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廣告

直到傍晚傳媒打電話給我,問我有什麼看法的時候,我才知道理工大學決定嚴懲幾位去年年底民主牆事件的學生,然後趕得及上網聽了他們那個記者招待會。聽完之後,思前想後,百感交集,真的不知道自己還可以說什麼。作為大學的教職員,也不知道有什麼可以做。

這幾年,大學發生了幾件事都令人很難保持沉默,我也從來不覺得需要掩飾自己的觀點。但老實說,當一次又一次是這樣的時候,自己越來越有魯迅所說的那一種「兩間餘一卒,荷戟獨徬徨」的感覺。

先說明一點,我不知道今天受到嚴厲懲處的那四名學生當天上到大學辦事處的時候做了些什麼。但如果他們當時真的是使用了暴力,我認為大學當局當天就應該報警。大學不應該是如此嗎?大學應該可以容許不同的觀念衝擊激蕩,應該有自由的討論及辯論氣氛,但卻絕對不能使用暴力。這一點在我當年讀大學的時候已經很清楚了。如果當天沒有這樣做,今天卻以學生曾經使用暴力作為嚴厲懲罰學生的理由,就應該提出紮實的證據,特別是當學生否認他們曾經使用過暴力。作為大學,要如此嚴厲地懲罰學生,就應該向大學的持份者、公眾及社會提供紥紥實實的證據。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鄰避運動」是不夠的,需要各地的反污染鬥爭——全省、全國甚至全球——串聯起來

周毅 中國勞工論壇

10月23日和24日,廣東順德杏壇鎮爆發萬人游行,反對於當地興建高危化學廢品處理廠。甚至有部分警員也加入游行。該處理廠選址200米範圍內便有密集居民區而且接近水源地,一旦建成可能威脅周邊多個城市百萬人的飲用水安全。因此除了杏壇鎮居民,亦有周邊地區的居民表示堅決反對。在逾萬名群眾的反對聲浪及抗議行動下,當局於25日表示停止此次工程。

政府和工程承建方曾宣稱將采取必要安全措施,不會對周邊造成污染。然而以往多次類似事件已經讓很多群眾無法相信官方說辭。抗議爆發後,政府公告稱該項目尚未審批,亦未開始建設,但當地居民見到已有許多機器進駐准備動工。因此該項目很可能是「未批先建」,那麼所謂的環境影響評估也只不過會是走過場。

「死亡通知」

廣告

姚松炎

前立法會議員 網誌


廣告

香港政府財政司司長日前發表2019-2020年度財政預算案,提出動用200億元直接在市場購買 60 個私人物業,用作包括日間幼兒中心、長者鄰舍中心等超過 130 項社福設施。有評論認為此舉有「托市」及利益輸送之嫌,尤其是適合用作社福設施的商用樓宇在市區的空置率和供應量都非常少,任何大型入市購買此類樓宇對市場價格均應會有推升的托市效果。

然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回應有關托市嫌疑時指出:『政府計劃分 3 年購置有關物業,並會分佈全港 18 區,建議購買面積(43萬平方呎[1])只佔市場上同類型樓宇的總存量,即 4,000 萬平方米的 0.1%,相信對市場影響「非常細」。』[2]

首先,房產研究中我未曾見過有關房產價格與需求量佔總存量比例有關,邏輯上也言不成理。由於現時絕大部份的商業樓面已經有用戶使用,新增需求量對價格的影響主要受新增需求量佔空置率及新增供應量的比例相關,而非與總存量比例相關,因為只有空置單位和新增供應量才是對應新增需求量的可供選擇,其他已有佔用人的商業樓面並不能作為供應計算。換言之,局長對「非托市」的解釋不合邏輯!

廣告

本土研究社

由一群熱心關注本土發展及社會問題的研究者組成,開拓各種自主獨立的本土研究,推動民間知識生產與普及。 電郵:[email protected] FB:https://www.facebook.com/localresearch 網誌


廣告

陳茂波豪拋200億要買60個商場鋪位,昨日勞福局局長羅致光出來掩護,話200億只買全港樓面面積0.1%,唔算係托市。既然局長一心要做大茶飯,目光咁遠大,大家都不如幫下眼,睇下200億買到邊啲乜商廈,話唔定建立到個商廈改建成嘅世界級安老地標。

-大新金融中心:200億可以足足買到兩次,距離灣仔地鐵站3分鐘路程

-美國萬通大廈:承惠125億,做日間中心優勢係可以享受到維港兩岸嘅幻彩詠香江

-合和中心:163億就ok,入住嘅公公婆婆最開心係做完保健運動可以上頂樓食旋轉自助餐

以上成交價已經係前排中資大舉湧港,狂掃商廈創下最高成交價或者係樓價高價的估值。近排中資退潮,2019年頭2個月工商鋪位成交先有259億,陳茂波一鋪已經差不多係個幾月全港嘅成交金額,慷公帑之慨,無人買就帶頭高位接貨!?

