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廣告

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大部份票站已完成點票,代表民主派參選的李卓人得票一直落後陳凱欣。在調景嶺體育館新聞中心,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炮轟馮檢基巧立名目走入選舉中,從而配合中共的分票策略。趙家賢指馮檢基一直用初選誤導大眾,「成日話台灣有初選,全球都係政黨內做初選,而且係Plan A做初選,全世界都無Plan B做初選的。」

趙家賢又提到,遭遞奪議席者獲得優先參選是民主派的共識,而讓其團隊提議替補人選是應有之義。他批評,馮檢基在論壇上攻擊李卓人較陳凱欣更狠。趙表明往後不會把馮檢基納入民主派的協調機制。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在3月的九龍西補選,民主派姚松炎失利於屋邨區,成為敗北關鍵,但其專業形象成功取得中產屋苑黃埔花園的支持,於「黃埔東」及「黃埔西」兩個選區分別取得2,967票及1,945票,合共較民建聯鄭泳舜多出994票。黃埔花園兩區選民人口總計逾1.5萬人,今次換上基層和工運色彩較濃厚的工黨李卓人出戰,中產選民似乎仍然受落。但差距明顯收窄,李卓人只贏陳凱欣406票。

「黃埔東」選區葛量洪校友會黃埔學校票站在凌晨1時完成點票,伍廸希得24票,曾麗文得30票,李卓人得2,659票,馮檢基得269票,陳凱欣得2,453票,廢票46。李卓人於此票站勝出。此票站共有10,255名登記選民,總投票人數為5,481,投票率為53.44%

「黃埔西」馬頭涌官立小學(紅磡灣)的票站結果則為伍廸希得13票,曾麗文得13票,李卓人得886票,馮檢基得91票,陳凱欣得699票,廢票14票。李卓人於此票站勝出。

另一「黃埔西」票站香港青少年服務處賽馬會方樹泉綜合青少年服務中心亦已完成點票,伍廸希得9票,曾麗文得10票,李卓人得866票,馮檢基得70票,陳凱欣得736票,廢票14票。李卓人於此票站勝出。

記者:周頌謙

廣告


廣告

民協區議員譚國僑(左)

(獨媒特約報導)大坑東社區中心票站完成點票,伍廸希得21票,曾麗文得16票,李卓人得1,441票,馮檢基得460票,陳凱欣得1,726票,廢票19票。陳凱欣於此票站勝出。此票站的總投票人數為3,683人,選民人數為9,004人,投票率為40.9%。

在今年3月的九龍西補選中,民協7名現任區議員的選區中,姚松炎勝出5個,在區議員譚國僑所屬的「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及衛煥南所屬的「南昌西」,得票比對手民建聯鄭泳舜少。其中「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更是差距較為顯著的一區,兩者相差137票。

「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是民協老巢,民協老臣王桂雲由1988年起擔任該區區議員,直至2011年才退下火線。譚國僑在2011年由「石硤尾及南昌東」轉戰此區,但不敵建制派韋海英,譚在2015年才攻下該區。但王桂雲在今次選舉中支持馮檢基,先後出席對方的造勢大會及拍片支持。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深水埗南昌社區中心票站在晚上12時30分完成點票,伍廸希得30票,曾麗文得11票,李卓人得1,228票,馮檢基得247票,陳凱欣得1,381票。陳凱欣於此票站勝出。

李卓人比3月補選少200票

在今年3月的九龍西補選,民協7名現任區議員的選區中,姚松炎只勝出5個。民協區議員衛煥南的「南昌西」選區,和譚國僑的「南山、大坑東及大坑西」選區,得票均不敵建制派。其中「南昌西」得票1,413票,以9票之差敗給鄭泳舜。

民主派今次改由工黨李卓人參選,得票差距比3月補選大,相差77票。衛煥南在場監票,他表示馮檢基參選有一定影響,「許多老街坊都唔知馮檢基退咗黨,會支持馮檢基。」

至於建制派社區幹事夏泳迦在得知點票結果後,對助選團說「估唔到咁叻喎」。夏向獨媒記者表示,建制和泛民街坊都收到電話要投馮,「大家都知道今次成敗關鍵係馮檢基。」

建制社區幹事票站外揮手 「只係打下招呼」

衛煥南指夏泳迦今天不時在票站外和街坊握手或耳邊低語,夏接受查詢時反指衛煥南亦有揮手,問到和選民談甚麼時就稱「無咩嘢,只係打下招呼咁。」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深水埗「荔枝角中」選區票站完成點票,伍迪希得26票,曾麗文得22票,李卓人得2,232票,馮檢基得292票,陳凱欣得1,811票,廢票為24張。李卓人較陳凱欣多421票,在該票站勝出。該票站的登記選民人數為7,798人,共有4,394人投票,投票率為56.34%。

