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廣告

《中央企業已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承擔了3116個項目,已開工和計畫開工的基礎設施項目中,中央企業承擔的專案數占比達50%,合同額占比超過70%。

據統計,截至2017年底,中央企業境外單位達10791家,分佈在185個國家和地區,境外資產總額超過7萬億元,全年實現營業收入4.7萬億元,利潤總額1064億元。》

——人民日報。

這樣說,即「一帶一路」建設的項目的其利潤/營業額只得2%,國企的海外投資每出2元,營業額只有一元,全年實現營業收入/資產總額 =67%。

若習近平遲些整件畀香港,真的無眼睇!

大型基建比較

有的說:「2%看似很低,但從基建中國可清減庫存,帶動整個產業鏈……」如何比較2%是否合理呢?由於國企到了外地投資採用國際企業的一般運作模式,即資本主義方式,因而可以與跨國企業業積作比較,雖然不能期望它們可以超過跨國企業的平均利潤,但也不應相差太遠。

就以港人熟識的UGL和禮頓建築論吧,它們的母公司都是總部位於澳洲悉尼的財團 CIMIC,CIMIC Yearly Report 。為方便討論,以下所有數字以人民幣計。

CIMIC的2017年收入為1,122億人民幣 ,產值為667億人民幣,當中的基建佔47%,因而其規模與「境外資產總額超過7萬億元」相若,可用作比較。

廣告

楊庭輝

不知不覺間認為,在探討歷史和公共倫理的議題時,理據、邏輯和事實遠較父母、師長和朋友的話重要(除非兩者沒有衝突)。 網誌


廣告

轉眼又一年,香港沙田馬場將於下個月再一次上演四項國際一級賽,屆時其中一項焦點必定放在「巴基之星」身上。作為去季女皇盃盟主和前季香港打吡亞軍,「巴基之星」角逐2000米途程的實力已不容置疑,但早前有報道指,告東尼有意安排牠角逐2400米途程的香港瓶,而非香港盃。這則消息一出,旋即引來馬迷的熱議。畢竟,過往廿年,香港只有「原居民」和「多名利」兩匹代表(牠們皆為愛爾蘭自購馬)能夠勝出香港瓶。換言之,這項大賽可謂是外國長途賽駒的天下。況且,香港盃近廿年的國際地位始終略高香港瓶一籌。上述各種因素加起來,不禁讓人懷疑,到底安排「巴基之星」挑戰香港瓶是否明智呢?

事實上,「巴基之星」角逐2400米大賽的能力尚待更多的證明。雖然牠同時貴為去季冠軍暨遮打盃的盟主,但那場賽事的水準十分參差,同時只有亞軍的廐侶「時時精綵」稍值一提。其實,後者角逐長途的能力極其量只具備歐洲二線的級數。因此,以去季冠軍暨遮打盃的戰績來證明「巴基之星」已具備在頂級長途大賽爭霸的實力,不免有點牽強。值得一提的是,屆時香港瓶將有多匹外國代表列陣,臨場步速和賽事的壓迫性將截然不同,以去季冠軍暨遮打盃與其相提並論的意義並不大。

廣告

洛楓

原名陳少紅,詩人、文化評論人,愛貓,愛哥哥張國榮,沉迷溜冰的無重世界,喜歡不務正業,嚮往俠士生涯,奈何要養貓養自己而不得不「狗」且偷生,遊戲荒原。 網誌


廣告

當我是教學人的時候,總疑惑學生怎樣讀書?一字一句的細讀?一段一段的快速瀏覽?一頁一頁的翻揭?讀懂了表面的字詞?有沒有洞悉底下的「潛文本」(sub-text)?這些都是我一直好奇的事情,卻常常無法在課堂上驗證答案和結果,因為不是學生怯於表達,便是根本沒有讀過指定的書目!

當我是讀書人的時候,如果是Roland Barthes,我不會放過一字一句及其跨行與段落的牽纏,然後嘗試翻譯,不是尋求信達雅的層次,而是用自己的方式「改寫」,兩種語言之間的轉化,兩個人隔着時空的對話!如果是Lover’s Discourse 的話,間中會跟法文原版對着看也對着幹,潛入那種奇異的語感……Susan Sontag 說過Barthes 的文字很性感,經過年年月月閱讀的洗練後我才理解,那是Barthes 通過身體的意象織造語言,帶來非常感官搞動的魅惑,終生沒有出櫃的他,以文字為性愛對象!