廣告


廣告

理大校方早前就去年學生在李嘉誠樓與校方衝突一事召開紀律聆訊。判決結果如下:

前任學生會會長林穎恒——即時停學一年
前任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鄭悅婷——社會服務令60小時
學生校董李傲然——社會服務令120小時
碩士生何俊謙——勒令退學並永不錄取

根據是次聆訊結果,四人皆被指「拒絕遵守由相關人士的指令並因而影響其教學、學習、研究或處理 大學行政事宜 (第 1(a)條)」及「進行任何有損害大學聲譽的行為(第 1(h)條)」,除鄭悅婷外其他 三人亦被指違反「誹謗、襲擊或毆打大學教職員 (第 1(a)條)。針對理大校方對四位的判決,本會表示強烈不滿。

大學本應為知性培養,思辯論辯的場所,理應包容一切學術討論,包括為港共政權所側目之港獨言論。去年九月,當時學生會將民主牆的一部分改成連儂牆以紀念雨傘運動四週年。惟校方再次越權侵犯學生會的管治,勒令學生會在短時間內把連儂牆還原。表面上指責學生會任意修改規則,背後原因卻是牆上寫有校方認為「敏感」的言論。而是次衝突事件源於理大校方在未經學生會同意下肆意收回當時的連儂牆,擅自篡改民主牆守則,將其上的「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強行改為「學生事務處」,並多次對學生會的訴求置若罔聞而起。

廣告

岑敖暉 Lester

前學聯副秘書長 網誌


廣告

瘋癲至極。

一間高等學府理應去捍衛學生表達意見的自由和言論自由,這是作為高等教肓工作者最基本的責任。

以前在中大時聽過一位學生會前輩因為校園抗爭而被威脅「I will try my best not to employ you」,已經覺得誇張及離譜之極:學校不但不可能因學生行使言論和表達意見的自由而對學生作出這種程度的威脅,甚至負上應該保護學生的權利的責任。

然後在大前年,香港大學報警拉自己的學生——因為校園抗爭。

真係諗都無諗過再三年後,在香港的高等學府中,會有學生被學校踢出校和停學 — 因為校園抗爭,因為以行動捍衛民主牆的尊嚴。

事後,學生紀律委員會對部分涉事學生展開調查。經過兩個多月後,聆訊終於結束,判決為下:

1. 碩士生 何俊謙 被勒令退學,並終生不獲理大錄取
2. 前學生會幹事會會長 林穎恒 被勒令即時停學一年
3. 校董會本科生學生代表 李傲然 被判社會服務令120小時
4. 前學生會幹事會外務副會長 鄭悅婷 被判社會服務令60小時

廣告


廣告

理工大學民主牆管理風波中,理大決定將涉事學生勒令退學、停學,民主黨認為懲罰明顯過重,質疑理大管理層以不合比例的嚴厲懲處,阻嚇學生抗爭運動。

民主黨認為,學生當日向大學管理層逼問民主牆管理事宜,是追求校內民主、關愛校園的表現。專上教育學院應鼓勵學生參與校園事務,縱使校方不認同其表達及行動方式,亦應對這類情況有更大包容,循循善誘而非以嚴刑峻法、殺雞儆猴的方式阻嚇學生。

民主黨對理大決定反其道而行,並對學生施以退學、停學的極刑表示極度遺憾,希望理工大學學生紀律委員會重新審視個案並收回決定。

民主黨
2019年3月1日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今早開會,討論自資專上教育改革的報告。在會議開始前,香港眾志、民間青年政策倡議平台、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及香港恒生大學學生會代表到立法會示威區抗議,要求改革《專上學院條例》,讓學生代表進入校董會及校委會等。

