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 劉小麗放棄就撤消議員資格案進行上訴,立法會九龍西一席預料在年內進行補選。劉小麗表明積極考慮再次參選,但一旦遭 DQ未能入閘,屬意由工黨副主席、前立法會議員李卓人任 Plan B。民協副主席何啟明表明反對欽點 ,認為民主派目前應集中處理Plan B,而最佳方法是透過初選凝聚支持者的共識。

民主動力在去年舉辦初選,香港眾志羅冠聰在港島被DQ的議席原定由周庭出戰,但周遭當局無理DQ,區諾軒隨即報名參選。劉小麗表示民主派已普遍接納以「周庭模式」處理九西一席,但民協馮檢基接受港台訪問時認為「推薦」是威權政治。何啟明則稱推薦李卓人是善意的舉動,但認為做法不理想,指這是放棄了「有爭議但相對進步」的初選:「走回頭路欽點,好可惜囉。」

「港島相對簡單,民主黨和公民黨各有一席,經驗話我知,無人嚟就搞唔成(初選),咁機制喺度,有人嚟(參選)咪run 個機制。」何啟明認為「周庭模式」的出現有特別原因,但今次的情況不同;指在去年商討初選時,因為沒有政黨對港島一席有意思:「如果唔係初選就包埋(港島),只係過程中無人出聲吧。」

廣告

社工學聯

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簡稱社工學聯,英文名稱為Hong Kong Federation of Social Work Students (FSWS),以八校社工同學為本,致力為各院校的社工同學服務,並積極關注社會事務。 第三十八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Social Work Students 本會電郵:[email protected] 本會網站:http://www.hkfsws.org 本會郵寄地址:九龍中央郵政信箱73903號 本會FACEBOOK群組: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本會FACEBOOK專頁 : www.facebook.com/hkfsws 網誌


廣告

「欲加之罪 何患無辭」

前年,二零一六年農曆大年初一旺角衝突,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早前被裁定暴動罪成,法官今早判刑。

法官認為梁天琦當日持續襲擊倒地警員並積極參與暴動,強調不能以公義或政治目的為由合理化暴力行為,因此判囚6年;另外梁在開審前認罪的襲警罪則判囚12個月,兩項刑期同期執行。

同案被裁定暴動罪成的盧建民及於開審前已承認暴動罪的黃家駒,分別被判囚7年及3年6個月。

政權、法庭、權貴將是次騷亂定性為「暴動」,難免令人聯想到「六七暴動」,與之比較。當年的頹垣敗瓦和草木皆兵至今仍教人顫抖。而當時的左派青年則被「重判」半年到21個月。今天,一眾有志之士,懷著理想地被重判3年至7年的刑期。誠然,這一判決不僅嚇退了其他願為香港付出的義士,更嚇退了香港的民主。

「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

從來,港人一直引以為傲的核心價值:民主自由、三權分立、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等,一直一直,讓香港人與大陸人有所分別。

從來,港人一直相信基本法最少能堅守五十年,司法獨立能保障港人得到公平公正的判決,至少至少,香港與大陸有所分別。

今日,面對港共政權,一個以極權打壓民權的政府,以法治之名行人治之實,將反對聲音視為暴動,以政治檢控控制人民,全港市民無一可獨善其身。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政府即將更改寮屋清拆的特惠補償與安置政策,東北、橫洲、乾坑將是首批受政策影響的鄉村。同一時間,土盟最近收到寮屋個案卻有所增加。相信未來一年半載,新界會因此而出現極大量的迫遷事件,令我們十分憂慮。

在政府眼中,寮屋不是合法存在的事物,只是在1982年進行構築物登記後,以准連形式予以存在,但一有違規情況或拆遷,寮屋就不復存在。直到今日,全港尚有超過8萬間人住寮屋、30萬間非人住(但可能有人住)寮屋。

當局在土地大辯論期間推出這套新政策,背後的動機正正是為日後的大規模農地(農村)開發鋪路。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在立法會表示,因應未來的的發展計劃,新界各地大約有8000間寮屋將面臨拆遷。推出這個他們認為以人為本的措施,正是要加快鄉村寮屋清拆的進度,令發展計劃更順利開展。

政府近年在新界東北、橫洲等鄉村開發,都面臨很大的抗議。當局在過去10年,一直以「項目為本」的方式,處理在發展計劃時要拆遷的寮屋戶的訴求,認為寮屋戶的安置補償安排,然而這套安排卻一直被眾多寮屋戶批評忽視了實際居住的人文歷史、社區關係、當艱辛建屋或頂手的事實,令到寮屋變得一文不值。

更嚴重的是,即使新方案依然沒有提出任何復村、不遷不拆願景,但由於安置補償條件比以往理想,開始引起一些地主、業主對(私地上)寮屋戶或(牌主租予)租客的加租迫遷行為。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距離開庭只有數分鐘,梁天琦被懲教署職員帶到犯人欄後,隨即跟公眾席上的朋友打個招呼,然後有好一段時間,眼睛游移在公眾席範圍。我在傳媒席上看著梁天琦,在猜,他是否搜尋著女朋友的身影呢?

