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工人運動需要主動把右翼趕出工黨

Claire Laker-Mansfield 社會主義黨(CWI英格蘭及威爾斯)執行委員會

英國首相文翠珊不得不縮短她在意大利的假期,準備前往法國總統馬克龍的地中海渡假城堡去拜訪他。文翠珊希望馬克龍支持英國「軟脫歐」方案,從而避免危機重重的保守黨政府瓦解。

與此同時,英格蘭銀行行長卡尼(Mark Carney)發出嚴厲警告,指出英國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不斷上升及其將會帶來危險。

新任外交大臣侯俊偉(Jeremy Hunt)談到可能「意外地沒有協議」。理論上是硬脫歐派的環境大臣高文浩(Michael Gove)嘲笑「將英國『停放』在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中,直到無了期的將來才達成協議」的想法。

保守黨處於絕望的處境,當前的危機可能最終使之崩潰。文翠珊政府岌岌可危,如果面對由郝爾彬、工會以至整個勞工運動掀起的一場群眾運動,隨時可能倒台。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民建聯提出在深水埗欽州街西和通州街交界,即通州街天橋底附近的地政總署斜坡組臨時用地,改建為過渡性房屋,但則刪去九月初時同改建為「平民墟市」的字眼;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鄭泳舜表示,「係咪要加(墟市)有得再傾」。

民建聯在九月初的深水埗區議會會議上,曾提交文件講述建議,當時的字眼為改建「過渡性房屋及平民墟市」,並一并使用旁邊的臨時停車場。民建聯當時稱,希望能夠為小販提供合法擺賣的地方,但引起軒然大波,遭深水埗街坊、夜墟及天光墟的小販強烈反對。

街坊及小販更到區議會抗議反對和旁聽會議,鄭泳舜表示只是拋磚引玉,不是要取締現時的夜墟及天光墟。民協區議員何啟明批評民建聯製造假對立,強調興建過渡性房屋和保留墟市沒有絕對關係。

廣告


廣告

最近在離島區議會[1]及屯門區議會的委員會[2]會議上,當局將海上液化天然氣接收站放上議程,個別區議員縱有異議,相信無阻計劃上馬。[3] 我們發現政府當局提交由離島地政處擬備的文件,在提及項目的進展時只說環境影響評估程序即將完成,而地政總署「會就該海事工程按照《前濱及海床(填海工程)條例(第127章)》安排刊憲。」[4]

然而,地政總署在刊憲前仍須先待城市規劃委員會完成城市規劃程序。

以下節錄自數年前城市規劃委員會第1008次會議紀錄[5]

(b)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城規會同意作出行政安排,以便《城市規劃條例》和《前濱及海床(填海工程)條例》的程序可以同步進行,條件是在根據《前濱及海床(填海工程)條例》批准進行填海工程前,必須先完成城市規劃程序;

(c) 所有擬議填海工程均須提交城規會考慮,以確定有關工程是否應有法定規劃圖則涵蓋,以及應否採用有關填海的行政安排,但海岸線旁邊的小型碼頭、着陸點及公用和其他設施等先前已獲同意豁免的填海工程則除外;

可見城市規劃委員會須就填海工程進行規劃程序,地政總署才可刊憲,較近期的例子是東涌擴展區,稍遠的是機場三跑。

廣告


廣告

過去一年半以來,團結香港基金不斷極力鼓吹在本港開展大型填海工程,8月7日更高調召開記者會宣佈其「強化東大嶼都會」大計。翻開不惜工本、題為《跳出框框 想像未來——強化東大嶼都會》的研究報告書,得悉此計劃須填海2,200公頃(較政府建議還要大一倍),可容納70萬至110萬人口, 耗資更超過7,000億元。

下文將詳列我們對團結香港基金部分論點和論據的反駁。

基金聲稱:團結香港基金是獨立的智庫組織。

真相:團結香港基金絕非獨立組織,其創辦人兼主席為前特首董建華,有大型地產商、金融集團和重磅企業撐腰,理事會更充斥特區政府的「自己人」。上述地產商包括新世界、恒基、恒隆、信和、瑞安、世茂和信德;重磅企業有利豐集團和蘭桂坊集團;政府「自己人」則包括李國章、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以及前行政會議成員陳智思。有地產商和基建企業大開水喉,團結香港基金銀彈充裕,可以大力推廣金主厚愛的大型填海工程,更聲稱填海是香港未來發展的必要步驟。

基金聲稱:香港的土地需求高達9,000公頃,遠超政府規劃署《香港2030+》報告所指的4,800公頃。

廣告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 網誌


廣告

要談「無營養文化」呢個現象,第一個排頭位的,當以「狗衝排隊食食食」及「打卡呃Like」呢點莫屬。我之前都有寫過單獨關於「喜茶」的文,現以「狗衝排隊食食食」及「打卡呃Like」一同討論,再撰文於此。原文有興趣者可睇番

