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今日首讀及二讀《國歌條例草案》,香港眾志早上約十時突襲公民廣場抗議,在旗杆下掛上「不歌頌的自由」的橫額。政府於下午發聲明強烈譴責香港眾志的行動,並指行政署已報警。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回應指,公民廣場是開放予公眾集會及示威的地方,批評行政署職員濫權,搶奪示威者的道具。

政府:公民廣場旗桿平台非開放範圍

政府於下午一時發聲明,強烈譴責香港眾志成員闖入政府總部東翼前地,不理保安人員勸喻和警告,強行掛起示威標語,導致一名保安人員受傷,及部份植物受到破壞,行政署已報警處理,警方已派員跟進調查。聲明又指,政府總部東翼前地旗桿平台並不屬於開放予公眾進行集會及遊行的範圍。

黃之鋒指出,高等法院早前已裁定政府限制市民進入公民廣場違憲,而旗桿平台屬於公民廣場的一部分,理應可以讓市民自由表達意見。被問及為何不選擇公民廣場內其他地方示威,黃之鋒相信只有旗杆的位置可以掛橫額,該位置亦沒有標語告示「不可掛橫額」。他批評政府重開公民廣場是「假開放」,「中聯辦同公民廣場嘅花槽都係阻止人民示威,政治花槽一個都嫌多」。

廣告

黃啟暘 - 腸

比卡超狂熱愛好者。 網誌


廣告

Litt-, Litton 指如果社會就某人應否被控、被定罪進行公開辯論,會是香港非常悲哀的一天。其實他今日漠視香港法律的精神,胡亂地貶低社會上對律政司的批評,才真的令人感到悲哀。

Litton 認為只有牽涉海外司法管轄區的複雜財務交易,律政司才應尋求外判法律意見。我想反問一句,果真如此的話,那以往律政司又何須在檢控許仕仁和曾蔭權之前,尋求外判法律意見呢?

律政司以往凡案件牽涉高官或前高官貪腐的指控,一貫做法都是在作出檢控決定之前,尋求外判法律意見。至少就報案人而言,慣例已成政策,造成了政府會繼續沿用此慣例的合理期望。

法治概念中法律確定的原則,正正規定政府不得在製造合理期望之後,卻隨便偏離此等期望,令市民無所適從。因此,提出理據證明拒絕尋求外判法律意見為合理的責任,在於政府。Litton 憑著他的司法經驗和崇高地位,反過來要求質疑政府做法與以往慣例有別的的人主動提出理據,是混淆原則,實在悲哀。

事實上,時任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在2012年處理律政司一方希望由英國御用大律師負責檢控許仕仁的申請時,清楚地解釋了此類案件牽涉的公眾利益為何:Re David Perry QC(unreported, HCMP 2381/2012, 23 November 2012)at paras 14-15。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現時位於政府總部旁的夏愨道抽水站,因政府修改該地的用途(五號地盤)為新高等法院,需覓地搬遷。水務署建議的選址為灣仔駱克道遊樂場,需將部份公園設「離地」置於抽水站之上。昨舉行的諮詢會上,遊樂場旁的幼稚園斥署方未有諮詢,他們僅一個月前才獲悉,對於改建工程表示非常震驚。

夏愨道抽水站原擬搬遷至香港公園內,但該地位於茶具文物館旁,影響百年歷史的防護石牆,遭團體反對。水務署新的建議選址位於近警察總部的灣仔駱克道遊樂場,去年12月曾諮詢灣仔區議會屬下委員會。

廣告


廣告

政府在2017年《施政報告》中,提出重建香港大球場的可能性。經過接近兩年的技術研究後,到今年1月初,政府終於提出大球場未來的發展方向,建議增設符合國際標準的田徑比賽設施,以及把看台座位由原先4萬個大幅減至約8000個,改建以後,市民將可免費享用設施,球場亦會用於舉辦社區活動。

政府提出重建大球場主要基於三個理據:一是與未來的啟德體育園主場館功能重疊;二是大球場使用率長期偏低;三是設施老化,草地質素也不濟。

我想提出兩點:一、或者大球場是有重建必要,但最大的問題是如何重建,而政府又想達到怎樣的政策目的;二、政府8000個座位的建議,絕非上策,宜重新考慮。

減至8000座位非上策

這次政府的大球場重建建議,得到多個體育總會支持,如香港足球總會、香港欖球總會、香港業餘田徑總會及香港學界體育聯會,一些球壇元老,如梁守志、李健和也表示不反對重建。政府的說法是反映了部分事實,啟德體育園主場館落成後,容量達5萬人,香港或許用不上兩個4萬人以上的大球場。

