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廣告

文:K、Tyrion、腸
圖:Wall street journal截圖

近日媒體一直報導有關於中國共產黨在新彊拘捕並把維吾爾人送至「再教育集中營」的新聞,灌輸馬克思的共產思想和無神論,迫害逾2000萬維吾爾人的宗教信仰。新聞先由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的討論開始,後來在多個國際媒體廣泛報導。這情況固然令人擔心,但擔心、憤怒之後,不要忘記還有國際刑法──刑法要把決定及執行集中營的政治首腦繩之於法。

國際刑法跟人道法不同,著眼點放在罪案的刑責,而人道法比較看重國際或國内武裝衝突時對平民、戰俘等的待遇;與人權法也不同,前者旨在透過公平公正的程序,將作惡者繩之於法,後者則較為強調以普世價值為基礎的政經文化權利(當然,公平審訊權也是人權)。因此,國際刑法中的提告及舉證標準,受制於混合了普通法及歐陸法原則的舉證規則,務求審訊公正,並與人權法的要求相符。三種法律強調的是國際正義的不同層面。

所以,國際刑法集中處理的是— 國家立法、控方舉證及公平審訊。國際刑法的國際,就是因為他聚焦在國際戰爭、種族滅絕、反人道罪等極嚴重罪行,可能要依靠國際法庭來處理國家級的罪惡,有些是國家內法庭難以處理的檢控。

廣告


廣告

前陣子和一位專門研究國際貿易關係的內地經濟學家聊天,話題難免繞不過眼下如火如荼的中美貿易戰。理論上講,像他這樣的人最近應該忙壞了才對,不可能這麼有空地陪我喝了一整個下午的茶。他告訴我,那是因為他「站錯了邊」。什麼叫做站錯邊呢?原來「上頭」也真的很緊張,這陣子頻頻在全國各地召集專家提供意見;但問題是「上頭」聽到的意見,卻幾乎是一面倒的,而他正好不屬於那一面。簡單地講,專家們在這件事上大致可以分成三派,一派認為不必害怕,積極應戰;一派主張盡早讓步,止損優先;還有一派騎牆,利弊並舉,不給結論。但「上頭」最後召見的,居然全是其中一派(肯定不是騎牆派),因為這些「上頭」揣測那些比他們還要高層的「上頭」,應該會比較喜歡這一派的意見。換句話說,這是一次結論先行的意見徵集,他們根本不打算在專業學者群中廣泛收集不同的信息和看法;他們真正要的,是為自己早已設定好的傾向,提供更多聽起來很專業的論據。這位經濟學家的講法,跟我在另一個研究國際關係的朋友那裏聽到的差不多,他們那一行最近也出現了同樣的情況。於是我再追問:「那些上頭的上頭,他們的傾向和立場又是怎麼來的呢?」話剛出口,我就知道這是個太傻的問題。果然,這位經濟學家白了我一眼,意思是我明知故問。他說:「那當然是來自最上頭啦,下頭所有人都猜他會喜歡這種立場。」

廣告


廣告

工業傷亡權益會
新聞稿:即時發布
深圳市已宣布全市停工 譴責港府不立即跟進

和本港一水之隔的廣東省深圳市,因應強颱風山竹的危險程度,市政府城市管理局已經按照該局行之有效的《三防應急預案》,在今午六時宣布全市範圍停工、停業、停市、停課了。對比香港勞工處今午四時半的聲明,卻仍只是重申颱風及暴雨警告下的工作安排指引,提醒勞資雙方預早協商;這充分顯示香港特區政府缺乏停班完善機制,罔顧僱員生命安危。

本會對此予以譴責,並重申因應強颱風山竹的危險程度,再次緊急呼籲:政府應即時宣布,除必要的應急服務外,在八號或以上風球訊號生效時,全港實施停工,確保市民停留在安全地方避風避災!

在此,本會亦特別向香港天文台及其工作人員致敬!天文台是以科學為本的官方氣象觀測機構,並非主管勞工事務的政府部門,卻長期以來被迫承擔是否停班停課的政治責任。本會強烈要求勞工及福利局、勞工處均應負起上述政治責任,制訂妥善的惡劣天氣停工政策及機制。

工業傷亡權益會
2018年9月15日

廣告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廣告

我說:「觀察香港社會幾十年來,從來未見過鄉黑勢力如此明目張膽,如此堂而皇之,如此沒有避忌。」

我也說:「觀察香港社會幾十年來,從來未見過政府與鄉黑勢力如近幾年般,彷彿走得這麼近」。

我也說:「觀察了香港社會幾十年,從來未見過這一種幫會邏輯可以如此肆無忌憚。」

這樣的情況,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由小桃園飯局開始,然後到2013年8月11日江湖大佬帶同門生去到天水圍特首居民諮詢大會會場外維持秩序。還有影片清楚記錄了江湖門生追打示威者的歷史性場面。

