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和游蕙禎今早被捕,同時游蕙禎頻道亦表示陸續有他們的員助理被帶到警署。由此可見,梁振英政府對個別政治路線的朋友施以龐大的打壓。即使梁振英不連任,也要做黑面為林鄭月娥政府洗太平地,務求林鄭月娥上台後的政治形勢變得單一。

即使青年新政的政治主張在民眾之間具爭議,但我們必須尊重他們的民意基礎,以及在2016立法會選舉當選的事實是不能被否定的。作為爭取人權民主的組織,我們認為所有人的政治權利都不容政府肆意剝奪,包括參選的權利和當選的事實。

當不少主張港獨的人士連參選都被政府入稟取消資格時,我們看到的,是政府日後更能在參選的前奏上,以政權的喜好禁止部份香港人參選,控制在議會內的聲音。同時,我們相信作為立法會議員,在當時法庭未有最終裁判前,絕對有權進入會議廳議政,無理限制議員履行責任義務者,才是應被指責的一方。

民間人權陣線認為,今次的拘捕不單止針對青年新政的梁頌恆、游蕙禎以及議員助理,政府自2016年立法會選舉後,已用各式各樣的手段,干涉民意代表,施以極權,此司法制度作大規模政治打壓,受影響的並不單止本土派,更是針對整個在野黨派陣營。

民間人權陣線呼籲
1. 議會內各民主黨派以及社會上不同的公民團體,密切關注事件並且聲援這場政治打擊底下,可能牽連越來越廣的受害者。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西貢牛隻調遷政策疑引致幼牛失蹤及死亡,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護牛小組)今早聯同一眾關注組織,到立法會就事件提出申訴,要求召開公聽會、於立法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及約見漁護署官員。

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主席及執行幹事何佩嫻於會上發言交代情況,指幼牛原本在十四鄉棲息,有華南闊葉樹為牛隻遮擋風雨,適合牛群生活,可是當牛隻受傷,漁護署都會按「捕捉、絕育、遷移」的政策帶走牛隻,治療過後把牛隻移至寸草不生的創興水上活動中心旁。何指,有一頭3個月大幼牛被扣留於打鼓嶺達半年之久,至今仍未放回;另一頭幼牛則被放逐後被車撞死,並有一頭牛失蹤。她指,被遷移的幼牛被迫與母親分離、身體瘦弱,被大牛欺負。

立法會研究動物權益相關事宜小組委員會周一(24日)討論牛隻議題時,漁護署回應指創興旁草地有豐富植物,非常適合牛隻生活,又指團體誤會了那些「迷你牛隻」是幼牛。

何佩嫻回應表示,創興草地是人工草地,一般植物難以生長。至於漁護署展示的照片中,顯示創興草地在一個月內由「光禿禿」變成「青蔥」,何解釋,照片於4月19日拍攝,當天天氣很好,拍出來的照片也顯得綠油油。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人事編制委員會一連三日舉行會議,在今早開始審議當局申請在可持續大嶼辦事處增設四個職位,涉及每年額外開支逾千萬。民主派議員反對建議,朱凱廸表明從根本上反對東大嶼都會,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則認為建議架構未能反映當局重視保育工作。

政府擬在大嶼山大興土木,包括在東涌北填海、大嶼南發展旅遊及在東大嶼山填海,建議在土木工程拓展署開設四個首長級編外職位,包括一個首席政府工程師職位、一個政府城市規劃師職位,及兩個總工程師職位,並因應成立可持續大嶼辦事處而重組土木工程拓展署轄下各現有拓展處。四個屠職位均屬編外職位,限期由立法會財委會批准當日起至2021年3月3日,預計每年政府支出增加約1,091萬。

民主派議員對新設職位普遍持反對意見,朱凱廸指他從根本上反對東大嶼都會,當局亦從未反映保育大嶼山的誠意,目前南大嶼山不少地方仍未受《城市規劃條例》保護,無法例阻止非法倒泥。

廣告


廣告

(左起)城市單車行動發起人彭皓昕、健康空氣行動項目主任謝穎琳、立法會議員姚松炎

(獨媒特約報導)「共享單車」近日引起熱烈討論,政府的《香港2030+: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亦提出建設「單車友善」城市。健康空氣行動項目主任謝穎琳指出,香港空氣污染相當嚴重,源於有過多車輛。立法會議員姚松炎認為,政府在推動單車政策上「企得好後」,強調在全球暖化下,低碳、自給自足的單車交通是大勢所趨,他會向政府提交相關建議。

