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焦點文章


廣告

作者是香港專上學院講師、新婦女協進會外務副主席

日前身為保安局局長的黎棟國就強姦案的比率激升 (增加了59.1 %) 作出回應時,只簡單的拋下一句:「奉勸女性飲小D酒」,令人嘩然,也引來本地團體以及外國媒體的批評。

黎棟國的輕率「忠告」,其實與普遍社會「怪罪受害人」(victim-blaming) 的文化意識無出其右。性侵害、性騷擾的主流論述,往往只歸疚女性的衣著、打扮,夜歸、流連酒吧等作為解釋性侵害之發生,背後隱含「你抵死、你自招」的怪責。其實把性侵責任推卸給受害女性,不單不公平,同時只會加強受害人的罪疚感,無法走出自責的困局,這些都是顯而易見的常識。而保安局局長卻一無所知。

廣告


廣告

20130507_154638

(獨媒特約報導)先有三位發起人,再來十位死士,佔領中環行動有意捲入更多群體。社工老師邵家臻(阿臻)代表界別,本來沒有甚麼奇怪,反正他經常參與社會福利界運動,近年不時評論文化現象。奇怪之處,反而是他願意成為死士的原因:「我想重燃社工本來就有的抗爭精神。」

社工不能再缺席 不能再漠然
自4月28日佔中死士記者會以來,邵家臻忙過不停,不知不覺站在第一線。原來,他是5天前才被邀請。「朱牧找張國柱,張國柱周二打電話給我,問我有沒有打算佔中。我說有想過,他問禮拜天能否出來,我說給我一天時間,周三下午回港後覆他。結果他周三上午又找我。他加了一句:社工界沒人。這句話很重。我覺得不可以沒有社工。我於是同意了。」

廣告

梁筱琁

網站特約記者 網誌


廣告

vlcsnap-2013-05-17-06h29m16s179

(獨媒特約報導)隨著年月過去,各方對於八九年在北京天安門發生的六四屠城事件作出質疑的聲音日益增多,有人懷疑當年學生先使用暴力或認為他們不懂進退,遂導致政府的武力鎮壓。有聲音則指摘當年的學生領袖爭權奪利,事件結束後逃亡外地之餘;生活日漸腐化,質疑他們並不是真心愛國和追求民主。新亞書院學生會在昨日(5月16日)舉行「香港傳媒與六四事件」的新亞沙龍,邀請了四位資深傳媒工作者: 程翔、區家麟、謝志峰及柳俊江,就以上議題作出討論及分享。

廣告

Steve Chan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廣告

Screen Shot 2013-05-17 at 1.10.53 AM

保安局局長黎棟國星期二出席撲滅罪行委員會會議後,指出有些強姦案的受害人是在飲用大量酒精後被強姦,因此他呼籲年輕女士別飲太多(Some of these cases also involved the victims being raped after drinking quite a lot of alcohol. So I would appeal that young ladies should not drink too much.)。

黎棟國不單假定所有強姦案的受害人均為女性,反映他作為統率執法部隊的部長,對法律中「強姦」的定義何其無知,同時亦假定受害者為年輕人士,反映執法者對此類案件停留於印象定型(stereotyping)。單從這兩點,已足可斷定他並未有擔任部長級官員所必須的能力、認知和觸覺。

廣告


廣告

943640_10151445930138253_1836628228_n

(獨媒特約報導)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早(五月十六日)到將軍澳出席明愛會議遇到學聯及社民連等團體到場示威,梁離開時被示威者包圍坐駕,擾攘近二十分鐘後倒車離開,並沒有回應任何示威者的訴求。其間警方與學生發生衝突,不少學生受傷,事後警方指學生涉嫌違反《公安條例》,逐一紀錄學生生份證才准許學生離去。

學聯副秘書長何潔泓接受獨媒訪問時指,梁振英作為行政長官,對學生的訴求連一眼也沒有看過,靠明愛校方及警方開路和調解是極不負責任。社民連行政委員黃浩銘受訪時亦指,梁違背政綱中的承諾,沒有虛心聆聽訴求,更不敢面對學生和社民連的訴求。

