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丁凱樂

一個普通白領。有感香港工種、生活方式日趨單一。大部分人每天的生活有如同一頁書的複印再複印。可是,現時已經有人實行各類社會創新項目。惜這些項目屬起步階段,知道的人不多。我希望透過寫作,讓更多人知道這些項目,能按興趣加入推行。自己也能在日日如是的生活以外看見更多選擇。我相信,看見才有選擇;同行才有希望。縱然個人力量微小,我仍然想透過自己的寫作推動社會的改變。 網誌


廣告

訪問相片由Zita Chan及中大農業發展組提供

前言

中大農業發展組成立於2012年。是中大學生會的其中一個組織。說起它,相信很多人會想起一群「鬼靈精」,人家畢業時用花束拍照,他們卻以本地種植的蔬菜造成菜束賣給畢業生拍照,並且提倡「影完相食咗佢」。究竟這群青年是否純粹一個玩玩種植,想賣農產品賺外快的學生組織?他們對社會有什麼抱負?怎樣以組織的崗位推動社會改變?為了解答這一連串問題,筆者與組織成員阿峰作了一次訪談。

中大農發5

資本主義社會中的一股清流

廣告


廣告

中興、華為觸礁為全城黃藍絲提供了火藥。藍的更加興奮,大發強國夢。馬雲所倡議的超級科研中心是為了搵習近平笨。它是徐福為秦始皇到海上蓬萊覓長生不死藥的現代版。本文的結論是,發展5G,我們需要一個好的政府,一個民主的政府。

它給習近平的考驗是:集體主義經濟如何融入全球化,或社會主義經濟的優越性為何?習近平不能回答這問題,就等於沒有中國模式。因而,它與一帶一路有關。

美國佬不是好人,日本領教過了。日本的手機通訊業在1997引入電郵;1999年引入拍照;2000年引入3G;2001年引入Apps;2002年引入歌曲;2003年引入HSDPA(3.6 Mbps)制式;2004年引入手機支付。它的手機通訊業一直領升世界,直至2007年被美國的I-phone 和南韓的 Samung打殘。它在2018年1月的「日本處於在十字路口 - 4G到5G的演變」(註一)研究報告中用的字眼是:

“Foreign handset manufacturers have completely disrupted the Japanese market.”

“The experience of recent years shows companies (such as Apple and Samsung) can disrupt the market quickly,----.”

廣告

謝連忠

葉謝鄧律師行:律師及國際公證人 網誌


廣告

香港有九成人講粵語,粵語是香港通用的語言,絕無疑問。粵語被指沒有「官方」或「法定」地位,但這是否是必然事實?又是否可以蓋棺定論?我個人認為無論情況怎樣惡劣,不可以就此放棄,必須尋求建立粵語的「官方」或「法定」地位。

所謂粵語的「官方」或「法定」(official or legal)地位,是指政府內部、官民間的語言溝通,與及教學語言和學習上必然使用地位。香港有兩種「法定語文」,即中文和英文,字面上,「語文」意指書寫表達用的文字,這是《基本法》第九條和《法定語文條例》訂明,中文即「漢字」,不成疑問。至於「語言」,是指「説話用的言語」,例如粵語丶英語,中國的一些地區方言,如上海話、北京話、普通話、四川話,也是「語言」,凡可以用來讀出「漢字」的「語言」,都應否包含到以上「中文語文」的意思內,還是由粵語獨享?

香港有「法定語文」但無「法定語言」之説,是個表面看法,《法定語文條例》Official Languages Ordinance 採用的字眼是「語文」,語言看似懸空。

廣告

呂青湖

香港教育大學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助理教授 網誌


廣告

攝:Alex Leung

今天是母親節,人人都誇讚母親的偉大。但「母親」的身份在職場上有怎樣的想像呢?筆者常常聽到這些說法:

「嘩!佢又生呀,真係唔洗做咩?」
「這個項目交給其他人了,你地阿媽咁忙,我明白嘅,我們都係為你著想咋。」
「我知你要準時放工照顧小孩,但我們需要你OT,誰都躲不掉。」

母親=/= ideal worker(理想員工)

這些說話,很多時候沒有經過深思熟慮,只是反映人們腦子裡刻板的想像 – 在職母親不是好員工,因為好員工必須全程投入工作,心無雜念;但在職母親被認定為 “uncommitted workers”, 因為她們作為女性、作為母親必然將家庭放在第一位,拉扯了她們的時間和精力。這些假設很多時候都是虛構的。筆者曾遇到一次有趣的經歷。一天,某同事鼓勵我出席某會議,說不好意思,要從我孩子手中奪走我。我大惑不解,因為我不能出席會議的原因,是要發表研究結果而不是孩子的原故。

過往不少研究發現所謂的 “motherhood penalty”,意思是有孩子的女員工在薪酬上、晉升機會、被錄用的機會都比較低。而她們必須在能力上比沒有孩子的員工更優勝,才可得到同等的待遇。除母親以外的員工沒有這些 “penalty”。