謝穎琳指出,香港過去10年的路邊污染水平一直不符合安全水平,更超出世界衛生組織標準逾兩倍。謝穎琳稱,原因主要是道路上有過多車輛,根據運輸署統計數字,本港車輛登記總數已突破81萬,即每公里有348架車。謝穎琳指,車輛排放出二氧化氮(NO2)及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兩者混合成為由固體顆粒形成的空氣污染,即霧霾的主要成分。

政府《2030+》提倡發展新界東北及東大嶼,但謝穎琳預計新市鎮會被東大嶼基建包圍,缺乏政策配套下,無助改善跨區就業的問題,令車輛數量繼續增加,新界西北的空氣污染只會進一步惡化。

廣告


廣告

很少可有動畫,在我看完第一集後,已經令我一頭栽進去,急不及待找漫畫追看後面的故事。看完漫畫版的最新連載後,依然意猶未盡,繼續一口氣看輕小說一去。可惜我不慬日文,輕小說的中譯本只出版到第五卷,如果我懂日文的話,恐怕我會連原文也照啃下去。平心而論,《幼女戰紀》」算不上是一套上乘的作品,甚至乎設定有點亂七八糟。這本輕小說,說穿了是一個軍事宅作者,寫給軍事宅讀者看過癮過癮。幼女只是賣萌的包裝,實際上內容完全不萌不頹,是一本非常硬派的空想軍武小說。

故事背景是近年很流行的異世界轉生,中年軍武宅大叔轉生去一次大戰前的平行世界,運用現代軍事知識打遍天下無敵手。大叔心配蘿莉面孔非常惡趣味,看見蘿莉模樣蘿莉聲音,說著發自大叔內心的冷血台詞,這個反差怎樣也萌不起來,不過倒別有一番黑色幽默感。故事中什麼X存在,主角要反抗命運等等,完全不是故事重點,不過是作者隨口嗡把空想世界合理化的藉口。貫穿整個故事作者只有兩道板斧,一是把現代戰爭理論,如制空權,超限戰等劃時代慨念,以及真實歷史的先讀攻略,放回一次大戰的假想世界,二是主角整天想著如何調回安全的大後方享福,陰差陽錯因為種種誤會,總是把她送回戰鬥最激烈的前線。

廣告


廣告

圖:《曖昧》作為視覺文化展覽以實物作為中心,強調展品的美學風格,多於分析普及文化的視覺性。這對曾由張國榮在演唱會上作為易裝表演道具的紅色珠片高跟鞋,被供奉在展櫃之內,凝結了偶像崇拜的戀物情結,亦僅止於讓觀眾睹物思人而已。而洛楓的引言,是全場唯一直接說明何謂性別曖昧的文字介說。

你所知的我其實是那面?

廣告

生活

家長與打機

廣告
家長與打機

廣告

攝:Alex Leung

「打機」在我讀書的時候已被視為一個問題,或者也是男女之間的問題,在網上很多的討論區,也會看見男女朋友因為打機而出現爭吵的事件。而在學校之中,更看見過父母與子女之間因為打機出現很多的衝突,然而「打機」是否一個問題呢?當遊戲由電腦的平台轉移至手機之上,我們還可以用以往「拔上網線」等方法完全禁止嗎?又或者沒收了手機,這又是否一個有效阻止的方法呢?筆者在處理他們的問題時,作了一些反思。

與家長的討論

就著「打機」這個問題,學校舉行一次講座,在席間家長也分享了他們看到子女的打機情況。家長形容的情況亦十分相似,如子女回到家中不會立刻做功課,而是花時間打間,引致要凌晨兩、三點才睡覺;亦有家長表示擔心子女利用程式,互相交換抄功課;有家長亦表示子女沉迷打機,擔心子女的成績等問題。在討論之中,工作員了解到家長的擔心,然而處理一個問題,並不只是禁止就有效,更要明白「打機」的原因。

廣告


廣告

文:[email protected]

前言:沒有人不追求「文明」。但足球場的看台上,卻似有微妙的共識:我們不用遵守平日的一些「文明」規範。例如只因某人是敵方球員/球迷,就可以被斥為狗或者用其他惡毒的言語辱罵他。當然,這又不代表看台上的行為是無底線的。底線在哪,人人有不同答案。對我而言,只要不是在煽動暴力、不涉及民族、族群、地域、性別、宗教身分的罵聲,還是可以接受的。以下的想法,是以這標準為基礎寫成的。

