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一、把這次補選升格為一場「運動」,再激化活化民主運動,是這次補選「參選人」最重要的任務。

二、一四年後,香港民主運動或廣義民主派成為了北京「要消滅、斬草除根」的對象:確認書、釋法DQ、政治檢控、抗爭者大舉入獄,北京要把街頭內外的民主能量都要趕盡殺絕,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

三、放在我們眼前的兩大困境,一是因DQ而造成議事規則面臨被強行竄改、大幅矮化立法機關地位的局面;二是兩場因釋法DQ而起的補選。

四、補選是廣義民主派與威權北京對壘的戰場。連續輸了很多場,輸到很多人都很累,而補選是我們看得見不但可以「止蝕」、終止連敗的機會和窗口。

五、議事規則這仗是難打之極,單靠議會內的力量是遠遠不夠。選舉或許是「興奮劑」,但每次選舉都是政治動員的窗口,每次選舉都有累積政治能量的potential。把這兩場仗,利用補選的能量engage公眾帶動議會內外的複雜鬥爭,是每一個參選人的任務。

沒有這份「運動觀」,沒有肩負起重新活化、帶領香港民主運動的責任,沒有這個視野,其實可以回家睡覺。這次補選的性質不是「拿番地區直選的一個位」咁簡單,也不是簡單說能「我最能團結民主派」就收貨,看到這個「運動」的重要性,累積到能量並帶動到民主運動重新「動」起來,對我能說是判斷是否合適候選人的惟一標淮。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民主動力下午舉行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初選論壇,工黨主席郭永健、新民主同盟范國威和前學聯常委張秀賢短兵相接。在「主場時間」時,張秀賢質問范國威,新民主同盟當時有三名區議員在去年立法會選舉倒戈,質疑范是否和黨內成員關係欠佳:「黨都團結唔到,點團結民主派?」范國威認為是黨員的忠誠問題,不應將這件事放大至今次初選的層面。張再追問,范國威早前對社區網絡聯盟的失實說法,質疑他未能團結所有非建制派。范國威稱,已和對方解釋及邀請到其網台節目作溝通。

IMG_7740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民主動力下午就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初選舉行論壇,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在論壇中引述網上問題,問到三人有沒有得到青年新政和本土民主前線的支持,三人同稱沒有。郭永健簡單回覆表示沒有,范國威則強調,自己有正規地對他們發放資訊和曾接觸他們。張秀賢指,雖然對方沒有正式授權作支持,但從網上得知本土派覺得自己是可以接受的候選人,並稱今次的議席由DQ而起。

除了民主黨,香港眾志早前亦已表明支持郭永健,公民黨執委余德寶對獨媒透露,公民黨將會在星期二開會,屆時將決定在新界東支持那一位參選人;強調會以勝算、質素及能否團結民主派作依歸。

在開場簡介時,郭永健強調,今次不是議席之爭,更是一場政治運動,民主派必須四席全取。他強調,今次的參選是要抗衡惡法,自己一一直為基層、勞工和民主發聲;提到在2012年時曾加五區公投,便是希望打破功能組別的千秋萬世。他斥工聯會站在工人的對立面,所以需要工黨揭穿對方的真面目:「All in郭永健!」

廣告


廣告

曾經有過一段時間,中國的左翼知識份子很熱衷和印度及其他東南亞國家交流。因為大家都是第三世界的發展中國家,大家都曾經歷過來自西方的猛烈的現代化衝擊,大家都處在全球資本主義的體系當中,面對着許多相似的問題和困難。我有一些朋友,他們非常認真地相信我們能夠在印度的知識份子和社區發展經驗當中學到不少教益,所以時不時就邀請一些印度著名學者來華演講。我還記得好幾年前,有一位在後殖民研究領域裏面聲名卓著的印度思想家,在參觀完中國幾座大城市之後,回答記者的提問,循例要談對於中國的印象。可能有點出乎記者意料,他對上海和北京等極度發達的大城市的第一印象居然是:「真奇怪,為什麼中國沒有貧民窟?」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民主動力舉行立法會補選初選論壇,今早先進行九龍西論壇,三名參選人包括民協馮檢基、姚松炎和民主黨深水埗區議員袁海文「一較高下」。在論壇「主場時間」,袁海文追問馮檢基為何在去年立法會選舉轉戰新界西,是否離棄九龍西選民,又問到民協不是由年輕人參選;現場多人拍手歡呼。馮檢基表示,民協從沒有離開九龍西,承認去年立法會選舉的部署可能有失誤,但強調民協在2016年已提出初選,但沒有政黨支持。馮檢基反撃稱:「點解唔係新一代?因為有機制,民協有機制,民主動力有機制,係咪要18歲先可以參選?」