廣告


廣告

蘋果日報今天報導,受訪者James 指「雖然外國關卡不至於無掩雞籠直行直過,但總比中港寬鬆,大家用BNO進入歐盟沒有難度。」。

廣告

Momay

我係熱愛足球嘅油漆佬。 網誌


廣告

五月底喺倫敦開皮ConIFA World Football Cup(WFC),呢個世界盃同另一個世界盃最唔同嘅,就係WFC以業餘球員為主,現役仲踢緊職業嘅球員比較少,除咗效力港超理文嘅孫民哲代表''在日朝鮮人聯合足球隊''外,A組入面都有三位現役職業球員,一位代表Cascadia(卡斯卡迪亞),兩位代表Barawa(巴拉韋),代表卡斯卡迪亞嘅係前鋒Calum Ferguson,Calum Ferguson今年23歲,雖然喺蘇格蘭出世,但以往代表嘅係加拿大U20,曾經喺蘇超嘅恩華尼斯踢過三季,但期間只係上陣過兩次,近年轉戰蘇格蘭低組別聯賽,今季效力乙組嘅艾珍城,但係一直爭取唔到正選位置。

而巴拉韋入面兩位現役職業球員,有一位叫Kingsley Eshun,現時效力昆士柏流浪,今年畀球隊借去聖奧爾本斯城,另一位係效力英乙卡維尼嘅中場Aryan Tajbakhsh,不過唔知佢同巴拉韋有咩關係,佢係伊朗及土耳其混血。

B組方面大熱門及上屆冠軍阿布哈茲係有六位現役職業球員,佢哋全部都喺俄羅斯踢波,呢六個入面最出名係後防球員Anri Khagush,呢位2016年已經代表阿布哈茲踢WFC嘅球員曾經係白俄班霸巴迪嘅主力,現時喺兵工廠有一定上陣機會,不過唔係必然正選。

廣告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 網誌


廣告

開完會回到學校,知道吳文遠竟然不能保釋,先要他坐 17 天,再宣判,並要重判,豈有此理!第一次來到荔枝角收容所門外,大叫「釋放吳文遠」,其實起先還是嗌唔出,後來也加入了,真的希望他會聽到我們的聲音,知道他不是孤單一人。

吳文遠說:「我這一宗 ICAC 洩露受查人士身分案件,今天就會宣判,我想和大家交待一聲,若今天我被判有罪的話,各位不用擔心。我們所做的不是壞事,反而是一班壞人利用司法制度,去打壓一班想講真話的人而已。律政司正在利用香港人的金錢、公帑,利用司法制度去打壓抱著不同政見的人士。

在今個早上,不同的兩個法院有兩宗案件即將有判決,一宗是我們這一宗,第二宗是游蕙禎和梁頌恆被律政司政治檢控,指她們作為民選議員在立法會內非法集結。其實從這些案件可見,無論是梁振英,或現時的林鄭月娥政府,皆一直在利用司法制度和執法機構作打手,政治打壓可說是沒完沒了。希望各位朋友可以堅持下去,不要放棄。我們無畏無懼,往後若再遇有任何高官涉嫌犯法,我們也會照樣舉報。」

吳文遠,我知道你會頂得住,so proud of you!

廣告


廣告

本公署今日 (5月11日) 發出以下新聞稿:

私隱專員與中西區關注組就許智峯議員事件會面

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私隱專員)黃繼兒於今日(5月11日)應邀與中西區關注組及其他有關組織的成員就立法會議員許智峯事件會面。會面期間,關注組聲稱政府不合法的 收集個人敏感資料、沒有個別知會立法會議員、及沒有提供「原始資料」,並就以上各項表示關注。公署亦在同場將覆函交予關注組。

私隱專員重申以下的立場:

公職人員於立法會大樓內執行通傳應變職務,目的是協助相關司局長與議員取得聯絡、了解議員的意見,以及掌握立法會會議進行的情況的第一手資料。立法會所審議的議案,與政府的功能息息相關,為確保議案能適時審議,政府人員在議會有其須發揮的功能。通傳應變職務正是協助政府司局長確保議案能適時審議,涉及重要的公眾利益並有其合法目 的。

私隱專員明白政府人員只記錄議員在立法會大樓內公眾地方的行蹤,並非敏感的個人資料,而議員身處的環境亦不屬私隱期望高的地方。收集的資料與為達致上述正當及合法的目的而言,亦不超乎適度,而且就政府 執行其職能屬必須及直接相關。現時亦無跡象顯示及無理由相信有關政府人員所收集的資料,除了議員在立法會大樓內所處位置之外還有其他資料。因此並無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私隱條例》)。