香港眾志及民間青年政策倡議平台成員手持標語,表達要求「學生共同管治」、「拒絕教育商品化」和「增加公帑資助」等訴求。香港眾志常委鄭家朗指出,現時自資專上院校的行政架構缺乏學生參與,早前的樹仁學生會會室一度遭校方收回便是一例,學生只能被迫接受家長式管教。

IMG_1004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理大學生會及學生在去年10月闖入理大管理層辦公室,不滿校方收回民主牆管理權。理大日前完成紀律調查,四名學生分別被罰停學、退學及社會服務令,前學生會會長林穎恒被勒令即時停學一年,碩士生何俊謙更被勒令退學及終生不獲理大取錄。

事源在去年9月底,理大學生會趁著雨傘運動四週年,把校內的民主牆裝飾成連濃牆,但理大態度強硬,派人遮蓋民主牆和聲稱民主牆是由校方管理。理大學生會和多名學生在10月4日衝入李嘉誠樓,要求學校管理層交代。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年初一至二的旺角騷亂,梁天琦、李諾文和林傲軒均有一項涉及砵蘭街的暴動罪名需接受重審。綽號「美國隊長」的容偉業被控煽惑非法集結、暴動及襲警共7項罪名。控方質疑,案發日子距離新界東補選只有20天,首被告梁天琦當日的行動是希望以本民前的名義展示給市民看,他們敢於挑戰警察及敢於用激烈手法去爭取他們認為正確的東西,目的是要測試他們對於群眾的認受性。

控方質疑本民前以激進手法測試認受性

代表檢控方律政司的資深大律師郭棟明指,首被告梁天琦就讀中一時已開始參與社會運動;雖然他初期認同社民連「沒有抗爭,哪有改變」的理念,但是其後覺得泛民是屬於比較溫和的派別。控方引用梁的證供指,參選是為了測試有別於泛民的組織有多少人支持;呼籲市民聲援小販、寫有「勇武悍衛」的facebook帖子的發布日子距離選舉投票日只有20天。

控方續指,載有選舉旗幟和單張的白色輕型貨車早已停泊在砵蘭街,可明顯見到本土民主前線的成員打著其組織的旗號協助小販在砵蘭街進行非法擺賣,對抗小販管理隊的執法。郭稱,包括穿著藍色本民前外套人士在內的市民,還未知道小販管理隊將會採取什麼行動,便立即指罵他們;市民成功趕走小販管理隊後,仍然阻塞馬路,導致的士事件發生。

廣告


廣告

在2月20日,政府表示會採納土地供應小組建議的八個土地供應選項,當中包括發展東大嶼都會,第一階段需要填交椅洲至坪洲一帶水域至少1000公頃。從政府遞交予立法會議員的文件當中,隻字未提東大嶼都會可能為經濟、環境和工程管治帶來的壞影響。就此,守護大嶼聯盟聯同房產發展研究中心創辦人姚松炎博士、香港海豚保育學會的代表麥希汶、立法會陳淑莊議員、朱凱廸議員及毛孟靜議員召開記者會,希望在今日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召開特別會議的時候,就討論「政府就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報告作出的回應」此項議程作出回應。

一)填料選擇限制多

守護大嶼聯盟表示謝世傑政府代表近日可持續大嶼辦事處處長李鉅標在離島區議會回應有關東大嶼都會的建築成本問題時指出可以用建築廢料作填料,以此穩定及降低價格。撇除只有小部分建築廢料可作填海的因素,從港珠澳大橋口岸人工島的工程可見,建築垃圾需要按最大尺寸250毫米和最小60微米的成份進行分類,難以將可用作填海的物料抽出。另外,填料比例應因應土地用途和理想沉降速度而有所變動。以三跑為例,當中85%填料用中國海砂,但因為供應問題令到工程延誤。謝要求李鉅標到立法會解釋用建築廢料作填料一事有何理據。

二)海砂價格大幅上漲

姚松炎博士指香港統計處每月發佈建築材料平均價格的數據,其中近月關於砂價顯示出現驚人的大幅急升,打破有紀錄以來新高。(1)

廣告

姚松炎

前立法會議員 網誌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過去香港政府的土地相關收入均會直接注入基本工程儲備基金,而該基金一般只會用作工程開支,形成一道旋轉門,因此在過往的制度上,香港政府從土地調撥上所得的收入並不會用在民生事項,而只會用作工務工程支出。民間多年來努力爭取打破旋轉門機制,應與民共享土地收入的財富效應。