荔枝角中為中產選區,當中包括「四小龍」私人屋苑,即泓景臺、宇晴軒、昇悅居及一號西九龍,亦是民主派在九龍西的重鎮之一。在今年3月的九龍西補選,荔枝角中為民建聯鄭泳舜和姚松炎的得票最大差距的票站,姚松炎得2,601票,鄭泳舜得1,823票,姚松炎大勝對方高達762票。

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時,該區同樣為全港投票率最高的選區,民主黨袁海文以124票力壓經民聯的李祺逢當選。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旺角社區會堂票站在晚上12時許完成點票,伍廸希得16票,曾麗文得14票,李卓人得820票,馮檢基得135票,陳凱欣得1,058票。陳凱欣於此票站勝出。

在3月的立法會九龍西補選中,民建聯鄭泳舜獲得1,017票,代表民主派的姚松炎的得906票,雙方差距111票。

此票站所屬選區「旺角西」的區議員為建制派許德亮,自2004年開始擔任該區區議員,在2007年、2011年的區議會選舉中均大勝對手,上屆自動當選。許德亮到場監票,對記者稱正考慮放棄競逐連任,「今日嚟監票,企一陣都膝頭痛,老啦」。許指近來區議員工作涉及過多政治和拗撬,亦因此更為萌生退意。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九龍西補選的投票時間於晚上10時半結束,馮檢基於麗閣社區會堂外會見傳媒,再次批評民主派的行徑乃「反民主思維」。麗閣社區會堂的投票人數為4,331人,投票率達47.6%。

馮檢基形容自己選情緊湊,今日到訪多個食肆、街站拉票,已盡全力,惟因天雨關係打亂拉票行程,又擔心許多街坊會因天氣不願外出投票,或導致選情受挫。然而,他認為自己獲很多年輕人支持,他提到接獲多個網台節目邀請訪問,在街站拉票時不少年輕人主動送水、提醒他多穿衣服等,他認為這是自己的優勝之處。

被問及自己參選會否導致李卓人墮馬,他再度批評民主派違反民主思維,「唔好當選民跟你嘅指揮棒」,直斥民主派對他接連作出攻擊,「投李卓人嘅票係李卓人嘅、投馮檢基嘅票又係李卓人嘅!」他又指萬一李卓人落選,他應反省何以得不到選民的支持,此乃選民的抉擇,與自己無關。

另外,馮檢基透露正在籌組壓力團體,惟未能公佈成員名單,他指該團體將集中處理一些未獲政府重視的議題,例如學童自殺、家人患長期病患所引致的倫常慘劇等。他又批評政府與其花費鉅款興建人工島,倒不如增撥資源處理民生議題。

記者:湯偉圓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在今年3月的九龍西補選,民協7名現任區議員的選區中,姚松炎僅勝出5個,在「南昌西」票站更僅以9票之差落敗。今次九龍西補選,南昌西的投票人數為2,908人,佔登記選民人數約38.7%,與上次補選投票人數的2,870相若。

該區民協區議員衛煥南表示,馮檢基參選對民主派選情有一定影響,「我接觸嘅老街坊好多都唔知馮檢基離開咗民協,會將民協等於馮檢基」,估計有不少街坊支持馮。

他又指建制派社團「南昌關愛社」的社區幹事夏泳迦今天不時在票站外和街坊握手或耳邊低語,「佢可能叫人投5號(陳凱欣),你唔知㗎嘛。」惟衛指,票站主任以夏身上沒有選舉宣傳品為由,未有即時處理。

廣告


廣告

(攝影:張展豪)

(獨媒特約報導)台灣11月24日舉行九合一選舉,民眾投票踴躍,在直轄市六都投票率近66%,公投案於全台灣的投票率亦有近55%。是次選舉投票項目繁多,除了縣市長、市議員、里長等地方層級選舉外,亦有多達10項的公投提案。

