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廣告

資料圖片

撐基層墟市聯盟、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深水埗見光墟關注組、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小麗民主教室、社區發展陣線、社區前進

增發小販牌照 共議發牌準則
區區設立墟市 扶助基層脫貧
團體對小販公聽會因人數不足而流會表示非常遺憾

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於今日(18/1)開展公聽會,收集社會各界對重新編配空置小販攤位的意見,撐基層墟市聯盟聯同一眾關心墟市與小販政策的街坊,於會議前進行請願。可是會議因人數不足而流會表示非常遺憾,有墟市檔主放棄謀生時間而特意前來公聽會要求政府正視小販政策問題,要求增發牌照及「墟市區」,有午夜墟街坊今早凌晨收檔趕來立法會,可是現在連表達意見的機會也沒有,有全港報販大聯盟主席廖社青無概嘆:「小販唔被重視,民生嘅野就係無被關心。」

出席議員:
陳志全議員
陳沛然議員
尹兆堅議員
張宇人議員
郭家麒議員
潘兆平議員
陳凱欣議員
邵家臻議員

缺席議員:
邵家輝議員
李國麟議員
梁美芬議員
毛孟靜議員
何俊賢議員
陳恒鑌議員
麥美娟議員
郭偉强議員
黃碧雲議員
葛珮帆議員
蔣麗芸議員
盧偉國議員
朱凱廸議員
何啟明議員
柯創盛議員
容海恩議員
許智峯議員
劉國勳議員

廣告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廣告

上篇就電影的論述及拍攝作出評論,固然電影沒有想像中那麼震撼,但值得欣賞的是電影有直接批判美國當時對韓國提出援助的處理手法。這篇將就電影中講述的時代背景,還有多宗事件進行研究,看看現實中的韓國在1988年確認接受美國IMF的資金援助後,經濟方面產生了什麼重大變化。

在發生亞洲金融風暴前,韓國的出入口產業成為了重要支柱,令韓國的經濟於一夕之間得到了高速發展,由前總統朴正熙製造出「漢江奇蹟」,外向型經濟取得成功後,就進行了勞動密集產業的建設,成功造就多方面重工業的均衡發展,如汽車製造、鋼鐵、石油化工等。韓國的國民生產總值(GDP)由1962年的25億美元,增至70年代末的385億美元。而80-90年代中,除了重工業成為主導外,韓國政府一直致力開發資本市場自由化及自由市場經濟,利率管制、貨幣供應等均不再直接被政府控制。而90年代金泳三政府更致力透過扶植中小企以解決財閥壟斷出入口貿易的問題,不過最後以失敗告終。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於下月起將長者綜援申請年齡由60歲提高至65歲,引起各界不滿。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將會在中午宣佈新方案「補鑊」,有報導指60至64歲人士如果獲社工證明沒有工作能力,或長期尋找工作但失敗,將可獲得1,060元津貼,以填補長者綜援與成人綜援的差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今早由立法會遊行到行政長官辦公室抗議,社福界邵家臻批評新方案造成標籤效應,「要老人家自認廢老,呢個係乜嘢政府?」

邵家臻表示對於新方案失望及憤怒,又不滿政府昨日只和建制派議員見面討論新方案,沒有約見民主派。特首辦主任陳國基今早回覆邵家臻稱,林鄭昨日是會見行政會員成員及代表,邵家臻反駁代表根本不能出席機密會議。

立法會昨日跨黨派通過檢討綜援計劃的無約束力議案,包括要求政府擱置將長者綜援申領年齡收緊至65歲。工黨張超雄強調,議案要求擱置方案,而不是「補鑊」,批評政策胡亂兼矛盾,「補鑊仲要俾行政費,社工上堂、手續費,乜都係錢。」

廣告


廣告

聯署網址

自從2017年底,香港特區政府的野豬政策,朝向和平及尊重野生動物的方向前行,尤其是停止了「民間野豬狩獵隊」的射殺行動,以及創新嘗試「捕捉、避孕/絕育及放回」計劃。我們以為,這將是香港保護動物工作的重要一頁。

然而,近日社會卻出現仇恨野豬的聲音,當中包括提出恢復停止運作一年多的「民間野豬狩獵隊」。對此,我們深感遺憾。我們衷心希望,相關人士(包括所有狩獵隊的成員)能夠明白,進入21世紀的第19個年頭,普遍市民對動物的同理心已明顯增進,難以再接受獵人荷槍實彈瞄準動物,將城市變作狩獵場,將只是一心為了保護小豬們的母豬擊斃,以致血灑滿地、小豬惶恐、四野散失。更何況,近月,特區政府已準備就「動物福利法」進行諮詢,我們相信,這個年代,香港人應有更高的智慧,透過合理的資源運用,避免悲劇重演。