由本年度起,這一制度終於有改變,未知是成功爭取,抑或是為了配合本屆政府的「理財新哲學」。事緣本屆政府對基本法第107條規定的「量入為出」有異於常人的理解,認為支出高於收入仍屬量入為出原則。特首競選時的資深經濟顧問任志剛直指『條文使用「相適應」而非「同步」,當中充滿智慧,反映出在這些文字思考時已兼顧到要運用財政政策作出宏觀經濟管理… 換句話說,當經濟增長速度太慢,便需要增加政府開支、減稅和作出赤字預算;而當經濟增長速度太快,便可以用相反的財政政策。』[1]

事實上,昨日財政司司長宣讀2019-2020年度的香港財政預算案,表面上帳面仍有盈餘,預算總收入6261億元比總開支6078億元為多 [2] (圖1),即預算有盈餘183億元,令市民以為香港的公共財政非常穩健,符合量入為出的理財原則。然而,若果仔細看政府一般收入帳目,2019-2020年度的預算是赤字預算!(圖2)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運輸及房屋局再就「三隧分流」闖關,陳帆舉行記者會,將會於3月27日立法會大會上再次「三隧分流」的無約束力議案。方案並無大變動,只是將隧道收費上升的的士及私家車等目標車輛額外收到的約9億,設立「智慧交通基金」,以創科提升出行效益及行車安全。陳帆又指,中環灣仔繞道通車後已解決西隧出口問題,政府在「三隧分流」上已展開出最大誠意。

記者問到立法會議員最關注組東隧及紅隧增加收費,將同樣的方案再提交立法會是否「撼頭埋牆」。陳帆指顧問報告有清晰計算,如「隨機」調整對分流並無禆益。

對於「三隧分流」如實施後車流估算有偏差,陳帆指科學理據紮實,而負最大責任的是他。至於為何不豁免巴士收費,陳帆指西隧通行費會實報實銷補償予巴士公司,而紅隧及東隧則會代繳並撥入基金應付加價壓力。

陳帆指距離立法會辯論尚有四星期,會盡最大努力遊說,又稱支持的團體會於稍後時間發表意見,「會繼續努力」。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施政報告提出新農業政策,包括在古洞南設立農業園,由漁農自然護理署負責管理。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衛生事務委員會昨日到農業園考察,四名議員包括委員會主席郭家麒、朱凱廸、邵家臻及漁農界的何俊賢出席。有蕉徑農民及村民到場抗議,不滿當局建議在蕉徑興建的雙線行車道路工程,沒有聆聽居民意見、破壞環境和迫走農民;重申希望未來在農業園內耕住合一,保留現時的生活方式。

農業園分為兩期,共80公頃,其中第一期佔地11公頃,將會發展範圍內的常耕農地及復耕現時區內的荒置農地,並設倉庫及臨時宿舍。立法會食物衛生及環境安全委員會上月開會,討論道路工程。多名民主派議員質疑道路規模過大,會破壞農田及民居,但政府堅持不會修訂現時的道路位置及設計。

廣告


廣告

作者:George Smith 文章來源:Football Oranje

譯:雯B

法蘭基迪莊(Frankie De Jong)以天價轉投西甲班霸巴塞隆拿,向世人展示了阿積士青訓有能力登上大舞台。小伙子可以成為明日之星,背後的未來學院(De Toekomst Academy)實在功不可沒。

不論用什麼貨幣計算,法蘭基迪莊加盟巴塞隆拿所用下的轉會費,已經超越了阿積士的紀錄。在這次轉會的背後,大部分評論者都認為阿積士的青訓學院佔了很大的功勞,一窩鋒都去讚賞這個歷史悠久的學院。但事實上,法蘭基迪莊出身於威廉二世學院,也在威廉二世展開足球生涯。

要數阿積士真正的青訓,由戴雲遜山齊士(Davinson Sanchez)、米歷克(Arkadiusz Milik),再到早期的亨特拿(Klass-Jan Huntelaar)也在青年時期就在阿積士進行訓練與學習。阿積士的產品多不勝數,而時間也證明了阿積士為荷蘭最成功的球會。

