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村上春樹(2007)
當我談跑步時 我談些什麼

讓村上春樹來談跑步,的確是一件很適合的事。以他的文筆,加上多年來跑過各種賽道、距離,就連超級馬拉松與馬拉松起源的雅典賽道也體驗過,這樣的組合難怪會引起不少讀者的興趣。

作為午餐飯桌上的日常話題之一,工餘時間的運動種類經常會被提起:當提到足球,現職同事會告訴新人原來公司裏也有著一隊小型的足球隊可以讓他參加,又會提起昨天半夜的球賽巴塞隆那是如何大勝對手;如果提到羽毛球,換來的則是隔個週末後的邀約,或是談到家裏的小孩又如何的喜歡上這種運動。但只有長跑,是一個無法被延續的話題:「我跑長距離的。」「那即是十公里囉。」「比那長一點。」「那即是馬拉松嗎?會不會很辛苦?」「也還過得去。」「是嗎?真厲害!」「謝謝。」

無疑,跑步是個人的,賽道上只有你一個人在向終點默默前進,踏出的每一步,都並非為了比這人或是那人先一步到達終點,而只是為著打破PB 而繼續。跑步之中,有的只是自己的存在,那是我們和身體對話的私人時間,左腳要提起多一點少一點,右腳落地的姿勢要不要調整一下,背部有夠挺直嗎,心跳速度有沒有異樣,最重要的是呼吸,節奏千萬不能被打亂,難怪村上指跑步之時其實腦袋並沒有思考任何事物:我跑步,只是跑著。原則上是在空白中跑步。也許是為了獲得空白而跑步。(1)

廣告


廣告

開業於1905年,香港最悠久的菜種行,經歷清朝覆亡、民國誕生、日治、暴動、最終不敵時代,傳至第三代人,最終悄然在2018年1月10日結業。現舖建於1960年代,外面二塊彩色木告示,寫着「信用可靠」和手繪蔬菜圖案,店內有花斑的地板。

為何深水埗有菜種店呢?二戰前後,新九龍是市區蔬菜的重要供應地,今天李鄭屋邨,前身是客家村,亦有黃屋村,鄭屋村的村落,擁有不少菜田,菜種店大行其道,滄海桑田,市區農田變成豪宅,新界農地淪為丁屋,本土農業難復再。

老闆不太願提及結業,只祝他們生活愉快。大家趁早去老店購物,幫忙散貨。

廣告


廣告

僥倖當上巿議員的佐藤智子,首次參加議會,看見前方的議員,肆無忌憚地伏案睡覺。喂大哥,你是來上班的吧,你的工作是開會吧,怎麼可以在議事廳伏案大睡?佐藤智子忍不住了,說甚麼也得把你弄醒,拿起東西便往議員頭上砸。敲醒議員的舉動被拍下,發佈到網絡,惹得民眾大笑。此時,民眾們恐怕尚未知道,佐藤智子要敲醒的是你們,這些睡著了的民眾。

我們每個人的漠不關心堆積起來,結果只有一部分人獲利,當今社會已經變成這樣子,就算事後覺得奇怪,也已經晚了

師奶政治家

富士月9剛播完的《民眾之敵》,怎麼說都不是一套優秀電視劇。同類型以政治為題材,相較經典日劇如《CHANGE》,不足之處甚是明顯。《民眾之敵》探討議題的力度不足,嘻鬧不足,黑暗不足,對白也過於直白,直接。只不過,這可能反映了劇組對日本民眾的智力,低估了。又或,劇組很強烈地希望把東西演得簡單直接,不需要反思,傳達訊息為先。故此,以教育電視的水準來看,《民眾之敵》算是一套很好的教材。

《民眾之敵》劇情分上下兩部。前半部講述一介主婦佐藤智子的巿議員生涯,後半部講她的巿長生涯。

廣告


廣告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幹事杜振豪(前排左)

(獨媒特約報導)「而家想返屋企瞓覺!」職工盟屬會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幹事杜振豪感嘆,經過海麗邨外判清潔工10日罷工,現在疲累不已。他形容今次取得的結果令人滿意,亦可以作為示範,「只要你肯企岀來,就可以帶來改變!」