有見及此,「香港野豬關注組」發起聯署,提出兩大訴求:

(一)廢除「民間野豬狩獵隊」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城規會今早審議中資地產商中洲控股就大坑道4-4C號的規劃申請,在鄰近大坑道4-4C號地皮及毗連屬政府土地的綠化帶,興建行車道及天橋連接系統(A/H6/87),為曾遭多次拒絕申請的豪宅申請開路。大坑區議員楊雪盈與居民在會前向城規會遞交反對信,促請政府修例限制發展商就同一項目的申請次數。規劃署在會上表明反對項目,城規會商議後亦拒絕申請。

楊雪盈早前翻查公眾向城規會提交的意見,發現支持的意見多為一式一樣的樣本,簽名筆跡亦十分相似,部份簽名更是英超球隊曼城及曼聯的球星,包括迪布尼、馬列斯、柯古路及連嘉特等。楊雪盈曾向城規會及警方投訴,但不獲接納。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市區重建局去年建議政府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六幅位於鴻福街至春田街一帶的土地,以盡早開始重建工程。近80名土瓜灣重建戶昨晚要求市建局官員到鴻福街作會面,但遭拒絕,更派人跟蹤和全程攝錄街坊的行動。街坊其後遊行到市建局的辦公室抗議,但局方堅持拒絕落區,街坊炮轟市建局刻薄,「收樓就識,訴求就唔聽,惡過狗」。

IMG_0592

廣告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廣告

本會日前接獲地盤工友求助,跑馬地桂芳街賽馬會新會所地盤,有約150名電工遭拖欠12月的基本工資及加班費,估計涉及款項最少約HK$$3,770,000,工友曾多次向二判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及大判金門建築有限公司追討款項,但判商間互相推卸責任,沒有提出任何支薪方案。據工友所說,此僱主已屢次拖欠工人薪金。故此,今早11:00約100名工友團結一致,到跑馬地賽馬會會所門外發起示威行動,以向金門、建設及業主香港賽馬會施壓,誓要討回血汗錢。

今早工友到地盤外行動不久,大判金門、二判建設以及香港賽馬會亦派代表到場。大判金門起初提出之方案為即日核對工數,但於下週一(一月二十一日)才能支薪。工友大為不滿,經工會及工友商討後,向大判提出兩項訴求︰ 一,即日核對工數,並即日支付12月的基本工資及加班費;二,支付1月基本工資及加班費。及後,本會伙工人代表多番與公司談判,商討支薪方案。最終與金門達成協議,承諾可即日支付12月的欠薪,並於下週一向1月離職工友支付1月薪金、代通知金及假期補薪,共涉及HK$1,670,000。另外,於即日未能核對工數之工友,亦將於翌日(一月十八日)進行核對工數,相關款項亦於下週一支付予工友。

廣告


廣告

聯合新聞稿
百名街坊寒風中等待 市建總監拒絕落區對話

就市區重建局(市建局)土瓜灣六個市區重建局項目的進展,關注基層房屋編配問題小組、受重建影響的土瓜灣天台住戶組、土瓜灣重建項目KC09-KC13受影響非住宅租戶關注組,及土瓜灣重建區住戶,商鋪關注組於2018年11月22日市建局向九龍城區議會匯報重建時,邀請市建局收購及遷置總監黃偉權到土瓜灣重建區與街坊會面及解釋政策。

然而,市建局其後於12月12日安排於1月17日與各關注組及重建居民會面,但只安排於社區會堂一個會議室,只能容納不足40人;在關注組街坊商議下,認為市建局過去數年都漠視重建戶聲音,導致區內居民民怨四起,有很多街坊都希望能質詢市建局,但會議室卻不能容納,同時會議應該是要公開透明,拒絕密室會談,故此關注組於12月18日回覆要求市建局應直接落區在重建項目的公共空地與街坊對話.然而,市建局其後回覆指會向一市區重建社區服務隊(市建隊)借用一個可容納80人的活動室,漠視街坊要求公開透明的會議,在各關注組再三要求下,市建局仍然堅持其安排,拒絕落區在街頭與街坊對話。