公眾席上的人都叮囑其他人,要預留最前排的數個座位給被告家屬,因此在開庭前,那數個庭位也是一直空著,像是等待誰。

也是,開審前承認了襲警罪的梁天琦被取消擔保,一直被還柙於羈留所,早已經歷了約四個月沒有手機的日子。我們平日赴約,可以隨時在手機傳訊息:「我去到XXX了」、「我轉個彎便到」、「要遲一個字」。可是坐在犯人欄的他是沒有辦法知道女朋友和家人,將在一分鐘後、三分鐘後、還是五分鐘後才現身。

這讓我想起詩人木心《從前慢》的其中一段: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
車、馬、郵件都慢
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今天的高等法院判了梁天琦6年監禁,盧建民7年,黃家駒3年半,公眾席瞬即轉來大口嘆氣聲。還有早前在西九龍法院被判51至28個月的9名被告,還有在區域法院被判3年的許嘉琪、麥子晞、薛達榮,還有鄧浩賢、楊子軒、羅浩彥、連潤發等等。由於他們都不能看到網上的粗口橫飛或充滿嘆息的留言,若你真有誠意向他們表達支持褒揚,或是斥罵貶抑,都只得通過書信傳達。對於他們的家人和親密愛人,思念更像把書信的時差拖慢更多。

廣告

胡世君

自由寫作人、文化人、性別研究/文化研究雙碩士。 喜歡性別解謎、逃出香港、愛情小說及解構電影。 曾旅居澳洲一年,驚覺天下之大,香港之小。世界原來好好玩。 我的個人網誌﹕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網誌


廣告

撇除生硬趕客的中文戲名,以及匆匆而過的結局,《給我一個道歉》(The Insult)確實十分好看,難怪榮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電影充滿張力,法庭戲叫人呼吸困難,飾演控方律師的Camille Salameh 更十分搶戲,理應得到最佳男配角﹗電影劇本平實而扎實,對白雖多卻非無謂堆砌,最怕口水戲。

案件源於一件小事,本可輕易解決,卻被推上法庭,更引發街頭衝突總統被逼介入。看似小題大造,唯情節毫不誇張。用黎巴嫩內戰的史實作支持,令劇情實實在在。電影雖有說教意味,卻非小學老師式的填鴨教育,而是層層推進,幕幕反思。法庭上父、女對戰的巧妙安排,更突顯「原諒/仇恨」的世代之爭。世代之爭,在香港天天上映,由六四、傘運,到港獨,我們還要打多少的仗?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 立法會工務小組今日(11日)繼續審議兩項社區重點項目計劃,包括備受爭議的觀塘海濱音樂噴泉,以及灣仔摩頓臺活動中心,民主派議員分別就噴泉是否照顧社區需要,以及活動中心選址及使用率提出質詢。議案最終獲16票贊成、17票反對,以一票之差戲劇性遭否決,在席民主派議員為結果歡呼。

音樂噴泉工程須改建觀塘海濱花園部分範圍,將清除4%的草坪,引起公園使用者反對。民主黨胡志偉憂慮,工程會令公園的草地範圍減少,而會於地上噴出水柱、供遊人嬉水的區域相對小,建議放棄水池噴泉,只建造親水互動設施,節省興建水池位置而保留更多草地。

民主黨尹兆堅亦強調,不論噴泉所佔面積大小,公共空間亦不應被剝削,並以南韓釜山的噴泉為例,非表演時間時即成廣場,供市民隨意使用,質疑為何一定要建造龐大而只供觀賞的水池,犧牲公園使用者的休憩空間。

民政事務局副局長陳積志指出,當局會考慮增大互動嬉水區範圍,但重申「都好需要一個好靚嘅水池」,希望做好兩者平衡,又指會改善水池的表演,包括研究播放之曲目、噴水池花樣,「不同時間有唔同射法」。

廣告


廣告

今日(6月11日)高等法院就2016年年初一的旺角衝突事件作出判刑,三位被告梁天琦、盧建民及黃家駒分別被判監三年半至七年。作為梁天琦的校友,我們對法庭的判決深感失望。

三位年青人的行為出於赤子之心,敢於肩負香港前途的重擔。眼見特區政府施政倒行逆施,禮崩樂壞,他們基於理想而抗爭,批判社會不公,絕非出於一己之私。旺角衝突的暴力程度遠不及當年的六七暴動,但今次法庭判決明顯較其他同類案件為重,實在教人失望。

我們欣賞梁天琦堅持理想的氣魄及承擔責任的勇氣,並對於再有年青人為香港前途承受刑責而感到慚愧。我們特此忠告特區政府,香港的未來屬於下一代,嚴刑峻法不會磨滅他們對這個地方的理想。當權者必須承擔施政失敗的責任,透過建立公平的政治制度撥亂反正,才可以挽回港人的信任。

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校友
(聯署聲明會以信件形式寄予梁天琦)

聯署聲明會以信件形式寄予梁天琦,請參與聯署的校友在留言欄填上姓名及畢業/離校年份,我們會不斷更新名單。

發起人 (畢業/離校年份):
柴文瀚 (1996)
余冠威 (2000)
劉冠亨 (2007)

聯署校友 (畢業/離校年份):
呂君倩 (2003)
許仲佳 (2008)

廣告


廣告

在我回港前,曾經讀過一篇關於近年香港移民傾向的報道,該調查反映漸多香港人移居海外,而年輕人當中,壓倒性大多數都考慮移民。與此同時,我也讀到某些權貴的言論,大概是呼籲香港青年如對社會現況不滿及對前景悲觀,大可選擇離開云云。我先後閱畢這兩篇新聞,心中充滿疑惑:在香港這地方,我們正為下一代創造怎樣的環境?