杜提到工友在罷工第六、七日曾感到懷疑,他們會問「都無回音嘅,得唔得㗎,阿豪?」杜指當時自己也「無乜信心」,不知能否爭取到成果,但隨著工潮白熱化,工友也不再懷疑「有無勝算」,他也愈來愈有信心。他多次提到「信心」,是這次工潮成功的主要因素。「雖然好辛苦,但這次勝利能俾正能量我。」他興奮表示。

廣告


廣告

中大基層關注組成員阿樂

(獨媒特約報導)海麗邨外判清潔工罷工10天,成功爭取獲發還遣散費及加薪。連日來和工人同行的除了工會和區議員,還有多名大學生,其中多人都是中大基層關注組的成員。今日中午,他們更印製200份罷工快訊,派發予海麗邨街坊。獨媒訪問了其中兩名學生,他們異口同聲表示撐工人是責無旁貸:「學生畢業後一樣係工人。」

阿樂是中大社會學系三年級生,她強調,清潔工爭取被拖欠的遣散費是天公地道,因為都是合理和應得的待遇,「佢哋唔係貪心,唔係因為我哋唔係不是工人,就覺得唔關自己事。」她表示,學生在畢業後都會是工人,將來有機會面對一樣的情況,所以關心工人權益是理所當然。

阿樂又提到,今次是第一次參與支援罷工行動,認為支援清潔工都是民主的一部份。「大家第日都會打工,勞工係政改以外,好重要同好貼身嘅事情,所以爭取勞工權益都好重要。」

她表示,街坊都知道工人的處境,態度很正面和十分理解。經過10日的工潮,阿樂認為工人很有能量,「自己唔會先入為主覺得佢哋慘,反而見到佢哋好多才多藝,唔係清潔工就乜都唔識。」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海麗邨外判清潔工罷工第10日,工人今日下午再次到何文田房屋署總部抗議,他們將工人畫的烏龜及塗上黑色眼睛的房屋署署長應耀康照片,轉交房署職員。職工盟屬會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同時宣佈已與資方達成協議,工潮結束,工人將會在明日復工。據了解,外判商民順和香港工商昨晚答應發還遣散費,以1,200元乘以每年年資,接近原來應得的遣散費數目;每名工人另外加薪172元。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幹事杜振豪指出,原本計劃在今早到房署抗議,但在昨晚收到民順的電話,對方表示願意作出和解。工會和工人遂在今日中午開會商討,工人最後答應民順開出的條件。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自閹後,政府高官缺席立法會會議情況持續。今午立法會財委會審議西九地庫36億撥款,民政事務局局長、副局長及常任秘書長均無出席。朱凱廸提出中止待續以示抗議,指是立法會自闀的惡果。政府就上次會議議員提問的回覆內容,亦被指是「廢話」,人民力量陳志全在席上將文件撕毀。

昨日立法會舉行帳目委員會,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缺席,主席石禮謙不滿,一度擬取消會議。今午舉行的立法會財委會,續審36億西九地庫。在財委會上一次會議(去年12月8日),財委會主席陳健波已經劃線,最容許議員作最後一次發言。期間多次財委會會議因讓路大會取消,到今日會議,民政事務局局長、副局長及常任秘書長同時缺席,出席官員稱常任秘書長正在休假,局長及副局長則另有工作。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海麗邨外判清潔工罷工進入第10日,工人繼昨日後,今日下午將再到何文田房屋署總部抗議。房屋署昨晚回應傳媒查詢時表示關注事件,及會嚴肅處理,聲明指如發現有個別承辦商在投標過程中或履行合約時有違規行為,房委會及房屋署會嚴肅處理。職工盟屬會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幹事杜振豪批評,房署聲明說到非常強硬,但卻只傳給傳媒,沒有正式回應工會,「講到咁堅決,但一個官員都無回應過,尋日喺房署成日都無回應。」他重申,房署連日前答應的調查亦未公佈結果,要求盡早詳細交代。

房屋署在回應中又用上「勞資糾紛」的字眼,杜振豪批評,房署是清潔工的大僱主,有責任監管外判商和保障外判工人的權益,「政府係絕對有份,唔好扮唔關事。」

廣告


廣告

東西文化有根本上的差異,這早已是不爭的事實,然而,將人類文化分為東方的和西方的,卻是有點過於粗略的劃分;就以中國和印度為例,雖同屬東方,但其實是兩個獨特的文化,如果只以「東方的」這個概念來理解,便模糊了這兩個文化的重大差異。