不少票站情況混亂,有民眾只拿到候選人選票,沒拿到公投票,也有民眾抱怨發起「愛家三公投」的下一代幸福聯盟在投票日仍然繼續拉票,甚至在票站內擺放宣傳品。另外,由於投票項目繁多,在下午4時投票截止時間後,不少票站仍排滿人龍,而媒體在部份票站還沒結束投票便開始報導點票,引起不滿,認為可能影響投票結果。

是次選舉結果,國民黨在地方選舉大舉勝出,反同團體的公投提案全數通過,而同志平權團體提出的則未獲通過,被指是台灣保守勢力的大反撲。另一方面,在藍綠兩大黨以外,不少第三勢力的小黨亦嘗試競逐市議員席次,其中時代力量在全台灣拿下16席,社民黨、勞動黨、綠黨亦有候選人順利當選。

公投提案 保守勢力反撲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九龍西補選的投票進入最後一個多小時,代表民主派參選的李卓人在港鐵黃埔站會見記者。李卓人表示選情仍然嚴峻,呼籲選民在最後的「黃金三小時」出來投票,「我哋仲有得追」。

而截至晚上7點半,立法會九龍西補選投票率為35.8%,李卓人強調,雖然投票率與3月的補選時相若,但實為偏低,形勢相當危急。他指,留意到美孚、黃埔及荔枝角等中產區投票率較低,希望市民把握時間投票,「唔好放棄香港」。

李卓人又稱,自己選舉形勢複雜,受到「鐵票」、「鎅票」及「白票」影響,是「最艱難的一次選舉」。他表示晚上將會以車輛巡遊的策略接觸在食肆及家中晚飯的市民,務求接觸最多人。

其他候選人包括伍迪希、曾麗文、馮檢基和陳凱欣。

記者:周頌謙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在晚上十點半結束,稱反對欽點而參選的馮檢基晚上六點在大坑西邨見記者,稱「今次唔洗再含淚同投白票」。馮檢基表示不會告急,亦不會理會其他候選人是否告急,「我的急是心急」。馮檢基強調,呼籲市民行使政治權利較告急更重要,「你哋急,選民唔急囉。」

李卓人在Facebook 專頁表示,目前選情極度告急,指因為多個屬馮檢基票倉的基層社區如麗閣、南昌等地的投票率節節上升,而民主派票倉的中產選區投票率則較311補選落後。馮檢基指對相關言論感到「好唔開心」,認為自己在選舉中從未批評過其他候選人,又質疑李卓人不批評陳凱欣,反而視自己為主要對手。

馮檢基重申自己參選是要反欽點,更絕對不是和李卓人分票,認為對方和民主派元老指其分票的說法是違反民主,更即場高叫「Shut Up」,令記者受驚。「兩邊(民主派及建制派)攞到盡都只有65%,所以我係有空間,我係海闊天空。」馮檢基續表示,自己在競選過程中沒有批評任何人,希望用信念和政綱催票,但李卓人卻全程將自己當成主要對手,並不斷攻擊及批評。

廣告


廣告

早陣子我有幸參與王偉雄與鄧小樺在面書上關於文學的筆戰,於留言中在教授旁搖旗吶喊,質疑對家提出無理的論點。可是我是讀哲學出身,完沒有修讀過文學課,對家拋出幾個文學理論的名堂,我不明所以無力反駁只好收聲。面對日後關於文學的討論,我多少也要懂得那些專有名詞,才不至於這樣輕易地被拋窒,就算是用Google找資料支持,也要懂在何處開始搜查。這本《文學理論簡介》是牛津出版社的簡介系列之一,我很喜歡看這系列的書,細細本百來頁,內容深入淺出,讓讀者在腦海建立該題目的地圖,是非常合適用的入門導讀。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距離投票結束不足五小時,截至下午五點半,投票率為29.54%,已經低於今年311補選的29.67%。李卓人指形勢非常緊急,籲市民不要被天雨影響投票意欲,「仲有幾個鐘頭,仲有得追」。

工黨李卓人指形勢非常緊急,雖然投票率與今年補選311相若,但311是兩個陣營對決,今次則有五個候選人,其他候選人對他選情有影響,過程中又有抹黑及界票。他又促選民不要被天雨影響,投票是為香港的未來。李卓人指不投票亦是市民的權利,但望市民思考不投票的影響,「唔係俾香港變成另一個大陸城市」。