去或留固然是許多人面臨的抉擇。但假使香港人,特別年輕一代,都不再留戀香港,退居其他地方,香港的未來也就從此有了定數。相反,我們只有紮根這遍土地,這裏才有改變的可能,香港也不再是座浮城。

當然,現實總是教人氣餒,我們都有各自的困難要面對。

自從審訊開始,時間便倒帶到兩年前的初一夜晚,時而放慢,時而停頓。我的世界再次與當晚接軌,並就此停滯,也相信會逗留好一陣子。

輾轉在囚四個月,日子不算太難過。我衷心感激每位到庭聽審及寫信給我的朋友。每當我想起我在法庭所見的畫面:正前方的一眾辯護律師,公眾席上每張或熟悉或陌生的臉,每一個點頭、微笑、揮手……都增長了我的勇氣去面對一切。特別是你們的每一封信,都是我與高牆以外僅有的連繫,都使我內心無比溫暖。這種人與人之間的關懷,提醒了我因何從事政治。

廣告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廣告

6月11日早,高等法院五樓庭外公眾席寂靜一片,只傳來電視直播中法官的鏗鏘字言,一字一頓,刺痛著眾人的心房。她像母儀天下般教訓所有聽審的蟻民,「法律之下,只有守法者和違法者之分」。

六年、七年,在鍵盤螢幕上它只是彈指之間的改變,一刪、一增;但它的背後代表在牢內365日的煎熬和迷茫。聽審的人多是常客,聞得判刑後的反應也一次比一次冷靜:世道如此,我們暗自嘆息。社會的制度因何存在,又是保衛誰人;法庭代表社會懲罰犯事之人,然而眼前這些風華正茂的熱血青年,又干犯哪些大奸大惡,來換取堪比誤殺、強姦類近的可怕判刑。世道如此,逼迫著我們直面社會深淵那無盡的黑暗:達官貴人說要相信法治,相信制度,相信基本法,相信一國兩制。抹了一額汗,我們,還有甚麼能夠相信。

世道,如此。餐桌上的貴人,磨刀霍霍,看著餐盤支離破碎的一整代人,用刀割開法治,用匙划開信任,仔細的把所有東西一腦兒倒進口內,說這是為了保護我們。胃內攪拌一番,成了糞料,隨水渠流向陰間。

判刑六年,實坐四年(在獄如無干犯重大違規事件可獲1/3刑期扣減),天琦在一月尾已被扣禁,預計2022年初始獲釋放。那時候,將會是一個怎樣的香港?

本能告訴我,那是陰霾滿佈、危機四伏的香港,本土、自主、自治已成禁語,廿三條成為思想的隱形劊子手,示威遊行動輒以公安條例拘捕,靜坐的以月計監禁、反抗的以年計。

廣告


廣告

致警務處

回覆有關今年七一遊行之起點安排

民間人權陣線(民陣)兹收到 貴處於2018年6月7日向申請人區諾軒議員所發出的遊行通知信,內容複述2018年6月6日雙方會面商討本年71大遊行之細節,惟當中警方所引述的並未能夠完全回應民陣的要求和問題,民陣僅以此函補充,再一次清晰地以書面表達民陣在東角道遊行起步可配合的安排。

於2018年6月6日舉行的會議,民陣多番表示維多利亞公園中央草坪並不適合作為遊行前集會起點。民陣非常關注起步點的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根據 貴處的遊行通知信所述:「維多利亞公園內的通道約4米闊,提供足夠空間予遊行隊伍進行遊行」,這根本就是完全不合理的。上年經驗中,民陣早已表示4米闊的空間根本不足遊行隊伍通過,且起步時不只遊行人士,在場還有記者及其器材、糾察和警務人員,遊行道具等,只有4米的空間根本不是合理的遊行路徑。警方指上年出發「安全及有秩序」,是極度不負責任、漠視市民參與遊行時的安全及記者採訪的需要。上年未有意外事故,全屬運氣,不代表今年如果又一次在草地外利用4米闊的通道通過維多利亞公園會安全順利。警方只抱著僥倖心態看待安全問題,民陣對此表示憤怒和遺憾。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食物環境衛生署正在全港各區80個非法棄置垃圾黑點安裝網絡攝錄機,其中46個於上周三(6月6日)啟用,包括位於銅鑼灣百德新街恆隆中心外的攝錄機。該攝錄機於上月底完成安裝後引起關注,被質疑侵犯私隱。灣仔區議員伍婉婷批評,署方在安裝過程沒有諮詢區議會,以致現時鬧市中心出現一座「怪獸」,要求相關部門明日到區議會交代。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則指,以監控打擊棄置垃圾是沒有必要,過份侵犯私隱,認為應擱置計劃。