廣告


廣告

4/1 何文田 愛民邨

陪清潔姨姨去愛民邨,意想不到的感慨萬千

* * *

在何文田房屋署總部,工人集會之餘,工會點出不過幾步之遙,愛民邨的清潔工人遭受同一境遇。六七名清潔姨姨,自告奮勇一起去愛民邨「洗樓」,詢問同工是否同樣抱冤。

所有攝影師都熟悉愛民邨,打卡勝地,附近正有學生拍畢業照。但當懷著其他目標,陪清潔姨姨去垃圾房找同工,景隨心轉,所見隨之丕變。

我們平時見慣清潔工,像機器般對她們視若無睹。垃圾房的臭味令人醒覺,她們在身旁有血有肉地活著,在我們平時不願去的一角。當她們在公共領域挺身而出,我們才願意正視「陌生」的她們。

走過幾座公屋,終於見到一名婆婆,穿著同類制服。婆婆初見後生有點抗拒,但見海麗邨的同工,終於打開話題。

廣告

國際

王炳忠涉嫌諜案的「星火計劃」ABC

廣告
王炳忠涉嫌諜案的「星火計劃」ABC

廣告

顯然,中共對台灣的統戰策略已經是「一代一線」,「一代」就是青年一代,新黨青年軍急統觀念正是合適的對象,借他們的「星火」,「燎原」到青年一代,而掌控台灣的未來。爭奪青年一向是毛澤東培養革命接班人理論的精髓,在台灣也是如此。

檢察署和調查局終於宣佈了新黨發言人兼青年軍召集人王炳忠等4人涉嫌捲進中國諜戰的「星火T計劃」。這是從派來台灣活動的中生間諜周泓旭的隨身碟中查出來的。

「星火計劃」的「星火」兩字,來自1930年毛澤東在井岡山寫的一篇通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為了給黨內對革命悲觀情緒(傳說代表人物是林彪元帥,毛澤東死後又被否認)打氣而寫,原題是〈紅旗到底打得多久?〉,編入《毛澤東選集》時改名。果然,中共後來從落草的井岡山西竄陝北,最後「燎原」而顛覆了國民黨政權。

1927年南昌暴動(中共建軍節)30週年的1957年,北京徵稿「革命回憶錄」,出版《星火燎原》一書。書名由毛澤東親自題字,這是毛澤東親自題字的唯一一本書,可見對此書推動世界革命的重視。然而此後中共高層權力鬥爭,涉及高層將領,例如:1959年毛澤東對彭德懷元帥右傾機會主義路線的鬥爭,那麼對他的軍事功績哪能進行吹捧呢?何況還涉及「反黨集團」,會牽涉多少將領誰也心中難數。

廣告


廣告

拉脫維亞的一道傷痕
前蘇聯秘密軍事港口—極權統治衰落的象徵
撰文︰工黨常委何偉航

上篇談到立陶宛人的集體抗爭回憶,今集我繼續北上,與大家分享波羅的海另一重要國家,拉脫維亞的一段不敢回憶、未敢遺忘的往事。

一般旅客造訪拉脫維亞,大多從維爾紐斯(Vilnius)或塔林(Tallinn)乘搭舒適的旅遊巴士,約三至四小時到達其首都里加(Riga)。我形容里加古城是一個精緻、色彩繽紛的旅遊地點,能夠兩小時內閒逛所有街道的中世紀城市,城市包羅萬有。但我會說這只是旅客繼續前往目的地的一個優良緩衝站,而我也是抱持這個目的。

我從里加中央市場(Rīgas centrāltirgus)旁的巴士總站出發,乘搭巴士前往拉脫維亞西岸,第三大城市利耶帕亞(Liepāja),這個著名的波羅的海沿海城市。一望無際的白色沙灘,滿載熱情的青年及慢步的家庭,每當太陽下山之時,金黃色的餘暉提醒人們要為每一天的美好「感恩」。但原來這個城市背後,卻有一段令人不寒而慄的事跡。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大會修改《議事規則》後,建制派再欲修改財委會、工務小組委員會及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程序,縮窄議員議事空間。由於財委會並無訂下修改《會議程序》的程序,故在今早及明日舉行特別會議討論。主席陳健波在會議舉行前24小時前,才訂下會議程序,包括每名議員發言8分鐘時限、合併辯論及裁走部份民主派議員提出的議案。民主派批評建制派繼續「自閹」立法會功能,亦或違反《公共財政條例》訂立的財委會職感。

