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廣告

坪洲填海關注組長期注意海砂開採問題,大家可參考我們在面書網誌及同時收在inmedia 的文章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年初一至二的旺角騷亂中,梁天琦、李諾文和林傲軒各被控一項暴動罪,容偉業被控一項煽惑暴動罪、一項非法集結罪、四項暴動罪及一項襲警罪。食環署旺角區高級衛生督察賴友裕供稱,在2016年農曆新年前曾與警方開會商討,但強調會議上僅希望警方在食環署職員受到滋擾時提供支援,而當晚亦沒有驅趕或票控小販。辯方質疑食環署和警方有意聯合打擊小販。

食環督察稱目睹有人換上「本民前」外套並護送小販

控方傳召食環署旺角區高級衛生督察賴友裕出庭作供。賴供稱,在2016年農曆年初一前,曾與旺角警區的警務人員開會,討論協調事宜,如食環署需要支援可聯絡警方。賴稱於2月8日年初一晚,自己不需當值,當晚他身穿便服到達旺角砵蘭街和山東街交界,對面馬路有穿著制服的同事站崗。

約5分鐘後,賴進入了其中一條L型後巷,看到有8至10個熟食小販攤檔,亦有進入其他後巷逗留2至3分鐘觀察,「純粹睇下有冇小販擺檔。」

賴稱,沿砵蘭街往亞皆老街方向行走時,未看到有小販擺賣,砵蘭街馬路亦暢順。他續稱,在奶路臣街看到有同事站崗,主要維持行人路暢通及防止地鐵站出口被阻塞,並沒有目睹同事驅趕任何小販。

廣告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廣告

在上篇中談到,文在寅希望以「收入主導成長」的經濟方針改善民生,發展經濟。出發點固然更符合社會期望,還能改善一直以來扭曲顛倒的經濟模式。但是,多個政策出現的副作用,導致韓國的經濟開始漸現危機。除了最低工資、創造崗位等導致勞動市場問題惡化外,還有一項重要的政策,導致韓國民眾的生活負擔反而增加,造成經濟負荷問題。

近年韓國政府備受爭議的,是國民年金制度改革問題。韓國的國民年金猶如香港的強積金,為韓國國民必須作出供款,以作日後退休時享用的年金。基於韓國近十年人口急劇老化,出生率持續低迷的關係,導致需要供款的國民人數將不斷減少,文在寅政府於近期推出改革方案,以舒緩年金基金庫開始出現短缺的問題,當中包括提高年金的保險供款費用、延長合法提取年金年齡、延長供款年限等方式,以求開源節流保存年金基金庫。

廣告


廣告

青年作家韓寒有一金句:「世界上有兩種邏輯,一種是邏輯、一種是中國邏輯」。
韓寒冷似乎遺漏了第三種 :「香港選舉主任的邏輯」。

元朗民政事務處選舉主任袁嘉諾,竟用了「隱晦支持港獨」DQ朱凱迪,真令我大開眼界。

我忍不住要問袁主任一個問題先此聲明,在字面上、心底裏、腦海中……問題絕無其他隱晦含意,只屬「是否支持同性戀」般的學術性討論),希望袁主任如實作答:是、或者不是。

「你是否支持自己的娘親,她作為一個成年女性,有權每晚去蘭桂坊尋找不同洋人性伴享受性歡愉?」

如果你不回答,毫無疑問,你就是隱晦支持自己的娘親每晚去蘭桂坊尋找洋人滿足性歡愉。

故事,現在才正式開始……

德士文 · 多斯(Desmond Doss 1919~2006),出生於美國維珍尼亞州,二次大戰的時候,毅然參軍報效國家。

由於他是一個虔誠基督教徒,嚴格遵守「不可殺人」戒律,入營受訓期間,他的信念絲毫沒有動搖,堅決不肯拿起步槍學習殺敵方法,因此被軍官折磨、被同僚欺凌、排擠…… 最後軍校以違抗命令將他告上軍事法庭。

德士文 · 多斯的太太 Dorothy,多次勸告丈夫跟隨軍校規定,不要和國家對抗。

她丈夫這樣回答:「如果連自己的信念也能放棄,我如何能夠跟妳長相廝守……」

廣告


廣告

中美貿易戰所以為貿易戰,顧名思義是一場對弈,必然有真真假假。最新的一站是中美達成90天的協議。中國方面答允購買大批美國農產品,美國則押後裁決其增加關稅決定。增加關稅25%不是美國搞出來的嗎?咁即係中國出真金白銀,美國出口術,咁都可以被中國說為談判結果,中國阿Q精神永存。《人民日報》在12月3日的頭版報導〈習近平同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會晤〉一句不提90天冷靜期!災難!

