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海洋上的背叛者──黃色工會【誠哥暗黑帝國──碼頭工人抗爭專題】

廣告

廣告

DSCN1960
作者是中大左翼成員

這次碼頭工人的抗爭運動,都比我以往參與過的都來得複雜。以往我參加過的工運,都只不過是有一個工會。但今次碼頭的工運卻不然,除了職工盟的成員工會──香港碼頭業職工會,還包括工聯會旗下的貨櫃運輸業職工總會,以及隸屬勞聯的香港碼頭及港口業工會。這兩個工會一直奉行親建制路線,都被視為所謂的黃色工會(Yellow Union)。

黃色工會的典故
在工運如此息微的香港,黃色工會這個詞彙對我們來說可能很陌生,它究竟是指什麼呢?番查書籍,黃色工會的名字是源於一八八七年的法國,當時一個工廠老闆為了收買一部分工人,就組成了一個隸屬公司的工會,以抗衡主張罷工的工會。結果,罷工工人打碎公司工會的玻璃窗,資方最後用黃紙裱糊起來,黃色工會因而得名。

另一種說法是,黃色是相對於代表社會主義的紅色。黃色工會通常跟資方關係密切,而且不少是由政府或資方扶植。在這利益關係下,它們自然不會將工人和資本家的關係看成是階級鬥爭。恰好相反,它們只會不斷削弱工人的鬥爭意識:一味促成資方與勞方間的合作,反對發動罷工。一旦工人罷工,黃色工會的頭目更會收買和分化工人,令鬥爭降溫。香港工運至今如此積弱,很大程度是由這些黃色工會的工賊一手造成。

工賊與資本的勾當
回到今次碼頭工人的抗爭運動,黃色工會當然也「落了藥」。在3月20日的下午,貨櫃運輸業職工總會主席(工聯會)跟和黃旗下香港國際貨櫃碼頭(HIT)開了閉門會議,不少工友都毫不知情。會後,工聯會的成員跟工友表示,HIT已跟工聯會達成共識,承諾會於7月1日起調整工資,增幅不少於5%,並每年調整一次。

5%看似很多,但實際上工友的薪酬卻只是每小時加三四元,跟工友要求的加幅每小時加約$12.5,實在有一大段距離。然而,這方案卻是會很動搖工人階級的團結,使他們之間內訌,繼而不能奪取他們更多應得的勞動成果。那試問,黃色工會真的是代表工人的真正利益麼?

而最耐人尋味的是,在會議當日,有碼頭工人影到貨櫃運輸業職工總會主席卓輔明,跟HIT外判商一起經過工人的請願地點。當這張相片上載了去由工人自發開設的facebook的群組「碼頭的辛酸」後,群組裡面的碼頭工人隨即怨聲載道,指罵工聯會。這不得不叫人懷疑,這個黃色工會真的是收了「臺底數」,跟資方勾結,出賣工人的利益。

同一片海洋 同一場鬥爭
HIT的外判商如此靠攏黃色工會去打壓工人的利益,絕對不難理解。因為這場碼頭工人的運動,必然會牽一髮動全身。若果HIT這間碼頭公司的外判商加了薪酬的話,其他碼頭公司的工人也必然要求加人工。故此,所有碼頭工人也觀望著這場工運是否成功。反過來說,資方也十分明白工人一旦爭取加薪成功,這絕對會動搖整個碼頭業資本的力量。因此,這絕對是一場硬仗,碼頭工人是十分需要我們支持的!

可是,如今黃色工會站在資本家的立場,利用他們的一點小恩小惠來分化工人階級,使原本同一場階級鬥爭的主體出現內部矛盾。這不是叫背叛工人的利益,是什麼?

參考文獻
賈思玉:〈工運歷史中的「黃色工會」〉,《亞洲週刊》二十四卷二十三期。
林輝:〈黃色工會〉,《經濟日報》專欄,14/8/2010。

連結:
碼頭工人抗爭實錄FACEBOOK專頁
碼頭工人抗爭Q & A
誰的成功故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