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口膠可以好環保

廣告
口膠可以好環保

廣告

香港流行講膠,左膠右膠。不過,吃膠的人較講膠的更多。美國一年香口膠營業額高達20億美元。有說全球每年吃掉十萬噸香口膠。問題是,市面上絕大部份的香口膠也難以短時間分解,有些說五年,有些說更長,而隨處吐香口膠的人不計其數,還未計算包裝紙,以及吐膠時用的廢紙。香口膠對環境及衛生造成巨大問題。

清理膠較賣膠貴

今年3月,英國獨立電視台(ITV)報導,指英國每年有420萬噸香口膠是隨處丟棄,政府要善後之餘,還要付鈔1.5億英鎊。倫敦政府稱,當地清理每粒膠渣的成本為50便士至兩英鎊,絕對較銷售價格高。

暫時找不到香港有關香口膠的數字。只有報章刊載,在2002年,食環署花6,300萬元,外判承包商,聘請660人,在一年內清除道路上的香口膠殘漬,平均每人約8,000元。工人每次用高壓噴射洗濯機向香口膠漬加熱加壓,要30至60秒才使一個變得黑硬的舊香口膠漬軟化剝落,以彌敦道為例,工人花兩周時間才清理了其中一邊街道。

不准賣膠

最激進的做法,當然是禁止吃膠,新加坡在1992立法禁止分銷香口膠,以減少國民吃膠的機會,至2004年才批准在藥房銷售藥用或牙科相關的香口膠(感謝美國在自由貿易協定談判過程中,說服新加坡解除禁令)。當然,市民隨地棄膠仍會面對大額處罰。

膠稅

現代的香口膠,最初以糖膠樹膠(chicle)製成,汁液是來自墨西哥及中美洲的樹。產品在1860年代被引入美國。後來為了要大規模生產,所以用石蠟,及至橡膠,樹脂等取代,當中含有石油副產品。難怪墨西哥人是吃膠大國,平均每名墨西哥人每天大概會吃2.5塊。現時該國人口逾億,政府要花2.5披索(約1.48港幣)清理公共地方的每粒膠渣,開支可以很可觀。該國執政黨制度革命黨眾議員倡議向生產商徵收百分之五十的特別稅。

假若大家不願政府連吃膠也要管制,又不願看到膠渣處處,有人構想透過循環再造,以及生產可分解的香口膠,減少傷害環境,以及大額清理費。

循環再膠

在英國,Anna Bullus生產了一個箱,專門在街上收集吃完的香口膠,然後循環再造,生產新的箱,名叫Gumdrop Bin。2010年,她成立Gumdrop公司,還邀得香口膠巨擘箭牌(Wrigley)等出錢資助,在Cardiff郡擺放箱子。亮麗的粉紅色小球,吸引機場旅客、街道途人、學校師生等扔掉香口膠,不致送進堆填區。公司現在還生產便攜的Gumdrop-on-the-go,以及各類由回收香口膠而來的產品。

上圖為Gumdrop,下圖為Gumdrop-on-the-go。圖片來源見此

可分解膠

那邊廂,有可分解的香口膠上市。早於2006年,聚合物(polymer)研發商Revolymer研發黏性較低的膠基(gum base),以便容易清除及分解。在2012年,Revolymer先後在英國、歐洲和美國推出Rev7香口膠(不過在今年退出美國市場),聲稱膠渣在兩三個月後水解,或在四至六周後在街道分解。另外,有生產商重新運用剛提及的糖膠樹膠,製造Chicza香口膠,在2009年上市,既是水溶性,並可以在微生物和酵素接解兩星期後分解,回到自然。


Rev7香口膠。圖片來源見此

003
Chicza香口膠。圖片來源見此

那麼兩間巨頭,Wrigley和Mondelez(卡夫公司Kraft分拆後的零食企業)呢?歐洲著名膳食產業網站confectionerynews.com去年七月報導,箭牌正在研發,而Mondelez在2008年向歐洲食品安全局申請批准運用旗下公司研發的聚合物成為膠基。這種聚合物長期用於牙膏及假牙黏著劑。該局剛於上月批准申請


本地主要的香口膠產品,絕大多數也來自Wrigley。圖片來源見此

現時香口膠的成分或許不致破壞環境,但包裝紙、清理膠渣等工序則可能會,而香口膠本身難以分解。除非政府大力管制,否則難以短期內減少耗用量。在世界的另一端,有人的構想黏性較低,而且快速分解的香口膠,是吃膠人以至環保人士的福音。

主題圖片來源見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