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媒體

大班:DBC 是一粒受污染的種子

大班:DBC 是一粒受污染的種子
廣告

廣告

DBC 部份股東疑受政治壓力,拒絕注資,「爭取DBC復播運動行動委員會」週日結束七日的義播行動,DBC 七條頻道如今只能播放音樂,等待的下場就是政府收回牌照。民間電台在週日已宣佈接手抗爭,一連五日繼續政總廣播,並以 fm 「非法廣播」,爭取開放大氣電波及 DBC 復播。民間電台的行動更加不受社會關注,廣播至今已踏入第三日,參加者寥寥,市民甚至不知道現場有多少人在絕食抗議,在政總集會期高峰的人數,也不過六、七十人。昨晚 DBC 主持 Q仔黎則奮在政總主持節目,對 DBC 一事沒有演變成群眾運動表示失望。大班在收聽節目後到場回應,表示「DBC 是一粒受污染的種子」,如果要爭取言論自由,便要拋開 DBC。民間電台的廣播將會繼續,四位絕食人士的行動也在繼續,這場爭取開放大氣電波的運動,是否注定不能開花結果?

ourtv
圖:Ourtv及民間電台等民間媒體接力在本週廣播的時間表

DBC 上週佔領政總三日的行動,最終以「歡樂今宵」的形式結束,確是有不少參加者感到失望,Q仔昨晚在政總也提出類似的批評,Q仔在早前亦在面書發表評論如下:

不必幻想,DBC已經完全沒有機會復播了,除非我們能夠發動一個數以十萬人計的群眾運動政治逼迫梁振英政權,教他為求自保,不得不重蹈覆轍,繼在國教問題上讓步,將責任卸到李國章、黃楚標身上,責令他們解決問題,讓DBC復活。但大班沒有信念,不同意我的政治分析和判斷,也不相信群眾,所以爭取復播運動功敗垂成。不過,退一步,未賞不可為未來進兩步作好準備,創造條件。我贊成陳雲的說法,在資訊科技發達的今天,只要有心有力,誰都可以建立自己言論自由的平台,就讓百花齊放,大家在真的自由競爭中茁壯成長吧。何況久合必分、久分必合千古不易,將來時機成熟,所有進步聲音和力量,必有再走在一起的一天。

節目在播出時大班正在收聽,他立即打電話表示會到現場回應,大班表示他有自己的角色及責任,自己只是播種人,需要大家灌溉才能真正爭取言論自由。他表示 DBC 為一粒受污染的種子,DBC 是一個商業機構,有很多人事及利益關係,爭取言論自由不應亦無法以 DBC 為一個主體。

DBC 的股東一直被指為屬唐營,在梁振英當選後立即陷入危機。爭取 DBC 復播的運動,公眾也不容易分清楚目標是為 DBC 還是為言論自由,大班將自己「撇清」的說法有對的地方,說到底 DBC 也是一間由幾個股東組成的傳統老闆型、以盈利為目標的商業機構。然而不對的地方是,事件由 DBC 而起,將事件定格定性。而在 DBC 撤出政總後,如今剩下的土壤根本連種子也無法好好埋在地下,最強的支持力量 DBC 離去後,其他人真的可以在短時間內重新凝聚一場爭取言論自由的運動,與目前仍在「盡快處理中」的三個免費電視牌照結連,最終爭取開放大氣電波以及擴闊民間獨立媒體的生存空間?

四人絕食 星期五立法會特別會議

截至今午十二時,絕食已86小時的前 DBC 主持樓南光的行動仍然繼續,希望蘇錦樑出來作對話。而街工葵青區議員周偉雄於絕食期間依然會處理地區工作。民間電台台長曾健成及社民連成員嚴敏華則分別已絕食48及41小時。

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於星期五舉行的特別會議,委員會已邀請商務及經濟事務局局長蘇錦樑、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香港數碼廣播員工林旭華、創辦人兼台長鄭經瀚、行政總裁何國輝以及股東黃楚標和李國章出席。大班昨晚已表明會出席,希望市民在立法會外集會,看清楚議員的言行。政府當局則一直以 DBC 事件屬股東內部私人糾紛,拒絕介入

dbc_noeat


影片:次文化堂彭志銘對絕食及民間電台接力的看法

協力:景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