近幾年,我發覺香港人越發鐘意排隊。由以前「邊間野好食就去排隊」到到「演唱會撲飛又去排隊」、連買個月餅都排一餐隊;排隊的時間亦從以前10-15分鐘,大幅增加至動輒一粒鐘,而最近有日本Pancake店於銅鑼灣開幕,竟要排 3 粒鐘先食到。而今年喜茶的登陸,亦成功讓呢種排隊風潮發揮到了極致。

廣告


廣告

劉德華又學人撐老董那個基金的東大嶼山填海計劃,相信他從無知道,這是一個怎麼樣的計劃,可能老董比得起錢,希望憑著他的知名度,會令更多他的影迷支持。這樣比做任何詳細報告宣傳更有效。一直以來,對於藝人撐香港和中共的公共政策,我只能用「垃圾」而論。看看那些人撐大灣區,就算撐一份無人睇的報紙都可以。

最近,在網台城寨的一個名為「彌敦道交易所」的節目內,有兩次講到關於土地的問題,其中有一次是講到「棕地」,最近一次就講到東大嶼山填海問題。這兩次節目所邀請的嘉賓都是對香港有心的人,更熟悉香港實際的土地問題,從他們所發表的言論看到,不是一個相信東南西北都未必分得到的藝人講填海問題。

前天文台長林超英先生,現時在中文大學的做客藉教授,他在眾多退休公務員之中,較為對香港有心的一位人士。他在節目中詳細講到,有關東大嶼山填海是怎麼一回事,他所提出的問題,相信老董基金都無做研究,就算有,都不敢公開給全香港市民。其實,林先生所謂並不是什麼的高深問題,而只是香港很喜歡用「愚民」方式來管治,事實上,沉默的多數只會顧慮,樓價的高低,股市的上落,任由那些一知半解的人推銷。

廣告

楊子雋

香港大學城市規劃碩士學生,畢業於中文大學,主修地理與資源管理。都市空間研究所成員。熱衷於規劃、社區營造、政治地理及環保議題。 網誌


廣告

四年過去,城市喧鬧依舊,只是連儂牆上的痕跡早已刷掉。回望過去,有些人說雨傘運動是一場大眾的政治啟蒙,又有些人說,雨傘運動讓人磨耗意志,步向如今消極絕望的氣氛。在政治層面,這場運動的確沒有什麼實質成果,而且更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例如政府改變看待示威的態度等等);但從社會學的層面來看,也可以算是一場大型實驗,喚醒大家對於空間、公義和「城市權(Right to the City)」的注意和想像。

「城市權」一詞有新馬克思主義社會哲學家列斐伏爾(Henri Lefebvre)提出,及後由地理學家大衛 · 哈維(David Harvey)提倡並普及化。大衛 · 哈維以一段文字精準地表達「城市權」理論的精髓:

廣告


廣告

人們往往在生病時才記起「無病無痛」已經是幸福。行得走得後又打回原形。疾病、成因與治療似乎只是病人的事,最近一個關於公眾對精神分裂症認知的研究暴露了大部份人對這個病的無知。

由四個關注精神分裂症患者組織做的調查發現公眾對此病有不少誤解,造成忽視與歧視。這個由樹仁大學數據分析與民調中心進行的調查,成功訪問了1,004名市民及317名精神分裂症患者,結果發現這個城市對精神分裂症是集體無知。無知又往往引出誤會、歧視,令已經在受苦的病人更苦,要改善情況,政府與醫管局責無旁貸。

調查結果顯示,超過七成的市民誤以為精神分裂是由心理或性格問題引起,心理治療,保持心景開朗、多做運動便可,他們以為藥物治療是不必要的。逾六成人不知道病人每次復發都會進一步損害腦部,又有四成人誤以為患者有暴力傾向。如果見心理醫生、做運動便能痊癒,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工作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John Nash 就不用受盡精神分裂的折磨,他的兒子亦不會有此病。

廣告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簡稱:社聯)是一個擁有超過440個非政府社會福利服務機構會員的聯會組織,其會員為本港市民提供超過九成的社會福利服務。 網誌


廣告

兒童脊科基金(基金)發現本港學童最常見的三大體態問題,包括:寒背、高低膊(肩膀)及脊柱側彎,這些問題都可能與脊骨相關。

「神經系統直接控制我們全身的機能,而我們脊椎的活動能力就影響着脊椎神經系統的健康。如果脊骨出現問題,首先會影響姿勢,然後可能出現一些痛症及麻痺的情況。更深遠的影響是身體機能出現問題,例如:小朋友會出現磨牙、腸胃不適,心肺功能差導致不舒服。」基金榮譽顧問脊醫李昉鈿說。

