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三月四日,廣東番禺韓資「世門」手袋代工廠上千名工人舉行了大規模的罷工行動

裘青 中國勞工論壇

這場罷工是為了追討被拖欠的社會保險、並要求改善工作待遇。消息指資方從未依法為員工繳納養老保險、住房公積金,從未給予工人有薪病假,而且剋扣了一系列法定福利待遇。

罷工自二月起已開始醞釀。受經濟不景氣影響,該廠在去年起已開始收縮,原來五千名工人現在已被裁減剩一千多人,更一度面臨停產,但被裁員的工人始終沒有得到應有的補償。起初工人選舉出代表,要求與資方談判,但資方態度惡劣,稱工人受「境外敵對勢力操縱」並開除工人代表,更恐嚇說公安部門會抓捕工人。工人最終在三月四日正式發起罷工行動,要求資方改善工人待遇及依法補納各種社會保障費用。此前一直對工人訴求毫無回應的官方工會迫於維穩的需要,亦不得不派遣工會律師進入工廠,試圖平息罷工。但可想而知,官方工會一心只為維穩,不會真正為工人發聲,因此罷工仍在繼續。

鬥爭傳統

廣告

Thomas Tsui

我寫,我只要討好我自己,不用討好你。 網誌


廣告

若以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係當今贏國電影工作者的任務,李睿珺叫「立了大功」,唔止係把《路過未來》 (Walking Past the Future) 帶到康城,而係把深圳這庸俗的城市變作東京,講的係石井裕也眼下的那個。

不對比東京天空樹和京基100,東京深圳其實分別不大:東京二千萬人,深圳只係它的一半,除非你爸是習總否則你在這裡都係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楊子姍和尹昉也如是石橋靜河和池松壯亮,沒多少會在意某個工廠妹或古惑仔明天在不在。但微塵有時還不甘只做塵粒,楊的同事化大錢整容,尹昉幫藥廠周街搵白老鼠,唔駛講到白的Hey look at me,都似話哂俾人聽做塵都想做大粒到似石仔。

電影不止問存在感,實際上還答埋你:在深圳,人的價值就簡直廉價 - 唔止講係辛勤一日派傳單只有七十塊,於是大把人去做白老鼠為的每晚四千塊。楊的同事整容手術失敗拉柴,醫生公式化地抱歉,旁邊助手竟笑了出來 - 對返石橋靜河的呆如木雞,我的命在你眼中被當笑話,命賤如此已到無話可說。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巴士業職工會聯盟不滿運輸署在2月檢討《巴士工作指引》時並未諮詢工會,新指引仍保留14小時「特別更」設定不但沒有減少車長工作時間,更變相削減車長人工。

巴職聯要求實施最高工時13小時、保障特別更的休息時間獲發薪酬及三年後檢討,促巴士公司及運輸署於5月24日或之前回應,否則會在5月25日(星期五)按章工作,即泊準巴士站才上落客、乘客站到司機旁黃線位置便停止上客、拒絕乘客攜帶大型行李上車, 亦不排除行動升級。行動時間由頭班車開始至早上10時,巴職聯預料有3,000至4,000人參與,包括2,000多名會員,同時亦鼓勵非會員的車長參與。

巴職聯指,會盡量減少對市民影響,行動是希望運輸署負責任,切實監管巴士公司,保障車長,同時確保道路安全,以市民安全為依歸。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攝:Alex Leung)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新年旺角騷亂案,陪審團於上周五(5月18日)宣讀裁決,第三被告盧建民被裁定一項暴動罪名成立。他的代表大律師今日求情時指,盧被還柙前吩咐其他人「睇住香港」,是個熱愛香港的人,希望法官判刑時考慮當時的社會政治背景,及理解盧的行為是源於雨傘運動期間的經歷,事後亦漸漸持平地了解警察的處境。惟法官不同意案件牽涉政治,強調法庭正處理刑事罪行。開審前已承認暴動罪的黃家駒,被家人形容為「好孩子」,曾與他共事的總經理亦明確表示非常願意繼續聘用他。

【旺角騷亂案】
11封求情信盛讚為人 吳靄儀:梁天琦絕不會放棄香港

大狀盼考慮事件政治背景 法官兩度打斷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地政總署今早完成斬除兩棵位於般咸道港大鄧志昂樓前、樹齡超過80年的細葉榕。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環保觸覺總幹事譚凱邦和多名地區人士今午到場抗議政府濫斬樹木,批評部門監察不力,「樹木辦變斬樹辦」。中大生命科學學院退休教授趙紹惠批評政府對兩棵樹的資料粗疏,樹藝師沒有作詳細報告,連連接的矮牆的力學報告亦欠奉,「有晒兩份報告先好話斬樹」,她認為政府只關心會塌樹,「第一應該係先管理好棵樹,第二先係處理倒塌風險。」