議案由財委會副主席田北辰代秘書處提出,包括修訂《會議程序》的程序議案須於12日前提出,以及不得就修正案再提出修正案。毛孟靜及陳志全就此提出修訂,包括須於18日提出及要求主席裁決須於會議前10日書面作出等。朱凱廸亦提出六個就修訂《會議程序》的程序議案,但被排在田北辰議案之後,一旦田北辰議案獲通過,朱凱廸的六個議案便無須表決。

廣告


廣告

愚蠢比邪惡更可怕,中國的悲劇,主要是驚人的全民愚昧造成,香港回歸20年都是悲劇,證明前人的智慧值得尊重。中國人愚昧,只因缺乏邏輯,一個不講邏輯的民族,註定會幹盡蠢事。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西九「一地兩檢」合作安排的決定,全城熱烘烘,指責缺乏法理基礎,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嘲諷,全國最高權力機關竟拿不出相關的《基本法》條文作基礎。呂秉權同時也是傳媒人,講《基本法》講一國兩制,法律界同傳媒界對香港傷害最深。

全國人大常委會等於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常委會對《基本法》擁有全面而不受限制解釋權,香港的權力由中央授權,一系列缺乏邏輯的「理據」,導致香港亂足20年,香港人的無知,正是典型的全民愚昧。

香港回歸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理應認真解讀國家機關的憲政關係。但香港人只知吃喝玩樂,政治領域普遍是東方之豬,從未認真對待《基本法》,什麼是「一國兩制」20年都仲未搞清楚。

廣告


廣告

文:談晉霖

這部電影其實沒甚好說。

一開場便用英文引經據典(除了討好國際影展評審,我再想不到有其他原因要以英文引錄而非中文),導演張經緯大概希望剖析所謂「壞人」簡單、善良的心靈,以及家庭兩代的相處隔閡和違和。但是,我一點也無法理解劇情如何呈現這樣人性化、生活現實的主題。

基本上,整個劇本都是空無一物的,像鄧麗欣角色的屋企一樣,毫無生活氣息,當然你也可以辯駁這是一種象徵,因為導演處處留白,白到一個部分,你不能去駁斥每個角色的虛假。例如 Connie 父親態度賤格仆街,心底卻又保護女兒。觀眾對他的認識僅是三四場戲,與淺薄的背景,我們都不會好好了解這個人,他就被殺害了。

或者導演想說的是倫常慘案,父親身教不成,女兒變成惡魔,心理扭曲壓抑,背後訴諸的是家長的其身不正,自招惡果。或者這才是故事的 high concept。但我從電影中,完全看不到 Connie 因為父母有怎麼樣的成長變化,由頭到尾她也是這樣子,有點叛逆因子,最終有一天捱不住責罵(也想跟男友生活在一起),而動了殺機。影片只提供很簡單的原因,解釋每個角色的心理受壓/不平衡,觀眾可以從千萬種閱讀角度去代入他們的想法,「腦補」故事沒有說明的部分,例如兩名女性面對自己父親處境如何相似,但這樣叫作「思考空間」嗎?還是空洞扮有智慧,(對角色)冷漠裝作關心?這個問題似乎更有思考餘地。

廣告


廣告

專輯創作與製作都是由他與丈夫林朝陽包辦,錄音也是在倫敦進行。第一首作品已來不及就來個Trip Hop,從開首像是輕輕鬆鬆的唱著到Chorus崩緊壓迫音域廣闊,他用上帶點歇斯底里的唱法,歌詞寫得抽像卻讓我想到人云亦云到迷失自我萬劫不復,到發現時已來不及。聽聽這歌

流浪者早於2015年以流浪者之歌發表,依然是Trip hop加迷幻,歌曲氛圍一直維持著低氣壓,庸懶散慢地呢喃著,除了他的vocal外,他跟丈夫的和音是令歌曲加分的,很有感覺的一首作品;唱片最後那首跟Suzanne Vega合唱的Gypsy是Suzanne Vega填詞,不過不甚特別,而兩人好像找不到一個相同的pace去唱這作品,兩人沒有火花,所以有點可惜。點題作鬆綁節奏更強,迷幻度更高,而且有點偏鋒,活像被困著要走出去的感覺,歌曲末段的呢喃才是精點所在,不如你們感受一下

