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回顧整個韓流中不少著名的電視劇作品如《來自星星的你》、《繼承者們》等,都是三大無線台出品。不過,來到2017年,近年較為著名的電視劇不少為有線台的作品,如《大力女子都奉順》、《Voice》、《秘密森林》等。然而,最近無線台出品的電視劇頹勢只見嚴重,不少收視成績都強差人意。究竟有什麼緣故,令原本為人熟悉的無線電視台不敵有線台?

回看2017下半年的無線台平日的電視劇作品,收視曾出現雙位數字的寥寥可數,例如只有SBS的《操作》、KBS的《魔女的法庭》、MBC的《君主-假面的主人》等,不過收視成績依然遜於年頭,最高只有12-13%;最近SBS以強大姿勢宣傳的劇集《當你沉睡時》,即使有口碑但收視依然為個位數。年頭時,無線台曾有不少收視達15-20%以上的作品,並且成功得到不少人氣及話題性,如SBS的《被告人》、《悄悄話》、KBS的《金科長》等。不過來到年中及下半年,無線台的電視劇陸續展現頹勢,不少作品亦個位數的收視落幕,其中KBS的《Manhole:奇幻國度的奉弼》更創下KBS有史以來最低收視的紀錄,低見1.4%。似乎在無線台作品中,收視超過20%的盛況亦不再復現。

廣告


廣告

在這十個年頭,大大小小的貧窮體驗活動已帶了過千次,在每次進行活動的同時,時常反問自身,究竟可以為參與者帶來多少得著和反思,成為一位拾荒者,代入一位無家者,真是一樣容易的事情嗎? 就是照模擬他們的行為,想像他們的處境就可以嗎? 同理心真是可以這樣塑造嗎? 這些疑問一直盤旋在我們的思潮中,望能打開體驗的精粹,關懷的精神。

當對社會狀況不太熟悉的參與者來到當中,別說貧窮這議題,可能連怎樣理解貧窮也需要花一點時間搞懂,體驗並未可以全面讓他深深感受基層街坊的處境,卻需要藉此機會與他們一起了解我們的社會怎樣對待基層群體,如何處理貧窮這個複雜的問題。

當參與者進行露宿體驗,我們會為他們拍一張活動的照片,他們在街頭躺著的時候,很多都大安指意地睡著,彷彿在自己的睡房休息一樣安心,智能電話就不設訪地放在肚皮上,不覺得這個中門大開會引來貪心的垂涎,還是要我們提一提醒,因為當他一閉上眼,或不為意的轉一轉身,就會被人拿去,他們忘記了小偷是一門專業來的,他們的平安是我們造成的,因為他們都認為我們會看守著他,直到體驗活動的完結。體驗能否帶來他們真正的看見我仍未有絕對的答案,不過讓他們看見體驗帶來的真正意義是我們可以做到的。

廣告


廣告

今早執拾清理書房舊物,發現這份在底部註明「關心中國學會內部傳閱」的手抄文件,題為「我們為何還要搞下去?」。

這是我跟友人在八九民運期間,發起成立的中學生團體。六四屠城後不久,眼見「救火的少年」逐個離隊,剩下的同伴只得寥寥可數,開始感到迷惘和無力,不禁問:堅持下去還有意義嗎?

當中有位熱心成員,於是手抄了這篇密密麻麻的文字,勉勵大家「決不可就此就退下來,我們必須有長期作戰的心理準備。」文中,他長篇引述周兆祥在「綠色政治」裡頭的說話:

「⋯⋯搞過志願團體的人,相信都一定經歷過心灰意冷的時候,有時大多數人5分鐘熱度,有時搞運動徒勞無功,在檢討成績時不得不問:做這些功夫有什麼用?⋯⋯我的答案是:如果你什麼也不做,肯定效果是零,甚至是負數⋯⋯我們推行什麼自發的運動,搞什麼社會改革,恐怕都要先學得這種謙卑又現實的心情,但同時明白到只有這些努力才是治本的方法,只有細水長流式的集體行動會改變世界。」

用心抄寫這篇洋洋大文的人,名叫麥德正,當年他只得18歲,還是中學生,後來我和他在不同大專院校上莊,一起搞過學聯,之後又一同投身工運,現在他是工黨區議員,我則繼續留在職工盟。當年他所說的「長期作戰」,今天回頭看看,我們總算做到了。

廣告


廣告

上仗不敵金塊,雷霆又成為各球迷口誅筆伐的對象,好似十一月已經是判定生死的日子。結果今日立即反彈,大勝快艇一場,Paul Peorge更攻入個人今季新高42分,外加9個籃板及7次助攻,還有3次偷波下,恐怖程度與打爆馬刺的字母哥不遑多讓。贏快艇不代表甚麼,但今場幾個變化,或者成為以為雷霆反敗為勝的契機。