廣告

蕭家怡

九十後澳門人,現於香港從事傳媒工作,著有《戀殖世紀——港澳殖民印記》一書。http://siokai.blogspot.hk/ 網誌


廣告

明天起一連四日,就是第65屆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的日子,也是一年一度考驗澳門交通情況的時間,這說法沒有誇張,因為在澳門一直有人戲言,所謂格蘭披治大賽車,其實就是格蘭披治「大塞車」。

「大塞車」的出現不是沒有原因的︰一來是賽車的跑道位置正好是澳門半島的交通樞紐,當中包含碼頭、賭場、工商業、民居和學校等,這些路線平日的交通負荷已經不輕,化身賽道後,本來的流量亦未見得會被改道路線好好疏導,所以封路和相關的改道就成了第一頭攔路虎;二來就是因大賽車之故而到澳的人員,如賽車手、工作人員和旅客,令原本已經人多車多的情況再度加劇;最後,就是一連串的配合措施,例如暫時刪走咪錶車位、臨時巴士路線和新增的穿梭巴士等,合力促成這個每年一度的「大塞車」。

由「大塞車」揭示的交通問題,固然無人樂見,但我認為事件中最令人氣結的是澳門政府的解決方法︰呼籲市民提早出門,並盡可能使用公共交通工具或步行。

廣告

Momay

我係熱愛足球嘅油漆佬。 網誌


廣告

球迷問,蒙古有咩好波嘅球員值得留意?好唔好波就唔敢肯定,但佢哋嘅隊長Bayasgalangiin Garidmagnai值得球迷認識吓,因為喺第一屆東亞盃外圍賽佢已經有踢,畀香港大炒嗰場佢係正選球員,當年佢係隊中嘅小朋友,雖然擁有192cm嘅高度,但可能經驗不足,技術非常幼嫩,但如今已經變成蒙古足球殿堂級人物,成為蒙古國家隊內精神之柱,佢係唯一經歷蒙古由亞洲大魚腩開始進步到今日作客馬來西亞可以唔駛輸嘅球員。

Bayasgalangiin Garidmagnai幾乎每屆東亞盃都會見人,起初佢係踢防守中場,2007年嗰屆佢喺對關島嘅比賽射入咗一球世界波,亦係佢國際賽嘅第一球,後來都有跟隨蒙古征戰各種比賽,亦喺效力蒙古半職業球會Erchim FC時幫手踢過主席盃,後來改踢中堅,今年係蒙古國家隊嘅必然正選,有時會樣出隊長臂章,但佢嘅存在對其他後輩球員嚟講係種寄托,蒙古隊能夠殺入第二圈,佢喺後場奮力防守都係一個關鍵。

廣告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廣告

攝:Alex Leung

在港獨問題上,從不身體力行的港獨KOL最喜歡珢珢上口的一個論據,認為港獨潮流不可抗拒,就是年輕的一代是「天然獨」,天生就不是中國人,從不喜歡中國大陸。他們說的沒有錯,但其實指的卻只限於八、九十年後的二十五至三十五歲的一代。他們生於九七前的香港黃金歲月,長於安樂,見證過八九六四慘劇,以及九十年代大陸仍然相對落後老土的環境,對大陸文化抗拒和輕藐,不難理解,也不易改變。他們進入社會工作的時候,正是中港經濟融合和中央指導一切香港內部事務的時期,處處備受打壓和排擠,不如新移民和大陸人,對中國大陸特別反感,萌生獨立自主的念頭,不足為怪。

廣告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廣告

閲讀専欄作家馮晞乾的文章,問四個女大學生(三個已經畢業),竟然無人知道吳靄儀是誰,也把梁家傑當作劉家傑,反而個個都識姜濤和吳亦凡。對於姜、吳二人,我要Google才知道前者是Viu TV全民造星的得獎者,後者則是大陸甚紅的偶像派歌手。

在資訊爆炸和互聯網當道的年代,每三、五年已是一代,世代的差距愈來愈大,自是必然。不瞞大家,我認識美國流行歌手Taylor Swift的名字,亦全因小孫女四歲時玩我的手機上Youtube,重覆又重覆觀看她的勁歌熱舞才知道,但小孫女如何學懂上Youtube及被Taylor Swift吸引,我則木宰羊。

遠在六十年代,電視文化開始當道,所謂「媒介就是訊息」(Medium is the Message),蘇聯已有社會學家指出,新一代通過電視吸收知識和認識世界,與通過紙媒認識世界的上一代截然不同,兩代鴻溝會愈來愈大。如今互聯網無遠弗屆、無處不在,在資訊爆炸的年代,世代隔閡恐怕於今尤烈。