廣告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廣告

財政預算案三讀投票,民主派三人贊成,反對者由去年的廿七人減至十一人。對於一份評分極低,畀人由頭鬧到尾的財政預算案,民主派議員的取態令人憂慮。

昨日最後一次預算案發言,我提出了民主派議員對財政預算案的判斷標準。顧名思義,民主派議員的基本任務是和市民一起爭取民主。但爭取民主在公共財政的領域上是什麼意思呢?是不是一位「民主派議員」成功爭取A撥款,他就是成功爭取「公共財政民主化」呢?顯然不是。

香港的公共財政權力被行政當局高度壟斷,所有人,包括立法會都只能「給意見」,聽不聽全由財政司話事,而財政司代表的行政當局則是由小圈子選舉産生,被小圈子的既得利益綁架。這套權力結構是為什麼香港政府即使有四萬億港元儲備,也不搞全民退休保障,還繼續逼香港人做地産商奴隸。有因才有果。

然而,大部分民主派在討論財政預算案時,只談「果」,不談「因」,那就跟保皇派沒有分別。民主派和保皇派的關鍵分別,就是前者極力要維持行政當局對公共財政權力的壟斷,唔要民主化,而後者則要想方法打破壟斷,例如爭取議會有權提高行政當局設定的預算,不應只能提出削減的修正案。

因此,我認為民主派只應在以下兩個狀況出現時,才「考慮」支持預算案:
1)成功爭取民主化:當局願意與立法會分享公共財政權力,譬如容許議員提出增加預算的修正案
2)成功爭取核心財富再分配政策,例如政府答應落實全民退休保障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多個民間團體及組織包括中西區關注組、香港眾志和守護堅城聯盟等早前就政府在立法會安排「狗仔隊」一事,要求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跟進及調查。他們下午和私隱專員黃繼兒會面。中西區關注組成員羅雅寧在會後重申,「狗仔隊」已違反《私隱條例》中的六項保障資料原則,強調政府在收集個人資料時,應個別知會data subject,即每名立法會議員;但黃繼兒稱政府已通知行管會,即確認政府沒有個別知會議員。羅雅寧表示,如果收集方法不是公平的方法,即當事人不知道,政府又沒有預先解釋收集的目的,已違反基本人權保障,呼籲黃繼兒主動調查。

立法會《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委員會上月24日開會,保安局派出禁毒處高級政務主任梁諾施在會議室外擔任「狗仔隊」,記錄議員行蹤及匯報會議狀況。民主黨許智峯取去梁的手機,並到洗手間內查看相關資料。許智峯早前遭警察拘捕,被控涉嫌「普通襲擊」、「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妨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及「刑事毀壞」共四條罪。

廣告


廣告

各位老師、同學:

正積極推動大學知識和技術商業化的陳正豪副校長於五月八日夜晚20:23向全校師生發出電郵,向大家解釋不為九位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半職導師續約一事的原因,唯我們發現當中有幾點不合理的地方,特此發聲明指出校方的謊言:

1. 淪為學店? 為慳錢裁減教學人手!

校方聲稱應用社會科學系的實習導師一直以兼職制老師(part-time sessional supervisors)為主,但事實上,這是校方開源節流的片面結果。於93年至05年期間,理大曾有30多位月薪制四分三職的實習督導(3/4 post Fieldwork Supervisors)指導同學的實習,而沒有任何兼職制老師負責相關事宜,而其後校方在05年以財政困難為原因裁走30多人,再大幅度減薪,以半職導師職位聘請其中20多人,之後再以自然淘汰方式刻意縮減相關職位。(註1)另外,校方又指其他院校亦習以使用兼職制聘用老師,所以是次是跟隨同儕慣用做法。然而,中大及港大的社工實習都有聘請月薪制老師,以確保校內有恆常資深人手處理實習事宜。混合教學模式(月薪及兼職制並用)中,既有熟悉理工社工教育模式的資深月薪制導師,又有具備前線經驗的兼職老師,兩者相輔相成。

2 半職老師(實習)是社工系寶貴的資源

廣告


廣告

蘋果日報今天有報導指,BNO可以「永續簽證長住英國」。受訪者James表示「只要閣下沒有案底,不領綜援(享用國家資源),又有交稅,其實沒有人管你。」,又稱「大家去到英國,一樣可以去法國過冷河,其實跟永久居民沒有兩樣。」

這種說法最大誤區,是以為「人在英國」就等於「住在英國」。BNO可以免簽入境英國180天,但這種簽證只是旅遊簽證,逗留在英國期間只屬旅客(Visitor)身份,逗留英國期間,並不屬於英國移民法例規定的定居(Settle)或居留(Reside),故此並不屬合法居留,更加不可以工作以及申請社會救濟。某段時期英國在旅客入境時,護照蓋章更會寫上「LEAVE TO ENTER FOR SIX MONTHS: EMPLOYMENT AND RECOURSE TO PUBLIC FUND PROHIBITED」等字句。