約七時:在作客球迷入口處附加免費拿了廣州恒大球衣後,就聽到由場內傳出的「屌你老母」。開賽前一小時就有如此浩大和齊心的罵聲,發聲的應是客隊球迷。(賽後上網看,他們應是在罵界限街看台上展示港英旗的人)入場時被要求出示證件,我拿的是香港身分證。保安問我到底是支持哪隊。我說我支持廣州隊就獲准進入作客球迷區。當時作客球迷區已是九成滿。作客球迷區是在大鐘底看台的北部。大會封閉了這個看台的中間位置,主隊球迷可以坐在該看台的南部。我刻意選擇最接近主隊球迷區的位置,所以我左邊全是保安人員。

廣告


廣告

文:胡啟敢(支聯會義工)

記得哲學家漢娜.鄂蘭在《耶路撒冷大審判記事》,栩栩如生地描繪艾克曼的那種人性形態——對他人的苦難道德麻木,盲目服從權威間接地殺害了上百萬的猶太人,是現代社會的一個新症狀。及後美國的電擊實驗和史丹福監獄實驗,一再證明人類對於他人苦難的想像力,在巧妙的佈局下,就會消失殆盡,變成傷害人的零件。

台灣有學生鬧出魯莽地冒天下的大不韙,在活動中扮演納粹德軍,惹來四方抨擊。難道他們不知道納粹是令人厭惡的嗎?理論上從教科書中就可以知道納粹的暴行。但是,他們卻被納粹制服的美學迷倒(希特拉曾言,軍服要設計得美,才能吸引年輕人從軍。),欣然穿上,就是他們通通都是艾克曼的翻版,對他人的苦難缺乏想像力,就算了解,也不會有任何反應。

這也是對「六四紀念館」的大挑戰!

這個世代的人,一方面沒有像老年人和中年人般對電視上「六四」屠殺場面歷歷在目,對事件的理解隔了一層。另一方面,學校和家長為了應付各適其適的考試,不惜大力操練考卷,獨尊智育發展,拋棄情感上的薰陶,結果不少學生變成考試機器,對世間萬物感到麻木茫然。基本上,學校對不少學生的情感教育不足,造成他們變得和艾克曼一樣,對他人的苦難缺乏想像力。

廣告


廣告

東方對恒大的亞冠分組賽,東方主場以0:6不敵對手,上了寶貴的一課。無論你是否喜歡恒大,這支中國球隊在技術與組織的層面,的確在東方之上,兩地球會級別的差距,也是清晰可見,這是不爭的事實。

賽前不少人都將賽事著墨政治議題,由始至終,球場事就應球場了,可是近年的中國足球,無論甚級別的球隊,與香港交鋒,總愛添上政治,最可悲的,是相關的球員,從沒有嘗試透過比賽,消弭緊張的關係。

與其場外派球衣,不如場內交換球衣

1998年世界盃,施蒙尼與碧咸在場上的恩怨,相信無人不知,到1998-1999年的歐聯淘汰賽,曼聯遇上國際米蘭,賽前所有焦點都放在兩人身上。比賽後,碧咸並沒有與施蒙尼作出無謂的爭辯或互相報復,相反,兩人交換球衣,了結恩怨。碧咸能作出此舉,很大程度他有一位明辨是非的母親,在賽前碧咸曾經詢問母親,這場賽事與哪一位國際米蘭球星交換球衣(當時國際米蘭有巴治奧、朗拿度、柏高美等巨星),他的媽媽回答:「為何不與施蒙尼交換球衣?」碧咸媽媽淡然的一句,顯示了她的修養與氣度,與一些中國家長事事盲目維護子女,有天壤之別。

廣告


廣告

來到比賽第四節,我忽然想起去季雷霆對小馬第五戰後的記者會。賽前小馬班主古賓(Mark Cuban)對傳媒說,雷霆只有一個超級球星(Superstar),而韋斯卜克(Russell Westbrook)?只是一個明星級球員(All-star)。當日雷馬的第五戰,韋少表現驚人,36分、12個籃板及9次助攻,了不起的數字。

距今剛好一年,就算你是雷霆fans,相信也很難否認古賓的這番話。歷經破紀錄的「大三元球季」,韋少將個人表現提昇到傳奇級的高度,也一度成為常規賽的MVP大熱;可是當他們以第六種籽,首圈就面對由另一MVP大熱夏登(James Harden)帶領的火箭,注定這場比賽將成為韋少的「審判日」──究竟在杜蘭特(Kevin Durant)離開後,韋少是否真的已躋身超級球星之列?

