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廣告

" La Dernière Classe "《最後一課》,是法國小說家阿爾龐斯·都德(Alphonse Daudet 1840~1897), 於1873年寫的一個故事,講述當年法蘭西戰敗,德意志帝國強制所有學校必須以德語教育,法國東部一條叫Alsace 的村莊,小學生佛朗士和他法文老師的曲折感人故事…………

一段發人深省的歷史。
一個似曾相識的故事。

不認識陳健民,但知道他偶爾也閱讀我這個小小專欄。

每次當我看到建制派及其爪牙聲嘶力竭催促律政司起訴佔中三子,心裏就有一個疑問,罪名是什麼?

破壞香港法冶?
到底什麼人在破壞香港的法治?

我曾經有一個天馬行空的構思,邀請那些不停追殺佔中三子的人,義無反顧地對天起誓 :「 我堅信佔中三子心底裏就是想搗亂香港, 如果他們內心真正希望替香港人爭取民主,我願被天打雷劈、絕子絕孫!」

我敢打賭一百元,沒一個有膽發誓……

不過,經常閱讀本欄的讀者都應該知道,我從不認為佔中有絲毫機會成功,這並非什麼潑冷水言論,而是從我所認知的歷史歸納,要獨裁者聽取民意,只是一廂情願的幻想。

我多次發文講述在納粹統治下的猶太人,亦曾經嘗試申訴、示威、甚至武裝對抗,不過也沒能改變納粹統治方式……直到希特拉吞槍自殺。

不以成敗論英雄,佔中三子在我心目中,永遠屬於願意捨身為香港付出的人。

廣告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廣告

當兵或兵役,是南北韓分治後韓國存在已久的議題之一。在南北韓解除敵對狀態前,為了隨時準備開戰,南北韓均設有義務兵役法,所有達到法定年齡的男性均須服兵役(北韓女性亦需服兵役)。面對嚴苛的軍事訓練,即使有愛國心,有逃避的想法亦不是罪無可恕。最近韓國大法院就兵役作出史無前例的判決,不但推翻昔日判決,而且令政府須修改兵役法。究竟法院的判決為韓國兵役制度帶來什麼影響?當中又存在什麼難以解決的問題?

韓國大法院於11月1日就一宗以宗教原因拒絕服兵役的案件進行判決,34歲的吳某於2013年7月收到現役當兵通知,但他當時以基督教信徒為由拒絕入伍,其後因涉嫌疑違反兵役法而被政府起訴。在這次上訴審判中,大法院推翻了一年半有期徒刑的判決,改判無罪釋放,正式讓「良心」為由拒服兵役合法化。大法院判詞中表示,現時憲法中對良心拒服兵役進行制裁,強制及義務性的兵役制度對國民的基本自由及權力造成本質上的威脅,同時違反對少數人包容的民主主義精神,所以良心應被視為正當理由。

廣告


廣告

1997七月一日,HK升起中共五星旗。

為甚麼全港政府機構、公私學校不同時一律升旗?因為「一國兩制」!

為甚麼大約2008之後,除主要政府單位外,一般如運動場、泳池亦掛出五星旗?因為北京奧運使它自信大增!

為甚麼「普教中」、「升國旗」、「唱國歌」讓學校自行决定?因為香港向來辦學團體「教育自主」,任何意識型態不准公然灌輸給學生!

近年,內地由「韜光養晦」升到「強國崛起」,「國旗法」「國歌法」「國徽法」逐一要求特區立法,除建制勢力認為是香港的「憲政責任」外,社會反對聲音極大 *1,但「強力部門」及跟從者恃勢凌人,一副冇價講、事在必行姿態,似乎民間人士有認命傾向,就像當年推出「偽國教」*2時,反對者日漸低沉微弱一樣,如果不是人數不多的中學少年鍥而不捨,咬住不放,由無人注意到萬人注目,終至12萬市民包圍政府總部,「國民教育」科早已納入港九中小學課程表了!

* 1個人及學者為文批駁,個人及團體聯署反對
* 2「國民教育」本不成問題,羊頭狗肉式國教則不可

廣告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廣告

文:論盡採訪組

行政長官崔世安今日發表其任內「尾二」一份施政報告,雖然加碼派糖,但在許多社會關心的政策措施上著墨甚少,對於政制發展更隻字不提。直選議員蘇嘉豪表示,施政報告未提及政制發展,反映出崔世安無辦法貫徹2014年競選連任時「推進本澳民主發展」的承諾,而其任期只剩一年多,亦反映出崔世安不會再為本澳的政制發展作任何貢獻。他批評,小圈子制度已十分落伍,亦不符合本澳的社會發展,「明明澳門已回歸20年,為何我們仍在行政長官選舉中繼續原地踏步?民主政制連提也不提,這不是一個負責任的表現。」