廣告


廣告

林鄭月娥自2017年出任特首以來,便把建立「宜居城市」納入其《施政報告》施政目標之一。值得注意的是,過去散見於《施政報告》中的「經濟」(創意產業)、「環保和保育」(自然保育及歷史建築)、「文康及市政」(文化及體育)等等與文化政策相關的項目,現在都跟「交通運輸」、「動物福利」、「城市管理」、「安全城市」等一起撥歸「宜居城市」的施政範疇。

施政範疇要全新視野

熟習《施政報告》過去幾年內容的,或許會認為把過去的施政目標重新組合,並納入不同的施政範疇,不過是舊酒新瓶的文字遊戲。但正如趙雲早前在本欄中指出,隨着全球化的發展,「宜居城市」(Livable Cities)一詞早已於國際間大行其道,把過去不同的施政目標重新組合,納入「宜居城市」的施政範疇,其實意味一種全新的政策視野:把城市視為整全的施政對象,以應對日新又新的全球化發展趨勢。

問題是,欲把香港變成「宜居城市」又跟文化政策的擬定有何關係呢?正如趙雲所言,「目前最多人引用的宜居城市排名來自《經濟學人》和Monocle。《經濟學人》的讀者群主要是企業的管理層;Monocle則是一本文化消費雜誌。」這些排名主要是給被派往外地工作的僑民(Expatriate)和企管看的,除了醫療、治安、交通、教育等因素,這些被派往外地工作的僑民與企管也關注當地所能提供的文化生活。

廣告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廣告

近期(網路生態而言,意指近一兩日)興玩 #10yearschallenge,十年前大約就是Facebook興起之時,在這個平台上,2009年的你或多或少也有些網路足跡。十年,對兒童、年青人、成人、中年、老人家來說,它的意義都是不同的。09年至19年,是我16歲至26歲的階段,由漸漸感受到公開試壓力的學子,走到跌跌盪盪人生的中途,在「半成人」的咸淡水交界。說是「半成人」,非指年歲,而是人生不像社會主流般開始穩定、循著既定路徑而行,而是繼續摸索(然後迷路)和碰撞,持續褪變(或迷茫)。這是個讓人掙扎的年齡,也是經歷過很多掙扎才艱難抵步的歲數。

15、6歲的我,大概中四左右吧,最大的興趣是打機以及打辯。網吧還是成行成市,放學或放假都會聯群結隊約戰;家中只有一台電腦,要打機,就要和哥哥輪流使用,甚至以計時器分段,每人一小時,間中更有因為時間分配的問題而爭執。升到中三要選科,學校沒有給予指引,最終我揀選了理科,不是因為興趣,而是單純因為兩位哥哥都讀理科,書本好像可以重用,不懂時也有人教。最後書本沒有重用,哥哥好像也沒有給予甚麼指導,一個影響我在學幾年的決定就這樣不明不白、胡裏胡塗地作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跑馬地桂芳街賽馬會會所地盤近100名電工,遭拖欠12月的工資及加班費,涉及金額達300萬。工人今早和建築地盤職工總會到會所外抗議,希望在農歷新年前追回欠薪。集會期間,有馬會的公關向工人派水,有工人苦笑說:「乜嘢水嚟?我成世人都未飲過維他命水,馬會咁有錢,直接出糧啦。」

電工:做完嘢就梗係要出糧

過百名工人中有老有嫩,他們不約而同說「做完嘢就梗係要出糧」。涉事的地盤是馬會的新會所,位於斜路上。電工每天的薪金為950元,組長的日薪則是1,600元。

阿標是電工組長,今年45歲,入行已經20多年,今次遭拖欠5萬多元。「我們做完先收錢,唔係收咗錢先做。」他在1998年入行,當時的日薪是300元,近年則已升至1,400到1,500元,「呢個盤我收1,600蚊」。

阿標坦言「作為半個頭目」,其實不太想以抗議行動令公司出糧,「我要聽兄弟講,又要聽公司講,夾喺中間。」他亦嘆對其他工人遭到欠薪感到有歉意,「我介紹人入嚟做,但無糧出,點過得去呢?」

廣告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圖自「消失的檔案」面書專頁

順豐速遞接二連三被揭發對送貨內容進行思想審查──先是梁文道從台灣寄到香港的三本書被拒絕運送,後是周保松指出其著作《在乎》也被順豐拒絕從香港寄到南韓。順豐無疑正侵蝕著人類世界的思想和資訊自由,也惹人質疑香港所享有的自由正進一步倒退,甚至一去不復返。紅線已不知不覺降臨到物流身上。