我在11月23日的文章談到,「生意人不會永遠將其主要生意伙伴拒之門外。特朗普是生意佬,貿易是否公平是可以談判的,偷技術則無得傾。」看來我說對了。香港人有時將自己無限擴大,政見掛帥,將抗共希望放在特普朗身上。

廣告


廣告

【免費音樂分享會 報名從速】2018香港環保電影展呈獻「氣候大戰」聲音媒體藝術展

2018香港環保電影展呈獻「氣候大戰」聲音媒體藝術展 第二場

香港著名科普作家,太空館前助理館長李偉才博士曾在著作《喚醒69億隻青蛙--全球暖化內幕披露》中,提出面對全球暖化,地球上每一個人會否都是置身於溫水中的一隻青蛙?到底要如何跳出這個熱鍋?

2018香港環保電影展「氣候大戰」聲音媒體藝術展第二場,將於12月6-9日一連四天,假中環7號碼頭1樓舉行,以氣候變化與低碳生活為主題,用多媒體藝術展示熱鍋中的景象。

**報名從速**12月8日星期六,更有音樂分享會。素食音樂人阿初演奏handpan等樂器,並分享他的印度之旅,聯同香港環保電影展策劃李嘉言大談「低碳飲食與物種共生」。

我地繼續Jazz for Green,施偉忠用膠桶奏出與別不同嘅「膠」響樂,仲有陸朗文嘅二胡爵士樂,表演者更會分享Go Green的音樂人生。

免費音樂分享會 報名從速!
請即網上報名 http://goo.gl/VKKxo1

活動地點:中環7號碼頭1樓

# Jazz for Green
場次1 低碳「膠」響曲
時間:2018年12月8日 星期六 2:30-3pm
演出:施偉忠
場次2 爵士二胡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將軍澳天晉昨晚爆出退伍軍人症,引致三名住客感染肺炎,源頭懷疑與屋苑的噴水池及瀑布設施有關。上周立法會財委會通過撥款,支持興建造價達5000萬的觀塘音樂噴泉。在會上曾質疑噴水池有傳播退伍軍人症風險的立法會醫學界議員陳沛然,批評整個政府對監管噴水池的基本概念及疾病認知都錯誤,「政府話有驗,但實質就冇」。

先後兩次質詢 康文署終承認沒驗水

在11月底的財委會上,陳沛然先後兩次質疑觀塘音樂噴泉有傳播退伍軍人症的風險,質問局方噴水池的設計及有何政府部門負責監管水質。康文署會後書面回覆陳從未就轄下77個噴水池設施監測水質。事隔不足一周,即傳出噴水池引發退伍軍人症的個案,陳沛然向獨媒記者回應:「事實印證我的說法是對的」。然而,立法會財委員已通過撥款,工程已不可逆轉,陳亦只能無奈輕嘆:「我已經盡了力,做足功課才去口頭質詢」。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4年的雨傘運動,「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及另外6名參與者被控串謀公眾妨擾、煽惑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共6項罪名。

代表「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和朱耀明的資深大律師麥高義擬傳召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李立峯任專家證人作供,並將其意見調查報告呈堂,以顯示佔領參與者的想法及參與理由。麥認為,該報告能夠證明「佔中三子」當初將佔領添美道變成最終釀成的「佔領運動」的意圖是有限的,更直言三人並不需要為長期的佔領負責,及沒有能力鼓動大量市民參與。

李立峯於2014年10月至11月期間在金鐘佔領區訪問了2000名參與者,當中有89.1%人認為「保衛香港的自由」是參與佔領的主要原因,而受三子影響而參與的只有6.5%。

代表律政司的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則認為,該調查報告與本案無關,即使參與者不是受被告的鼓動而出來,若果被告有做過煽惑的行為,也足以構成控罪。此外梁認為,李立峯擬提供的供詞並不是親眼目睹或親耳聽聞,有可能構成「傳聞證供」,因此反對將有關報告呈堂。

