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焦點文章


廣告

一班反對「東北新展區規劃」的村民和聲援團體拉起橫額,希望城鄉共生。

(獨媒特約報導)「點解政府官員可以涼薄成咁,連僅有的農地都要收埋去!」近日,政府推出「新界東北新發展區」第三階段公眾參與資料,聲言將斥資400億,從囤地十多年的地產商回購農地,然後又重新向地產商批出土地大建豪宅。粉嶺北四村(馬屎埔村、石湖新村、天平山村、虎地坳村)聯席連同民間團體昨天(17日)於馬寶寶農莊舉行「用最溫柔的激烈抗爭,重奪農民土地與香港靚菜」記者招待會。記招會上,村民黎永權娓娓道來被政府、發展商迫遷的經過。

廣告

影行者

我們是影行者,一些帶著影像和藝術來修行的人, 我們相信, 藝術是有關個人與群體之關係的創意表述, 所以 我們致力於 把藝術還給人民 把人民還給藝術 網誌


廣告

2012年7月11至13日,屈臣氏蒸餾水廠的送貨工友集體罷工,向資方爭取加薪及減少外判人手等合理待遇。

惟資方絕不調整苛刻的復工條件,更過份是在罷工第一晚,以同一集團和記黃埔旗下的百佳車隊,漏夜偷運大量蒸餾水出外,以便翌日能繼續送貨。這顯視資方態度強硬,毫無誠意談­判。工友只好在罷工第二晚通宵留守大埔廠房,防止資方再次運水。

罷工第三日,資方單方面發出通告,要脅工友在下午三時前簽署交回,表示同意即時復工及及接受輕微薪金調整。

屈臣氏跟車送貨工友在2008、09年也有罷工經驗,工作條件及待遇一直為同行最差。工友細述是次罷工原因,及這幾年來受到的不合理待遇。

廣告


廣告

近日,廣州、深圳等地的天橋底頻頻發現水泥錐,場面猶如橋底住了一隻大型穿山甲,而且它身上還寫著「生人勿近」。噢,不對,應該是「流浪者勿近」,因廣州市建委工作人員作回應時,明確指出橋底水泥錐在十年前已經澆築,當時確實是為防止流浪漢留宿橋底影響市容

眼光放到廣東省以外,原來國內早已有多個城市用類似的方法驅逐流浪者。譬如廣西南寧就在部份立交橋下的斜坡上澆築水泥錐,不過南寧城管部門似乎比廣州、深圳有關部門的想像力更為豐富,這些水泥錐形狀千奇百怪,有角錐體、六角菱形體,不知者 或許以為是城市藝術創作。而南寧城管部門對此的解釋也令人費解,首先承認「是爲了防止人上去」、「搞了這個後,他就不可以在上面活動了」,其後又改口表示「斜坡上建水泥錐主要是爲了邊坡防護」。孰真孰假,相信你我他都心知肚明。

廣告


廣告

sweet, sweet candy

本周一,行政長官答問大會開始約半小時,一位記者朋友在facebook更新status:

「高招。派錢給老人,選舉前買票,拉攏建制派。唔跟對手agenda。很漂亮呢。
第一輪派錢未到十月施政報告已開始」

昨天,大部份報紙均以「答問大會猶如施政報告」/「梁振英派糖挽回民望」為題。

新班子「自覺」出閘脫腳(註一),自然要急急取悅大眾。今次小型施政報告涵蓋長者、醫療、青年和房屋的一丁點部份。派糖不是新鮮事,領導人和政府派福利,爭取政黨和人民支持也不是新鮮事。問題是,縱使社會贊成這些政策,以及認同這些政策的用處,他們對於福利已經沒有甚麼好感。有兩個例子可以分享一下。

廣告


廣告

二百多磅的自己自問不算瘦弱,但猶記得要換水機的蒸餾水時,也得用九牛二虎之力才可以將任務完成。如果姿勢不正確,一不留神,真的會很容易弄傷自己的脊骨。偶爾抬起一桶蒸餾水,也這麼吃力,那麼每天抬六百多桶蒸餾水,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水的重量

的確,屈臣氏蒸餾水公司的工人,每天無論日曬雨淋,都要將六百多桶蒸餾水,送到商戶或住宅裡頭,風雨不改。

「其實,係咪好辛苦架?」我身邊一個同學為打開話題,向兩位罷工的工友問了這無知的問題。「你試下拎下啊,一桶水四十五磅,加埋個箱就五十磅!」身型與我有點相近的強哥一邊說著,一邊指著身邊那箱水。年屆四十的強哥已經在屈臣氏打了近八年工。坐在強哥身旁的阿國,聽著強哥那番話,抽著煙對我笑而不語。他年資比強哥少四年,肌膚卻比強哥黑得多,有著典型搬運工人的身軀。在強哥與阿國面前,我孱弱得像個小孩,只能靜靜地坐在樹蔭下,聽他們訴說勞動者的辛酸。

廣告


廣告

戚本盛

近日朋友踫頭,都對學民思潮眾位同學很表欣賞,但同時又對教協頗有不滿,他們大都以為我仍身在教協而發出怨言,但我只想到,從教育的角度看,江山代有才人出,不正可喜嗎?