IMG_7863

廣告

G點電視

「G點電視」由女同學社於2008年創辦,是香港首個為同志社群服務的網上電視台。開台短短數年,共製作了超過400段影片,題材廣泛,並以新媒體作為介入社會與文化的切入點,移風易俗。由2013年開始,G點電視於社交網站每天提供3-4則性/別議題資訊,並翻譯外國酷兒資訊及撰寫文章,致力成為一個結合文字與影像的香港同志媒體。 網誌


廣告

撰文:Agnes(G點電視義工)
編輯及校對:Emily(G點電視義工)

《經濟學人》上月24日於香港舉行2018「驕傲與偏見」峰會,發布《驕傲與偏見:倡導活動的前景》研究報告,探究影響企業倡導支持LGBT權利的浮動環境,以及企業高管對此的態度。峰會並邀請各界領袖就LGBT(性小眾)權益、家庭、商界以及社會的同志接納程度進行討論。

研究報告基於 2018 年1 月在線上進行的一項英語調查,調查對象為來自 87 個國家不同行業的 1010 位企業高管。,當中近三分之一為企業最高管理層,餘下為最高管理層級別以下職員。大約8成的調查對象為男性,超過1成是女性及4%未告知性別。

延伸閱讀:同志友善品牌告訴你 為何商人也要撐平權

報告主要發現如下:
• 約有一半受訪者認為,商界在推動 LGBT 權利方面將於未來三年發揮更大影響力。
• 雖然保守的公司可能還是會繼續固步自封,很多已經公開倡導性小眾權利的公司願意促進公眾對性小眾權利的認知,以國際公司尤甚。
• 預期未來的倡導活動仍將主要集中在北美和歐洲,但也有三成亞洲公司計劃於未來三年投放更多資源予性小眾權利倡導活動。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城大及理大於2017/18年度起停辦文學士(社會工作)兼讀制課程,社福界員工升學機會減少。守護社工兼讀制課程關注組今早趁城大應用社會科學系舉辦活動,向早前稱社工註冊局無批准舉辦課程的系主任盧鐵榮抗議,要求收回該失實言論。城大方面則派出多名保安築起人牆阻撓。

城大及理大停辦社工兼讀課程後,全港同類型的學額大幅減少,關注組認為令社福界員工的升學機會減少。城大應用社會科學系系主任盧鐵榮教授早前曾解釋停辦課程的原因是「社工註冊局沒有批准續辦課程」、「教育局政策上不容許」及「教師人手不足」。不過關注組向社工註冊局和教育局查詢時發現,註冊局並沒阻止城大續辦兼讀課程,而是部門根本沒有向當局提交申請,教育局亦容許八大開辦兼讀制課程。

關注組於5月24日與城大副校長林群聲會面時,林亦否認盧教授上述說話,指真正原因是與城大著重發展自資碩士課程的策略發展計劃有關。

關注組於是趁今日早上該學系舉行「世界受害者學會世界大會」期間,在場外抗議,要求盧鐵榮就其失實言論道歉,並要求城大承擔教育責任,重開社工學士學位兼讀課程。他們在場外拉起橫額、大聲呼叫「道歉」、「要求重開課程」,並派發單張。

廣告


廣告

最近一則新聞關於15歲援交少女以2.5萬元報酬,答應25歲青年充當其「兼職女友」一個月,並會在這段期間為他提供性服務。雙方首次在男方家中見面,少女堅持要他先付款,男方拒絶並以生果刀架少女頸以作威脅,又對她施以胸襲,最後少女奪刀逃走及報警。 一邊讀著這新聞,一邊在思想:這位少女生活得開心嗎?這位青年過得幸福嗎?

少女願以身體換取金錢,青年願以錢換取陪伴和性關係,相信兩人都各有自己的原因。筆者曾看過一段援交少女的心聲,她說錢可以買好的、吃好的,朋友們因她穿著昂貴的服飾而留意和讚美她,令她感到被接納和重視。很多人都體會過,當店裡的貨品成為了你的貨品後,你對它的喜愛會漸漸褪去;同樣,這位少女的態度,隨著時間過去,也會回到起初的冷淡。為了持續體驗物質帶來的滿足,少女需要金錢來應付新一輪的購物。這樣來來回回,真的很累啊!若果購物可以令人持久地開心和幸福,到底要選購哪一件商品,才能使心靈得到真正的滿足呢?

有人認為與不同背景的人在網絡上交往,大家都在經營一個「自選形象」,彼此說些不著邊際的話,過程中充滿刺激好奇,然後雙方因著錢而真實地面對面,發展非一般的關係。在這個買賣過程裡,沒有人在意你到底是誰,當然不用理會你的感受,更談不上信任。表面上大家都覺得對方是毫不重要的過客,可是假若想忘掉對方,為甚麼總是不能刪去這段記憶呢?若錢能買到令人開心的關係,那麼錢能中斷令人傷心的情感嗎?