兩日後的2013年8月13日,江湖大佬接受明報頭版全版專訪,說「最想流血衝突」,政府至今對此暴力威嚇仍然是一言不發。

雨傘運動期間,旺角佔領區出現江湖人物意圖清場,追打示威佔領人士。我也有學生在那一次俾人打,港台也有記者被疑似江湖人士打。

雨傘運動期間,銅鑼灣佔領區有一次出現大批明顯是有組織的彪形大漢,遍佈各處,包括茶餐廳及街道上,傳聞說會攻擊所有戴上黃絲帶的人士。有人親身經歷,在茶餐廳裏要把表達政治訴求的黃絲帶收起,全程不敢發一言。這就是來自惡勢力的暴力威嚇。

雨傘運動期間,有一次傳出有江湖叔父吹雞要往金鐘佔領區教訓那些佔領者。我去到現場,親眼看見在金鐘地鐵站A1出口那一班人不斷挑釁。因為有警察在場才沒有出現暴力事件,但語言暴力及威嚇卻十分嚴重,事後也似乎不見有任何跟進。

廣告

葉子林

資深農業從業者 網誌


廣告

圖:棚內種植的穩定性較高。但遇上特大風災,種植棚也有機會導致農夫承受更大損失。

「山竹」來臨,沒有其他時候比現在更適合談這題目了。

每次天災過後,總有傳媒訪問農夫損失了多少。這問題看似簡單,其實並不易答;有時甚至出現「膽子有多大,損失有多高」的鬧劇。

舉個例子,如果一個有機農夫打風之後說:「我這塊地種晒白菜,收埋都有300斤。現在打風全部都報銷了!一斤有機白菜可以賣成$40。淨係呢塊地,我已經無咗萬幾蚊啦!」這推論看似合理,你能看到當中盲點嗎?

天災損失不能單看市價,也要考慮下列幾個因素:

 能種到300斤白菜,不代表能夠全部順利賣出,更不能以自己的「預期價」來計算損失;
 夏季種葉菜,風險本來就較高。即使沒有颱風,收成也可能收暴雨、水浸等影響;
 打風時,損失的農作物大多未達收成階段(否則農夫會趕在打風前收採),因此時間的損失值不會是100%。

能夠因應現實情況作出調節,申報的損失值才能貼近事實。不過,這環節很難完全與利益衝突脫勾,別說農夫,就算是漁護署官員在評估損失時,為免得罪農夫,有時也會「手鬆一點」。

其實,各項天災之中,颱風已經算有相對客觀的標準,至少風災的「災情」是較容易目測衝量的。換上旱災或水災,究竟要多少天不下雨才算「旱災」?一天下了多少毫米雨量才算是「水災」?這些往往更難取得社會共識。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工業傷亡權益會
新聞稿:即時發布
緊急呼籲:超強颱風山竹襲港期間 政府應宣布全港停工

近年來最強的超強颱風山竹逼進本港及華南沿岸,政府已預期今晚至明天災情嚴重,亦已緊急疏散大澳及鯉魚門等低漥地區的居民,並呼籲民眾儘量減少不必要的外出。工業傷亡權益會現嚴正緊急呼籲:政府應即時宣布,除非常必要的應急服務外,全港實施停工,確保市民停留在安全地方避風避災!

勞工處的「颱風及暴雨下工作安排」指引,提議勞資雙方要就惡劣天氣的工作安排,預早協商,僱主並應只要求必要人員當值。但是現實上我們看到,各行各業在八號或以上風球生效時,仍有不少僱主要求工友繼續上班,維持店鋪照常營業。事實證明,指引無效,勞資關係並不平等,根本無法平等協商、集體談判。

本會認為,如廣大工友繼續上班,徒增不必要的外出,增加意外風險,根本加重緊急救援服務的壓力。政府既然已經預見災情,就應負起責任,參考鄰近地區的做法,在八號風球生效時直接宣布全港停工,只保留必要的應急服務,確保市民及早回家,或停留在安全地方避災。

廣告

胡世君

自由寫作人、文化人、性別研究/文化研究雙碩士。 喜歡性別解謎、逃出香港、愛情小說及解構電影。 曾旅居澳洲一年,驚覺天下之大,香港之小。世界原來好好玩。 我的個人網誌﹕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網誌


廣告

聽說有教會打算在「山竹」襲港期間,讓千名信徒到海灘受浸(未知最後決定),這新聞讓我想起剛上映的電影《少年法.內情》(The Children Act)。片中十七歲少年基於宗教原因,深信輸血是罪,即使命懸一線,仍堅拒接受輸血治療。他認為自己做法合符信仰和道德,就如我們知道「殺人、婚外情是錯的」為何知道?因為我們知道,那是真理。

電影無疑是精彩的,劇情初看有點誇張,沒想到現代英國人還會這麼「迷信」。但電影優異之處,是精警紮實的對白。法庭戲、女法官與少年的對話,唇槍舌劍、情理兼備,令人明白到宗教影響力鉅大,十分寫實。戲如人生,香港也有信徒堅稱「颱風風聲有多麼緊張,神的榮耀就有多大﹗」的確,信仰某程度上認為神靈超越物質世界(如耶穌復活),但到底「超越」到那個程度,才不算瘋狂?物質世界,不正是由神創造的嗎?