廣告


廣告

創科局局長楊偉雄上任之初見記者,以一句「有邊個見過Steve Jobs?未呀?我見過!我真係見過﹗」成為笑柄。一個極需要創意和科學頭腦的決策官員,首度登場,標榜的威水史居然是見過Steve Jobs,展現港式攀附名人以抬高自己身價的本領,真一鳴驚人。心水清著看在眼裡,就知道這人是甚麼貨色,smart極有限。

近日楊局長又成焦點,一是創科局推出「科技人才入境計劃」,二是創科生活基金批出首輪七個項目,包括資助 400 多萬元給北角區街坊福利事務促進會開發手機程式教長者耍八段錦。前者備受業界質疑,在於門檻太低,引人懷疑是巧立名目,大開中門輸入中國的科技人,壓低市價,損害有同等學歷的本地年輕人的權益。至於對後者的非議,來自高科技教八段錦給人殺雞用牛刀的喜劇感,亦因為一個街坊組織在公眾心目中的形象太老土所致。畢竟,過去有太多政府放水給親建制地區勢力的例子。一個街坊組織成功中標,市民感到不對勁,實在是空穴來風。

作為非科技人,對業界所面對的困境和難題所知有限,但我留意到一點:不論科技人才入境計劃、創科生活基金、科技券,抑或創科創投基金,都沒有展示到決策者高瞻遠矚的戰略視野和思想(我也知要求太高,但有理想情境的提出和討論才有改善的根據),而是用保守陳舊、層次不高的行政管理思維來做決策。

廣告


廣告

拙文是草稿,過去只有同溫層看過。因未看完西班牙案例《民主的勝利》,仍在修繕中。但略讀西班牙史,大致合用。

最近大馬變天,覺得理論一體適用,不揣淺陋拋磚引玉。

* * *

筆者接受妥協。831 前說過,若中共答應取消功能組別,即使普選延後,個人也願意接受--而家講出嚟都驚被人屌。

但妥協的關鍵是權衝輕重。我們須先清楚「賣身」會犧牲什麼;又可望換到什麼,才能決定放棄原則值不值得。

台灣、蘇聯、西班牙、還有最近大馬,四地民主運動都有變節者促成突破:

台灣 > 李登輝
蘇聯 > 葉利欽
西班牙 > 皇室
大馬 > 馬哈蒂爾

他們都是大權在握的高層和前朝元老。

各地民主運動都有激進派,祈望一步登天。但最終能奪位的人,永遠都是野心家和前朝高層;永遠輪不到純情的抗爭者。為了人民福祉,承擔政治責任,終須妥協,筆者願意。

然而「賣身」的前提,是民主運動要迫到有實權的高層的妥協/變節。

為什麼有實權那麼重要?除了現實上的勝選考量,還有一點至為關鍵:他們頭上沒有另一個主人,毋須兩面討好,容易達成談判。

以香港為反例即可明瞭:曾俊華的地位太低,在中共體系中,連中層都算不上。

留意重點--不是說曾俊華地位低就嫌棄他,絕非如此。而是因為他地位太低,在爭上位的過程中,有兩個主人要討好:香港和中共。

廣告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廣告

世事如期局局新。不到半年前,朝鮮半島的核危機,不單威脅隣近國家和地區的安危,還因為試射的導彈射程可以越洋達致美國本土,一度成為左右全球金融市場動盪的主因。但中共十九大和兩會以後,表面上依從美國對北韓實施經濟制裁的中共,實質沒有斷絕與北韓的經貿關係,只是暗渡陳倉,用走私方法繼續支援北韓,說明中共仍然是北韓的大阿哥,幕後運籌帷幄,主導大局。

特朗普訪華後,中美簽訂價值逾二萬億元經貿協議,但一如前年習近平訪美與奧巴馬政府簽訂的經貿意向書,大都是有名無實,姿態多於實際,結果特朗普按捺不住,大動真格。先是拘控替華訊賄賂非洲國家官員的何志平(其實何志平並非賄賂美國官員或企業,只是透過美國金融系統支付賄款而已),繼而以解決龐大貿易逆差為由,對中國輸美貿易産品徵加關稅,發動貿易戰。但項莊舞劍,真正的目的卻是科技戰,藉著對犯規的中興實施制裁和禁運,一劍封喉,企圖全面封殺中國的創新科技發展,拖延甚至阻止藉此推動經濟結構轉型的中共大國崛起,挑戰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一直雄霸天下的美國經濟霸權。在中美首次貿易談判上,美國除了要求在未來一年減少中美貿易逆差2000億美元外,更言明中國必須停止中國製造2025計劃,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內地異見人士秦永敏於2015年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被捕,案件今日(5月11日)於湖北省武漢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十多名社民連成員及支持秦永敏的人士在中聯辦門外示威,抗議中共以言入罪,要求釋放所有政治犯,多名警員在場戒備。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將請願信貼在中聯辦門外,期間多名警員嘗試阻撓。