他亦指,施政報告對於反貪及高官問責亦著墨甚少,雖然報告提及會完善強化廉政建設,但卻未有表明如何透過制度強化令廉署不會成為「無牙老虎」,而廉署及審計署過往亦曾就多項問題製作多份報告,雖然部門稱會跟進問題,但是老問題卻一再發生。而在問責方面,政府曾經承諾會在今年底推出強化官員問責的方案,但這在施政報告上亦未有提及太多。而近期發生不少行政失當的情況,如輕軌車廠及望廈社屋的評標出錯,但亦無人需要為此負責,「若制度不建設,無論是今屆或下屆政府,都沒有制度避免事情一再發生。」

廣告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廣告

文:論盡採訪組

有傳媒問及政府不斷派發津貼和資助,會否令社會變得過份依賴。特首崔世安回應稱,特區政府很嚴格按照基本法的量入為出辦事,給予廣大市民分享和福利均在預算內,不會超越自負盈虧的基本原則;特區政府亦很專注構建長效機制,既讓廣大市民得到很好的保障和成長,亦保持本澳競爭力為未來發展。

崔世安在2014年的競選連任政綱中提出要設立財政盈餘長效分配機制,但崔明年將任期屆滿,施政報告中卻完全沒有提及設立有關機制。今年現金分享為何加碼,會否為下屆政府留下1萬元的底價壓力?

崔世安回應稱,現金分享加碼主要基於共建共享的制度,每年要經過初步核算,看到有盈餘,然後與廣大居民分享。如果沒有盈餘,基本上就不存在分享。而最新一次取得了超過400億的盈餘,所以能夠有共建共享。至於長效機制,他在競選行政長官時確實有談到,明年將會進行相關工作。

廣告

蕭家怡

九十後澳門人,現於香港從事傳媒工作,著有《戀殖世紀——港澳殖民印記》一書。http://siokai.blogspot.hk/ 網誌


廣告

「嘩!澳門派成萬蚊呀。」

一如既往,身邊朋友對於澳門政府確認於來年現金分享計劃向澳門永久居民發放1萬元這消息比我興奮十倍,紛紛向我道賀;而我亦一如既往的,無感覺。無感覺的原因很多,那些「掩口費」、「止痛餅」之說,相信大家已不感陌生,所以今次我想分享的是我對一個根本概念的看法,那就是︰派錢對紓緩社會緊張氣氛、平息民怨等有用嗎?

先得澄清,這個根本概念並非由我杜撰,相反,這是前特首何厚鏵坦承的事實;只是十年後的今天,派的金額由第一期的五千躍升一倍至一萬元,那麼止痛的「藥效」有加倍嗎?我認為未必有。

醫學世界內有一個名為「抗藥性」的概念,籠絡來說,就是指藥物的效力下降,不能再對一些原本能被殺滅的病菌發揮作用。對我來說,澳門「派錢」的情況也已經進入這種「抗藥性」的情況。

廣告

陳劍青

本土研究社成員,經營民間地理思想,關注城市空間問題。 網誌


廣告

上月有5-6份有關90年代美港關係的英國解密檔案開封,今日利用左裡面既新發現寫左篇講《美港關係法》,出個日咁橋撞正美國出招。有唔少人問我拎份檔案原版睇,在此同大家分享字裡行間比較重要既發現:

1. 92年初美國大使曾在《美港關係法》討論前與英國外交部官員密會,說開始關注及計劃97後既美港關係,在密檔裡面講會面講左好多美方既根本關注出黎,話佢地擔心後97香港有幾大程度會俾北京干預、吸乾香港資源(siphon off its resource)同埋改造社會同法制。今日睇番全部俾美方估中。

2. 當年在討論《美港關係法》前席,中方係有外交失誤(又係唔批Visa俾人),影響到美國國會尤其民主黨人群情洶湧,被英方諷刺為「樹敵自招」(They really are their own worst enemy)抵你死。

3. 中方成日叫人唔好干涉別國內政,原來竟然暗中嘗試游說英方公開干預美國國會既法案,最後當然係食檸檬。

4. 雖然政界內部都知,檔案裡面有載英方都確認《美港關係法》草案係由馬丁助手Tom Boasberg幕後協助草擬。

5. 檔案亦睇到英方個陣個角色係好模稜兩可,驚死寫到明要keep住匯報聯合聲明狀況會過左火位,怕中方認為美方成為左中英聯合聲明既仲裁者(arbiter),所以最後爭取「減辣」廢左條文一半功力。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金融時報》亞洲新聞主編馬凱(Victor Mallet)遭驅逐,是對言論自由的重大攻擊

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 報導

《金融時報》高級記者馬凱(Victor Mallet)申請工作簽證遭拒,這清楚地表明了中國當局對新聞媒體的不民主控制已經蔓延至香港。

馬凱已被要求七天內離開香港。這起「簽證門」醜聞並非單獨的事件,而是林鄭政府廣泛進行威權鎮壓的一部分。港府過去已經禁止過反對派政黨和候選人參選,取消了當選議員的資格,並增設了嚴酷的新法律。