現賽非常殘酷,當日KD沒有讓韋少回應,他把咪搶過來,然後告訴記者,古賓是個大白痴。一句Idiot,擲地有聲,結果雷霆那個賽季,雖然最後被勇士逆轉,仍令球迷有着無限遐想。最後KD出走,那又是後話了。

廣告


廣告

今早,警方將青年新政梁頌恆和游蕙禎帶往中區警署,表示要就他們「闖入立法會」進行調查,接著便以二人涉嫌參與「非法集結」罪名拘捕,現正扣留於灣仔警察總部,亦有前議員助理被帶往警署。

香港眾志認為,事件起因仍是中共政權以人大釋法粗暴干預香港的司法體制,從而破壞選舉制度,踢走民選的異見議員。我們憂慮過去曾經護送梁頌恆和游蕙禎進入議事堂的立法會議員,或許也將面對嚴峻打壓。

立法會議員羅冠聰認為,香港政府再次動用執法機構拘捕被取消資格的議員,引證政府有意進一步清算反對陣營和民主力量。政治衝突源於議會爭議,當中爭辯應從議會著手解決,在如此形勢下面對政治拘捕,仍期望來屆政府能夠修補撕裂,實在是一廂情願。

香港眾志
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青年新政梁頌恆和游蕙禎今早在社交網絡 Facebook 表示被警察上門帶走,並控以非法集結罪。青年新政稱,二人現時被拘留在灣仔警察總部,並已安排律師協助。

photo_2016-11-02_12-21-04

在去年11月2日立法會會議中,梁頌恆和游蕙禎原被禁止出席會議,二人在劉小麗完成宣誓,及通過成立調查梁振英收取5,000萬UGL委員會後,進入會議廳進行宣誓。梁頌恆和游蕙禎先後使用自備的擴音器宣誓。

廣告


廣告

紐卡素升班,古迪泰利斯於Instagram祝賀:「恭喜紐卡素和球迷!一日喜鵲,一世喜鵲。」

古迪泰利斯與紐卡素過去愛與痛的交纏,編織了本應簡單的賀文背後的風霜。

2008年加盟喜鵲獲任主力,當季完結球隊便降班,正當盛年的古迪泰利斯卻毅然選擇留效,與球隊憂戚與共。其實即使跳船一走了之外人也無可苛責,畢竟只效力了一季而且前景不明,但無人知曉這只是一位忠臣的早年。

一季便回歸英超,古迪泰利斯的馬尾自此成為聖占士左路風景線,其助攻助守的勤勉全能表現更獲美斯點名稱讚為英超最出色球員之一,是紐卡素立足英超的中流砥柱。

2013年末古迪泰利斯確診睪丸癌,經過漫長難熬的治療及一段諾域治的外借後,終於在2015年春天重新披上黑白戰衣踏進綠茵場,球迷熱情歡待,畫面動容。

治療癌症過程艱苦,睪丸癌更是男人最痛,要根治頑疾同時要保住職業足球之夢更考功夫,即使痊癒後要回復正常人體能也需要非一般努力,更莫論競足英超。這一切一切,古迪泰利斯都靠著對足球和紐卡素不死的信念奇蹟地捱過來了。不簡單,但對古迪泰利斯來說值得。

但神女有心,襄王無夢,回歸之願終成夢幻。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亞洲聯賽冠軍盃,中超班霸廣州恒大來港作客東方,在賽事的86分鐘,恒大的球迷區出現一幅「殲英犬、滅港毒」的橫額。對於這幅橫額的含意,香港網民深有誤解,在場的本地球迷也與廣州對罵不息,實屬不幸。

讀者不妨想想,若廣州球迷蓄意侮辱東方球員及香港球迷,為何不在自己主場人多勢眾的時候就拉出此橫額,反而要在作客人少的時候才故意生事?難道廣州球迷反倒是在自家門前怕了共產黨,連愛國政見都不敢表達,要走到外頭才反美帝打小日本汪汪亂叫一番的一群五毛憤青懦夫?當然不是!他們肯定是因為抗議的對象在香港,所以專程來港張開這幅橫額。而他們抗議的對象是誰,橫額上面清楚寫着,是「英犬」,那明顯就是指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