因此,兒童脊科基金透過一系列的教育、脊骨檢查及義診服務,以提升兒童健康質素。基金項目主任曾倩婷指,本年度基金已經為超過五千個學童進行體態檢查,當中發現超過六成同學患有不同的體態問題,當發現學童有體態問題時,基金建議學童進行詳細檢查及跟進的脊骨調整服務,以改善脊骨及體態。基金的服務收費普遍是坊間的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若果學童來自有經濟困難的基層家庭,基金便會提供義診服務。

廣告


廣告

9月22日,北京,聖座與中共簽署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議。協議内文沒有公諸於世,因為它雖具備有效及法律特性,但屬於臨時性質,某種意義上只算試驗。

教宗方濟各與其前任,尤其是若望保禄二世和本篤十六世在方向上一脈相承(亦即梵蒂岡很早就謀求與中共建立某種關係,而不論「建交」傳聞多麼喧嚷,始終未有成功,原因就在於雙方在本質上南轅北轍,有如天壤!)「臨時協議」將使中國大陸的主教任命合法化,打破梵蒂岡與中共在此問題上的對立。

9月26日,方濟各向中國天主教信友和普世教會發表信函。首先向所有忍受磨難的中國信友致以欽佩之情,亦為中國教會的圓滿合一發出呼籲。教宗就協議的價值與目標提出靈性指示,籲請普世教會以祈禱和友愛陪伴在中國的弟兄姊妹們。同時勉勵中國的地方教會團體負責人與民政當局互相對話及聆聽,「克服彼此敵對的態度」;又邀請中國領導人一同繼續走對話之路,以增進聖座與「中國人民真正的友誼」。

面對此一協議,吾人願意以最大的信心和信任──天主在世上最高的代表──不可能出賣信友,因為一旦「出賣」,信仰馬上瓦解,魔鬼全面勝利!「聖座與中共簽署協議」此一事件,希望真正有助中國內地教會的成長。

廣告

蒙兆達

職工盟總幹事 網誌


廣告

屈穎妍今日(10月2日)喺《頭條日報》發表文章「打巨人的上位方程式」,內容指吳敏兒專挑巨人來打,目的只為「上位」,形容呢個係反對派嘅「造神方程式」。她甚至形容,吳敏兒過去打嘅官司,行李門事件,以致搞嘅工潮,都只不過係佢「走上政治神壇的階梯」。

萬變不離其中,如此搬弄是非嘅戲法,識破咗,竅門只有一個,就係「避談內容,只說動機」。

屈小姐通篇無半句提及航空安全嘅規定有否被破壞,更無觸及梁振英案件被法院裁定不符「同行同檢」嘅基本事實,原因好簡單,因為如果佢進入呢個討論,就會突顯空姐挑戰特權係有根有據,有法可依,「屈人之辭」就無法自圓其說。

造謠者為咗令故事聽來更加動聽和可信,有時不單要隱藏事實,更要不惜扭曲事實。屈小姐文中提到:「吳敏兒因『佔領機場』有功,三個月後,她便當上職工盟主席,李卓人退任秘書長垂簾聽政。」實情係,李卓人從來無擔任過職工盟主席一職,又何來「讓位」呢?

李卓人擔任嘅係秘書長,莫講主席一職唔可能由他讓位,喺一個民主選舉嘅組織,亦唔係任何人可以傳位。屈小姐嘅言論無中生有,仲可講到咁似層層,真係令人「眼界大開」。

呢啲造謠,表面睇不屑一顧,但係佢嘅厲害之處,就係要挑動人內心嘅陰暗面:你估佢地真係咁大仁大義咩?梗係別有用心,先會去做呢啲野啦!

廣告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廣告

民進黨執政後的國家正常化與民主改革蹣跚而行。一些朋友都急切的問,╳╳國可以,為什麼台灣不可以?

許多國家獨立公投,乃是原來他們處於殖民地的地位,宗主國同意就沒問題。有些國家轉型正義是國內問題,沒有外國插手。可惜台灣不是這樣,台灣的國際地位還混沌不清,處於中美角力之中。台灣政黨輪替竟然帶來國家認同而阻礙轉型正義,這不是短期就可以解決的。

全球新獨立的國家,有哪一個像台灣這樣被標註在鄰近大國的憲法裡,說是它們「神聖領土的一部分」?俄羅斯即使覬覦烏克蘭,也沒在憲法裡這樣寫。台灣在轉型正義時,國民黨卻在轉型投共。德國的統一是因為蘇聯瓦解導致東德親蘇勢力崩潰,西德的法官取代東德的法官推動轉型正義,台灣有這個條件嗎?這些都是台灣的特殊國情,因此必須摸索出特殊的道路。