馬凱之所以受到當局懲罰,是因為他是香港外國記者會副主席。記者會曾邀請右翼港獨團體「香港民族黨」的召集人陳浩天演講,而民族黨已成為香港第一個被取締的政黨。

「零容忍」政策升級

這起事件表明,北京當局打擊「港獨」時,不會放過外籍人士或媒體。右翼親政府的中堅分子梁美芬支持驅逐馬凱,她說這起事件向香港公眾發出了一個明確的訊息:對港獨相關討論的零容忍政策,已經升級到國家層面。

廣告

姚松炎

前立法會議員 網誌


廣告

2018年11月14日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佈年度報告,其中第三章第四節特闢香港章節建議美國商務部摘寫報告,檢討現時民用和軍用的高科技輸港貿易,探討因為現時美國把香港和中國內地視為不同關稅區域所帶來對美國出口管制是否足夠的問題;第二項建議與英國、歐盟和台灣成立的跨議會組織進行檢討中國是否履行基本法並制定報告,其中特別需要關注法治、言論自由及集會自由和新聞自由。這兩項建議的原文如下:[1]

“The Commission recommends: Congress direct the 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 and other relevant government agencies to prepare an unclassified public report, with a classified annex, examining and assessing the adequacy of U.S. export control policy for dual-use technology as it relates to U.S. treatment of Hong Kong and China as separate customs areas.

廣告

法律界基層工人 - Charles

網誌


廣告

劇集繼續發展出其他人物關係,包括范小宇的分居妻子,甫出場就不乏令人嘖嘖稱奇的言行;木叢蔭律師事務所亦發生了律師與同事因財失和甚至大打出手的奇事。

老師藏毒被判緩刑

趙金水大狀從社交場合承接了有關毒品案件的委託後,儘管他依足了手續由夏心寧律師指派參與案件,但與為人師表的被告會面時的表現,卻顯得輕佻之餘又不著邊際,甚至間接令被告及其家人對脫罪有錯誤的期望。

眾所周知,一旦被告按《危險藥物條例》被判「販毒」罪成,法庭就要根據上訴庭頒下的量刑指引,監禁刑期與涉案毒品的份量掛鉤,拾級而上,動軛數以十年計;此外,即使被捕者只是負責「帶貨」,在供應過程中角色微不足道,但只要控方成功舉證毒品並非被告自用而是涉及在市場上供應他人,被告不論角色大小,一律會按照上訴庭指引判刑。至於本身是癮君子而被判「藏毒」罪名成立的案件,法庭仍有較大機會判以阻嚇性刑罰,但亦有較大酌情空間,可索閱戒毒所報告或感化報告等,判處較輕微的刑罰,或以戒毒治療取代監禁。

廣告

葉七城

寫生活,談電影,無出息,病態懷舊。 網誌


廣告

很多朋友看了《逆流大叔》,都覺得很勵志,不知是否只有我一人,打從心底裡萌生寒意。表面上,這是一部「獅子山下體現香港精神」的勵志電影,但骨子裡有一種「無能為力」、「苦中作樂」與「係咁㗎啦」的香港精神,充滿挫敗感的自嘲,隨著城門河上一艘眾志成城,縱使沒有奪冠,也不要「包尾」的龍舟,實現自我感覺良好的「階段式勝利」,編劇及導演陳詠燊很聰明也很有同情心,他沒有妄顧現實——只是在適當時候令大家樂上一陣子,沒有提醒各位:「開心完嘞,聽日記得準時返工喎」,甚至沒有想到,四位「天馬寬頻」工程部成員,明天還有無工開?

(注意:以下含劇透)

從原本的片名《萬水千山縱横》變成現在的《逆流大叔》,少了一份激昂,添了幾分無奈,與近年香港社會瀰漫的無力感很配合,尤其在「雨傘運動」和「旺角騷亂」之後,香港在祖國的強勢「照顧」下,「民主」與「自由」需要更加符合祖國之定義。導演陳詠燊創造的四位中年男人角色,各有他們的煩惱,而他們採取的方向是「逃避」,而加入「天馬龍舟隊」讓他們找回一丁點自信,到後來的「英雄本色龍舟隊」,陳詠燊其實已經冷處理這件事,他不敢太正視那場「從石門出發」的長途耐力計時賽,背後的意義是要癱瘓「天馬寬頻」公司運作的一場工程部發起的「工業行動」——划龍舟罷工。導演沒有告訴觀眾,罷工之後的故事;或者,只有像我這樣的中年男人,才會過份地擔心現實問題。

廣告


廣告

今日與譚凱邦在高等法院聽審。是次審訊為譚凱邦司法覆核城規會批准長實發展的決定,整個案的一部分。

公眾對此案無甚印象,是由於排期聽審都排了五年。

審訊打幾個技術位:

1. 長實用幾個魚塘合併,騰出約4%土地以符合「沒有淨損失」,但由於塘壆也是生態價值一部分,因此在濕地功能上是有淨損失的。

然而代表長實一方堅持城規會早已考慮過範圍上的損失與功能上的損失,而只要交由專家打理,則可補償此損失。而且環境報告和保育方案都已在城規會通過,已經不必再質疑。

2. 在WWF 跳船後,長實並不能符合城規會批准的條件「有環保中介配合」。譚凱邦形容為「沒有新娘子的婚禮」。而代表長實一方表示,是次審訊只是審「機制」,長實一時之間找不到環團夥伴,但城規會照通過,可以容讓長實批出租賃(lease),稍後再找合適的團體填補空缺。而且城規會委員的時間很寶貴,不應用來了解甚麼環團合適,用甚麼方法保育。甚至稱必要時,長實注資的環境保育基金可sit in 自己擔任該空缺。

代表譚凱邦一方則認為,條件之一的「容許公眾進入以休憩並實施適當的管制」表示批准條件要求知道管制的方案,在夥伴團體缺席下此條件不能被滿足。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年初一至二的旺角騷亂,梁天琦、李諾文和林傲軒各被控一項暴動罪。容偉業被控一項煽惑暴動罪、一項非法集結罪、四項暴動罪及一項襲警罪。他們均否認所有控罪。今天控辯雙方繼續處理多項審前爭議。辯方就有關本案的法律原則陳詞,包括「共同犯罪」和警方有否濫權等問題。

控方反對「以武制暴」為抗辯理由 官指有權自衞

第四被告容偉業的代表大律師郭憬憲指,被告當晚的行為有可能是出於對警方濫權的自衞或「以武制暴」,因此有需要向警方證人提出相關問題。郭又透露,將呈堂的影片拍得至少3名警員向示威者投擲磚頭。惟法官黃祟厚則認為「警方有否濫權」是值得斟酌的問題,亦很視乎被告人的主觀信念,除非被告熟悉《警察通例》並能指出警察實質上違反哪些規例。

控方資深大律師郭棟明引用梁國華案的判詞,指出即使警方實質上有濫權,也不代表被告可以違反《公安條例》第18條,干犯非法集結,因此被告不能夠以「認為警方不應該驅趕人群」為理由,去作出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郭又表示,辯方不能就「警方當晚執法是否合法和合理」向警方證人提出問題質疑。

廣告

畢秋水

愛在歷史的漣漪中,把juicy蛛絲織成扇,揭開與當下諸事的牽連 網誌


廣告

位於灣仔陳東里的中華回教博愛社有過百年歷史,當中成員包括十名特首選委。

我愛吃「口立濕」,會定期到灣仔鵝頸橋一間涼果店買鹹話梅。上週入貨時發現附近有一條叫陳東里的後巷,那裡有一棟中華回教博愛社大廈。上網一查,才知該組織在港有過百年歷史,也與灣仔的發展息息相關。

一戰前後,南粵一帶如廣東肇慶、番禺的許多回教徒到香港另謀生路。這些先行而來的人多聚居於灣仔一帶,也會到一個穆斯林的家裡做禮拜。之後隨人數增加,到1917年,他們於灣仔成立中華回教博愛社,舉辦宗教活動,為回教子弟開辦學校,教授古蘭經等。

二戰後,鵝頸澗(鵝頸橋於七十年代初才建成)旁的兩大僱主,電車車廠(即今時代廣場)和香港南洋兄弟煙草公司(即今摩理臣山道南洋酒店)從灣仔的回教社群聘用了不少員工。同時,灣仔也出現了好幾間回教清真肉檔。時至今日,鵝頸街市熟食中心仍有一間專賣清真燒鴨和咖喱羊腩的老字號。當然,離鵝頸橋不遠處也有古老的回教墳場。

跑馬地的回教墳場其實早建於1870年代,而香港的回教歷史也十分久遠。早於香港開埠初期,隨英國人從印度來港的水手、商人當中包括不少回教徒,而今日半山電梯旁的些利街清真寺就是為他們而建。此外,昔日英國殖民統治者大量聘用南亞裔人當警察、士兵和獄卒等,而今日尖沙咀清真寺(前身位於尖沙咀摩囉兵房內)和赤柱監獄內尚存的清真寺都是這段歷史的遺物。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年代電視

有人在YouTube上載了一段在台灣公車的閉路電視所錄影的情況,片段所見當時車上非常擠擁,司機不斷指示乘客盡量行入車箱。[1] 此時一名青年利用擠迫的環境,把身體靠近車上一位女學生,以其下體磨擦該女學生的臀部。司機見狀,便伸手拍打該名青年,喝止他,遂把車門關上並報警處理。