港人稱梁振英為「狼英」,狼與犬是同科動物,廣州球迷不寫「狼英」寫「英犬」,肯定是他們認為梁振英連狼都不如,只是一條狗。是以「殲英犬、滅港毒」的真正意思,很明顯是「殲滅香港的大毒草梁振英這條狗」。請港人不要懷疑廣州球迷的勇武情操。廣州的革命歷史是大家所熟知。

廣告


廣告

前特首董建華的民望評分在2003年3月跌破45分,筆者便在5月及6月發表《董建華民望綜論》及《特首民望新解》兩篇文章,說明董建華已陷入「信任危機」,筆者當時說:「 50分……可化成大約30%的『得票率』,45分大概會轉化為20%,而40分大概會化成10%至15%左右……」筆者當時引證:「英國的戴卓爾夫人在『認許率』跌至25%後……辭去自1979年起出任的首相職務。1997年初,馬卓安又在『認許率』持續在30%的水平浮沉後輸掉首相職位,由貝理雅接任。至於前任美國總統克林頓,八年任期內的最低『認許率』亦有37%……」

十四年後,筆者今日補充:在當代英國歷史中,在任首相的民望「認許率」跌至30%的話,肯定要改朝換代,貝理雅在 2005年「認許率」只有34%而仍能連任,是個異數,全因對手比他差。其他時候,在任首相起碼要有44%的「認許率」才有機會保持領導。

在美國,從1944年起計,政黨能夠透過大選繼續執政者,在任總統在選舉前的 「認許率」起碼要有48%,而就算改朝換代, 總統在離任前的「認許率」最低也有32%。因此,在香港,以民望評分45折合認許率 20%作為「管治危機」的基準,並不為過。

廣告


廣告

1. Position: Project Officer (Full-time)

Job responsibilities:

– Plan, coordinate and implement programme activities for capacity building
– Liaise with potential and established allied groups and partners
– Communicate with funding bodies and provide related reports

Requirements:

– University graduate with at least two years working experience
– Responsible, detail-minded with sound analytical thinking and judgement skills
– Experience in budget and event management preferred
– Knowledge in Chinese legal system and human rights situation preferred

廣告


廣告

一個人到了某個年紀,慢慢發現要面對失去很多東西,Mia Hansen-Love雖然年紀輕輕,現年才36歲 (1981年出生),但她所執導的《從前.現在.將來》(Things to Come,2016),確實是把人生所必然要面對的失去,拍得十分出色和細膩。

伊莎貝雨蓓演的Nathalie,她要面對丈夫移情別戀、母親抑鬱症的折磨和離世、兒女的長大、為自己出書的出版商變質向市場屈服、還有她教書的愛徒在理念和價值觀上越行越遠。Nathalie本身是一名哲學教師,在法國哲學有一定社會地位,同時哲學亦涉及普世的觀察、思考和價值,但慢慢Nathalie發現自己無論家庭、事業、甚或處世的價值觀,變得越來越孤立,變成只得自己一個人。

廣告


廣告

1. 政府建議興建一條行人天橋連接圓方同西九文化區,有傳媒指最終造價將會超過五億。公眾不滿造價太貴,政府解釋話施工地點有難度。其實要起行人天橋,無非是要處理西九的出入交通問題,何不 think outside the box ,思考用同樣的價錢,換另一個更全面的解決方法:無人駕駛電動小巴。

2. 西九本來就已經有打算提供環保運輸系統方便訪客。剛好近年來無人駕駛和電動汽車的技術發展迅速,不少城市已經在實驗無人駕駛電動小巴,例如瑞士洛桑、美國拉斯維加斯、英國倫敦等等,法國里昂更已經有首個投入乘客服務的項目。以里昂為例,每架小巴可坐 15 人,全自動化,自己識得埋站開車,沿路避開途人。這種模式放在一些大型園區(如西九)更有優勢,因為可預先安排專用路線,無需和其他道路使用者爭路。可以想像,要發展成 24 小時 on-demand 模式運作,應該相當容易。

廣告


廣告

文:Aberdeen @ 法夢

相信對不少人來說,去年香港大學校委會研究生代表選舉中,有候選人涉嫌透過微博紅包賄選一事仍然算是記憶猶新,而校委會當時的處理和結論不免令人驚訝。當然,由於廉政公署正調查賄選一事,而該選舉中的另一名候選人又正透過申請司法覆核尋求挑戰選舉結果,具體地評論該案或許並非恰當和明智之舉;但宏觀而言,這事件正反映了現有防止選舉舞弊刑事法律的不足。