廣告


廣告

朱經緯被判囚三個月,警隊一哥盧偉聰、警務督察協會主席李占安等,公開表示痛心、失望、難過,但我想市民對他們的態度會更痛心、更失望。

與其他同樣撐朱經緯的人或團體不同,盧偉聰和李占安均是現役警察,而作為現役警察,公開為一個被法庭判了有罪的犯人講好說話,還要用納稅人的錢向犯人及其家人提供支援,究竟是否恰當?其中李占安更盛讚朱經緯案發當日臨近退休仍站在最前線執勤是模範,我想問,是否臨退休就無責任執勤?臨退休是否不用出糧?同樣道理,是否一個醫生臨退休就可亂開藥醫人?亂開藥醫死人是否可不用負法律責任?

事到如今,有很多人仍忽略最重要一點:當日是警方經過調查認為有足夠證據,才落案起訴朱經緯把他送到法庭的(當然,如非監警會,相信這也不會發生)。盧偉聰和李占安等人不斷公開為朱經緯開脫,潛台詞是否指警方當日胡亂起訴無辜的人?你們有否尊重過當日負責調查案件並決定落案起訴朱經緯的同袍?

警方搵夠證據落案起訴一名嫌犯,然後卻公開表示對嫌犯被定罪感到失望、難過,究竟是甚麼邏輯?盧偉聰今日應該做的,是要公開表揚當日落決定起訴朱經緯的同袍大公無私,公正調查案件,而非為一個被判囚的犯人說好話。

廣告


廣告

動畫名稱:《少女終未旅行》(2017)
原作:つくみず
導演:尾崎隆晴
劇本統籌:筆安一幸
動畫製作:WHITE FOX

早陣子看完了貳瓶勉在Netflix的《BLAME!》,感覺總是差了點為甚麼,畫面和情節都是一等一的好,到最近看到つくみず的《少女終未旅行》,我終於明白《BLAME!》和《少女終未旅行》都是未日動畫,我鐘情的,是《少女終未旅行》的帶來的感動。

故事事實上很簡單,公元三千年,兩個女生坐上了一架德國二戰時期的半履帶電單車Kettenkrad,在廢墟都市尋找食物.,我們不知道她們是從那裡來,她們不知道自己要往那裡去,在自動化工廠和戰爭的殘骸中,在沒有人的城市和雨聲裡,他們遇到了一兩個人、一條魚、一個人工智能的機械人,還有永遠都在吃軍糧,一包又一包的蒟蒻,沒有目的,只是為了活著而活著。

我們每一個心裡面都有一個小女孩,主人翁千都(チト)和尤莉(ユーリ)都是我們心中的影子,千都溫柔而謹慎,尤莉衝動卻勇敢,像藤島康介《皇家雙妹嘜》(逮捕しちゃうぞ)裡的辻本夏實和小早川美幸,其實兩個女主角都是我們在一部分,緊緊的扣著。

沒有人沒有工作甚麼都沒有的廢墟城市,兩個人唯一要問的問題是,可以如何活下去,就算在幾百天的日子碰到兩個人,他們都沒有了現在我們對人的戒心,完全的分享,完全的幫助,她們連人心的危險也不理解。

廣告


廣告

圖:有線新聞

拖拖拉拉了三年的朱經緯案,終於在昨日(1月3日)暫時落幕,法官將朱判處即時入獄三個月,並批准朱擔保上訴。算是捱左16日牢獄生涯,可以回家休息等候上訴之日。

從事發後,到他退休之日,我都有觀察著整件事的發展,當時有人(相信是警察)和蘋果日報講,不應該進行刑事調查,因為會用很長的時間,因此,繼續將案件放在投訴科,清楚之後才檢控,當時我立刻在我的臉書反駁,這是放生朱經緯的做法,因為公務員退休之後,身份不同,處理也不同,放在投訴科,就算是內部事。果然,警察部就先讓朱退休,更指投訴不成立。事後,據講,蘋果再找那位人士問,那位人士已經不回應。