廣告


廣告

(左起)香港音樂導師工會劉家樂、黃穎之、鍾浩賢

(獨媒特約報導)國歌法今日於立法會首讀及二讀,多個民間團體到場抗議,包括香港音樂導師工會。工會認為國歌法有很多灰色地帶,影響創作及教學自由。工會理事鍾浩賢感嘆國歌其中一句歌詞是「不願做奴隸的人們」,但他們即將要做國歌法下的奴隸。

工會幹事劉家樂表示,音樂人崇尚感受音樂的自由,但國歌法限制老師的教學方向,例如不能改變國歌曲風,只能教導學生一種表達方式。

工會主席黃穎之認為國歌法限制學生的藝術欣賞,學生不能真誠地表達對國家的情懷,因怕違法,須根據法例框架表達「固定感受」。黃指國歌法亦會影響教學方式,老師未能教導學生廣闊地欣賞國歌的歌詞及背景。

黃穎之又擔心假如學生五音不全,會否觸犯法例。工會理事鍾浩賢亦恐怕「彈錯音會唔會誤墮法網」,未知老師及學生會後互相告發,覺得情況十分恐怖。他們指處於兩難局面,「又怕教唔到,但唔教又犯法」。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國歌條例草案》今日於立法會進行首讀及二讀,保衛香港運動約20名示威者由海富中心遊行至立法會示威區,支持國歌法立法,以維護國家尊嚴。民間人權陣線、社民連及香港音樂導師工會等團體於同場反對國歌法,發言期間被保衛香港運動以音響滋擾。

更多:
眾志突襲公民廣場反對國歌法 批箝制港人思想自由

IMG_2783

廣告

周偉良

《講劇時辰到》主持,曾任職TVB助理編導,之後投身廣告製作及撰告,目前為廣告導演。曾撰寫動畫及電視電影劇本。 網誌


廣告

《大象席地而坐》是國內導演胡波首部電影作品,也是他的遺作,在電影還未正式公映時,他在2017年10月12日上吊自殺,關於他自殺原因,有說因經濟困難和失戀,當然也和他的個性有關,但更多批評直接指向這電影的投資者王少帥(奧運體操金牌得主劉璇丈夫),起先,王投資67萬人民幣,相當少的製作費給這電影,完成後,導演的剪接版本長達四小時,基於排戲院場次這個商業考慮,王要求胡將電影剪短到兩小時,兩人為此發生爭執,胡要求買回電影版權,但電影公司開價350萬人民幣,在2017年6月,電影公司更向胡波發出違約行為溝通函,提出損害賠償請求,其後更解除了他的導演職務,令他的心血化為烏有,這事情極有可能影響到他做出上吊這決定,而他死後,電影公司將這四小時的電影版權,「捐贈」給他父母,大家才有機會看到目前的版本,這是他堅持到底得來的成果,但實在太令人婉惜了。

廣告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 網誌


廣告

灣仔繞道終在2019年1月20日通車,但一件具重大爭議的相關事件,彷彿已隨時間煙沒,這就是2007年清拆皇后碼頭事件。

2007年5月,皇后碼頭為建中環灣仔繞道被面臨被拆;在一片爭議聲中,皇后碼頭被評為一級歷史建築。根據香港公營機構古物諮詢委員會(簡稱古諮會),歷史建築可分三級,以一級為最重要。一級歷史建築代表什麼?它代表「這個級別的建築物,被認為具特別重要價值,而可能的話須盡一切努力予以保存」。

燕尾蝶疲倦了 在偉大佈景下
這地球若果有樂園 會像這般嗎?

廣告

陳沛然 Chan Pierre

我是足球員,業餘寫網頁,興趣做醫生。 那些年因為足球而加入醫生公會,2014年至2016年當上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2016年起成為立法會議員。 網誌


廣告

梁醫生總裁:

每年冬季流感高峰期,傳媒都會報導公立醫院急症室和內科病房爆滿,猶如戰地醫院,年年如是,由我畢業的2000年起便如此。就此,我建議的應對措施如下:

  1. 每年1至2月冬季流感高峰期的6個星期,預先減少安排非急症病人入院,預留額外床位;
  2. 在冬季流感高峰期的6個星期,醫管局總部帶頭減少在總部召開會議的次數,將非緊急會議延至3月,並在此期間暫停一切醫院認證計劃的文書工作;
  3. 檢討特別超時津貼計劃(SHS),包括金額、申請程序、批核問題等等;
  4. 盡快調整醫管局HA2員工的每月固定津貼,挽留富經驗的中層醫護人員;
  5. 檢討醫管局HA2員工入職的起薪點,吸引更多醫護加入。