假如物品被視為有思想毒害而被拒運送,則他人輪到人們被視為有思想毒害而被拒運載,道理也只會雷同。我們大概可以想像未來會有思維性情與順豐同出一轍的航空公司。

順豐以至其同類的作為固然令人齒冷。但同樣令人心寒的是,社會賢達似乎仍然無動於衷。例如你看不到身為思想自由壁壘的大學校長們,對順豐的所作所為發表聯合聲明。蘇軾名言:「物必先腐也,而後蟲生之。」縱然有順豐這類蟲害,但如果沒有棄守自由的大學和社會賢達,這些蟲類也不會滋長得如此輕易。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跑馬地桂芳街賽馬會會所地盤近100名電工,遭拖欠上月的工資及加班費,涉及金額達300萬元。建築地盤職工總會今早11時與工人到賽馬會會所外抗議,高叫「無錢過新年,還我血汗錢」,要求大判金門建築有限公司立即支薪。

工人曾向大判金門及二判建設工程有限公司追討欠薪,但都沒有回音。金門人力資源夥伴暨薪酬福利譚諾恆到場與工人交涉,表示沒有收到二判的糧單,稱需要時間作登記手續和對數,最遲下星期一可以出糧,「星期一,好合理呀嘛」,但言論引起工人不滿,「無錢過年呀,我要今日」。

馬會亦派出多名職員到場,要求工人離開會所門口,稱「你哋嗌咪會好嘈」。職工盟統籌幹事王宇來強調,馬會是慈善團體,不應推卸責任,拖欠工人薪酬。

工人現時仍在跑馬地會所外抗議,表明成功爭取發還欠薪才會離開。

廣告

香港革新論

面對結合威權政治和經濟實力的「天朝中國」以無孔不入的國家機器操控香港 ,所有心繋我城的朋友,都需要思考「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之道。 網誌


廣告

文:《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楊庭輝

近十多年,香港多個行業均出現一股看似難以逆轉的北望神州風潮,連發展比較優勢尤為明顯的香港賽馬業亦不例外。近日香港賽馬會落實於今年3月23日在從化馬匹訓練中心(下簡稱「從化馬場」)舉辦5場賽馬示範賽,為推動大灣區賽馬發展鋪路。有傳媒揣測指,馬會有意趁海南省發展賽馬業出現阻滯之際,協助廣東從化推動賽馬運動,藉此搶飲中國賽馬業發展的「頭啖湯」。

追本溯源,馬會早於2009年便嘗試逐步靠攏中國大陸發展賽馬業,當時馬會與廣州市從化政府洽談從化馬術場的租用權。2010年亞運結束後,馬會正式取得從化馬術場的50年租用權,最後費時約7年、耗資37億把它改建成符合國際標準的練馬場地。這個大型項目發展初期,數個時任馬會高層人士異口同聲表示,改建後的從化馬場只會用作支援香港賽馬發展用途,馬會並無任何透過相關項目推動中國賽馬發展的計劃,但時移勢易,相關人士要不是已另謀高就,便是改變了口風。去年8月,從化馬場正式開幕時,已傳出馬會躍躍欲試於今年在當地舉辦數場賽馬示範賽。相關傳聞在去年除夕得到馬會官方網頁的證實。

廣告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廣告

文:論盡採訪組

澳門中聯辦今晚在新竹苑舉辦澳門中文媒體負責人春茗活動,副主任薛曉峰要求新聞界,在新一年把握時代脈搏,傳播正能量等。

澳門48家中文日報、電台、電視台、周報、期刊以及中央駐澳媒體負責人近70人,應邀出席了中聯辦所設的春茗。

薛曉峰代表中聯辦向新聞界致以新春祝福,並對澳門新聞界一年來為維護澳門社會繁榮穩定發展所做出的貢獻,表示充分肯定。

薛曉峰表示,在新的一年將迎來新中國成立70週年、澳門回歸祖國20週年。作為「一國兩制」事業的記錄者、見證者、推動者、實踐者,希望澳門新聞界一如既往堅守媒體的社會責任,繼續弘揚澳門新聞界愛國愛澳優良傳統,把握時代脈搏,傳播正能量,自覺承擔起推動澳門「一國兩制」成功實踐行穩致遠的新時代新使命。

致辭中,薛曉峰向新聞界具體地提出了四點希望,其中要點包括:

一是堅持「一國兩制」正確導向,堅守傳媒社會責任。始終高舉愛國愛澳旗幟,堅定不移支持擁護「一國兩制」事業,一如既往地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激濁揚清、正本清源,捍衛輿論的公義正道,讓主旋律更響亮、正能量更充沛等。