地政突斬樹 稱「別無選擇」

地政總署在上星期四指兩棵細葉榕的健康狀況較差,更有倒塌風險。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許智峯和譚凱邦等昨日早上6時到場阻止斬樹,他們質疑地政署沒有詳細檢查兩樹健康狀況,但署方堅持斬樹。

中西區民政事務專員黃何詠詩、地政總署主任林銳芳和樹木辦總監高韻儀昨日下午2時突然和20多名自稱街坊的人士到場,表示支持斬樹,被批評為「做騷」。地政總署人員其後要求護樹人士離開,稱他們妨礙公職人員,可能觸犯法例。護樹人士最後無奈離開,斬樹工程於昨日下午3時開展。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新年旺角騷亂案,梁天琦於上星期五(5月18日)被陪審團一致裁定一項暴動罪名成立。梁在案件開審前已承認一項襲警罪。今天代表他的大律師蔡維邦求情指,梁的11封求情信不約而同稱讚他是不會推卸責任的人。蔡指梁沒有逃避作為一個公民的責任,反指自己那一代人推卸責任。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的求情信更指,梁天琦絕對不會放棄香港,他將會再度回來為香港未來拼搏,以非暴力的方式捨身。法官押後至6月11日早上判刑,同日將處理其餘未達有效裁決的控罪。

辯方律師:梁沒推卸責任 自己一代貪圖逸樂

梁天琦向法官呈交11封求情信,撰寫人包括梁天琦家人、好友、前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及何秀蘭、教授、英國上議院議員Lord Alton及Sir Geoffrey Nice QC。家人和好友均在信中形容梁天琦是善良、熱血、慷慨的人。梁赴英國和美國留學時的教授也在信中表示對梁天琦的思想、人品和智慧有高度評價。

廣告


廣告

最近中國大陸接連發生記者受到不同程度遇襲的事件:有線、商台記者於四川訪問汶川大地震十週年時受到「民眾」襲擊,NOW新聞台記者於北京採訪「709大抓捕」的律師上庭時,在街上被多名公安滋擾並毆打。以上種種,都是嚴重妨礙新聞自由的事件,我們當然予以強烈譴責。

可是,對於記者被毆一事,林鄭月娥態度軟弱,僅僅表示遺憾,缺乏當特首所需的最基本承擔。當一個特首如此懦弱,又怎能夠期望她日後能保障新聞自由,甚至港人在中國的人身安全?

林鄭月娥更稱「不希望大家要求港府以敵對態度跟進」,要求跟進事件並非敵對與否的問題,而是對錯之別,是身而為人應有的良知。而說出此話的林鄭其實才是以「敵對」的角度去看待事件,與前任特首梁振英一樣,將所有事情都化成政治鬥爭。

林鄭無心無意為香港記者爭取公道,其實就是不敢譴責中國政府破壞新聞自由,不欲戳破習近平統治的假面具。如此趨炎附勢,只懂阿諛奉承的香港特首,才是香港的遺憾。

現時中國的新聞自由情況每況愈下,傳媒自我審查已成常態,所以香港記者是唯一能把中國社會的不公義以及維權律師的狀況公諸於世的人,我要向前線記者們表達慰問及致敬。相比內地媒體,香港傳媒仍有較多自主空間(雖近年亦不斷收窄),但這些空間可以為中國內地的抗爭者帶來一絲希望,因此保障新聞自由是如此重要,以第四權來監察當權者,為弱勢者發聲。

廣告


廣告

「地區話事,你的品味注定了你的環境。」前建築師學會會長吳永順(圖)提起元朗明渠上將要興建540米「長蛇行人天橋」,語帶感嘆。

「條橋是會令元朗居民方便些,安全些,但改善交通不一定是建天橋。這條橋令元朗多左好多無謂的石屎,景觀和通風也有損失。」

吳永順不止於批評。在2013至14年間,他參與了四個專業學會(建築師學會、城市設計學會、規劃師學會和園境師學會)的設計團隊,破天荒為元朗明渠行人通道做了一個新設計。政府原設計以一道6米闊的長橋,由朗屏站直駁教育路;四會新方案將天橋減至220米左右,只做朗屏至安寧路及橫跨大馬路兩段,餘下320米留在地面,把明渠兩旁的行人通道各擴闊3米。

廣告


廣告

討論多時的元朗明渠行人系統工程,政府在四月中披露工程估價高達17億元,創出了本港最貴行人天橋紀錄。路政署表示,工程費貴在明渠下有溶洞,因此需要更深的樁和更複雜的基建。

明渠行人系統另一個問題是設計被指太霸道。大坑渠本是元朗市主要的南北通風廊,也是大馬路兩邊唯一景觀較開揚的「抖氣位」。路政署的設計如長蛇壓實明渠,遮天蔽日,雖然有助行人來往朗屏站至教育路,但大舊石屎令市中心感覺逼上加逼,熱上加熱。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快將審議17億撥款,一開工就難以逆轉。在此最後關頭,元朗人有沒有可能停一停,看看還有沒有其他選擇?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於去年年底番禺警方非法逮捕毛左青年,引發了一系列抗議浪潮