IMG_7694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民主動力今早舉行九龍西初選選舉論壇,姚松炎再次呼籲動員反對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在論壇開場時,袁海文和馮檢基主打規劃及房屋議題。姚松炎表示規劃、土地、房屋、教育和社區共融等都是自己的強項,但修改《議事規則》迫在眉睫,強調上述議題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戰場在民間,不能再等3月11日當選後才工作;必須馬上啟動政治運動,號召港人反對修改《議事規則》。他又重申自己是被DQ的議員,參選是義不容辭。

IMG_7689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放負有益身心,但切莫過多。

不停發放負能量,或與友好圍爐,長期怨天尤人,批評這個批評那個,除了損害自己的心理健康,更會影響工作/學業,干擾身邊人思緒,妨礙正確判斷。
問題是,如何得知自己放負已超出合理水平?

一般而言,人很少覺得問題出在自己身上,之所以有負要放,自然是因為覺得自己無運、唔掂或被虧待、遭欺負。這當然可以真,可以假(為免複雜,不討論混雜情況了)。無奈當局者迷,辨真偽的關鍵,偏偏在這個當局者身上。旁觀者無法像金田一那樣料事如神,只要當局者有方法自圓其說,便不容易抽絲剝繭,逐點拆解,把繫鈴人的鈴解下來。

那麼,當局者有甚麼方法可以測試一下自己或身邊人放負的合理性:

廣告


廣告

曼徹斯特雙雄:曼聯和曼城,均誕生在19世紀英國工業革命的浪潮。這不僅是兩家球會在綠茵場上的競逐史,而是一部工業城市的興衰史。恩怨的厚度,遠遠蓋過迪維斯對費格遜的積怒,和曼聯球迷對noisy neighbor的憎恨。不過,兩軍早年的對立其實並不明顯,有時候反而會互相幫助。

一條鐵路、一條運河,改變了曼徹斯特的命運。她本是一座紡織業基地,但是所需原料必須經由利物浦的港口(Albert Docks)運送,而當地徵收的碼頭用費使產品造價昂貴。正因如此,世界上第一條客運鐵路──利物浦至曼徹斯特鐵路在1830年啟用。1894年,耗資1億英元的曼徹斯特運河建成,使曼市商品能直接經大海往世界各地,把曼徹斯特的巨大經濟能量釋放出來。

工業革命為足球運動的崛起帶來契機:工人階級的壯大、工運造就工時縮短,使群眾有了餘暇投入足球。但是,工業革命未能妥善解決勞工的生活待遇,使他們只能沉迷酗酒。

廣告


廣告

記得今季NBA開打不久,朋友問我,今季又是支持馬刺?我覺得這問題很可笑,因為對我來說,支持球隊應該是一生一世的事,但也明白,有些朋友是支持球員,多過支持球隊;如身邊有人是Vince Carter的fans,由速龍而起,網隊、魔術、太陽、小馬、灰熊,來到今季的帝王,他也真的每件都要儲,有時更要從外國訂購球衣,那種狂熱和支持愛隊並無兩樣。

當Tim Duncan退休,我也經歷過看馬刺而失去焦點的日子,就算Kawhi Leonard打得多好,也總是覺得有點不足,正如支持利物浦多年,可是自謝拉特退休後,有段時間是喪失了熱情,罕有地連續幾場不看(平常總是每季睇足38場),那大抵不關球隊戰績的事,因為追逐贏波,從來是勝利球迷,真正的fans,不離不棄YNWA是基本吧;只是沒有了一個陪住你十多二十年的球星,那種「一個人行路」的感覺真的難受。