一直以來,真的盲都睇到,投訴科和警察高層,相信是去到處長級都希望保住朱經緯,因為,真的對警察部一個很大的打擊和挫敗,因此,不但接受他退休,更在他正式退休之前,因為退休是有兩個階段,首先是退休前休假,跟著才是正式退休,攞大糧,之後,警監會也破天荒的投暗票反對投訴科決定才有今天的審訊和判刑。當然,律政司也想拖,但怎樣也拖不到,再加上朱經緯的不合作情況下,就拖了三年。

廣告


廣告

女性主義常被人視為爭取女權的思想,因此一些男性覺得女性主義對男性是不利的。但上星期圍繞四屆一級方程式世界冠軍咸美頓的爭議,正提醒大家女性主義的分析,不但可以解放女性,也有助男性擺脫性別定型的框框。

話說在聖誕節那天,咸美頓在 Instagram 上載了一段短片。在短片中,咸美頓嘲笑他姪兒的衣著打扮:「Boys don't wear princess dresses」(男子不穿著公主裙的)。當時他的姪兒穿了一件紫紅色衣服,並手持魔術棒。由於這種說法顯然是根據姪兒的性別來規範他的衣著選擇,威美頓被不少網民批評。後來咸美頓刪除了該短片並在twitter道歉:「我無意傷害任何人亦無意冒犯任何人。對於我的姪兒能夠像我們應可以那樣自由地表達自己,我感到欣喜。就我的行為我致最深切的歉意。我明白無論你來自開處,都不應該邊緣化他人或者為化人加上標籤。」

之後咸美頓將自己的所有 instagram 發帖刪除。而現在他的 twitter 戶口的最新發帖,也是發自二零一三年。

廣告


廣告

早前通訊事務管理局裁定有關「 NOW 成人台」播放涉及暴力與強姦情節的日本成人電影(俗稱AV)投訴成立,違反《電視節目守則》,向「now寬頻電視」發出嚴重警告,即使該台屬「鎖碼台」,只向成人觀眾開放。

台灣的電視是否也有規管?我們特意邀請台灣人權促進會副會長周宇修律師回應以下提問。

1. 台灣的有線收費電視也有鎖碼台,也有播放日本AV,除了「鎖碼」及打馬賽克外,有任何其他規管嗎?

台灣對電視頻道分級管制的依據是「電視節目分級處理辦法

其中對限制級的規定是:電視節目有下列情形之一,列為「限」級,並應鎖碼播送。
一、描述賭博、吸毒、販毒、搶劫、綁架、殺人或其他犯罪行為細節、自殺過程細節。
二、有恐怖、血腥、殘暴、變態等情節且表現方式強烈,十八歲以上之人尚可接受者。
三、以動作、影像、語言、文字、對白、聲音表現淫穢情態或強烈性暗示,十八歲以上之人尚可接受者。

廣告


廣告

文︰工黨社區幹事趙恩來

海麗邨外判清潔罷工踏進第九日,新舊清潔公司堅拒對話,房署繼續龜縮。事件揭示,房署投標制度漏洞,並無規管外判商「左手交右手」承辦服務合約,對於外判員工毫無保障。

海麗罷工觸發點是,舊清潔公司「民順」強逼員工簽署「自願離職協議」聲明放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否則不會獲得新清潔公司「工商」重新聘用;但工友「續約」後薪酬僅得每月HK$8,628,較原來月薪只加11元。外判商做法相當刻薄、可恥!房屋署作為海麗邨清潔工的最終僱主,絕對有責任為工友發聲,可惜事與願違!

廣告


廣告

今天中午,我到何文田房署總部外,聲援海麗邨罷工的清潔工友。跟工友交談期間,不少工友都向我訴苦,指他們平時的工作繁重,一個人要負責一座樓高40層大廈的清潔工作,以致大部分工友都有不同程度的勞損。

工友為我們辛勤工作,但在外判制度下,他們只能領取近乎最低工資的薪金,到更換承辦商時,他們更被新舊承辦商威逼利誘,要求他們放棄受法例保障的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

這次事件中,房署責無旁貸。房署一方面沒有保障工人的權益,另一方面沒有做好把關工作。現在海麗邨的新舊承辦商被揭發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包括共用同一個辦公室等。