廣告

梁寶龍

香港工運史研究者 網誌


廣告

傳統的父權利益

自從《無國界社運網》刊出胡啟敢的〈Mr. Wally被逐,是「蝗蟲」問題?還是民主問題?〉一文後,這是衍生出來的第四篇文章。龍少在《獨立媒體》回應發表了〈從鄉議局歷史看何謂民主──回應民主原居民《論民主自治制》〉。文中建議鄉議局擴大民主成份,讓非原居民代表加入,同時鼓勵婦女參選,現就婦女參選問再深入討論。

有學者指港英以共謀式殖民主義間接管治新界,以土地利益為核心,收編新界地方領袖和權力精英,授予輔助行政權,使新界的父權社會得以維持不變,男女不平等繼續延續下去,也可說港英就是默許男女不平等存在。

父權者在丁屋政策下得到土地利益,這些利益只是男性才可以享有。根據1910年頒佈的香港法例第九十七章《新界條例》規定,原居民的遺產承繼權依循傳統習俗由男丁承繼。而已移民海外,持有外國護照的原居民仍可享有身為原居民的權益,用法律把女性原居民的承繼權剔除出來。直至1994年頒佈的《新界土地(豁免)條例》,女性原居民才可享有原居民的遺產承繼權。

新界的婦女參政權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工務小組今午續審議觀塘社區重點計劃,斥資逾5,000萬的音樂噴泉。噴泉將佔用觀塘海濱花園一片草地,有使用者反對,認為應予保留。

觀塘音樂噴泉將佔用觀塘海濱花園第二期,目前屬草地及園景區的位置。記者於周日下午於現場視察,不少人於草地上架起小帳篷或大桌布野餐,大多是帶著小孩的家庭,也有年輕人三五成群聚於草地上聊天、彈吉他,孩子奔跑嬉戲,長者躺臥休息,甚至有人在做瑜伽。海濱綠化空間亦成打卡點,園內不難見到情侶及妙齡少女藉綠草碧海留下倩影。

有帶著兩名孩子的媽媽接受訪問,她稱不知道政府想將部分草地改建音樂噴泉,對於音樂噴泉,未及了解造價她已馬上表示「我想留返個公園多啲」,指香港可供孩子玩樂的空間不多,寧可保留草地。

廣告

曾焯文

Chapman Chen, Ph.D.(曾焯文博士)香港綠色行者、政論人、翻譯家,語言學者 網誌


廣告

《開罐Opener》近日訪問了約三十名小學生,發覺其學校不單普教中,甚至用普通話教其他科目,例如數學。這些兒童於是覺得香港粵語並非學習知識的語言(「普通話用來教學,廣東話用來鬧人」),日常即使講粵語,都會用普通話的詞彙(如「冷氣」變「空調」;「扮晒嘢」變「裝B」,按:B/逼乃北方粗口屄的諧音);情況漸似今日的廣州。今日的廣州人,覺得粵語難登大雅之堂,大部份不諳講粵語,即使識講些少粵語,都多用普通話詞彙(如冰箱變雪櫃),而且用普通話句式(如食煞佢講成把它吃光),有普通話口音(如瑞士讀銳士,轟轟烈烈讀兇兇烈烈)。一種語言,一套世界觀(Lera Boroditsky 2010)。香港學校繼續以普通話為教學語言,代表香港靈魂的香港粵語好快淪亡。應對方法係大家日日夜夜講香港粵語,用香港粵語創作,大力杯葛普教中,並且質問教育局,所謂兩文三語教育政策,究竟為香港粵語教育做了何事?

廣告

劉桂標

香港人文學會理事長、中文大學哲學系兼任講師 網誌


廣告

筆者被中大哲學系有違道義地減課(對兼任教員來說,減課等於減工時和減薪)的事情發生了近兩個月。由於事件的獨特性——大學教員在同一學系兼任相同課程長達二十年、最無權力的大學兼任教員與掌握最高權力的學系系主任公開對辯、百人簽署公開信為校內外教學表現良好的大學兼任教員請願等等,在本地大學可說是聞所未聞的事;故此,許多人抱吃花生的態度來看此事,這是人之常情,屬意料中事。然而,本地著名學人、序言書室創辦人李達寧先生卻能擺脫只是圍觀立場,撰文(註一)由此事進而討論大學兼任制度的問題,為社會公義發聲,實在是學人關心社會的良好示範,值得我們尊重和喝采。相反,個別中大哲學系的支持者,於事件發生後,在我個人及人文學會所屬臉書不斷作出辱罵和人身攻擊的留言(註二),如網上的論評(包括李先生文章下面的討論部分的評論)所言,對事情亳無幫助,而且十分難看,實在有損哲學系講道理的形象,這也是我對這些留言沒有回應的原因。

