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焦點文章


廣告

晚飯時間本來盡量避免看TVB,免得食不下嚥,但聽說今晚「東張西望」會播出電視發牌風雲特輯,始終是城中熱話,即管看它一看,怎料中了個大伏,親眼直擊這個被網友喻為「香港第一派膠電視節目」淪落為「TVB焦點」,白費一頓晚飯。

先不說當中論點,作為一家四十多年歷史的電視台,台前幕後精英輩出,節目播出時不時斷片、片段播放中途被硬生生截停、主持講完對白無片去,短短幾分鐘斷片幾次,這是「有長期營運經驗的電視台」應有的表現嗎?歡樂滿東華都唔會咁啦!節目一開始就表明電視台營運很複雜,不是只靠節目製作優秀,而是靠背後如市場部、技術部等支援。請問「東張西望」今次播映質素不如平常的直播節目,究竟是節目製作組準備不足、剪接部無時間覆核出街片段、導演手慢按錯掣;還是又要歸咎於「一籃子/一男子因素」?

廣告


廣告

編按:政府按先通過後審議的方式將大浪西灣及另外兩個地點納入郊野公園,立法會今日(五日)舉行公聽會,就計劃聽取團體及市民意見。以下是土地正義聯盟的意見書。

解決「不包括土地」爭議 建立「鄉村及郊野公園」推動「生態復鄉」
土地正義聯盟就《2013年郊野公園(指定)(綜合)(修訂)令》的意見

土地正義聯盟認為,鄉村和郊野是一個連續的整體,在推動可持續發展時,不能只偏向其中一樣。但是,政府過去三十多年的方向正是側重於郊野保育,對於鄉村則採取放任態度,任由鄉村及周邊農業地帶被粗放式的發展,例如丁屋、露天貨倉和囤積土地的發展商蠶食,導致新界大部份鄉村面目全非。

丁屋發展破壞壞村

一條完整的鄉村必須保有居住及農業兩部份,因此以丁屋為主導的新界鄉村發展模式是不可持續的。就算對於新界男性原居民而言,目前被高度地產化的丁屋發展,當中的利益很多已被村中有勢力人士壟斷。誰有土地誰話事的邏輯,根本沒有照顧不同階層的原居民的居住需要,最終反而令鄉村組織被利益集團綁架,導致村不成村,鄉不成鄉。

「不包括土地」令鄉村荒廢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由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主辦,歐洲聯盟駐香港及澳門辦事處資助的「人權紀錄片展2013」,分別以「性別與暴力」和「見證死刑」為主題,於2013年10月10日至11月26日,港九各區電影院及合作伙伴舉行。不同性別遭受暴力對待,地位被邊緣化;死刑「以暴制暴、以死止死」,生命不被尊重,這些都是國際社會一直關注的議題。主辦單位從人權角度出發,透過共十三部來自世界各地的紀錄片探討兩個議題,當中更有作品獲奧斯卡、艾美獎、日舞影展等提名及獎項。

性別平權 似有還無
最近一名跨性別年輕學者抵港時遭受侮辱和不公對待,事件令不少人對性別平權展開討論,更說香港枉為國際都會。事實上,此等問題發生在世界不同角落,無論在已發展國家如美國,或發展中國家如印度和中國,性別平權和性別暴力問題無處不在,在不同的人權問題上,所呈現的是社會欠缺對人性的尊重。

廣告

方鈺鈞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廣告

圖:Sego Duff@鍵盤戰線及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身為獨媒倡議幹事,我昨日出席立法會工商事務委員會議:聽取有關在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的意見。

首先列舉例子講解何謂「版權」:無綫電視早前播放電視劇《衝上雲宵》,因版權問題無發使用社會期待的陳奕迅《歲月如歌》。連無綫龐大的企業都「傾唔掂」,未能獲得歌曲授權,何況普通的小市民、小網民?此外教科書年年加價,家長呼冤無門,這就是版權的一面。

廣告

葉七城

寫生活,談電影,無出息,病態懷舊。 網誌


廣告

短評 / 簡單寫幾句

《爸媽不在家》(ILO ILO) :

報廢

新加坡新晉導演陳哲藝(Anthony Chen)執導的首部劇情長片,勇奪本年度康城影展為新導演而設的「金攝影機獎」,也是首部在康城獲獎的新加坡電影。

本片的背景是一九九七年的新加坡,小孩在玩養育電子小雞(Tamagotchi)的年代。金融風暴,經濟不景氣下的陰霾,慢慢地籠罩一個小康之家庭:父親林先生(陳天文飾)是位推銷員,收入穩定,但念念不忘想創業。

母親林太太(楊雁雁飾)是個船務公司文員,每天的工作是替老闆派「大信封」解僱工人,身懷六甲的她,還要操心經常在犯校規的兒子家樂(許家樂飾),身心俱疲,惟有請位菲律賓女傭泰莉(安祖莉芭雅妮飾)幫忙打點生活。

廣告


廣告

作者: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主任馮詩麗

香港電視失落於免費電視牌照,大部分市民均替「苦主」王維基及充滿熱誠的香港電視員工不值。同日上午,在另一個角落亦有一批「苦主」進行申訴:他們是財力人力物力均欠奉的食物回收機構。