台灣與中國的實力太懸殊,台灣不能硬拚,只能智取;智取不易,還要靠國際援助。當今全球能夠制伏中國的首推美國,但是也必須付出相當代價,這是有韓戰與越戰的教訓。所以美國的國策是,只要能夠不用人命,就用其他方式;川普就是用經濟實力,武力則是後盾。如果台灣等不及要制憲獨立公投,除非有自己制勝中國的能力;如果以此脅迫美國出手,那麼在觸犯中國的同時也得罪美國。阿扁有過教訓,蔡英文當然不願重蹈覆轍。

廣告


廣告

昨天,團結香港基金的宣傳片《讓下一代看見》出街,由四大天王之一劉德華做旁白,頓成話題。過去很長時間,劉先生的公眾形象不壞,有「民間特首」之稱號。然而今次替官方智庫發聲,支持興建東大嶼人工島,卻惹來強烈批評。

筆者相信,這早在他意料之內。劉先生接受這任務,客觀效果上,是運用其影響力,改變部分市民---特別是其粉絲——對填海的觀感,希望由中立或不太贊成變成支持。受其影響者,對填海大概沒鮮明立場,不會在社交媒體發表明確反對意見。在網上聽到反對填海的聲音,沒有她/他們的份,自然成為團結香港基金極力爭取的對象。

這也是基金用得著劉先生的地方。他努力不懈的健康形象,得到不少市民認同,今次為建制出力,等於扣減自己的形象分,用來交換公眾對東大嶼人工島的支持度。支持度的增幅,有賴劉先生的魅力,而不是從他口中說岀來的那些所謂理據。

廣告

本土研究社

由一群熱心關注本土發展及社會問題的研究者組成,開拓各種自主獨立的本土研究,推動民間知識生產與普及。 電郵:[email protected] FB:https://www.facebook.com/localresearch 網誌


廣告

2010年高鐵撥款通過,個陣政府話用哂數據模型估到一日平均有99,000人次搭高鐵,最終成功昆左好多香港人上釣,依家真實流量一日得番4萬,淪為大白象。

近日我地翻查番差唔多十年前對高鐵最初個流量估算,想睇下究竟邊個要為估算嚴重失準而負責下台。重讀番啲議會文件,驚見個年立法會議員甘乃威,完全估中左政府個條數估大六成,重問番政府如果得番一日4萬,咁香港經濟咪大獲? 個陣政府重話好有信心絕對唔會發生。

讀到此,不禁令人發出神奇既讚嘆,點解甘乃威可以估得咁精準,簡直係神預言!

佢既估算方法其實好簡單,只不過係將政府之前既大型基建計劃慣常高估既比例(即高估60%),套入去高鐵到計,就得出一日平均4萬人次既流量。呢個方法,真係重「科學」過政府搵「獨立」顧問做既規劃估算,以後此方法應該大大力推廣!

個陣甘乃威曾經要求政府交個預測,如果高鐵人流得番每日4萬人經濟負擔有幾大,唔駛問當年梗係俾政府灑走左啦!但係今日政府估都估唔到,差唔多十年前你以為灑走左既預測,今日就唯有業隨身。

廣告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廣告

9月26日,85位香港基地的英航空中服務員突然收到解僱通知,資方決定關閉香港基地,有關服務至本年10月31日正式完結。

英航作出如此重大的決定,關係到全部在港受僱員工的就業和生計,但事先竟然不作任何通知和交代,過程中亦沒有諮詢工會意見,令人非常憤怒和失望。這是嚴重踐踏工會的粗暴行為,明顯有違英航對待工會及員工的既定公司政策,亦不符合英國當地的法例要求。

在整個解僱過程中,有不少員工投訴,管理層只提供了一個「數字」,根本未有清楚交代補償方案。當被問到補償金額的計算方法時,管理層更拒絕透露,即使金額包括的項目和細明,亦不肯作出交代。管理層只對員工一再表示,員工必須於三日半內簽署,否則便會視作如同放棄特惠補償,屆時公司只會根據勞工法例的最低標準作出賠償。英航一夜間將所有香港員工解僱,令他們頓時失去生活依靠,做法相當殘忍,竟然還要以如此手段威嚇員工就範,簡直沒有將員工的尊嚴放在眼內。