IMG_0224

廣告


廣告

梁耀忠議員於明報周刊在5月9日登出,題為《 組識者在政治邊緣吶喊背後 街工勞工組解散風波始末》的報導中接受訪問,對於街工勞工組疑被解僱一事表示「我覺得如果大家真係咁關心呢件事,應該早啲向我哋內部傾,處理問題較為好啲。但不過好可惜呢件事一開始時已經係透過媒體提出好多質疑、同埋並非事實根據嘅批評。唔單止除咗對我個人有損害,更重要係對個團體街工嘅影響更加深,其實一啲同事嘅士氣因此受到損害,係我覺得最唔好嘅地方(1)。」

作為街工會員,對梁耀忠議員接受傳媒訪問時,公開發表以上言論表示十分驚訝,更有感事實被嚴重歪曲,將事件責任轉嫁於提出問題的人身上。因此我要求梁耀忠議員對以上言論作出公開澄清,並作出道歉。

勞工組3月已得知事件 會員曾作出詢問

事實上,街工執委會於3月9日開會,3月11日街工勞工組職員譚亮英被執委告知,梁耀忠議員欲收回勞工組資源,用以聘請人手開展選舉工程(2)。3月22日,街工會員群組上開始有會員街工是否將解散勞工組提出質疑,而當時街工執委羅維進更正「是街工想解散勞工組?還是個別人想?」(3) 街工主席陳裕詩則回應指「執委會正了解事情,了解後會再同大家報告。」(4) 當時亦未見有媒體報導相關事情。

梁耀忠遲遲未回應執委 沒有參與會議

廣告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廣告

1)過去三十多年,政府的逼遷補償安置政策一直歧視新界非原居村落,厚待原居民村,導致幾乎所有新發展都是向非原居村落開刀,高鐵拆菜園村,新界東北新發展區,洪水橋新發展區,以及橫洲公屋第一期,通通避開原居民村,只拆非原居村落。這是第一重歧視。

2)第二重歧視更離譜,同樣是被逼遷的非原居村落,又分成一般項目(橫洲)和特別項目(新界東北)。前者有近半住戶,因為住在已登記的非住用寮屋,完全冇賠償和安置。

3)今次發展局提出的寮屋逼遷補償安置新政策,解決了第一重歧視,但只是稍為拉近了原居民和非原居民之間的差距。

4)新安排包括住滿七年的居民可免資產和收入審查安置於房協單位,在租金飈升的今天,對無奈離開家園的村民當然是必須的保障。這裏必須強調,政府今次只是恢復在二十年前取消了的制度,談不上什麼德政。

5)唔上樓要賠償的話,政府聲稱最高賠償額由60萬增加一倍至120萬。睇真啲政府文件,能夠得到120萬的只是極少數,因為寮屋面積要有1000平方尺(可以說百中無一)。而按新計算方法,現在攞到60萬之後反而可能要減錢。至於居住年期二年至七年的村民,拎得幾萬蚊,唔知點算。

6)說回第一重歧視的問題,我認為對於長期紮根的非原居村落,除了上樓各散東西,也應該要有搬村的選項,以盡量維持現有生活環境,繼續養動物,繼續耕田。這個部分,除了政府有責任,鄉事委員會和鄉議局都有責任安排。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及3名前助理因於2016年試圖進入立法會會議室,今早被裁決非法集結罪名成立。梁頌恆和游蕙禎透過代表律師郭憬憲表示不會作求情。署理主任裁判官王詩麗押後至6月4日早上判刑,期間會索取第三被告楊禮康的社會服務令報告。5名被告獲准保䆁。梁頌恆表示他們積極考慮上訴,但須在判刑後決定。

判決報導:
闖立法會會議室 梁頌恆游蕙禎非法集結罪成

游蕙禎在庭外向傳媒表示,案件中有很多法律爭議仍沒有處理,包括當日主席禁止他們進入會議廳的命令是否合法、保安人員的行為是否合法、他們是否仍是議員。她質疑,如果當天他們不是立法會議員,為何能夠出現在立法會大樓內。

梁頌恆表示,求情是預設了自己有錯,因此選擇不求情。被問到是否代表他們沒有後悔,梁頌恆無奈地說:「我唯一後悔的是沒有鎖我的所有助理在辦公室,不過可能又會告我非法禁錮。」他表示仍在考慮會否上訴,處理游蕙禎所說的法律爭議比自己將要所受的刑罰更重要。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被撤銷立法會議員資格的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3名前議員助理及義工楊禮康、鍾雪瑩及張子龍,被控參與非法集結罪及企圖強行進入罪。九龍城裁判法院署理主任裁判官王詩麗今早裁決,5名被告非法集結罪名成立,押後半小時判刑處理求情。