筆者對李先生的文章的觀點,基本上十分認同,以下只是就個人的角度作出一些補充和說明。李先生的文章及其下面討論部分講得很清楚,該文並非討論事件中筆者與系方高層的是非對錯,而是依由事件看到的事實反省新自由主義思想影響下,大學兼任制度近年來衍生的種種不正義問題。文章的主要論點如下:

廣告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

網誌


廣告

今年5月初,羅致光在其網址內發表文章,聲稱利用高額長者生活津貼及公共年金「互相配合」,就可讓「夾心階層」獲得退休保障,不過有關說法卻備受民間質疑,首先所謂公共年金,並不會與通脹掛勾,隨著時間推移,年金金額會被物價所蠶食,即使同時領取高生津,長者的生活水平依然會不斷下降。第二,公共年金只是將長者的資產轉換成收入,夾心長者獲得每月年金的同時,卻失去了用於退休的大部份資產,長者晚年將沒有足夠儲蓄應付醫療、安老及房屋維修等龐大開支,最終他們均無可避免跌入綜援網。政府以為年金及高生津能解決香港長者貧窮問題,完全是自欺欺人。

政府嚴重低估審查制度的成本

另外,亦有不少學者對政府的審查制度作出批評,曾協助政府就退休保障進行研究的港大榮休教授周永新,就估計有近七成長者會申領高生津,但他認爲政府的做法,增加審查行政費用之餘,受惠長者不會感謝政府,因為政府沒有尊重他們應享的權益。周教授更直指高額長者生活津貼只是全民退保的「A貨」。

廣告


廣告

香港房屋協會所在的龍濤苑,龍濤苑關注組全員當選新一屆管理委員會後,四月底首次會議即遇房協拒絕借用房協辦公室大堂,令管委會被逼於屋苑垃圾房外召開會議。房協代表表示,已依管委會指示清空管理處,法團反駁管理處空間不足,不能容納幾十人,無可奈何才在停車場入口旁邊卸貨區召開會議。

房協過去一直借出位處龍濤苑的區域辦事處地下大堂,予去屆法團管委會召開會議,但房協會前一改慣例,於會議前一星期向新一屆管委會表示,拒絕借出區域辦事處地下大堂作會議地點。管委會委員需趕於法定通知期前最的後一日,臨時在屋苑公用地方,尋找合適會議地點召開會議,終因被逼於停車場出入口旁卸貨區、垃圾房外開會。

管委會副主席梁女士於4月25日會上表示,他們從四月初一直跟房協商議,了解房協能地方以召開會議,但房協及管理處至四月中才口頭表示,不再借出任何地方開會,並提議其到灣仔或銅鑼灣會堂召開管委會,但為方便業主列席會議,仍向房協詢問,會否再考慮借出場地。梁女士引述房協區域經理余太回應指,從今不會再借出任何場地開管委會會議。至會議當日,更發現房協再不供應一直有借出的擴音器予管委會,需由區議員楊雪盈借出手提擴音器。

決議停用房協外判保安服務

廣告


廣告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謝子坤(中)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新年旺角騷亂案今早於高等法院判刑,梁天琦判囚6年,盧建民判囚7年,黃家駒判囚3年半。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謝子坤在庭外向傳媒表示,是次判刑反映案件嚴重性,警方將會繼續追查其他涉案人士的下落,絕不會姑息任何暴力行為。代表梁天琦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指,未知會否提出上訴。

謝子坤表示,涉案被告干犯嚴重罪行,他們是有組織及有預謀計劃去犯案,警方認為不論犯案者的出發點為何,都不會姑息任何暴力行為,因此應判處具阻嚇性的刑罰。

謝指,警方目前已鎖定91名牽涉旺角事件的人士,當中共有28人已被法庭定罪,有6人將會面對法庭審訊。

據悉,該6人包括需要就一項暴動控罪接受重審的梁天琦、李諾文及林傲軒,早前被控兩項暴動罪名在區院提訊的畢慧芬,及將於高等法院接受審訊的袁智駒和外號「美國隊長」的容偉業。

警方又指,有3名涉案人士棄保潛逃,警方會全力追查他們和其他涉案人士的下落。

廣告


廣告

「土地大辯論」辯咗咁耐,其實我都仲係唔知有乜好辯。成件事有頭到尾都係搵嚟搞,根本個答案簡單到不得了:攞兩塊軍營地出來就收得工。

香港人口唔會無止境增加,去到822萬人或297萬戶就會見頂,因為新移民其實減少緊,戰後嬰兒潮再過多十幾廿年又屆預期壽命,到時人口係會減少而唔係增加。要滿足去到香港住屋需求最高峰時的土地需求,扣除已經將會開發的土地(如啟德和安達臣),政府自己話只係差220公頃。嗱,香港的軍事用地有成二千幾公頃,只係要攞石崗同昂船洲出來,其他添馬艦、九龍塘、尖沙咀唔要豪返俾佢,都已經夠用有突。呢條數唔洗填海,唔洗搞郊野公園,連哥爾夫球場都唔洗用,真係啊叻都應該支持。

政府最鐘意話軍營唔係閒置所以唔會選擇。喂,你問下新界耕緊田俾政府收地的農夫,政府有幾何會理塊地係咪閒置?再者,閒置唔閒置,事在人為,軍營可以搬去大灣區嘛,到時咪閒置囉。