廣告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廣告

看到劉德華幫團結香港基金賣廣告,老實說我覺得他們也挺可悲,那回事就和環保分子李樂詩行文支持人工島一樣。我也不知應該說是他們可悲,還是香港可悲。

不難想像,他們對這些土地發展事項一知半解,比廣大年輕網民還有所不如,但他們擁有話語權。他們並不知道新界的棕地問題,大概沒有看過裡面廣大的土地都是用來放置汽車或洋垃圾;我懷疑他們也不知道粉嶺高爾夫球場有多大,以至軍營和丁地有多浪費空間。這些我和你都知道,甚至去考察過,但他們不甚了了。當然他們也不了解土地問題除了要看供應,也要管制需求。他們就只聽到基金以及基金的眾多專家全力推介這個至尊選項。

而另一方面,基金請代言人發言之時,肯定不會說明建這個人工島的總造價要多少,因為由他們倡議這個概念開始,一向對這個話題儘量迴避。故此代言人也是諱莫如深。他們就利用了自己的影響力,發揮傳聲筒、擴音器的角色。

在片段中,劉德華唯有一件事說得對,就是他承認填海有爭議,但世上沒有完美的方案,每個方案都有取捨。然而大家不服的,正是基金的取捨。一方面基金無法說明為何香港需要9000公頃,即474個維園的土地(相對而言,政府的土供組也只是要1200公頃,房屋用地僅佔230公頃)。另一方面它身為全港甚至可能是全球最渴求土地的組織,卻不盡力爭取徵用棕地、丁地、軍營、高球場等地段,足見其口是心非,言行不一。而無論如何,他們的取捨與許多年輕人的願望完全相反。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前民協成員馮檢基宣布參加立法會九龍西補選,獨媒記者發現在其前日發出採訪通知,除了傳給多間媒體外,更傳給前人民力量成員、曾於2016年參選立法會選舉新界西直選的湯詠芝。馮檢基承認自己邀請了對方協助傳媒聯絡,強調湯詠芝只是義務協助。記者向湯詠芝查詢時,她亦承認擔任馮檢基的傳媒聯絡,「朋友咪幫下佢手,聽日可能唔得閒就唔做囉。」

馮檢基在昨晚成立 Whatsapp 傳媒聯絡群組,湯詠芝亦在群組中。湯詠芝早在2012年時曾協助前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偉業進行競選工程,並「跟隊」在新界西的參選名單第四位。2016年,湯詠芝以無黨派及平民學會秘書長身份,出戰立法會選舉新界西直選,同屆對手包括代表民協出選的馮檢基。

廣告


廣告

圖:香港眾志

民陣申請使用公民廣場(政府總部東翼前地)作十一遊行終點集會之用,在遊行前收到行政署批准使用場地的文件,文件當中,並無片言隻字提及將會有新措施限制任何政治立場的示威品進入公民廣場之中。而在籌辦遊行的過程當中,民陣與警方一直保持溝通,警方在遊行前曾特意就有持港獨立場的團體有中途加入遊行而通知民陣,直到遊行隊伍進入公民廣場為止,亦未有通知民陣行政署已設新的限制。民陣有理由相信,行政署的決定是臨時作出,與民陣協商遊行安排的警務人員亦毫不知情。

行政署在遊行當日突然設限,目的無非是避免事前公佈會引起公眾反感而增加遊行人數,並刻意製造遊行的混亂場面,抹黑參與遊行的市民。民陣對林鄭月娥及行政署的處理手法表示遺憾,並認為混亂是政府的臨時決定所引起,政府需要為所有受影響的人負上全責。

林鄭月娥認為政府有責任阻止在政府所管理的場所之中有任何人宣揚港獨的訊息。民陣認為林鄭月娥的說法荒謬而且雙重標準,行人路向來由地政署所管理,地政署當日容許港獨團體使用盧押集合,那麼行政署和地政署是否奉行兩套不同的準則?警方安排港獨團體加入遊行團伍,那麼警方是否協助宣傳港獨訊息?民陣勸籲林鄭月娥不要為了執行中共政治任務而胡亂作出不智的決定,政府不斷臨時亂劃紅線,不單是侵害公民權利,同時導致不同政府部門的前線工作人員無所適從,引起行政混亂,破壞行之有效的制度。

廣告

羅厚璟

註冊社工,資深復康服務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網誌


廣告

#支持小麗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前立法會議員馮檢基下午報名參選九龍西補選,他在遞交提名後見記者,表示已簽署了確認書。在今年年初的立法會補選民主派初選中,馮檢基多次以足球作比喻,自比馬甸尼及簡尼。馮檢基對獨媒表示,今次仍然會繼續扮演中場的角色,「我鍾意輸送啲嘢俾人。」

有記者追問馮檢基「幾時做觀眾」,馮檢基稱一直都做緊,「我成日都做緊嫁,有咁多場波。」馮檢基強調自己不是反對泛民,只是反對反民主的人。

代表民主派參選的劉小麗早上報名,並提交近2,000個提名。馮檢基緊接在下午報名,表明如果劉小麗在提名期,即10月15日前獲確認參選資格,便會退選,但如果Plan B的李卓人同樣入閘,自己便會和對方競選。