文字的世代喜歡往後看,注重歷史,互聯網新世代則只會向前看,大多認為歷史由他們自己開始創造,對過去的人與物沒有興趣。鼎鼎大名如查良鏞(金庸),新世代已不看他的武俠小說,要不是有電影、電視劇和網上遊戲改編自他的小說,根本沒有多少青少年知道他的存在。說後無來者,百分之百可以肯定。

廣告

姚松炎

前立法會議員 網誌


廣告

今日(2018年11月14日)發展局局長在立法會回應議員就交椅洲人工島填海的質詢時承認,島上規劃用作商業用途的100多公頃土地,預計提供4000萬平方尺商業樓面面積[1]是超出規劃署在《香港2030+》文件中所估計至2041年商業核心區的甲級寫字樓樓面面積的總欠缺(供應4000萬平方尺是總欠缺約1100萬平方尺/106萬平方米的三倍左右)。局長進一步解釋因為該填海造地的規劃須要顧及2041年後的更長遠土地需求,因此規劃的規模比文件的預測為高。

首先,發展規劃策略必須有理有據,而且必先諮詢市民尋求共識,所以才有《香港2030+》的規劃諮詢。然而,當規劃諮詢只推算至2041年的供需,市民的意見只能就著2041年或以前的土地供需來討論,結論當然亦只可以適用於2041年或以前的發展規劃。豈料政府原來可以在沒有估算理據和諮詢市民的前題下就決定2041年以後的土地需求,並決定進行一項極具爭議的人工島發展項目!

廣告


廣告

自去年十月,「防止青少年自殺跨部門工作小組」成立,防止學生自殺民間聯席一直希望與統籌工作小組的羅致光局長見面,了解小組工作及向小組反映意見。然而,有關工作進度杳無音訊。單單在本年十月至今,已有至少六名學生自殺,其中四名更與學習環境有直接關係。自殺學童更有年輕化既趨勢,近期最年輕的自殺者更只有十歲。

聯席過去一年多次邀約跨部門工作小組的統籌羅致光局長,但至今仍未能會面。單在過去兩個月,局長先後兩次改變會議時間,由2018年11月12日下午5時半 改至2018年11月23日下午5時半,再改至2018年11月23日下午5時正,最終更擱置會議。

另一方面,有關勞工及福利局就防止青少年自殺工作小組的工作進度的回信,局方曾指出工作小組至今共召開四次會議,並已於2018年10月向行政提交報告。然而,特首林鄭月娥於今天(11月14日)立法會行政長官答問環節中曾表示未收到工作小組的任何報告。聯席對此感到遺憾,希望特首能夠責成是次會面,顯示政府的確認真面對學童輕生的不幸事件。

特首林鄭月娥於立法會行政長官答問環節中承諾會親自關心及處理,聯席希望特首能盡快主動邀請會面,共同檢視及討論解決學童自殺的措施。

防止學生自殺民間聯席
14-11-2018

廣告


廣告

香港獨立媒體網就兩學生媒體司法覆核申請被拒聲明

2016年,學生媒體浸大《新報人》及中大《Varsity》記者被拒進入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新聞中心,提出司法覆核。昨日高等法院頒下判辭,以技術理由拒絕批出司法覆核許可。

法庭拒絕的主要原因,是政府新聞處在學生入稟後,修改就學生媒體採訪的政策,容許七間大專學生媒體派出四名記者進入同年立法會換屆選舉新聞中心。法庭認為政府的政策已經改變,是次司法覆核變得「學術性」。

是項司法覆核申請,「香港獨立媒體網絡有限公司」亦以利益相關者加入,本網記者在該年立法會新界東補選,與其他網絡媒體一樣被拒進入新聞中心。

司法覆核許可聆訊在2017年進行時,香港記者協會就網媒採訪權入稟,並獲批司法覆核許可,故在本案聆訊中不再處理網媒採訪權問題。及後新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當選後,宣佈開放網媒採訪權,容許「純網絡媒體」根據《本地報刊註冊條例》登記後,使用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及採訪政府場合,記協亦宣佈不繼續進行司法覆核申請。

本網對是次判決的回應如下:

廣告


廣告

守護⼤嶼聯盟致⽴法會議員的公開信

敬啟者:

事:要求⽴法會議員否決綠⾊債券議案

政府擬在11⽉14⽇的⽴法會會議上提出「根據《借款條例》動議的擬議決議案」,即通過綠⾊債劵計劃,先撥款1000億。然⽽,政府⼀直對綠⾊債劵的⽬標和相關政策含糊其辭,實有假借綠⾊之名⽽只為發展之嫌。我們希望各⽴法會議員能好好把關,不要讓公共財政運⽤打開⼀個無法修補的缺⼜,在會議上積極質詢,推動公眾諮詢並堅決反對此議案。不要⼤型⼯程隨意⾨在⽂件當中有提到是次借款「將會記入基本⼯程儲備基⾦,為政府⼯務計劃下具備環境效益、並已
獲財務委員會撥款批准的⼯程提供資⾦,當中包括但不限於與可再⽣能源、能效 提升、防⽌污染及污染管制、廢物管理、⽔資源及廢⽔管理及綠⾊或低碳建築等相關的⼯務⼯程。」,然⽽,卻沒有充份全⾯的政策⽀持和具體⽬標,例如:每年提⾼可再⽣能源的比例、每年減碳排放量⽬標、源頭減廢政策⽬標、回收政策⽬標等。政府稱會參考「國際資本市場協會推廣的《綠⾊債券原則》及氣候債券倡議組織推廣的《氣候債券標準》」,但相關「綠債標準」的內容相當粗疏⽽沒有規範,綠⾊⼯程都只淪為空談。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中文大學今早舉行畢業典禮,有畢業生抗議《國歌法》立法,也有社會工作系畢業生在典禮進行期間拉起「悼香港 念政治犯」的橫額,呼籲同學一同站立默哀,悼念淪喪自由的香港,勿忘遭受政權迫害的政治犯。

組織是次行動的社工系畢業生張展翹表示,是次行動由六名社工系的學生發起,並在典禮開始前呼籲其他同學站立為香港默哀,他當時目測亦至少有兩排同學起立和應。他認為是次行動的反應不俗,希望日後會有更多同學關注社會議題。

IMG_8253

廣告


廣告

陳凱欣舉行「造勢大會」,傳媒目光都放在建制總動員站台;作為街坊,我就聚焦那過百輛圍著球場違泊的中港車。

話說造勢大會期間,圍著集會場地的楓樹街、汝州街及黃竹街三條小街,被一排又一排的七人中港車佔據街頭巷尾,令街道只餘一條行車線可用,場面猶如一個中港車車展。這些中港車有個特色,就是附近總有個擔住口煙及時而吐痰吐口水的司機在等老細;我專登在場地外走了幾圈,看著老細們逐一現身。

到底暴發戶係咪有樣睇?眼前是一個又一個的張宇人、邵家輝、張華峯、黃定光翻版(大陸版),個個肚滿腸肥,囂張跋扈,分別只在於他們大都是剷平頭裝而已。造勢大會完結,過百輛中港車也隨即離去,只留下地上的煙頭和痰沫。

我知這說法難免會引起中港爭拗,抱歉帶出族群矛盾不是我原意,我只想提出四點觀察:

1. 陳凱欣過往經常扮獨立素人,若沒有建制的裙帶關係,能動員到這些愛國愛港愛鄉社團出手?我聽到記者在場內做訪問,有支持者說欣賞陳凱欣形象中立故必投她一票;原來香港人對「中立」的要求真係好低好低好低好低。

2. 如果每輛中港車代表一個愛國愛港愛鄉社團,那不管是以蛇齋餅糉利誘,還是社團本身的「魅力」所在;只要阿爺一聲令下,100架車就有100個老細,只要每人吹100票出來,那就已經有10000票,好過我們擺100個街站。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中文大學今早舉行畢業典禮,有文學院及社會科學學院學士畢業生在場內抗議,反對《國歌法》立法損害言論及思想自由。

參與行動的包括中大學生會前會長王澄烽、前副會長郭翠瑩、文化研究系畢業生何哲瑩、政治與行政學系畢業生張鈞翹等約二十人。主禮嘉賓進入會場時,學生舉起「為何不愛國亦是罪名,為何不肅立是件壞事情」的標語抗議。在奏國歌時,學生繼續舉起標語。

行動聲明:
驪歌初動 惡法將至——中大畢業生就抗議國歌法行動之聲明

廣告


廣告

國務院令 221 號 第一段 第二及第三節

廣告


廣告

致不願妥協的人:

「不利用這個機會抗爭的話,你沒有第二個機會再抗爭。」流亡作者馬建在離港前留下了這句說話。這番對藝術家的寄語,亦是對香港言論自由的警醒。

最近一星期,香港社會一片肅殺,言論自由的寒冬進一步逼近。馬凱因外國記者協會曾邀請香港民族黨演講,被拒絕入境;藝術家巴丟草、馬建分別被大館、The Annex以受政治壓力為由取消展覽及座談。程序中毫無標準,說禁就禁,說復辦就復辦,全因當權者任意定奪。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人治取代制度早見先例:民選議員被無理取消資格、選舉主任因候選人政治立場而取消其參選資格,甚或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無庸置疑,連串事件印證香港曾為之自豪的法治精神、制度公義,在來自北京的政治壓力下都逐漸分崩離析。官僚系統、專業界別,無一不因白色恐怖而自我審查。過去一年,你我都是香港制度崩壞的見證人。