電影中的少年接受輸血痊癒後,開始對信仰、世界,和人生有許多疑惑,他想追尋信仰以外的「真理」,因此迷上智慧能幹的女法官。他搞不清楚,除聖經以外,我們會否可以信靠其他東西?我在想,對於準備在十號風球下到海灘祈禱的信徒,在依賴神「驅散仇敵」以外,難道就不能相信其他事情?例如人餓了要吃、吃了會拉、拉完再歎「山竹」隨時提早升天……他們懂得禱告,卻不承認天父設定的物理定律?

我不會說:「有事別打999,因為上帝自會『打救』你。」但聽說「自殺」是罪,請別失見證。

廣告

費特

生於香港,長於澳門,愛用鍵盤說三道四的自由寫作人。 fb : www.facebook.com/fredmacau 網誌


廣告

最大的危機,往往被忽略。

根據澳門電台引述中央氣象局的預測,「山竹」會在廣東台山一帶登陸。當有人關心港珠澳大橋能否承受「山竹」吹襲時,卻無人理會已於六月開始運作、距離澳門不足70公里的台山核電廠情況。

台山核電廠在運作前,一直被傳有安全隱憂,仍出現各種機件及人為問題,當局未有正面解釋或澄清,情況令人擔心。而「山竹」來襲前,港澳政府都未有更新台山核電廠的最新消息,亦未有記者提出疑問,反而更關心港珠澳大橋。

港珠澳大橋即使被「山竹」吹塌,可以再起,不會對附近居民構成即時生命威脅;但如台山核電廠有任可不測,珠江口一帶都不堪設想。

希望只是我想太多。

天佑澳門。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廣告

成功的高管在回顧一生時,不少會說自己的遺憾在於沒有花多點時間陪伴家人。但不知何解好像沒有人吸取過教訓,結果一個又一個的高管都複述著這樣的憾事。更奇特的是,他在公司裡亦無法阻止越來越長的工時。於是除了他本人遺憾,他還帶領著一村子的員工都經歷著越來越遺憾的事。

大家會說那是沒法子的事。因為他們以至他們的員工都很重要,每一個都要全力投入,缺一個小時都不可。可是在這樣勤奮的背後,我們卻沒有看到有誰過得更開心。當然其中一個原因正是空閒時間越來越少,因此他們是很努力地去製造不快樂,這是內部原因。另一個原因則涉及外圍因素,例如人都嚮往自由,但不知何時開始,在號稱有言論自由的香港,現在就連說一句話,都要被指為踩著越來越多的紅線,使人渾身不自在。這種芒刺在背,乃十年前未見的現象。

也許大家的確有一項成績,就是創造了很多財富,即使除了最富的一群,沒有多少人覺得自己富有。這筆財富,其實有不少都用來興建了像港珠澳大橋、高鐵等基建。所以雖然你不擁有財富,但你擁有了基建,也是另一種富有。這些基建造價隨時達到一千億元,實在需要我們每一個人付出不少綿力,才能共襄壯舉。我想起廟宇重修之時,多會把善長的名字刻在碑上或一磚一瓦上。而港珠澳大橋除了必須紀念在前後多起意外中喪生的18名工人,橋面大概還可以刻滿每一個香港人的名字,那是大家的共同貢獻。

廣告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廣告

攝:Alex Leung

香港的既成建制不一定是藍絲,也享受香港大半個世紀以來建立的普世價值,但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因份屬富裕階層,既得利益所限,即使不敵視挑戰統治階級的社會改革力量,也漠不關心,因為各家自掃門前雪,無論社會如何紛亂,只要不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他們亦會認為自己享有的幸福世界可以永恆不變,天下大亂,又與我何干?

每個社會階層都會自覺或不自覺地再生産自己的生產關係(Reproduction of relation of production),是社會歷史發展的不易定律。香港今天富裕的中上階層,絕大多數都是上世紀殖民地精英教育生產出來的成果,相信知識改變命運,接受良好教育,便可沿著社會階梯向上流動,而事實亦的確如是,因此理所當然以同樣模式培育自己的下一代。原則上是沒有錯的,但歷史永遠不會簡單重複,在互聯網當道的新時代,社會變遷速度數以百倍計,作為社會歷史發展的産品,在中國已經吞噬香港的情況下,我們下一代面對的社會環境和教育,又豈能與昔日相提並論,同日而語?

廣告

灰記客

A grey reporter’s words 網誌


廣告

「這不是我的街道,這不是我的國家!」一齣講述白人警察殺死黑人少年的美國電視劇,出現了這兩句對白,這兩句對白相信會引起不少香港人的共鳴,講對白的是一個年輕的黑人退伍軍人。為了脫離黑人社區貧窮、罪惡的循環,不管黑人是這個國家「隱性」種族主義制度(因為明顯的種族隔離制度實在太難看)的最主要受害者,這名黑人青年選擇為美國窮兵黷武的國策效命。他退伍回來,一切沒變,黑人仍在司法不公下所受委屈,擺脫不了的貧窮、罪惡循環,最終又無奈選擇繼續為美國的海外霸權效命。為何說無奈,或至少是缺乏熱血與榮耀,沒有為美國自豪,因為他在集體高聲宣誓入伍儀式,始終不發一言。