比賽之前,Doc Rivers接受《奧克拉荷馬新聞》的訪問,講了很多關於OKC的感想。作為當年綠軍Big 3的主教練,就算有很多人認為他的戰術修為有限,或者月人唯親,但其意見仍有不少可取之處。在整合戰力及分配工作上,我認為Doc也有高明地方。當年綠軍的Big 3磨合較順利,一來是年紀更大,也因為加盟較早(Ray Allen 6月尾,KG則是7月尾),有更多時間磨合;最重要的一點,是三人的位置及作用不太相同,PP是主力得分手,但得分方式更多是入楔或中距離,Ray Allen則主要是外圍,也不需要經常持球;而KG有中距離,但籃下也能得分,大家的範圍及作用重叠較少。

廣告


廣告

【請拿出承擔的勇氣】

承接「鄰舍輔導會」10月下旬公佈有關財務失誤及裁員事件調查報告,臻辦兩度出信邀約鄰舍輔導會的最高管理架構「執行委員會」會面,務求將對員工及服務對象的影響減至最低。經過一再追問,「鄰舍」終在只有兩日的通知情況下,安排昨晚的會面。

我同時邀請張超雄議員、社總代表及「鄰舍工會籌備組」代表出席;而同樣積極跟進事件的社福工會則因事未能出席。

會議過程,「鄰舍」新任會長嚴元浩及副主席戴健文一再解釋會方的裁員方案如何逼不得已,一面表示傷心一面卻繼續執行其裁員決定。他們聲稱正積極從不同途徑尋求經濟資助,務求儘量減少最終被裁員工的人數;但因未能確保有資助到手,故「現實地」不能維持原擬取消的服務和人手。除了向社署承認過失和接受一切懲罰,「鄰舍」也會請求社署通融多批資助以維持受影響的短期計劃,好讓服務對象不受牽連。

會方又解釋,現時受影響的員工人數(裁員名單)已由最初的117人減至39人;若會方維持現有服務不變,要持續聘請員工至計劃完結,總數約為$1200萬。而一旦上述所提及的服務完結,當中的個案和小組成員,牽涉服務使用者約 200 人。

廣告


廣告

久聞《安城家的舞會》(1947)之名,今天終於有機會一看,二戰後沒落貴族的最後一場舞會,身份、地位、關係、財富徹底逆轉前一剎也嘗試盡展餘輝,戲中看不到屋外的殘酷現實,也預視不到將來的景況確如何,眾人面對快將崩塌的地位和生活,展現出各種複雜的面孔和心情,雖然從今天的角度未必能全面了解戲中人的反應,但不難想像《安城家的舞會》如何抓住戰後日本面對絕望和迅速改變的不安心情。戲中提及過舞廳曾在祖父輩時出現過西園寺公望和伊藤博文的身影,一代人之後就由走向世界變成被世界遺棄,而我相信當時製作《安城家的舞會》時,沒有人想過日本會這麼快又復原並領先世界,但戲中的貴族就真的是沒落的虛銜了,最後武士甲胄被新冒起的商人帶醉推跌,這一幕何嘗不精準的預視了日本的發展路向。

《安城家的舞會》是導演吉村公三郎公認名作,一般評論亦認為是原節子早期生涯的重要作品。論角色間的情感處理上,印象中《安城家的舞會》不及本人看過另一部吉村公三郎的作品《夜之河》(1956)成熟,但這或許導演更著重利用角色來呈現戰後的不同社會階層的面相,所以在角色個性的描繪上不如《夜之河》般細膩。

廣告


廣告

兩個多星期前,大Sam艾拿戴斯獲邀上前skysports著名主持Richard Keys及Andy Gray(現任beIN sports主持)的節目亮相,詳談現今英格蘭球壇狀況。席間,少不免談到英籍領隊現在的處境,艾拿戴斯認為若論就業機會,他們可說是次人一等,慘被忽略,漸漸令他們無容身之所。這個說法,跟上星期本頁提到菲臘尼維爾及桑拿士指出英籍領隊得不到應有機會的論調同出一轍。事實上,近年不少英格蘭球壇名宿在各媒體中都頻頻提及這一點,究竟,這是不是確實情況,又或者,這個說法有多準確呢?

就在這個星期,韋斯咸公布由莫耶斯接替比歷,出任新一任領隊。連同這次任命在內,最近14宗英超領隊任命中,其中8宗是由50-70歲的英籍領隊走馬上任。大家認為這樣能否稱得上是「英籍領隊得不到機會/被忽略/無容身之所」?更準確的說法會不會是,年青一代的英籍領隊缺乏上位空間?這個現象,元兇又是誰呢?

