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香港人努力交稅 新移民努力交form

廣告
香港人努力交稅  新移民努力交form

廣告

老實說,我很勤奮。
因為我是生於香港這個地方的。
我真的很勤奮。
由於這是事實,我不介意重覆講兩次。

在求學時期,我已經打着兩份兼職。一,是晚間到惠康超市執拾貨架,二,是星期六日到白田市政圖書館執拾書架。$28/hr,剛好夠我付清每星期四到中大兼讀晚間文學課程的學費。

我那時已很清楚,在香港,沒錢,是沒有人會看到你的。我不是說要那種戴上名氣的光環,受人敬仰的那種,而是,他們著實見不到你,透明人間。

在街角、在商店內、在公司、在學府、在女神面前、在老闆面前、甚至在醫院裡、火化爐前,他們就是看不到你。

有時,我會想,我是否其實在某天已經死去了?靈魂卻在這裡漂漂盪盪。

小時候看彊屍片,道長貼一道符在自己背後,丑角就會被他操控着,跟你行左的行,跳右的跳。現在我解讀清楚了,那黃紙不是符咒,是一張張千元金牛。

那年最火熱最迫切的是要「學懂電腦」。當時大家都知未來大趨勢是靠電腦搵食,於是我放棄了文科選了商科。那時學來的電腦技巧、excel密技、powerpoint必勝present法等…其實,如今一個中學生拿起macbook air就已經游刃有餘了。

不打緊,香港人總是有辦法的。

努力不懈的我終於躋進了中環當客服經理,$15,000人工。媽當然是高興的,起碼叫做打呔返工,每天遊走香港的經濟心臟嘛,多威。我強調我從不遲到,08:55 前我例必能嘟卡入閘。回到辨公桌前,我安份守己的聽從阿姐的指引,把文檔處理好,打成proposal,然後給她拿去向大老闆present。她常告誡我,她口才比我好,所以由她去present是比較安全的。我不懷疑,從小我的表達能力不佳,墨水印在紙張上比較更有脈絡。當阿姐present過後,如果大老闆賞識的話,她會很樂意的出來請我們吃tea慶祝,說我們同舟共濟,齊上齊落,team work就是這樣練成的。但有時,當鑊味濃的時候,我會突然就被召進房中,阿姐會當場責問我為何如此俹簁做事,在大老闆面前狠狠吃一棍。

姐也不是冷若冰霜的,出了大房後,她總會安慰我說,「好架,錯過下次咪就記得囉。」然後對我說,剛才也不過是做一場大龍鳳給那個老古董看的,別記掛在心頭。

哦,我知道。為了糊口,什麼事我也點一盞燈,留一口氣,一點即明。

$15,000月薪,$3000吃的,$1000來回交通,$4000俾屋企,$4000租住套房,$1000 保險,$1000電話及電費,$400咭數最低還款額…

本來我還有幾舊水可宅袋的,夠我買一本村上老師的新書或塔倫天奴的soundtrack碟。有剩的,我還會儲起來作我未來安樂窩的首期之用。

可是,當同居三年的小惠說散搬出以後,我便得付回$7000元的月租租金。

結果,基本plan已經是 $17,400。

不打緊不打緊,香港人能屈能伸,我媽也是香港土生土長的,那透支了的$2000元唯有先在她那兒補貼一下吧,你懂的。

這裡是香港這裡有力量嘛。只要夠努力,何愁沒有出頭天?那是阿爺臨終前的祖訓,愛拼,一定贏。

唔…下年應該可多加八百元人工。$15,800。

這一定只是過渡,有天我會活得更好,然後小惠將會回心轉意,回來我身邊。

這信念是我一直長久堅持着的。

我們是勤奮的香港人。

唔…

直到…我發現…

勤奮的香港人做工,新移民做愛。多生一個小朋友,便能加快上公屋的腳步。

勤奮的香港人唱「時間卻太少NONONONO」,新移民唱「隨時行樂 在此免費 獨家發售」

香港人在中環被上頭罵過狗血淋頭,搖頭擺尾,新移民真的有餘閒在九龍公園放狗,拉屎(注意是必須有逗號)。

香港人訓劏房執紙皮,新移民血拼廣東道名店。

香港人努力交稅,新移民努力交form。

我勤奮,錢給你。

你看,他們敲着門了。

一個勤奮的香港人
2013秋

原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