歷經十三任澳督(包括政務委員會)。

  一九四九年之後,中國大陸是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澳門在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九日之前曾經歷經葡萄牙軍人政府時期,其後是一九七四年之後民主化時期,同時歷經十一任澳督。一九九九年之後中國恢復對澳門行使主權,成為澳門特別行政區,澳門特首取代澳督一職。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年初一至二發生的旺角騷亂案中,梁天琦、李諾文和林傲軒各被控一項暴動罪,容偉業被控一項煽惑暴動罪、一項非法集結罪、四項暴動罪及一項襲警罪。他們均否認所有控罪。控辯雙方今日繼續處理審前爭議中的法律原則問題。

控方:上次審訊陪審團指引對被告過於有利

控方代表資深大律師郭棟明指,「犯罪意圖」為用意圖破壞社會安寧的手法達至共同目的,若某人知道現場有擾亂秩序行為的發生,但仍然選擇留在現場,不論那人知道或不知道在場人士的行為會有危害社會安寧的後果,那人便算是「參與」非法集結。

郭直指,法官彭寶琴於第一次審訊時引導陪審團所使用的指引,對被告人過於有利。彭官當時指示陪審團需要證明被告與在場示威人士集結在一起,並有共同意圖作出挑撥性及擾亂秩序行為,才能裁定非法集結罪名成立。惟郭認為,只需要證明被告與在場人士有共同目的,包括阻塞馬路、阻礙警察執法、阻擋警方防線推進等,便已有足夠基礎定罪;如果需要證明被告有意圖作出挑撥性及擾亂秩序行為,對控方來說過於嚴荷。

控方:被告均為「主犯」並鼓勵在場人士非法集結

廣告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國際特赦組織於1961年成立,致力推動人權倡議及教育工作,並於1977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至今己是世界上最大的人權組織,於150多個國家和地區擁有超過700萬名成員、支持者和捐款者。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於1982年正式成立,除放眼國際,亦關注香港人權事務,積極推動本港人權教育工作。 網誌


廣告

雨傘運動9名領袖的案件將於周一開審

國際特赦組織在周一案件開審前夕表示,香港政府對2014年支持民主的雨傘運動9名領袖的檢控出於政治動機,必須撤回,因為此舉等同對言論與和平集會自由的攻擊。

9人將於西九龍裁判法院出庭受審,他們包括「佔中運動」發起人法律學者戴耀廷教授、社會學教授陳健民以及退休牧師朱耀明,一旦罪成,各人將面臨最高7年監禁;另外6名被告為學生領袖、立法會議員及政黨領袖。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總幹事譚萬基博士認為:「是次檢控屬秋後算帳之舉,目的是要壓制民主運動。當局必須撤回對9人的指控,因為他們只是合法行使言論自由及和平集會權利,而這些指控只是基於這些行為。」

「控方故意採用籠統且模糊不清的罪名,對香港的言論與和平集會自由造成寒蟬效應。」

國際特赦組織今日發表簡報 ,概述香港政府對9人提出的控罪何以構成對人權的攻擊,同時點出是次對雨傘運動示威者的檢控的深遠影響。

針對「佔中」3名領袖的檢控主要基於他們策劃及執行民主運動,包括堵塞香港中環道路的非暴力直接行動。「佔中」原本為要求以民主方式選出香港的行政長官,後來成為大規模、支持民主的雨傘運動的力量,在2014年9月至12月逾79日期間,市民以大體上和平的方式參與示威抗議。

另外6名被檢控的是學生領袖張秀賢與鍾耀華、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與邵家臻,以及政治領袖黃浩銘與李永達。

廣告


廣告

浸大中醫學學生陳樂行以「任何人」製圖,意指所有人的言行也會受新校規影響。

(獨媒特約報導)大專院校言論自由近年不斷收窄。香港浸會大學於10月推出修訂紀律程序的建議,包括新增「辱校罪」條文,學生作出損害大學聲譽的行為即可屬違規。管理 Facebook 專頁「浸大山神」的中醫學及生物醫學學生陳樂行,聯同浸大社關發起聯署反對修訂,獲逾千人響應。他們直指新條文是「浸大廿三條」,勢加劇大專學界的寒蟬效應。