廣告


廣告

小稜最近經常聽到以下幾句:「有冇抽?」「抽唔抽到?」「抽到幾多手?」之類,關於抽那隻由騰訊(700)分拆出來上市,在本月8日掛牌的新股-閱文集團(772)的問題。在全民皆股的情況下,即使平日不炒股的人都想碰碰運氣,甚至孖展抽閱文。一手中籤率只有7%,雖然比中六合彩高。掛牌當日不負所望,以90元開市,比招股價55元高六成,而最高位達110元,不計交易費,一手可賺11000元,真的賺到笑。可見香港炒股氣氛熾熱,但閱文背後所推動的閱讀風氣,香港又有多少?

先簡介一下閱文的業務。它是內地一個網絡文學平台,讓網絡作者在網站內發放自己的原創文學作品給網上讀者閱讀。截止六月三十日,一共有6.4百萬名作家及9.6百萬部文學作品。其商業模式是付費閱讀、版權營運及把作品改編成電視劇、動畫等媒體,《瑯琊榜》是其中一例。作者及讀者量龐大,雙方互動性高,形成一種網絡閱讀文化。

其實除了內地,台灣和日本亦有這種網絡閱讀的文化。隨著網絡發展,原本閱讀及創作風氣已盛行的這些文青地區,更容易在網絡分享作品及閱讀作品。一旦作品在網上熱門起來,就有機會正式透過出版社出版或被一些公司改編成其它媒體,像日本輕小說及已改編成電視動畫和遊戲的《刀劍神域》。

廣告


廣告

雖然政治劇並非日劇的主流,但日本的電視台偶爾也會製作一些以政治為題材的連續劇集。最經典的莫過於《官僚們的夏天》(2009年)和由木村拓哉主演的《CHANGE》(2008年),隨後亦有《白金鎮》(2012年)、《替罪羊》(2015年)和《民王》(2015年)。

事隔9年,富士電視台再次推出以政治為主題的連續劇《民眾之敵》(民衆の敵),並放在「月9」(逢星期一晚9時正)這個黃金時段播出,可謂隆重其事。故事講述家境貧困的家庭主婦佐藤智子(篠原涼子 飾)在得悉市議員的年薪達950萬日圓之後,決定參加市議會選舉。在誤打誤撞的情況下當選市議員,以政治素人與女性的視角解決市政問題……

《民眾之敵》由曾幾何時的「日劇女王」篠原涼子主演,今次她終於不用再演出「敗犬女王」,而是演出一個「年輕大媽」的角色,感覺其實並不討好。這齣劇集的劇本是原創的,由黒澤久子擔任編劇,女主角佐藤智子從政的原因,其實有少許像新垣結衣的《逃避雖可恥但有用》。黒澤久子編寫日劇的經驗不算多,之前曾編過特攝劇《超人》、愛情劇《荒地之戀》、《東京女子圖鑑》等等,今次首次編寫政治劇,明顯有心無力。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是朋友的兒子,其實我也只見過他兩三次,不過卻印象深刻,因為幾次談話,交淺言深,知道他不但有見地、有幹勁、有目標,而且做事腳踏實地,按部就班。最重要的是,他年紀輕輕,已經懂得做人處世之道,對人有禮,不卑不亢,尊重別人,卻不失自信抱負,願意聆聽長輩意見,但不乏自己的見解。有子若此,朋友應該老懷大慰,可以放下自在,因為即使香港目下遭逢亂世,世道艱難,我亦深信此子一定可以披荊斬棘,創一番事業,走出自己的道路來。

我一向認為,讀書求學問,學的就是做人之道,一生也學不完。不懂做人,做什麼也會失敗。香港教育制度最失敗的地方,就是口是心非,口說求學不是求分數,但其實最終絕大部份所謂名校都只是教導和訓練學生求高分,結果大量生產的都是高學歷低智能的受過教育的白痴(Educated Idiots),加上一孩家庭製造的Me-Generation,萬般寵愛在一身,備受縦容的小皇帝大多都是玻璃心,不管中聽不中聽,都不喜歡和願意聽到別人尤其是長輩的批評,小則敬而遠之,互不存在,大則反唇相稽,抬槓到底。

做人不是要圓滑世故,討好別人,而是要知所行止,懂得易身而處,換位思考,看到別人的長處,也知道自己的缺點,虛心受教,有則改之,無則嘉勉。

廣告


廣告

文:李卓人(支聯會海外聯絡部召集人)

周盛康,「溫支聯」前主席,今年八月三日安息在天父懷抱,享年六十九歲。周盛康是一位富正義感的義士,一旦鎖定目標便義無反顧承擔責任,堅持到底。周盛康,像很多海外華人一樣,八九民運改變了他的一生,自此全身投入在溫哥華支援中國民主運動的工作,後來更進一步出任「溫支聯」主席直至病重為止。

我記得上次見周盛康,他帶我去「溫支聯」在溫哥華組織的臨時「六四紀念館」,是響應香港的永久「六四紀念館」的籌辦,並將八九民運的歷史真相在溫哥華市廣傳出去及支持支聯會的籌款工作。從「溫支聯」及很多海外的支運團體,我們看見即使「六四」已逾二十八年,但那團火仍在燃燒,令我感到很大鼓舞。