廣告


廣告

(按:圖為天安門母親運動的丁子霖,廿多年來,她堅持要為兒子平反六四。原文刊於《陽光時務週刊》第 55 期《中國經濟硬著陸?》

過去幾個月,母親因為中風,暫搬到我家療養。為了測試她的記憶,我花了一天談她娘家的家族史。

母親經驗裡的家

母親的祖父是印尼華僑,因為兒子於二次戰時在印尼戰死,為了離開傷心地,也為了建國,一家人搬回潮州,並買了一幅地,希望落地生根。但卻因為這幅地,在1950年的土地改革運動中被活活打死。據我媽媽記憶所及,大概有四、五個直系親屬是在土改被鬥死。

本來,她與新加坡的表兄有婚約,卻因為種種政治的風浪而終止,最後被安排嫁給家庭成份為小農、並已安頓在香港的父親。我媽說,婚嫁的決定是為了走出國,建立海外關係,支持因地主成份而被鬥的娘家。結果,婚後十多年才申請到三個名額的雙程證。但家裡卻有三個孩子,她抱著「一個不能少」的堅持,拒絕簽收,連續多月天天跑去求當地幹部,最後才讓三個孩子一起走。

廣告

麥馬高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廣告

IMG_0261

(獨媒特約報導)衙前圍村的重建進入最後階段,但市建局仍然在村民的賠償方案上一再拖延,過去一年更全然沒有和村民傾談賠償問題。村民在上周三更突然收到市區重建局的收樓令,當局要求該四戶村民在限期(5月22日)前必須離開其物業;否則市建局會在限期後毋須向法庭申請執行令便可以直接收樓。當中兩戶更是沒有收到巿建局有關的賠償答覆便會被勒令要求離開,多名村民及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已表明會抗爭到底,直至得到合理賠償及交代為止。

廣告


廣告

最近恆地主席李兆基(四叔)捐地一事,牽起城中熱話。方案公佈後,青年紛紛討論100萬樓盤、地產炒家熱議投資意向、財經專家發表文章分析、網民探究四叔「咁大隻蛤乸隨街跳」,觀點與論述四竄,主角四叔一時風頭無兩。政府亦快在今月內公佈具體計畫細節。

本文將從三個重點論述「捐地」事態發展──政府接受四叔捐地的應然性及必要性;捐地對雙方於新界東北發展的潛在利益及動機,以及此舉對日後市民之深遠影響。

廣告


廣告

DSC07623

(獨媒特約報導)動物被人道毀滅一直備受社會爭議,然而將一隻健康的動物「人道毀滅」,扼殺其生存權利,又是否人道呢?政府數據顯示,去年政府在人道毀滅動物的開支約150萬元,而2010年及2011年則各為130萬元。不少人質疑此筆殺生費是否需要。面對社會對動物權益日趨關注,政府在動物權益方面又做了什麼工作?甘地曾說:「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就看它怎麼對待動物。 (The greatness of a nation and its moral progress can be judged by the way its animals are treated.)」。動物是人類的好朋友,但政府一直未有對動物福利予以重視,遲遲未有定下長遠的動物政策。有動物組織表示,「與其每年投放百多萬於人道毀滅工作上,不如撥放更多資源去保護動物。」

廣告

Steve Chan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廣告

圖片來源見

無論是行政長官梁振英,還是民建聯主席譚耀宗,都聲稱在街上碰到不少市民向他們表示對拉布有何不滿。梁振英於「剪布」當天上午,更表示希望財政預算案可盡快完成審議和表決,「立法會可以繼續正常履行他們對社會的責任」。那麼,必須問的是,何謂「民意」?何謂「正常」?

眾所周知,根據《基本法》原來的「三部曲」,香港最早於2007年及08年已經可以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如果沒有臨立會,則更可早於2007年同步雙普選)。如果2007/08年已經有雙普選,如果「三部曲」沒變「五部曲」,退休保障制度這些問題又何需拖到2013年仍未解決,何用藉對財案拉布去尋求出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