灰記要講的其實並非這齣美劇,而是這名配角兩句對白所引發的想像,尤其會想到近日引起聯合國關注的新疆集中營,想到維吾爾人如何受中國政府赤裸裸的種族主義所蹂躪。灰記不知道突厥語是否有「這不是我的街道,這不是我的國家」的說法,但肯定在他們大部分人心中,這種在自己家園成為異鄉人/受壓迫者的感受非常強烈。

廣告

葉七城

寫生活,談電影,無出息,病態懷舊。 網誌


廣告

趙崇基以 1967 年香港暴動為題材的電影《中英街 1 號》終於在 5 月底公映。電影自從沒被本屆香港國際電影節選上,然後在日本大阪亞洲電影節首映,奪得「最佳電影」,喜訊傳來後,引起觀眾對這部電影的期盼,加上製作人在排期公映的事情上不大順利,於是坊間紛紛揣測是否因為題材敏感而令院商卻步。

有人將《中英街 1 號》與 2015 年上映的《十年》相提並論,《十年》在百老匯電影中心獨家限量上映,錄得佳績,差不多所有場次都滿座,題材敏感(牽涉香港獨立及洗腦教育等主題)的《十年》,最終在一票難求的情況下被強行落畫,之後雖然有零星的戲院接力放映,但《十年》在香港影圈的商業運作下,未能爭取到更多放映機會。《中英街 1 號》在落實映期前,放了多場優先場,均迅速爆滿,似乎「敏感」一詞,增強了觀眾入場的慾望。

美麗的誤會

我看了《中英街 1 號》,發覺「題材敏感」只是場美麗的誤會;或者這樣說,是我錯放了焦點,敏感的不在六七暴動,可能在「疑似」雨傘運動——原來,電影不止關於 1967﹐內容分成兩部份:前半是根據史實改編,講述 1967 年發生於沙頭角的暴動,5 名香港警察死亡,多名示威者受傷及被拘捕;後半部用相同的主要演員,講述「2019年」沙頭角的一宗發展商收地糾紛引發的示威抗議,而多位抗爭者,多年前曾經參與一場「大型社會運動」後而各自有所領悟。

廣告

葉七城

寫生活,談電影,無出息,病態懷舊。 網誌


廣告

起初得知日本導演是枝裕和開拍《小偷家族》,從那簡短的劇情簡介,推敲可能會是像大島渚《新宿小偷日記》,或今敏動畫《東京教父》,甚至姜大衛導演的《聽不到的說話》,結果全部都不似,最初宣傳著重的「小偷」元素,其實不是重點,這部電影回歸到是枝裕和最擅長的主題:「家庭」。

(本文涉及《小偷家族》重要劇情,敬請留意。)

《小偷家族》是一家六口的故事,但微妙之處是,這個「家」,根本不是家,這「5+1」(原本的一家五口,加上後來收留的小女孩裕里),6 個人,根本沒有直接血緣關係,勉強來說,只有初枝婆婆(樹木希林 飾)與阿紀(松岡茉優 飾)有點親人的名份,其他人都是因為各種不同的原因,假裝成一家人,住在同一屋簷下。

這個「家不是家」的關係,是隨著劇情發展到中段才慢慢剖開的,片初,是枝裕和刻意誤導觀眾,Lily Franky 飾演的「一家之主」,有個貧窮但快樂的家庭。我看電影有抄低角色名字的習慣,也是我首先覺得《小偷家族》有點不尋常的地方,當「真相」未逐步披露前,我是弄不清 Lily Franky 一家的關係,甚至遲遲未有提到他的角色名字(其他人都有提及),直到尾段他被拘捕時,警察透露他叫「榎勝太」,是個慣犯。

廣告

建燁

建燁,現任澳門《訊報》專欄作者、澳門《華僑報》天文版編輯之一、澳門天文學會宣傳部長、環球舊聞:世界老檔案頻道 Global Old News: The World 's Oldest Archives Channel-總版主、 廣州 Canton-總版主。 網誌


廣告

原文刊在訊報
 
好榮幸在二零一八年九月八日,參加了由澳門傳新協會舉行的「你所不知的濠江風雲-連勝馬路爆炸案二十周年分享會」。這個活動如活動介紹所說:「譚金榮、梁建華兩位元老級新聞攝影記者,將現身説法,訴説『你所不知的濠江風雲』新聞背後,重現連勝馬路爆炸案現場,與新時代記者對話澳門傳媒的過去、現在與將來。」

在活動剛開始的時候,還有在活動進行期間,主辦單位都播放一些澳門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早已向外界播出的新聞片段,還有一些從未公開的完整新聞片段。同樣榮幸的是,元老級新聞攝影記者梁建華分享他收藏的爆炸案當時的報紙。有香港的,也有澳門的。有中文的,也有外文的。可見當時各地各大媒體對連勝馬路爆炸案非常重視。這一些歷史資料值得收藏保留,因為這是時代的見證。

廣告

建燁

建燁,現任澳門《訊報》專欄作者、澳門《華僑報》天文版編輯之一、澳門天文學會宣傳部長、環球舊聞:世界老檔案頻道 Global Old News: The World 's Oldest Archives Channel-總版主、 廣州 Canton-總版主。 網誌