廣告


廣告

理大講師鄒崇銘在其新書《後就業社會 誰是科技貴族?誰的人工智能?》(註一)中提到,在資訊科技革命之下,不單有度身訂造的標靶生產,也容許人更簡單而精準地透過租用、借用、交換、分享等合作方式互惠互利,提升生活質素。隨之而來的共享經濟,引發思想衝擊,人們不再視私有產權為生活的中心,「置業安居」亦不必然是首要人生目標——只要買樓不再具備致富功能。若社會風氣適時轉變,年輕一代慣做遊牧民族,遊走於不同地區,擁有物業更可能變得多餘,租住和共享住屋才是王道。科技發展怎樣改變我們生活型態和方式,造成哪些問題,視乎多方面因素。筆者相信,本地大學的精英最有條件、資格和責任做相關研究,再向社會建言,以迎接未來挑戰,但理想和現實似乎距離很遠。

《後就業社會》亦提到Klaus Schwab這個世界經濟論壇創辦人,歸納十二項新興科技,宣稱「第四次工業革命」來臨。「Schwab 相信,在第四次工業革命的轉型過程中,大量傳統工種 和就業職位難免會被淘汰;但技術的普及和廣泛應用,亦為人類帶來充權和自我實踐的機會。」有危也有機,「而要令人類得享未來的盛世榮景,眼前最大的挑戰莫過於:如何能更公平地分享科技帶來的好處,有效規避科技造成的風險和破壞,以及確保人、而非科技,仍然位處社會和經濟體系的中心。」

廣告


廣告

香港大律師公會(「公會」)就香港特區政府(「特區政府」)上月拒絕馬凱的工作簽証續期的申請並於上星期拒絕馬凱以旅客身份入境的決定(合稱「決定」)表示關注。公會注意到,馬凱是一名在一所備受尊重的國際傳媒機構任職的資深記者。直至現時,特區政府沒有就有關決定作出解釋。

香港居民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是受《基本法》保障。這權利包括在不受任何公共權力機構干預的情況下接受及傳播各種消息及思想之自由。香港任何市民或機構,特別是特區政府,不論其對所表達的消息及思想是否同意,皆有責任尊重這權利。

表達言論自由的權利雖不是絕對,但作為一個尊重及保護這權利的社會,若要對此權利施加任何限制,必須是為達到或維護重大和合理的社會利益的相等回應,而該限制亦必須有清晰及令人信服的證據支持。

鑑於馬凱曾參與一個公眾論壇,公會認為無論本地或海外的公眾都有合理理由關注究竟特區政府的有關決定是否對言論自由的權利構成無理干預。在特區政府沒有就其決定作出解釋的情況下,公眾無法釐定究竟其決定是否符合上述的要求,亦不能釋除他們的疑慮,香港作為一個以法治為依歸並保障居 民基本權利的社會的聲譽亦因而受到損害。

因此,公會促請特區政府就其決定給予解釋,以便公眾評估有關決定是否建基於充分而有力的理據。特區政府並應展現其當履行保障《基本法》下所載的權利及自由的責任。

香港大律師公會 2018年11月15日

廣告


廣告

《中央企業已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承擔了3116個項目,已開工和計畫開工的基礎設施項目中,中央企業承擔的專案數占比達50%,合同額占比超過70%。

據統計,截至2017年底,中央企業境外單位達10791家,分佈在185個國家和地區,境外資產總額超過7萬億元,全年實現營業收入4.7萬億元,利潤總額1064億元。》

——人民日報。

這樣說,即「一帶一路」建設的項目的其利潤/營業額只得2%,國企的海外投資每出2元,營業額只有一元,全年實現營業收入/資產總額 =67%。

若習近平遲些整件畀香港,真的無眼睇!

大型基建比較

有的說:「2%看似很低,但從基建中國可清減庫存,帶動整個產業鏈……」如何比較2%是否合理呢?由於國企到了外地投資採用國際企業的一般運作模式,即資本主義方式,因而可以與跨國企業業積作比較,雖然不能期望它們可以超過跨國企業的平均利潤,但也不應相差太遠。

就以港人熟識的UGL和禮頓建築論吧,它們的母公司都是總部位於澳洲悉尼的財團 CIMIC,CIMIC Yearly Report 。為方便討論,以下所有數字以人民幣計。

CIMIC的2017年收入為1,122億人民幣 ,產值為667億人民幣,當中的基建佔47%,因而其規模與「境外資產總額超過7萬億元」相若,可用作比較。

廣告

楊庭輝

不知不覺間認為,在探討歷史和公共倫理的議題時,理據、邏輯和事實遠較父母、師長和朋友的話重要(除非兩者沒有衝突)。 網誌


廣告

轉眼又一年,香港沙田馬場將於下個月再一次上演四項國際一級賽,屆時其中一項焦點必定放在「巴基之星」身上。作為去季女皇盃盟主和前季香港打吡亞軍,「巴基之星」角逐2000米途程的實力已不容置疑,但早前有報道指,告東尼有意安排牠角逐2400米途程的香港瓶,而非香港盃。這則消息一出,旋即引來馬迷的熱議。畢竟,過往廿年,香港只有「原居民」和「多名利」兩匹代表(牠們皆為愛爾蘭自購馬)能夠勝出香港瓶。換言之,這項大賽可謂是外國長途賽駒的天下。況且,香港盃近廿年的國際地位始終略高香港瓶一籌。上述各種因素加起來,不禁讓人懷疑,到底安排「巴基之星」挑戰香港瓶是否明智呢?