廣告

Box to Box

由球員/球隊表現,戰術運用.……到球賽文化,場外八卦 一個分享「你」對於足球睇法嘅平台 Admin by S & Jax 網誌


廣告

經過27輪聯賽後,又出現了新一位被辭退的英超領隊,而這次的受害人是前李斯特城(Leiceter City) 領隊佩爾(Claude Puel)。這裡與大家探討一下辭退他的決定是否合理。

一般領隊的成績與功過,大概可以從三方面衡量:球隊成績(results)、比賽場面(performance)、組軍用人(squad management)。筆者亦將試從這三方面,看看佩爾的表現是否如此不堪,令管理層無法不送走他。

先來看看球隊成績。佩爾在去季季初(10月尾) 上任,當時李斯特城在聯賽排第18位。雖然球隊在球季中後段的成績一般,但最後仍能以第九名完成賽季。在佩爾被辭退的一刻,球隊經過了27輪比賽,在聯賽排第12位,與降班區有8分距離,與第七位同樣有8分距離,算是不折不扣的中游隊伍。球隊近況低沉,近六仗只得一和五負,不過當中對手包括利物浦(Liverpool)、曼聯(Manchester United) 、熱刺(Tottenham Hotspur) 及狼隊(Wolverhampton Wanderers),稱得上是一段地獄賽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提出「明日大嶼」填海計劃,建議第一階段將先在交椅洲一帶水域填海1,000公頃。填海的海砂價格持續上升,前立法會議員姚松炎翻查香港統計處的數據,指海砂價格由2003年的26元一噸,大幅升至今年270元一噸,升幅高達十倍,形容升幅並不尋常。他表明填海工程勢必被內地牢牢控制,「香港的海砂供應已被內地嚴重壟斷,根本無得揀,未來只會有升無跌,成個填海工程都會被內地控制。」

IMG_1037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國歌條例草案》委員會今早繼續審議,公民黨郭榮鏗詢問日後《國歌法》是否將會蓋過《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影響議員的言論自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在會上未能清晰回應。

公民黨郭榮鏗舉例指,如立法會議員發言期間有侮辱國歌的言論,是否不受《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的保護。出席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常任秘書長鄧忍光未能清晰回應,僅稱如涉及刑事或議員並非履行職務時便不受特權法保障。委員會主席廖長江認為屬重要問題,而據他理解在此例上特權法是高於《國歌法》。謝偉俊亦認為郭榮鏗的問題屬核心,指特權法保障議員在會議上的發言豁免於法庭管轄,「法庭係無權過問,豁免好大,亦包括誹謗中的刑事及民事」,促政府當局清楚解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觀塘交通近年日益擠塞,除了因為「起動九龍東」大量商貿活動進駐外,區內人口亦因新屋邨如安達邨及安泰邨入伙而增加。觀塘區議會昨討論房協及房屋署在安達臣道石礦場新發展區興建6,710個單位計劃,接連通過建制派促興建新鐵路線東九龍綫及民主派要求重新規劃的動議。

安達臣道石礦場新發展區預料居住2.5萬人,原計劃以私樓為主,不過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先後將多幅土地改為「首置」及由房協和房屋署負責的資助出售房屋,只餘下一幅土地作私樓用途,最近由華懋以31.1億元投得。

廣告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廣告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不定期舉辦快閃行動,打扮成「勿當奴」、「工資小偷」,手持「支持麥當奴支付生活工資」的道具,與途人拍照。

如果你很努力工作,但終究發現你的生活都難以維持,更說不上改善生活待遇,你覺得荒謬嗎?香港社會正正處於這境況!最低工資的設立原本可以改善貧富懸殊,惟保障不斷收窄,民間繼而提出生活工資,希望從打工仔養活一個家庭的⻆度出發,以致辛勤工作能換取合理回報。

生活不等於生存 生活工資捍衛勞動尊嚴

樂施會於去年底提出生活工資,有別於由政府立法規管的最低工資,生活工資是要向政府部門、公營機構、私人企業及民間組織等作出倡議,採納符合生活需要的起碼工資水平,以自願參與方式承擔社會責任,並由生活工資基金會(living wage foundation)監管實施情況。

樂施會委託中大學者黃洪發表的「香港生活工資研究報告」,按照每月食物、住屋及其他必需開支為基礎,建議香港生活工資為$54.7。而民間亦組成生活工資聯盟,把生活工資的概念推廣到各行業、職場、社區。

何謂生活工資?

