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性別

Dove的Campaign for real beauty

廣告

廣告

前幾天(10月15日)收到來自ifu (international women university)的同學Michelle的電郵, 她為了Dove的Campaign for real beauty而氣憤, 當天她在加拿大的高速公路上看到一個很大的宣傳板, 上面有一個160磅的女孩, 然後叫人投票選出她究竟是肥(fat), 還是令人讚嘆(fabulous), 結果53%說她肥. Michelle對這種評論女性身體的方法非常不滿, 她動員其他同學去寫投訴信給dove, 並參與投票, 扭轉美醜的文化. 幾天後, 網站的Campaign作出修改, 以更政治正確的語言去把矛盾化解, 例如把fat和fab改為oversized和wonderful, 枯萎(withered)和奇妙(wonderful)改為皺紋(wrinked)和奇妙等, 而選舉的結果絕大部份都以很正面和美麗的語言去形容肥, 老, 滿面雀班的女人. 事實上攝影師把她們拍得很美, 簡直像雜誌的模特兒, 但我仍懷疑箇中原因是北美的女性主義者成功的動員, 亦很可能是dove自己把counting改了, 因為票數的差距實在太遠.

我細看了整個網站, 覺得有很多藉得女性主義者討論的事情. 其實Dove可以說是眾多美容產品公司中比較進步的一個, 一進入它的網站就有這麼一段說話: "一直以來, 人們對美有太多的定形, 是時候要作出改變, 我們相信美可以以不同形態, 年齡展示出來, 所以我們組織了Campaign for all beauty, 希望大家參與." 它還設有一個自尊基金的組織(Self-esteem Fund), 在世界各地宣傳多元化的美. 另外, 它有請了很多著名大學的女大學教授, 做了很多調查, 包括全球女性自我形象比較研究, 和美國本地女性自我形象的調查. 兩個調查的結論都是美與自尊有很大的相關性, 所以多元化的美麗概念有助婦女建立自尊.

這是一場再現的文化政治(representational politics). 但這場政治卻有意無意地隱藏了更核心的問題. 調查中有幾個數據很有意思, 有錢的人比窮人更覺自己美; 美容工業發達的地方(如日本)的女性對自己的容貌越感不滿, 相反較落後的地方, 如巴西, 覺得自己美的就較多; 有時間去談情說愛的女人, 更覺自己美. 但研究員並沒有分析這些調查結果. 美的生產不單是一種再現, 而涉及到階級年齡族種歧視, 經濟權力關係, 市場運作和生活方法.

很多時候跟朋友談及肥是不是一個問題時, 比較有女性意識的會回答, 是一個健康的問題; 環保主義者會說是一個能源分佈不均的問題. 對於前者的答案, 我可以追問, 如果所有美容公司改為健康公司, 問題是否就解決? 至於後者的答案, 要嗎來個世界革命, 要嗎把自己變成苦行僧遠離這個難以救贖的世界. 但我們可否以人們對肥的恐懼和美/健康的追求來爭取最高工時的政策(以增加自己照顧自由的身體和談情說愛的時間)? 來爭取更多和更廉價公共空間和設施, 使每一個人都能有權去使自己更健康, 更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