肇維(中國勞工論壇)

事件在國內激起了廣泛的抗議浪潮,不僅僅是一直以來就長期關注言論自由的自由派和各類左翼社團,一直被認為政府支持者的很多毛派組織也參與到了抗議活動之中。1月20日,在當地毛派組織下,在西安大量群眾走向街頭抗議番禺警方針對讀書會成員的政治迫害和打壓。

而在鄭州,當地的毛派人士儘管面對當地警方「不准掛標語,不准演講,不准錄像上網」的威脅和問話阻撓下,仍在2月5日、 12日、19日、24日、3月14日成功舉行了五次集會公開聲援了讀書會成員。

而在各個網上媒體,儘管面臨著習政府的網上封鎖,大量的微信公眾號和微博仍堅持著對這件事的報道和關注,甚至通過這些媒體來組織起「關注團」來集體向政府簽署聯名信以及為讀書會成員提供幫助,而小谷圍警方微博下,也受到了網民的聲討。

抗議運動的局部勝利

廣告


廣告

電動單車基本上分為以電力為主的電驅車和以電力輔助的電助車。

加拿大准許電動單車的摩打不能超過500瓦,最高時速不超出32公里;歐盟為25公里;英國為200瓦,車身重量不得超過40公斤,最高時速不得超過24公里;美國的只需符合「低速電動單車」定義;日本為24公里時;中國的最高時速為20公里。香港的單車徑車速限制為每小時50公里,因此,在低速限制下,全球都對電動單車友善,香港除外。

1. 香港案例
早在2002年消委會已表示,有8名市民因玩電動單車被判罰款。2017 年10月有網民在Facebook發放了一張一名男子玩電動滑板車被兩名警員截查的照片,成為網民熱談。

2. 立法會辯論
根據《道路交通條例》(第 374 章),無牌駕駛電動單車,初犯者的最高刑罰為罰款5千和監禁3個月。

胡志偉議員在2014年3月24日環境事務委員會上詢問,政府當局會否考慮在香港推廣使用電動單車。環境保護署助理署長(空氣質素政策)回應時表示,在考慮是否在香港推廣使用電動單車時,首要關注的是道路安全問題。在本港的道路上使用電動單車,必須向運輸署登記及領牌,否則便屬違法。

廣告


廣告

早陣子某強國有個記者招待會,其實外媒們都很明白,讓你問不等於會答你,何況未必選中你。而其實他們已經進化到安排自家藝員扮外媒,奈何霞姨安排的貴價老臨演技實在有待改善,又或者那顆愛國愛黨的心真的很難被壓抑,於是在其戲份問問題時露了底。旁邊那位真性情的女記者就在這一刻,那一下反白眼,完全搶戲了。

其實類似的情況久不久就有在鏡頭下發生,我較有印象應該是689在位期間有一次接受記者提問時不知答了些什麼,他身後的政府官員對其語言偽術並未懂得欣賞而即時作出了一個凡人的驚訝反應,於是,他就被發配國外去了。這類活生生的事例,對於我們來說又有什麼啟示作用呢?

我也年輕過,而且個性的確比較率直,年輕時因為這個性也吃了點虧。率直者,可能是對於職場上遇到的不平事交出直接而沒有深思熟慮的反應,也可能是在聽到看到一些事情時面上即時流露「唔多妥」的表情。

「深思熟慮」在職場中有很大學問,簡單來說,就算你收到客人/公司一個聽起來不大合你心意的決定,也應該想一想、了解一下所有,才在心裡下個判斷。有了判斷,喜惡應該沒有那麼一面倒,再想想應該給予什麼反應,而給反應有沒有用處。

以上這個是可以寫多兩篇的題目,今次是想講那些「一剎那」的小反應,例如,反白眼。

廣告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廣告

在民進黨基本上決定自己推出台北市長參選人後,藍綠都有些雜音。因為藍綠都把柯文哲作為自己的主要對手。藍營思考最後是否有必要「棄丁保柯」,綠營則還有某些藕斷絲連與慣性思維而難以割蓆。

5月16日民進黨選對會終於決定自行提名台北市長的選舉,建議黨主席蔡英文啟動徵召程序,若要接受民進黨徵召,就要加入民進黨。

「若要接受民進黨徵召,就要加入民進黨。」這說法有點曖昧。藍營當然不會接受民進黨提名,那麼親綠的蘇煥智剛剛退出民進黨,再次加入?或者社民黨主席范雲放棄自己的黨加入民進黨?看來都不大可能。

可是「無黨無派」的柯文哲卻有這個機會,一些媒體也再次討論這個議題。這就讓這個問題更加詭異。

記得去年台北市議會的一次質詢會議,幾位民進黨議員一面罵柯文哲背棄理念,一面要柯文哲表態是否願意加入民進黨?我當時的感覺也很詭異。既然柯文哲已經背棄理念,經常攻擊民進黨,那麼邀請他加入民進黨,不是讓民進黨增加一位「異己人士」,那不是使民進黨理念陷於錯亂,增加黨內的混亂嗎?