李卓人又批評有人冒認空中服務員工會,致電予會員促支持予其他候選人,又有免費報紙吹捧陳凱欣、有人不斷接送老人院長者投票,形容是「無所不用其極」。

拉票策略方面,李卓人指團隊會到食肆拉票,望晚飯後市民出來投票。

劉小麗亦呼籲市民不要被天雨影響,「一定要守住呢個歷史關口」,「香港人如果出嚟投票,我地一定會贏。」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九龍西補選正進行投票,截至下午四點半,投票率為26.64%,與今年311補選的26.60%相若。

建制派陳凱欣昨堅拒向所有傳媒透露行程,惟晚上流傳出一份「只供主要傳媒」的陳凱欣行程表。陳凱欣競選團隊在記者連番追問下,終致歉並開放下午四點半在美孚一節活動,回應記者提問。

陳凱欣在美孚見記者時,再次就引發混亂向記者致歉。陳凱欣同時宣佈告急,指現時的選情「非常非常非常告急」,稱「好想成為背後建制派議員的一份子」。

陳凱欣在早上十一點半時,曾在港鐵黃埔站見記者,遭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狙擊。陳及後繼續避見記者,多名記者繼昨晚後連番在陳凱欣的傳媒 Whatsapp 群組表達不滿,要求聯絡採訪,但一直沒有回應。

根據流出予「主要傳媒」的陳凱欣行程,陳凱欣原定下午兩點到位於九龍塘牛津道的票站投票,多間媒體欲到場採訪,但陳凱欣競選團隊拒絕確認。然及後陳凱欣卻在其 Facebook 專頁和丈夫邱文華進行 Live,做法令人側目。及後在記者的壓力下,陳凱欣競選團隊致歉,並在美孚港鐵站外加開一節見記者環節。

廣告


廣告

今早所有報章及電視新聞,都集中報導台灣九合一選舉藍營大勝,蔡英文辭去民進黨主席……

香港那個九西選舉似乎被打入冷宮。

兩年前(附圖:2016年520),我在台北參觀了蔡英文就職典禮花車遊行,當時全台喜氣洋洋,對蔡英文寄予厚望…… 以後發生的,已經是歷史。

我不想諸多評論什麼韓流現象、鐘擺效應什麼的,我只想指出一件大家不以為意的事實。

蔡英文上台之前,陳水扁被釋於家中保外就醫,條件是不能談政治、不能替人站台、不能接受訪問……

但今年他兒子陳致中參選高雄議員,陳水扁不單止高調出席拉票活動,更加上台合照(右下),蔡英文政府竟然視法治如無物,任由陳水扁為所欲為,民眾看在眼裏,有什麼感受?

當她的嘴巴高談法治,實際利用法律黨同伐異,蔡英文其實等於林鄭。

不過,蔡英文會辭任黨主席……

廣告

區諾軒

立法會議員,南區區議會利東一選區(2011- )民選區議員 網誌


廣告

說實話,我無法擺出莫名其妙的樂觀,這次補選,越到選舉日,我是越感到憂心。街上的反應我是感受到的,亦只能夠花僅餘的時間,盡力解釋。

正如我再三強調,只要這一仗一輸,建制派就鐵定修改議事規則,這些對立法會的傷害可以是永遠,無可挽救。無論對於現行我們進入議事堂的人如何不滿,料想也沒人願意看到後來者又少一分權力,建制派試圖修改的,包括消滅權力及特權法,等於廢掉傳召人作供,也包括賦予主席更大權力,在趕人出會議廳施予更大刑罰。

如果是基於泛民往績做得不好,因此而全面不信任,實在不希望如此。假使致歉是可以獲得任何諒解,我願意代表整個陣營作出任何形式的致歉,亦為自己係議會任何未善之處包括投票做得不好而致歉,但自問行走至今,我致力持守一個民主派代議士應該要負的責任,接受各位提點鞭策。

但我認為,不可能將過去的失誤,說成為今後無任何對抗的希望,每日在立法會,根本就面對一個又一個的戰場。在剛剛的財委會談及觀塘音樂噴泉同埋灣仔摩頓台拆排球場興建社區會堂工程,再次無法表決,如果沒有議會外的地區關注、以及議事堂內各人積極將問題彰顯出來,是無法走到這一步。

無論如何,因此抹殺任何抵擋這些事發生的可能,不值得。

在街站時,有人批評李卓人年紀大。我想我不是不明白社會上有渴求新人出選的聲音,但也直截了當和那位街坊說:這段期間,劉小麗找尋替補人選,極不容易。

廣告

周永康

第57屆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前香港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及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副總編輯。 網誌


廣告

見到台灣公投選舉狀況,內心很不安樂。

但好像也有相當啟示,像阿 Ben 問:什麼是民主?選舉嗎?公投嗎?直接民主(公投)衝擊大家的一些道德價值時,怎辦?選舉人不合意時,怎辦?

