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香港人不應只deserve雞汁

廣告
香港人不應只deserve雞汁

廣告

完了吧,如無意外。

我相信這件事還未完的,但我真的很憤怒,很心痛。

還記得跟王維基和香港電視的員工見過幾次面。

第一次,當時就跟朋友與幾名香港電視新聞部的員工見面,當時他們對發牌仍是充滿信心,還跟我們討論了許多有關香港時事節目的缺陷,外國的電視時事節目又是怎樣,時事節目可以創新...聽過一大輪,他們資料及衝勁十足,我真的是感受到他們的這份「想搞好一件事」的熱誠。相比一間hea做,一間亂做,我想這份熱誠就是不少藝員走出comfort zone,幫一間前途未卜的電視台當開荒牛的一大原因。那次是我第一次對香港媒體業抱有希望。後來雖然香港電視表示只會投放少量資源至時事節目,我都覺得這只是營商上的策略性退卻,並不是放棄原則,對它仍有很大信心。

到後來,有團體邀請我到一個討論會,當時王維基就廣邀民間的評論界及廣播界,希望聽取民間界別對電視台的期望及建議。老實說,我覺得他作為一個老闆級的生意人,真的毋須「紓尊降貴」去聽取意見。這次見面,已比以往在公開講座見到他的時候多了點落寞,但他對著我們仍是帶著信心。我想這份拼勁,某程度就是支撐著整個公司繼續前進的精神。(這又令我想起反國教運動開初的景象,不贅。)

到年初到香港電視新聞部做節目,又跟那裡的員工朋友談開發牌的事,他們雖然未敢太樂觀跟你說「一定有牌架啦,放心啦」之類的說話,但他們仍然抱有點信心,繼續工作。很可惜,這種政府對有心人永遠是不公平。在這種制度,還有誰人敢有夢想呢?

以官方及老一輩的標準來說,王維基絕對是那些符合獅子山精神,自食其力,逆境自強,而創造出自已事業的典型香港仔。今日一見,就算你是多聽話,多努力,多得民心,最後還是敵不過不民主、不透明的審批制度,敵不過財閥壟斷,於官商合謀的氛圍下成為輸家。

我不是說Now或Cable不應獲發牌,但我一直都認為三者既然符合條件,就應一起獲發牌,而不是二缺一。蘇錦樑,梁振英,請用文明來說服我,說服香港人。

問心的一句,你真的對現狀感到滿足?一台獨大,我們只會繼續食麵,繼續雞汁煮雞煲湯(哈哈哈哈哈哈),繼續C-drive上網,繼續BBQ大結局。香港人,你甘心嗎?

如果今天各位當這件事視而不見,他朝只會「燒到埋身」,繼續被這個封閉的「一男子」制度玩賤。

香港人,不應只deserve雞汁。今天,你仍能為香港爭取更多,一起為香港寫下新的歷史。

最少我,不會再看免費電視,連聲都不會再開。

(我相信,這件事的爆炸威力會相當強勁,應該持續相當長的時間。預祝港共政權,自食其果,民間早晚會十倍奉還。也許有人會覺得我在為HKTV背書,可能大家有這樣的感覺,但我實在看不過眼這樣有心辦好傳媒業的人失去這個機會,這絕對是香港的損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