二是堅持根植澳門特區,奏響國家與澳門的新時代強音。圍繞新中國成立70週年、澳門回歸祖國20週年、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等重大事件,積極開展新聞報道,認真履行傳媒的社會責任等。

廣告


廣告

有時真的不得不佩服有些電影人可以將現況再加上創意拍成作品。市面上有很多扭橋的電影,你看到差不多就會猜到他想做什麼;市面上也有很多Cult片,但Cult片有時只與爛片一線之差,而那條「線」,又非常因人而異。

這部我身邊看過的朋友都大讚的《屍殺片場》,我是在飛機上看的:去程看了上半,回程再看下半。這個安排沒有對於我欣賞這部電影有太大影響(當然一口氣看應該更興奮),回程那一半,我忍笑忍得非常辛苦。

真的不能劇透!簡單來說就是你看一部一鏡到底的喪屍電影,還有就是電影的製作過程。(所以不想知真的不要看下去)

大概很多人如我一樣,對於前半部覺得不明所以:一部好像不停穿崩的喪屍片,搖晃不定的鏡頭,我們知道導演好像找來真的喪屍務求令演員嚇出反應,但這三十七分鐘的一眼到底又不是很過癮很好玩。

然後倒帶一下,知道這導演原來被一個驚嚇電視頻道邀請拍攝一部一鏡到底直播喪屁片,太太曾經是演員,女兒同樣是當電影幕後。當導演面對那班不太合作的演員及幕後,深怕拍攝出什麼狀況,原來我們看下去就知電影精彩的地方。

就算你千算萬算希望如何讓演員交出真表情,有些意外是沒法計算出來的。由於設定是直播,所以The Show Must Go On,除了要立即找替補演員還有幕後之外,也要變通,才可以繼續下去。

廣告

邱智堅

資訊科技界選委 網誌


廣告

三隧分流是近日其中一個話題。隧道的塞車問題由來已久,加價已經是基本的治理方法,三隧分流究竟是不是一個可行的方法?

紅隧塞車,西隧沒有車已經是一直存在的問題。不知為何,三條隧道的收費最貴的是西隧,道路使用者當然不會考慮使用,紅隧和東隧的問題仍然不可以解決,究竟原因為何,分流理應是一個可行的方法,但是如果沒有適當的誘因給道路使用者,任何加價的方法已經證明沒有用。

在中學經濟科一直也是表明隧道的需求是一條直線,如果駕駛者需要往來香港和九龍,隧道就是唯一的選擇。而駕駛者其實根本是沒有任何選擇的,因為三條隧道也有自己的塞車問題,紅隧固然塞車,但如果我要由九龍到銅鑼灣,走紅隧會在隧道塞車,走西隧會在上環塞車,而走東隧也會在籃田,東區走廊等地塞車。相信任何人也不會猶豫的選擇最方便的紅隧。

紅隧的吸引力不單是在於收費,而是在於其他隧道也有同樣的問題而減少了選擇的權利。因此政府如果希望可以解決紅隧的問題,單單以經濟因素而改變三隧的收費是注定行不通的,必須以行政方法來解決紅隧問題。

其中一個解決的方法,可以是以車牌單雙號來限制隧道的使用。在特定的日子,只容許單數或雙數車牌的汽車使用紅隧,當然除了限制車牌之外,也需要安排例如在繁忙時間增加收費到有阻嚇作用的收費,2-3 倍的收貴也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 繼預期於今年第四季入伙的南昌街「組合社會房屋」,社聯現正申請於欽州街西與通州街交界,落實深水埗第二個組合屋項目,料供應210個單位。不過,有區議員認為社聯方案欠缺全面規劃,以致發展用地小,房屋供應「杯水車薪」。民協深水埗區議員提出增加接近一倍發展面積的「民間規劃方案」,並促於興建過渡房屋的同時,照顧無家者、棚仔(欽州街布市場)及墟市等深水埗持分者需要。