曾因佔領語文中心事件接受紀律聆訴、現正就處分提出司法覆核的陳樂行認為,是次修訂與該事件有關,並指「辱校罪」是他在浸大就讀6年以來,所見過最嚴重的事件。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施政報告》中提出「三隧分流」方案,私家車使用紅隧及東隧加價至40元,西隧則降價至50元。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今早討論,通過公民黨郭家麒臨時動議,促政府收回方案。不過委員會主席、民建聯陳恆鑌指委員無意見,會將方案提交財委會審議。

政府與私營的西隧達成協議,在西隧專營權2023年結束前,最多資助18億,換取西隧降低私家車等車輛收費,如獲立法會財委會批準及與西隧公司完成細節商討,將於2020年1月1日起生效。政府在提交立法會的文件指,曾考慮其他方案包括回購西隧、只增加東隧和紅隧收費、劃一隧道費、豁免收費及興建第四條過海隧道等,但認為涉及更多財政開支、不可行及太長遠。

立法會地區直選議員幾乎清一色反對政府提出的方案。民主黨林卓廷紅隧及東隧加幅過高,擔心令惟一一條不塞車的隧道西隧亦會擠塞,「日後有急事要過海點算?」他又批評運輸署預測車流能力不可靠,指新界東塞車逾十年後,才申請撥款擴闊大埔公路(沙田段)。

廣告


廣告

上個禮拜各大傳媒陸續報導「屯馬綫」有機會分段通車嘅消息,亦有曾任九鐵主席嘅田北辰話沙中線九龍段下年「點都要開」,同時要求開到落何文田站。因乜解究馬鐵出九龍「2019一定要得」?開落鑽石山、啟德同何文田,當中有咩考慮?田二少所提倡嘅方案係咪全盤皆可行?

2019,點解「一定要得」?

若干大型資產更換工程,正正就係等「屯馬綫」通車後先可以做到。屯馬綫一日未開,後面排緊隊嘅工程一樣都做唔到。2019年紅磡站擴建月台未能啟用,呢點相信係毫無懸念。屯馬綫成唔到形,起碼都搵馬鞍山綫南延「袋住先」:啟用大圍至鑽石山呢個「關鍵路段」。後面排緊隊嘅工程有咩?

(1)東鐵換訊號系統、換新車、裝閘門

如果按照鐵路公司原來計劃,東鐵響此時此刻理應提升訊號系統同更換列車,9卡同12卡列車同時運行。但近年嚟大眾關心鐵路系統「滿載」情況,鐵路公司約於一年前於提交立法會文件交代,指等待屯馬綫通車、成功分流部分東鐵乘客後先開展「減卡計劃」。

廣告

林勉一

1997年,香港由舊殖民地變成新殖民地,但所有東西都變得更惡俗、更無賴。 網誌


廣告

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提交最新報告話北京不斷侵蝕香港自治權、打擊香港言論自由,建議重新評估應否繼續將香港同大陸視為兩個單獨關稅區。呢次求仁得仁喇,不斷將香港嘅法治人權剝奪到同大陸接軌,而家美國就當你香港係中國一部分。嗰幾萬億經香港嘅出口,遲早冇㗎喇,啲外國傳媒、國際投資者同企業,寧願去新加坡喇,香港人負資產燒炭都要支持國家呀。

林鄭月娥話美國「帶有色眼鏡去睇香港同中央關係」。

湯11家驊話 「到了今天,我們實在應撫心自問,究竟我們希望『一國兩制』成功還是失敗?如果希望成功為何要每天自毁長城,令所有人均認為『一國兩制』是失敗的?」。

自由黨鍾國斌話如果美國「當香港係中國其中一個普通城市,香港可以話玩完」。

你地班粉皮又唔問究竟點解全世界都覺得香港已經唔係一國兩制?係邊個搞成香港咁?點解香港人會被洗頭艇劫番大陞?邊個搞外國記者會FCC?邊個驅逐外國記者?你好搞唔搞搞外國記者?仲有呀,香港個司法制度搞成點?點解香港政府會違法剝奪公民參選資格?點解人大可以今日釋法宣佈民選議員昨天嘅宣誓冇效再褫奪議席?點解UGL不了了之?點解基本法寫嘅普選會冇咗?

