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佔領中環系列:民主路兜轉卅年 一國兩制成笑話 【戴耀廷、何俊仁專訪】

廣告

廣告


爭取普選30年的何俊仁,回望歷史,感到「唏噓」。

(獨媒特約報導)以為主權移交會帶來港人治港、當家作主,到倘若真的有真普選的2017年,這條爭民主之路一走30年。1986年高山大會,被視為香港近代民主路的一個起點,如果說佔領中環的過程之一,是萬人大討論(deliberate),香港着實已deliberate了30年。在這30年間的平行時空,世界各地一夜間或數年間由獨裁走到民主的地方不計其數,唯香港仍然如此。30年前是太平山學會成員的何俊仁回望,是「唏噓、感概」,而在由學生到教授的戴耀廷眼裏,則看到香港不再只是經濟城市。

何俊仁歎道,早料到民主路的困難,「香港跟台灣不同,香港跟中國互相的關連性強得多,北京始終擔心開咗個閘,會影響成個國家,擔心有反對黨做特首。」惟他仍質疑,北京的想法封建,「美國同紐約州,又或者陳水扁當總統那時候跟台北市長馬英九,就算不同政黨,兩者間都會履行職責,有制度上的關連」,中央擔心反對派當特首,令一國兩制成為笑話,「一國兩制中香港的權力已有限制,香港人想的是根據一國兩制高度自治。」

新年遇示威 梁振英:香港人質素低
何俊仁透露,特首梁振英農曆新年前到維園花市遇到示威,事後曾對身邊人說,「如果民主的質素就係咁低,民主有乜用?」沒有民主,97後的特區還在兜轉,何俊仁斥責政府只代表到小圈子的利益,「好少人反對佢,佢已經沒信心,不敢做。」何俊仁更肉緊補充,「再民主的地方都有這種事情,人家加州州長阿諾舒華辛力加畀人掟雞蛋,還會問人『煙肉呢?』,如果民選上台,還用任期內反對聲音大一點都要驚?」香港就是給不民主制度焗死、淹死。

戴耀廷觀察到的,是民主化每步的過程,都為社會累積了一些轉變,「那時候會話香港人只係識搵錢,以為香港很容易搞掂,基本法本身亦預了10年時間表過渡到普選」,但由爭取88直選,到91年開始有分區直選,到03年7.1,每一步都帶動了下一步的行動,「回歸前後好多事情發生,到反拆卸天星皇后、反高鐵、反國民教育,是轉化了市民的政治文化,更在乎法治、人權、平等這些普世價值,覺得自己是一份子,唔只係搵錢。」


戴耀廷:民主不一定解決所有問題,但至少有機制
他認為,未來一段時間,將是民主化的契機,「有時我會覺得我做的其實是公民教育…過咗咁多年,大家還會否再推多一步?」雖然他同意香港要解決的問題,不止於政制,還有太多深層次矛盾,在現有困局中無法解決,不少人日常面對很多經濟、民心、住屋問題,未必會留意政制討論,但他認為討論的焦點,應該還是普選,「我覺得一定要聚焦,要看如何解說,讓大家明白民主普選可以帶來機會處理這些矛盾,必須要有個公平的制度,有民意授權,否則便根本無得處理。」

佔領中環系列【戴耀廷、何俊仁專訪】相關報導:
何俊仁答應辭職引發公投 配合佔中運動 【佔領中環系列:戴耀廷、何俊仁專訪】
佔領中環系列:民主路兜轉卅年 一國兩制成笑話 【戴耀廷、何俊仁專訪】
佔領中環系列:燒一支旗 意義不在於塊布 【戴耀廷、何俊仁專訪】
佔領中環系列:老土劉江華陳年舊文 挑逗戴耀廷 【戴耀廷、何俊仁專訪】
佔領中環系列:爭普選以港為本 新愛國論無市場 【戴耀廷、何俊仁專訪】

佔領中環系列:【戴耀廷、何俊仁專訪】
獨媒民間記者 Melody 今年一月專訪戴耀廷,激起佔領中環的討論。今次網站特意大舉動員,相約戴耀廷及何俊仁,以中環為背景,右邊為皇后碼頭舊址的殖民地地標建築大會堂,在陽光下討論佔領中環行動。

文:Melody Chan、Steve Chan
編輯:黃俊邦
照片: 馮景恆、Yiuman

廣告