如果議會選舉是一個權力分配的過程,每個候選人代表一個選區,候選人要打自己的政治議程;又要整合選民意願、局中協調利益意願分配。無論贏輸,都還有其他選區的同伴拉勻整體勢力權力分布。

但像香港輸一席少一席,排山倒海影響中共與政府盤算,民間士氣與策略,議會和選舉的性質,都和當地社會狀況緊扣,又充滿許多贏輸的未知之數。如果要贏,又該朝那個方向推進整個反抗陣營的力量與議程呢?

回到台灣公投,同志婚姻、性別教育,一牽涉到不少大眾都恐害怕自己孩子變同志、同志勢力壯大、危及傳宗接代、宗教教條秩序,也相當反映一個社會一群人的思潮狀況、經濟教育狀況、文化土釀和公投制度下的較勁局限。

公投,不少香港人都很想透過公投去直接掌摑中共,宣示港人是大多數支持民主選舉制度;但如果論及是否舉行港獨公投,有港獨支持者又會視誰現在提倡公投令到港獨被滅根,誰就是千古罪人,因為市面上可能未有majority 令港獨公投勝出。公投是直接民主嗎?

似乎在很多議題上,都是穩贏者才會想推公投?台灣此處推同志婚姻又當如何理解呢?(如果把Brexit 和蘇格蘭公投拉進來,又是更複雜)

而到底所謂「直接/民主」是什麼呢?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九龍西補選今日投票,截至中午十二時半,投票率為14.21%,比今年3月11日補選的13.51%略高。李卓人望港人不要心淡,認為心淡是港人的最大敵人,呼籲不要放棄香港和投票,「一定要投票,投票代表無放棄香港,投票救返自己鍾意嘅香港。」

代表民主派參選的李卓人早上到深水埗一帶拉票,十一時再到美孚拉票,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前中央政策組顧問劉細良、多名民主派區議員和地區幹事到場支持。

公民黨楊岳橋稱,現時的投票率較3月補選時上升,但認為按過往慣例,早上投票的都是建制派支持者,呼籲民主派不要掉以輕心。公民黨郭家麒表示,如果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及明日大嶼填海計劃,便要支持李卓人。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九龍西補選正進行投票,建制派的陳凱欣早上在港鐵黃埔站外見記者,遭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狙擊。黃之鋒指對方在任職食物及衛生局政治助理時,支持削減公共醫療開支是出賣香港人,更是前任行政長官梁振英的爪牙,一起剝削和打壓香港人。

陳凱欣原定在十一點半見記者,在見記者前,民建聯李慧琼、蔣麗芸、鄭泳舜、經民聯梁美芬替陳凱欣叫口號,新民主同盟立法會議員范國威和莫乃光則在場替李卓人拉票,雙方多次短兵相接。

IMG_8341

廣告


廣告

我等是一群不甘嶺南大學被權貴傀儡蹉跎多年的畢業生,希望藉著今日畢業禮,向外表達權貴傀儡如何大權盡握,破壞我校言論自由和院校自主,並就此表達強烈不滿。權貴傀儡之所以能盤踞我校多年,進而上下其手干預言論自由和院校自主,特首校監應然制以及大學條例兩項殖民陋習未除可謂罪魁禍首。

特首應然校監 委任傀儡校董

傀儡政權藉殖民惡法肆意任用一己親信,大學校董會遂淪為媚俗的政治酬庸。上屆特首梁振英於2015年10月委任何君堯、陳曼琪等為我校校董,不但無助於大學管治,更當眾敗壞嶺南聲譽。尤其何君堯之類的失德之人屢次於公開場合大放厥詞,包括早前「殺無赦」言論公然鼓吹暴力,企圖觸發白色恐佈。即使校內外群起聲討,權奸林鄭月娥卻充耳不聞再度續任,公然與民為敵之心昭然若揭。

