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焦點文章


廣告


攝於2012年維園燭光晚會

我當然也不喜歡「愛國愛民」這樣肉麻的口號,於我而言,愛並不適宜宣之於口,更適合放在心裡,或表現在行動上,畢竟這也不是甚麼國破家亡的危急時刻,沒有大聲呼籲的需要。

對於那些宣稱要為一句口號而杯葛六四悼念的人,如果你還在跟他們辯論愛國,那你可能未判斷到他們的態度。支聯會是該罵的,甚至可以說一向都有值得罵的地方,但你真以為那些人是因為一個口號才要杯葛活動嗎?就算把「愛國」換成「愛港」,或者沒有口號了,他們也仍是要杯葛的,因為他們打心眼裡憎恨支聯會,在他們眼中,香港如今沒有民主,主要的錯不在中共,而在那群以支聯會為代表的民主派。

廣告

方鈺鈞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廣告

圖:政府在「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中,所謂「綜合廢物管理設施」(其實是焚化爐)繪製的設計圖片(頁25)。

日前環境局公佈「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在石鼓洲填海十多萬平方米興建可能是全球最大的焚化爐,可惜坊間對此討論未算熱烈,筆者試舉數理由,淺談為何不要焚化爐。

(一)焚化爐造成污染
香港推動多年環保教育,分類回收。到現在仍然不難發現滿街的回收箱都裝滿各種未經分類的垃圾,家家戶戶和商業大廈亦不是全部設置分類回收箱。足證垃圾分類系統在香港仍有大幅改善的需要。

廣告


廣告

pt2013_05_29_21_55_17

(獨媒特約報導)「愛國愛民,香港精神,平反六四,永不放棄」,支聯會今年六四一個主題引起廣泛爭議,自治派更發表杯葛六四晚會的言論。本網特此專訪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的秘書長陳樹暉和學民思潮的代表周庭,他們對今年的主題設定,不同人士的爭論,支聯會的處理手法和活動形式上各有不同的看法。

「愛國愛民」就是「香港精神」?
陳樹暉及周庭如何看「愛國」?陳樹暉認為「愛國並非完全從歷史或文化上看而亦要從一個國家體制的價值或精神上看。」周庭則強調愛國不等於愛黨,「愛國是獨立於執政集團,是希望國家有更好的發展,希望人民有更好的生活。」

那麼「香港精神」是否「愛國愛民」?陳樹暉不認同此定義,認為無任何人或團體可以定義香港精神,「支聯會這個口號可能是太急於回應建制派對愛國的定義,急於重新定義。另一方面,若果忽視社會多元同階層,只套用同一種精神是不公。」周庭也同意有待商榷,「香港精神在不同年代都應有不同的定義。例如自強不息是香港精神,但隨著時勢轉變,很難有一個特定的定義。」不過周庭認為「愛國愛民」始終只是一個口號,「我會把重點放在整場運動的意義,而非放在一句口號或組織上。」

廣告


廣告

近兩年,開始出現了一些杯葛紀念六四活動的論調,有些指「平反」是承認了中共的合法性;有些從根本否定香港人與六四的關係,指他們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六四與非中國人無關。六四廿四週年,支聯會以「愛國」為題,令紀念六四出現了兩個方向:認同「愛國」的人可繼續參加燭光晚會,不感自己愛國的人則應杯葛;有人遂以「世界公民」切入,以證悼念六四的正當性。這場「愛國悼念」與「不愛國悼念」之爭,其實不幸地把六四從香港人心中切割出去,也同樣把香港人的記憶切割了一塊出去。要真正道出六四在香港人心中的份量,我們必須要從歷史觀照六四對香港人的影響。

廣告

謝連忠

葉謝鄧律師行:律師及國際公證人 網誌


廣告

_DSC2035

向警方提交意向通知的要求,窒礙集結自由,這點我是同意的。是「通知」抑或「申請」,含意確有差別。即使法例內容也有誤用「批准」(unauthorised)作字眼(見公安條例17A(2)和(3))。不過提交意向通知的要求,並非公安條例之惡法焦點所在。試想公眾遊行取消了向警方提交意向通知的要求,公眾走上街上遊行就自由了嗎?