法官陳仲衡表示需時考慮,宣布將案件押後至明天下午。

記者:黎彩燕

廣告


廣告

陳樞機今早上庭,辯方律師問到年紀時我才知道,原來陳樞機已屆86高齡,有時為翻譯打斷而焦急,行證人道有時迷了方向,但是說話仍清晰鏗鏘,一貫樸實誠懇。

說到自己在佔中之前已用毅行的方法表達對普選的訴求,到學生被打壓,佔中行動被迫提早開始,他說他慚愧,因為沒吃上胡椒噴霧和催淚彈,都是前面的人在挺。然後說到928後的清晨見到下班警察,示威者如何拍手說辛苦了,我覺得夏慤村好像又重現眼前。然後辯方律師問他怎樣看佔中三子的品格,他說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但他很欣賞他們,有時他甚至覺得,他們比他更為虔誠。我不是教徒,但我心中十分激動,因為我明白這句話的重量。

我們在進行一場什麼樣的審訊啊?為什麼貪婪的富商暴力的政府出賣人民的官員只愛權力的國家逍遙法外,而這些教授、牧師、學生卻要面對審訊?而他們每個人在庭上都那麼謙虛、禮貌、誠實、正氣,他們身體力行的愛與和平,大概是整個審訊,甚至整個社會裡面,唯一美麗的地方。

標題為編輯所擬

文章刊於作者Facebook,經本媒轉載。

廣告

邢福增

土生土長香港人,有志於中國基督教及當代中國政教關係研究。從事神學教育工作二十多年,現任為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網誌


廣告

昨晚蒙應亮導演邀請,在亞洲電影節觀看了他執導的「自由行」。電影是講一位流亡香港的中國導演楊樞的故事(其實也是應導演的自白),她因拍攝以2007年轟動一時的楊佳殺警案為題的「弧獨者的母親」,觸碰了政治地雷而被政府封殺。影片在台灣參展時,楊樞回答記者問題時說:「所謂的政治,是個人選擇。當然,這是最重要的政治。」這句話,一直在我心中犖繞,揮之不去。

由於不能回中國,五年來,楊樞只能在網上跟母親見面。終於,在楊樞的香港人丈夫安排下,攜同幼兒,一家三口以自由行方式到了台灣,跟以團隊從四川到台灣旅遊的母親相聚。所謂的「自由行」,諷刺地卻突顯了許多的「不自由」……家人突破重重困難的相聚,又穿插了兩(三)代人之間、中港(台)兩(岸三)地之間的矛盾與糾結……

楊樞拍了「弧獨者的母親」,因題材敏感,結果讓母親受上海當局審問,承受極大壓力。當時楊剛好在香港訪學,一度寫了檢討書,承認自己的過犯。然而,當上海當局派人來香港找她時,楊卻沒有呈上檢討書,並拒絕按其指示修改內容,結果將回國的門關上,讓自己走上了「流亡」之路。在楊母及丈夫口中,楊的性格很強,這也解釋了為何她會選擇拍這部觸碰政治紅線的片子。她曾在香港為母親的遭遇而抗爭,但內心卻一度選擇妥協,寫下未完成的檢討。但最後又選擇做回自己,換來了「流亡」的結局。

廣告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 網誌


廣告

「愛情是怎樣煉成的?」很好的一個講座題目,在人類學理論和閒談愛情小說之餘,慶幸終於能聽到一個真實的愛情故事。莉莉說她和林朗彥六年的愛情是怎樣煉成,不禁令人感懷身世。

她說:「我們一起六年,認真的分過手兩次。第二次分手的時候,他剛入獄,因為新界東北的案件,被判了13個月。當時一些政治犯的伴侶有個聚會,因為大家不知道他們已經分了手,所以都有邀請她出席。」莉莉說記得聚會最後的時候,她是哭着告訴大家,其實她已經沒有女朋友的身份了。

林朗彥入獄之後常常寫信給莉莉,有時候隔天就會收到他的信,「而我每次回信都是罵他、罵他、罵他。」她已記不起信裡的内容,卻清楚記得當時的感覺。

有一次莉莉參加了一個退修營,希望有一些「留白」和安靜的時間,而她住的房間風景很好,露台對著一片山一片海,她常呆站在露台,然後又寫信罵他。

豈料有一天,她竟然收到這樣的回信。林朗彥說:「你用一片山一片海的力量來恨我愛我。」

莉莉突然發現了自己不誠實的地方:「原來我沒有辦法表達我的愛,我唯有表達我的恨。」

我在台下,聽到入心。莉莉寫的每一封信都是駡他的,林朗彥卻感受到「係愛呀」,這就拯救了兩人本來無法前行的關係。有幾多條仔,被責罵後能夠放下自尊?有幾多條仔,能明白恨和愛可以是同一件事?

