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焦點文章


廣告

《香港雜評》網站只餘下梁文道的文章

(獨媒特約報導)專門轉貼時事評論員文章、講稿以及人物專訪的網站《香港雜評》於2012年9月28日早上突然改版,除換掉版面樣式外,當中文章亦大幅抽走。除本港著名文化人梁文道於《明報》、《信報》以外撰寫的文章,其他文章於一夜之間消失,網站左上角寫上:「Due to copyright complaints ...」。搜尋其他作者文章時,網站會跳至「Not Found! Most articles were deleted due to complaints from MingPao ...」頁面,後來網名更改為《香港雜評——梁文道》。網站因為版權問題而删文,中港網民二次創作權關注組、以及學者沈旭暉及文化人蔡芷荺都留言表示婉惜。

廣告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廣告

候任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認為,村校建築多為平房,有空地,與大自然接近,師生人數較少,關係也密切得多。圖為八鄉中心小學草地。(圖片取自八鄉中心小學網頁)

●候任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村校有獨特價值

八鄉錦田和新界其他區域一樣,鄉村小學曾經盛極一時。在六、七十年代高峰期,八鄉錦田有超過十間鄉村小學,今天仍然運作的除了八鄉中心小學,還有錦田的通德學校和蒙養學校。另一邊廂,大量村校校舍荒廢,除了小部分在選舉期間變身投票站外,大多沒有任何活化再利用計劃。就村校發展問題,記者訪問了候任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他認為,村校有其獨特價值,政府應該支持。

廣告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廣告

圖:2008年旅發局與內地雜誌《城市週刊》合作小冊子介紹香港離島及郊外遊

南丫島在十月一日維港放煙花前的半小時,兩船在南丫島對開海面相撞,導致三十八人死亡。兩船相撞的位置,並非慣常往來中環及榕樹灣的航道,除了獨媒訪問了居民丁先生外,今日《頭條日報》訪問的另一位居民陳錦偉,也表示該處海面只為榕樹灣往來香港仔的街渡使用。當日維港放煙花,幾乎整個維港都是禁區,大量船隻轉到南丫島附近海域停泊。除此之外,當日整個南丫島也迫滿遊客,有街坊形容迫如旺角,早上入榕樹灣的乘客由四號碼頭排隊至近天星碼頭,全日往來榕樹灣及中環不斷加班,坐滿即開。當晚七時許八時,又有大量遊艇在榕樹灣附近接載乘客,疑是為趕到維港觀看煙花。出事的港九小輪「海泰號」,也被質疑是趕在八時半停航前,回到榕樹灣接客回中環。

國慶不是普通的節日,除了煙花封維港導致海上交通繁忙外。香港接連中秋節及星期六日,合共四日長假,內地更是一連七日假期。這段期間來港的自由行旅客蜈字尚待當局公佈,不過旅遊業議會提到國慶來港的旅行團數目達400團,比去年增加一成。國內近年興起香港「離島遊」,旅發局也連年出版小冊子及書籍重點推介。然而政府始乎只顧吸客,忽視本港及離島的配套,國慶前爆出的自由行「迫爆貝澳」事件,國慶日則迫爆南丫島,絕非偶然事件。

廣告

謝曉陽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廣告

煙火璀璨的晚上,悲劇泣至。十月一日的國慶夜,幾乎在維港兩岸市民仰頸喜盼煙火匯演的同時,遼遠深夜處,一艘渡海小輪猛力橫撞港燈員工遊覽船,引致香港四十一年來最嚴重的海難,根據最新數字,慘案至少有三十八人死亡,九十三人受傷,其中四人情況危殆。事件發生後,獨媒記者及編輯仔細閱讀「意外」的相關資料及進行採訪,發現悲劇的背後,人為因素歷歷可見。

在獨媒製作的「海難:國慶惹的禍?」短片中,我們訪問了兩名南丫島居民,一名居民鄭小姐,另一名是丁先生。從兩位的訪問中,我們發現,撞船前,小輪並沒有減速轉變,撞船後不久,就駛回榕樹灣。這會否使救援工作受到拖緩?更重要的是,丁先生指出,南丫島幾乎出現史無前例的人潮,人潮延綿數公里;在沿海靠岸,霎時出現了大量船隻?還有,不少船隻沒有按照慣行的航道前進……,這一些,到底跟悲劇的發生,有什麼內在關係呢?余在思有關專業技術分析的文章中雖然也沒有答案,但還是提供了有關意外事件的多角度思考。

