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給高永文局長的公開信 - 從H7N9到139B

廣告
給高永文局長的公開信 - 從H7N9到139B

廣告

高局長,

你是最忙的問責局長,眾所週知。上任以來,由「奶粉荒」到「監管醫學美容」到「禁止拖網捕魚」到「H7N9」……噢,當然還有相對較少人關心的「139B」 - 修訂寵物買賣條例。

是,139B。你大概有印象吧。這條關乎每年數以萬計動物的生死健康的法例修訂,你絕不會以為是無關痛癢而擱置一邊吧。

記得在一次會面中我問過高局長,你對香港的動物福利有願景嗎?你答是有的。你說明白到以香港的文化背景,雖不可能取締寵物買賣,但在關心動物福祉的大前提下,你是願意看到香港的寵物買賣逐步減少的。

那一刻我很感動,也很相信你的真誠,我心暗喜,香港的動物終於遇上一個「貴人」了。

是的,你是一眾局長中民望高企的一位,原因是我們都信服你對服務香港的熱忱。 我們罕有地對你有一份對「問責局長」的期許: 你不是一個公務員,不是技術官僚,你對我們是心懷重責的,你對這個城市是有承擔的。

到現在,我依然這樣相信。

還有兩個星期,你管轄下的漁護署就會強行將「139B的修例建議」提交立法會,建議無限量向任何市民發牌進行私人寵物繁殖;並作商業買賣。 修法的原意在咨詢文件的標題上寫明是「促進動物的福利及健康」,現在卻變成了「切合不同人士的需要」(這在回答我們向立法會申訴的文件中提及) 。 不同人士包括了個人單一出售動物許可證,也包括了飼養四隻母狗以下可以從事私人繁殖的甲類牌照,又包括飼養五隻到無限的乙類牌照。 而這些「不同人士」,都是不需要有任何專業資格或相關知識。 以漁護署的往績 (請參考2010年審計署對漁護署70多頁的批評) ,有可能向如此龐大的一個新興行業作監管嗎? 署方給我們的答案是: 「到時唔掂咪問財委會fight多d撥款加人手啦。」

我,絕不相信這會是高局長推行一項新政策背後的思維邏輯 - 到時先算。

「H7N9」教大家都慌了,也教高局長百上加斤。 但更令我們值得反省的是, 一個健康衛生,和諧共融的城市是如何建構而成呢? 背後可以沒有規劃、沒有節制、沒有願景嗎? 縱容人類無限量的貪婪及慾望的代價是什麼呢? 是不是每次到大禍臨頭的一天,將無數生靈大量屠殺就可以解決了問題嗎? 就可以把責任抹掉得一乾二淨嗎? 今日香港現存數以十萬計的流浪動物, 再加上沒有遏止過的走私貓狗,署方已經束手無策。 如今139B修例推波助瀾, 再為香港這個擠逼的城市增添了難以估計的寵物數目,而當中,大部份都是在沒有專業知識繁殖出來的「問題病貓病狗」。 我們為這些被嚴重剝削的動物感到哀傷的同時,也為這個城市的未來生憂患之情。

如果有一天,我只是說如果,我們要集體屠殺我們人類最好的朋友,以保這個蒼白的城市的「健康」,高局長,我們都難辭其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