不過呢,香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自古以來神聖不可侵犯嘅一部份,呢個時候變成中國城市,共赴國難喇,理論上應該表揚啦,邊個要求香港獨立關稅區,根本就係搞香港獨立!根本就係暗獨!係民族罪人!

廣告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廣告

二十五年幾變遷,人情世態論當前。
無懼江湖風波惡,常懷美意拼來年。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以前曾經上過我課的同學仔,遠道回到香港,今天特地來找我談天。時光飛逝,原來已經25年不見了。喜見故人無恙,也知道她在新的家園感到稱心快意,那就更是不亦樂乎,不亦樂乎了。

我說「此心安處是吾鄉」,此話一點不假。如果真的能在他鄉感受到一些在這裏已經慢慢消失,而又其實是應該得到珍惜和留戀的人情世態,那就把他鄉當故鄉又有何不可。但從另一方面看,在人生及成長中曾經留下過痕跡的鄉心舊情,我信仍然是很難輕言抹去的。同學仔在新的家園仍然關注香港發生的一切,記掛着香港的親人朋友,顯見這個故鄉仍然是有很多令人難以安心之處,有很多事物仍然是難以回頭不顧的。

這一點「他鄉與此地」、「此時與當時」的比較,往往很實在,以為單靠一句「家國情懷」或「愛國愛港」這一類只訴諸所謂「順理成章」的說法就可以把每一日實實在在來自生活的感受壓抑否定,正是政治威權其中最扭曲人性的一端。

與同學仔話舊的時候,我也想起了25年前那件事,原來已經是25年了。25年應該是很長一段歲月,25年應該還不至於足以把滄海變成桑田,但香港社會在軟件上的變化,卻是驚人的急速。變幻原是永恆,但變化的好與壞,也難免會作出判斷比較。我聯想起今天的大學生態,也聯想到今天的香港。

廣告


廣告

前言:本文誕生,多得有美女/才女作家(佢肯定會唔高興,但我話係就係啦)話有睇我上一篇文。我嘅弱點就係無法抵抗任何人話「我有睇你篇文」,於是呢排原本冇乜心機寫文(唔使返工係咁架啦,幾時都係在公司寫自己文最掂),都燃返起。

不過我個人就係咁衰,為免你一早知我嘅弱點,所以你話睇過我嘅文,我就問邊篇。美女/才女話係篇長文,仲講得出內容。噢,可惜唔係陳德霖put,係高海寧。其實我心中兩三千字係正常,去到六八千嗰啲先叫長文。但無論如何高海寧嘅preview係收視保證,入面寫乜我估冇乜人理

正題:先講隻股票,RYB,惡名昭彰嘅紅黃藍教育。大陸公司美國上市。執筆之時(香港半夜兩點半)跌緊五成半。

原因不外乎都係政策嘢,大陸嘛,你懂的。

我反而想講嘅係,呢間紅黃藍之前都爆過鑊,好大鑊,性侵虐待乜都齊。當時都引起一陣討論,特別係如果有用微信嘅(例如我)會見到朋友圈洗晒板。況且,呢檀嘢當時仲震散香港上市堆教育股。教育股,唔係香港補習社嗰啲(嗰啲係建築股飲食股同印刷股,搭棚渣鑊鏟印公仔紙先係主要業務),係大陸嗰堆。舊年升到得人驚,今年跌得一樣得人驚。

廣告


廣告

荷蘭在2010及2014年連續兩屆世界打入最後四強,有誰想會到,尼德蘭王國會連續缺席2016歐洲國家盃以及2018年世界盃決賽週,這段黑暗時期,令人想起1980-1988年間,橙衣軍團兩度缺席世界盃的頹勢。自1982年世界盃失利後,利華斯、米高斯與賓赫加先後執掌荷蘭,但仍未能令荷蘭起死回生,到米高斯1986年第3度出任主帥一職,球隊才重回正軌。