廣告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 網誌


廣告

原圖連結

序言

廣告


廣告

本土研究社早前發現,做過港大首席副校長、長年任港府經濟顧問、有份發起聯署撐「明日大嶼」的經濟學者王于漸,現在是新鴻基地產、鷹君集團、盈大地產、東方海外、領展、長江生命科技的獨立非執董。過去十載,王大教授從上述上市公司中獲取2623萬元董事酬金,平均每月收入高達21萬元。這篇調查報道於網上給人大量轉發,超過1800次。依筆者所見,很多網民非常不滿王大教授,認為他一面收大企業的錢,一面定期發表專家意見,塑造民意,有潛在甚至明顯的利益衝突。

翻查紀錄,類似爭議不是第一次發生。

廣告

運動公社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網誌


廣告

文:吳能鳴

近日與友人閒談間由宗教信仰問題討論到以巴衝突問題,不禁向友人推薦由楊天帥先生撰寫、在立場新聞刊發以「以巴無人」為題的一系列專題報導。「以巴無人」是一個以人物專訪的專題報導,受訪者的身份與立場都沒有既定立場,有親以色列的、也有同情巴勒斯坦的,有國會議員、也有反政府人仕,有知名的藝術家、也有寂寂無名的普通市民。在這個專題報導的第一位受訪者,是有「以色列最討厭的男人」之稱的以色列記者、專欄作家:基甸.利維(Gideon Levy),也是這回「文人墨客的足球世界」的主角。足球對於一般人可能只是單純是體育運動,但對利維而言足球卻是對以色列強權與橫蠻批判的媒介,也是對理想世界的投射。

與生俱來的戰士

廣告

姚松炎

前立法會議員 網誌


廣告

圖1 整體落石屎(來源

調查委員會聆訊繼續揭發工程記錄造假,包括

1. 總承建商的助理工程師以追溯日期做記錄:

『文件顯示,禮頓工程人員在2015年12月15日發現5條鋼筋被剪後,其助理工程師文詩灝....在地盤召開簡報會,提示泛迅工人如何正確安裝螺絲帽。不過文詩灝...在庭上「自爆」文件日期不準確,自稱當時正在放大假。主席夏正民及委員Peter George Hansford均稱這並非處理文件的正確方法,批評禮頓提交的文件已多次出現「追溯」(backdate)情況,直斥禮頓是「改變真相」。』[1]

2. 港鐵高級及一級建造工程師在剪筋事件被揭發後補做檢查記錄:

廣告


廣告

點解 #火車未到站 ?因為高速鐵路香港段通車後,少咗人由中國搭「火車」嚟香港

高速鐵路香港段通車已兩個月,政府向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提交文件,交代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嘅營運事宜。截至11月29日,高鐵香港段總乘客量為3402013人次,日均人次為50030。香港居民佔高鐵乘客人次比例,離港及抵港分別為32%及28%。

如果期望高鐵通車能夠對由中國各地經「火車軌」落香港嘅乘客作分流,效果似乎麻麻地。高鐵通車後,經羅湖或落馬洲搭「火車」嘅日均客量為313000人次,只係比去年同期微跌1%;至於搭「城際直通車」嘅日均客量則為7000人次,比舊年同期少28%。

直通車可謂係讓東鐵班次出現變數嘅其中一個原因,多咗人搭高鐵、少咗人搭直通車,係咪可以讓下年將會陸續更換列車及訊號系統嘅東鐵有更大加班空間?文件提到:「政府會密切留意城際直通車的乘客量, 將來考慮是否需要調整城際直通車的服務。」即係點?短期內一切照舊。

至於高鐵現時日均客量未係政府於2018年8月公佈嘅預期數字8萬人次,係咪就代表高鐵項目大白象?政府話:「我們相信待更多乘客體驗到高鐵所提供的便捷服務後,乘客量會繼續穩步增長。」至於你信唔信,「我反正信了」。