廣告

原文刊在訊報

首先鳴謝澳門口述歷史協會林發欽會長邀請,鳴謝文化公所給予場地,舉辦這次為澳門口述歷史協會進行內部培訓的公開講座。講座題為「二十世紀澳門華人流動史」。由於當時時間關係,未能把二十世紀澳門華人流動史所有一一提及,只能抽六個重點去講。香港有大逃港的偷渡潮,其實澳門也有,就是大逃澳的偷渡潮。二十世紀澳門華人流動史當中,也有一些鮮為人知逸聞,即官方和民間歷史專著沒有特別提及過的部份,在講座當中也有分享出來。本文就其中抽出講座投影片部份內容,給各讀者分享。以下內容難免錯漏,如有錯漏請給予指正。

澳門難民在抗戰時大量回流中國大陸

廣告


廣告

中美貿易戰,無論未來的中美談判如何,都將會以某種形式進行。國企這種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大白象,無可避免將首當其衝。它們的命運關乎中共的存亡,因此,國務院國資委推出《關於加強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的指導意見》,強制中央企業降杠杆、減負債,中央企業的平均資產負債率要到2020年前要下降2個百分點。

目前,中央企業3月末平均資產負債率為65.9%,較年初下降0.4個百分點。文件的核心是劃一資產負債率。港鐵066的資產負債率為 37%;港燈 54%;Apple 26%;長實 31%,國企的平均借款率達65.9%,的確很大問題。

光大銀行宏觀經濟首席研究員周茂華(註一)認為,“國有企業去杠杆需要抓住工業盈利回暖的時間視窗。從發展趨勢看,2018年全球經濟仍將保持擴張態勢,大宗商品有望保持高位運行。工業產品出廠價格(PPI)同比延續正增長,工業企業保持盈利。國有企業應抓住這個有利的「時間視窗」降杠杆,為企業長遠健康發展奠定基礎。“

這是廢話,假大空,只適合陳茂波之流投資國企淘空香港。事關國企乃中共紅二代的囊中物,中共貪腐的根源。財經分析對它沒有意義。

約束文件(註二)的指標為:

『原則上以本行業上年度規模以上全部企業平均資產負債率為基準線,基準線加5個百分點為本年度資產負債率預警線,基準線加10個百分點為本年度資產負債率重點監管線。』

廣告


廣告

港獨確實是中共對香港的一條紅線,但也好可能是偽名題,因為港獨和台獨不同,講得太多,不想再講。再講到紅線的問題,原來,當日是有人提到獨立和主權的問題時,林鄭一聽到,就說是超越紅線,這個我真的覺得無必要,因為正在討論人口和移民問題,當然就會被指,取回單程證是超越紅線,而無論你是否承認香港是一個獨立的政體,這個在多方面的協議是有討論空間,除非就是「一言九鼎」。

我所講的獨立政體,和國家主權獨立是不同,不要聽到獨立兩個字就青筋暴現,又或者被嚇到賴尿,完全失去討論的方寸。然而香港的獨立政體就和台灣不同,主要也是主權問題。香港從九七後,就沒有了主權的存在,主要就是回歸中國大陸,也改名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因此,涉及主權,例如外交,國防等,都是中國大陸所管轄的範圍。而其他的問題,就是香港自治的問題,這個是基本法所訂明。

由於香港有自己發行的鈔票,有自行簽發出的特區護照,更有普通法為司法管轄,這些都是獨立於中國大陸,因此,這個就是獨立政體,香港更有立法會,也有雖然是假的選舉的產生的特首,而司局長也是由特首委任,形式上,只是向中央報備。這個是現實的問題,一直以來都相安無事。當然,中共一定有所干預,但涉及到違反基本法,也不敢亂來,就只有硬來。

廣告

本土研究社

由一群熱心關注本土發展及社會問題的研究者組成,開拓各種自主獨立的本土研究,推動民間知識生產與普及。 電郵:[email protected] FB:https://www.facebook.com/localresearch 網誌


廣告

其實起幢樓俾有需要嘅人住,真係唔駛好多地,依家啲三、四十層公屋居屋,都係用約1公頃已經住到成1000戶。但政府成日都將「貴細擠」的房屋問題歸咎於「土地短缺」,如果大家睇真啲,在官方所謂1200公頃土地短缺裡面,真正與房屋用途有關的只是230公頃。咁成日話短缺短缺,究竟係短咗喺邊呢?