我們說《公安條例》是惡法,其中一大惡,是條例提供給警察的種種相當大的權力,以至在公眾遊行或集會中,警方可以施加各式各樣的管制和行使武力。廢除了通知要求,屆時爭議焦點將移到現場。因此廢除了通知要求,但不同時廢除、削弱或監控警方可就公眾遊行予以種種限制和規管的權力亦是於事無補。

廣告

方鈺鈞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廣告

最新消息(2-6-2013):香港電視主席王維基有線寬頻主席吳天海在傳聞政府會選擇性發免費電視牌後,於日前回應。他們同樣表示未收到政府相關消息的書面通知。但如俗語說:空穴來風未必無因。若這些風聲是政府測試民意水溫的方法,我們更要明確告訴政府:堅持免費電視牌無上限!

曾經,蘇錦樑對著鏡頭說免費電視牌無上限。可惜,昨日竟有報導指,申請免費電視牌照的機構接獲政府文件,指為免過度競爭,將會選擇性發牌(蘋果阿思達克財經)。更要求三家公司在指定期限內回應,並解釋為何自己應獲發牌。把日子往上推,剛好一周前(21日),行會指無議程所以無會議。商務及經濟事務局長蘇錦樑接受傳媒查詢時,否認取消例會為了避開電視發牌討論(星島經濟)。5月14日舉行的行會和21日無行會會議之間,佛誕公眾假期前夕(17日),開始有行會成員向傳媒放風(星島蘋果),聲稱最多只發兩個免費電視牌,傳聞昨日終於得到確認。到底醜聞不斷的行會憑什麼理據忽然作出這決定?香港市民能否接受政府不斷「搬龍門」,挑戰社會的底線?

廣告

旅遊、環保、動物、保育...走遍世界各地,專寫各地環境、動物及保育。 網誌


廣告

豚聚一刻

(獨媒特約報導)生活於海洋公園的海豚,不論「工作」、科學研究及生活環境方面圴遭受不同程度的壓力,身心疲累。歸根究底,正是海洋公園偏離保育方針,唯利是圖,而且歪曲其教育和保育理念,不僅無法「增進」大眾對海洋生物的「了解」,甚至會產生誤解、誤導。是否只有活生生的動物才能讓人認識海洋呢?難度我們見過一頭活生生恐龍困在博物館嗎?

廣告

旅遊、環保、動物、保育...走遍世界各地,專寫各地環境、動物及保育。 網誌


廣告

_DSC4488
圖:海豚直衝池邊,發出「啪」一聲的巨響,行為不尋常。

(獨媒特約報導)海洋公園,一個我們小時候聽起來就聯想到美麗藍天和微笑海豚的人間樂園,萬萬沒想到,在獨媒記者深入採訪之後,發現這個人間樂園,很可能是海洋生物的煉獄!

多少年來,人們以為海洋公園主要的存在意義,也即是其宗旨所言:「協助保育野生動物生態及增進大眾對這方面的了解」,然而,當我們的記者走近這些被馴養的生物時,赫然發現,海洋公園不僅無法「增進」大眾對海洋生物的「了解」,甚至會產生誤解、誤導。將人與野生動物生態的距離愈拉愈遠。

廣告


廣告

環境局日前公佈了「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香港別無選擇,要在石鼓洲興建焚化爐,負責處理23%廢物。政府這項公佈,令人不安,亦令人不禁要問,決策是怎樣做的?政府聘請了國際級顧問,研究了十多年,研究好像很科學,論據也好像有其邏輯,但最後竟出來一個荒謬的結果。

石鼓洲及其附近的海洋和島嶼是香港其中一個最美麗、最未被污染的地方,那裏有數種瀕臨絕種的動物。香港很細,環境未被破壞的地方更是買少見少。為甚麼政府還要不斷破壞環境?這裏是我們唯一的家!

廣告

謝連忠

葉謝鄧律師行:律師及國際公證人 網誌


廣告

圖:90後社會紀實

在今日的學民思潮公眾遊行,警察循例向示威群眾高舉一條黃底黑字的大橫額,寫著「警察警告,你現正違反法例,你可能被檢控」。這是一條不倫不類的告示,因為没有説明違反了哪一法條例。説穿了這只不過是警方的例行程序之一,找幾個PC在現場舉高這橫額,同時用咪廣播。

警察最不喜歡小市民挑戰警權,今次學民思潮的遊行故意事先張揚,又故意不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令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無晒飛屎」。在遊行進行期間,差人又總會向參加者提出一些要求,例如路線、人數等,又要表現一下警察權威,好給領導看自己「有做嘢」,「有料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