廣告

高教公民 Progressive Scholars Group

網誌


廣告

文:高教公民研究總監鄒崇銘

以往談到人類面對的共同危機,例如核戰和氣候危機,起碼在主觀認知上而言,總是較遙遠和離身的。但正如 Klaus Schwab 在《第四次工業革命》(2016)一書中指出,當下創新科技革命最重要的特徵,是數碼、物質和人類的高度結合。尖端科技正滲透至日常生活之中,甚至進佔更隱蔽的私人生活領域。

試想想基因編輯嬰兒的主角賀建奎,其實就住在我們毗鄰的深圳市;設想就在不久的將來,由他創造出來的雙胞胎女孩,或許就在街角和你擦身而過......

霍金生前留下的最後著作《Brief Answers to the Big Questions》(2018)近日出版,當中便提到對基因工程和人工智能的憂慮。他甚至預言「超級人類」的出現,將有可能導致現存人類的滅亡。我在新書《後就業社會:誰是科技貴族?誰的人工智能?》(2018)中,亦不吝黔驢學技,曾就這些問題進行提綱挈領的探討。

要教大學生什麼?

回到香港,我們的大學從來都不缺科研人才和技術。有朋友便直言,他在大學時代便是專門研究基因編輯,只是畢業後發現得物無所用,轉行從事完全迥異的工作罷了。我們當然明白,香港的大學也並非只是培養本地人才,也肩負為全球各地以至內地培訓人才的使命。近日香港12家「國家重點實驗室」相繼成立,科研層面上的「中港融合」已表露無遺。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位於中環的香港新聞博覽館今日開幕,是亞洲第一個以新聞作主題的博覽館。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主持開幕儀式,表示博覽館的設立突顯香港對新聞界的尊重。但當被問及香港外國記者會(FCC)副主席、《金融時報》亞洲版編輯馬凱早前不獲續發簽證及被拒入境,林鄭月娥即三緘其口,表示已多次回應事件,不再評論。

特首林鄭月娥今早原定出席立法會質詢,但因民主派抗議朱凱廸被DQ參選村代表選舉而取消環節。林鄭月娥稱,質詢環節恆之有效,今日錯失行政立法機關交流的機會是「好可惜,好遺憾」。

無標題

廣告

黃浩銘

社會民主連線內務副主席。 網誌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就是這段新聞(《【佔中案】鍾耀華張秀賢代表大狀指學生不想啟動佔中 陳健民錯愕:完全不是這樣》,立場新聞),在沉悶的審訊之中激起了一點浪花。但似乎有朋友因此會覺得學聯和三子有分歧,而此分歧在審訊才暴露出來,是多麼的醜陋和令人沮喪。然而,我在庭上一直聆聽,亦了解雙方的想法,因此認為有必要在這裡多口說兩句。

廣告


廣告

所有香港人都知道,香港一切的問題都源於一個字:地。堅離地和不離地,在今天已經變成我城判斷所有事情對錯的標準。

古典音樂這4隻字,本來離遠聽到已經覺得離地。我們立刻會想像到歐美上流社會的社交活動,座上客正裝打扮出席。但其實有不少古典樂章,即使你沒有去過任何一個舉世知名的音樂廳,如奧地利金色大廳、美國卡內基大廳、荷蘭阿姆斯特丹音樂廳等,你都曾經在商場升降機或者廁所內邂逅過。當然,如果你只是這樣聽過的話,基本上都是「左耳入,右耳出」,你可能會說:「我不知道聽了什麼」。

在港英百年現代政府管治下,香港的業餘音樂愛好者得以建立職業化交響樂團,經歷數十年以上曲折,到了今天已經奠定了一個與國際接軌的模式:政府資助、商業贊助、樂季預售、門票收入等多元收入;舉辦定期戶外免費公眾音樂會、香港電台電視直播等,這些都是優良基礎,但幸福並不是全部。

有論者(陳雲)認為,港英曾經以高雅西方演藝為先,視藝文藝為次,是因應演藝有社教化的功能,可以讓市民學習歐洲城市中產階級的行為舉止,穩定社會。過往官辦文化似乎規訓有餘,但親切感和有機結合不足。於是幾代香港人也只熱中去考皇家音樂學院的樂器樂理試,但入場聽演奏就怕怕了。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4年的佔領運動中,15人被指於11月的旺角清場行動中,沒有依從指示離開禁制令範圍,早前被裁定罪成。其中74歲的被告劉鐵民被判監禁4個月,其餘被告則被判罰款及緩刑。劉鐵民申請保釋上訴獲批,今日上訴庭開庭審理。