根據現時《嶺南大學條例》,由三十三位成員組成的嶺南大學校董會,多達二十五人由行政長官直接或間接委任,同樣未經員生篩選的校長及副校長則於餘下八人中各佔一席。可見目前校董會組成不公至極,不單過份向校外傾斜,校內意見不得彰顯,「員生共治」精神分毫未見。

鄭匪有權用盡 企圖大權獨攬

廣告


廣告

看到鍾耀華上庭,看到這一代年輕人的折耗,不知道是真的這麼樂觀,還是想替大家打氣,林道群兄替他和岑傲輝想像了這樣的一個未來:「至於我,好像看到這樣的情景,鍾耀華岑敖暉,兩個大孩子你拉我扯,一路從中文大學山上走下火車站,突然間岑跟鍾說以後我們點算:現時罪名纏身,誰願給予機會?既然如此,我們自己創業,做小販?被警察驅趕怎辦?重奪街道,命運自主!他們大笑起來。」

我看到的未來(或者說,沒有未來),卻是這個樣子的:投身過運動的年輕人在職場上處處碰壁,幾乎沒有人敢請。如果不是和家人同住,他們甚至不可能找到一塊容身之地。因為房東要不是知道他們是誰,做過了什麼,就是受到警告,不敢把房子租給他們。這個情況就像大陸一些異見分子,即便你退下了「戰場」,他們都還是會不依不饒地把你逼上絕路。做小販?我們都曉得,在香港幾乎已經不會再有當個合法小販的機會了。不止如此,說不定小販管理隊還會重點針對你們幾個人。重奪街道,命運自主?結果就是再度上庭,再度入獄。

廣告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廣告

(攝:張展豪)

選舉結果當然重要,因為會影響未來幾年的政策。但任何結果,其實都不及制度重要。誰勝誰負,台灣人民這一次都是贏了。聽聽敗選的民進黨候選人怎樣說,勝選的又是如何舖就勝選之路的。

再初步看看台灣人民的反應,真的覺得很感動。

誰勝誰負都好,都應該為今天台灣選舉所顯示出來的政治水平歡呼。今時今日,還拿什麼來說民主政治在中國人社會只會帶來混亂?這次台灣九合一選舉顯示出的政治風範,幾時在華人社會中出現過?落選的叫支持者尊重選舉及選民的抉擇,呼籲選民支持獲選的人;勝選了的也不失謙卑,因為他們心知肚明,幾年後還是要讓選民透過選票作個評分。類似的話,在再上一次的總統選舉,蔡英文落敗那一次她曾經說過。但這一次,類似的政治風度似乎已經變成台灣政治文化的一部份了。

這就是民主。

曾幾何時,有不少人批評台灣的選舉喧嘩、暴烈、野性,又說其議會經常吵吵鬧鬧、動輒搶咪、作風粗鄙、拉扯打架。今天這說法還有意義嗎?

廣告


廣告

明天是九龍西立法會補選。對這場補選,反對派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第一種聲音,把補選理解為正義和邪惡的對決,這場選舉決定了反對派能否在立法會取回地區分組過半的否決權,不容有失。第二種聲音,卻完全分享不到第一種聲音的危機感。相反,他們壓根兒不覺得議會還有什麼用途,對勝敗自然也沒有感覺。思前想後,反對派當中之所以出現這兩種不同聲音,源於兩者對「立法會還有用嗎」有根本的不同理解。

今天的香港立法會,確實很不濟。

第一,選舉制度使得反對派差不多絕無可能取得過半數。因此,親北親陣營可以肆無忌憚濫用多數暴政,要通過什麼就通過什麼,反對派就算能阻得一時,最後還是會被通過。既然反對派無論是多一席或少一席,議案還是會通過,為何還要介懷?

第二,在人大釋法等同人大修法的面前,反對派在立法會的三分一否決權已沒有多大意義。北京對香港的憲制安排要作什麼改變,根本不用在立法會拿到三分二多數去修改《基本法》,直接釋法就可以了。如是者,守住議席在這方面也不見得有現實意義。