其實土地需求多少,取決於建屋的 (1) 密度(地積比)及 (2) 住宅單位面積,你計疏咗、計闊咗,自然佔地需求就會大咗。而我們的《好誠實研究》發現,政府將100萬個未來房屋單位需求換算為所需土地的過程中,原來假設了當中40萬私營房屋單位的平均建築面積為807平方呎,加上統計處預計2026年後平均住戶人數將降至2.7人,政府估算一家人2.7人住成807平方呎的單位,是否符合現實?即使以七成實用率計,這樣的人均居住面積都會比現時為高。

廣告


廣告

六八年港大數學系一級榮譽畢業,曾鈺成當過導師,翌年任教培僑中學。當時津校學位教師薪水約為1800元,在培僑教書只有600元左右。況且,那時候左派人物並不風光(可參考1970年3月1日港大 《學苑》訪問曾鈺成的文章,題為《從聖保羅到培僑》),投共不單沒好處,還會列入黑名單。曾鈺成不顧,棄高薪厚職,甘願當左校的窮教師,可見他是真心擁護共產黨。縱使不認同他,也很難否認他曾經為理想而犧牲,為勞工子弟奉獻青春——這也是他比較得人心的地方。

年輕時的曾鈺成,若來到今天,發覺自己搖身一變,做了當權派,不知有何感受。

(1) 「香港願景」的語言偽術

卸任立會主席,曽鈺成牽頭成立叫香港願景的智庫,擔任召集人。近日它有兩個動作:一、倡議政改和23條立法同步進行——替國家效力,執行政治服務,相信五十年前的曾鈺成也不會反對。二、在土地大辯論中,推銷公私合營方案,建議「由下而上」方式,由民間主導,將業權分散或難以發展等土地協調整合,再交由政府審批。

廣告


廣告

超強颱風「山竹」迫近,大家都問港珠澳大橋點算,我更擔心的是廣東沿岸四個核電站的安全。本圖顯示的「山竹」靠近廣東沿岸時的預計風速,以及各核電站所在地的預計陣風風速,其中以台山核電站和陽江核電站最值得注意。

核電安全的問題在日本福島核電站事故後再次引起關注。311地震後核電站雖然已經停機,但冷卻系統本身所需的電力卻因地震引發的海嘯損壞了緊急發電機,而失去功能,最終引發嚴重核事故。同樣的問題放在颱風所引發的風暴潮之上,會否對廣東沿岸的核電站構成威脅?

無獨有偶,同一時間美國東部正受颶風侵襲,有六個核電站有預測影響範圍之內,氣象部門預測個別地區的風暴潮可達十三呎之高。其中 Brunswick 電站已經關機,報道稱廠方已多派人員留守準備應付突發狀況,又指自福島之後他們加強了防洪和後備發電方面的應急措施。雖然如此,「擔憂的科學家聯合會」仍然不滿,因為核能部門沒有全面公開相關的防洪應急考核文件,外間不能確定這些措施是否足夠。

廣告

越界華文答問

「越界華文答問」是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的一個新項目,旨在讓不同華文地區向另外一個地區朋友發問,以達至澄清事實、消除成見及互相了解作用。我們正在搭建一個答問的網上平台,收集及發佈各類答問。 網誌


廣告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蒂爾八月底訪問北京,期間宣布取消中方有份投資的東海岸鐵路及輸氣管項目。雖然馬哈蒂爾強調取消項目是避免國債加深,歸咎上任納吉布政府,但外界紛紛認為真正意思是,中國推銷一帶一路倡議觸礁,沿線國家紛紛檢視對華關係,疏遠雙方距離。究竟哪種說法正確?

另外,馬哈蒂爾回國後又宣布禁止外國人購買碧桂園森林城市樓盤單位,但碧桂園、大馬柔佛大臣、以至大馬房屋部長表示事情不是這麼絕對,指當中有誤會,暫未成死指令。究竟誰的話才是真的?

老馬有什麼盤算?「越界華文答問」邀請莊迪澎解釋當前爭議。莊迪澎現為馬來西亞拉曼大學學院傳播學系資深講師,任職大學前,他是一位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是異議網媒《獨立新聞在線》(2005~2012)總編輯。

註:於2018年9月12日,1令吉約為1.89港元。

1. 馬來西亞的國債約一萬億令吉,是否嚴重?如何得出此判斷?國家有破產風險嗎?

國債約馬幣一萬億(一兆)元是現任財政部長林冠英在今年5月24日公佈的說法,其中包括聯邦政府債務6,868億(50.8%)、政府擔保債務1,991億(14.6%)及「公私合夥項目」債務2,014億(14.9%),但有資深財經評論人指出,國際計算債務時,並不會將後兩項計入。換言之,國債並沒達一萬億之多。至於破產風險,馬來西亞財經界人士已否定此可能性。

廣告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 網誌


廣告

每當我聽到有人真誠的分享她的故事,我整個人就會平靜下來,就像是找到了一個臨時收容所。上星期五有我們四條女談到「溫柔不服從」,今晚又有四條女來說日常生活的抗爭。大家似乎都是在做著相同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反思帶和情感奉獻出來,撫慰自己和別人的創傷。我這樣說好像說得有一點誇張,但如果你去過這種分享會,你就會明白女性的力量,女性抗爭者就是可以這樣,而不是像他們那樣。

我們會說出自己的失敗和耐疚,不會隠滅自己不光彩的一面,我們就是可以這樣拿出真情,站在大家面前。正如 Willis 說,我們願意付出自己的「情感勞動」。

今晚 Willis 說到「善意」,善意䆁出善意,我們才可以連繫在一起。她常常提到在監獄認識的朋友。「即使她們犯了罪,也不單是她一個人的錯,法庭已經給了她審判,我不用再第二次審判她。在這個社會,每個人都好容易被邊緣化,只有非常幸運,生活上擁有十項生存條件的人才能做一個表面上正常或快樂的人。」這條女心地善良,所以她所到之處都會見到善意。