廣告


廣告

香港眾志將在2017年民主動力初選機制中,支持九龍西選區的姚松炎以及新界東選區的工黨郭永健。

姚松炎教授就任議員時表現突出,精於以專業知識質詢政府,時常尋求突破性的多贏方案,是議會中不可多得的建言聲音。香港眾志認為,姚教授重返議會將是市民之福,為民主派添加正面動力。

工黨在過去一直與香港眾志以及其他進步民主派緊密合作,是可靠和緊密的戰友。郭永健是新世代中傑出的工運組織者,若能進入議會,將會填補民主派現時缺少的勞工聲音,壯大民主派影響力。

香港眾志呼籲,無論日後初選結果為何,民主派支持者定必要團結一致,令今次補選的四席全贏。

香港眾志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

廣告


廣告

阿樂:

自從上完性別與社會的課堂後,很久沒見了。但當我收到你的短訊,訴說你對運動員呂麗瑤剖白她被性侵的經歷時,感到痛心及困惑。其實,我亦同時為一個23歲的女孩要這樣站出來訴說她13歲時被信任的人性侵的經歷,感到非常痛心。但是,痛心過後,我在思考,到底我們的社會可從這事上學到甚麼教訓?單是要受害人報警,由執法部門處理事件,真的就可以解決問題嗎?

作為一位長期研究性別議題的社會學家,作為你的老師,我希望跟你們分享一點我的想法。

如果要不辜負已站出來的性侵倖存者,我認為社會及政府應該更進一步討論如何透過教育,改變文化、改革政策,預防及有效處理性侵犯和性騷擾事件。

呂麗瑤剖白關乎兒童被性侵的問題。在香港,兒童受性侵普遍程度令人非常吃驚。根據社署的數字,2017年頭半年的新呈報虐待兒童個案中,有近三成是性侵個案。目前全港仍有很多學校及服務青少年的機構未有制定處理性騷擾及性侵犯的機制。例如今次涉事的體育會,根本沒設立完善機制和平台處理性侵和性騷擾的投訴,以致當事情發生時,受害人往往會有冤無路訴,或者不相信投訴能得到嚴正處理而放棄申訴。所以我認為當務之急,政府應責成學校和服務青少年的機構盡快制訂處理性騷擾的政策和機制。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領匯於2005年底上市,「領匯監察」同時成立。

當年公屋居民盧少蘭提出司法覆核欲阻撓上市,但最終失敗。上市已成定局,一眾關注人士於是成立領匯監察持續跟進,其英文名稱「Link Watch」代表組成的人——工人(Workers)、社運人士(Activists)、學者(Teachers)、商戶(Commercial tenants)、住戶(Housing tenants)。

12年間,領匯改名變成領展,領匯監察仍行不改名,繼續對抗資本。蘇樂怡過去12年一直參與領匯監察,現時擔任主席。「當年反對領展的人,現在可以得到平反。因為當時反對的point,領展而家做晒有突。」

廣告


廣告

7/12 中西區議會

區議會召開特別會議,爭論西環碼頭應否有「社區苗圃」。

主持會議的民建聯陳學鋒,多次強調西環碼頭「暫時唔對外開放,依個好清楚」。現在借用須向政府申請,而且一旦開放,就必須有「安全措施」。

他以「十號風球石澳泳灘」為喻,謂有人滑浪遇溺,消防員必須去救,沒所謂「責任自負」,政府和區議員「必須負起基本責任」。

2

「作為區議員,我地冇辦法承擔一個未開放地方,發生意外嘅法律責任。」

筆者追問「安全措施」是什麼,是救生員抑或欄杆。

廣告

生活

信喇!真係信你好打喇

廣告
信喇!真係信你好打喇

廣告

沒法不羨慕馬雲,唱歌演戲跳舞瓣瓣掂,而且又好打,在《功守道》把李連杰、吳京、鄒市明打到落花流水,教天下英雄競折腰。想當年,如果我有他一半身家,可能就不會給戰狼拗傷手指公,傷足五年。