今日國歌法 明日廿三條

廣告

蘇鴻葦

香港大學政治法律畢業,鬼使神差地到了英國讀Data Science。我堅信科技是屬於所有人的,而不是鞏故權貴的工具。 網誌


廣告

Donald Trump 不斷指媒體是Fake News,其實並非痴人說夢。早在1988年,美國學家Noam Chomsky(差不多是最有江湖地位的學者),已經寫了一本書叫Manufacturing Consent,解釋為何美國的媒體事實上是美國政府的喉舌(如果想看更多的討論,例如為什麼TVB根據Noam Chomsky的理論也是宣傳機器,可以參考我這篇文章)。以下是Noam Chomsky 在書入面的理論:

5個令媒體變成宣傳機器的原因
Noam Chomsky 指出有5個原因令美國的宣傳機器系統化:

  • 成立一個媒體的成本大為增加,因此不少持小眾立場的媒體難以生存。加上,美國不斷放寬媒體的收購規管,媒體的股權不斷集中。有研究指出6間公司持有90%的美國媒體。可以想像,這些大老闆會對媒體的報導有什麼影響。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從去年年底的廣東毛派讀書會事件以來,可以看出習近平打壓左翼青年已經成為一個趨勢。

中國勞工論壇報導

自佳士工人鬥爭以來,特別是8月24日全國抓捕行動之後,中國多所大學的左翼學生社團受到打壓,包括北京大學、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科技大學、北京語言大學、西安理工大學、山西中北大學等等。此外,再有十多名佳士聲援團青年被警方綁架,其中五人是北大學生!佳士工人聲援團在聲明中揭露,「北大校方默許警方綁架,這是高校打壓進步學生和左翼社團的又一罪狀。」

這是一場極為重要的事件。在中國青年和工人廣泛的激進化下,部份毛左學生和年輕人在工人待遇、性騷擾和國家鎮壓等議題上,與中共當局變得比以前對立。因此,年輕人過去未被政權視為威脅,但現在受到猛烈打壓。

廣告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廣告

今天下午,立法會行將強行通過至少$1000億的綠色債券議案(議程第四項,約於五時後開始,視乎其他議程進度)。

繼陳茂波「東大嶼考慮發債論」之後,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又有「大嶼加大保育力度,建立零排碳新發展區」的講法。種種跡象顯示,**綠色**債券明顯與東大嶼項目有關。

現在再簡略小結幾點︰

【1. 政府發綠債啫,冇話關東大嶼事喎?】

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是工務工程的帳目,宜整全理解。即使只為無爭議性、有環保效益的項目發債,實質上仍然等如增加了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的財政實力,令有爭議性的大白象基建,更有推動空間。

發債,就是為未來賣地成績波動的風險,提供重要的調節,令萬億東大嶼再無後顧之憂。

【2. 東大嶼填海填到咁,趕絕海豚,咁都環保,唔會係「綠」債卦?】

星星局長已露口風,同埋,即使填海唔綠,配套工程可以好「綠」。

任何工程,加入一點點再生能源,即刻變綠。任何鐵路,無論是否有利民生,都可以計到「減排效益」(相對巴士而言),成為「綠色工務」,利用今日這個綠債議案集資。

廣告


廣告

就2016年2月28日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當日,《新報人》記者被政府新聞處拒絕進入新聞中心採訪,本報於2016年5月27日向高等法院入稟司法覆核,爭取合法採訪權。時隔逾兩年,高等法院今日頒下判詞,拒絕《新報人》的司法覆核許可申請。《新報人》尊重高院的判決,但對此表示遺憾,本報會研究判詞,並徵詢法律意見,探討下一步行動。

《新報人》為根據《 本地報刊註冊條例》註冊的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學生刊物,定期就不同新聞議題出版月刊。本報認為,目前政府雖然承諾,向本地7間大專院校的新聞系學生,開放不多於4個採訪名額,報導重要活動,惟2017特首選舉時名額被扣至3個,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採訪則減至2個,朝令夕改的做法影響記者充分參與採訪,本報亦無從得知分配準則,全由有關部門決定,違反《基本法》賦予的新聞自由。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新聞系學生刊物
《新報人》
2018年11月14日