海外支援民運團體,除繼續燃點「六四」燭光外,還有非常重要的戰略位置,負責游說海外政府及議員敦促中國政府改善人權狀況。最新的例子是當劉曉波病重要求往海外就醫,各地的支援團體便發揮作用,立即向各國政府施壓,要求各國政在出席柏林G20會議時,直接向習近平提出立即讓劉霞陪伴劉曉波出國就醫。

支聯會與海外團體的聯繫,共同分析中國最新政經形勢,一同發展工作,使海外支援團體可發動輿論,影響海外政府,不譲中共那套「關門打狗」伎倆奏效。因此,支聯會設海外聯絡部,就是團結、聯繫海外華人民運團體,建立支援中國民運網絡,凝聚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力量,對於一些重大事件,共同舉辦活動,加強影響力。

廣告


廣告

任何人參加過傘運,都會留下一種莫名的感覺,就是忽然間,自己與千個萬個陌生人有了奇妙的聯繫,一種共同命運的感覺。或者,這就是共同體。今年 9.28 的週年演唱會,題目便是《共同體》。

港人過去不是沒有共同體,不過那是殖民主義者作主的共同體,港人不過是臣民。今天港人也不是沒有共同體,不過那是另一個殖民主義者作主的共同體,港人仍然是臣民。其實港人從來都活在威權主義下,分別的只是統治者的執行力度。

自治,準備好了嗎?

只要統治者柔性執法,對很多人來說,繼續做快樂臣民,仍然無所謂的。然而,現實是,欲求做快樂臣民而越來越不可得。傘運爆發,就是為了命運自主。傘運為未來的港人民主共同體,鋪好了一塊磚頭。這塊磚頭,叫奉獻精神。這是之前那一代人所不具備的;不具備,是由於早已被難民/移民/臣民的心理填滿。

但隨後的幾年,也越來越提出一個問題:港人,尤其新一代,又準備好建設自主的共同體嗎?他們已經鍛煉出自治的能力了嗎?傘運的過程、結局、後續,都說明了其實沒有。

廣告


廣告

瑪麗醫院在本月13日換肝事件,在18日曝光,事件實在太跨張,牽動全港。

但香港的高級醫生普遍地同情出事的顧問醫生吳國際,而且十分同情。其原因是:

一. 吳國際的手術十分高明,而且人緣不錯,不太計較個人利益,單是這點,已與時下醫生不同;

二. 他再次加入瑪麗醫院行列,賺少了許多;

三. 今次事件中,他沒有金錢上的好處。

吳國際與瑪麗醫院肝臟移植中心的故事據聞是這樣的。盧寵茂是瑪麗醫院肝臟移植中心主管。但盧寵茂無法挽留他的肝臟移植外科醫生團隊,因為這類醫生十分渴求。只要他們轉往養和醫院,便賺多數倍,以吳國際的地位,可能不少於4倍。吳國際在2010年轉為私人執業前,已約5年換肝經驗。他是盧寵茂的第三把手,但因為盧寵茂還有第二把手,他看到升任中心主管無望,所以離職另立私家診所。可是,在他辭職後,第二把手也走了,盧寵茂便拉他回巢,應是讓他接班,和答允給他正職顧問醫生。按理,一般醫生是不會答應的,因為已經吃刁了嘴。想不到吳國際真的答允還在2016年解散了自己診所。

這可苦了,他的正職申請被人反對,盧寵茂無法攞平,吳國際在瑪麗醫院變成掛號醫生。他實質變成牧草而遷的野牛,那裡有工開,開裡有錢。

廣告


廣告

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於11月4日下午表決通過決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三中增加全國性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

其實澳門早已訂立相關法律,在主權移交當日的午夜立法,就通過了第5/1999號法律 《國旗、國徽及國歌的使用及保護》,當中已經對國歌的演奏有規範,並規定了侮辱國家象徵罪,最高處三年徒刑,或科最高三百六十日罰金。

廣告


廣告

「80萬公屋足夠」論成了特首上任以來第一次被圍剿的藥引,「保皇」、泛民齊出手。雖然80萬這個數未經討論,但賣公屋是政府共識。林太是資深政務官,熟悉政策,不會隨便提出無聊的建議然後快馬加鞭去做(政治任務例外)。討論政策應由政策目標和政府角色講起,有目標才可評價政策好壞。

新房策非幫助最有需要的人

過去討論房策時陸續有人指出政府應幫助最有需要的人。右派角度是「政府無好事」,不做就最好。但我們不能沒有政府提供公共物品,其中一樣是社會保險。人始終會遇上不幸和意外,或有人生來就有缺陷,難以在市場生存。由於難保自己未來會否成為不幸的一個,所以有能者繳稅「供會」一起織出安全網,讓不幸的人下跌時有個底,不至「永不超生」。這是為什麼「政府應幫助最有需要的人」。另一說法是用來「收買」窮人,免得他們因生存困難而生事,如搶劫暴亂。左派也有他們的理論來論述為甚麼要用公帑幫窮人或藉再分配達至較平等。