大概十年前吧,我還有負責娛樂報道的時代,還要出席英皇娛樂的春茗活動。對於各位大明星們,向來對他們認識不深。跟我一起工作的同事,會知道我喜歡考驗自己眼光準繩度,選這個那個做封面會賣書,也預計誰將會是新人王,卻沒有能力跟眾大明星打交道,不是不稀罕,是真的沒能力,以致幹了這行二十年,人人以為我識好多人,查實好多人唔識我,這麼多年因為採訪而成為朋友的,一隻手數完,係幾悲哀。關於這件事,我已經原諒了自己,生來是如此孤僻怪格,沒可以怨誰。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南區區議員區諾軒原來也是啟業邨的老街坊,他在邨內長大,12歲後搬走但仍在附近中學就讀,畢業前都常在邨中留連。問到關於啟業邨的回憶,他和長毛都提到「金燕餐廳」。區諾軒形容那是「實際的社區會堂」,街坊在此聚腳聊天,「我懷疑個老闆係識晒成條邨」。

不過這個地標年前已消失,而啟業商場剛被領展以10.1億售予外資財團,連同其他16個商場,作價共230億。十多年來領展巨獸瘋狂地蠶食基層生活空間,但民間反抗力量始終零散;作為區議員,區諾軒指地區工作者面對領展議題相當無力。

私有化漠視居民需要

區諾軒關注領展始於2011年當選區議員後,在選區利東邨看到種種問題,「將原本公營的東西一次過變成私營,而且毫無監察,導致區內出現很多無法解決的問題。」領展以利潤為目標,不考慮社區需要,不論是維修電燈,或是露天地方加建上蓋,大小事直接影響居民生活,然而領展根本沒有誘因執行,甚至試過要商戶自費安裝消防燈,「佢覺得嗰樣嘢有利潤,就會做得好快;但嗰樣嘢冇利潤,佢係會唔做。」

廣告


廣告

守護龍尾大聯盟成員今日(12月8日)到大埔龍尾灘監察政府搬遷生物的工作,發現在過程中有可能已殺死大量生物、遺留大量目標生物未能搬遷,加上政府不願提供資料證明搬遷工作的成效,大聯盟對此表示極度失望。

工程的承建商今日向大聯盟成員表示,已經以「雞頭車」(即挖掘機)把用以固定浮網的巨型石屎蠆放到泥灘上,雖然承建商指有人在車前查看有否生物,但泥灘上的生物極細小和數量多,根本不可能悉數移走,「雞頭車」加上石屎蠆的重量,足以壓死其下的生物,事實上大聯盟成員曾親眼目睹有生物被壓死,顯示過程極為草率。同時,這些大型機器壓過的地方,原本有不少凹陷位置,水退時形成潮池,是眾多生物的棲息地方,都已被人為破壞,未搬遷生物但環境已大大改變。

此外,搬遷工作只在日間大退潮的一至兩個小時進行,加上海星等生物會在退潮時埋在沙中,承建商根本不夠時間把大多數的生物移走;而遷移的地點汀角和龍尾的生境並非完全相同,但政府仍然不願意在今日公開如何證明和監察搬遷工作有效的相關資料,其他如之前的試驗結果、事前對生物影響的風險評估等資料也缺如。土木工程拓展署官員指會在明年一月設立龍尾灘工程的網上專頁,但不肯承諾會否把報告的全文公開,基本上是黑箱作業。

廣告

政經

從《世界人權宣言》七十周年看香港平權發展

廣告
從《世界人權宣言》七十周年看香港平權發展

廣告

每年12月10日是世界人權日,今年這個日子別有意義,因為聯合國宣布展開為期一年的活動,慶祝《世界人權宣言》頒布七十周年。聯合國並呼籲各成員在未來一年舉辦活動,推廣人權宣言的精神。