「我參選,係佢哋迫我嫁。」馮檢基重申今次參選是是要保護民主價值和信念,「非建制派做得唔好,就要點出來,唔可以隱惡揚善。」他再次斥責民主派公開和張揚違反民主原則。「我唔可以呑咗佢。」

記者又問到,有網民形容他是黃成智及湯家驊之流,質疑他已投靠中共。馮檢基不認同,「我唔需要回應,我做嘅,我信嘅,你哋自己評定。」他表示不喜歡人比人,「佢哋有無出嚟反非建制呀?」

廣告


廣告

趙同學

土地大辯論諮詢結束,政府早有定調,人民僅被諮詢,沒有能力制約政府。在窘困之中,一些人專注播種,保存命脈,以期後世收成。

* * *

問:好似冇父母同家人陪你。點解會嚟參加遊行?

趙同學:都係想話畀政府聽,香港嘅土地問題真係非常嚴重。政府話填海無可避免,其實唔係,只要肯收番棕地同高爾夫球場,基本上就已經滿足要求。

* * *

問:點解會關心政治?

趙同學:政治係我地身邊問題,參與係每一個公民嘅義務。就算我只係中二嘅學生,都唔係問題,冇乜掙扎。

其實以前我都係唔關心嘅學生,但喺網絡同電視都睇到,而家香港嘅政治環境真係非常惡劣,驅使我開始關心政治。

* * *

問:之前見你去過香港眾志嘅分享會,係咪推動你參與嘅動力?

趙同學:都有小小。因為睇左黃之鋒嘅記錄片,覺得依啲係公民嘅本分,亦係我地嘅權利。

* * *

問:第一次參與遊行係幾時?

趙同學:今次。

問:父母有咩反應?

趙同學:我未講。。。

問:咦頭先你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拍左片喎。

趙同學:。。。我會同佢地解釋番參加遊行嘅原因,希望佢地諒解。

廣告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廣告

又到「國慶日」,金紫荊廣場照例又有升國旗儀式,之後還有國慶酒會,報章上也有各式慶賀國慶的廣告。沒有多少人夠膽公開說,這樣的儀式只是行禮如儀。獲得邀請出席的達官貴人,當然又是一個機會表現自己對這個大日子的重視,顯示自己愛黨愛國。得到這樣的禮遇,也代表了得到代理着國的那個黨及這個黨領導下的特區政府的重視與肯定。在一個主要由權力關係操控着各種社會經濟關係的格局之下,這一種被扭曲了的愛國情懷,不但是離我們越來越近,而且已經逐步滲入生活的每一個層面。

這樣子的「國慶日」,對一般香港市民來說還代表了甚麼?說多了一天公眾假期?還是從另一個角度行禮如儀的10.1遊行?

照理說,一個國家的立國紀念日,應該會得到國民的熱烈歡迎、普天同慶。還記得就算是香港處於貧窮社會階段的日子,無論是10月1日或10月10日,各個地區都會旗幟飄揚,市民會自發為其認同的國慶日表達愛國情懷。愛國本來應該是一種超越個人利益的感情投射,應該可以是一種很崇高的情懷。但在當下中國,由共產黨領導、在一黨專政之下,所謂愛國,卻是變得越來越扭曲。

因為黨要大於國,黨要駕御主宰一切。當這個政權開口閉口都要以愛國作為確立個人在這個政權控制範圍之內的位置、權利與利益的時候,「愛國」已經赤裸裸地變成了一種投機。今時今日的所謂愛國,除了是某些人用以爭取政權認可的標籤之外,還有甚麼作用?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九龍西補選提名期今日開始,已退出民協的馮檢基下午報名參選。他在今年初參與民主派初選時,曾表明是「最後一戰」,但今日反口參選。他回應記者提問時指形勢有變,而當時「最後一戰」的說法是指他向民協承諾,不會於2020年以民協身份參選。

對於馮檢基曾稱自己支持劉小麗,馮檢基指如果劉小麗在10月15日前獲確認參選資格,便會退選,「佢(劉小麗)入到,我就唔會做宣傳同呼籲選民唔好投自己」,但如果民主派「Plan B」李卓人參選,馮便會展開競選工程。

馮檢基透露共收集了147個提名。他向記者展示「退選表」和「提名表」,強調自己的原則從沒有改變,參選是要挑戰民主派的協調。對於民主派斥他已不代表民主派,馮檢基表示只想代表九龍西,「當然唔代表佢哋,因為我唔接受協商欽點。」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近月因為朋友在facebook的招領養post而開始留意到鄉村動物的困境,原來在推土機之前,除了人和屋,也有一大群貓狗。看朋友一直的出領養post,估計因受影響的動物為數不少。因此,我開始留意到香港的動物政策。《世界的浪浪在找家》是由日本動物法律學者本庄萌撰寫,她花費十年時間走訪八個國家,廿五個動物中途之家。當中牽涉及的不單是被遺棄或流浪的動物,也包括食用動物、商業動物等等。此書從不同的動物議題,都是圍繞著一個討論,甚麼是一個理想的「中途之家」?