病房爆滿,病床不足

翻查政府財政預算案, 2000年醫管局醫院的病床數目是29432張,而到了2017年,病床數目竟然是28335張!在這18年,香港人口增長了11% ,即73萬,而病床數目反而減少了1097張。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今日提交《國歌條例草案》到立法會作首讀及二讀辯論,香港眾志今早突襲公民廣場,在旗杆下掛上「不歌頌的自由」的橫額,反對國歌法立法。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斥,國歌法箝制港人的思想自由,一旦立法,香港將成為人人必須向國家政權表忠的城市。他呼籲港人關注事件,用行動反對國歌惡法,重申言論自由的可貴之處是有表達自由,亦同時有不表達的自由,「不用對國歌表達肅然起敬。」

在早上約十時,香港眾志成員把預先準備的梯拋進旗杆下的花槽,其後爬入花槽,成功「佔領」旗杆位置,掛上「不歌頌的自由」的橫額。行政署的保安一度與香港眾志成員拉扯,更欲搶奪香港眾志橫額。林朗彥高呼,「唔好傷害示威朋友」。在場的警察則未有阻止香港眾志的行動,只在場拍片紀錄。

廣告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廣告

上年今日,港大舊生梁天琦於庭上承認襲警罪而被即時還柙,及後因暴動罪成被判入獄6年。我非港大學生,如我有機會在諮詢會有發言權利,定必向港大候選會長發問:你如何評價港大舊生梁天琦?他被取消資格、囚禁,你都認為是在「法治健全」的情況下發生?你對他在旺角衝突中的角色有甚麼看法?你認為他是黑社會嗎?

//

近日在臉面專頁見到有留言詰問,為何我一位前立法會議員會如此關注港大學生會選舉,並認為學生代表不涉政治、只需顧及學生利益時,便發覺部分學生也許對學生會於社運以及社會所擔任的傳統角色有所誤解。的確,學生會是由學生一人一票所選出來,是代表著學生的聲音,但這種代表是具有強烈政治性,校內學生一般亦對學生會的時政立場有所期望。

廣告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廣告

署任特首張建宗約見泛民主派的議員,討論已經決定了會如期推行的把長者綜援個案申請年歲門檻提高至65歲,並向60至64歲申請人發放「就業支援補助金」的事件。問題是既然已經決定如期執行,「補鑊金」方案亦已經出籠,現在才約見泛民主派議員,這算是什麼意思?還有什麼好討論?只是繼拋出個「補鑊金」之後,再把政務司長或署任特首張建宗也變成「補鑊張」而已。

先不說由張建宗這一位署任特首來接見是不是不尊重議員,算啦,署任特首在憲政秩序上也算是特首,就當你沒有刻意不尊重或低貶主要由選民直接選出的泛民主派議員的含義,因為低貶片早已經表明了,但在已經見完了建制派那些議員過多星期之後,而且還是在有了最後決定之後才約見泛民主派議員,這樣的約見根本就連「補鑊」的動機也沒有,以這樣的「二流補鑊」來對待議員,比向60至64歲的綜援申請人派發就業支援補習補助金更沒有誠意。還有什麼好討論的?既然低貶已經都擺到明,這樣的事後約見就連基本的政治禮節也談不上,泛民議員還派出七人出席,這一次倒算是做到在政治上有節有禮了。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荃灣區議員譚凱邦、立法會議員梁耀忠、范國威、朱凱廸和郭家麒昨日下午聯同約10名馬灣區居民到政府總部請願,促政府將馬灣邨巴納入長者兩蚊乘車優惠計劃。

他們將收集到的603份居民意見書遞交,並拿出寫上「馬灣邨巴要優惠」、「長者兩蚊應睇齊」和「長者出行無閉翳」等揮春。目前馬灣交通是根據地契條款,由珀麗灣發展商新鴻基地產旗下的珀麗灣客運營運,目前只有渡輪獲納入長者兩蚊計劃,邨巴卻不獲資助。

珀麗灣業主委員會副主席黃杏雲表示,珀麗灣客運提供的交通服務非常有限,島上缺乏專營巴士和小巴,如今乘坐邨巴來回須付逾20元,車費昂貴,認為兩蚊乘車優惠對長者而言「非常重要和合理」,批評政府未有解決馬灣交通服務因當年批地遺留下來的問題,是「歧視馬灣街坊」。

她批評馬船有優惠而邨巴沒有兩蚊計劃是「非常荒謬」,促政府應秉承敬老和關懷社區精神,盡快將馬灣巴士納入優惠計劃內。黃杏雲又反駁政府指邨巴只是私人巴士,邨巴服務全港市民遊客,不存在政府所稱馬灣巴士是「私人屋苑居民巴士」一說。