如今綠營的支持者對柯文哲的最大意見就是他的兩岸論述太過親共,過於投機取巧而沒有自己的價值觀,主要打擊對象是民進黨。這樣一個人,民進黨願意接受他入黨嗎?如果他現在表示可以改過自新加入民進黨而接受徵召,在當選台北市長後舊病復發,民進黨是開除他,還是將自己的價值觀向柯文哲靠攏?

廣告

Box to Box

由球員/球隊表現,戰術運用.……到球賽文化,場外八卦 一個分享「你」對於足球睇法嘅平台 Admin by S & Jax 網誌


廣告

無限制無條件地評選最佳XI的話,實在太容易了,況且坊間也有大量類似的評選。作為小球會關注組永遠榮譽成員之一,筆者決定來一個只限非big 6球隊的本季最佳XI,希望大家別錯過了這些球員的好表現。

評選結果以4-2-3-1陣式呈現。

門將 – 樸比(般尼)(Nick Pope,Burnley)

季初還是寂寂無名的小伙子,加盟般尼一季多以來,一直未獲上陣機會。然而,他的命運,卻隨着球會正選門將希頓(Tom Heaton)的受傷而出現大逆轉。從九月中出任正選起,樸比交出一場又一場令人意想不到的好表現,不但完全彌補了希頓的空缺,更漸漸打響名堂,來到季尾更隨時趕上尾班車,成為英格蘭世界杯大軍的其中一員﹗在樸比把守大門下,般尼本季的39個失球在非big 6球隊中可謂一支獨秀,而即使與big 6球隊相比,也是和車路士、利物浦和熱刺不相伯仲,並遠遠少於阿仙奴的51個失球。

樸比反應極快,身手敏捷,如此天賦令他擁有成為理想門將的一些先決條件。更令一眾球評跌眼鏡的是,與一些名不經傳但偶有佳作的門將不同,樸比的優異表現不只限於某幾場比賽。事實上,樸比本季所展現的穩定性和比賽專注度,令人難以相信他此前一直在英乙和業餘聯賽打滾。最後入選世界杯大軍,是對他本季表現的一大肯定。

廣告

曾焯文

Chapman Chen, Ph.D.(曾焯文博士)香港綠色行者、政論人、翻譯家,語言學者 網誌


廣告

梁天琦及四位青年,一六年初一所謂旺角暴動案,在高等法院審了七十日,昨日(五月十八),陪審團退庭商議廿幾小時,當晚近七時終作出裁決,梁天琦一項暴動罪成,煽惑暴動罪脱。梁天琦支持港獨,中共視為眼中釘,官方及黨媒曾多番嚴詞譴責。中國大陸人四度在此案審訊期間,法庭建築物內,拍攝審訊過程,至今全部逍遙法外。其中三次直接將鏡頭對準陪審團,極有可能對陪審員造成嚴重心理壓力,干擾司法工作,藐視法庭,違反簡易治罪條例第七條。但至今仍無人被捕,頭兩次法官彭寶琴直情當場放走疑人。反觀長者王鳳瑤女士三月七日,僅在法庭戴印有條細字「光復香港」的頸巾,即被同一案件法官裁定藐視法庭,罰款一千。可見目下某些法官愛黨愛國,前途似錦。以下詳列四次非法拍攝事件、相關法例、及英美案例。

高院旺角暴動案四次非法拍攝

(一)昨日下午約五時,陪審團裁決前不久,法官彭寶琴向陪審團透露當日朝早,司法部收到電郵,內有一幅照片,含四位陪審員樣貌,並警告尚有好多類似的相!法官報警,命人護送陪審團,禁止市民入法庭聽審(記者除外)。

廣告

丁凱樂

一個普通白領。有感香港工種、生活方式日趨單一。大部分人每天的生活有如同一頁書的複印再複印。可是,現時已經有人實行各類社會創新項目。惜這些項目屬起步階段,知道的人不多。我希望透過寫作,讓更多人知道這些項目,能按興趣加入推行。自己也能在日日如是的生活以外看見更多選擇。我相信,看見才有選擇;同行才有希望。縱然個人力量微小,我仍然想透過自己的寫作推動社會的改變。 網誌


廣告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前言

買書除了買「三中商」(三聯、中華、商務)出版的書外,有沒有想過香港的書籍出版也有「獨立小店」?而這些出版界的「獨立小店」,正在艱苦中以弱制強,默默捍衛着我們的自由與選擇呢?筆者訪問了dirty press總編輯及「出版前沿共同體」召集人張小鳴(Albert)。期望以「出版前沿共同體」的故事讓更多人了解獨立出版對社會的意義。