當工友今天到房署要求解釋事件時,房署居然落下大閘,拒工友於門外,這是房署對勞苦功高工友的應有態度嗎?當我們要求送飯給被困於房署的工友,房署一開始表示不可以送飯,及後狡辯可以送飯但不可在建築物內進食,幾經交涉後,才讓我和李卓人送飯給工友。從送飯一件小事中,就可以看出房署的態度龜縮、毫不負責、漠視工友。

除了事件主角房屋署外,負責制訂勞工政策的勞工及福利局,以及制訂招標流程的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必須有所回應,包括重新檢視整個政府外判服務的程序,以保障工友的權益。我將會在自己的崗位上,繼續推動政府改善外判合約,包括提供工友合理待遇,保障合法權益,以及要求訂立為工友而設約滿酬金的條款等。

廣告


廣告

朱經緯被囚3個月,定罪和刑期,不予討論。今日,民建聯的葛珮帆稱要約見保安局警務處,牌面是「釐清合法武力標準」 。而警務署署長盧偉聰亦有話說,他指管理層得悉有警員關注在執行職務時,使用武力的相關守則及指引,兼且表示完全理解及明白警員的疑慮,警隊已就事件成立有員方代表參與的工作小組,聽取意見及檢討。即是説,警隊內部會硏究和檢討,而不是「強撐」。

葛佩帆此舉令人大感不解,此因何謂「合法武力標準」,一直沒有一把尺畀你去度,兼且這是法律,她叫保安局警務處去釐清,答案免不了是「唔太清楚」、「根據法律」、「由法官判」,葛珮帆的所為,容易令人誤解「不能釐清即很難說是錯」,警員有罪是法律出現了問題;況且,合法與否,亦非由保安局和警方來定,他們只是遵從者,問錯對象。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時事評論員梁啟智、區議員楊雪盈及區諾軒等,聯同獨立媒體(香港)發起社區新聞眾籌計劃,目標籌得30萬元,透過資助及培訓社區記者,推動由下而上的民主發展。

梁啟智表示,計劃是要回應社會上的無力感,他認為民主運動在社區層面仍有很多事情可為,區議會有很大政治功能,但居民缺乏資訊,以致只覺得區議員是「量血壓、派吓嘢」,而社區新聞能讓居民了解地區政治事件,更願意由下而上參與民主運動。發起人之一、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指,社區報有助深化居民對地區事務的理解,「令社區運動紮根、自強,繼而讓民主運動可以求變」。

廣告

政經

陳章明:香港絕不容種族歧視

廣告
陳章明:香港絕不容種族歧視

廣告

近日有個別人士在法庭外以法官的種族作出帶有侮辱、貶義的言詞和稱呼,以表達他們對案件判決的不滿。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對於這些言論非常關注,並予以強烈譴責。這些侮辱性言論不單無助建立共融的社會,更侵蝕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的形象和我們崇尚的平等價值觀。除了構成法庭藐視罪行,這些言論更有可能觸犯《種族歧視條例》。

事實上,香港是個多元社會,薈萃不同文化。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數字顯示,香港的華裔人口佔全港人口92%,其餘8%為非華裔人口,當中包括菲律賓人、印尼人、白人、印度人、尼泊爾人、巴基斯坦人、泰國人、日本人,以及其他族裔人士。

近10年非華裔的人口由2006年的34萬人增加至2016年的58萬人,升幅超越整體人口的上升比率。他們當中不少是土生土長,甚至數代以香港為家,從事不同專業,為社會作出貢獻。雖然他們跟大多華裔人士都是「香港人」,但卻因著他們種族的緣故,在生活上面對不少困難、定型觀念及偏見,甚至歧視性對待。

目前,《種族歧視條例》保障任何人士不會基於其種族而遭到歧視、騷擾及中傷。自條例於2009年生效至2017年12月,平機會共收到617宗投訴。這些投訴當中以非僱傭範疇為多,大多涉及獲取貨品、設施及服務,例如在獲取銀行服務和租用房屋方面。

廣告


廣告

海麗邨外判清潔工罷工已第九天,早前有傳媒踢爆新舊外判清潔公司工商及民順,使用同一辦公地址。事實上,共用同一地址的還有另外三間公司,分別為置佳管理、昇威保安、宏陽興業;上述五間公司背後的老闆關係密切,疑是由同一伙背景人士操控,更疑用「一條龍」及「左手交右手」方式,承接屋邨不同服務合約,包括維修、清潔、保安等。