《世界人權宣言》是聯合國大會於1948年12月10日在法國巴黎通過的文獻。時值二次世界大戰後,不少地方的人民仍活在戰禍的陰霾,國際社會遂要求將保障人權與保障和平聯繫起來,促成了宣言的起草。雖然它並非強制性的國際公約,但成為日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以及《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的基礎,這兩項公約連同《世界人權宣言》被合稱為國際人權憲章,可說是現代社會人權的基石。

自《世界人權宣言》獲頒布至今已近70年,多項關於人權的國際公約被陸續訂定,但侵犯人權的現象仍持續出現在地球不同角落。今天多個地方戰亂連連,引發有史以來最大的難民和驅逐潮,狀況令人堪憂。與此同時,基於種族、宗教和信仰的矛盾與衝突在不同地區發生;鼓吹分離、煽動仇恨的言論不斷侵蝕人權的底線。非政府機構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於2017年初發表的全球人權報告便指出,人權危機在混亂的國際舞台上持續惡化,不少國家為追求狹隘的國家利益而打破捍衛人權的底線。

作為「亞洲國際都會」的香港,我們的人權包括平等權利狀況又如何呢?面對紛亂的世界,我們又該如何自處?

廣告


廣告

文:浩華@HelloWorld

自梁君彥當上立法會主席後,香港一直雞犬不寧。由上年十月梁游風波,又有高鐵一地兩檢,再由 "DQ2" 變成 “DQ6”,到今個星期的修改議事規則,每一件事中他用出盡每一分力,務求逼非建制派議員入死角。為的就是癱瘓非建制派議員,廢掉他們在議會上僅無所有的監察權,讓惡法在林鄭任期內無阻力下逐一通過。

該次修改會有其中以下更改:

一)開會法定人數由原來的35人減少40%至20人
二)呈請門檻由20人增加75%至35人

以上的更改根本就是削奪議員的基本監察權,進一步使行政立法失衝。減少開會法定人數會令會議及討論更易草草帶過,減低法案通過的時間及障礙,亦因出席人數減少,令立法會的認受性進一步下降,民怨沸騰。呈請門檻增加簡單來說就是減低議員成立專責委員會的能力,基本上由高官違規到部門行政失當,立法會議員都無力過問。這種主席帶頭自閹,矮化立會的行為,與吳三桂無異。

修改議事規則通過後,隨之而來就是惡法「廿三條」,在沒有真普選,基本民權未達標及三權分立蕩然無存的情況下,通過「廿三條」就是把鬼門關打開,加快香港赤化。連基本的遊行、示威甚至網上言論都會一一以國家安全理由被禁,本港的核心價值會變成歷史。

在當今的局面下,我們可做的其實不多,但趁我們還有機會的時候,應該把握最後阻擋西環爪牙梁君彥,表達和抗爭的機會,總比坐以待斃實際。

廣告

生活

高端議事堂

廣告
高端議事堂

廣告

高端議事堂

低端的中止待續議案被終止了
低端的人數點算要求已過時了
衝出嚟抗議嘅低端議員
被比他們略高端一點的保安員抬走了

「好嘢!終止無人再拉布喇」
權力幾近至高無上的英明主席
已將一切的低端元素
從議事堂打掃出去

只留低
高端的議員
在通過高端的議案

以確保國家可以安全地
再掃走議事堂外面
社會當中
所有的低端人口思想行為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提出將西區公眾貨物裝卸區一至三號泊位(西環碼頭)改建成社區園圃,中西區區議會海濱工作小組昨日開會討論。多個中西區居民團體代表出席,表明反對興建社區園圃,要求政府承諾尊重現有用家意願,保留作公共空間;又反對政府以短期租約形式「外判」碼頭管理權。中西區民政事務專員黃何詠詩在會上表示,西環碼頭由始至終從沒有正式開放,若要予公眾使用便必需設立基本安全設備,保險是其中一環,所以交由有購買保險的非牟利組織管理是一個良策。

SKY_1006

黃何詠詩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十九今天又十九。此人筆下一向錯謬極多,但我時間有限,只能偶爾寫篇短文指出他較嚴重的錯誤,為改善公共空間的資訊質素出點綿力。他今天搞錯的,是關於在美國頗流行的用語 "zero tolerance":