廣告


廣告

2016年2月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中大新傳學院實習刊物《Varsity》、《大學線》以至其他大專院校新聞系學生記者,皆被拒進入新聞中心採訪。《Varsity》及浸會大學《新報人》前年入稟司法覆核,指政府做法有違新聞自由。

高等法院今早駁回有關申請,《大學線》尊重高院決定,惟對裁決表示遺憾。

判詞指出,政府已採取新措施,在特定政府活動當中,容許7間院校最多各派4名學生採訪,因此法庭毋須處理。本刊需要指出,現時學生刊物採訪特定活動,事前均需徵處方批准,人數亦有所限制。政府雖有少量名額,但實際數目純屬酌情決定,公眾無從得知箇中準則。限制入場人數亦妨礙同學的採訪工作。

本院實習刊物按《報刊註冊處條例》合法註冊,理應享有與主流傳媒同等的採訪權利,政府新聞處對所有記者,包括學生記者亦應一視同仁。本刊認為,政府做法損害公眾知情權及新聞自由。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刊物
《大學線》

廣告


廣告

夜闌人靜……

扭開電視,無意中看到TVB為紀念藍潔瑛重播的《義不容情》。

冷酷無情的主控官(岳華飾)贏了辯方律師(鄭君綿飾)……最終獄長(何璧堅飾)無奈拉下絞刑桿,將一身紅衣的無辜女人(藍潔瑛飾)問吊…… 好心人(蘇杏璇飾)將兩個孤兒帶去澳門向大伯(江毅飾)求助……

短短三十分鐘,劇中全是故人。
再看看片尾的演員表,還有關海山、陳有后、曾守明…… 數不勝數。

義不容情,這四個字意思,應該就是公義容不下半點私情。

未必有人記得,這個劇集播出的歲月。

《義不容情》,是從1989年4月初,在翡翠台推出,直到6月中大結局。

也就是同一時候,天安門風雲變色……

由胡耀邦逝世群眾悼念開始,直至坦克血洗長安大街作結。

我的心,在那一夜,也同時死了……

三十年後的今天,《義不容情》可以重見天日,但那些坦克入城的畫面,已被一條又一條的無形紅線所阻隔,可還有人夠膽去觸碰?

昨晚,坐在電視機前面的我,陷入了無底的思緒深淵。

在這個「情不容義」的地方,700萬無辜香港市民,何嘗不是跟電視機裏面的藍潔瑛一樣,每個人頸上套上大麻繩,站在絞刑台。

不知道腳下的活門,什麼時候會突然打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傳真社日前揭發,新界沙頭角邊境禁區遭廣東邊防部隊非法霸佔長達6年,被佔用的土地面積達2萬呎,當中涉及五幅私人土地。中方人員不但在該處開墾農田,更自行建橋過河,違反出入境程序擅自進入香港邊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立法會質詢時,表示政府對沙頭角河改道一事毫不知情。立法會議員朱凱迪質疑政府並非一無所知,而是有意隱瞞。

朱凱廸引用地政總署資料,指根據署方2017年6月9日的航空照片,政府曾把2萬呎被佔用土地剔出香港範圍,但在2018年7月29日的航空照片中,卻把該處土地重新納入香港邊界範圍,被侵佔的邊界線自始「回復正常」。朱凱廸強調,該批航空照片是低飛拍攝,認為此乃罕見做法。他質疑政府早就得悉解放軍佔用土地,故低飛拍攝以了解情況,「咁樣係粗暴侵犯香港土地,絕對唔可以就咁算。」

深圳當局聲稱基於防洪為由,才作更改河道,毛孟靜質疑防洪並非小型工程,發展局及地政總署不知情的說法令人難以置信。對於林鄭指有人借事件「上綱上線」,渲染成跨境執法的議題,毛孟靜反駁,「根本無人講跨境執法,一直講緊佔用香港邊境嘅問題。」她指出,跨境執法的猜疑是由中方自行引起,事源廣東邊防六支隊十三中隊梁隊長接受傳媒查詢時,自稱可拘捕走私偷渡的犯人,故才帶出跨境執法的說法。

廣告


廣告

案情:譚凱邦以個人名義於2014年入稟高等法院,挑戰城規會批准發展商長實在臨近后海灣的漁塘濕地「豐樂圍」的決定。

豐樂圍部分地段列入后海灣濕地保育區,港府1995年簽訂了《拉姆薩爾公約》,有責任保護這片寶貴生境,長實須提供保護濕地方案才可發展,因此於1998年與WWF合作,只用魚塘5%面積建低密度住宅,並提供2千至3千萬元成立基金,供WWF負責長期保育和管理其餘的95%濕地,以期通過城規會批准,然而WWF於2013年5月宣布退出合作後,同年11月,城規會卻在未有確實的保育團體接手下批准長實興建19幢豪宅,涉約2000個單位的發展工程。