廣告


廣告

看到此文的朋友,請轉給未知此文的港澳人士,特別是教育界。

第一問
閣下的辦學團體或學校,升五星旗的頻率是:
每天 每週 每月 以上之一再加節假日 如七一、十一
何以用此頻率?

第二問
甚麼人做此决定?有無徵詢老師、乃至學生?他們怎樣反應?

第三問
五星旗的意涵是甚麼?

第四問
五星旗的官式定義,前後不同,有何分別?

第五問
本來的五星旗定義是甚麼?

第六問
後來的五星旗定義幾時改的,原因是甚麼?

第七問
「革命人民大團結」!閣下學校的師生是「革命人民」嗎?你們或他們如何成為「革命人民」,同時,怎樣「大團結」?

第八問
中國人要「革命」到甚麼時候?到底要革誰的命?

第九問
香港有「團結基金會」,這個會是搞甚麼的?貴校參加了嗎?它和以上的問題有關嗎?

第十問
貴校師生和家長、乃至校區附近的社會人士,對升五星旗有甚麼反應?肅然起敬,還是不以為然?

第十一問
幼稚園應該是「學前教育」,教育局並未提議唱「起來歌」,也未申請旗桿,何以某些幼兒要「唱國歌、升國旗」?

第十二問
《國歌法》尚未三讀通過,是否全港百萬師生、上千學校都心甘情願唱「起來歌」、升五星紅旗?

*20190228 台灣二二八事件72週年於東方之珠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位於長沙灣麗閣邨的君好酒樓昨日結業,財團「基匯資本」去年從領展連同麗閣商場和街市一併購入。民協麗閣社區主任李炯批評,工聯會當區區議員陳穎欣在保留酒樓一事上,未有著力為街坊需要發聲。

_DSC7095

李炯批評陳穎欣 沒有著力為街坊需要發聲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擁有38年歷史、位於長沙灣麗閣邨的君好酒樓昨日結業,遭早前購入商場的財團「基匯資本」收回鋪位。酒樓昨日最後一日營業,民協麗閣社區主任李炯和約50名街坊到「基匯資本」辦事處抗議,要求與公共事務及市場總監黃梓謙會面,正視街坊保留酒樓設施的訴求。

領展在去年出售長沙灣麗閣商場及街市予財團「基匯資本」,即隨傳來將收回君好酒樓的兩層鋪位作社區福利用途。工聯會當區區議員陳穎欣在今年1月初時稱,曾與酒樓代表及「基匯資本」溝通,協助商討酒樓重置方案,但最後卻仍難逃結業。

_DSC7188

街坊上樓遭保安阻擋

廣告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廣告

這兩天在越南上演了一齣非常具戲劇性的表演,2月27日傍晚起特朗普與金正恩在記者面前談笑風生,還表示堅信彼此會取得正面及進步的成果,特朗普還表示會簡單地與金正恩晚餐,然後積極為今天的正式首腦會談作準備。只可惜在午間卻傳出會談腰斬,連共同午餐及簽署《河內宣言》儀式都被取消,不歡而散。為何朝美之間仍然原地踏步?根本性的問題究竟是什麼?

這次朝美首腦會談比起上次,是在無核化的議題上更進一步,例如包括經濟制裁的放寬及核武設施的廢除。而本身在今天早上,特朗普與金正恩進行簡單的會談,還在記者面前進行簡短的散步以示友好及和平的交流。不過在越南時間的中午時份,路透社等國際媒體卻先後爆出形勢突然不妙,內部取消共同午餐的決定甚囂塵上,其後白宮就承認午餐及共同簽署儀式已確定取消。而在擴大會談告吹過後,二人均離開會場返回各自下榻的酒店。其後特朗普召開記者會指談判「和平地破局」,未能達成任何協議。

廣告

本土研究社

由一群熱心關注本土發展及社會問題的研究者組成,開拓各種自主獨立的本土研究,推動民間知識生產與普及。 電郵:[email protected] FB:https://www.facebook.com/localresearch 網誌


廣告

琴日我哋踢爆劏房波撥200億公帑掃貨、用天價買60個物業話做社福設施 ,今日議員就喺立法會齊齊質問佢係咪想托市益財團。結果劏房波惱羞成怒,係咁話議員「顛倒是非,混淆視聽」(但又駁唔到),覺得60歲係中年嗰個羅致光仲話討論選址無意思,係因為社福用地需求好殷切先會咁做,講好受委屈慘慘豬咁。但另一邊廂,政府今日最新公佈嘅賣地表當中,咪正正有三塊地(葵涌荔崗街、九龍旺角新填地街及上海街、九龍旺角豉油街與上海街交界)以前係劃咗做社福用途囉!三塊地夾埋逾50,000呎,早就可以用來起安老院、長者中心,咁心繫長者嘅話,點解又拎嚟賣俾發展商賺錢?