事實上,自雲高爾2014年離任後,希丁克、布連特與艾禾卡特三位名帥都像80年代前輩一樣,無法重整軍容。面對主力老化,荷蘭的青黃不接情況異常嚴重。雲佩斯、洛賓、史尼達為首的一代主力後繼無人,荷蘭就像一顆凋謝的黑鬱金香,暗淡無光。

重炮手治理軍容

前隊長朗奴高文今年接過荷蘭帥印後,開始著手重整軍容,並且漸見成效。自他接手荷蘭國家隊後,只曾在第一仗以0:1不敵英格蘭,以及在歐洲國家聯賽以1:2僅負應屆世界盃冠軍法國。朗奴高文入主荷蘭後,他在三線均作出相應調整,雲迪克當上國家隊隊長,加上迪華積、戴利布連特、阿積士有為新秀迪列特,今季由海倫芬轉會PSV右後衛杜菲拉斯,球隊防線開始重回正軌。

廣告

龔祖兒

時政文化評論人 網誌


廣告

莫理森(Jim Morrison),美國搖滾樂隊Doors 的主唱,是搖滾樂史上最有藝術才華、影響力的創作歌手之一。他在51年前即1967年12 月在紐黑文(New Haven)的舞台表演時被警察拘捕,據悉是較早前在後台與女歌迷交歡時,因拒絕維持秩序的警員勸阻引致,也是搖滾樂史上第一位表演台上被拒捕的搖滾樂手。

Guns and Roses 搖滾樂隊班霸將於下星期二及星期三在香港舉行史無前例的巡迴演唱會,叫《此生無望》(Not in This Lifetime)演唱會(1),這表演自2016年開始,演出125場,票房收入達港元37億而在搖滾樂史上排名第四。撇開樂團選名字的原意,槍象徵戰爭與消滅,玫瑰表示浪漫與愛情,兩者並列,Guns and Roses可以指愛與恨,樂團在2008年推出了音樂專輯《中國式民主》(Chinese Democracy),主音羅施(Axl Rose)2001年在拉斯維加斯首次演唱這歌曲時指出,因樂隊看了1997年上映的一部關注十四世達賴喇嘛的生平電影《活佛傳》(Kundun)而作的,該電影《活佛傳》及音樂專輯《中國式民主》同時遭中國政府禁播與禁售,以下是歌曲《中國式民主》的幾句歌詞:

看看我這張屎臉後
你們還會推到法輪功身上 ……
因為這一切都需要比你更多仇恨來贏得這場狂熱 ……
我要打多點飛機來對付你的鐵腕

廣告


廣告

" La Dernière Classe "《最後一課》,是法國小說家阿爾龐斯·都德(Alphonse Daudet 1840~1897), 於1873年寫的一個故事,講述當年法蘭西戰敗,德意志帝國強制所有學校必須以德語教育,法國東部一條叫Alsace 的村莊,小學生佛朗士和他法文老師的曲折感人故事…………

一段發人深省的歷史。
一個似曾相識的故事。

不認識陳健民,但知道他偶爾也閱讀我這個小小專欄。

每次當我看到建制派及其爪牙聲嘶力竭催促律政司起訴佔中三子,心裏就有一個疑問,罪名是什麼?

破壞香港法冶?
到底什麼人在破壞香港的法治?

我曾經有一個天馬行空的構思,邀請那些不停追殺佔中三子的人,義無反顧地對天起誓 :「 我堅信佔中三子心底裏就是想搗亂香港, 如果他們內心真正希望替香港人爭取民主,我願被天打雷劈、絕子絕孫!」

我敢打賭一百元,沒一個有膽發誓……

不過,經常閱讀本欄的讀者都應該知道,我從不認為佔中有絲毫機會成功,這並非什麼潑冷水言論,而是從我所認知的歷史歸納,要獨裁者聽取民意,只是一廂情願的幻想。

我多次發文講述在納粹統治下的猶太人,亦曾經嘗試申訴、示威、甚至武裝對抗,不過也沒能改變納粹統治方式……直到希特拉吞槍自殺。

不以成敗論英雄,佔中三子在我心目中,永遠屬於願意捨身為香港付出的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