市民關心的係住屋問題,政府就借機話要1,200公頃土地,點之呢條數除咗住宅仲包好多嘢,入面的分類又唔清唔楚,連石礦場都包埋,分明博大霧。唔該政府唔好轉移視線,講返住屋,兩個軍營已經可以一炮過解決香港住屋問題。呢個方案全香港七百萬人冇一個要犧牲,咁都做唔到就唔好同我話中央政府點樣照顧香港。

廣告


廣告

今年六四當日,法院判立法會前議員梁頌恆、游蕙禎在立法會大樓「非法集會」入獄四週;五月卅一日,2O16大年初一初二之間的旺角「暴動」案,11人涉案,一少女去了臺灣,一少男開審前已認罪,其餘九人均罪成,最年輕的當時17歲,最年長的72。法官酌情之下,刑期由28至51個月。#

本題的對比之言,梅天認為並非純粹為修辭,而係極強烈之感受。天主教前樞機陳日君在維園六四祈禱會以及佔中三子之一的朱耀明牧師在明報訪談中,都提到這類「青年人判監」問題。

誠然,以新聞影片所見,「暴徒掟磚」,火光熊熊,的確有「暴亂」聲勢,不過,「農曆新年旺角小販的取締與支持」卻輕輕放過,隻字不提。

無牌小販,在「食環署管制」下,已成香港罕有風景,相比臺灣南北「夜市」,簡直判若雲坭,以香港「管理」的先進、科學絶不遜於臺灣而言,沿用新春喜洋洋習慣,給小市民趁大多數食肆「歲晚收爐」時,在生活艱難中「搵番多少」,實在是應有之「義」,何况之前社運人士已在深水埗桂林街「撐過」無牌小販!

再回到題目的憤慨,陸港建制勢力一早定性「旺角暴亂」,媒體認同者不少,民意似亦傾向此,因港人向來純良精乖,無從怪責。

廣告


廣告

法官大人尊鑒:

吾人謹此來函,就宿友梁天琦一案,懇請 閣下以最寬大之刑罰處理本案。

天琦與我等為大學同窗,於2011年加入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就讀本科期間一同寄宿。天琦熱心投入舍堂生活,於2013年獲選為香港大學學生會利瑪竇宿舍宿生會主席。天琦文武兼資,既是2012年度宿舍樂團團長,亦為宿舍棍網球隊、足球隊及田徑隊中堅,並獲選為2014年度棍網球隊最有價值球員。

天琦為人樂觀堅毅,絕不放棄,不斷尋求突破自己,絕無止息。記得在聯舍比賽中,身為宿舍主席的天琦於比賽及訓練期間多番受傷,如膝蓋、鎖骨斷裂、甩骹而需暫時退出比賽。然而天琦積極做物理治療、接受手術等,讓自己盡快復原;即使不能在球場親身上陣,天琦亦會通過各種方法鼓勵同伴,上網搜尋球技教學短片,擬定訓練計劃,規劃戰術佈陣,並積極教導次梯隊球員,比賽後理性仔細檢討賽事,對於未來充滿希望,對人對己有要求,帶起身邊同儕,令每一個隊員加倍努力,最終重奪失落已久的冠軍殊榮。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年初一至二的旺角騷亂案,被告梁天琦和盧建民各被陪審團裁定一項暴動罪名成立。梁天琦於開審前已承認一項襲警罪,黃家駒則承認一項暴動罪。三人今早於高等法院接受判刑,梁天琦被判囚6年,盧建民被判囚7年,黃家駒被判3年半。

法官彭寶琴於宣佈判刑前表示,雖然辯方求情時指當晚事件有其社會政治背景,但是法庭不會接納政治因素作為求情理由,當持強烈意見的人,基於仇恨或訴求,作出「惡意破壞法紀的行為」,「發泄在無辜的人身上」,法庭應「毫不猶豫地拒絕該說法」。彭官指,法庭需要考慮的是案件的暴力程度,和社會安寧受破壞的程度。法庭不容許法律掌控於某些人手中,法治文明的社會「只有守法與違法人士之區分」。她引用黃之鋒案,指集會人士一旦違法,便會失去法律保障的集會自由權利,法庭不想向公眾發放錯誤訊息,令人以為對政府不滿便能作出暴力行為。

彭官又指,被告的行為都是「咎由自取」,是他們選擇成為其中一員,以聚眾方式作出違法行為,因此辯方早前指應將被告的行為單獨考慮,是錯誤的想法。她引用楊嘉倫案,指該案的暴動罪名的量刑起點為5年,亦接納該案法官所指,應判處有阻嚇性的刑罰。

梁天琦暴動罪量刑起點6年

廣告


廣告

不是第一次看這類日劇:很勵志很勵志,從沒有可能的夢想到最後得到大成功,過程卻有點不實際,很離地,只是不停的賣主角很熱血很熱血,我是比較難投入的(立刻想到的例子是《下町火箭》,就算大熱的《半澤直樹》其實也很離奇的)。所以,看《陸王》之前,我很怕又是同類的,可能只有大日本精神才能投入的電視劇。