馬灣居民簡先生慨歎搬入馬灣是為了享受退休生活,豈料卻喪失了兩蚊優惠。他稱自己見證渡輪由15分鐘一班不斷減班至一小時一班船。他為了節省金錢,惟有「早一個鐘出門口搭船,去到荃灣再搭地鐵」,出入轉折費時。

廣告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廣告

正當中國大獨裁者習近平壓縮「九二共識」空間為「一國兩制」,強迫台灣接受,連國民黨內部也起紛爭,年輕立委蔣萬安表態支持蔡英文的「四個必須」,捍衛台灣的中華民國主權;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也考慮重新詮釋「九二共識」,加上「和平民主」作為與中共打交道的兩岸政策,偏偏只有前總統馬英九大肆鼓吹「九二共識」是台灣的「保命仙丹」。這表示如果台灣不接受「九二共識」,台灣就得死翹翹了?

習近平在中國國內正受到黨內外的責難,在國外也是四面楚歌,沒想到最大的鐵粉竟然是台灣的馬英九,這是不是馬英九為爭取國民黨的總統初選得到習大大的加持而送上大禮?後面還有多少馬糞會跟上這位習粉?

不過從馬英九提出的保命仙丹,也讓人想起2010年馬英九在推出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時,也把它作為振興台灣經濟的萬靈丹。雖然後來他否認是萬靈丹,但還說:「卻是關鍵時刻的正確選擇」。他還吹牛說:「我認為ECFA對台灣、兩岸、亞太乃至於世界,跨出三大步,證明世界是平的。」這三大步分別是台灣突破經濟孤立,走出經濟邊緣化;兩岸經貿走向互惠合作、制度化,在兩會架構下創造更多商機,增加更多就業;加速亞洲區域經濟整合,ECFA獲得亞太、國際社會重視,台灣可成為各國進軍大陸跳板。這不是萬靈丹是什麼?

廣告


廣告

近年,香港社會對「性」可謂愈來愈開放。為何這樣說?除了一些有關性觀念的調查可以佐證外,(1) 看看地鐵站內有關避孕產品的廣告就會知道。相比10年前較為保守的風氣,今天與性相關的廣告(如避孕套、避孕藥或時鐘酒店等)隨處可見。而近來,筆者無意間在地鐵裡看到一則避孕藥廣告,以一句「My Life My Control」(自己人生,自己話事)作為廣告標語,彷彿都在鼓勵人們去放任、追求性快感。或許這也反映了產品的營銷理念:緊貼時下人的潮流——更隨性、任意、不受束縛去追求性快感的潮流。

「My Life My Control」這句廣告語讓筆者想起去年11月某日,適逢同性戀大遊行,筆者在街上遇到遊行隊伍中的某團體,其中的遊行人士衣著暴露(有的女生袒胸露背,當中有一位男士只穿了一條黃色的內褲),一邊行一邊高喊:「我的身體我作主,我賣淫關你甚麼事!」(這句話本來夾雜了粗口,故不在此引述。)

在現今的文明社會,自由是每個公民應享有的權利,也是現代社會的核心價值觀之一。但在個人自由應該被充分尊重的同時,是否就意味我們可以有自由做任何事?一個人若無視後果與自身的責任而任意妄為,會帶來甚麼結果?同樣一句「我的身體我作主,我______關你甚麼事!」如果我們玩填充遊戲,在空位填上:暴飲暴食、吸毒、賭錢、自殘、自殺等行為,又會釀成怎樣的結果?

廣告


廣告

很喜歡岑寧兒的歌聲。

打從很多年前在四四南村現場聽過後,愛上了,很有質感,用歌聲訴說著他想說的故事或感覺,而且總會留白,讓聽的去想去感受。三年前的《Here》很喜歡,三年後這張《Nothing is under control》,很隨心,在不同的作品裡,繼續最衷心的唱出一個唱作人應有的態度。

所以,歌曲沒有很統一的主題,喜歡用上粵語英語國語也好,只要唱出最想表達的就可以。於是,先來輕鬆自在的開場白,Bossa Nova節奏下就像正在放假一樣,其實可能單單是Yoyo的吟唱,不用歌詞也可以讓人嚮往。接上是看透世情學習let go的Ride,因為Nothing Is Under Control,隨遇而安,我們也可以快樂地活的。

廣告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簡稱:社聯)是一個擁有超過440個非政府社會福利服務機構會員的聯會組織,其會員為本港市民提供超過九成的社會福利服務。 網誌


廣告

「三會一方」反對收緊長者綜援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及邵家臻立法會議員辦事處(下稱:三會一方)今天聯合舉辦「反對收緊長者綜援」記者招待會,表達對政府一再拒絕聆聽民意感到極之失望。三會一方認為,政府上周五在壓力之下推出「支援就業補助金」的折衷方案,未能夠彌補60至64歲綜援申領人在新政策之下的損失。