事實上,政府自2013年至今,已總共將25塊可作社福用途嘅「政府、機構或社區」(G/IC)用地改劃做私營房屋,哩批土地面積合共成27公頃。以現時一間位於沙田嘅津助院舍(註)為例,佔地0.197公頃已提供到204個宿位,每位平均樓面達28.2平方米,可算十分寬敞。就算用哩個標準,1公頃都可以起到1,035個宿位,27公頃就有27,945個喇!如果哩批社福用地過去幾年有用來起院舍,今日已經可以一炮過清晒現時輪候緊安老院舍嘅活躍個案。

廣告

關注家居照顧服務大聯盟

「關注家居照顧服務大聯盟」(簡稱「關顧聯」)於2014年5月31日正式成立,是由十多個長者和殘疾人士團體、民間團體和前線社工組織所組成,目的是關注家居照顧服務的問題,例如:輪候時間過長、綑綁的服務提供模式、服務人手嚴重不足、服務資源錯配、缺乏短、中及長期規劃等。 網誌


廣告

「關注家居照顧服務大聯盟」(簡稱「關顧聯」)由十多個長者和殘疾人士團體、民間團體和前線社工組織所組成,一直關注長期護理中社區照顧服務的現況及問題。在2019-2020年財政預算案中,財政司司長表示「撐企業、保就業、穩經濟、利民生」。然而,是次財政預算案並無提及增加家居照顧服務或照顧者支援的資訊,關顧聯對是次財政預算案表示失望,並希望司長能正視現時長期護理服務不足的情況,回應資源不足的問題。

居家安老承擔欠奉 上門服務隻字不提

本聯盟已多次指出現時的社區照顧服務不足的情況嚴重。輪候各類型的資助長者社區照顧服務的人數由2018年1月的9,448人大幅增加至2019年1月的12,225人,當中,長者日間護理服務現時的輪候人數為4374,但財政預算案只是增加300個資助日間護理名額,實為杯水車薪!另外,在是次的財政預算案當中,並未有提及到家居照顧服務的情況。回顧現時服務數字,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及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體弱個案)的平均輪候時間為一年半,單而1年既增幅就有2,000人,總輪候人數達7,851人。政府是次對家居照顧服務隻口不提,欠缺承擔!體弱長者等待上門服務繼續遙遙無期。

廣告


廣告

三間大型巴士公司仍然欠缺人手;運輸署已表示,如取消14小時特別更,要額外聘請1600位車長。巴士安全獨立委員會報告亦明確指出,《車長工作指引》設立14小時特別更,是基於招聘和挽留車長人手的困難。現時,新入職車長的底薪約$16,500,仍低於2017年的陸路運輸業工資中位數$18,200(統計處仍未公佈2018年數據),巴士車長的薪酬在市場上根本沒有足夠競爭力。

運輸署失職:縱容巴士公司低於市價、人手不足永續疲勞駕駛

運輸署及運房局擁有絕對的權力監督巴士公司招聘足夠的人手、提供合適的巴士服務;這是由香港法例230章所規管。運輸署作為主管當局理應做好本份監管巴士公司,並非遷就巴士公司以人手不足為由容許疲勞駕駛出現,置市民安全於不顧。運輸署以車長人手不足肆以恐嚇市民大眾,將問題本未倒置,絕對失職。

車長的底薪低,唯有接受以長工時賺取收入養妻活兒。最近便有職業司機因疲勞駕駛,發生致命的交通意外,最終被判監禁兩年及停牌。巴職聯代表:「長工時係巴士公司、運輸署聯手造成,縱容疲勞駕駛,最終坐監嘅就會係車長,公平咩? 」巴士車長不單是一份工作,更堅負道路安全的責任。