【更新】梁頌恆及游蕙禎不作求情,案件押後到下月4日判刑,各被告獲准保釋。

判詞指不論梁游兩人當時身份是否立法會議員,只要他們干犯了控罪,都不能以他們的身份作「護身符」而豁免罪責;即使他們如辯方所說,就立法會主席阻撓執行議員職務「採取自救行為」,法庭也要考慮被告當天行為的武力程度。判詞又指,被告當天的行為與立法會事務無關。

辯方曾質疑立法會保安人員執行主席非法的命令,證供誇大當天的混亂情況,判詞指他們「克盡己任、盡忠職守」,因此會給予他們證詞「絕對的比重」。

判詞提及,游蕙禎在供詞中否認跟梁頌恆「夾埋」,可是梁頌恆與游蕙禎屬同一政黨「青年新政」,於同日被判定宣誓無效,因此他們於案發當日理應想一同盡快完成宣誓,若梁頌恆打算獨自前往會議室而不理會游蕙禎,是匪夷所思的,所以兩人及其助理是目的一致。

廣告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廣告

整齣劇的劇情發展,猶如不斷點題,Misty,迷霧。未去到最後都不能猜得出誰是兇手,而且不能評論誰引起這場複雜的情感糾葛。直到最後,編劇不忘繼續留下開放式的伏筆讓你猜想男女主角的最終處境會是如何。《Misty》可謂最近話題性相當高的作品,迷一般讓人深不可測的劇情,看似非常燒腦,但劇情張力萬鈞,精彩緊湊,可謂自《秘密森林》後少見的懸疑佳作作品。

(含劇透)

劇情以突破性的「女主角」視點展開,講述一名傳媒界的知名主播高惠蘭,無故捲入一宗前度謀殺案後展開的懸疑故事。很多時,高慧蘭如何獨力面對工作、家人、愛情的問題是劇中的重心,皆因從她過往到現在的經歷,能夠找到整宗案發生前後的蛛絲馬跡,讓觀眾猜度究竟她與前度有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與其他人物角色又有什麼關係。劇情結構嚴謹,且緊湊仔細,除了充滿新穎性的女性視角之外,還可以透過她的經歷,去透視這段複雜的情感、情仇關係。

吊詭的是,劇情的故弄玄虛,你不會覺得是編劇在把繁文縟節一再拖沓,反倒透過了不同相關人物的角度,去看這場疑幻似真的情感糾紛,究竟是誰對該舊情人有仇恨,是誰對他有執念,好像每一個人都涉及於事件當中,但其自身的解釋卻有多重版本,猶如黑澤明的電影《羅生門》般,不到最後一刻都不知道事件的真相。

廣告


廣告

從報章上看到,政協蔡冠深公開表示:「將來我們不是香港人,是大灣區人 」。我對於此君的說話,非常之有保留,但可能形勢確實如此,這個就是當初回歸的時候,始料不及,就算再回想到1984年開始,中英談判到制訂基本法的過程,完全不會想到有此一著,發夢都沒想到。

姑勿論這位政協所話的內容有沒有代表性或者確定性,一直以來,廣東省對香港是不服氣,因為,香港是擁有較為特殊地位,因此一直都希望將香港納入廣東省的板塊內,每一段時期,大家都會留意到一些所謂廣東省代表會放話。一直都說東江水和糧食的感恩論,細心留意,這些言論其實是持續多時,因為香港資訊流通,主要就是香港人較長命,完全知道前因後果。

自從梁振英做特首之後,這個情勢變得誇張,就我常常上廣州,他們已經懂得將梁振英封神,並以有這樣一個特首才像樣,香港才像中國一個城市,這些話差不多每次飯局都聽到,之前完全無人會講這些話題。當我聽到梁振英在香港放話之前,好多時在大陸官場圈子就會比他放話還早,這個明顯就是梁振英的「內交」成功之處。

廣告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廣告

今天王慧麟有篇文章,叫〈衝出同溫層的困難〉,分析了一地兩檢作為一個議題,點解唔多「sell 得」,觀察大致是頗合理的。

即,會使用高鐵的巿民,會往返中國的巿民,從一開始已預期了要進入「中國模式」;另一端對中國或北上避之則吉的,則覺得一地兩檢與否,高壓統治都已經到來,李波事件已是例子。夾在中間的,則可能認為法律論述太離地,或至少離身,一於到時再算。

其實一地兩檢這個例子,從來不止法律問題,也不止基建超支問題,而是法律秩序的崩解,意味著一整套政治問題意識與「政治基建」,已從中國越過邊界,來到西九;那種對權力放棄規範、胡混真相的思路,已從李飛先生的大腦,播種到陳帆和馬時亨身上,乃至立法會的建制派議員。

法案委員會去到最後階段,陳帆/運房局回覆委員會的文件中,十分坦白地說明,實名制購票,是會把乘客的資料傳送給中鐵的,不過是為了行政原因 abc,且中鐵也會適時刪除資料,云云。