問題在於安全網究竟幫助最底的10%人就足夠,還是30%才足夠,還是要更平等。這是價值判斷,沒有必然答案。平等的代價是降低效率,至於以幾多效率換取幾多平等,與本來的平等程度、政府效率和社會特質有關,很難一概而論,這比較接近實證問題。

廣告


廣告

1. 西九一地兩檢勢在必行,政府講明無論有冇立法會的支持,都會照樣向中央政府提出。現時有關政府方案的法律爭議,很多朋友都回應「我唔去西九咪冇事囉」或者「你返得大陸都預咗啦」,以為可以置身事外。對此,很多法律界的朋友已經提出《基本法》第20條的缺口一打開,下次就乜都得,包括特區主動放棄《基本法》第23條的權利等等。今日我就想同大家討論一個眼前的問題:西九地底行第二套法例,無論你行唔行入去,都係會影響到你同我,因為無線電波是不會在只停留在西九地底的。

2. 首先回一回帶,政府現在建議的是什麼?政府說在「內地口岸區」內:「由內地管轄的事項,適用內地法律,由內地法院行使司法管轄權」,而「由香港特區管轄的事項,適用香港特區法律,由香港特區法院行使司法管轄權」。怎樣劃分內地事項和香港事項呢?政府提出了六項括免,包括履行職務、保險、維修、消防、安全等,視為香港事項。除此之外,一律視為內地事項。

3. 咁就大件事了。中國內地有條法例叫《國家安全法》,依照呢條法例佢做乜都得,包括合法在西九地底通過電子訊號入侵香港人的手提電話。到時無論你響邊,打過電話俾邊個,睇過咩網頁,上載了什麼「閃卡圖片」去雲端,全部一眼睇晒,並且成為日後用來威脅你的方法。

廣告

生活

【有片多圖】【Fashion Sperm】同志衣櫃:男裝女生

廣告
【有片多圖】【Fashion Sperm】同志衣櫃:男裝女生

廣告

文:Toby
Video:Kayla Chan
Photo:Szelong Chan

完整報導詳看G點電視

如果你跟Eddie迎面而過,也許你會誤會她是一個男生。然而,Eddie是一位中性裝扮的女同志。當你以為她一身男性化打扮必然是Tom Boy一名,她卻視自己為No Label,拒絕為其性別操演設任何框架。這次時裝精Toby找來Eddie大談No Label和時裝經,更邀請她親自演繹幾套日常配搭。

其他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男扮女裝」是搞笑嗎?樂壇天后都vogue起來了!
酷兒,擺脫制服吧!
John Lewis打破性別定型 移除童裝男女標籤

廣告

社運

多謝雷鼎鳴教授力撐賣淫

廣告
多謝雷鼎鳴教授力撐賣淫

廣告

文:伍仔

香港人從事性工作往往被貶為「淫蕩」、不潔身自愛等污名。 但早前雷教授於「國家與香港」研討會發表「支付寶叫雞論」, 形容內地叫雞生活方便,並批香港科技落後。平地一聲雷, 言論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去年,游蕙禎的「無空間扑嘢論」, 對象大概只是基層青年。但雷教授獨領風騷, 由從宏觀經濟學角度關心召妓人士,值得稱讚。 筆者在此助雷教授一把,本文將深入地討論香港性工作者權益。

使用電子支付絕對有利性工作者權益。因為根據《刑事罪行條例》 第147條《為不道德目的而唆使他人》「 任何人在公眾地方或公眾可見的情況下,為不道德目的而唆使他人, 或遊蕩而目的在為不道德目的而唆使他人」;147A條《 禁止宣傳賣淫的標誌》 「公開展示、 或導致或容許宣傳由性工作者或其他組織或管理人士所提供服務的標 誌」。有性工作者曾於門外展示「歡迎光臨」四字都被控告, 顯示法例易觸犯。然而,常識告訴我們手機螢幕有一定封閉性, 外人很難觀察到手機內容。使用手機顯示價錢是否屬於「 公眾地方或公眾可見」,相信有一定討論空間, 需交由專業法律界和立法工作者深入討論。

筆者建議,雷教授應聯同創新及科技局, 以及一眾性工作團體研究條文。如果成功修例, 希望政府能夠支持召妓人士使用微信紅包、支付寶甚至Apple Pay等工具購買性服務,吸引世界各地遊客光顧, 以顯香港作為多元文化、國際都會的美譽。