學民思潮冒起,的確和教協有關的。據《壹週刊》1166期報道,黃之鋒對國民教育課程的不滿自去年五月始,當時他母親跟他說要「慢慢來,待教協伸張。」但教協一個月也沒有聲音,他跟同學林朗彥說:「搞錯,教協八萬會員,淨係搞超級市場嗎?」他們遂開面書群組,上街開講、派單張去。

廣告

陳劍青

本土研究社成員,經營民間地理思想,關注城市空間問題。 網誌


廣告

一間屋、一塊田、一條村的生活,與土地緊扣,從來都很難說要移走就能移走。故此,當城市誓言要擴張,要侵蝕旁邊的鄉郊土地和別人家園的時候,往往就要出動掃場式 (黑社會收地語) 的暴力,如近年南生圍的熊熊烈火、馬屎埔村的倒泥威嚇、連環律師信與執達吏清場等手段徵收土地。鄉郊淪陷的序曲,往往就是始於「收地」。

但到了今天,連鼓勵元朗大規模發展的元朗區議會主席因立會選舉都要說打擊黑金破壞鄉郊 (可知黑金協助收地就是元朗賴以「發展」的重要力量),是否意味著收地模式已經出現了劃時代的轉變? 如果現在已不(只)靠暴力逼遷這套新界發展的運作方式,那究竟最新的收地過程是怎樣的? 收地這個問題我們不能輕易繞過,讓我們由暴力頻繁的新界西北元朗,轉一轉到新界東北一條面臨全面收地的上水丙崗村(見丙崗發展申請),深入了解正在發生收地中的實質運作手段。

廣告

方鈺鈞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廣告

censorship russian information law
圖:漫畫諷刺剛通過的俄羅斯《資訊法》,使人民不准看,不准說。(圖片來源)

本地《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第二階段公眾諮詢昨日結束。香港政府諮詢文件振振有詞指出,需要以保護兒童為名,加強管制互聯網色情資訊及增加罰則。上周初,俄羅斯國會則已經批准富爭議的《資訊法 (information law)》,授權政府單方面封鎖網站,理由同樣是「打擊色情資訊」。

廣告


廣告

DSC07254

(獨媒特約報導)《2012年排檔藝術嘉年華@花園街》於昨日(7月15日)下午在旺角花園街舉行,共有十六檔藝術排檔展出,主題為「小販需要保育,更需要發展」。藝術家及設計師透過設計表達對排檔「3X4呎」的發展想像,同時希望讓大眾了解小販文化及其重要性。嘉年華於5時30分大合照後結束。

廣告


廣告

擾嚷多年,這個夏季,台灣誠品書店終於進駐香港了,落戶位於銅鑼灣核心地帶、新落成的希慎廣場。誠品進軍香港,到底會在文化上泛起怎樣的漣漪,尚未可知,但在文化界人土(尤其是文青)的心目中,卻肯定早已激起了足夠多的想像與憧憬。作為香港幾本重要的大型文學雜誌之一的「字花」,對此也自然高度關注。為此「字花」編輯特別來函約稿,談論誠品來港跟香港文學發展的關係。

曾經,書店作為推手
翻開文學史,書店與文學之間的關係,可謂千絲萬縷,「字花」的誠品專輯想要探討誠品來港與香港文學發展的關係,也就順理成章。遠的不說,上一個世紀三十年代雲集於上海福州路一帶約三百餘家的新舊書肆,當中便有不少推動新文學的旗手,例如「北新書店」也是魯迅作品的出版社,群藝新店出版過陳獨秀編的「新青年」,現代書店則是施蟄存的「現代雜誌」和葉靈鳳的「現代小說」的後台。此外,「東方雜誌」、「小說月報」、「良友畫報」、「新月」、「語絲」、「金屋月刊」等等上一個世紀初重要的期刊與雜誌的出版,也跟當時各種大小的書店,密切相關。對於文學的發展,除了出版書籍與期刊,書店的貢獻也在於:為作家出版的作品與譯作提供銷售和推介地點,為文藝工作者供應大量相關文化資訊(例如外文書),成為詩人、小說家等的聚腳點與活動場所(例如讀書會等),不一而足。簡言之,書店成為了文學發展的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物質語境。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