工黨社區幹事、反圍標大聯盟發言人趙恩來,過往曾協助多個屋苑及屋邨居民,調查及踢爆有問題的樓宇服務合約。他今日向海麗邨罷工工友指出,根據查冊資料顯示,新外判清潔商工商,由陳明珠及鄭業釗持有,鄭業釗亦同時持有宏陽興業,並透過宏陽再持有昇威保安。昇威的董事之一為鄭學權,他同時是舊外判清潔商民順的執行董事。民順另一董事則為陳美珠。

另一關鍵人物鄭炳煒,不但負責管理工商,更是置佳和另一公司真會記的老闆。鄭氏早於30年前已用真會記名義投標獲得房署外判清潔合約。

去年9月曾爆出「隱蔽家庭母子雙屍案」的屯門山景邨,及後亦被踢爆法團、管理公司、清潔公司「圍威喂」,無獨有偶,該邨的管理公司及清潔公司,正正是上文提及使用同一辦公地址的工商清潔及置佳管理,以較高的金額投得外判合約。山景邨的管理早已臭名遠播,例如社工欲於邨內向居民提供協助及服務時,經常受阻撓。

廣告


廣告

上星期有兩個朋友約了 Like幣創始人高重建見面交流,我摱車邊跟埋去學下野。聽完之後,意猶未盡,再揾番佢之前寫落既文章睇多次,了解又再深一點。

過程中最有印象的就是佢講 protocol 的部分,我初時連佢口中的大媽也不如,並無意識到 Whatsapp 的信息無法和 Messenger、Telegram 等互通的玄機。經佢一說,恍然大悟。

其實睇番佢寫既一系列講區塊鏈的文章,我雖未完全消化得到,但看得出佢的思考模式和處事作風,跟一般香港商界的人物很不同,並沒有將點樣在最短時間內賺最多錢當做首要目標,反而用心研究整個項目背後的理念、核心概念,以至對網絡世界生態之影響等等,還要把心得寫成連普通人都看得懂的文章,作公民教育及推廣之用。

他做這些吃力不討好的事,當然不是為了興趣這般簡單。他是要經營一門在香港可能無人做過的事業,希望為網絡世界內受盡科技巨擘剝削的人尋找出路。用他的說話是「以資本主義推動通訊協議的開發,讓開放標準陣營不需依賴群眾捐獻和政府撥款,也讓商業運作跟開放體系不必背道而馳。」

廣告


廣告

以前曾經看過一篇研究警務發展的文章,還記得文章說:在封閉獨裁的政治體制之下,武備隊伍必然會腐敗及濫權,而且難以專業化。

如果把這一種看法放眼於中國大陸,可以說難以令人駁倒。幾十年來的開放改革與高速經濟發展,軍隊、公安、以至整個公檢法系統都仍然存在嚴重的腐敗及濫用職權問題。中國的軍方甚至出現嚴重的賣官鬻爵問題。近年最有代表性的當然就是徐才厚及郭伯雄兩宗大案了。這個問題就連地方的公安以至最基層的城管都免不了。這似乎印證了政治體制封閉及獨裁,武裝隊伍及其他紀律部隊也難以避免腐敗及濫權。

如果從反方向看,一個原本走向開放透明的政府,是不是其紀律對部隊也會較易走向專業化?反過來說,當一個政權或政府由原本走向開放透明,卻轉向走回封閉威權之時,其武裝力量及紀律部隊是不是又會從專業化走回「有牌爛仔」的舊路?但願這不會成為他日研究香港警政發展時的主題。但這個可能性卻似乎越來越大。

廣告


廣告

「雲與清風可以常擁有,關注共愛不可強求」,張經緯《藍天白雲》中,確實讓你看到雲與清風,亦確實讓你看到關注共愛之不可強求,這兩句歌詞,源自80年代的外購電視劇《阿信的故事》主題曲,但《藍天白雲》是《阿信的故事》的完全相反,雲與清風之下找不到一絲的愛和樂觀,個人不相信扭轉命運,眼前相信的就是要摧毀另一個人,或者等待另一個人毀滅,這是戲中兩名女主角同一屋簷下的生活心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