廣告


廣告

1949年10月1日天安門,毛宣佈「人民共和國成立了」,「起來歌」一唱,「人民」從「最高端」的「京津知識分子」開始「思想改造」,否定自己的一切,包括家族先世、自身教育、在中國甚至國際的成就,然後是無日無之的各式「運動」,包括農村人人拿着可以敲打出噪音的東西,活活把天上的麻雀全部累死,唯一好處是讓稼莊給蟲子吃個飽,顆粒無收。

曾經有所謂「前十七年」之說,意思是「文化大革命」才將中國搞爛的;不過,1949到1966的「運動」,一天都沒有少:土地改革的村村見血,抗美援朝的人海戰術(即係死得人多),院校調整的党委訓導,戲劇改良的潛移默化,胡適批判的統一思想,公私合營的消滅工商獨立,大鳴大放的反右鬥爭,家家煉鋼的後院土高爐,畝產萬斤的衞星田,權力內鬥的劉少奇死,以上種種,終於捧毛為神,導至偉大的「文革」十年!

中共的「國旗」,覇道程度冠絕古今中外:一顆巨星,伴以四粒小星,巨大的星當然是党,四小星依次為工人、農民、城市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此中疑問是:
一. 國旗代表國家,党大哂,永遠掌權,與皇朝無異;
二. 工農和大小資,豈可代表全部人民?何况50年代滅大資,60年代除小資,五星實際只剩三星,與自我否定何異?

廣告

言輕

中學通識科老師,教育界打滾多年,見盡怯懦、犬儒之輩,深感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 網誌


廣告

《孤城最後的人》(Last men in Aleppo)是齣關於敘利亞內戰的紀錄片。自2011阿拉伯之春後,民主制度不但沒有順利施行,巴沙爾政府反而用武力鎮壓人民,加上俄羅斯的加入,邊境的伊斯蘭國勢力坐大,令戰火未嘗一日離開這個遠古文明之地。

紀錄片主要講述民間組織「白頭盔」(white Helmets)如何拯救被壓在瓦礫中的人民。片中最震撼的畫面是救援人員在廢墟中把一個個小孩子揪出來,他們有的一息尚存,有的了無生氣。災場聽得最多的說話是:請讓開,和「給我一個屍袋」。

這就是「白頭盔」救援人員的日常,他們面對戰火,面對生離,也面對死別,每天都不知下一秒會發生甚麼事情,只能夠盡自己最大努力,便是對這個生於廝,長於廝的國家的一種承擔。

兩位主角都是「白頭盔」的成員,年輕的那位(Mahmoud)刻意單身,只為救同胞於水深火熱中,渾忘自己每每首當其衝,身犯險境。他卻又擔心弟弟的安全,更向父母佯稱自己在土耳其工作,以免雙親擔心自己。國家不愛他,他本應最有本錢離開國家,逃到歐洲開展新一頁,但他選擇留下,每天面對挑戰,令人由衷佩服!

廣告

何柃

醉心香港文化及歷史的一位偽文青 網誌


廣告

日前獲邀到某大學主持講座,說來慚愧,名氣不足,講座只有寥寥數人,倒令我想到幾個有趣的問題:我問在場的講師和同學,李嘉誠及馬雲舉行講座,那個會較受歡迎?講師選李嘉誠,高年班同學一半一半,一年班的同學選馬雲。我接着問:他們認為香港現時最紅的明星是誰?講師沒表態,高年班同學說劉德華陳奕迅,低年班同學猜說是南韓或大陸明星,郤說不出特定名字。

第三個問題,我問他們現在玩什麼社交媒體,講師對面書有反應,高年班同學選IG,但仍知道面書是甚麼東西。低年班同學只知道抖音,不知其他社交媒體。最後,我問同學覺得香港是一個處於什麼水平的亞洲城市?高年班同學答中上,在東京之後,低年班同學答中下,在新加坡之後。