廣告

何潔泓

社會動盪,政制崩壞,在這荒謬的年代,我們只能緊靠在一起。 網誌


廣告

差不多一年沒發長文了。

上訴成功後,感到人生曾有這麼的一個階段,纏繞四年的案件,終於也就完結了。高鐵通車,有記者問我,當年反高鐵的你幾多歲?我答,是中六。然後心頭狠狠湧上一陣唏噓。八年前的你在做什麼?今天的你又過得如何?當時懷著對世界的熱情和憤怒,有煙消雲散嗎?人生就在不斷堆疊和跌墜間進行,殘缺、完好、殘缺、完好。

九月出席了兩場分享會,本來很想推卻,最後還是硬著頭皮整理自己。有陣子拒絕所有訪問和講座,要拾好散落一地的眼耳口鼻出來說話,真的很難,也很痛苦。要找出自己尚有值得被分享的面向,是一場自我鞭打、一場自我拷問的酷刑。

淡出社運後,一直歇斯底里地不願放過自己,沒有停止過自我質疑,問自己是否做了逃兵、是否背棄了一些理想。堅持到底、永不放棄,真的對得住喊過這些話語的自己嗎。那年畢業後,累積了運動帶來的傷害和後遺、自覺政治能力實在不足,很自卑。以為會一直留下來,還是意料不到地在平地失足,反應不過來就經已神經衰弱,每個人也有承受不了的時候,在無法面對之時,我苦苦下了這個明知自己會厭惡自己的決定。離開後,便進入無以明狀的失語狀態,足足兩年。後來有些場合,也不願在鏡頭前說什麼,覺得,我還有什麼可說呢。還能像幾年前一樣豪情壯語、振振有詞嗎。我心虛。還能如常跟留在社會運動的戰友談所想追求的美好嗎。我好內疚。

廣告


廣告

元崗新村居民代表楊金粦的兒子楊敬文揮拳恐嚇記者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議員朱凱廸發起《綠色鄉村約章》,呼籲鄉村居民登記為鄉郊代表選舉選民,但其鄉村選民登記資格遭四人提出反對。他今早到元朗市東社區會堂出席反對個案的聆訊,獨媒記者在採訪期間遭鄉事成員揮拳恐嚇,並欲搶走記者的相機。

反對朱凱廸選民資格的四人為馮啟念、楊金粦、楊敬文及莫鈞濠,四人均居住在元崗新村。楊金粦為元崗新村居民代表,楊敬文是他是兒子,全部住在元崗新村。但楊金粦缺席聆訊,上午先由另外三人作供,三人在庭上頻頻咬耳仔,全程不斷溝通。

聆訊以法庭形式進行,在中午完成審訊後,記者在「法庭」範圍外拍照時,三人均發難,楊敬文更恐嚇記者,一度揮拳和欲搶相機,高呼:「你咪撚影呀。」他多次阻擋記者鏡頭,「你咩人呀,影咩呀?」

記者出示記者證後,三人一度沒有反應,其後再次發難,楊敬文表示:「你啲垃圾媒體,你唔delete 咗佢,報導出咗,一樣可以搵到你搞死你。」他又向記者亮出手臂,恐嚇記者不要再拍攝。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早前發起《綠色鄉村約章》,呼籲鄉村居民登記為鄉郊代表選舉選民,但其鄉村選民登記資格遭四名元崗新村居民提出反對。朱凱廸今早出席反對個案聆訊,對勤力工作和早出晚歸,便被歸類為不是居住在村內感到詫異。

朱凱廸自2012年11月起居住在元崗新村,已有六年之久,屬八鄉鄉事委員會的原居鄉村。反對朱凱廸選民資格的四人為馮啟念、楊金粦、楊敬文及莫鈞濠,四人互相認識,均住在元崗新村。楊金粦更為元崗新村居民代表,並動員莫鈞濠提出反對。楊敬文是原居民代表楊禮榮的兒子,但後者缺席聆訊,並授權身兼律師的馮啟念答辯。三人在庭上不停咬耳仔,全程多次溝通。

在聆訊中先由反對一方陳詞,馮啟念預備了三頁A4紙的內容。他表示「咩證物都無」,指朱凱廸首次入住元崗新村、即更改地址日期為2015年9月8日,而申請選民登記資格為2018年6月25日,質疑朱入住該村不足三年。民政事務處聯絡處高級主任陳漢鈞稱,據選舉事務處的登記資料,2015年6月24日前已要居住在元崗新村。

審裁官彭亮廷認為,在9月8日才更改地址並不代表9月8日前不在該址居住。馮啟念表示是按常理推斷,「改地址個日就係入住個日」。朱凱廸回應時提到,更改日期和遷入日期並不一定一樣,強調自己在2012年11月已入住元崗新村。

廣告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簡稱:社聯)是一個擁有超過440個非政府社會福利服務機構會員的聯會組織,其會員為本港市民提供超過九成的社會福利服務。社聯與機構會員致力推動更完善的社會福利發展及服務,鼓勵社會服務機構作跨界別合作,並倡議公平、公義及關懷的社會。 網誌