「零容忍」(Zero Tolerance)此一名詞之出處,自紐約前市長朱利安尼。這位新市長一上任,就聲稱對罪案「零容忍」,意即必動用一切警力,橫掃罪行。(見〈美式英語問題多〉)

廣告


廣告

文: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

監警會於12月6日發表2016/17年的工作報告,並在新聞稿中指出分類為「虛假不確」的指控升幅明顯,共有73宗,按年增加超過43%。監警會副秘書長(行動)梅達明並向傳媒表示,有些投訴人因應抗辯需要,作出「策略性投訴」,企圖令案件有疑點。而監警會主席郭琳廣在早前亦曾於不同場合提出類似說法。筆者認為兩位監警會的代表人物重覆在公眾場合提出這誤導及錯誤的說法,實在必須糾正,否則會令人誤以為投訴警察是可以影響刑事案件結果的「策略」,從而令投訴者的誠信被質疑。

為何「策略性投訴」的說法是不成立,更是不合理的評論?首先,投訴人所涉案件的刑事程序與他對警察的投訴是分開處理的,法庭是不會處理被告人向投訴警察課提出的投訴,也不會因有人投訴警察便終止審訊。第二,如投訴警察的案件有刑事程序進行中,投訴警察課須等到有關案件的刑事程序完結後方可總結投訴的調查,再交監警會覆檢。故此,投訴人的刑事案件在法庭作出判決之前、上訴程序完成之前,投訴警察課及監警會根本無法就投訴個案作出結論(更遑論法庭會依賴他們的決定對被告人作出裁決)。再者,法庭要處理的是投訴人所涉的刑事罪行,投訴警察課及監警會對投訴的結論根本與法庭要處理的事情不相干。

廣告


廣告

Hello, everybody, this is Dr. Cantonese (Chapman Chen) speaking. There are quit a few interesting Western loan words in Hong Kong Cantonese. Let us look at some of them.

si6dik1士的means or stick. dik1si6的士means taxi.

baa1si6 巴士means bus. si6do1士多means store.

do1si6多士means toast. bo1si6波士 means boss.

For example, zaa1zyu6 zi1 si6dik1揸住支士的,heoi3 daap3 dik1si6去搭的士,daap3 jyun4 dik1si6搭完的士,daap3 baa1si6搭巴士,heoi3 dou3 si6do1去到士多,sik6 do1si6食多士,sik6jyun4 do1si6食完多士,zong6dou3 gau6 bo1si6撞到舊波士。

廣告


廣告

選管會早前公佈將於明年3月11日進行立法會補選,由於屆時正值北京召開人大和政協會議,所以消息一出,旋即引起部分建制派政治人物高調表態指選管會的考慮不夠周全。部分反對派政治人物則表示對選管會難得獨立運作,公開公平地處理是次補選事宜表示歡迎。

其實,在處理如此重要的選舉時,選管會很大機會在正式公佈補選日子前,已在各個渠道「放風」徵詢重要持分者的意見。換言之,選管會事前完全沒有考慮到北京正值召開兩會的機會甚微。但至於為何它仍然要選擇在兩會召開期間進行補選,那很可能是有實際運作上的重要考慮。

縱然立法會補選的規模未必及得上四年一度的立法會選舉,但畢竟也是籌備需時的活動,尤其在臨近選舉的約半個月,選管會和相關的政府部門也會份外忙碌。明年的農曆新年公眾假期恰巧是2月16日至19日,有些選管會職員和政府公務員甚至會申請接連這個公眾假期放年假,直至2月下旬甚至3月初才返回辦公室工作。若把補選提前少許進行,那農曆新年和官方籌備補選的忙碌期便會相撞,如此安排勢必引起官方內部的強烈不滿。

