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焦點文章


廣告

20100630Google.cn_1
圖片來源

編按:相信大家還記得在2010年,Google 決定不遵從中國過濾搜尋結果的做法,把搜尋服務撤離,並搬到香港。當時不論在大陸還是香港,均有不少市民到 Google 獻花,認為這公司沒有因為中國龐大的市場而棄守言論自由的原則。

廣告


廣告

幾個星期,「性暴力」成為了熱話,由公民參與到茶餘飯後,由電視節目到網絡世界,充塞著我們的生活。

就印度多宗性暴力事件,本地的婦女團體連同幾十個本地團體聯署,並一連兩天到印度領事館請願,要求印度政府承擔終止針對婦女性暴力的責任。短短一兩天,由於暴力事件的報導在流傳,婦進網上開event,一下子就召集了六七十人參與 。婦女團體亦就法改會的《強姦及其他未經同意下進行的性罪行》諮詢文件提出:性罪行應以侵犯其他人「性自主權」為基礎,以「性侵犯」取代「強姦」字眼,及要求法律程序中加強保障「倖存者」等。城市的另一端,觀眾卻熱切的期待著TVB 一劇接一劇的女性被強暴戲碼,並就劇組匆匆略過強暴片段和女演員之裸露場面欠奉,紛紛在網絡表達遺憾及不滿。然後,娛樂新聞樂此不疲的延續這些「重口味」路線的討論,沒完沒了。

廣告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廣告

原本是頭號梁粉的劉夢熊,日前接受最新一期《陽光時務週刊》訪問,大爆多項梁振英競選期間的內幕,直指梁是言而無信。事件可說是震撼政圈,據聞週刊在中環、金鐘一帶的報紙檔出版當日下午已經斷貨。網上也出現大量改圖,連兩個環保團體都以熊狼相爭抽水。劉夢熊確係幾乎是最早一批公開支持梁振英的粉絲。熊為狼到處奔走,口誅筆伐反對派,唐英年爆出僭建事件,亦是他乘車到大宅外呼籲唐退選,約見新界鄉親及疑似黑社會,也是由劉夢熊出面。正因為這場流浮山飯局,梁振英當時又已經全面佔據上風,鳥盡弓藏,熊也成為第一個被狼拋棄的舊部,這是熊的醜人角色的宿命。

然而除了花生,坐待事態之外,我們是否也應該真的認真讀一下訪問的文本,它可說是清清楚楚揭露了這年來香港究竟在發生什麼事。劉夢熊在當中談及的事,給我們甚麼啟示?

「核心價值」破碎

廣告


廣告

(原文刊登在2013年1月17日信報副刊版上)

近年a cappella在香港發展迅速,新的無伴奏合唱組合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他們除了在一些商場、婚宴等場合有小型的演出,部份組團時間較長的,更會嘗試舉辦自己的音樂會。不過香港的無伴奏音樂還正值萌芽期,各個組合仍需向外地隊伍多加學習。而剛來港舉辦《黃金歲月—神秘失控十周年巡迴音樂會》的台灣組合神秘失控(Semiscon),就是一隊很值得學習的組合。

神秘失控是台灣第一隊以純人聲形式演出的樂團,成立十年間獲獎無數,足跡更遠至歐美、非洲。近期他們更獲邀在金馬獎頒獎禮及台灣國慶典禮中擔任表演嘉賓,可見他們在台灣的地位有多高,對台灣無伴奏音樂的發展的貢獻更是不在話下。

踏入成立十週年,神秘失控在12月於多個地方舉行巡迴音樂會,香港是他們的首站。神秘失控先邀請了兩隊特別表演嘉賓—Xposure及Just a cappella為音樂會暖場。前者是一隊女子中學組合,演出難免是相當青澀,但以學校組合的水準來說已算是不錯;至於後者,雖然成立只有一年多,但水準已經很高,5位團員的唱功都很好。

要讓觀眾看得開心

兩隊本地組合的演出後,便到神秘失控出場。與之前的組合比較,神秘失控的演出明顯較成熟,除了演唱和一般的舞台走位外,他們還加入燈光效果及簡單的動作如揮手、扭腰,豐富表演的元素。

廣告

Mark Mak

多棲動物,人面獸心。 創辦了NPV 非牟利獸醫www.npv.org.hk,為有困難的寵物主人提供可負擔的獸醫服務。 並成立了NPV流浪動物醫療基金,為最弱勢的流浪動物提供醫療福利。 豁了命要推動TNR ——捕捉、絕育、放回。 網誌


廣告

我們相信,任何一間機構,不論是私人、民間、官方、商業或公共的性質,當遇上超過10個人提出相同的質詢,那都應該不可能當為個別投訴處理,而是有需要向提問者直接清楚交待並檢討為何會引起公眾的疑慮。

而機構的公關亦必須作出判斷,按事件的嚴重性或傷害性去決定如何跟進。 直接書面回覆提問者是最起碼的要求,開記者招待會澄清解話是洽當而官方的做法。親自接見提問者再開記招公開交待當然最具誠意。

早前,由14個民間動物組織組成;得到7個政黨支持的「爭取成立動物警察大聯盟」,聯同四百多名市民在1月16日向愛護動物協會提出書面質詢如下:

廣告


廣告

「發展」這魔法棒,又要再一次活化那些荒蕪之地。資本主義王子,又一次要為土地那女孩,獻上市場的魔法之吻。

這次是觀塘——那個被生於冷氣房中、靠7-eleven和快餐店養活的文明城市人所唾棄的殘破工廈群,那個早被認定為絕望的舊社區。

而資本主義腦內的邏輯,就只有拆卸、重建、再拆卸、再重建,去滿足市場無盡的渴求。所以王子每天每日也需要新的公主,而為他賣命的群臣,就要無止境地尋找新的女孩,越醜越好,好讓群臣能將醜小鴨變成天鵝、變成風靡萬千的新公主,吸引每對飢渴的眼球。揮舞「發展」這魔術棒的,是那扯皮條的政府。「發展」就是他們為那些年華老去的姐姐仔,度身訂造的整容方案,聘請發展商和規劃師這些美容師們,為姐姐仔由頭粉飾一番,再靠傳媒落力打造那「美的典範」,好讓她們身價暴升,賺盡各地嫖客的每一塊金。他們所以能亳無顧忌去大搞「發展」,是因為納稅人已預先開好無限額的支票,即是說,每個人其實早已被捲進這龐大的賣肉勾當*。

廣告


廣告

抗爭不是請客吃飯,更不是在鍵盤和螢光幕前吃花生。

黃浩銘過去幾年的抗爭,體驗了他自己相信的「知行合一」信念。他的起步是反高鐵及五區公投運動,最出名的是請曾蔭權吃粟米班塊飯。

學習有技巧地抗爭
2008年,黃浩銘做了黃毓民網上電台的聽眾,開始熱衷政治,而且加入社民連。兩年後全身支持反高鐵和五區公投。同年大學畢業。2011年,他23歲,競選區議會落敗。同年3月1日質問曾蔭權粟米斑塊飯價錢,向他表達對財政預算案的不滿。

幾天後,3月6日,他有份反財政預算案堵路。警方大規模拘捕113人。他被控《公安條例》的「協助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會」,去年3月被判罰1,000元。同罪的葉寶琳則獲控方不提證供起訴,自簽5,000元,守行為1年。

訪問前幾天,他又被警方控告,將在今年4月提堂。今次是涉嫌干犯《道路交通條例》,原因是社民連6名成員,在去年6月在北大嶼山快速公路附近停車,走上山坡向訪港的國家主席胡錦濤展示示威口號。阿銘批評警方秋後算賬。

官司接踵而來,並未令他卻步,反而他更加不會避忌,但他從中學習抗爭技巧。例如,他觀察到,警方一般會捉叫咪的人。他叫咪,不只是組織群眾,更希望保護集會者:

廣告

麥馬高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廣告

圖:晴報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廚餘問題日益嚴重,浪費食物情況近年更是直線上升。直至2011年,香港每日平均便有近3,500公噸廚餘被棄置到香港各個堆填區,佔都市固體廢物量達40%,早前政府招標的廚餘廠亦以流標告終。在上週所公佈的施政報告當中亦有相關的政策,當局以剛推出的「惜食香港運動」,期望動員市民及工商業界減少廚餘。此外亦逐步建設回收有機資源的現代化設施,將廚餘轉化成能源和堆肥產品等。針對以上政策,有處理廚餘經驗的團體便認為政府當局並沒有認清問題的根本,只是亂石投林,沒有真正的減費藍圖。

廣告

Hong Kong In-media

致力推動本地獨立媒體運動,關注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及網絡自由等議題。 網誌


廣告

圖片鳴謝:opensource.com

For English

獨立媒體(香港)就公開資料及檔案管理制度意見書:全力支持訂立《公開資料法》及《檔案法》

一、獨立媒體(香港)(下稱本會),歡迎申訴專員公署就公開資料機制及政府檔案管理制度進行直接調查,為城市的歷史留下珍貴資料。

二、政府的透明度及公民獲取政府資訊的權利,早已成為國際社會落實民主參與、防止貪污、讓公民了解決策、保障公民權利、實踐新聞及資訊自由的重要手段。

廣告


廣告

電影幕後
拍攝電影時,每部攝影機都有多個機工支援。

(獨媒特約報導) 若不是早前有主流媒體報道香港電影九大屬會將於2013年開始陸續加人工,矛頭直指燈光及機工會,大概不會有人留意這班默默在背後支撐電影工業的技師。然而「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記者早前聯絡到相關電影工作者Y(化名),他不僅對行業環境娓娓道來,更明確表示,加價百分之五十絕不是如報章所寫般貪婪,而是「有苦自己知」。

在香港,屬於機工組的員工比西方為多,「無論是grip(軌道員)還是camera crew(攝影組),都是屬於機工,因為行業跟隨了日本式分法,而不像外國般每項工作皆分得清清楚楚」。他們是以一組工作九小時的方式出糧,每組薪金港幣770元。如果超時,則再以每小時計算。通常每部攝影機有五個機工,現時正在香港拍攝的七部戲,其中三、四部電影都使用三部攝影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