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言匯社

我們相信,人的權利不應因身份地位而改變,這是對社會公義的追求,也是人的價值的根源。透過匯聚眾人的力量,堅持以正義為原則,我們可為弱勢社群充權,重塑一個人文關懷的社會。 網誌

政經

張超雄:Good faith no more

廣告

廣告

《星島日報》工字出頭 2012年11月8日
張超雄 立法會議員/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英文諺語In good faith大概是心存好意的意思。在法律上,它適用於合約,指合約雙方皆以誠實、公平、不損害對方基本權利的態度辦事。任何牽涉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沒有good faith根本不可能成事。可惜今天香港的政局,good faith 已幾乎消耗殆盡。

離開立法會四年,回到的不但是個冰冷刻板並失去性格的建築物,想不到且還是個失去人情、尊重和good faith的議會。立法會的運作平台由大會及各委員會組成,過往議會開鑼的首要任務,是選出各會主席及副主席。由於未有普選,建制派歷來雖只得約四成選票,但一直佔據大多數議席,若各會由議員一人一票互選,建制派絕對有能力壟斷所有主要職位。不過如此一來,便不容讓兩大陣營之間存在任何對話或合作空間。

所以回歸以來,建制派總在新一屆立法會開始時與泛民協調,容許大概四成事務委員會由泛民議員出任主席;對於一些相對較重要的位置,例如內務委員會、財務委員會等,建制派則不容許協調。不過,他們雖出任主席,也往往容許泛民出任副主席,例如劉健儀擔任內會主席多年,副主席則由李華明擔任。

議會內外兩大陣形對壘是不爭事實,但過去雙方都懂得克制和互留一分尊重。可是今屆立法會開局之初建制派便已擺出恃勢凌人的姿態,廿五個事務委員會的主席位置,建制派包攬了廿一個席位。他們更對泛民出任內會副主席的人選指手劃腳,開列一張「不受(建制)歡迎」的泛民議員名單。

建制派越來越不留餘地,佔盡立法會內要塞位置,全面勤王,政府可更肆無忌憚。特首梁振英夥拍強悍的林鄭月娥,甫上場已意圖矮化立法會,將之變成任其宰割的施政工具。按照立法會傳統,常規會議於十一月才會展開。但政府為挽救民望,竟脅逼立法會在十月內審議並通過長者生活津貼,完全漠視議會程序,連立法會事務委員會討論及開公聽會的機會都不容許,立即要財務委員會通過。福利事務委員會唯有立即召開特別會議,在不足兩星期內已召開一次特別會議及兩次公聽會,我為了維護議會尊嚴及巿民的表達權利,提出中止待續動議,要求財務委員會押後政府的撥款申請。但財委會剛通過中止待續,政府又要求財委會在不足通知期下再度加開會議,在追溯期上卻寸步不讓,並且很早已在電視大賣廣告,宣傳長者生活津貼派二千二,提高長者期望,將立法會和長者的福利對立起來。結果在個多星期間,立法會已就津貼討論共廿多個小時。可是由於政府太過霸道,儘管建制派最終仍會歸邊,但顯然連習慣保皇的他們也不滿政府盛氣凌人,紛紛提出尖銳批評。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民建聯的葉國謙急不及待就要提出的「剪布」議案,限制議員在財委會通過議案時只能提出一項修訂動議,明顯是自閹立法會權力。在一個已經向功能界別及商界過份傾斜,分組點票而任由政府行政霸道的議會制度,再進一步限制少數民主派議員的抵抗力,我們絕對不能容許!建制派為操控議會,不惜向泛民宣戰,我們別無選擇,必定會全力以赴去阻止這項惡法!

如今特區政府和建制派為對付異己,已不怕明刀明槍,議會正失去制衡力量。幾經很多人的努力下使我重回立法會,以為可以為弱勢拼民生。可是如今政壇已失去 good faith,從議會走到街頭,或許已成為香港的唯一出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