廣告


廣告

今日大家都在臉書上貼十年前的照片,互相取笑。這個,我實在不太敢一起玩。問題是十年前的那個香港和今天的差距太大,不好面對。

2009年的冬天,我收到朱凱廸的邀請,第一次去石崗菜站。那天菜園村辦了一場活動,抗議高鐵收地。從那天起,我走進了村民當中,這也成為我第一場全程參與的社會運動,那時候花了很多時間拿著一大堆地圖,找替代方案的選址。一開始的時候,市民大眾還不太關心,肯投反對票的議員只有三、四個,之後再一票一票爭過來(我們那時候還上過葉劉辦公室,她當時第一句就和我說她也反高鐵,之後當然快速歸隊了)。

yf4

廣告


廣告

今午和黃姐去了一間上水的長者健康中心,聽聽那裡的姑娘分享一些在那裡居住的長者的生命故事,他們將長者的故事輯錄成書,一本本的放在眼前,姑娘說著訴著,一個個觸動感致的經歷浮於眼前,承載著每位長者的智慧與經驗的傳承。黃姐一路聽來,帶點感觸,也說起自身部分的經歷來 :

黃姐是一位拾荒者,是我們拾平台的成員之一,為著自身工作的權利發聲,但不要以為黃姐只為公義發聲,爭取權益,不怕權勢這樣利害,查實每人都有她的經歷和故事,黃姐也不例外,她自少就生在重男輕女的家庭成長,家中成員自然對一介女子冷言苛待,刻薄非常,難得黃姐未感染這種文化,天生一顆正義和同理心,很早已找了一份在醫院處理雜務的工作糊口,服務人群,見盡生離死別,人情冷暖。十多年前更認識了一位患癌的女士,就這樣照顧了她的生老病死。

黃姐媚媚道來,這個人她是完全不認識的,只是在醫院中遇上,原來她沒有親人照顧,又對人好,黃姐與她相處感覺很親切,一見如故,無所不談,而且眼見病友沒人沒物,心生憐憫,加上她對黃姐很關心,虛寒問暖。黃姐回憶幼年時母親的刻薄對待,相對起來,病友比自己親人更照顧自己,遂負起照顧她的責任,這個責任,一背就是背了十多年。

廣告


廣告

上月底,浸大社關報導了本校兩位年屆65的保安不獲續約,在網絡引起些微迴響[1],可惜也未能扭轉局面,兩位保安已向總公司交還制服,我們仍在設法為他們爭取復工,但無論結局如何,兩位保安服務了浸大接近二十年,他們的故事絕對應該以某種方式被刻記。我們訪問了其中一位保安岑少章,談談他工作多年的苦與樂。

一頭白髮的岑生身材略為矮小和瘦削,如果你在地鐵見到他,一定會想馬上讓座。都這把年紀了,為何還想當保安每天走上走落,退休享享福不是更好嗎?岑生向我們簡述了這兩星期的生活:周圍行、飲茶、賭馬、回鄉休息了幾天……但他話鋒一轉,「好悶呀,都係有工番好啲。」

由水吧師傅到保安

90年代,岑生在茶餐廳做水吧師傅,每天清晨5點起床回鋪打點一切。那時他月薪有$14000,生活算是無憂。但在2000年頭,經濟轉差,又適逢推行強積金,老闆為慳一筆供款,炒掉鋪內老師傅,「我就係因為人工高俾人踢走,搵哂啲學徒黎代替我地,一個月畀8千佢地就夠。」

廣告

澍洞

心理學推廣團體。致力以心理學、靜觀冥想改善香港人的精神健康。 舉辦生活化的冥想活動,例如遠足及煮食等。試圖打破大眾對冥想嚴肅、靜態的印象。 網誌


廣告

今時今日如果我哋走去搵輔導員傾計嘅話,通常會面對面咁坐係兩張櫈上面。一方敞開心扉,另一方就會對你講嘅嘢尊重、接納,就好似個朋友咁。

咁樣睇落好理所當然,但係原來係啱啱開始有心理治療嘅時候,多數嘅治療方式都唔係咁嘅樣。例如喺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嘅精神分析傳統入邊,「病人」會瞓係張長梳化上面,心理治療師會坐係一個病人睇唔到佢嘅角度。治療師通常會以比較高嘅姿態對佢嘅「病人」,冷靜咁分析問題出現嘅成因,同埋極少會同病人分享自己嘅嘢(self-disclosure)。

係咪同而家心目中嘅心理治療好大分別呢?箇中轉變嘅原因,就不得不提同佛洛伊德亦敵亦友嘅榮格(Carl Jung)。係榮格嘅職業生涯初期,好多野都係跟當時權威嘅佛洛伊德。直到後來佢發展出自己嘅一套,對當今心理治療影響深遠。榮格相信,心理治療係社交嘅一種,受治療嘅人唔係一味被動咁接受治療師嘅指示。而係好似一個聯盟(同早時今日講嘅therputic alliance有不少相似之處)咁,就同一個問題協商、合作。所以佢唔用長梳化,而係搵兩張櫈同受治療嘅人對坐。咁樣做,根基嘅哲學就係將講嘢同聆聽嘅人同樣建立喺「大家都係人」嘅基礎之上。例如榮格本人就講過:

「一個人嘅精神問題,係一啲額外嘅野。本質上,佢應該被視為一個正常人,我哋要正常咁同佢相處。」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食物環境衛生署昨日(1月15日)出席東區區議會食物、環境及衛生委員會,建議將東區五個固定小販排檔區空出的22個攤位重新發牌,平均分配予四類申請者,當中包括擁有五年或以上年資的登記助手。多名區議員建議食環署「加分」給登記助手,食環署統籌主管(小販資助計劃)勞月儀回應指,政府為助手作登記是作識別之用,避免助手被控無牌擺賣,強調非認同助手資格等同小販。

平均分配予4類申請人

東區共有五個固定小販排檔區,分別位於春秧街、馬寶道、金華街、大德街及望隆街,食環署向區議會提交的文件指出,截至去年10月,因交回牌照及其他原因而騰出的攤位共有22個。食環署指已考慮到攤位的消防安全和環境衞生,建議將攤位平均分配予四類申請者,分別為持牌報販、持牌流動小販、公眾人士、擁有五年或以上年資的登記助手,預計在今年第三季接受申請。

議員倡為助手「加分」

廣告

黃啟暘 - 腸

比卡超狂熱愛好者。 網誌


廣告

1. 香港是《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公約》的締約地區,在國際法下實際上承擔了在香港司法管轄區(不過而家唔知包唔包西九...)內遵守《公約》的法律責任。
 
2. 早於1996年,負責執行及確保締約國遵守《公約》的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已經為「老齡人」提供了權威定義。在其《第6號一般性意見:老齡人的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中,委員會認為「老齡人」即60和60歲以上的人:
 

「用於描述老年人的術語――即便在國際文書中――變化不一。... 委員會主張使用“老齡人”(法語為personnes âgées;西班牙語為personas mayores),這是聯大第47/5號和48/98號決議所採用的術語。... 這些術語係指60和60歲以上的老齡人 ...」[1]

 
此定義亦獲其他聯合國人權公約機構採納。譬如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在其更近期通過的《關於老年婦女問題和保護其人權的第27號一般性建議》中,同樣以60歲為標準判斷一個人是否「老年人」。[2]
 
 
3. 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在《第6號一般性意見》第32段中強調「委員會極其重視[《聯合國老年人原則》的規定]」,認為該等原則代表了締約國在《公約》下必須遵守的義務。根據《聯合國老年人原則》[3]第1及18條,
 

廣告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 網誌


廣告

圖片來源

另一個不想與信徒相處的原因,是失望。

其實已經沒有給過期望了,為什麼還會失望的呢?原因是我對「基督徒」三隻字,很難不賦予一點期望-但,其實也不是什麼偉大的期望罷。

廣告


廣告

文:華(香港動物報記者) 

市民動保意識日漸提昇,法例及政策卻未見同步加強。民間團體爭取訂立「動保法」多時,近日終見曙光,多間媒體均指政府將於今年年初就訂立《動物福利法》作公眾諮詢。惟動保人士二元、German等組成的團體「香港動物福利法(民間草擬)」擔心政府倡議的新立法不夠全面,計劃在1月20日(星期日)舉行「我撐動保法,阻止政府 hea 立法」遊行集會。

以往,動保相關的遊行集會大都在不幸事件發生後舉行,集中議題而非單一事件的活動比較少有。香港動物福利法(民間草擬)成員 German 表示,「市民期望解決虐待動物及棄養兩大問題的意向相對清晰,但其實較少討論的範疇,如放生管制、農場動物福利、動物圈養表演規管,先天遺傳缺陷動物的繁殖、人道毀滅管制及非必要性手術(割聲帶、去爪及剪尾等)等等,都需要市民去認識。」

漁農自然護理署轄下的 「動物福利小組」,不定期跟各民間動物福利組織及寵物業商會會面,交流意見。German 以 Give Dog A Home 成員的身份參與其中。去年年尾, German 最少三次跟署方會面,得到的訊息與多個媒體在去年十二月初的報道不盡相同。「署方提出的重點只在彌補 《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 的不足,即使冠上《動物福利法》 之名,仍然不是民間一直要求的全面檢討。」。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來源:stock.tookapic.com