代表劉鐵民的大律師指,劉在當日所扮演的角色輕微,並非原判判詞裡所指的角色深遠;此外,案件中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現場中任何人士擔當組織者的角色,大部分人都只是站在大台附近。

上訴庭法官向控方查問,為何案中有人接受特別嚴重的刑罰。代表律政司的一方表示,劉清場期間一直被允許站在大台上,而且他長時間手持大型黃色橫額,喊叫「我要真普選」。控方引用鄭錦滿一案指,鄭在佔旺清場期間亦有手持橫額,而他在旺角佔領區是著名的組織者;因此可以推斷劉的角色接近一名組織者。

上訴庭法官則指,此案刑罰必須考慮兩點,一是在禁制令範圍逗留時間長短,二是清場工作被阻礙的程度。上訴庭法官又提出同案被告翁耀聲的例子,指翁手持大聲公,身穿含政治標語的T-shirt;也有人身穿含學聯標誌的衣物,而學聯在佔領區裡組織者的角色是人所共知,但是原審法官並不認為這些人擔當著一名組織者的角色。惟控方提供不到進一步證據證明劉的角色為組織者。

廣告

辛郎

商業歷史文化研究員 網誌


廣告

老一輩,或許會記得數碼港,以及盈科數碼動力鯨吞香港電訊動魄驚心的一幕。對我們的下一代,同一套戲碼的主角,很可能會是2001年成立的香港科技園公司,以及一家叫 Global Switch 的數據中心。

除了在沙田白石角的科技園總部,香港科學園公司擁有的地產,還包括了九龍塘的創新中心、落馬洲河套區的港深創新及科技園,以及分別位於大埔、元朗和將軍澳的三個工業邨。嚴格來說,香港科技園公司,並非政府部門;雖然坊間會叫這種介乎於公與私之間的產物做「獨立公營部門」,但這個名義涵蓋的範圍太闊,像平機會、私隱專員公署、甚至吸煙與健康委員會,也一樣叫「獨立公營部門」。結構上,香港科學園公司,與私人企業極為相似,但又不是一般私人企業,更加正確的稱呼,應該叫做 SPV (Special Purpose Vehicle)。

過去幾次的金融危機當中,SPV 這個名詞跟「透明度不足」掛上了不可或分的關係,也成為了眾矢之的。Enron 在 2001年破產之前,將巨額虧損隱藏在旗下的 SPV。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金融機構亦被揭發透過 SPV 規避監管,樂此不疲地進行高風險交易。先此聲明,SPV 的存在,也不一定是為了隱瞞甚麼不可告人人的秘密;SPV 可以清晰界定投資者與投資項目的風險和責任,減低經濟學上的交易成本。

廣告

何柃

醉心香港文化及歷史的一位偽文青 網誌


廣告

早前拙文提過香港的世代鴻溝情況,後來蘋果日報專欄作家馮晞乾Margret Test文章,其實是彰顯更嚴重的鴻溝:我不是說時代上的差距,而是離地+時代的差距。

記得剛剛當記者時,要去會展做一單有財政司出席的工作。到了會展,我問在場的工作人員:「請問xxx個function在哪?」工作人員一臉茫然:「xxx是誰?不清楚。」

我呆了。

「xxx喎⋯⋯財政司喎⋯⋯?!」

工作人員仍是搖頭,我無奈自己探索。見到前輩,氣沖沖的簡述情況。
「他不認識xxx,有甚麼問題?你不認識才是問題。認識xxx,是你的工作和專業需要,不是他的。」

前輩之言當頭棒喝!