廣告


廣告

文:胡人傑@前線科技人員

歐盟又再度公佈最新嘅避稅港得獎名單,今次輪到澳門[1],2009及2015年,香港都曾經被列入黑名單,其後解除[2][3]。

坊間一般理解避稅為唔交稅,但其實歐美方面嘅睇法,只要將盈利用財技四圍咁擺去一啲低稅區,避過本土稅網,咁就已經稱得上係避稅[4]。香港號稱簡單稅制,但其實只係劫貧濟富稅制,富人稅種欠缺(資產增值稅、利息/股息稅、遺產稅),而最富有嘅一群,甚至再有離岸基金免稅優惠,另外利得稅、最高稅率、免稅額亦偏低,庫房不足就以高地價政策補充,令到香港完全貧富失衡,「低端人口」人均居住呎數較監房仲要細[5],世界「聞名」。當然,咁「體恤」富人嘅不公平稅制,深受環球富人歡迎,香港喺呢一方面亦係世界「聞名」,de facto,香港係避稅港。

與其話歐洲玩嘢,不如話歐洲唔想用同一壓榨中產同基層嘅方法嚟競爭,咁唯有整張黑名單將啲咁危險嘅地區隔開囉。

至於今次香港逃出黑名單,政治原因不明,Oxfam 以同一標準檢視,其實亞洲三小龍(香港、星加坡、台灣)都應該入圍,亦有歐盟自己友(愛爾蘭、盧森堡、荷蘭、馬耳他)以成員身份避過[6]。

歐盟成員避過黑名單,唔代表歐盟內部冇壓力要佢哋改,蘋果公司喺愛爾蘭嘅避稅官司為一例[7],歐盟基本上係強逼愛爾蘭接受蘋果嘅稅款。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反對性侵犯的「#MeToo」運動席捲全球,香港跨欄運動員呂麗瑤近日亦公開被性侵的經歷,盼引起大眾關注,但她拒絕報警的做法引來批評。平等機會婦女聯席譴責有關言論是在受害人的「傷口上灑鹽」,目前不同行業、背景的女性被性侵的情況嚴重,她們面對的壓力和「二度傷害」非公眾能輕易理解。聯席指目前制度窒礙受害人訴諸法律的勇氣,呼籲各界尊重和支持受害人的決定,並促政府和平機會加強宣傳教育及對受害者的支援。

斥陶傑「踩多腳,小人所為」

回應近日網絡上對呂麗瑤及其他參與「#MeToo」行動的受害人的質疑和嘲諷,包括陶傑以「被幼稚園老師搣面」作類比,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總幹事王秀容斥責是「踩多腳,是小人所為」,「利用受害人的傷害為自己爭取更多本錢,去挖苦佢哋,喺傷口上灑鹽」。平等機會婦女聯席代表蘇嘉儀認為陶傑的言論正反映社會對「性騷擾」定義的理解膚淺,「性騷擾」必須含有「性意味」,並加上事主主觀覺得在不情願下進行,「搣面」明顯不含性意味,故希望政府多加灌輸公眾正確的性罪行知識。

廣告


廣告

很多人認為韓劇的題材單一,只是高大男人不斷保護軟弱女性的愛情故事。作為韓國研究者,只能說這些見解已不合時宜,若細心研究近兩三年不同韓劇作品的內容及結構,就知道韓劇的劇情、題材、設定會不斷求變,而且隨著政權更替,劇情亦更能直接批評時弊。其一結構最大轉變,非性別地位莫屬。最近tvN終映的水木劇《付岩洞復仇者們》大膽批判父權主義如何欺壓韓國女性,利用多場復仇來大灑黑色幽默,此劇是值得推介的佳作。

《付岩洞復仇者們》由李枖原、羅美蘭、明世彬主演,講述三個中年女性不同的遭遇,以不同理由組成復仇者俱樂部,對於她們的敵人進行一連串的復仇故事。三大女主角的均來自不同的家庭背景,富豪家庭的千金小姐、大學教授的妻子以及賣海鮮的魚販,卻因為遭遇不同男性帶給來的不公,三位大媽的結合,標誌著要對擁護大男人或父權主義宣戰。