廣告

葉七城

寫生活,談電影,無出息,病態懷舊。 網誌


廣告

2012 年 2 月,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Sunday Times)記者 Marie Colvin 與攝影記者 Paul Conroy,秘密潛入敘利亞戰火熾熱的前線城市霍姆斯(Homs),採訪「霍姆斯大轟炸」情況:敘利亞軍方與反政府武裝部隊激戰,軍方對集中兵力加強對霍姆斯的炮擊和轟炸,傳言導致有近 400 名平民死亡,敘利亞官方否認屠殺平民,並封鎖消息。當時身處敘利亞的傳媒都知道軍方下了對記者的「格殺令」。

在記者紛紛撒出霍姆斯時,Marie Colvin 與拍檔 Paul Conroy 及另一位攝影師Remi Ochlik 亦冒着生命危險,留在當地報導民居被轟炸情況,直接擊破官方謊言,結果,在 2 月 22 日,Marie 在霍姆斯一建築物內與 CNN 連線,現場報導被轟炸情形。不幸地,在報導完畢後,Marie Colvin 與 Remi Ochlik 在軍方空襲下身亡,Paul Conroy 生還。

Marie Colvin 享年 56 歲,大半生都在戰地度過。

廣告


廣告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發表報告,等了又等,林鄭政府終於回應,宣布全面接納。

土供組主席收到友人信息,恭喜他唔使做周永新2.0,幽默真係黑色得緊要,登時想起網絡潮語:「我真係恭喜你呀!」原來嘔心瀝血、仆心仆命同政府做嘢,分分鐘要面對用完即棄的風險和心理準備,今次官員大發慈悲,政府皇恩浩蕩,真係值得恭喜。

土供組的建議,其實不是什麼驚天動地、離經叛道之作,更有指為林鄭政府東大嶼填海計劃鳴鑼開道,公私營合作的提議,更配合得天衣無縫。

唯一較多議論的是粉嶺高爾夫球場的用途,民間要求全面收回高球場,用相當於荃灣新市鎮面積的土地來建屋,以解燃眉之急。權貴就提出各種理由反對,由高球運動到國際形象到打波傾生意,林林總總應有盡有,但一項比一項缺乏說服力,那些政治公關應打屁股。

土供組中間落墨,提出只取五分一高球場來起屋,剩下的一百四十公頃,暫時維持原狀。這樣的一張好牌,林鄭不會白白浪費,實行食住上,既滿足民間的建屋訴求,確立林鄭連權貴都敢郁的形象,又可換來粉嶺高爾夫球場繼續保留下去。某建制輿論批評這項政策兩面不討好、裏外不是人,但實情是兩面都討好,兩面都攞分的小聰明之作。

背後有更大的盤算,就是備受爭議的明日大嶼萬億世紀填海計劃。既然土供組為一千公頃開了綠燈,備受爭議的另外七百公頃,唯有暫緩,但不是不做。如果填海一千公頃拿了研究和工程費用,開了工,那七百公頃還會遠嗎?

廣告

何柃

醉心香港文化及歷史的一位偽文青 網誌


廣告

提起十九世紀華南海盜,一般都會九秒九想到一代海賊王張保仔。一個年紀輕輕便統領數萬盜眾的頭目,南海就是他的王國,成就絶對曠古爍今。但提到張保仔,世人又只聚焦他和「養母」石香姑那段「不倫之戀」。是以人稱鄭一嫂的的石香姑,生平和面目總是模模糊糊的,在荷里活的電影魔盜王中,化身為又老又醜的妖婦,又或是在香港肥皂劇中行行企企的邵美琪。

其實石香姑才是整個海盜王國的中心點。

石香姑原名石陽,本為妓女,雖然她膚色黝黑(有說她原是蜑戶),但面目秀美,在廿六歲之齡,當了海上頭號大派紅旗幫頭目鄭一的押寨夫人。她在允婚之前,竟向未來夫君開了一個天價條件:要共治他的江山,並承諾會為他壯大其海上王國版圖。這個每天刀口過活的梟雄,竟也答應和一個小小女子共分自己用血汗打下來的天下!這個決定,可能來自鄭一知人善任的能力:只要是有能者,便不問出處、收為將領的一份大將之風。但相信也是他看出石香姑有過人的黠慧及驍勇本質。

果然,在石香姑成為了「龍嫂」鄭一嫂後,她就如君王最得力的重臣,令紅旗幫聲勢與日俱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