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Erwiana 來港作證 卻須囚禁在領事館?

廣告

廣告

(2014年4月6日【為Erwiana爭取公義及捍衛外傭權益委員會訊】)

Erwiana 及其父已被安排於2014年4月7日乘搭嘉魯達印尼航空 GA860 班機抵達香港。Erwiana 今次來港,本是應香港警察邀請來港進行身體檢查,為控訴其前僱主羅雲東的案件提供證據。

早於今次安排之前,Erwiana 已有需來港作證的打算,並已委託香港的移工服務團 (Mission for Migrant Workers - MFMW) 在需要時為她及這段時間內為她提供協助的團隊提供在香港的食宿及其他協助。而協助她的團隊包括,來自日惹的法律援助律帥 Samsudin Nurseha、曾協助她回家的 Rianti、及印尼移工聯網的代表 Karsiwen。

然而,今次印尼政府卻單方面地安排了 Erwiana 及其父親在抵港後需入住,二十四小皆被監控的,駐港印尼領事館大樓之內。另外,關於協助 Erwiana 的團隊的三位朋友,現時仍未有明確安排,未知是否可繼續陪伴及協助 Erwiana。在得知被邀來港後,Erwiana 已多次詢問何時可取得來港機票及行程安排,卻一路未獲印尼政府回覆。直至今天(星期日),駐港印尼領事館的職員突然去到 Erwiana 的家中把他們接送到梭羅,入住機場附近的 Ibis 酒店。隨即,印尼外交部的官員立刻來到酒店,並提出為 Erwiana 安排律師。當 Erwiana 回應已經由移工服務團安排了代表律帥 Mr. Melville Boase 後,該官員竟無端指控移工服務團的安排別有用心。並施壓要求 Erwiana 簽署文件把案件交由印尼政府處理。就此,Erwiana 已拒絕了要求。但住宿安排方面,Erwiana 仍然被安排需入住 駐港印尼領事館大樓之內。Erwiana 提出入住移工服務團為她所安排的住所的要求仍被拒絕。

Erwiana 才剛逃離她前僱主的困籠,卻又需被監控於領事館之內。請並不是為她提供協助,而是對她進行壓制。

印尼領事館未能保護 Erwiana 免受其僱主的虐待,亦未能為審訊提供所需的文件而導致審訊被迫延期至2014年4月29日。印尼領事館之前並未為 Erwiana 的案件出力,為何現時又突然投入及主導呢?領事館只是嘗試制約 Erwiana 的自由選擇權利去掩蓋它的過失及問題。Erwiana 應有權委托她所信任的團隊,而非不道德的領事館操弄。

資料來源:

為 Erwiana 爭取公義及捍衛外傭權益委員會
聯絡人:Sringatin
電話:+852 6992 0878

(貼出聲明的時刻, Erwiana 及同行的父親及朋友已被送到不知哪裡,失去聯絡,請有時間的朋友到印尼領事館外聲援,18:30)

[草根.行動.媒體]http://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