廣告


廣告

一條幾乎再無人經過的公路上,三塊近乎棄置的廣告牌,一單只顧憤怒的母親忘不了的命案,其中一幅紅底黑字寫著Raped While Dying,她兒子也受不了用這樣的字句,來勾起姐姐未解命案的記憶。

用如斯張揚的方法宣傳自己女兒未解的命案,覺得惡心的不只她兒子,還有該小鎮Ebbing的一眾警察,和在廣告牌中被點名又頗受居民愛戴,而且患有絕症的警察局長Willoughby。一般這些殺人事件,精彩之處都在於查案的奇情和執著,如大衛芬查的《殺謎藏》(Zodiac,2007)便是頗出色的一例,《廣告牌殺人事件》中Frances McDormand的執著,確實教我想起《殺謎藏》中的積基蘭賀,二人都各有原因放不低未解的懸案,但《殺謎藏》的格局是好像每一次都只差一步便到真相,《廣告牌殺人事件》則幾乎從來沒有靠近過真相一步。

廣告


廣告

文:蔡佳洋(支聯會青年組組員)

今年九月開學,各間大學的民主牆陸續出現一些支持港獨的標語和辱罵字句,事件由校園層面引發到社會上的激烈爭論。

在眾多事件中,以教育大學出現有關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喪子的涼薄字句最受社會關注。雖然至今仍未能證實是教育大學學生所為,但若果真是他們做的,確實令人擔憂。即使政見不同,我們亦不應幸災樂禍。教育大學的學生日後將會投身社會成為教師,教育我們的下一代。作為一位未來的教師應該懂得理性地分辨是非黑白,不應讓仇恨掩蓋理智和同理心。若果他們抱著這種偏激的想法,我們又怎能放心把下一代交到他們手上呢?不過,我並不認同有校長表示因此而永不錄用教大畢業生的做法。我相信如此偏激的學生只佔少數。大多數教大學生都不會如此是非不分。若因此而剝奪他們的工作和實習機會,對其他教大學生實在不公平。

香港是一個擁有言論自由的地方,任何人都有權表達自己的意見。不過,在享有言論自由的同時,亦應尊重別人,有些言論可能並沒有違反法例,但亦不見得是文明人應有的表現。辱罵別人對事情毫無用處,只會產生紛爭和矛盾。只有理性的討論才能令事情變得美好。大家若認為自己的立場是對的,應該用理據去說服别人,而非辱罵不同政見人士。

廣告


廣告

文︰工黨常委何偉航

被譽為2018年奧斯卡大熱的《讓我心呼吸》(Breathe),劇情來自電影監製Jonathan Cavendish父母的真實故事。男主角英國人羅賓(Robin)是位富冒險精神、開朗好動的拓荒者,但他在20多歲之時,人生正開展精彩燦爛的旅途之際,突然患上脊髓灰質炎(即小兒麻痺症),造成頸部以下幾乎全身性癱瘓。

由於醫生需要在羅賓頸部開一個小洞,將喉管放進體內,羅賓只能依賴呼吸機維生,餘生都只能躺在病床上,命運悲慘。不過他的妻子戴安(Diana)對他依然不離不棄,協助他「逃離」醫院之餘,還能重新獲得一段有尊嚴的人生,例如帶羅賓外出,吸收大自然暖和的陽光,與兒子及小狗玩耍;甚至能夠享受性愛、到外地旅遊、為同類病人爭取權益等。

這套電影表面上是齣動人的愛情電影,賺人熱淚,但內容卻值得當權者及香港人反思。電影節奏明快,以男主角第一身角度進入故事,觀眾很容易代入「受照顧者」的心情及視角,例如羅賓剛剛回家不久,因為家中小狗的挑皮,不經意鬆開呼吸機的電源線,使機器立時停頓,羅賓慢慢進入窒息狀態,當刻恐慌而緊張的眼珠,看著房外的女主角,那種難捨難離的張力,令觀眾立即明白,受照顧者對照顧者的依賴是緊貼無隔。

男主角曾經深怕成為女主角的負累,曾有了結生命的念頭;女主角一句:「你的生命就是我的生命!」可謂道盡受照顧者與照顧者之間緊密相連的關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