源自一顆俠義心腸

問Albert為何想成立出版前沿共同體,他說是因為看見出版業不公平與不健康的現況。現時出版業的份額超過70%為簡稱三中商的大集團所佔。他們擁有龐大資金,實行出版、物流、門市一條龍。這些大集團的書店重視的是市場,不大會賣他們認為「不好賣」,或可能會「得罪人」的書,大大限制了其他出版社書籍行銷管道。此外,作者要透過這些大集團出版書籍,在題材及內容自主性會低。

廣告

本土研究社

由一群熱心關注本土發展及社會問題的研究者組成,開拓各種自主獨立的本土研究,推動民間知識生產與普及。 電郵:[email protected] FB:https://www.facebook.com/localresearch 網誌


廣告

一講到 #公私合營 發展農地,就火花四濺!今日「#民間土地資源小組」舉行第六場「我城我地」對談系列公眾講座,正請到潘國城博士與Prof. Roger Nissim來對談。

現為香港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顧問及規劃署前署長潘國城博士介紹「香港願景計劃」倡議的「公私營合作新模式」,建議可透過成立公私營合作管理局,為私人界別協調政府部門之間的意見,縮短審批公私營合作項目的時間,加快私人農地土地發展。

香港大學房地產及建設系客座教授、民間土地資源小組成員及前沙田地政處測量師Prof. Roger Nissim回應指:

1. 此建議忽略地政總署的角色,因為地政總署才是處理地契修改及相關地政事宜的部門;

2. 以往新市鎮發展亦是由政府全面主導,當中亦牽涉收地並再賣出作私人發展,這是根據《#收回土地條例》所行使的權力(留意條例的第2條、第3條及第16條),私人地主根本難以挑戰政府;

3. 若要發展新界農地,應由政府統籌才有更完整的規劃;

4. 公私合營時間上由地產商主導,反而政府收地更能掌握發展進度。

此外,台上台下對「公私合營」也有不少質疑:

1. 有繞過城規制度或政府協助個別發展商更易獲城規會批准發展之嫌;

2. 若政府為某一地產商的發展計劃收另一個業主的土地,也造成不公平;

廣告

陳劍青

本土研究社成員,經營民間地理思想,關注城市空間問題。 網誌


廣告

攝:Alex Leung

我當年反對東北新發展區,估唔到前規劃署署長梁焯輝退左休重係對我念念不忘,今日在我地本土研究社既論壇上走出黎話當年,公開指罵當年反新界東北規劃的青年人(應該包括我)阻著搵地起樓,又反問當時點解要反對個陣佢攪出黎既新發展區(NDA)方式開發,講到土地問題由青年人而起咁。

對事不對人,雖然過往我唔否認我當年都係個幾打得既對手,但其實我對你並無私怨,請你唔好誤會,個陣提出反對新發展區既理由好簡單,等我同梁焯輝你再重溫一下:

1. 政府拎成千億偏揀新界東北開發,係為左幫地產商同埋陳茂波之流釋放上百公頃囤地,用公私合營幫佢地整合地權起豪宅,其他小地主同農民就要被強制土收。

2. 策略性新發展區既文件係寫明係做「深港社會經濟融合」,打通邊境地區規劃大量創科地俾大陸專才落黎特惠工作同居住,所以坪輋新發展區個陣係100%都係豪宅,土地分配都係私樓主導,諮詢港人之前係北上諮詢左啲深圳官員先,唔係真係解決我地既實質居住同生活需要。

3. 反對新發展區規劃推土機式「無差別開發」,見非原居民村同活躍農地就剷,棕綠不分,反而新世界地產啲空置鬼城就有得差別特殊保留,重送多幾十億地積比俾佢起樓重建,原居民村就可以擴展丁地。

廣告


廣告

臨近學期完結,希望藉此分享筆者對學校升格的見解。相信不少同學已得知珠海第一次的升格評審失敗,為什麼會說是第一次,因為校方即將就評審結果上訴,估計今年9月會再次進行評審,今次這篇文章,旨在分析珠海上次評審失敗的死因,以及這半年間校方所做的「補救措施」及其作用。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組成的評審委員會在去年11月到校視察後,認為珠海並不符合升格大學的條件,死因主要有二:

其一,收生人數持續低落,根據《專上學院條例》,在申請大學名銜前,院校須符在緊接申請大學名銜前連續兩個學年,其修讀學位課程的學生人數(相等於全日制學生人數)最少達1500人,雖然有說法是指申請年份是以2014或2015年之前的兩年,而根據教育局的數字,當時的確符合最少1500的學生人數,但自前年搬入新校舍後,這兩年間收生人數卻急跌,總學生人數已經由2015年的1503人,跌至2016年的973人,跌幅近三成半。而過去這兩年,珠海學院每年同樣預計收生1040人,但最終只分別收生169人及133人。收生不似預期,讓評審們戳中珠海的死穴。

