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被虐印傭 Eriwiana 回港作供 港警及印領事館挾走人證經過

廣告
被虐印傭 Eriwiana 回港作供 港警及印領事館挾走人證經過

廣告

【草根.行動.媒體報導】

Erwiana 及其父親,於4月7日抵達香港,但被迫住在駐港印尼領事館,受全日監控。協助Erwiana的移工服務團成員,講述事情的經過。

曾有受虐外傭 變相軟禁領事館

Erwiana來港作供的住宿問題,早在她來港之前就出現爭拗。

Erwiana來港作供,香港警察原本應負責她的住宿和交通安排。但警察卻交予印尼領事館安排,要求 Erwiana 住在印尼領事館。這種安排並不是第一次,去年八月中揭發印尼家務工 Kartika 被禁錮,案件審理期間,Kartika 也住在領事館,但直到現在仍被變相軟禁於領事館,每日只有一小時自由時間。

鑑於 Kartika 的遭遇,Erwiana 不同意安排,委託關注團體另外安排住宿。關注團體在她到港前和警察、印尼領事館開會商討,但會議期間,警方堅持基於「安全理由」,要 Erwiana 待在領事館,又指若不住在領事館會撤回訴訟。

另外,Erwiana 及她父親,由於早前求助不獲中介公司理會,對中介公司失去信任,不想由中介公司負責在港住宿和交通。印尼領事館原本承諾,提供的住宿與中介公司無關。但在Erwiana來港前,印尼外交部卻違背承諾,說 Erwiana 來港的住宿和交通,會「根據印尼法律」,由印尼方面的中介公司負責。

當事人及律師被挾走 支援人士被扣留

到4月7日,Erwiana 等五人,包括她父親、印尼代表律師、早前在機場發現 Erwiana 的前印尼家務工 Riyanti,及 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Association (ATKI)的前副主席Iweng,來到香港機場。可是入境處要求 Erwiana、她父親和印尼代表律師走特別通道,而另外兩人則不許走特別通道。一離開機場,Erwiana、她父親及代表律師,立即被送上印尼領事館及香港警方的車。另外兩人則失去聯絡,不知是被入境署,還是警察拘禁在機場內,一度失去聯絡。香港警察說向她們表示,不能同車送她們,因為只預備了三人座位的車。關注團體的人一直嘗試用電話與 Erwiana 溝通,後來得知原來她們在往領事館途中,期間香港警察更恐嚇 Erwiana,若果不住在印尼領事館,會被馬上送回印尼。Erwiana 不斷強調自己已與關注團體聯絡,已有屬意的隨行律師,不會任用領使館要求她用的律師。在外面的關注團體成員亦堅持要進印尼領事館交涉 ,於是最後警察答應讓關注團體成員,進入印尼領事館交涉。

至於另外的兩人,即 Riyanti 及Iweng 則是自行坐車到領事館,要求見 Erwiana,由於 Erwiana 堅持要兩人陪同,所以最後二人可以進領事館。可是,在晚飯時,只有 Erwiana、她父親和印尼代表律師被帶去領事館內吃飯,這二人被丟在房間中。

今日的事件,暫時是 Erwiana 萬般無奈地暫住在領事館,並只是成功爭取到兩住朋友可以陪伴共住到她作供及離港。可是,有關律師的問題,仍未得到最終解決。在領事館內的遭遇,亦是未知之數。

團體怒斥官官相衛

昨日在緊急呼籲之下,有約六十人傍晚開始在領事館外聲援五位人士。[為Erwiana 爭取公義及捍衛外傭權益委員會]發言人,現同為印尼家務工的 Eni 指,印尼政府想極力掩蓋事件,而香港政府卻積極配合,實為助紂為虐。現場香港市民亦有若二十多人,均表達對香港政府做法極之不滿。今天早上十時,[為 Erwiana 爭取公義及捍衛外傭權益委員會]仍呼籲在印尼領事館外聲援在內的五位人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