我份人真係比較學院派,對傳媒仲有好多今時今日恐怕已經不切實際的要求,搞到自己好勞氣。

例如 Native Advertising,引入香港已經廿年有多,一開始新聞學院已經在批評,結果呢,在今天的 Social Media KOL 年代變本加厲。所謂 Native Advertising,就是賣廣告賣到好似平時內容一樣,你睇完先知原來賣緊廣告。咁樣做的問題有兩點,第一係讀者在沒有選擇的前提下睇咗廣告,避都冇得避;第二係咁樣做其實係出賣緊自己的公信力,日後你再講任何嘢都會有人懷疑你係咪收咗錢。

如果我今日收得某份雜誌錢喺度同大家講睇呢份雜誌代表生活態度,即係以後你都可以質疑我響度鬧侵侵係咪收咗美國民主黨錢。Sorry,我的公信力,唔賣嘅。亦因此,我會好老套的認為 Native Advertising 的問題不限於主流媒體,就算 Social Media KOL 也一樣,因為兩者理論上都應該係靠公信力來生存。我知好多人現在做 KOL 只係為賣廣告搵食,但有冇諗過呢件事係自相矛盾的?

廣告

姚松炎

前立法會議員 網誌


廣告

攝:Alex Leung

昨日本欄整理了有關各類申請入境香港居留或就業計劃的數據[1],其中以輸入內地人才計劃的獲分配名額最高,2017年的一年便批了給12381人!香港的那些行業會如此大量需要境外聘請人才,而多年來這些行業有沒有在香港加強培訓本地人才?

首先,圖1是根據入境處向立法會提供有關過去十年輸入內地人才計劃的獲分配名額人數中最高的首五類行業。若以2017年數據比較,第一位是從事藝術或文化行業的人才,一年就輸入了差不多4千人,佔全部的約三份一;而且人數由2008年時只批475人,急升至2017年的3918人,升幅7.25倍!香港在同期的文化及創意產業增值佔香港生產總值的比例卻好像沒有甚麼明顯的改善,仍然在4.5%上下;最有趣是在文化創意產業內的就業人數竟然也沒有明顯增長,2014-2016年大致維持在213,000人左右[3],似乎藝術文化界須要深入研究,了解該計劃對行業的影響。

事實上,藝術或文化行業屬非常專門而且獨特的行業,傳統藝術家或文化人並不一定適宜透過學歷作為評估標準,入境處在沒有國際專家的協助下,實難以判斷該職位是否在港未能找到合適人才,更加難以確定申請來港人士的藝術或文化資歷的真偽。事實上,入境處就曾在2016年就9宗輸入內地人才計劃申請中懷疑中介機構提供失實資料或作虛假陳述,須作刑事調查,但未知與那些行業有關。[4]

廣告

姚松炎

前立法會議員 網誌


廣告

攝:Alex Leung
原題為《各類非單程證申請入境香港居留或就業計劃的數據和欺詐行為的報導》

立法會研究組最近應范國威議員的委託,完成了一份有關《選定地方防止居留申請欺詐行為的應對措施》(IN03/18-19) [1] 的資料摘要,其中第2.3段提到三項主要欺詐行為,分別為(1)跨境假結婚個案;(2)虛假身份或偽造文書;(3)人才入境計劃下的欺詐行為。可惜摘要主要集中討論有關單程證的假結婚欺詐行為,而有關(2)和(3)的問題則甚少著墨;原因正如摘要所說,『入境處僅公布非常有限的資料』。本文旨在補充相關申請入境居留或就業計劃的統計數據和一些欺詐報導。

這些計劃包括下述的4+1項(4項較長期留港及1項包括長期和短期留港的申請計劃):1. 優秀人才入境計劃;2. 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3. 輸入內地人才計劃;4. 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回港就業安排。及 5. 一般就業計劃。

根據過去幾年多份入境處回應立法會議員質詢的文件,圖1顯示各項計劃在過去15年(2003-2017年)的獲分配名額人數(即各計劃的入境人數),圖2比較這四類非單程證內地人士申請來港人數與單程證來港人數 (及最近4年經一般就業安排申請來港人數,但入境處並未細分短期和長期來港、內地和非內地人士人數)。

廣告

思言財雋

「思言財雋」旨在滙聚金融財經界志同道合的同業友好,致力提高金融界對公共事務的意識及參與,監察政府並推動香港民主政制,助香港社會堅守法治及公義。 網誌


廣告

圖片來源

根據蘋果日報報導,建設銀行以更新系統為藉口,在系統更新後將會把客戶資料北移到內地的數據中心儲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