三會一方認為,「就業支援補助金」每月補回成人綜援的1060元,只是長者綜援與成人綜援「標準金」的差額,但長者綜援與成人綜援的補助金及特別津貼的金額然依然存在極大差距。成人綜援個人無法申領每年2,240元的「長期個案補助金」,以及每月340元的「社區生活補助金」;成人亦無法申領包括:電話服務費、交通費、眼鏡費用、牙科治療等特別津貼。新安排與現時長者綜援計劃的金額每月最少有636元的差別,還未計算各項按需要發放的特別津貼。

此外,新方案依舊透過強制性方式要求60至64歲的長者就業或尋找工作,不但令他們感到不獲尊重,更容易產生標籤作用,以為他們不願工作。現時,成人綜援申領人若不參加「自力更生綜援就業援助計劃」將會被扣減綜援金或停止綜援,此安排將會伸延至60至64歲綜援申領人。三會一方認為就業應該有選擇,任何強制性和懲罰性的措施,只會阻礙這班基層人士申領綜援的意欲,最終導致安全網失去效用,令長者的福祉受損。

廣告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廣告

之前都寫過不少文章談及韓國工人面對的不同挑戰,例如被大財團壓榨、無理解僱、拖欠薪金等,還有些企業工會在抗爭多年才能獲得正式員工的合約。而最近韓國國會上通過一項法案,令主持工運的團體暫停抗爭,並希望總統能讓應負責任的人負上法律責任。究竟《金龍均法》中的金龍均是誰?為何他的事件引來關於工人待遇的爭議?背後反映了什麼社會亂況?

事源於12月27日,韓國國會通過了被稱為「金龍均(音譯)法」的《產業安全保健法》修正案,正式就不同行業的建築等工作外判進行規限,目的在於將危險工作委託外判一方的責任擴大,以避免出現外判工人發生意外時委託及被委託方逃避責任。所有工作現場中,委託方必須履行安全保護外判工人的責任,並就危險場所進行主要管理,與被委託方共同承擔責任。同時,有部份危險工作已被判定禁止外判。如有委託外判的公司違反此法例,刑罰由「1年以下有期徒刑或1000萬韓圜」上調至「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3000萬韓圜」。而且,如外判過程中違反法例的同時導致有外判工人死亡的話,最高可被判處7年有期徒刑及1億韓圜罰款。

廣告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廣告

之前兩個多星期,家父抱恙入住屯門醫院。有好幾次探望他,都聽到病房內有不同的病人高聲反覆呻吟,有一次更是差不多長達30分鐘,都沒有得到理會。據說情況經常如此。我當時沒有想過要怪責那些醫護人員,因為我看到的令我能明白為什麼會是如此。

家父住院那兩個星期,去探望他的時候,醫生就很難見到了,但有好幾次都想找醫護人員問問及澄清一些問題,但都發覺找不到合適的對象。有時也是自覺不好意思,不想佔用他們的時間。就當我們是與醫護人員捱著同這的義氣吧。

有人說,特區政府對香港的公共服務發展,往往都是用一個把活雞塞進雞籠的邏輯,總之那個雞籠塞到幾多隻就塞到佢盡,不會預留太多迴旋空間。這一種做法,對社會福利服務、醫療服務就更是普遍。在這種「雞籠邏輯」之下,服務人手及各種資源相對於服務的需要,就必然長期處於一個緊張的狀態。在一般情況下,可能還可以勉強應付,只是長期處於十個茶壺六個蓋的困難處境,前線工作人員面對的壓力就可想而知了。一旦遇上流感高峰期這些特殊情況,整個制度就算不會出現制度性的崩潰,其制度性的不足就會穿崩。一般情況下去到急症室,病人以為是急症,卻可能要輪上十個小時,總之急症不會變成死症就冇問題,對政府來說,這就是善用公共資源。

廣告

林勉一

1997年,香港由舊殖民地變成新殖民地,但所有東西都變得更惡俗、更無賴。 網誌


廣告

派4000元的計劃,宣佈到開心派表,拖足大半年,申請的條件和手續繁瑣,要提交的文件像申請綜援一樣麻煩,而且不能網上申請,但是表格數量又不足夠。

如此繁瑣的回水方式,行政費要花3億公帑。

這次回水那麼麻煩,人們不禁拿曾蔭權曾俊華派6000元那次比較。6000元那次,執行容易快捷,可以網上申請,沒鄭月娥那麼多條件限制,卻沒人說不公平,基本上是皆大歡喜。

鄭月娥這次派錢派得那麼擾民,那麼浪費時間,花那麼多行政費,其實充分反映了她的施政特色,那簡單來說就是:

簡單事情複雜化、好事變刻薄、離地、獨裁專斷、妄顧下屬部門執行困難。

同樣的問題,在取消60至64歲長者綜援一事上也是如出一轍。

鄭月娥在官場最出名的是難頂。她當上司,只有她講沒下屬講,而且丟出來的東西即使離地,在她眼中永遠是永遠做得到,下屬做不到或者有意見便會被鏟鑊甘。結果呢,有主見的人都頂不順她,於是大家見到的林鄭官員團隊特別容易見到油條、奴才、無賴和跟她一樣無情的人(很容易對號入座)。

上述鄭月娥的施政特色,又豈只長者綜援和4000元鬧劇?退保政策研究、土地政策諮詢,一樣是當負責的周永生教授和黃遠輝是阿四,毫不尊重,然後妄顧人家做諮詢研究的建議,最後又是把她自己的腹稿拿上枱面一定要執行。

這種鄭月娥式的施政,陸續有來,大家走著瞧。

廣告

東北反逼遷動物戰隊

網誌


廣告

林卓廷發了聲明,說我們屈得就屈。我們現在想說,林生不止「屈得就屈」,而且「食得就食」。

聲明前三點提及的「功勞」一筆寫在聲明就變了你的功勞,食屎啦你!這些會議是村內外不同團體極力爭取、和很多議員見面商討來的,政府才扮在夾縫間「漏滴口水給你舔」(就是實際上是差了),你好意思寫這是你的功勞?

所謂現在的安置賠償比起之前更好,可笑:

1. 石仔嶺老人院2019年就拆,新院舍2023年才建好,1000老人家照舊無地可容身,邊忽好咗?

2. 東北4000隻貓狗在逼遷下沒有任何安置,死硬,民主黨在這個議題上有關心過嗎?看過嗎?邊度好咗?

3. 所謂安置好咗賠償多咗,新安置單位都要2023年才建好,村民要搬兩次?而村里清拆還分階段進行,邊個走得遲就在村裡面食塵—-好咗?

最後仲要爆人地,話人地「我已經妥善安排好,你唔提,我喊!」,你真正才是「又食又屈」。

現在說給你知幾點:

1. 東北614公頃清拆土地上,有超過4000貓狗將會失去家園。
2. 安置公屋不可以帶狗;好多人在安置中無位置,只可以搬去租劏房,帶唔到貓狗
3. 飼主想負責任,但現行安置補償方案完全沒有理會動物
4. 你一投訴,漁護就來抓貓狗,四天後殺死。

左右逢源我知是你作風,一邊說安置補償已經好好,另一邊說看不過眼市民等待公屋——擺明你就是說東北居民阻住地球轉吧!

廣告

姚松炎

前立法會議員 網誌


廣告

原題為《沙中線紅磡站聆訊中部份專家揭發過度設計》

沙中線紅磡站被揭發有削鋼筋、鋼筋未扭盡或甚至無扭入螺絲帽等情況,政府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正在進行聆訊,上星期開始由各方的專家證人作供。其中最受人注目的莫過於由委員會委聘的獨立結構工程專家、RPS Consulting Enginneers 董事 Don McQuillan。他引述港鐵的專家證人 Mike Glover 的講法,認為「抽走東西走廊底層的五成鋼筋結構仍安全」[1] 他又引述螺絲帽供應商人和進行的測試,稱即使鋼筋只扭入60%、即26毫米已非常安全。[2] 他更聲言『月台層板底部根本毋須承受拉力,即使以竹枝取代鋼筋都照樣安全!』[2] 而他的看法亦與港鐵的專家證人和禮頓的專家證人大致相同。[3] 禮頓的專家證人 Nick Southward 更多首次揭示位於東面連續牆的設計改變,原來東面連續牆頂部由原設計的24枝螺絲帽接駁,改為36枝連續鋼筋,他稱這對結構性能及穩定性均無影響,且彎曲強度更增加百分之五十。[4]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第一眼戰線》(A Private War)榮獲金球獎2項提名,《失蹤罪》金像級女星露莎蒙碧姬衝擊奧斯卡影后顛峰之作。根據「獨眼戰地記者」瑪麗科爾文傳奇事蹟改編。勇悍無懼的瑪麗深入烽火大地揭露真相,在採訪期間失去左眼,造就她戴上標誌性的眼罩。鍥而不捨的她忍受著血肉模糊的痛苦記憶,與戰地攝影師保羅(《格雷的五十道色戒》占美杜倫 飾)直闖戰火最前線,將生平所見最慘烈的革命-「阿拉伯之春」公諸於世,以行動證明:真相─就是最大殺傷力武器!

