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焦點文章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廣告

昨日(7月30日)特區政府正式宣佈,委任剛辭去立法會議員一職陳茂波出任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原擬擔任新政府架構中的副財政司司長,惟「五司十四局」決議沒獲立法會討論及通過,陳於是接替上任僅十二日便下台的麥齊光出任發展局局長。陳昨日在記者會上被問到會否保留政府山,陳指前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已有相關公佈,這似乎意味前中區政府合署西座的重建計劃將繼續進行。

古諮會評級鬧劇

廣告

黃國鉅

德國圖賓根大學哲學博士。現任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副教授,通識及文化研究課程主任,曾出版《尼采﹕從酒神到超人》。 網誌


廣告

29/7 反洗腦遊行 No Brain-washing Education

在反對國民教育的聲音中,常聽到一種說法:「我們不反對國民教育,但內容不可偏頗,要提六四等……」先贊同對方的前提,再斟酌內容。這等於敵人送一隻木馬來,守城的人竟先讓木馬進城,然後才慢慢看它肚子裏裝的是什麼。如此開門引虎,把自己置於危險的境地而不知。

廣告


廣告

want want

台灣近日最熱的事件,要算是「旺中併購案」。有反對旺中集團併購第四台公司的學者,遭旺中集團媒體攻擊,甚至受到狗仔隊追訪騷擾。放大一點看,寶島上發生的事,與香港也有關係。

事件的中心人物就是蔡衍明,旺旺集團的大老闆,其食品業務主要在大陸,但是,香港與台灣則是媒體巨人,他與中共的政治關係常惹人猜疑及批評。他是香港的亞洲電視台股東之一,還曾跟另外的股東查懋聲就股權事宜對簿公堂,更曾嘗試申請亞視破產(後為高等法院撤銷申請)。蔡衍明失意於香港傳媒事業,但在台灣的帝國則日益龐大,旺旺中時集團除了擁有旺報、中國時報、中視及中天電視台外,還想併購中嘉有線電視系統,成為最大的「第四台」經營者。現在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有條件批准,要求蔡出售中天才准予併購。

廣告


廣告

396864_418926818144362_1654873232_n
遊行人士於政府總部外集會,要求政府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圖:馮景恆)

(獨媒特約記者易汶健和周嘉怡報導) 「1 2 3 紅綠燈,國民教育要小心!」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於昨日(29日) 下午發起大遊行,主辦單位公布遊行人數至少有九萬人。遊行隊伍於出發前大嗌口號,務求以街頭行動向政府施壓,要求政府於九月前撤回國民教育課程。在酷熱天氣警告生效下,不少父母仍帶同子女走上街,為的是不希望子女成為被共產黨洗腦的一群。有三個小朋友的鄭太表示,來遊行是因為看見手冊的內容太鼓吹「愛國愛黨」,「其實愛國是不用教的,就像今天當我們看到中國在游泳項目拿到金牌時,我和我的子女都很感動。」小學老師Joanne 擔心國民教育會嚴重影響學生的批判性。她反駁上街遊行是不相信老師能把關的說法:「這是一個由上而下的命令,老師在內容上根本沒有主事權。我們教學中,會有上司來巡課,政府又要我們做評核,交文件作證據。」由此可見,老師根本沒有主導權,只能跟隨指引教學。

廣告

葉蔭聰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廣告

(由葉蔭聰與羅冠杰合寫)

最近,社會上最熱的話題之一可算是國民教育。由國民教育的資金去向,到編寫國民教育的團隊都爭論不休。而國民教育其中一份由浸會大學與國民教育服務中心所設計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下稱<手冊>)內一句「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更顯露出中國政府想向香港的學生灌輸一個美麗共產黨的想像。但除了這一句話之外,教材中不厭其煩地提及的「中國模式」,卻相對為人忽視。