廣告


廣告

聯和墟舊街市活化關注組成員陳凱興、呂家進

(獨媒特約報導)逾半世紀歷史的粉嶺聯和市場,在2010年獲評為三級歷史建築,並被發展局納入第五期活化計劃,目前正審批申請計劃書,不過過程全無諮詢。居民組成聯和墟舊街市活化關注組,近日落街派傳單及動員居民去信發展局,召集人陳凱興批評政府踐踏民意,促「公共空間還於公共市民」。

廣告


廣告

學聯宣布斥資百萬本金,成立新的抗爭者支援基金,由即日起,所有在囚的抗爭者均可申請。四名學生代表與三名校外代表,共組委員會審批捐款。

校外代表有前中大學生會長張秀賢、前融樂會總幹事王惠芬。學生強調無分派系,支援不同類型抗爭者。

* * *

圖 1 學聯於記者會解釋下列各點:

一、目標

礙於本金有限,籌措需時,基金首先支援入獄抗爭者。將有年報交代款項用途和去向,但不會披露申請者身份。

* * *

三、不會挪用學生會費

學聯撥出百萬資金,一半來自昔年變賣學聯旅遊的資產,一半來自政改期間的籌款基金。學生說不會因資金緊絀而取用學生會費,因院校的學生會章多有明文,會費須用於學生。但基金不僅限於學生,向所有人開放。

* * *

四、武力抗爭者同樣受惠

學聯強調基金涵蓋不同類型抗爭,並不限於公民抗命。

比如上訴庭已裁定,公廣案與東北案的被告皆行使「嚴重和大規模暴力」,但他們都可以申請。

基金要求抗爭者須發自公益,並考慮其行動是否合符比例原則、區別原則(區分敵人與平民)、及酌情其他人道因素(比如是否曾遭警察苛虐)。須遂一審批個案,而不一概而論,冀盡量幫到最多抗爭者。

二、分工

廣告


廣告

2017年網絡公民獎由「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會」主辦,共設立三個獎項,包括「年度網络公民奬」、「年度網絡項目奬」及「年度學生網絡項目奬」,現正進行公眾投票,日期由11月2日至14日止,目前已逾1,000人次投票。

由11月2日開始接受投票至今,反應熱烈,數日間已超過一千人次投票。三個獎項入圍者如下:

【2017年度網絡公民奬入圍名單】
日青、游大東、法夢、何式凝、蕭家怡、曾金燕、淋漓淋浪、Benson Tsang
【2017年度網絡項目奬入圍名單】
基進報導、G點電視、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活在觀塘、Snappy - 香港街景相片資料庫、小刺蝟 happeriod、中西街坊、牛頭角 Ngau Tau Kok、有愛無陷 殘障者的情與性計劃、PrideLab.hk facebook page、「南區交通」Facebook專頁、結束一桶專棄、油麻地的兩萬種死法、全民保育行動
【2017年度網絡學生項目奬入圍名單】
梅、港.意識解放、小小烏的尋翼之路、同生.共死

入圍名單詳情

廣告


廣告

昨天到石硤尾 JCCAC 參觀「13+3」攝影展,欣賞眾多攝影大師有關抗爭者的生活、新界東北的留影。

沉重的威權政治實在令人窒息,但看到友伴的生活照及笑靨,想到他們為着社會公義所失去的一切一切,以及現今身處囚牢的日子,我們身在外邊的,又豈有放棄的理由?

展覽分為兩層,樓上主要是 13+3 的生活照,樓下則有新界東北及其他抗爭場景的記錄。記得當我沿着樓梯落到下層,看到這幅照片的一刻,心裡立即湧起了強烈及複雜的情緒。

圖中照片:謝柏齊攝,於 2017 年 8 月 20 日聲援 13+3 大遊行

這段日子,精神上不經不覺間漸漸為黑暗籠罩,仿如滿天密雲。這幀照片卻展示了為着反抗這股黑暗力量,各位香港人用我們的腳步,用我們的感情所構造的畫面。如此繽紛,如此謙遜,卻在眾志成城的熱暖中透着光明。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民主之路縱使漫長,仍有你我一直相伴。

感謝 2017 年 10 月 1 日走上街頭,參與反威權遊行的每位,也感謝參與這次展覽的每一位攝影師,讓我們在黑暗與艱難中,無論在視覺上還是空間上都擺脫了令人窒息的黑暗氛圍,重新感受到色彩,獲取重新出發的點點力量。

廣告

政經

「國歌法」刑罰為主倒行逆施

廣告
「國歌法」刑罰為主倒行逆施

廣告

《義勇軍進行曲》的旋律熱情澎湃、歌詞振聾發嘳,聞者歌者可熱淚盈眶、可肅然起敬、可心存尊重、可「胸懷祖国」,愛國情緒自然流露,那又何須立什麼「國歌法」來規範國民於奏唱此曲時的行為舉措?還有鉅細無遺的十六條闡述此法例?當中還包括罰則,第十四條規定「在公共場合,惡意修改國歌歌詞或者故意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損害國歌莊嚴形象的,由公安機關處以十五日以下拘留。」