廣告


廣告

今集《哲學有偈傾》的題目是「歷史講乜話」,請來浸大歷史系教授麥勁生做一次跨學科對談,從哲學角度質疑歷史的真確性,再從史家角度探究哲學史的存在必要,很好玩,很有意思。

廣告

張知行

個人網誌︰http://wings-of-obscure-desire.blogspot.hk/ 網誌


廣告

你可有試過詛咒別人,例如「生仔無屎忽」呢? 究竟甚麼驅使一個人,去詛咒另一個人呢? 可能係個人本身好黑心,又或者內心帶有巨大的憤怒和仇恨,而當中的仇恨並無可宣、可行或可見的出口,你就可能會爆出一句,「鬼唔望你生仔無屎忽!」。從未讓人覺得舒服過的希臘導演Yorgos Lanthimos,其新作《聖鹿獵殺》 (The Killing of a Sacred Deer,2017),將現代的情感疏離社會,帶回相信詛咒真確有效的神話世界,無情冷酷地以詛咒折磨適應了疏離無感的現代人。

Yorgos Lanthimos依舊自大放肆地賣弄冷血和不安,但《聖鹿獵殺》無疑是其進步了很多亦更有細密思考的作品,比起《非普通教慾》(Dogtooth,2009)和《單身動物園》(Lobster,2015)刻意的空白和求巧,《聖鹿獵殺》戲中的不安無疑來得更加逼真,其逼真在於掌握到人性本性為何會作詛咒,而當詛咒真係見效又無力挽救的時候,我們眼前就會見到或者感受到魔鬼的存在,正如當我們見到一些不能解釋的美好事物時,我們亦會感受到神或造物者一樣,神或魔鬼,可能只是個人不同遭遇的反映。

廣告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廣告

香港職工會聯盟批評,委員會過去三次建議調整法定最低工資的水平過於保守,不僅令低薪僱員的收入被通脹蠶食,亦令受惠的僱員人數跌至接近零,並不符合《最低工資條例》中適當地防止工資過低的法定要求。職工盟認為,最低工資水平應大致跟隨勞動生產力調整,以2011年5月時薪28元為基礎計算,2019年5月最低工資水平應提高至44元。

兩年一檢難敵通脹

最低工資水平每兩年才調整一次,每次調整只得「雞碎咁多」,低薪工人莫說分享經濟成果,就連原有購買力也保不住。2011年5月至2017年5月,反映中低層市民購買力的甲類消費物價指數累計上升23.1%,而同期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由28元提高23.2%至34.5元,僅僅追上物價升幅。由於最低工資每兩年調整一次,實施以來基層僱員收入不斷被通脹蠶食,2015年初最低工資的實質購買力,一度較2011年5月時下跌足足一成(圖1),令基層市民生活更加捉襟見肘;倘若日後通脹加劇,情況將更為惡劣。

資料來源:根據政府統計處甲類消費物價指數自行計算,並略去受一次過派糖措施影響的月份

工資水平全球最低

廣告


廣告

自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土供組)上月展開公眾諮詢以來,以公私合營模式來發展地產商在新界囤積的農地的選項,引起社會熱烈討論。「民間土地資源小組」 “Citizens Task Force on Land Resources(CTF)” 今天於香港大學鈕魯詩樓舉行第六場「我城我地」對談系列公眾講座,主題為城中熱話的「公私合營發展模式」 (PPP)。

現為香港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顧問及規劃署前署長潘國城博士介紹「香港願景計劃」倡議的「公私營合作新模式」,建議可透過成立公私營合作管理局,為私人界別協調政府部門之間的意見,縮短審批公私營合作項目的時間,加快私人農地土地發展。

香港大學房地產及建設系客座教授、民間土地資源小組成員及前沙田地政處測量師Prof. Roger Nissim回應指,「潘博士的建議忽略地政總署的角色,因為地政總署才是處理地契修改及相關地政事宜的部門」,並提及「以往新市鎮發展亦是由政府全面主導,當中亦牽涉收地並再賣出作私人發展」,這是根據《收回土地條例》所行使的權力(留意條例的第2條、第3條及第16條),私人地主根本難以挑戰政府。他認為若要發展新界農地,應以新發展區模式發展,由政府統籌才有更完整的規劃。

廣告

仙道彬

《蘋果》體育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 網誌


廣告

作為體育迷,有時最怕是睇波睇到悶,決賽永遠是同一個組合,例如皇馬對巴塞、曼聯對阿仙奴、或者是NBA的勇士對騎士;當今季季初預測,總決賽再由這兩隊會師,朋友問,會悶嗎?我笑了笑,預測是基於數據、觀察和往績,是否有趣,從不在考慮之列;但內心深處,也真的想看看塞爾特人成為搞局者,至少讓東岸換一換風景。