第三,反對派一旦參與議會政治,就要受選舉考量左右。當一時的民意認同某件親北親陣營提倡的事情,他們也很難反對;但從原則的角度出發,就很易被視為妥協。所以也有輿論認為,他們從心底裡不覺得泛民或建制當選有什麼分別,畢竟在他們眼中兩者是一樣的。你看,某某某在那個議案的投票取向,不是和建制派一樣嗎?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九龍西補選今日投票,五名候選人盡最後努力拉票,亦會公佈行程供傳媒採訪。不過代表建制派參選的陳凱欣拒絕向媒體講述行程和拉票的具體安排,引起記者不滿。多名記者在其傳媒Whatsapp 群組要求交代採訪安排,但不獲任何回覆,有記者更諷刺稱「以免突破界限變自我設限」。

陳凱欣的競選團隊在昨晚六點多,才在其「欣傳媒聯絡」的 Whatsapp 群組發出採訪通知,只公佈陳凱欣會在今日十一點半,在港鐵黃埔站A出口造勢,引來多名記者不滿。他們均質疑全日竟只安排一次公開見記者,並保持「隊型」不斷追問去向。

在晚上,有記者向多間媒體「流出」陳凱欣的「真正」採訪行程,包括早上先到其宣布參選的九龍城海心公園拉票,其後才到黃埔。據流出的「真正」採訪行程,陳凱欣將會在下午一點到九龍塘牛津道票站投票,並在下午四點半及晚上八點半到窩仔街美薈樓拉票。

在該「只供友好媒體」的通知中,陳凱欣競選團隊稱由於各站點位置有限,上述的站點僅提供予友好的傳媒,更呼籲接獲通知的傳媒「敬請不要外傳」。多間媒體的記者入夜後多次在其 Whatsapp 群組中要求陳凱欣交代行程及拉票安排,以方便採訪。但其競選團隊並沒有回應,又拒絕確認流出的「真正」採訪行程是否真確,做法令人側目。

廣告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廣告

今日《東方日報》以全版篇幅抹黑本會秘書長、九西補選候選人李卓人,文中提到本會將海麗清潔工罷工籌得款項,扣除支付工人津貼及罷工開支後,將餘款「據為己有」及「藉工人名義為職工盟籌組經費」,又引述王國興指李卓人把相關款項轉作其屬下組織。本會對此捏造事實的抹黑手段,表示憤怒和遺憾。

本會早於工潮完結後,已向傳媒發放清晰的財務報告,並聲明餘款全數撥入「勞工權益基金」,絕不會用於職工盟任何行政及會務開支。經專業核數師審計後的2017-18勞工權益基金收支結算表,亦已上載職工盟網頁,以供公眾查閱。「勞工權益基金」所有款項的管理工作,由一專責管理委員會負責,並有社會人士參與,以確保獨立運作及向公眾問責。

本會強烈譴責以上抹黑行為,並要求有關報章收回以上言論,不要再散播不負責任的誤導言論。

香港職工會聯盟
2018年11月24日

廣告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廣告

時勢至此,中共緊扼香港咽喉,我不對議席得失有過高期望,但也不對此感到完全絕望。盡力拼博爭取,是我輩應做之事。

議會不是我們唯一的戰場,也不是我們要放棄的戰場。台灣在經歷比現時香港更黑暗的歲月時,都沒有放棄議會選舉之路。80年代民進黨集黨外各路人馬之大成,有統有獨,有左傾有右傾,立場紛雜,唯一連繫著這些在野黨派的是爭取民主、人權自由的基本信仰。經歷死傷慘重的國民軍政府高壓統治,即便大家在某些議題上的立場是南轅北轍,黨外人士明白求同存異、集中力量才是對民主最有利的做法。十多年後,他們首次成為執政黨;廿多年後,他們二度執政,也要面臨選舉的洗禮,實踐他們在黨外時期追求的價值:做不好,就有下台的風險,政治秩序隨民意洗牌。

痛傷的歷史使他們團結,而香港一路走來那「舒適」的民主運動之路,在這幾年間被殘忍的劃上句號。佔中九子案開審、旺角衝突案包括梁天琦在內的幾十位抗爭者被控以年計的監禁、有人流亡海外、有人被制度逼上絕路……面對重重陰霾,我愈覺得門派之別、路線之爭,遠遠不及團結互相支持的重要。看著旺角案開審,坐在律師席的,或多或少是泛民法律支援團隊的朋友;在囚權背後奔走的,也是各個政黨的中堅。也許一些更遙遠的價值不同,但此刻我們都是被打壓的抗爭者,我覺得,很多朋友都放下了過去很多爭吵而引起的成見,漸漸向著同一個目標出發。