現行針對公職選舉的刑事法律主要來源是《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554章) (下作《選舉舞弊條例》)。《選舉舞弊條例》第7條及第11條將一系列在選舉中因為接受利益而作出的行為(例如投票予某候選人)定義為舞弊行為;同時,任何人嘗試提供利益以促使其他人作出該等行為亦屬舞弊行為。

《選舉舞弊條例》第6條規定,任何人在選舉中作出舞弊行為,若循簡易程序審訊且定罪,最高可處罰款 $200,000及監禁3年;而如果循公訴程序審訊且定罪,最高可處罰款$500,000及監禁7年。

不幸地,《選舉舞弊條例》第4條而限制了該條例的適用範圍。簡單而言,該條例只適用於行政長官、立法會議員、區議會議員、選舉委員會委員、鄉議局議員、鄉事委員會主席、副主席或執行委員會委員和鄉郊代表的選舉。相反,任何其他選舉,例如大廈業主立案法團選舉、學生會選舉、甚至立法會主席選舉,都不受《選舉舞弊條例》所限。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許多人都讀過這樣的童話:有兩個人,一個是富人,一個是窮鞋匠,他們是鄰居。富人並不快樂,而鞋匠卻很快樂,整天唱歌。富人非常妒忌,他給鞋匠一大筆錢,要他不再唱歌。鞋匠照辦,但從此非常不快樂,不僅因為不能唱歌,而且整天為那筆財產煩惱。他毅然拋棄了財產,再成為快樂的人了。

快樂鞋匠和西西弗斯

舊時一個獨立工匠,他的勞動比現代人的勞動愉快。他依靠自己的生產工具來工作;他是生產過程的主人:他自己控制勞動的強度;他是整雙鞋子地製造,因而他的勞動具有創造性質;他可以根據自己意願來處置它。

現代打工族恰恰相反。他從頭起就是整個企業的龐大分工的一部份,它是一顆螺絲釘,整天不過重覆一種最單調最無聊的操作。在古希臘神話中,西西弗斯因冒犯神靈而被罰,每天要把一塊石頭推上山頂,但一到山頂石頭就會自動滾下來,他於是只得永無止境地重覆工作。換言之,古人認為,重覆、單調的勞動乃是痛苦的懲罰。現代僱員,人人都是西西弗斯。他甚至比西西弗斯更可悲。工人不僅在物質世界中受統治,而且在精神世界也受統治,他們把統治階級加在他身上的意識,當作了自己的意識。

市場是自由、平等的典範。工人和資本家同時出現在市場上,一方作為勞動力的賣者,一方作為勞動力的買者。雙方都是充份自由的。在訂定勞動契約的時候,雙方都是完全自願的。

廣告


廣告

火熱之處

繼去年的〈人民檢察官〉之後,改編自著名反貪小說作家周梅森同名小說,並由最高人民檢察院影視中和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金盾影視中心等單位出品的檢察反腐劇〈人民的名義〉近月在大陸熱播,收視、點擊居首,成為男女老少街頭巷尾的熱話談資,而多地的黨組織都要求黨員幹部收看,並要寫觀後感。劇集講述由陸毅飾演的主角、最高人民檢察院反貪總局偵查處處長侯亮平臨危受命,調回出身地漢東省(一虛擬地方省市),偵查當地官場塌方式貪污腐敗,與官商勾結的貪腐勢力周旋的故事。作為睽違多年的反貪劇之一,因應近年反腐動了不少大老虎,其情節亦以副國級官員的家族腐敗為主軸,題材和內容的尺度相對突出。

〈人〉雖然契合十八大習近平主政後反貪主旋律且有官方最高檢出品背景的劇集,難免不乏文宣、說教部份,亦有不少套話、官話,但比起原著小說,〈人〉畢竟已經拍得比較生動,且加入不少輕鬆跳脫、角色互相抬杠的元素,而各個角色表面公事公辦,實則暗內較勁,各有盤算,亦十分精彩。演員則多為實力派而非小鮮肉,當中將京州市委書記李達康飾演得有血有肉的吳剛更成為網紅,風頭比有較名氣的張豐毅、陸毅更盛。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晚上在旺角大球場舉行亞冠盃小組賽,東方主場迎戰廣州恆大,廣州恆大球迷在熱烈打氣下,反客為主佔領旺角場。雙方球迷賽前互相挑釁,客軍球迷高叫「廣州隊」,主場球迷則相形見絀,其後兩邊互相「問候母親」。廣州球迷更多次次挑逗「大聲啲」,有香港球迷高呼「We are Hong Kong」抗衡。然而,「好戲在後頭」的是,廣州球迷在賽事末段亮出「殲英犬,滅港毒」橫幅,挑釁香港球迷。東方最後 0 : 6不敵廣州恆大,正式在亞冠盃小組賽出局。