廣告


廣告

文:法律界基層工人 - Charles

特首 777 在去年提出將區域法院重置到灣仔加山前機電署總部用地,及至本年初,政府則透露會向城規會申請修訂土地用途,將加山地段的「部分」地方從「政府、機構及社區」(GIC)用途改為「商業」用途,但原來所謂「部份」改劃商業,是指新規劃下將會在加山增添多達十萬平方米的商業樓面面積,而留給法院的總樓面面積,反而只有七萬平方米。灣仔區議會近乎跨黨派地反對政府的規劃方案,但政府仍有權帶著方案硬闖城規會,展開公眾諮詢程序。

綜合灣仔區議員楊雪盈於今年四月向政府提出的質詢,以及區議會討論的內容,議員主要的關注,包括不滿政府未有考慮區議會和公眾意見,善用加山 GIC 用地提供社區會堂、文娛體育等供居民使用的設施,以及當局在規劃過程中「遮遮掩掩」,一面聲稱拆卸地段建築物工程與日後規劃分開處理,以換取區議會原則上不反對拆卸工程,卻早已準備強行申請改變土地用途。

廣告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廣告

上星期特朗普在美國來福槍協會年會演講,其中一句是 "We believe that our liberty is a gift from our Creator and that no government can ever take it away",香港無綫新聞在報道時將 "We believe that our liberty is a gift from our Creator" 譯為「我們相信我們的特權是來自法庭」,顯然是譯錯了: "from our Creator" 固然絕不應譯為「來自法庭」,而 "liberty" 在其他語境雖然可以有「特權」的意思,但在特朗普演講的這個語境,正確翻譯應是「自由」而不是「特權」。

有趣的是,有網民猜測無綫新聞的翻譯可能源自中國網站《百度翻譯》,因為《百度翻譯》除了將 "liberty" 譯作「自由」,也譯作「許可權」。這是大膽假設,卻不見得有小心求證;陸谷孫主編的《英漢大詞典》"Liberty" 一條就有「特權」一義,無綫新聞的翻譯為甚麼不可以是源自《英漢大詞典》而是源自《百度翻譯》呢?其實,無綫新聞為何錯譯得這麼離譜,除非有確實證據,否則任何解釋都不過是猜測而已。

更有趣的是,網民在《百度翻譯》有「開心大發現」,就是:

廣告

張秀賢

前中大學生會會長、通識及時事評論專欄作者,現就讀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編作有《90後,是咁的!》。 網誌


廣告

人在大馬,都忍唔住唔講呢單野。

琴日有朋友就send左個報導畀我睇,就話政策創新辦既人選出台,問我點睇。我就問佢:「乜而家仲會有能力既人入政府咩?」

之前個青年發展委員會,其實我都評過,最後成員名單好多都係青年組織、富二代、官二代班人,再加埋派餅仔畀友好政黨,最終都係門面野為主,實際有咩作用?對唔住,真係未見到。創新辦而家搵埋既人,數到既都係前記者兼前建制議員助理、團結香港基金等等唔同智庫既研究員,數來數去,班人其實都係同一個來源,就係要有建制味,而且仲要係三四線嘅建制人。當建制味咁濃既時候,又點會真係做到堆「創新」既政策?

同埋,而家個政治氣氛雖然未好似梁振英時期咁差,但都唔代表林鄭咁樣做就會可以「與青年同行」,吸引到一班後生而有能力既人入政府。雖則話,公務員年年請人,後生既就年年報名,就算去到警察都有大學畢業,可能參與過傘運既人報名,但創新辦呢種要拋頭露面,成為傳媒焦點既職位,一出來就可能要畀人認成世既,有能力既人除非有紅紅既建制心,又有邊個會出來做呢啲位呢?而同時,又要出面、但行頭又唔係副局、政助呢啲位,就算人工都算係ok吸引,一二線嘅人又點會願意屈喺呢啲部門仔聽人點,特別係聽班唔知係咪高班過自己嘅公務員、副局、政助點呢?

廣告

Thomas Tsui

我寫,我只要討好我自己,不用討好你。 網誌


廣告

常聽到文晏的《嘉年華》 (Angels Wear White)比喻為中國版的《無聲吶喊》,一看開頭,就覺此比係牛馬不相及:兩個女孩到酒店時活跳吵鬧,怎樣無聲?

小米(文淇)作為小文(周美君)新新被性侵一案的旁觀者,她的眼神一直冷眼,律師指她:「因為你的工資只有六百塊,你就覺得能住每晚七百塊房間的女孩不用你的幫忙。」還不能說中重點。小米冷漠之因,是她自以為看穿本質:晚上興致勃勃跟一個男人上酒店,說你沒想到接住會有那回事,你真當我白痴的嗎?「她倆還是小孩子啊!」對唔住,某國人的小孩甚至成年人生事後,就會用「他還是小孩啊」「我那懂這個」來耍無賴。故這案換在現實,也都沒多少個人會同情那對女孩,怪在某國人玩太多狼來了自作孽。

小文新新於事後第二朝,只係偷偷摸摸像做了虧心事般離開酒店回校,新新還懂拿事後丸給小文。案件爆了出來,呼天嗆地的只有大人,這也只限小文的母親。更重要的係說小文被男人侵犯傷害,但她卻跑到另一個男人 - 她的父親裡尋求慰藉。真正傷害到兩女孩的,唔係男人的抽插,而係旁人得知後,叫罵你這樣就被他插進去就虧大本了!正如新新的父母,得著一部iphone及女兒入讀私校兼包埋佢學費,就可以當無事發生 - 強國人還真夠資本主義,公義都可給用錢買夠,且我不是常說不要干涉他國內政嗎,那你行甚麼邪路關你啥事那需你同情?