電影以瑪麗科爾文人生最後十年作為主題,她的故事不止於生前最後一次直播,而是遍布了世界,包含了斯里蘭卡、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敘利亞等處 ,因為有戰爭的地方,便有需要被世人所知的真相。她所面對的除了無情的戰火,還有泯滅人性的戰爭罪行。電影中,瑪麗科爾文最常掛在嘴邊的是戰爭中的平民,她最希望報道的是受到戰爭洗禮的平民,並非邊說著正義邊屠殺平民的政府。電影中受訪的平民,並非什麼演技出色的特約演員,而是真真正正的戰爭難民,他們說的並非編劇給他們的台詞,而是他們真實的人生。這些對話,令這電影由一套普通的人物傳記,轉變成一套半紀錄片,讓觀眾的注意力由扮演的瑪麗科爾文的露莎蒙碧姬,轉移至現實的戰爭上。

廣告


廣告

林卓廷想支持政府,咪支持囉。

民主黨對新界東北的立場,亦早就預期會軟化,梁振英花了大量社會資源去打造的「土地供應短缺論」,消減了社會運動的壓力,係為佢地軟化做好了下台階。

但林剛剛發表的〈民主黨就新界東北第一期撥款立場的聲明〉,就有極大的誤導成份。

難免要稍作澄清,以正視聽。

1 有關林議員聲明的1A部分,政府所聲稱的「房協安置」的安排,基本上係徙氣的,純粹係好過冇。

因為百和路或古洞的專用房協屋邨,至少對前期和第一期的受影響住戶而言,肯定係趕唔切清拆前起好。

即係住戶即使想去專用房協屋邨,都要先去暫住單位(公屋或非指定的房協),去左暫住單位,仲會搬咩?但暫住期一過,就不可「免審查」,要面對經濟審查及富戶政策,即係可能要焗住又搬多次,去番專用房協單位,所以成件事係相當煩和擾民。(從設計去看,係引誘逼遷戶去購買房協單位)

如果政府的安置係免審查公屋,就能避免一部分呢啲問題。林生咁都收貨?

2 有關林議員聲明的1B部分,林議員似乎認為,「為合資格住戶放寬現金特惠津貼資格及加大津貼額」,是改善了原來的補償。

廣告


廣告

今日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討論新界東北發展撥款,會上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表示支持將撥款提交工務小組審議。對於有團體不滿支持撥款,民主黨立場如下:

1. 在過去數年討論新界東北發展項目,民主黨多次向政府表達對項目的意見,政府亦會去年回應民主黨的訴求,公佈新的特惠補償及安置安排,包括:

A. 為合資格的住戶提供免經濟狀況審查的安置安排,讓他們獲安置到由房協建造及管理的專用安置屋邨

B. 為合資格住戶放寬現金特惠津貼資格及加大津貼額

C. 放寬位於棕地或寮屋的業務經營者申領適用特惠津貼的資格準則等等。

2.就受重建石仔嶺安老院影響,首批要搬遷的160名住客,民主黨嚴肅要求當局必須妥善安置,並且會密切跟進。

3. 去年6月的北區區議會,政府在聽取區議會意見後,進一步修訂補償方案。當時在會上林已表示會支持方案。

4. 香港面臨嚴峻的房屋問題,公屋輪候時間已逾5.5年。新界東北將提供約7.2個單位(當中4.85萬個單位為公營房屋),容納約19萬居民,林卓廷認為不能漠視現時的房屋問題惡化,任由數十萬住戶繼續居於惡劣居住環境。

5. 林卓廷於區議會及今日會議,先後多次要求跟進發展區內的交通配套,及確保農民的收地安排妥善處理,可惜有關團體未有提及,令人遺憾。

廣告


廣告

林卓廷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今午討論古洞北及粉嶺北新發展區主體工程、詳細設計及特設現金津貼撥款,當中包括粉嶺馬屎埔農戶的安置方案。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表明反對支持撥款,惟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北區區議員林卓廷卻表示支持將撥款呈交工務小組,遭關注團體土地正義聯盟批評背棄立場。

WK
尹兆堅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上星期就收緊申領長者綜援年齡推出「支援就業支援補助金」折衷方案,向60至64歲申領人發放每月1,060元的資助差額。香港社會服務聯會、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和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組成的「三會一方」今早行記者會,重申反對當局削減長者綜援,認為折衷方案即1,060元的差額比現時的津貼差距甚多。他們不滿政府在沒有諮詢社福界的情況下,便強推折衷方案。

受影響的60歲至64歲健全長者,將無法申領長者綜援每年2,240元的「長期個案補助金」及每月340元的「社區生活補助金」共2,580元;並不能繼續申領電話費、交通費、眼鏡費等特別津貼。三會一方建議政府提升資產審查至48,500元和補回2,580元的差額;並維持可領取的相關特別冿貼,讓長者自願參加「自力更生綜合就業援助計劃」而不規定工作時數;並要求政府做好就業支援及增加長者可從事的職位。