廣告


廣告

本年開始的「社區新聞計劃」,工作坊已於今年十月圓滿結束,參加者以社區報人身分走入社區,報導各區大小事,書寫社區願景!以下為西貢社區報《貢想》與獨媒編輯室合作報導。

平日走過西貢的大街小巷, 總能看見不少熟悉的面孔, 當中不乏外籍居民,但我們極少與他們交流,對他們的生活更是不甚了解。身穿運動服、背著斜腰包的蕭諾,看起來與一般退休人士沒有分別,但若仔細留意,便發現他頭上的鴨舌帽寫著「西貢之友 Friends of Sai Kung」字樣。這位英國來的西貢之友,年輕時曾是殖民地時期的香港警司,因為對香港念念不忘,退休後選擇在港生活,今日更有了一個新身分——西貢「空氣先生」!他熱心自學空氣質素監測,提醒大家為西貢守住清新。

廣告


廣告

下午3時30分,國立臺北教育大學附設實驗國民小學票站外人龍。

(獨媒特約報導)台灣選舉日前一晚,各個候選人都作最後衝刺,我們曾經採訪的第三勢力候選人有的騎著腳踏車,騎完最後一哩拜票、有的仍是花上一整天十數小時,站在街頭發卡片,講解參選理念。同一時間,在台北,3名台北市長候選人,都分別舉辦大型晚會,尋求連任的柯文哲在四四南村,邀請歌手演唱,營造歡樂氣氛,主打「公民自覺,藍綠共生」。國民黨候選人丁守中於凱達格蘭大道辦「投票救台灣」造勢活動,感性呼籲選民踴躍投票,前總統馬英九、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亦有站台;民進黨候選人姚文智則在台北市政府廣場前舉辦晚會,10萬名民眾參與,兼任民進黨主席的總統蔡英文亦出席。

港台助選差異

今次九合一選舉雖然只是地方層次的選舉,但縣市所選是地方首長,當中市議員影響的是地方立法機關,令我們聯想起香港的立法會選舉。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選前最後一晚,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在台北市政府前廣場,舉辦「國家首都 勝選之夜」造勢晚會,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賴清德、行政院秘書長卓榮泰、國策顧問葉菊蘭、前柯市府秘書長蘇麗瓊、駐日代表謝長廷登台演講,還有27位民進黨議員候選人站台,百歲台獨革命家史明到場支持,現場最後宣佈共有五萬人。

1994年首次直選台北市市長,由陳水扁當選,四年後連任失利,之後兩屆市長都落入國民黨手裡,直到四年前由無黨籍的柯文哲選上。姚文智表示今次參選,是因為自已有一個夢,希望台灣成為獨立國家,而台北就是國家首都。

0X1A0459

廣告

Thomas Tsui

我寫,我只要討好我自己,不用討好你。 網誌


廣告

《十年日本》 (Ten Years Japan) 交給是技裕和監製,他算有心想後浪推前浪般交給五個新人執導,只可惜新人未見得更出類拔萃。

《十年》的統一宗旨係虛擬未來反思現在,日本人看似較幸福有較健全的民主政制,唔似香港面臨赤化或泰國君權壓制人民言論,老人、核能、可持續發展等更值得關心。只係這些問題老早就有人問,五個導演今日再問,只顯得都老調重彈。

話早川千繪 《75終老計劃》(Plan 75)是《楢山節考》未來版,其實另一可比係瀧本智行的《死亡預告》:都係選一批人,給一筆補償叫他們去死,只要有人死就做到「可持續發展」。只係這套還會明目張膽講明老人係冇用係負累,如推廣Plan 75的主角都有個患痴呆症的麻煩母親/外母,分別於《死》還會可惜抽中有中的人。片或欲問人一無用就如垃圾拋棄毀滅免為其他人作負累真是對嗎?但只有十分鐘看來問來冇力,仇老的港觀眾更會以為這套未來引入香港正好。

藤村明世《無色的空氣》(The Air We Can't See)其實係壓縮版的《末世列車》:只沒說階級鬥爭,變為大人以為毀滅地上,沒種認錯就唯有向地下的小孩埋沒地上的一切。與《末》一樣最後還是你有種就能擁抱更廣闊的世界,只係如你走出車廂要面對北極熊,走上地面更是暴露在核幅射前 - 有勇無謀都係白白送死,大人懦弱都係無可奈何。若主題係反核,批鬥可謂最廉價的技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