事實上,「巴基之星」角逐2400米大賽的能力尚待更多的證明。雖然牠同時貴為去季冠軍暨遮打盃的盟主,但那場賽事的水準十分參差,同時只有亞軍的廐侶「時時精綵」稍值一提。其實,後者角逐長途的能力極其量只具備歐洲二線的級數。因此,以去季冠軍暨遮打盃的戰績來證明「巴基之星」已具備在頂級長途大賽爭霸的實力,不免有點牽強。值得一提的是,屆時香港瓶將有多匹外國代表列陣,臨場步速和賽事的壓迫性將截然不同,以去季冠軍暨遮打盃與其相提並論的意義並不大。

廣告

洛楓

原名陳少紅,詩人、文化評論人,愛貓,愛哥哥張國榮,沉迷溜冰的無重世界,喜歡不務正業,嚮往俠士生涯,奈何要養貓養自己而不得不「狗」且偷生,遊戲荒原。 網誌


廣告

當我是教學人的時候,總疑惑學生怎樣讀書?一字一句的細讀?一段一段的快速瀏覽?一頁一頁的翻揭?讀懂了表面的字詞?有沒有洞悉底下的「潛文本」(sub-text)?這些都是我一直好奇的事情,卻常常無法在課堂上驗證答案和結果,因為不是學生怯於表達,便是根本沒有讀過指定的書目!

當我是讀書人的時候,如果是Roland Barthes,我不會放過一字一句及其跨行與段落的牽纏,然後嘗試翻譯,不是尋求信達雅的層次,而是用自己的方式「改寫」,兩種語言之間的轉化,兩個人隔着時空的對話!如果是Lover’s Discourse 的話,間中會跟法文原版對着看也對着幹,潛入那種奇異的語感……Susan Sontag 說過Barthes 的文字很性感,經過年年月月閱讀的洗練後我才理解,那是Barthes 通過身體的意象織造語言,帶來非常感官搞動的魅惑,終生沒有出櫃的他,以文字為性愛對象!

廣告

蕭家怡

九十後澳門人,現於香港從事傳媒工作,著有《戀殖世紀——港澳殖民印記》一書。http://siokai.blogspot.hk/ 網誌


廣告

明天起一連四日,就是第65屆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的日子,也是一年一度考驗澳門交通情況的時間,這說法沒有誇張,因為在澳門一直有人戲言,所謂格蘭披治大賽車,其實就是格蘭披治「大塞車」。

「大塞車」的出現不是沒有原因的︰一來是賽車的跑道位置正好是澳門半島的交通樞紐,當中包含碼頭、賭場、工商業、民居和學校等,這些路線平日的交通負荷已經不輕,化身賽道後,本來的流量亦未見得會被改道路線好好疏導,所以封路和相關的改道就成了第一頭攔路虎;二來就是因大賽車之故而到澳的人員,如賽車手、工作人員和旅客,令原本已經人多車多的情況再度加劇;最後,就是一連串的配合措施,例如暫時刪走咪錶車位、臨時巴士路線和新增的穿梭巴士等,合力促成這個每年一度的「大塞車」。

由「大塞車」揭示的交通問題,固然無人樂見,但我認為事件中最令人氣結的是澳門政府的解決方法︰呼籲市民提早出門,並盡可能使用公共交通工具或步行。

廣告

Momay

我係熱愛足球嘅油漆佬。 網誌


廣告

球迷問,蒙古有咩好波嘅球員值得留意?好唔好波就唔敢肯定,但佢哋嘅隊長Bayasgalangiin Garidmagnai值得球迷認識吓,因為喺第一屆東亞盃外圍賽佢已經有踢,畀香港大炒嗰場佢係正選球員,當年佢係隊中嘅小朋友,雖然擁有192cm嘅高度,但可能經驗不足,技術非常幼嫩,但如今已經變成蒙古足球殿堂級人物,成為蒙古國家隊內精神之柱,佢係唯一經歷蒙古由亞洲大魚腩開始進步到今日作客馬來西亞可以唔駛輸嘅球員。

Bayasgalangiin Garidmagnai幾乎每屆東亞盃都會見人,起初佢係踢防守中場,2007年嗰屆佢喺對關島嘅比賽射入咗一球世界波,亦係佢國際賽嘅第一球,後來都有跟隨蒙古征戰各種比賽,亦喺效力蒙古半職業球會Erchim FC時幫手踢過主席盃,後來改踢中堅,今年係蒙古國家隊嘅必然正選,有時會樣出隊長臂章,但佢嘅存在對其他後輩球員嚟講係種寄托,蒙古隊能夠殺入第二圈,佢喺後場奮力防守都係一個關鍵。