廣告


廣告

29/7 反洗腦遊行 No Brain-washing Education

文:戚本盛

當陳惜姿問如何評估學生愛國,陳嘉琪竟然答說愛國好比選擇玩具;當張銳輝、方景樂讀到《中國模式》教學手冊如此不堪時,竟然發現編寫的是浸會大學當代中國研究所;當黃之鋒、林朗彥堅持經年誓要撤回整個課程時,教師工會的領袖竟然說教師要放假不便組織行動;當國民教育正要力推以灌輸國民身份認同時,竟喚起殖民地教育「非政治化」卻還是美好的回憶,諸如此類的反諷,說明了經過多年折騰,教學專業早已迷失方向,重挫有餘以致不孚眾望,國民教育課程,打開的就是如此的一個潘朵拉盒子。

廣告


廣告

由於學民思潮的努力,過去一個月輿論對國民教育的討論飊升,促使家長加入反對行列,而被批評在此事上「遲鈍」的教協,也終於召開討論會,並表示會發動會員,參加星期日的「全民行動.反對洗腦.729萬人大遊行」。

中央和特區政府急欲在香港推動國民教育,是因為國民身份的認同,有助加強政權的合法性,而香港人對國民身份模稜兩可的態度,則包含了對中共的不信任。大概因為這原因,不少人表達他們對國民教育的憂慮時,總以「洗腦」作為焦點。

不少人對洗腦的想像(如此圖),就是孩子的腦袋給硬塞進一些東西,讓他們變成每天戴著紅領巾上學的小孩。但是,唐嘉汶在「反『洗腦』(國民)教育?大家在反甚麼?」一文質疑,香港一直以來的教育制度,就是一部洗腦機器,表面上是崇高的教育理想,實質上是教導學生汰弱留強的遊戲規則,並要他們認同這是生存的唯一方法。大概只有像陳偉霖一樣的給社會排擠的人(他稱自己為William Outcast),才能避過洗腦並以自己選擇的方式生存(或走得招積)。

廣告


廣告

文:戚本盛

灌輸不是教育,主要分別在於過程。灌輸不作解釋,不容質疑,教育則相反,教育不但盡量解釋,甚至主動引出問題,作出反覆的辯難。這解釋和質疑的過程,當然和學生的已有知識有關,但總的來說,經歷較多和較好的解釋和質疑過程的,大抵是較好的教育。好,不是因為傳遞的內容是否牢記之類,有時,不求甚解一樣可以牢記,經歷解釋和質疑的好處,在於培養學生獨立的人格,這是教育最終的目的,凌駕其他次要的。

國民教育爭議中「洗腦」之說,指的就是灌輸,一種只支持現政權的政治灌輸。其灌輸手法分兩種。第一種是功利的,其基本邏輯是,經濟有所成就,國家便強大,國家強大,人民與有榮焉,甚至對一己有實際利益,例如有家長認為推動國民教育可以增加學生返內地免費遊學,也可以多點機會鋪路返內地工作,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也以此為推行國民教育的理由之一。

廣告


廣告


圖:最新出版的《黑紙》的封面

自《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 (下稱《中國模式》)出版以來,反對國民教育的言論和行動一下子熱鬧起來。 學生、教師和家長站在同一陣線, 異口同聲地指斥國民教育「洗腦」,擔心年輕一輩的思想將被控制。現實中要對學生進行「洗腦」可行嗎?若真的要反「洗腦」,為何只反對國民教育?整個教育制度正正就是「攞正牌洗腦」的機器。當中的「潛規則」做成的「人格蠶蝕」 (corrosion of character) 比「洗腦」更嚴重 !若真的要“救救孩子”,成年人請不要再過度支配和保護,請學懂「授權」孩子 (empowerment)。

廣告


廣告

DSCN0317

(獨媒特約記者Cassy和易汶健報導) 昨天(7月21日)中午,天生患有皮膚癌的陳偉霖(William Outcast Chan)(見主題圖片),在生辰天被蓋上棺木,運往停屍間。一會兒後,他按捺不住,上前跟正離開的葬禮賓客擁抱。就這樣,他完成了香港首個生前喪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