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性別

叩問權力與秩序的同志影展

廣告

廣告

(獨媒與G點電視協作報導)一年一度的同志影展昨天開鑼,有別於香港其他的電影節,同志影展是一個圈裡的社交,也是一個對外的呈現,並開拓一個性向多元的空間,讓大家去感受人與人關係的種種可能。

故此,同志片給人一種日常以外的「華麗」、悶蛋生活以外的「爆笑」、正常關係以外的「淫亂」和直筆立性別秩序裡的「邪氣」,在凝望之間是罵也好、笑也好、眼冤也好,是越軌和跨界的震蕩及敲問,譬如說:愛情是否能分享?

女同學社的G點電視,就同志電影節的選材,特別訪問了電影節策劃人鄧芝珊。

今年的開幕與閉幕電影是新鮮出爐的《華麗後樂園》(Behind the Candelabra),講述有錢又有才的鋼琴家(米高德格拉斯飾)與青年(麥迪文飾)的禁室之戀。

「為什麼國家的錢不能用於拍色情片?」

大片以外,更值得推介的是針對女同志社群,由 Marit Ostberg 導演的三段曲,《權力》、《分享》與《姊妹情誼》。Marit 是女性主義同志色情導演,也是這次電影節的開幕嘉賓,更會在9月22日閉幕當天與 Katrien Jacob 以「點樣至夠格!女同志與性少數情色片為誰而拍,拍給誰看,定係只係一廂情願?」。

據鄧芝珊介紹,《權力》是選自Marit 另一輯叫 Dirty Diaries 色情短片,最令人感意外的是 Dirty Diaries 竟然是瑞典政府資助拍攝的,並因此在當地引起爭議,Marit 則反問,「為什麼國家的錢不能用於拍色情片?」尤其是當裡面有女性主義的反思、製作隊團有公平的待遇,大家都在創作中感到愉快?

「究竟警察在抓人還是被抓?」

《權力》一片說一名女子因為在牆上塗鴉而被警察瘋狂追捕,導演透過鏡頭問:到底是警察在抓人,還是他們也在被抓?

兩個問題:「為什麼國家的錢不能用在拍色情片?」,「究竟警察在抓人還是被抓?」對當下的香港,尤其有意思。

不論是中國大陸還是香港,「打擊色情」一直被視為政府的職責,但當每一種動物都要搞野時,為什麼要「打擊」?為什麼政府不給錢去探索具有改變偏見,有解放意味的色情?

還有,當我們天天說著,香港警察變公安時,其實警察在對付示威者時,他們是否被公安抓去?要釋放的何止是被抓的示威者,也是被公安抓去的香港警察!

「究竟愛情能否分享?」

除了叩問權力,Marit 另一部短篇《分享》也拋出腦震蘯的問題,「究竟愛情能否分享?」曾經歷過多角戀的朋友,大概都曾自問自答地研究過,但 Marit 則找了參與拍攝 《分享》的演員,於《姊妹情誼》裡一起討論研究。另一套女同志系列,也是談分享(母女分享!)是德國電影,Mommy is coming,單單看 trailer 已笑反肚。

同志電影,因為它挑戰權力與秩序的特質,往往能拋出一些很貼身,卻在權力運作下不敢問不敢談的問題,除了電影,還有一些相連的討論環節,如「那些看不見的同志:華人酷兒獨立影像」放映暨座談會,讓大家傾番夠本

香港同志影展網站 http://www.hklgff.hk/index.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