廣告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廣告

攝:Alex Leung

在港獨問題上,從不身體力行的港獨KOL最喜歡珢珢上口的一個論據,認為港獨潮流不可抗拒,就是年輕的一代是「天然獨」,天生就不是中國人,從不喜歡中國大陸。他們說的沒有錯,但其實指的卻只限於八、九十年後的二十五至三十五歲的一代。他們生於九七前的香港黃金歲月,長於安樂,見證過八九六四慘劇,以及九十年代大陸仍然相對落後老土的環境,對大陸文化抗拒和輕藐,不難理解,也不易改變。他們進入社會工作的時候,正是中港經濟融合和中央指導一切香港內部事務的時期,處處備受打壓和排擠,不如新移民和大陸人,對中國大陸特別反感,萌生獨立自主的念頭,不足為怪。

廣告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廣告

閲讀専欄作家馮晞乾的文章,問四個女大學生(三個已經畢業),竟然無人知道吳靄儀是誰,也把梁家傑當作劉家傑,反而個個都識姜濤和吳亦凡。對於姜、吳二人,我要Google才知道前者是Viu TV全民造星的得獎者,後者則是大陸甚紅的偶像派歌手。

在資訊爆炸和互聯網當道的年代,每三、五年已是一代,世代的差距愈來愈大,自是必然。不瞞大家,我認識美國流行歌手Taylor Swift的名字,亦全因小孫女四歲時玩我的手機上Youtube,重覆又重覆觀看她的勁歌熱舞才知道,但小孫女如何學懂上Youtube及被Taylor Swift吸引,我則木宰羊。

遠在六十年代,電視文化開始當道,所謂「媒介就是訊息」(Medium is the Message),蘇聯已有社會學家指出,新一代通過電視吸收知識和認識世界,與通過紙媒認識世界的上一代截然不同,兩代鴻溝會愈來愈大。如今互聯網無遠弗屆、無處不在,在資訊爆炸的年代,世代隔閡恐怕於今尤烈。

文字的世代喜歡往後看,注重歷史,互聯網新世代則只會向前看,大多認為歷史由他們自己開始創造,對過去的人與物沒有興趣。鼎鼎大名如查良鏞(金庸),新世代已不看他的武俠小說,要不是有電影、電視劇和網上遊戲改編自他的小說,根本沒有多少青少年知道他的存在。說後無來者,百分之百可以肯定。

廣告

姚松炎

前立法會議員 網誌


廣告

今日(2018年11月14日)發展局局長在立法會回應議員就交椅洲人工島填海的質詢時承認,島上規劃用作商業用途的100多公頃土地,預計提供4000萬平方尺商業樓面面積[1]是超出規劃署在《香港2030+》文件中所估計至2041年商業核心區的甲級寫字樓樓面面積的總欠缺(供應4000萬平方尺是總欠缺約1100萬平方尺/106萬平方米的三倍左右)。局長進一步解釋因為該填海造地的規劃須要顧及2041年後的更長遠土地需求,因此規劃的規模比文件的預測為高。

首先,發展規劃策略必須有理有據,而且必先諮詢市民尋求共識,所以才有《香港2030+》的規劃諮詢。然而,當規劃諮詢只推算至2041年的供需,市民的意見只能就著2041年或以前的土地供需來討論,結論當然亦只可以適用於2041年或以前的發展規劃。豈料政府原來可以在沒有估算理據和諮詢市民的前題下就決定2041年以後的土地需求,並決定進行一項極具爭議的人工島發展項目!

廣告


廣告

自去年十月,「防止青少年自殺跨部門工作小組」成立,防止學生自殺民間聯席一直希望與統籌工作小組的羅致光局長見面,了解小組工作及向小組反映意見。然而,有關工作進度杳無音訊。單單在本年十月至今,已有至少六名學生自殺,其中四名更與學習環境有直接關係。自殺學童更有年輕化既趨勢,近期最年輕的自殺者更只有十歲。

聯席過去一年多次邀約跨部門工作小組的統籌羅致光局長,但至今仍未能會面。單在過去兩個月,局長先後兩次改變會議時間,由2018年11月12日下午5時半 改至2018年11月23日下午5時半,再改至2018年11月23日下午5時正,最終更擱置會議。

另一方面,有關勞工及福利局就防止青少年自殺工作小組的工作進度的回信,局方曾指出工作小組至今共召開四次會議,並已於2018年10月向行政提交報告。然而,特首林鄭月娥於今天(11月14日)立法會行政長官答問環節中曾表示未收到工作小組的任何報告。聯席對此感到遺憾,希望特首能夠責成是次會面,顯示政府的確認真面對學童輕生的不幸事件。

特首林鄭月娥於立法會行政長官答問環節中承諾會親自關心及處理,聯席希望特首能盡快主動邀請會面,共同檢視及討論解決學童自殺的措施。

防止學生自殺民間聯席
14-11-2018

廣告


廣告

香港獨立媒體網就兩學生媒體司法覆核申請被拒聲明

2016年,學生媒體浸大《新報人》及中大《Varsity》記者被拒進入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新聞中心,提出司法覆核。昨日高等法院頒下判辭,以技術理由拒絕批出司法覆核許可。