我是最近才一口氣看畢的,我記得劇集播出之時,有很多人在洗版,而且好評不絕。我之所以能夠短時間看畢,是劇集沒有很離地——就算你知道主角一定會成功,也在劇情發展中看到主角似乎面對的困境似乎越來越難捱(而且尚算合理的),所以到最後Build up的熱血是很易讓普羅觀眾投入的。

廣告

黃浩銘

社會民主連線內務副主席。 網誌


廣告

村長出席立法會退休保障事宜小組委員會公聽會,談《欠缺第一支柱的退休保障制度與長者貧窮的關係》,內文如下:

我首先就想問徐副局長一個問題,就是今年的生果金你知不知道多少呀徐副局長?副局長?唔識?唔答?(郭偉強:他不可以中途答你,你問完就可以了,之後他在回答的環節……)因為上次他在最低工資(的提問)已經沒有回答了。那麼,你知不知道過去一年又加了多少?可否答一答?我覺得局長有責任去回答這個問題。徐副局長!你別浪費時間,半分鐘了!就是不回答了,是嗎?對了,(立法會)的鏡頭影一影他的樣子就對了。

我很簡單而已,高齡津貼就是1345元,對於上一年度就是加了20元,加20元呀!你自己就有五個物業,一個自住,兩個在外國的,一個在深水埗你太太的,一個就是車位來的。今年《財政預算案》你退稅退了多少錢呀?你可否公布一下呀在陣間你回答我的時候?我已經三個問題了,第一,生果金現在多少錢?第二,過去一年加……不過我都回答你了。第三個問題就是你自己的利益申報,(《預算案》)退了幾多少給你?你自己就退了幾萬元,我計數我理解是這樣。但是我們的長者,現在就加20元(給他們),長者綜援就加50元。政府就說要照顧有需要的人,結果《財政預算案》基本上就退稅退差餉益哂有錢人,益埋你。

廣告


廣告

看看相片:究竟是Trump發爛搗亂,抑或是做了英雄力抗世界強權獨步天下?我發現香港近來越來越多Trump的崇拜者(臺灣也是)。對他們而言,Trump這次肯定又做了大英雄。

很有趣。

某些香港人痛恨耶X,時不時便對他們冷嘲熱諷。但當Trump決定把駐以色列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時,同一班網民卻會大聲歡呼。他們可能不知道,這項外交政策的最忠實支持者,就是美國國內的正宗耶X。猶太人反而不太高興。

有位「作家」曾寫道:「美國的白人民眾受到感召,紛紛加入馬丁這邊的抗爭,因為英語世界的文化:邏輯、理性,以辯論服人,要講道理,而不是以帝皇的暴力來滅口噤聲。」但不久前,他就大讚Trump「Awesome 爆棚 Cool 爆燈」。他可能不知道,Trump高舉白人至上主義,散播種族仇恨。競選時,他獲三K黨力撐。被新聞主播問及如何看待三K黨,Trump堅拒譴責。美國政壇一向是左中右同聲譴責、反對三K黨的。不過,可能現在這叫「政治正確」吧。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東區區議會佳曉選區補選在凌晨完成點票,代表民主派參選的李鳳琼得1,302,獲民建聯及工聯會支持的植潔鈴得2,268票,陳真真得707票;植潔鈴當選為佳曉區議員。民主動力召集人、東區區議員趙家賢表示,結果反映建制派已拿了不少林翠蓮的中間溫和票,情況值得關注,因為代表建制勢力已作高度整合。他重申民主派不但要深耕細作,而且要更團結,例如在明年區議會選舉時絕對不能撞區:「多一個候選人,贏的機會就少一分。而且港澳辦同中聯辦都有新官員,個系統今次其實 chur 到好行。」

趙家賢認為,李鳳琼今次的得票和區諾軒在今年3月補選時的1,112票相比,已有所增長。他分析稱李鳳琼在短時間內獲得近1,302票,表現已是恰如其分。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東區區議會佳曉選區補選在凌晨一點二十分完成點票,代表民主派參選的李鳳琼得1,302,獲民建聯及工聯會支持的植潔鈴得2,268票,陳真真僅得707票。植潔鈴當選佳曉選區議員,李鳳琼以966票之差落敗。在公布結果後,植潔鈴在票站內的另一間房接受記者訪問。李鳳琼則在小西灣廣場外的天橋回應記者提問,但當時僅有兩間媒體在場。李鳳琼表示享受選舉過程,又不排除在明年區議會選舉再度在佳曉參選。

李鳳琼指出,雖然選舉結果和預期有一定落差,但自己身為政治素人,感到雖敗猶榮。被問到落敗原因,她指近日「發生太多事」,未有足夠時間進行檢討,但表示自己「有好多改善空間」,將繼續努力。李鳳琼又表示,在選舉期間經常「朝七晚十一」在街站向街坊介紹自己和了解他們的需要。她指將會參考收集所得的意見,在未來再次為街坊服務,建設更美好的社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