長期缺人手難收集大批食物

香港地球之友去年7月成立「救食平台——食物回收捐助聯盟」,聯盟成員包括各區的食物回收機構,主要收集工商界產生的「剩食」,再派發予有需要的基層市 民。37個參與團體單單過去一年已回收超過百多噸食物,減輕堆填區的「迫爆」壓力之餘,同時令有需要的人受惠,一年人次超過數十萬。這些食物回收機構協助 弱勢社群、通過回收食物重新建立已疏離的社區關係;這些也是政府花費大量公帑打造「家是香港」運動想達致的效果。

可惜的是,雖然食物回收機構在環保、扶貧及建立社區關係等方面擔當重要角色,但從來未收過政府一分一毫。現時不少機構倚賴私人基金,短期內可勉強支 持營運,但長遠仍需要自負盈虧。對社區機構來說籌款工作甚為艱巨。機構長期面對人手短缺的困難,就算有大批食物捐贈,也礙於收集食物的義工不足及地方不夠 往往未能接受。捐贈食物的公司大部分不會主動出資運送食物,運輸成本便落在機構身上,增加機構的經濟負擔。面對「一籃子」的困難,食物回收機構本身已面對 很多資源不足的問題,他們又如何能自己解決?

廣告

方鈺鈞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廣告

圖:網民為「第四方案」製作宣傳海報(來源

(獨媒特約報導)今日立法會工商事務委員會召開戲仿公聽會,六十多個版權持有人、人權組織及網民代表各據一方,務求在版權(修訂)條例中如何豁免戲仿作品作最後游說。版權持有人均同意「非商業性的戲仿」豁免刑事罪責任,但他們總怕「劃界太寬」最後會損害其商業利益,故不同意民間團體提出的「第四方案」--即非牟利的個人衍生作品均獲豁免民事及刑事責任。政府重申以「開放」態度聆聽各團體建議,並提醒公眾盡快提交意見書。

民間提第四方案

廣告

徐少驊

早年從事媒體工作,記者、編輯、出版人、專欄作家、電台主持、書籍作者,現在從商,已婚。 香港時事評論部落 http://www.facebook.com/pages/xiang-gang-shi-shi-ping-lun-bu-luo/233195364407 網誌


廣告

image_10

正所謂事出必有因,香港芭蕾舞團的《紅樓夢、夢紅樓》首演後臨時抽起「文革」一段,事後輿論沸騰,就把此段原封放回去,當無事發生,碰巧同一星期香港特區政府發生了性質和過程如孖生般類近的事情,就是商業及經濟發展局網站刪除免費電視牌照介紹文章中列明「發牌無上限」的段落;被人揭發後,又係面懵懵地把該段文字原封補回。

廣告

女同學社

成立於2005年9月,是一個由同志社群創辦和經營的倡議組織(advocacy group),成員包括女/男同志、雙性愛同志、跨性別人士,以及對同志友善的異性戀者。 網誌


廣告

文: Ly (女同學社義工)

全亞洲最大的台北同志遊行萬人空巷,每年都參與香港同志遊行的我,總想藉此充權(empower),對自己的身份多一點自信。台灣,同為華人社會,有著相似的文化和制肘,但台灣的性別平等工作卻走得比香港前,到底是什麼讓這個島嶼的人在性別議題上先於其他地區?那幾小時,就說明了一切。

第十一屆台北同志遊行的主題還原基本步,重用第一屆主題:看見同性戀,或許有人會問,每年都出來遊行,不就已看見了嗎?但是在任何群體裡,都總會有被邊緣化的一群,總會在大環境下淡出,所以這個主題,正正提醒我們如火如荼的同志運動中被遺忘、沒有代表、消音的一群的存在;看見和現身與政治,三者在社會運動中從來密不可分,集體的現身和個人經驗,就是政治*。既然遊行以「看」為題,本文就從眼睛出發,紀錄我第一次參與台北同志遊行的所見所聞,著重第一身的經歷,親身感受港台對性別和政治的差異,希望分享之餘亦能反思香港的同志運動。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八名參與2011年6月4日晚的示威遊行人士,包括葉寶琳、朱凱迪、朱江瑋、王浩賢、李世鴻、洪曉嫻、明偉添及陳秉鳳,去年被判「未經批准集結」及「非法集會」罪成。其中兩名上訴人葉寶琳及王浩賢被判處4個星期監禁,緩刑12個月及罰款,其餘上訴人均被判處罰款。八人就判決上訴,上訴庭於今天(11月4日)宣判,駁回各人就定罪及判刑的上訴,八人計劃上訴至終審法案。

上訴人:無故被警方圍堵

八名示威人士的上訴理據包括警方在遊行已完結後截停、圍堵及拘留遊行人群,因此遊行人士並非「非法集結」,而是非自願地被警方圍堵及拘留,並失去自由活動的權利。警方在圍堵及拘留遊行人士時並無告知他們被拘留的原因,此乃非法拘留。案件裁判官杜浩成在2012年判決八人罪成時曾以過早告知遊行人士他們即將被捕會打草驚蛇或挑起他們的反抗情緒為由,認為警方無須在拘留遊行人士期間告知理由。八名上訴人表示,遊行人士在不清楚原因的情況下被圍堵拘留,警方又拒絕回答拘留原因,才欲反抗離開現場,後來反而被控衝擊警方防線和擾亂秩序。因此杜裁判官代警方提出的憂慮乃無基礎及無證據的揣測。

官:警方已作出警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