廣告

王一一飛

年輕時事評論員,大部分文章都可以在王一一飛網誌、香港獨立媒體找得到,有時會在明報、立場新聞、評台、夜貓、輔仁、看中國等地方刊登! 網誌


廣告

今天,看電視新聞,看見新首相馬哈迪當選,擊敗貪污的老對手。

1. 一句話,透露大馬和新首相始終都有保守的一面

可是,馬哈迪講了一句話,大意如下:「我要重建法治。就算記者犯法,都要坐牢。」

其實用意本應該是講他要清算貪污。不過,這樣講好像變了要打壓新聞自由。

我心想,馬哈迪始終是執政黨過渡到反對黨的人,即使討厭貪污、專橫的納吉,獨裁風氣未能夠全部洗走。

在香港,這樣說話,馬上變成公關災難。不過,在馬來西亞,他和隊友成為了票王,高票成為新執政黨。可見,馬來西亞民風比較保守,可能比較像澳門,選民才會不介意反對黨支持這個人。

2. 社會的革命總是一點一點慢慢改變下完成的

當然,即使他說錯話,即使大馬選民未必有強的人權意識。我心信問題不大,因為馬哈迪93高齡,無能力和時間去戀棧權力,證明反對黨眼光不錯。更重要的是,馬來西亞是議會制,多黨結盟,互相制約,馬哈迪要長期執政,一定要明白他的同事,與同事一起改變大馬的問題。

我心信大馬的未來是會更好的。至少,執政黨學會尊重選舉結果,沒有否定選舉結果、軍事政變、戒嚴、緊急狀態,這是對大馬民主政治發展有益的一件事。至少,在野黨開始學懂執政,學懂去改變這一切。

廣告

蕭家怡

九十後澳門人,現於香港從事傳媒工作,著有《戀殖世紀--港澳殖民印記》一書。 http://siokai.blogspot.hk/ 網誌


廣告

「全澳最廢的網站上線了!」

看見這句宣傳標語時,我會心微笑了,一來是因為它參考了「全澳第一家線上賭場上線了」這句「通關語」,其次就是為這團隊的那驚人幽默感而笑。說了這麼久,差點忘了介紹這網站的名號,它就是澳門立法會民間紀錄站。

前世今生

顧名思義,澳門立法會民間紀錄站就是民間自發、紀錄立法會情況的一個網站;但它不是首創,因為在此之前,(至少有)澳門議員監察站在做同樣的事:紀錄立法會內不同法案投票紀錄、發言,在「反離保」事件時發揮作用,但不知何時起,這網站停止運作,令人婉惜。然而,這停止運作的網站只是其中一個「前世」,若要追溯再深入的遠因,我認為是澳門立法會的不透明:幾經拖拉,才在2013年開始有全體會議的直播,而其他委員會會議則仍是閉門進行,公眾對其內的立法細節、審議過程和官員代表、議員的說法一無所知,這一點,由蘇嘉豪議員去年在提出開放會議動議被否決,之後貼在門上的「黑箱作業」四字可知一二。

廣告


廣告

筆者在一家本港有20多年歷史的資訊科技公司,從事商業策略分析工作,雖然計劃於年底離職,但是數個月來的工作經歷,讓筆者收益良多,現與各位分享一些所見和所想。幾個月前,上司吩咐我參加本港一家競爭對手的產品工作坊。這家IT公司位於葵涌的一棟老工業大廈,他們將工廈的高層重新裝修和佈局,把原本的廢棄的廠房變成舒適簡雅的辦公空間,容納約300多位員工。工作坊在這家公司的電腦實驗室舉辦,邀請潛在的產品用家,現場試用他們的新開發的產品。

筆者通過在工作坊中,完整的試用他們開發的IT產品,並且和平時深入試用和分析過的美國同類產品相比,結論是,無論是產品的外觀設計,功能效用,他們的產品都可以和歐美一流的IT產品媲美。而且,這家公司深植香港市場,對本港用家的一些獨特使用習慣非常了解,比如他們的產品有一個獨特的電子簽名功能,非常切合許多本港進出口貿易公司的需要。這家IT公司主要針對企業客戶,在東南亞和國內,都有不少長期合作的企業客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