廣告


廣告

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今日討論古洞北及粉嶺北新發展區(新界東北)主體工程、詳細設計及特設現金津貼撥款。

一眾建制派保皇黨盲目為政府保駕護航,這些對村民來講,早已預料。可是多年前矢言反對東北發展的民主黨,來到今日代表新界東選區的林卓廷今日竟然在會議上支持將撥款呈交工務小組,而 尹兆堅則未決定意向。

多年來北區的民主派區議員(包括落選的羅世恩、已退黨的劉其烽)一直關心村民生活,亦願意聆聽村民訴求。民主黨7年前的FB POST亦重申「要求撤回發展規劃,重新全民參與規劃」;以及「與民間團體、各持份者進行對話,重新就東北新發展區規劃的目的、方向及具體內容,進行有公眾參與的規劃諮詢」。

林卓廷已不只一次轉軚,去年6月在北區區議會投票反對新寮屋安置補償政策,去到7月卻連同民主黨議員投票贊成。

今次林卓廷更表明支持將撥款提交工務小組,土地正義聯盟對此表示強烈譴責,並要求民主黨清楚交代立場。

我們亦在此重申,反對「新界東北」計劃,而昨日村民及農民團體才開完記者會,指出現時政府方案的不義之處,以及「原址換地」如何影響村民現有生活。

廣告

謝連忠

葉謝鄧律師行:律師及國際公證人 網誌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昨日尖沙咀美麗華酒店高空墮下玻璃窗,結果不幸擲死一名途人,我曾經在我的個人臉書,張貼以下貼文,回應評論一面倒地表示對被捕清潔女工不值,認為警方不應把女工拘留,視作疑犯:

一個清潔阿嬸,要肯定個窗唔甩先好抹?皮幾人工負責埋驗窗?個窗甩咗掟死人瀨哂嘢,反而就唔關業主事,做業主咁著數?

大佬,驗窗唔係有牌先可以做咩?個女工自己唔識驗窗,又無資格,又冇話出多份糧,都要揹飛,仲係刑事可能坐監,呢d係乜規矩?

以後抹窗清潔工人,應該要有驗窗牌先可以做,咁先至公道。

今日,屋宇署已根據《建築物條例》向美麗華酒店的業主發出勘察令,限令對方需要一個月內委託合資格人員檢查酒店所有的窗戶,然後向屋宇署提交報告,若發現有問題的窗戶更須就如何補救及維修提出建議。這是屋宇署依法向業主提出的連串要求,十分應該。

屋宇署要求酒店業主做勘察,而唔叫抹窗工人在抹窗前要做勘察,這代表啲乜?當然係代表窗門的安全,是由業主負責,這亦是「強制驗窗」制度的目的。而法例要求是「合資格人員」,不是其他阿壽阿茂,即是說明,驗窗和負責確認窗門安全,是一項專業工作,一位月逗萬幾人工的「無知」清潔女士,根本沒有資格去承擔這個責任。

廣告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簡稱:社聯)是一個擁有超過440個非政府社會福利服務機構會員的聯會組織,其會員為本港市民提供超過九成的社會福利服務。 網誌


廣告

【社聯頻道】港式劏房「碌架床儲物空間」@ 眾設社區:青年設計師基層社區協作計劃 (2)

社聯獲花旗集團基金(Citi Foundation)贊助於2018年進行「眾設社區:青年設計師基層社區協作計劃」(計劃),為超過120位大專學生進行社區設計培訓。其中40位參與同學於2018年6月至10月擔任青年設計師,在設計導師及社會服務機構帶領下與基層家庭協作,最終為32個來自葵青、深水埗、屯門及灣仔居於劏房及寮屋的基層家庭共同設計與製作傢俱,改善他們的生活環境。另外,他們與深水埗及土瓜灣的社會服務機構合作,設計及製作了兩輛流動服務車,未來可於社區中不同地點特別為長者及婦女提供服務。

社聯於2018年12月假觀塘海濱花園舉行「理·地·想 - 基層生活空間協作展」活動,聯同社福機構、青年及專業設計師,與近百位基層街坊歡渡聖誕。

其中一個「床上床下」展區展出3組配合碌架床使用的儲物空間,例如:樓梯櫃及床側的櫃組等。設計導師麥萃俊說:「這組傢具產品主要為一般劏房戶的碌架床而設計,基層家庭在碌架床及附近的位置生活,例如觀察到孩子們會在碌架床上食飯或做功課,我們只能運用這個空間,有些(傢具)設計是在床上,在局限的環境中盡力去設計傢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