進度:法院早於2015年批出司法覆核許可申請,惟排期至11月15日於高院開審,預計將審訊2天。

反對任何形式的「濕地保育」

現狀是豐樂圍的居民被趕走,而長實嘗試各種合理性去衝閘。WWF 跳船後,長實會無恥地把任何可以裝飾自己的環保團體穿戴上身。而任何一點
因此,維持現狀是所有可能選項中最可取的一個。

追究奧雅納顧問公司的歷史責任。奧雅納的環評只處理污水及噪音等「發展副作用」,並且包裝成可以克服的條件。但絕口不提「不發展」的選項及附近社區的破壞,以及對天水圍村村民的「二度傷害」。

此公司刻意誤導市民,必須負責。

廣告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廣告

葉劉淑儀議員,我唔係咁睇噃!咁嘅建議都夠膽提出,真係不愧係建制派。

海洋公園及迪士尼樂園都是香港人有份的設施,應該首先優惠香港人,建議應該讓東涌、上水及所有受大陸旅客及水貨客影響的香港各區居民(即全港所有市民)半價使用。

建議解放軍駐港部隊發揚人民子弟兵的精神,即時宣布全時間全天候開放所有駐港軍事用地,供大陸訪客免費燒烤野餐。

也建議特首與東涌居民共同承擔,開放禮賓府,讓大陸旅客進場摘花踐草。

又建議政府開放政府總部人民廣場,讓旅客自由出入食嘢大小便。又可以做到門常開,又可以斷示威者後路,直頭一舉兩得。

佢仲話如果沒有那些人示威,東涌就不會這麼亂。這句也不能同意。

如果冇葉劉淑儀這一類建制派議員,根本可能就唔會搞到條橋咁鬼樣。所以正確講法應該係:「如果沒有那一批建派議員,東涌不會這麼亂。」甚至可以話:「如果沒有那一批建派議員,香港就唔會搞成咁。」

廣告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廣告

2010年,他回流澳門,在新澳門學社擔任議員助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文:景嚴

多年參與社運﹑曾參與立法會選舉﹑出名改圖惡搞諷刺時政弊病的「愛瞞日報」幕後推手(又做前線記者)—在內地修讀政治系的崔子釗,當年畢業後並沒有走上紅色之路,反而投入民主陣營,利用網絡的力量,打造澳門最高關注度的網絡媒體。時過九載,崔子釗跳出熟悉的圈子回復自由身,多年來社運和一人媒體的身分,為他帶來些什麼?又如何看待網媒和公民社會的整體發展?

為興趣直闖京城

十多年前,澳門學生遠赴北方升大為數不多,崔子釗毅然選擇隻身到北京政法大學修讀政治系,他坦言,當時有顆想往外闖的心,不想待在澳門,而選學校的原因很簡單,讀政治就該到中國的「政治中心」——北京。「北京有很多名府高校,但以法律為主的政法大學,在眾多高校中算是弱勢的,尤其是在『六四』事件之後,法律和政治都是比較敏感卻又不可抹殺的領域,多少都會有些打壓。」雖然校內硬件設備沒比其他高校好,但師資卻相當不錯,他笑說沒有「洗腦教育」,老師們在課堂上各抒己見,氛圍自由奔放,倒是讓他學識增長不少。

廣告


廣告

普立茲音樂獎得獎劇作《天使之骨》(Angel’s Bone)近日在香港作亞洲首演,主辦方「新視野藝術節」在演前演後均安排座談會,由製作團隊現身說法,講解創作過程。回到2010年,作曲家杜韻想講述一個有關賣淫的故事,文本作者羅伊斯.瓦弗瑞克(Royce Vavrek)則對天使這個題材有興趣,後來兩人選定人口販賣作故事主題。

在2016年作品於紐約聖三一教堂面世之前,製作團隊從千百個採訪得來的真實故事中,提煉出最具代表性的故事框架和男女角色,再審視各場景中無數個可供選擇的組合方案,將文本對白、音樂類型、光影設計、舞蹈編排等原素融為一體,務求在劇場發揮最佳效果。

我思疑在六年創作過程中,隨著版本不斷演變,在尋求最強大的戲劇感染力時,更為古老而根本的人性母題無可避免地佔了上風,揭露社會真相的初衷逐漸退居為故事大布景,功能在於導引出角色的性格特質和紛雜欲望,以及他們所展示的人性原型。