廣告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廣告

昨日十月一日於南丫島對出海面,一艘港燈公司的船隻及一艘由中環開往榕樹灣的高速船相撞,導致過百人墜海,多人傷亡,截至十月二日晚上八時半,已有三十八死亡。撞船事件有多項事實尚待澄清,包括港九小輪在相撞後是否「不顧而去」,港燈船的確實乘客人數等。最待弄清的是,事發地點並非恆常榕樹灣往來中環船隻的航道,為何一艘往維港觀賞煙花及一艘由中環駛返榕樹灣的船隻,會在北角村對出海面相撞?該處海面是一般只有往來榕樹灣及香港仔的船隻使用。有南丫島居民便指出,懷疑因為昨日十一國慶,維港需要封閉,不少船隻需停泊在南丫島附近的海域,以致兩艘船隻均需駛離正常情況下使用的航道,結果發生意外。

國慶迫爆榕樹灣

廣告


廣告

剛剛電話訪問了一名曾任職海事處、現任領航員的朋友,希望他能就昨晚十月一日約八時半發生於香港南丫島榕樹灣對開海面的撞船意外,提供專業意見及分析,以幫助市民更能掌握事件的技術性層面。

問:對昨晚的撞船意外,你有何觀察?
答:依兩艘相撞船隻受損情況看,港燈的街渡受損位置為左邊後方船身,而小輪公司的則為左邊前方船身。一般來說,船隻航行時遇對頭船時,兩隻船都會以右轉方式取道避開對方。因昨晚視野良好,所以相撞的成因,可能涉及誰讓誰的問題,而其中又會與右轉度不夠,或很遲才發現需要讓道予對頭船以致右轉不及。

問:會否涉及航道不清楚問題?

答:在榕樹灣那邊根本沒有法定的航道,船隻一般會取最近的直線路線航行,以此事件為例,船隻會取由榕樹灣至中環最短的航行路線及距離。

問:按當天運輸署公布小輪航班安排〔註1,頁24〕,中環開至榕樹灣船由8點30分開改至8點25分開, 9時30分的取消。而煙花活動的時間為晚上9點。你認為航班暫停的時間,與事件有沒有甚麼關係?
答:除非船隻航道經過禁區,例如海運碼頭至鯉魚門出口一段指定航道,否則更改航班與撞船意外之關係並不必然。禁區的劃定,是由海事處與運輸署商討出來的。

廣告


廣告

台灣新聞界進入多事之秋。九月一日,旺中媒體集團才因圍剿學者,引發記者辭職爭專業、群眾遊行反壟斷;沒想到遊行剛落幕,九月四日就傳出壹傳媒將出售旗下蘋果日報、壹週刊等媒體的消息。

新聞記者只能聽憑老闆差遣、任由老闆轉賣、或辭職而去嗎?新聞記者如何才能掙脫老闆箝制、實現專業自主?這一連串疑問成了台灣社會熱議的話題。

記者、學者、獨立媒體工作者紛紛提出建言、展開搶救新聞專業行動。

蘋果日報員工成立工會,爭取自主權益。(蘋果日報工會提供)

廣告

周永康

第57屆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前香港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及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副總編輯。 網誌


廣告

DSC02235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東北發展規劃」近日再次促使爭議,令香港人再一次意會瀕臨失去的自主權利,意識城市土地被規劃的危機。本土研究社早前已聯同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舉辦「不是土地供應」研討會,檢視房屋政策中常言及的「土地供應不足」之說法,以及土地有否獲得妥善運用。經逾年研究後報告出爐,指出問題核心為政府人口推算長期有誤,以及土地分配規劃出錯引致。研究社認為政府長期掛在口邊的「土地供應不足」問題,僅為政治化妝術,以掩政府政策失誤。研討會中各講者分別點破地少人多的迷思、重倡住屋權的旗幟。

「地少人多」錯誤推論建基於錯誤推算

廣告


廣告

編按:政府因應「土地供應」不足,的問題,計劃取消在啟德興建五萬人的體育場,改建住宅。體育界炮轟,認為是忽視體育界。本文作者從南華足主羅傑承的網誌談起,認為香港現有的體育設施已足夠應付國際賽事的需求,根本沒必要再花大錢興建五萬人的體育場,特別是政府向立法會申請爭辦亞運失敗之後。

廣告


廣告

今年八月,七屆環法賽冠軍岩士唐(Lance Armstrong)宣布放棄就美國反禁藥組織的指控抗辯。九月,這本《The Secret Race: Inside the Hidden World of the Tour de France: Doping, Cover-ups, and Winning at All Costs》就面世,實在是正合時宜。此書由兩人合寫。其中一人為曾寫過一本岩士唐傳記的Daniel Coyle。而另一位作者則是岩士唐在美國郵政隊時的隊友、前奧運單車個人計時賽冠軍(該面金牌在本書付印後被國際奧委會褫奪)咸美頓(Tyler Hamilton)。咸美頓理所當然是書中內容的主要提供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