除了極權專制國家外,從來不見有國民因「損害國歌莊嚴形象」而被拘留十五天。美國橄欖球球員於球賽前奏美國國歌時單膝跪地抗議美國警方針對少數種族暴力執法,美國副總統彭斯可以提前離場、美國總統可以嚴詞譴責,但絕不會出現懲罰球員的情況。

至於「修改國歌歌詞」或者二次創作,以嘻笑怒罵的形式奏唱國歌的情況,更加多不勝數。殖民地時期的香港,把英國國歌《天佑女皇》的歌詞改為「個個揸住個兜 」,也從未見市民因而受罰。其實《義勇軍進行曲》也曾被修改歌詞,文化大革命時,作詞人田漢被打成「右派」,於1968年在獄中被虐待含冤去世,當時的歌詞被改為「起來!忠於毛主席的紅衛兵, 把我們的血肉,築成中國的反修長城!」

1978年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更通過集體創作,改歌詞如下:「前進,各民族英雄的人民!偉大的共產黨,領導我們繼續長征!萬眾一心奔向共產主義明天!

廣告


廣告

編:K

早日見到三子保釋後討論在懲教內的「奇妙旅程」,又指懲教內的政策未必完全有政策理由。法夢跟你回顧下有關監獄的法律爭議。

其實早在2015年,因向財爺掟雞蛋而入獄的社民連陳德章就懲教署政策作司法覆核,分別是囚犯膳食的中西式分量差別及親友只可帶6本書籍予監犯的上限。不少人對此輕嗤以鼻,認為陳小題大作;然則,陳的倡議實非常值得考慮——到底膳食書本等為什麼會觸及權利?究竟犯人的權利是否受到保障?近期有關囚犯的多宗司法覆核案,是否又證明了監獄內的人權及法律保障有所不足?

人權是自由民主社會的基石,即使法庭判定有罪,政府都不能剝奪任何人的基本人權。香港人權法案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指明「自由被剝奪之人,應受合於人道及尊重其天賦人格尊嚴之處遇」,「監獄制度所定監犯之處遇,應以使其悛悔自新、重適社會生活為基本目的」。

這權利並不等於政府有正面責任滿足囚犯的所有要求,而是指,懲教部門任何決定仍須符合憲法、人權法及行政法原則等法律原則。再參考各地普通法的案例,法庭指出監獄條件亦不必然與人權保護有衝突;囚犯被剝奪的自由應只限於人身自由——「犯法啫,唔洗剝奪佢嘅公民權利嘅!」

不等於政府有責任滿足所有要求

廣告


廣告

自從2014年由上戶彩主演的日劇《晝顏》大熱之後,「不倫劇」躍升成為了日劇的主流題材之一,擁有一班忠實的支持者。

上次,筆者在介紹今季日劇《成人高校》的時候提及過,今季其實還有另一齣黑馬作品,就是TV TOKYO《邊緣人~教你製作情婦的方法~》(フリンジマン~~愛人の作り方教えます),將「不倫」元素融入類似《精裝追女仔》的故事,拍得爆笑過癮。

故事講述田齊治(大東駿介 飾)的婚姻生活枯燥,某次與朋友滿島由紀夫(淵上泰史 飾)、坂田安吾(森田甘路 飾)在麻將館訴苦水,決定尋找情婦慰藉心靈。隨後,他們認識了「情婦教授」井伏真澄(板尾創路 飾),他聲稱從22歲開始就擁有情婦,最高峰是同一時間擁有11名情婦。他們四人組成「情婦同盟」,在井伏的指導之下,尋找情婦……

這齣劇集改編自同名漫畫作品(在2013年至2014年連載,全4卷,共39話)。由於是深夜劇集的關係,所以尺度比較大,可以大撒「鹽花」,例如請來筧美和子、壇蜜、佐津川愛美、岸明日香、小倉優香、板野友美、MEGUMI、安達祐実等宅男女神參與演出。播出了四集,成功在互聯網上引起了熱話。

廣告


廣告

河瀨直美的電影,向來擅於將角色們的思緒和故事融入大自然環境氛圍,形成其電影獨有的靜謐和甜美。在新作《光》,河瀨直美將其融景於故事的技巧,再作進一步的影像實驗推展,水崎綾女演的女主角美佐子,是為視障人士提供電影導讀的影像口述員,電影一開始一連串空鏡配以獨白,其實是美佐子作為口述員的日常練習,如此順理成章地把電影旁白和角色對白之間的界線模糊了。

戲中還有戲,我們可以看到戲中視障人士正要觀看的電影,旁白和對白之間來得更模糊了,美佐子的口述明顯比戲中的對白讓觀眾聽得更加清晰,她雖然只是戲外的旁述者,卻比戲內的角色更主導視障人士的想像,而《光》這個故事很多部份,其實是不同視障人士向她反映無論其旁述技巧、用詞、輕重甚或責任上的問題交流,不難想像,這同樣反映河瀨直美思考在自己的電影,該以怎樣的方式來呈現訊息和跟觀眾溝通。