不少人都有這種問題,在某圈子中如雷貫耳,就一廂情願的認為那是社會的共同認知。說實在,我喜歡佛洛姆,他肯定夠出名,但我堅信香港人認識由周星馳推介的史坦尼夫斯基,遠比認識佛洛姆多,即使周星馳已從香港社會淡出。在網絡貼一段笑片、機票減價、食品券、下載程式小技巧,成千上萬likes如取如攜。但社會民生息息相關的,則無人領受。再追問一下,就我討厭政治了。

廣告


廣告

林鄭月娥話,《鄉郊代表選舉條例》第24條對聲明的規定其實與立法會條例沒有分別,事實正是如此。《立法會條例》和《鄉郊代表選舉條例》一樣的規定,亦正好說明梁振英和林鄭月娥及特區政府DQ參選人資格,一直都是以法治之名施行暴政之實。

選舉主任袁嘉諾以朱凱廸「隱晦地確認支持獨立是港人的一個選項」,不接納他作出符合《鄉郊代表選舉條例》第24條要求的聲明,宣告其參選提名無效。朱凱廸的聲明點樣不符合條例要求,睇真啲原來是袁嘉諾奉行「非法也是法」而濫權枉法。

廣告

進步教師同盟

進步教師同盟2014年初成立,成員為一群有熱誠的教育專業人員。我們矢志發展成為各教育議題之討論平台,為香港教師工會、教育界和社會進步而努力。 網誌


廣告

進步教師同盟聲明
2018.12.04

朱凱迪被拒參選村代表,根本就是對異見者的政治鬥爭,鬥爭的範圍已擴至非政權的公職選舉,鬥爭的對象不再是港獨或自決的支持者,連不檢舉港獨或自決的人士,也會被鬥。基本法委員梁美芬再趁機在香港電台提出修訂法例等主張,甚至要規管公務員,我們不但反對政府裭奪朱凱迪參選村代表的資格,也反對梁美芬的主張。

梁美芬已經明言,類似審查應該用於選舉委員會的選舉,而對公務員也應有所規管,對公務員規管的理由,包括劃一執行職務的尺度云云。如此推演,香港電台甚至所有經大氣電波廣播的傳媒,勢將成為下一波審查對象,這些傳媒節目的主持人(不一定是公務員),會否也須經過政治審查?到時,傳媒作為公器或監察政府的功能,會否受到衝擊?對公務員作政治審查的缺口一打開,必會波及政府學校的教師,再惡化下去,公營學校的教職員也勢難免於審查。

歷史早有明證,政治鬥爭只會上綱上線,越演越烈,因為鬥爭的亂局讓人有利可圖、有權可奪。必須再三強調的是,過去政府已把鬥爭範圍由支持港獨擴大至支持自決,今天更擴大至不反對自決。再進一步,便是要求人民表態效忠、再進而要求公開反對,要求互相檢舉,這種政治鬥爭於專制極權的社會並不罕見,文化大革命的批鬥歪風還歷歷在目,今天政府政治鬥爭的勢頭若不及時煞停,香港社會的人權自由將會淪喪殆盡。

廣告

全球化監察 Globalization Monitor

「全球化監察」是一家非牟利機構,我們的使命是監察資本全球化對工人和環境的負面影響。 網誌


廣告

全球化監察與數個關注勞權、環保和的基層權益團體早前發表聯署聲明並召開記者招待會反對政府計劃向小市民徵費以減少都市固體廢物,其後發起了「反對政府垃圾徵費方案」專頁以進一步解釋我們的立場。於11月26日的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會議中,朱凱迪議員引述我們專頁提供的資料,指出膠袋徵費於2009年實施後,背心膠袋進口量持續上升,更於2016年創新高,而建築廢物徵費、排污費和提高亂拋垃圾定額罰款等政策,目標雖為「寓禁於徵」,但結果都是弄巧成拙,除了未能達到源頭減廢,亦造成嚴重和廣泛的非法棄置問題。

徵費針對消費者 未能源頭減廢

這正正凸顯出一項針對消費者而非問題根源的懲罰性徵費根本毫無建樹。消費只是供應鏈中的一小部分,而此過程發端自廠商的投資決定,然後便是原材料採購及提煉、生產、包裝、運送、批發、零售、宣傳、科研及技術開發等多個步驟。膠袋徵費只針對處於整條供應鏈末端的消費者,忽略了其它會影響膠袋使用量的工序(如產品包裝、發貨、網購和速遞等)以及規管其他持分者或為他們提供減用膠袋的誘因(如濫發膠袋的零售商、貨物批發商等),自然對減少膠污染無補於事。

廣告

蘇查哈爾燦

公民社會關注者、獨立撰稿人 網誌


廣告

2016年首次出戰立法會新界西選區、以八萬四千票一舉成為香港地方直選票王的朱凱迪,早前報名參加元朗八鄉元崗新村居民代表選舉,但選舉主任卻遲遲未確認其參選資格。時隔多日,選舉主任提出五條問題要求其回答:

  1. 你是否同意中華人民共和國擁有香港特別行政區主權?
  2. 你是否同意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
  3. 你是否確認你真誠地在提名表格上作出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聲明?
  4. 你在2018年10月12日臉書中表達你的立場,尤其是「...我的政治主張由參選至今並無改變。因為我的主張,我在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才能當選。...我自己當時至今的立場都是,我並不支持港獨,但我認為,香港人應該決定自己的命運。...」。你現在的立場是否仍然繼續不支持港獨?
  5. 你本人是否提倡或支持 「香港獨立」 是自決前途的選項?

而朱凱迪就此回應:

  1. 按現行憲政安排,此乃事實。同意。
  2. 按現行憲政安排,此乃事實。同意。
  3. 本人為現任立法會議員,就任時曾向全港市民宣誓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得立法會秘書確認,亦無受到律政司以司法程式挑戰。本人於11月22日遞交提名表時再作出同樣聲明。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年初一至二的旺角騷亂中,梁天琦、李諾文和林傲軒各被控一項暴動罪,容偉業被控一項煽惑暴動罪、一項非法集結罪、四項暴動罪及一項襲警罪。控方繼續開案陳詞,指警方於當晚凌晨時分驅趕砵蘭街的市民後,有交通警在亞皆老街受襲,於是有警員向天開槍。其後人群在山東街及彌敦道南行線交界向警方投擲磚頭,山東街及彌敦道北行線交界則有人用搭棚竹指嚇及攻擊警方,同時有磚頭從彌敦道對面拋過來,控方形容警方當時「腹背受威脅」。

第五階段:交通警受襲 警員向天開槍

控方指,凌晨時分人群與警方發生衝突後,警方沿砵蘭街向亞皆老街方向推進,人群四散,主要進入到亞皆老街。當時亞皆老街有穿著反光衣的交通警,被人群投擲雜物,包括垃圾桶、木卡板等。影片拍得有交通警受傷倒地,其後另一交通警向天開槍示警。

第六階段:人群以磚頭、竹枝攻擊 警於山東街「腹背受威脅」

控方稱,在快富街與亞皆老街交界開始有雜物焚燒,對馬路造成阻塞。其後彌敦道南、北行線均交通受阻,影片拍得第四被告容偉業身處彌敦道與拿著盾牌的警方對峙。

廣告


廣告

Post-Rock之「革命」,乃是對傳統搖滾或是傳統唱片工業下之操作、創作模式的顛覆、打破;我以前也有寫過,來自大連、現在已經是中國數一數二的Post-Rock樂隊——惘聞,正正能夠不斷地改變自己、顛覆自己,貫徹著Post-Rock的最重要、也是最寶貴之精神。他們2014年的《八匹馬》,混進更多的音樂元素,優雅與荒蕪感並存,大膽地拋棄了專輯的「一致性」追求,令8首歌曲呈現出分裂的感覺;到2016年的《歲月鴻溝》,又著重對「氛圍」的重構,變得更焦慮、黑暗,解除了要「相對克制」的束縛,樂器像更恣意地書寫,使到音樂顯得更浩瀚或壯闊(特別是《海洋之心》這首)。

廣告


廣告

根據了解,Supper Moment是近年最紅最多人追棒的樂隊,他們的演唱會極速爆滿,演唱會上觀眾的投入程度極高而且極興奮。從indie band走到現在,究竟在音樂或所唱的題材上有沒有轉變呢?

我不清楚,因為我不算很熟悉他們以前的音樂,不過這張《dal segno》(意大利文,樂譜出現的D.S.,即回到該處再奏,SM指是回到初心的意思),的確很不錯,好聽之餘亦有火,保持風格之餘亦顧及流行度。音樂做得好,編曲豐富,所以,有些詞的確不算很好,但整體聽來不會太去留意。

打頭陣的258km/h,是炒熱氣氛的,但沒有開盡猛火,是讓人慢慢興奮起來的節奏與編曲。我並不太喜歡Hard rock或者heavy metal,這種就剛剛好。至於歌詞,的確有不通順的地方,而且主題也不題確,不過不打緊,整首歌好feel,結尾那段結他Solo更是精點所在,相信現場聽一定全場自動起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