IMG_4152

圖:葉鴻輝和鄭智再次狹路相逢

廣告


廣告

男女之間嘅問題真係多到數唔哂,就好似噚晚又有人食飯食到大打出手。男嘅要請,女嘅要AA,放眼現今香港肯定係最啱異性口味,有邊個男人唔想同女仔食飯可以比小一半?有邊個女人拎銀包出嚟真係想比錢?(嗱,比喻嚟,我識好多女仔會咁做嘅OK?我冇抵毀女性。)
 
我好鐘意同人食飯,一班人又好兩個人又好、男又好女又好、識咗好耐又好第一次食飯又好,食飯嗰陣大家淨係需要望下菜單有咩食,然後坐定定等人送過嚟就得,唔洗漫無目的行住個商場是但搵間鋪入又冇嘢啱一兩分鐘出返嚟。而且食飯嗰陣邊食邊傾,一時講下白痴嘢,一時講下份工,兩個人嘅交流都冇咩舒服得過咁。直到個甜品嚟之前我好都好享受同每個人食嘅每餐飯,但當大家都放低隻甜品羮,堆單氣氛愈嚟愈重,我心入面就開始盤算緊到底一陣張單應該點埋。
 
一班人食還好,總數除返開人頭,毫子四捨五入,最多咪比多一兩蚊,總好過賣旗賣咗比紅底機構。但兩個人,特別係一男一女,由我舉手示意埋單嗰一刻,我就要留意住個女仔有冇拎銀包出嚟嘅意圖,有拎嘅又要諗佢真係想比定做樣,然後再決定叫唔叫佢收返埋個銀包。有啲女仔好識做嘅,大家第一次見面都會自動AA,做咗幾年朋友就更加唔洗講。但有啲唔係好熟見過幾面,因緣際會遇到;又或者最近識到新朋友約佢出嚟一齊食個飯,見到佢大安旨意等你比哂咁樣,你唔知係佢真係未試過出街食飯要比錢吖,定係以為你對佢有意思所以你會比哂。
 

廣告


廣告

親愛的M+:

先請你饒恕我的唐突。因為雖期待已久,但我們素昧生平。想你應該記得,那是一場始自上個世紀的約定。這19個漫長的寒暑,整個西九都已經滄海桑田,但你還是只聞樓梯聲。望穿秋水,才有出此下策,寫下這一封無法投遞的情書。

前世

廣告


廣告

台灣網絡紅人谷阿莫,自2015年起於網上以「X分鐘看完電影 / 電視劇集」的系列短片出現後一直大受歡迎。因為他將兩、三個小時的電影,甚至幾十小時的劇集濃縮,剪輯成短短幾分鐘的片段,加上他獨特的評論風格,時而風趣、時而尖酸刻薄,娛樂性甚強,並上載於YouTube中讓網民可以免費觀看,在短時間中知道該電影/劇集的內容,省卻不少時間。網絡上有很多人會觀看,並以他的評論作參考,再考慮是否值得觀看或購買影碟。

而谷阿莫的短片,一直都存著有關版權的爭議,因為他的評論會把整部電影的片段濃縮,並完全劇透(透露劇情)。這幾天,有報導指他被片商控告,因多部影片經他重新剪輯及評論後,被形容得相當無聊,十分影響票房。更有報道指電影《腦漿炸裂少女》因為他的加工解說,直接取消院線上映計畫,事後連販售DVD版權、播映權等都受到嚴重影響。

然而,他被告侵權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他從網路非法取得電影,再製作他的評論片段。他解釋他的短片符合「著作權合理使用原則」:在「評論」、「研究」、「解說」、「教學」及「新聞報道」的情況下,便可以在沒有取得著作人授權同意的情況下,優先使用在網絡上找到已公開或任何人都可以免費自由下載的內容,而且他只是使用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內容,絕對不會對原著造成任何利益的傷害。他亦辯稱沒有利用這些短片來賺錢,因此他覺得自己的影片絕對沒有問題。