法庭拒絕的主要原因,是政府新聞處在學生入稟後,修改就學生媒體採訪的政策,容許七間大專學生媒體派出四名記者進入同年立法會換屆選舉新聞中心。法庭認為政府的政策已經改變,是次司法覆核變得「學術性」。

是項司法覆核申請,「香港獨立媒體網絡有限公司」亦以利益相關者加入,本網記者在該年立法會新界東補選,與其他網絡媒體一樣被拒進入新聞中心。

司法覆核許可聆訊在2017年進行時,香港記者協會就網媒採訪權入稟,並獲批司法覆核許可,故在本案聆訊中不再處理網媒採訪權問題。及後新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當選後,宣佈開放網媒採訪權,容許「純網絡媒體」根據《本地報刊註冊條例》登記後,使用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及採訪政府場合,記協亦宣佈不繼續進行司法覆核申請。

本網對是次判決的回應如下:

廣告


廣告

守護⼤嶼聯盟致⽴法會議員的公開信

敬啟者:

事:要求⽴法會議員否決綠⾊債券議案

政府擬在11⽉14⽇的⽴法會會議上提出「根據《借款條例》動議的擬議決議案」,即通過綠⾊債劵計劃,先撥款1000億。然⽽,政府⼀直對綠⾊債劵的⽬標和相關政策含糊其辭,實有假借綠⾊之名⽽只為發展之嫌。我們希望各⽴法會議員能好好把關,不要讓公共財政運⽤打開⼀個無法修補的缺⼜,在會議上積極質詢,推動公眾諮詢並堅決反對此議案。不要⼤型⼯程隨意⾨在⽂件當中有提到是次借款「將會記入基本⼯程儲備基⾦,為政府⼯務計劃下具備環境效益、並已
獲財務委員會撥款批准的⼯程提供資⾦,當中包括但不限於與可再⽣能源、能效 提升、防⽌污染及污染管制、廢物管理、⽔資源及廢⽔管理及綠⾊或低碳建築等相關的⼯務⼯程。」,然⽽,卻沒有充份全⾯的政策⽀持和具體⽬標,例如:每年提⾼可再⽣能源的比例、每年減碳排放量⽬標、源頭減廢政策⽬標、回收政策⽬標等。政府稱會參考「國際資本市場協會推廣的《綠⾊債券原則》及氣候債券倡議組織推廣的《氣候債券標準》」,但相關「綠債標準」的內容相當粗疏⽽沒有規範,綠⾊⼯程都只淪為空談。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中文大學今早舉行畢業典禮,有畢業生抗議《國歌法》立法,也有社會工作系畢業生在典禮進行期間拉起「悼香港 念政治犯」的橫額,呼籲同學一同站立默哀,悼念淪喪自由的香港,勿忘遭受政權迫害的政治犯。

組織是次行動的社工系畢業生張展翹表示,是次行動由六名社工系的學生發起,並在典禮開始前呼籲其他同學站立為香港默哀,他當時目測亦至少有兩排同學起立和應。他認為是次行動的反應不俗,希望日後會有更多同學關注社會議題。

IMG_8253

廣告


廣告

陳凱欣舉行「造勢大會」,傳媒目光都放在建制總動員站台;作為街坊,我就聚焦那過百輛圍著球場違泊的中港車。

話說造勢大會期間,圍著集會場地的楓樹街、汝州街及黃竹街三條小街,被一排又一排的七人中港車佔據街頭巷尾,令街道只餘一條行車線可用,場面猶如一個中港車車展。這些中港車有個特色,就是附近總有個擔住口煙及時而吐痰吐口水的司機在等老細;我專登在場地外走了幾圈,看著老細們逐一現身。

到底暴發戶係咪有樣睇?眼前是一個又一個的張宇人、邵家輝、張華峯、黃定光翻版(大陸版),個個肚滿腸肥,囂張跋扈,分別只在於他們大都是剷平頭裝而已。造勢大會完結,過百輛中港車也隨即離去,只留下地上的煙頭和痰沫。

我知這說法難免會引起中港爭拗,抱歉帶出族群矛盾不是我原意,我只想提出四點觀察:

1. 陳凱欣過往經常扮獨立素人,若沒有建制的裙帶關係,能動員到這些愛國愛港愛鄉社團出手?我聽到記者在場內做訪問,有支持者說欣賞陳凱欣形象中立故必投她一票;原來香港人對「中立」的要求真係好低好低好低好低。

2. 如果每輛中港車代表一個愛國愛港愛鄉社團,那不管是以蛇齋餅糉利誘,還是社團本身的「魅力」所在;只要阿爺一聲令下,100架車就有100個老細,只要每人吹100票出來,那就已經有10000票,好過我們擺100個街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