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泡泡

從賣萌小貓到翻牆貼士,從網絡色情到網絡安全,泡泡提供未經審查的網絡新聞。Facebook:www.facebook.com/paopaonetizen 網誌

媒體

封鎖Google全球第一案:悲哀的是中國人無感

封鎖Google全球第一案:悲哀的是中國人無感
廣告

廣告

深圳福田法院周四(9月4日)開庭審理了該市一名男子狀告兩家互聯網公司在中國屏蔽Google的訴訟案。26歲的汪龍自稱是獨立記者、民間法律工作者。他表示,從5月開始通過中國聯通的網絡無法訪問Google、Gmail等網站,隨後將中國聯通深圳分公司和中國聯通告上法庭。深圳福田法院接受了這項被稱為「封鎖Google全球第一案」的訴訟。汪龍稱,被告代理律師在法庭上承認他們在律師事務所內使用電信的寬帶也無法登陸Google,隨後審判員作出結論:Google封鎖與聯通無關。法庭審理完後沒有當庭宣判。

在評論這個事情之前,需要列舉更多事實:中國大陸對Google的封鎖完全是情緒化的,時松時緊,而且在PC及手機終端上,Google的封鎖程度不同。蘋果手機用戶大部分時間可以接收GMAIL郵件。但整體上看,這種情緒化的封鎖已經動搖了中國普通用戶對Google的忠誠度。

中國政府設置的網絡防火牆,將大陸網絡分成牆內與牆外兩個世界,掌握翻牆技術的網友可以來去自如,自由轉換。但VPN等翻牆工具時常受到干擾,這讓翻牆也變得困難,成為具有一定的門檻網絡應用。但是,掌握翻牆的人越來越多,這是不可阻止的。

中國人對封鎖愈加「遲鈍無感」

遺憾的是,所謂的「封鎖Google全球第一案」的命名,並沒有太多的意義。還記得大陸政府最初逼迫谷歌退守香港的時候,網絡上曾有過廣泛的紀念行動,網友還去谷歌中國總部獻花「吊唁」。經過最近幾年的網絡封鎖,中國人對封鎖本身越來越遲鈍無感。

在這種整體的不正常的氛圍下,深圳這起訴訟案在大陸引起的波瀾非常之小,社交媒體上的反應寥寥。因為封鎖谷歌的事實背景,被禁止在報紙上展開,因此這起訴訟更像是一個偶發的小小的維權官司。

即便來說,狀告電信巨頭的案件能夠進入訴訟程序少之又少。按照大陸的潛規則,像中國移動這類的廣告巨頭,因為對是媒體非常重要的客戶,媒體通常對涉及它們的官司采取不報道的態度。聯通這回被送上被告席,也符合一般理解:在中國大陸的電信巨頭影響力中,中國聯通公司無疑是遠遠落後與中國移動的。

從社交媒體對這樁官司的反響看,甚至都沒有受到一定數量的諷刺性評論。這從一個側面說明,對普通的中國網絡用戶來說,翻牆不是頭等大事,它們並不會區分這個案子的意義。這也從一個方面證實,大陸「局域網」建設已經完成了對一般網民的洗腦過程。

網民對「封鎖Google全球第一案」無動於衷

中國政府除了封鎖網絡,建造防火牆,還不遺余力地培養受服從政府管控的網絡公司。對應於Google,政府支持百度做大做強,成為搜索引擎的老大;對應於Twitter和Facebook,大陸扶持新浪微博微信等;對應於ebay,大陸有阿裡巴巴的淘寶網。等等。

通過對世界網絡公司的模仿,政府並且用建設防火牆等手段替大公司排擠出國際競爭對手,中國大陸不僅在牆內發展出規模可觀的網絡公司,而且利用這些聽話的網絡公司完成對網民世界觀的重新塑造——使他們忘記防火牆的存在,沉浸在被封鎖的世界裡樂不思蜀。

也許在外人眼裡很難理解,但這的確是中國防火牆的成就之一:嚴密設防的網絡讓國民忘記了世界的存在,將自己立足的一小片天地誤認為是世界的全部內容。在這種情況下,網民對「封鎖Google全球第一案」無動於衷,是完全可以預料的,也符合邏輯。

中國防民之術獨步世界,天下第一,在政府來說是不可缺少的統治條件;但是對國民來說,因此與世界文明相隔絕,則是令人悲哀的事情。對「第一案」的無感,既在意料之中,又斷然不能認為是正常。因為對網絡封鎖來說,並不是說只要不談論,就能假裝不存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