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CV式爭取民主

廣告

廣告

1044380_631063516937352_1457423301_n

很有趣,原本已想放下香港政治一小段時間,令自己可以靜心休養,避免動氣影響病情。可是,今天看到張文光的一篇訪問,卻令我不寫這篇文章不可。可能這篇文章會令學民和民主黨(應是那班大佬)的關係惡化,但請讀者明鑒,這篇文章純粹是我自己一個人的想法和說話,跟組織完全無關,對這篇文章的不滿請算在張某身上,而我一直都是對事不對人,今天偶爾看到報導才出今天的感言。(P.S.學民思潮的立場、論述近月經過多輪解說後已經很詳細,我亦不需多作解說。)

參與社會運動的日子說長不長,說短又不是太短,都已經踏進第六年了,你問我這些年來是否花了很多時間進社會運動身上呢?又不算少,但總比過往的讀書和學習時間為多。花很多時間做一些不知道有沒有成果的事,很熱血,但也很傻。就算運動最後有成果,對我而言可能都只是一場學習,除了經歷和見識,可能也取不回甚麼得益,但往後跟人談起,倒也是一個很好的人生歷程,讓我日後可以憑著這段熱血的日子而自我感覺良好。看過《狂舞派》,內裡的一句「How far are you willing to go for dance?」令我很大感觸,我以往經常問自己究竟可以為了信念,可以做出甚麼,坐牢?罰錢?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選擇,不是那些可以犧牲自己性命,或甘願坐牢的人特別偉大,只是價值觀不同的問題。

去年的反國教運動未達高峰之時,教協曾就國教科議題舉行了一個研究會,當時不少出席老師都批評教協動作太慢,未有及時發動運動反對國教科,當時在席當中就有一位人物發言,令我印象非常深刻,對他的印象大打折扣。「我們教協一直都有支持著反國教的運動,最起碼我們都曾借出場地讓學民思潮成員開會,你們這樣的批評對教協不公道…」這位人物,就是張文光。原來我對教協一直都沒太大反應,他們當時不論幫不幫忙,我都不會有太大的感覺,唯獨這番言論,令我開始對他有所反感,羅馬不是一天建成,對一個人的印象是一直累積的,這些「見聞」令我嚇了一嚇,終於見識了「大佬」的風度。找回這事,不是想翻舊帳,但這等答法實在是太過嚇人,我從不認為這是一個政治人物應有的風度。

追求民主的人,不是CV愈豐富,就代表他的說法具代表性,而令其他人聽從他,信服他。相信民主的人,從不會將自己看得太高,又或是妄自菲薄,每個人的聲音,不論背景、身份、年紀、政見是甚麼,只要有理,大家就必須要聽取、考慮。學民思潮年紀比黃之鋒大的人為數不少,難道每次會議,我們都要用年齡「大」黃之鋒,著他一定聽我們的說話嗎?年齡、資歷都是很次要,爭取民主,最重要就是從不斷的討論、修正中取得團結的本錢,從而團結大多數人。在每場行動,我們不能假定所有群眾都要依從我們,群眾他們有他們自身的考慮會選擇,我們要做的,應是就我們相信的事理不斷的討論、解釋,令他們明白我們的考慮和理據,令我們可以自我修正,作出改善,而不是「我地想佢地點就點」。如果有少許意見分歧都視之為分裂的話,我想這些人都不應再相信民主,相信群眾了。相信民主,就要相信和而不同,相信意見不同之重要。

尋找工作,CV當然是重要,但容人之量,與人合作的態度更為重要,我想任何僱主都不會請有能力,但不擅與人合作的人做事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