廣告

無障礙環境對殘疾人士及長者自主出行極為重要。「我們想與正常人士一樣,四圍逛街接觸社會。但我們視力較差,需要以其他感官輔助,解決日常生活的問題,如果有無障礙的設施,例如引路徑及發聲系統,對我們來說是十分重要。」香港盲人輔導會視障學員尹俊偉說。

香港建築師學會會長陳沐文指,無障礙環境不單是便利於身體有障礙人士。面對人口高齡化,社會需要考慮長者的活動能力及安全性,再者,小朋友的安全性亦不可忽視。當整個社區都設有共融設施,同時惠及長者、兒童及家庭等不同年齡人士的需要。

為表揚社區中的無障礙建築物及促進無障礙環境及文化,香港復康聯會/香港社會服務聯會(聯會)舉辦第二屆「共融環境嘉許計劃」(計劃),並得到屋宇署、建築署、香港房屋委員會、香港建築師學會、香港測量師學會、香港工程師學會、香港地產建設商會及康復國際的全力支持,並由勞工及福利局撥款資助,鼓勵發展商、建築界、物業管理公司及物業持有人等,攜手建立一個共融的都市。

廣告

梁志遠

聯區小販發展平台成員,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專任導師,博士論文研究主題為小販,對有關歷史有深入探討。 網誌


廣告

文:梁志遠(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

公眾街市歷史由來已久,自1858年第一代的上環/中環/灣仔街市興建以來,迄今已有160年歷史,成為香港生活文化的一部份。但在最近10年,隨著公眾街市攤檔空置問題及管理不善,直接造成了最近筲箕灣及荃景圍等街市被迫關閉的情況。令人困擾的,正因食環署管理因循不力,檔戶數字銳減,造成競爭力下降; 而生意不佳又反過來造成更多檔戶退場,循環不斷。自2008年停建至今,公眾街市已經只餘99個。即使沒有申訴專員最近發表的研究報告,我們也可想像在再興建未來新公眾街市之前,的確需要一個深切反省及創新改變(申訴專員公署,2018)。簡單來說,公眾街市的問題主要包括歷史發展、官僚管理、市場競爭及創意思維等四個方面。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就前特首梁振英女兒梁頌昕「行李門」事件,有空中服務員提出司法覆核,上月獲高等法院裁定勝訴。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指,已去信約見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要求盡快恢復今年4月被刪除的「同行同檢」規定,保障乘客安全。

事發於2016年3月,梁頌昕遺留一件行李於香港機場大堂,梁振英被指向機場員工施壓,要求國泰員工代梁頌昕將行李送入禁區,違反乘客與行李需要「同行同檢」的保安規則。國泰港龍空服員羅美美同年提出司法覆核,指機場管理局違反《香港航空保安計劃》規定。然而,機管局在今年4月,即案件開審前兩個月,修改《香港航空保安計劃》,刪除所有行李必須與乘客同行同檢的句子,改為覆檢有懷疑的行李時才須有乘客親自在場。

廣告


廣告

13名參與反新界東北前期發展工程撥款的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原被判80至150小時社會服務令,律政司成功覆核刑期,上訴庭早前改判他們監禁8至13個月。13人就加刑裁決提出的終極上訴,終院裁定得直。

批評是對別人的不足作出回應;謾駡是指以嘲笑的態度不負責任地肆意亂罵貶損別人。吳秋北對反東北撥款衝擊立法會案有牢固的立場,不滿事件的終審判決而肆意亂罵首席法官是「道立不立」,林鄭月娥指責吳秋北人身攻擊有事實根據。吳秋北唔係批評,其言詞有如「城市論壇」常客維園阿伯,吳秋北是謾罵是政治炒作志在貶損馬道立法官撈本錢。

廣告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廣告

正義與邪惡,一直好像成為了對立的層面,亦偏偏有種論述指兩者難定界。在現代社會主流的價值中,大部份已認同法律、法官是一個強大的力量去定義正與邪。偏偏這部由親身經歷大大小小審判的法官所寫的韓劇《漢摩拉比小姐》,讓我們重新質問一個信到十足的論述。做了法官,是否就擁有最高的公信力去主宰人的命運?有了法律,又能否成為判斷對錯的最佳工具呢?

兩名年輕法官,一個草根家庭出身,奉行現實及原則主義跟隨社會流動的男主角,與對於見義勇為的富家女法官當初產生不少衝突。法官一直被認定為中立公正的,正如代表司法界的正義女神像般,該蒙眼及拿著天秤大公無私地看待每宗案件。

不過,路見不平,喜好拔刀相助的女法官,無論在職場上,或法庭上遇到不公的事件,都會忘記自己法官的身份,主動為他們發聲。亦透過法官這份工作,他們見證無論身高要職,還是低下階層,都有著人類存在的醜陋邪惡的個性,教導女法官要忍耐及冷靜處事,成為了此劇前半部份的基調,帶出最令人無奈的,就是「不習慣不忍耐不行」的處事「道理」,縱使是正義凜然的法官,都要順應這「道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