從大家的答案,我看到了世代鴻溝和香港的衰落。

說起李嘉誠,大家總愛揶揄一下他黐膠花的歷史,及令大家明天要準時返工的神奇「李氏力場」。這些笑話熟真熟假,當中都有一種「香港人」踏實勤奮的感覺。當然,大家對李氏的經濟手段及財技,及帶着幾分真心幾分玄機的語錄,還是可認真對待的。反觀馬雲,他的發跡就是向eBay致敬的阿里爸爸,語錄是假貨比真貨還好。最真實的智慧表現,是海航王健「意外」身故後及早引,這就是馬雲經濟奇蹟的一切。

廣告

龔祖兒

時政文化評論人 網誌


廣告

《古清涼傳》講唐朝僧人釋普明,在五台山夜見女子受不住嚴寒,哀求到他禪床取暖,釋普明觸她身體,覺凍並讓她上禪床,坐懷中並脫衣蓋覆於女子身,以體溫為女子取暖,釋普明疲憊而坐著迷糊。 一刻醒來滑觸女子肌膚,因接觸色心起,欲再摸,懷中女下禪床消失。此刻釋普明終知面對強盜猛虎無動心,面對女子動了色心,失圓滿機緣。

心理學家哥德莉(Cordelia Fine)認為,根據生物心理社會模式(Biopsychosocial model)分析,人的身體及大腦受社會文化、經歷的影響,經歷也同時受身體及大腦、社會文化的影響,社會文化亦同時受身體及大腦、經歷的影響,身體及大腦、社會文化、經歷三原素互相影響。 釋普明本俗家人,理應略懂魚水之歡,讓肌膚與女子相親,動色心乃必然之事,試乃鹵莽之舉,強盜猛虎於俗家人亦算平常,釋普明久旱逢甘露,怪誰?

廣告


廣告

一名中國遊客在曼谷機場被保安掌摑,本來只屬於全球每日數以千計遊客糾紛的其中一宗(本港有部分專欄作家,不分青紅皂白先判定是中國遊客本身的問題,只屬結論先行的低級評論), 一般情況,只需要機場管理層道歉及解僱犯事員工,事件便應該完結。

但今次的結果,竟然再一次上升至國家層面,不單涉事保安被解僱、機場管理局局長被停職,甚至泰國總理巴育也要公開表示遺憾,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個日本遊客在泰國火車站被職員吐口水、或者一名英國遊客在被脾氣暴躁的警員推撞…… 泰國總理會否每天出來道歉?

一些中國人對泰國總理道歉沾沾自喜,彌漫著「厲害了 我的國」之心態,其實只是不美麗的誤會。

泰國總理巴育低聲下氣,就像小店害怕黑社會搞事而已。

中國遊客可以去那裏旅遊,並不能以個人喜惡作自由選擇,台灣被全面封殺、郵輪去到南韓折返,可見一斑。

由於泰國政治動盪,從來未能在區內的金融業佔一席位,同時國內沒任何重工業,旅遊業就是泰國的重要命脈(旅遊及相關行業佔全國20%GPD, 記憶中只有馬爾代夫的30%比它高),排首位的中國遊客, 2018年預計可突破1000萬人次,遠遠拋離隨後5個國家及地區的總和。

試想一下,一千萬遊客每人消費一萬,就是一千億。

那麼,瑞典警察抬走中國遊客,演變成電視台辱華事件,又是什麼一回事?

廣告

進步教師同盟

進步教師同盟2014年初成立,成員為一群有熱誠的教育專業人員。我們矢志發展成為各教育議題之討論平台,為香港教師工會、教育界和社會進步而努力。 網誌


廣告

今年8月30日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證實過百萬新疆維吾爾族人被囚禁在「再教育營」。雖然中國矢口否認,但美國《紐約時報》成功採訪四名曾被關押在「再教育營」的囚犯,揭露當局對維吾爾族人身體和語言虐待、強逼他們學習中共政治思想、唱紅歌和放棄宗教信仰。事件引發國際社會關注,除了聯合國促請中國立即釋放被囚人士外,美國國會共和黨和民主黨兩黨議員亦聯署建議美國政府制裁中國相關官員,而印度的孟買、孟加拉的達卡則出現抗議中國的示威活動。

自從2016年陳全國從西藏調任新疆省黨委書記以來,當局對新疆人的打壓有增無減。陳全國在任期間頌布〈75個極端主義行為表現〉,將「突然戒煙戒酒」、「餐飲場所齋戒月不營業」、「未成年和在校學生禮拜、學經、封齋」等正常行為列為非法,對當地人的打壓逐步變得嚴厲。近期設立囚禁過百萬人的「再教育營」,可視為一系列政策的發展。為甚麼中共政權會用上極端手段對付新疆人呢?本文主要借助日本神戶大學王柯教授的著作,疏理新疆問題的歷史和地緣政治背景,讓有興趣的朋友初步了解。

新疆是「邊疆」和「外族」的意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