廣告


廣告

將近完場,摩帥一如既往將伊巴留在場上,即使加時在即。伊巴今晚踢得有點拖泥帶水,有些「叉燒」也不能把握,也許疲累在皮膚下蔓延,但也無可厚非,畢竟年華逝去,今季幾乎全勤而且場場踢足九十分鐘,人非金石。

一次爭頂,落地時間不夠伊巴還嘗試站立落地,結果右腳不支變形,如拉開的弓弦一樣,筋腱哪能承受這曲線?痛苦隨即擴散,伊巴被扶下場。其實老練如伊巴又怎會落地錯誤?大致是疲勞導致下意識動作誤判而已。

但這是對一位老將的致命一擊。步入暮年,伊巴一直與時間惡魔努力談判,祈求稍稍挽住疾走的秒針,故勤做瑜伽及嚴控飲食,爭取籌碼延續球場上的餘暉。無奈撕裂的筋腱撕裂了這一切。

這為伊巴還在發光發熱的征程劃上一個破折號。原本相信是伊巴經理人為爭取最優厚待遇而拖延續約,這時重傷卻頓時令曼聯遲疑,畢竟老將退步可以很快,而伊巴本身頗為高薪,要說服曼聯重金續一個重傷到至少一月的35歲老將不易,否則傷癒後只能黯然告老掘金,令人想起當年域陀華迪斯。

被扶出場,伊巴的眼裡還有一個夢,一個斯德哥爾摩金碧輝煌的夢。祖籍克羅地亞,伊巴對瑞典國家隊雖已鞠躬盡瘁,但終究沒法率領瑞典踢出奇蹟,一直是心頭之憾。但即便如此,瑞典人仍由衷敬重伊巴報效的這些年,故於去年決定為伊巴鑄造銅像,向一代瑞典神塔致意。

廣告


廣告

圖:楊雪盈倡議改建為寵物公園的選址

(獨媒特約報導)灣仔區議員(大坑)楊雪盈,去年在區議會提議改建大坑蓮花宮公園及蓮花宮東街休憩處為寵物公園,遭鄰區新民黨區議員李文龍等議員反對,區議會延至今個年度撥款20萬,進行「灣仔區休憩用地設施及需求研究」。楊雪盈在會上多番要求將寵物公園列入工作計劃,不過工作小組多名委員均認為須先獲取區內休憩設施資料才作考慮。

灣仔區議會「灣仔區休憩用地設施及需求研究工作小組」今早舉行第一次會議,楊雪盈自薦任主席,但並無建制派議員和議,最終由區議會主席吳錦津及副主席周潔冰提名新民黨李文龍出任主席。

廣告


廣告

在香港頗難有機會在戲院看到波蘭電影,第41屆香港國際電影節播放了其中一部《獵肉者鄙》Spoor ,早前在柏林电影節獲得銀熊奬。滿以為藝術作品居多,原來電影也迎合觀眾口味,無論節奏及電影語言,都十分緊湊,令人印象深刻,而且展現社會、政治、經濟及宗教層面,既有深度又不失娛樂成份。電影中亦充滿大自然景色,動物的悠然生活以及被獵人殺害的殘酷畫面。

《獵肉者鄙》由退休女工程師兩隻愛犬失蹤說起,她居住的山區村落正在打獵季節,她在尋找愛犬之際,到處反對獵殺動物。聚居附近的獵人包括查案的公安局局長,逐一離奇死亡,整部電影圍繞著揭開這個死亡之謎,與觀眾鬥智,未到最後部份,幾乎沒法猜中誰是兇手。

直至結局,導演安妮茜嘉賀蘭(Agnieszka Holland)也是open ending , 警方追逐疑兇的最後一個鏡頭全黑fade out , 然後fade in 一場夢境作結。這部電影既不是偵探故事,也不只是環保份子反對獵殺動物,它集合多種戲劇元素自成一格,讓觀眾有較多思考空間。看完這部電影,你會不期然思考的問題是,到處虐殺動物的獵人卑鄙,還是為動物報復的兇手殘酷。

安妮茜嘉賀蘭是波蘭重量級導演,曾跟隨奇斯洛夫斯基撰寫電影三部曲其中《藍》的劇本,並且是波蘭電影大師華意達及贊祿西的助導,她執導的電影每每對政府、社會作出批判,而《獵肉者鄙》對弱肉強食的人性批判更深,導致悲劇發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