人口販賣議題於是成為一塊跳板,觀眾由此躍入製作團隊所構想的人性深淵,在千錘百煉而成的舞台效果中,隨同千變萬化的燈光色澤和歌聲旋律,欣賞由劇中人心所滋生的色欲、暴力、剝削、虛偽、冷酷和熱情。

廣告

葉七城

寫生活,談電影,無出息,病態懷舊。 網誌


廣告

(注意:本文涉及《無雙》重要劇情。)

看完莊文強導演的《無雙》,片長 130 分鐘,知道「畫家」不是周潤發,而是郭富城,發現導演以快打慢,三扒兩撥直奔結局的時候,我是按捺不住的,暗忖:「導演,咁都得?」散場時,觀眾都是靜默的,看不出一絲興奮(或失望)表情,我只記得第二次看的時候,當周潤發飾演的「新界南警員 PC 28818 吳志輝」被輕易地制服時,有位女觀眾大叫:「咁易就捉到,哈哈哈!」

我在短時間内看了兩次《無雙》。當然是為了後段,導演使出絕招,推翻之前劇情:郭富城才是周潤發!其實,這種手法也不是莊文強發明的,心水清的觀眾立即想到 Bryan Singer 導演的《非常嫌疑犯》(The Usual Suspects),Kevin Spacey 被盤問時,一直刻意誤導警方「幕後主腦 Keyser Söze」是個怎樣的人。

以假亂真的藝術

廣告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廣告

台灣的九合一選舉,不是總統、立委的大選,而是地方首長、民代的選舉,然而不論是中國的政治人物,還是台灣不分藍綠的政治人物,都把它作為二○二○年的前哨戰,這不但是因為地方選舉的輸贏會關係到「地方包圍中央」,而且有志於參選二○二○大位者,也利用這次選舉為二○二○部署與練兵。

中國這次的介入,包含空戰和陸戰,空戰以網路為主,這是中國在上世紀末提出「超限戰」後在台灣的大規模實踐。至於陸戰,是選定幾個主要代理人給予空前規模的加持,另外就是中國代理人組織的公開參與。

中國的人口眾多,人海戰術一向是其特殊戰法,加上豐厚的資源,台灣如果沒有美國的支援,早就亡國。因此照道理來說,不分藍綠,都應團結抗共。然而藍營權貴大多已為私利而投共,從來不會發出對中國的異議。就如即使習近平稱帝及其侵略擴張行徑在全球已為千夫所指,陷入困境,偏偏就是馬英九在關鍵時候大拍馬屁,把「不統」改為完全相反主張的「不排斥統一」,以表示對習的赤膽忠心,要台灣人尾隨維吾爾人關進中國的再教育集中營,其心何其毒也。

所幸有六、七成台灣民眾自認是台灣人而不是中國人,堅決抗拒中國的統一。然而他們有的追求台獨,有的認同華獨,雖然至今沒有相關的民調得出可以參考的數據,到底他們各自佔了幾成,然而憑常識判斷,如果把他們分開,各自應該都不到五成而成為少數。中共正是利用這一點進行分化,才可以各個擊破。

廣告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網誌:http://aukalun.blogspot.hk/ 網誌


廣告

2018年,饒宗頤、劉以鬯、查良鏞先後離世,他們都是亂離中的南來文人;還有電影界鄒文懷、演員藍潔瑛,他們提示大家,香港曾經瘋靡全球華人的文化影響力。

2018年,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電視節目鋪天蓋地歌功頌德,習近平接見港澳名人富豪訪問團,「重要講話」中特別提到港澳在改革開放進程中,地位是獨特的、貢獻是重大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罕有地「高度評價」香港,惹來不少議論。

習近平所言,稍讀讀歷史都知道,屬於常識。改革開放初期,眾多來自香港的「改革先鋒」,絕大部分是南來香港資本家或其二代;習近平沒有再往前追朔,是什麼逼使他們當年遷移資金技術到香港?正是為了逃避你黨的極左思潮計劃經濟加極權統治,這群資本家最後紥根香港,積累經驗,在香港發迹,香港是中國現代化進程的孵化器。

饒宗頤、劉以鬯、查良鏞辭世,有人慨歎是一個時代的終結;若要慨嘆,也請回望從前,一個輝煌時代如何鍊成。

這些,當然,習近平不會講。

文人南來,因為香港有表達自由、有出版自由、有學術自由;資本家逃到香港,乃因為香港有資金流通自由、有貨物流動自由、有產權保障、有法可依、有法治傳統。

不是要為香港自吹自擂,說到底,香港的成功只是歷史巧合;錢穆所言,南來香港「藏器待時」,改革開放時,資本與技術確實「藏器」香港後,假以時日等到生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