《光》有許多非常具像的對白,而且那些具像的對白並會附以同樣具像的情節出現,如女主角直接道出清失中的東西是最美麗,並會看到她在遊樂場凝望著在手中溜走出來的沙,清楚的影像象徵和角色之內心感覺獨白並存,甚或故事的發展都圍繞著正在消失中的美麗(如永瀨正敏演的男主角快將全盲、女主角媽媽的老人痴呆),而河瀨直美的《光》嘗試在故事、影像和獨白三者,同時地呈現類同的感覺共存,明顯是視障電影旁述所引伸出來的一次很有意思的融合實驗,將河瀨直美一貫融情於景的技巧再進一步的展現和思考。

廣告


廣告

中共十九大終於完結,對習核心而言,當然是勝利閉幕,因為經過五年糾纏不清的派系鬥爭,習近平終於成功一統天下,集大權於一身,帶領中國走進所謂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新時代,習思想寫入黨章,成為主宰中國未來五年以至更長時間發展的指導理論。表面上,中共仍然維持「集體領導」的格局,但實際上名存實亡,因為不管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和中央委員會,都幾乎盡是習家軍的天下,所謂江派、團派和上海幫,已經潰不成軍,留下的人物再無法制衡習近平獨一無二的權力,只能按照習核心的本子辦事,否則難逃被清算和拉下馬的厄運。

習近平五年前上台的時候,聲言「不反貪腐亡國,反貪腐亡黨」,因為開放改革的放權讓利政策,雖然大大解放生產力,讓中國經濟快速增長起來,但亦為日後的結構性貪污埋下種籽,締造溫床。原因很簡單,中國搞的並非以市場為主導的自由經濟,而是由官僚階級佔盡優勢以尋租活動為主的官僚集產主義或國家資本主義經濟,因此以權謀私不單是常態,更是中央鼓勵及默許的「必要之惡」,貪污腐敗可說是鄧小平所謂「讓一小撮人先富起來」的必然產物。

廣告


廣告

幾乎所有懂行的吃客去到西班牙巴斯克地區,大概都想在那些名聞遐邇的星級餐廳,和城鎮中中櫛比鱗次的小酒館之外,順路探探神秘的「美食會所」(Txokos)的門道。然而,無論你是當地最高級酒店的住戶也好,是AE黑卡的用家也行,你得到的答案通常都會是「不」。

理由很簡單,這些會所皆屬私人性質,採取嚴格的會員制度,就像我們的「香港會」一樣,一個外地來的遊客又怎能輕易混得進去呢?但要說有多難吧,它倒也比駱駝穿過針孔容易,辦法就是認識一個當地人,而他又正好是某家「美食會所」的成員,跟他混熟之後,請他帶你進去。

為甚麼大家都想拜訪這些門禁森嚴的會所呢?因為一來他們是全世界都極其罕見的,以飲食為主題的專門俱樂部。二來則是巴斯克美食帶動了新派西班牙廚藝的浪潮,席捲全球;而這遍佈巴斯克,大大小小可能有八百多家的會所,則是這波巨浪的根源。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足球代表隊晚上在旺角大球場友賽巴林,備戰下週對黎巴嫩的亞洲盃外圍賽賽事。面對《國歌法》立法在即,大批警察在場內外戒備。然而,獨媒記者發現有一行24人身穿紅色衫,攜帶「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區旗」進場,他們接受訪問時表示:「你話我哋係咩都得,總之我哋愛國愛港。」

24人坐在龍門後的第17段,他們拒絕向記者透露自己所屬的組織和姓名,只稱是在門口售票處買飛,不斷強調「特別買飛進場支持香港隊」。其中一人稱,之前亦有入場睇波,但被問到較支持哪一隊港超聯球隊時,他們則一臉迷惘,改口稱「比較少睇」:「總之係24張百五蚊飛。」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民建聯葵青區區議員李世隆以公屋邨管會委員的名義向該區居民派發問卷,以獲得居民個人資料。民主黨今早到私隱專員公署投訴,立法會議員尹兆堅批評房屋署和邨管會容許問卷在區內派發,任由區議員以邨管會信箱作為收集問卷的途徑;懷疑事件涉私相授受甚至刑事罪案,不排除會報警處理。

民主黨社區主任陳世傑指,近日收到居民投訴,指李世隆以邨管會委員名義於區內派發問卷,以政黨月曆利誘居民填寫個人資料,包括姓名、地址和電話;又以邨管會信箱收集問卷,明顯是誤導居民是房屋署或邨管會發出的問卷調查。陳世傑質疑,單張內並無清楚列明有關資料的用途及會被何時銷毀,而且信箱在事後已被封,已遞交問卷的蹤影更不見影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