「從不知天高與地厚,漸學會很多困憂……」兩句歌詞,正合形容今季的塞爾特人;回看季初報導,用的相片,正正是兩位交易而來的主力:Kyrie Irving和Gordon Hayward高舉球衣,當時兩位主角笑容滿面,20+11的組合令人無限遐想,誰也想不到,老天開了這麼大的玩笑,在揭幕戰就讓綠軍狠狠墜地,「美國隊長」重創收咧,漸學會很多困憂,綠軍結果一路走來,仍能克服傷兵問題,戰力不減,然後來到四月初,Kyrie也因半月板手術而宣佈今季玩完,這時候,一度被認為可撼動騎士的綠軍再難樂觀,在面前的LBJ高牆簡直與天比高,要跨越而過幾乎成了天方夜譚。

幸好,綠軍有Brad Stevens。

廣告

足球說故事

你看足球,我說故事。 網誌


廣告

3年前,意甲球隊帕爾馬欠債破產,結果被罰從意甲連降三級到意丁,由踢歐洲聯賽到業餘聯賽。當時,效力6年的隊長盧卡利尼(Alessandro Lucarelli)率先表明願意隨隊心跡,更許下承諾要帶領帕爾馬重返意甲。

3年來,他們從低處捲土重來,前年以破紀錄分數升班意丙;去年經歷6場附加賽、淘汰4個對手之後才從意丙級附加賽的16支球隊中,搶到唯一升班意乙名額;今季,他們力壓同分但對賽成績較差的費辛隆尼,以意乙亞軍身份升上意甲,3年來3連跳!

猶記得當初球隊一無所有時,要變賣獎盃還債、連更衣室的一枱一木都成為拍賣品,然而人間有情,球迷除了眾籌入股成為股東(25%股份球迷持有)、更主動贖回賣出去的更衣室長凳然後轉送球會;當球會發布新一季丁組季票時,球迷未有嫌棄,更只花3天時間便將所有季票賣光,打破最快售罄門票紀錄,以行動證明,他們永遠是帕爾馬第12人。

「我說過帶領帕爾馬回到意甲,現在信守承諾了。我們3年前在這班瘋狂球迷支持下度過困難時刻,感謝他們永不放棄,能夠當上帕爾馬隊長是我的榮幸。」

作為男人,不止做到不離不棄,更說得出做得到。即使即將41歲的老大哥暗示來季或會退役,但至少他兌現承諾,將帕爾馬帶回原點,也算是對「十字軍」最後的心意,一生無悔。

廣告


廣告

被譽為中國古代最重型的步兵鎧甲是出現在文弱的宋朝,它叫作步人甲。

據《武經總要》提及,在紹興四年(1134)年規定,步人甲是由1825枚甲片組成,總重量達29公斤,同時可通過增加甲葉數量來提高防護力,但是重量會進一步上升。為此,皇帝親自賜命,規定步兵鎧甲以29.8公斤為限。此後,又把長槍手的鎧甲重量定為32-35公斤;由於弓箭手經常捲入近戰格鬥,其鎧甲定為28-33公斤;而弩射手的鎧甲定為22-27公斤。

根據《宋會要輯稿•輿服六》記載,有一種鎧甲叫作三色甲,它的描述跟《武經總要》的步人甲非常相似,估計是步人甲的改進設計。不過甲葉數量更多,重量更重。以最重的槍手為例,原文記載如下:

「槍手甲每一副皮線穿舉,全成重五十八斤一兩至五十三斤八兩;甲身葉一千八百一十片至一千六百一十片,重三十六斤一十四兩至三十一斤四兩;披膊葉一千二百九十八片至一千二十八片,重十四斤至一十斤九兩四錢;頭牟葉六百七十四片至五百七片,重十斤一十二兩至九斤。」

整套鎧甲包含頭牟、披膊和甲身,甲葉總數最高可達3,782片,總重達到36.8公斤。據說如果一個人要獨自完成製造一套步人甲,大概需要70至141天。但是由於是分工作業,所以實際進度會快很多。

廣告


廣告

「非洲人萊昂」確實就像他自己所說的:「我親眼見證過城市的衰落和帝國的消亡」。在他那個年代,整個地中海世界,恐怕都沒有人擁有過他這樣的經歷,難怪他的《非洲描述》(Della descrittione dell'Africa et delle cose notabili che iui sono)一經出版,就成為當時歐洲文化人的熱門話題。有些學者甚至認為,他筆下一些關於北非穆斯林世界的故事,成了同代法國大作家拉伯雷的素材。至於現代,則有我之前提到的,用法文寫作的黎巴嫩作家阿敏.馬盧夫(Amin Maalouf),他也從這部巨著得到靈感,模仿「非洲人萊昂」本人的口吻,如此想像他對開羅的第一印象:

「當我來到開羅時,我的兒子,它還是幾個世紀以來一個王國瑰麗的首都,哈里發的駐地,而當我離開時,它只不過是一個省的省會。毫無疑問,它再也無法重現往日的輝煌了,真主希望我見證這座城市的沒落,也見證在它沒落之前發生了一系列災難。此時我還在尼羅河上航行着,幻想着充滿冒險的生活和令人高興的戰利品,不幸就這樣不期而至。而我當時還不懂得尊重這個不幸,也沒能讀懂它所帶來的信息。

有時候從一個異乎尋常的情景,就能看出災難的端倪,水手們站成一排走到我近前,臉色陰鬱,手掌朝天高舉。長時間的沉默。隨後,最年長的水手嘴裏冒出這樣一個詞:鼠疫」

廣告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廣告

於2018年初,來自美國的舉報性罪行的Metoo運動在韓國亦掀起舉報風氣,上至檢察官,下至國民紛紛發聲訴說自己遭受性騷擾、性侵等經驗,從而讓政府注視性罪行的問題。至今,韓國的女性主義平權運動看似比以前順利,但除了最近因偷拍案件掀起的爭議之外,從職場文化上去看的話,要達到真正的性別平權,韓國還有一大段距離要走。

事源於4月尾韓國人事革新處發佈的調查報告中,顯示韓國政府部門中的女性公務員在女權運動崛起的期間,依然感受到高層間有性別歧視的意味。該部門早於2月23-27日針對1萬5多名女性公務員進行了調查,有77.4%的女性同意在晉升過程中感受到性別歧視,同時卻有64.5%男性不同意存在性別歧視的問題。此外,根據《福布斯》的報導,韓國的職場中,身居管理層要職的女性比例依然較低,部分僅佔整個廿董事會及管理層的2%。

廣告


廣告

我很喜歡第一集《皇家特工》,黑色幽默玩轉傳統特務電影,同時動作場面凌勵打得爽快,教堂一鏡到底大混戰同爆頭煙花叫人印像深刻,續集《皇家特工:金圈子》我當然會繼續捧場。這集故事開場不久,皇家特工變冚家特工,成個特務組織一鑊熟,死剩主角Eggsy同光頭佬Merlin,如此別開生面的開場倒很少見。

看這套電影的觀眾,大慨對故事不會有太多要求,大至通順就可以收貨。與上集一樣派便當亳不手軟,總之角色會唔會死,點樣死法,你完全估佢唔到。這一集新加入美國特工組織,英國紳士對美國牛仔,原以為有些英美文化不同的笑話,不過戲中卻激不起什麼火花,白白浪費了一個笑料好題材。這套續集的最大問題,是動作場面的設計比不上前作,除了重演酒吧閂門教仔變蝦碌版,其他的動作場面太過普通,沒有上集那麼爆。開場追車是好看但流於行貨,雪山偷解藥只是配角打雜魚,最後主角兩人攻入大佬基地,打機械狗只是純萃搞笑,Eggsy打Charlie是完全在打爛仔交。只有最後打威士忌那場勉強合格,但始終二打一缺乏緊張氣氛,人肉紋絆機的安排太刻意沒有驚喜。

廣告

韓連山

自由撰稿人。「保衛香港自由聯盟」召集人、「六一七民間約章」發言人、「進步教師同盟」召集人、「真普選救港大聯盟」發言人。著有《廣場絕食日記》、《生鬼英語123》、《死撐》、《讓我躺下-化成石橋》、《遺書》、《莎士比亞罵人的藝術》、《莎士比亞談情的藝術》。 網誌


廣告

一周內發生兩次內地公安暴力對待香港記者事件,最近一次是記者採訪內地「709大抓捕」維權律師案在北京發生。香港記者被多名公安叉頸壓在地上,再被鎖上手銬押走;記者頭破、手腳受傷,被強行帶走,扣留4小時,壓力下簽署悔過書才重獲自由。

事件突顯的是港人一直關注的內地不文明狀況會否隨著本地逐漸「大陸化」在香港植根?中共最近聲明要「牢牢掌控香港的管治權」已違反「一國兩制」的承諾,高調干預本地內政的例子罄竹難書,港人又豈能視這次公然違反國際新聞從業員的權利為單一事件?文明國度內的記者絕不會被執法人員阻撓採訪,更遑論被暴力對待!

事件更突顯香港政府的軟弱無能。一個地區領導人知悉其地區的記者在外地採訪期間遭當地執法人員受暴力對待,一定對施暴者予以強烈譴責,並立即與當地接洽,要求道歉和賠償。香港的特首林鄭月娥就輕輕的「感到遺憾」,不強烈譴責暴力、不要求道歉和賠償,甚至指責傳媒不要用「敵對式態度」和某些字眼。教港人看到的是一個只懂諂媚中共政權、不辨是非的中共奴婢,又怎能期望她領導的特區政府為港人爭取合理權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